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世界重組(08):最後的回合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世界重組(08):最後的回合

  • 作者:吾名翼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8-18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 博客來暢銷排行榜TOP1!金石堂連續週排行榜TOP5!各大書店強力推薦! ★ 2015年國際動漫節簽名會秒殺人氣大作! ★ 知名同人繪師 水々,超值加碼繪製多款精美插圖。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與歐西里斯的最終決戰—— 蓮、渡.布萊克與炎雀, 將迎向怎麼樣的結局?

內文試閱

NO.9伊莉莎.馮.特斯林
  「呐,我們來打個賭吧,伊莉莎。」   「呵呵,抱歉,我不和未成年人打賭。」   「你確定?不後悔?」   「為何覺得我會後悔?」   「因為我知道了你們的秘密,而你們……殺不死我。」   「殺不死你?呵哼,狂妄的臭小子,在這世上,能殺死你的方法實在太多了。」   「所以~在你殺死我前,我也可以用我的方法,先一步殺死你咯?」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想殺我?呵,你覺得,你有那個能耐?」   「當然。這有什麼難的呢?」   「真是個狂妄的臭小子呢,不過……現在的你,看上去可比之前表露出的有意思多了。」   「是嗎?那你改變主意,決定要和現在的我賭一場了嗎?」   「呵呵、哈、哈哈哈,好啊,就請你說說看,你打算拿什麼和我賭?又要和我賭什麼?」   「很簡單。我拿我的資料和性命作為籌碼,與你賭『兩年後』。」   「……兩年後?」   「對。我和你賭兩年後。屆時,我會得到一切我想要的。而你……」   「而我會怎樣?」   「將一無所有。」   「……」   「如何,還敢和我賭嗎,伊莉莎?」
第一話:NO.21柴遼.Opener   1.
  炎雀從沒想到會有那麼一天,他會以觀眾的身份,坐在東八區的萬人體育館內,觀看「世界重組」的比賽。   身旁滿是粉絲,他們揮舞著手中的應援棒,興奮地交談著、亂吼著,製造出一切足以點燃氛圍,燃燒至沸點的噪音。   即便坐在露天看臺上,穿著透氣性良好的T恤和牛仔褲,炎雀仍感到腦熱萬分。   汗珠一顆顆地從額頭冒出,沿著臉頰,不停地往下淌。   他超想摘下鴨舌帽,使勁扇風。   當然他很清楚,在這環境下貿然摘掉帽子,露出面孔,迎接他的將是什麼結果——暴動的人群會把他擠成肉醬!   要知道,這裡可是東八區的體育館,會到場觀看的比賽的人,十有八九都是沖著炎雀來的。   位於炎雀右側,不到五步遠的地方,有兩個少爺黑和少爺粉正吵個不停。   他的身後,更是有大群粉絲高舉「少爺我愛你「的LED板,尖聲驚叫炎雀的名字,聽得他耳朵一陣陣地發痛。   至於坐在最靠近舞臺的前排媒體記者……   「反對陣營至今沒有揭曉今晚劇本賽、上半場分賽的安排,請問少爺會登場,和投稿劇本對決嗎?」   「對於井加入贊同陣營,還邀請來了駭客歐西里斯助陣,請問少爺有何想法?」   「少爺做好對抗贊同陣營的準備了嗎?目前,他有幾成獲勝的把握?」   「請問少爺……」   ……   高舉攝像機的記者們圍成人牆,將一名負責維持秩序的工作人員團團圍住。   幾十個帶有媒體LOGO的話筒,似是利劍,指在他的唇前。   問話如同炮竹,劈裡啪啦地炸個不停。   什麼都不能透露,或許什麼也不知道,那名被鎂光燈閃得睜不開眼睛的工作人員只好眯眼賠笑,重複「對不起,我不清楚」、「請期待之後的比賽」。   炎雀真想為他點支蠟燭。   誰都想近距離地看看那個「傲慢少爺」,遺憾的是,炎雀被蓮先生和東八區分公司的人工作人員保護得太好了。   粉絲、媒體從沒機會靠近炎雀,和他交談。   除了進平行空間比賽,蓮先生從不要求炎雀在任何公共場合上臺露面,接受媒體採訪。   粉絲來信,必須經過工作人員的層層過濾。   剔除掉言語不善、有礙炎雀身心健康的信件,他們才會把剩餘的交給蓮先生,由他決定是否要交給炎雀閱讀。   目前,通過工作人員和蓮先生兩道關卡,最終落到炎雀手中、允許閱讀的粉絲來信只有秋瀨涉的。   ——秋瀨涉的信沒有被剔除掉,其實是因為她的身份太特殊,和她寫的內容完全無關吧?   炎雀忍不住暗暗補充。   自他加入「世界重組」後,僅有在新選賽期間登臺過一次。   如今,好幾個月過去了,當初的敵人,被炎雀視為勁敵的黑鵠早已成為「同伴「,入住進東八區分公司。   今早,難得獲得一天的假期,不用去平行空間訓練,炎雀還好心去分公司地下二樓,探望黑鵠。   示好的慰問,縮在門口,炎雀沒能憋出一句。   倒是黑鵠,只用短短三句話,便成功氣走了炎雀。   第一句:「少爺,你來得可真不是時候啊。」   第二句:「再晚兩天來看我吧。」   第三句:「到時我就能起床揍你,換你臥床了。」   蒼白的臉上,笑容依舊猙獰。尤其是那雙凝視炎雀的深藍色眸子,充盈著嘲弄,亮得仿佛能看穿炎雀掩埋在心底的畏怯。   ——混蛋,到時誰把誰揍到臥床不起,這還說不定呢!   氣呼呼地提起汽水罐子,炎雀仰頭猛灌一大口。   冰涼的液體沿著喉管一路往下,澆滅了在胸前膨脹起的不爽,把炎雀飄遠的神智拉回到體育館現場。   當前是東八區時間晚上七點零三分,再過二十七分鐘,預定今晚開戰的劇本賽、上半場分賽就將揭幕!   劇本賽是五天前,繼贊同陣營公開宣佈,歐西里斯同意加盟,願為贊同陣營一戰後,反對陣營緊隨其後,向全世界公開了「劇本賽」的企劃。   這份企劃一共分上下兩場分賽。   不同於以往的賽制,劇本賽的主角為創造者。   為了從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位足以與歐西里斯抗衡的創造者,五天前的早上,和炎雀他們開完會後,蓮先生緊急聯絡了萬俟先生和其他反對陣營的負責人。   在他的極力動員下,反對陣營決定投出一千萬獎金,全世界招募創造者。   不論身份、地域,人們只需遞交一份一百字內、適用於「世界重組」,可與探險者一爭高低的文字劇本至招募郵箱即可。   招募時間為五天。   五天后,反對陣營將在劇本賽、上半場分賽,初步評選出有實力的投稿創造者入圍。   以示公平、公正、公開,上半場分賽定於當日東八區時間晚七點三十分,于當地萬人體育館,以及反對陣營旗下各分公司主站都將進行全程直播。   對於反對陣營是否招募到了水準堪比歐西里斯的創造者,今晚是否會有探險者登臺,評審有誰,又將以怎樣的方式評選出入圍者,過去的五天裡,D&R官方沒有給予公眾媒體任何明確回應。   就算是炎雀,也不清楚詳細情況。   他只知道,柴遼將作為神秘嘉賓,登場助陣,LENS和蓮先生則將作為評審,出席劇本賽、上半場分賽。   因此,昨晚訓練結束時,LENS大手一揮,通知炎雀和渡.布萊克今日放假,自由安排行程。   有假可休,恰好又有比賽,片刻也閒不住的渡.布萊克立刻搞來的兩張據說開賣後不到半小時就售完的門票,教唆炎雀陪他偷跑出去實地觀戰。   編出了不下百個「實地觀看比賽「的好處,還是無法動搖炎雀的立場,最後渡.布萊克只得使出大招,輕飄飄地問了句「你就不想親眼一見蓮先生在舞臺上的模樣嗎?」。   ——怎麼可能不想!   於是,炎雀屁顛屁顛地跟了過來。   時刻關注著舞臺上方投影的時間,場內觀眾的情緒越發高漲,哨聲、拍擊聲,似要將這座萬人體育館撐爆。   在這鬧騰的場合下,亂喊亂叫的粉絲遠比悶聲不作響的炎雀引人注目得多。   炎雀傻坐著快有一刻鐘了,身份暴露的倒楣事沒有再發生。   ——難道,大家真的都被死變態騙過了?   想到這,炎雀不禁瞄了眼坐在他左手邊,被好幾個觀眾圍住的渡.布萊克。   和炎雀一樣,他換上了符合季節的T恤和牛仔褲。   普通的裝扮讓炎雀變得不再引人注意,卻突出了渡.布萊克身上一切不同於他人的特質。   例如,他那深邃立體五官,和修長結實體型,明顯不是東八區的人會有。此外,他那只受過重創,需佩戴眼罩遮住的左眼,實在太特別了。劉海和帽子根本遮掩不住。   他一進場,便引來了附近些許觀眾的注意。   甚至有人在他和炎雀找位置時,跑過來詢問他是不是渡.布萊克。   當時縮在渡身後的炎雀嚇得屏住了呼吸。   他扯住渡.布萊克的衣擺,想拉他快跑。可對方不著痕跡地剝開了炎雀的手,暗暗地朝他搖搖食指。   而後,他聽到了渡.布萊克爽朗的笑聲。   「真可惜,我不是渡.布萊克。」   「不是?」   「嗯,不是。」直視對方,渡.布萊克很自然地調整了聲線,「我叫懷特(white),不叫布萊克(black)。」   ——懷特你妹啊!你以為把姓氏「洗白」,就能騙過粉絲了嗎?   問話人歪頭,滿臉的不置信:「你不是在騙我吧?」   ——你看,人家一點兒也不好騙!別再廢話了,死變態,我們快點逃吧!   「我沒騙你。我叫懷特,千真萬確。」無視炎雀的小動作,渡.布萊克不慌不忙地掏出錢包,從裡面抽出一張身份卡,伸到問話人的眼前:「你看,這是我的身份證件。」   「啊……名字那欄,寫得真是懷特啊。」   ——欸?   ——你有名字是「懷特」的證件?所以你到底是叫「黑」還是「白」啊!   「是吧!哈哈,其實以前也總是有人把我和那個叫布萊克的探險者搞錯。無論我怎麼解釋都沒用,我只好天天隨身攜帶證件,用來證明自己身份。」紅眸笑彎成一輪月牙,渡.布萊克收回身份卡,「坦白地說,我今天是有意裝扮成布萊克的模樣來看比賽的。這樣,或許我能騙過工作人員,進後臺見見少爺?哈哈哈……看來我成功了一半,你被我騙到了。」   臨危不亂的表現,讓人捕捉不到任何的謊話痕跡。   身份卡的出現,無疑動搖了他人的直覺。   腦袋轉得不夠快,思路被渡.布萊克帶著跑,問話人,還有周遭其他正偷偷打量他們的觀眾流露出了失望。   「原來是cosplay啊……的確,你和渡.布萊克外貌很像,聲音不太像呢。」   ——這算……混過去了?   預料中的暴動未有發生,炎雀跟不上狀況的發展,呆住了。   「抱歉啊,害你白高興了。」   「啊,沒、沒有!」連連搖頭,對方又提起精神,掏出了手機,「雖然你不是渡.布萊克,但你長得超像他!我是他和少爺的粉絲,可以跟你合照嗎?」   「拍照啊……好吧。不過,能先讓我和我的同伴就坐嗎?我們堵在過道裡不動,影響到其他觀眾入場就不好了。」   「好、好!你們坐哪?我幫你們一起找位置啊!」   「啊啊,我也幫你們找位置,等會兒也請跟我合張照吧!」   「我也要!」   於是,頂著「coser」的頭銜,渡.布萊克和炎雀在粉絲們積極的帶路下,很快找到了位置。並且和附近一圈的觀眾迅速混熟。   作為渡.布萊克的同伴,炎雀起初也得到了粉絲們一丁點的疑心。   充分發揮睜眼說瞎話的高超技能,渡.布萊克把炎雀描述成了和少爺性格截然相反的內向表弟。   這倒符合炎雀當下恨不得把自己縮成球的拘謹狀態。   全盤接納渡.布萊克的話,大夥兒嬉皮笑臉地給出一大堆贊同感言。   「說得也是呢。少爺怎麼可能會是這樣瘦弱的小鬼呢!跟豆芽菜似的。」   ——你說誰是豆芽菜啊!有那麼大個的豆芽菜嗎!   「再說他長得那麼矮!有一米六了嗎?」   ——其實我快一米七了!還差幾釐米吧!   「懷特啊,你下次要玩cosplay,得找個再像點的搭檔。他長得真不像少爺!」   ——我長得不像我自己,那我想誰啊!路人甲嗎!   言語宛若利箭,一句句地紮入炎雀的後背,刺得他直不起腰,只能默默吞淚。   「好啦,大家別再逗他了,他快緊張死了。」「善解人意」地拍拍炎雀的肩膀上,渡.布萊克另起話題,移走了大家的關注點。   之後,會來懷疑炎雀的觀眾越來越少。   此刻,炎雀已被徹底地路人化。   最初的拘束感逐漸減弱,聽著左側接連不斷的笑聲,炎雀發覺,渡.布萊克和粉絲們的聊天內容竟朝著糟糕的方面狂奔不止——   「想不到懷特你也有逛同人區?腐男真少見呢!」      「哈哈哈哈,我不算是腐男吧?只是那些同人文的想法都很有意思,我看得很開心。」   「哦~看得很開心啊?那你有在追哪幾篇同人文呢?說不定我們也有在追,回頭可以組團一起催作者快更新啊!」   「嗯……哪幾篇啊,我想想。」   翹著二郎腿,渡.布萊克很沉思了幾秒,然後坦然自若地說出了一竄超羞恥的標題名。   就炎雀對同人區,還有渡.布萊克的那點瞭解,炎雀敢打賭,他說出的那幾篇同人小說,肯定少兒不宜,口味超重!   ——公共場合和人聊這些,死變態,你還有節操和下限存在嗎?   ——快點給我閉嘴啊!   汽水罐子被握得「哢噠」直響,炎雀又怒又恥,恨不得拉渡.布萊克出去打一架。   不停催眠自己要冷靜,炎雀連忙往嘴裡再灌汽水降溫。   另一邊,一名粉絲聽後,也激動了。   「噢噢噢噢噢,你說的那幾篇都是渡.布萊克和少爺的同人呢!所以你是渡炎黨嗎?」   ……渡炎黨?那是什麼?   「你支持渡.布萊克和炎雀在一起嗎?」

作者資料

吾名翼

變成了鹹魚的魔王控。 https://www.facebook.com/nametsubasa

基本資料

作者:吾名翼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6-08-18 ISBN:9789571067391 城邦書號:SPB7I000132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7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