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長夜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長夜

  • 作者:晨羽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6-01-05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排行榜TOP1暢銷作家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晨羽 最黑暗的寂寞孕育出最扭曲的愛恨 晨羽又一黑暗純愛代表作 他們把寂寞藏在長長的黑夜裡, 世界安靜得只剩下眼淚墜落的聲音。 「下雨的時候……妳會希望有人在身邊替妳撐傘嗎?」 「比起替我撐傘,我更希望有人陪我一起淋雨。」 跟蹤陌生人回家的女大生, 從不替人紋上翅膀的刺青師, 長相宛若混血兒的年輕男孩, 甜美溫柔如糖蜜的美麗女子。 他們四個人被困在漫長的永夜裡,遲遲等不到一絲曙光, 只能用荒謬的方式,各自在黑夜裡放縱。 黑暗的世界下著雨, 雨滴裡的悲傷,落在心裡, 他們頻頻回望從前,對著不會回來的人絕望哭泣。 他們無法拯救對方,只能陪伴彼此,一起淋濕在雨夜裡。

內文試閱

  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   自從知道那個男人住在哪裡之後,她隔天就開始跟蹤對方回家,以不遠也不近的距離小心翼翼地尾隨其後。   男人走進一棟老舊的住宅大樓,「砰」的一聲關上鐵門。她站在大樓對面,抬頭仰望每一層樓的窗子,心裡不免好奇,不知道男人的家裡會是什麼模樣?同時忍不住猜想,此刻他踏上了第幾樓的台階?   這時,一名機車騎士載著一名短髮女孩駛近,停在那棟大樓的門口。   機車騎士停好了車,直接伸手就將大樓鐵門推開,與短髮女孩一塊走了進去。   她猶疑半晌,才跟著走到門前輕輕一推,門果然輕易地打開了,她這才發現鐵門上的四段鎖已經故障,就算闔上門,也無法自動上鎖。   她不禁牽動嘴角,心頭湧上一絲興奮和喜悅。   但她沒有進去,反而輕輕掩上了門,掉頭離開。   直到隔天,她又跟蹤那個男人來到這棟大樓,才尾隨他溜進樓裡。   由於隔了一小段距離,男人從頭到尾都沒有發現有人跟著他進了樓。   男人在五樓一扇門前站定,掏出鑰匙開門,她屏息站在四樓的樓梯間,透過間隙望著他。直到他進屋十分鐘後,她才躡手躡腳地站在男人家門前,仔細觀察起來。   這棟大樓一共有六層,男人就住在第五層。   面前的暗紅色鐵門斑駁生鏽,白色內門也已經泛黃掉漆,和她想像中很不一樣,她原以為對方住的地方會看起來更體面、更有「個性」一點。   此時已是深夜十一點半,她不曉得男人是否會再出門。   但無論如何,她已經知道他所居住的樓層,也可以自由進出這棟大樓,如此一來,明天就不必待在外頭吹冷風了。這麼一想,她竟有些心滿意足。   隔日,她便不再到對方上班的地方等待,而是算準他的下班時間,早一步先跑來大樓等他回來。   只要聽見鐵門關門聲自一樓傳來,她就會從六樓的樓梯間往下窺探,確認是不是男人回家了。   而今天,是她坐在這裡等待的第三天。   她一邊吃著熱騰騰的關東煮,一邊低頭滑手機,覺得累了,就抬頭環顧四周,站起來舒展四肢。   醜陋的壁癌布滿一整片白牆,天花板有幾處還垂掛著蜘蛛網,她不禁納悶,怎麼會有人願意住在這麼破舊的大樓裡?這棟大樓無時無刻不散發出一股冷清的感覺,彷彿隨時都會有幽靈跑出來似的,十分陰森恐怖。   一陣冷風從樓梯間大敞的窗戶吹來,打斷了她的想像,她瑟瑟打了個哆嗦,眼角餘光瞄到一旁的灰色鐵門。   等待樓下男人回家的這三天,她不曾見過有人從六樓的這扇門進出。   不曉得是住在裡頭的人出遠門,還是這戶根本就沒人居住,不管怎樣,沒人在也好,這樣就不會有人發現她守在這裡了。   打了個呵欠,她繼續玩手機,不時點開臉書查看,頁面始終停在一個女人的個人專頁上。   沒多久,她的目光忽然定住,牢牢的盯著手機,那個女人更新動態了。   一張照片無預警地竄進她的視線,讓她頓時全身一僵。   照片裡的女人,雙手捧著插上蠟燭的生日蛋糕,與一個男人站在一塊。   男子十分親暱地摟住女子的肩,並且親吻她的臉頰,兩人臉上帶著笑,表情洋溢著滿滿幸福。   今天真的很開心,謝謝大家的祝福。   今年最最最讓我感到幸福的事,就是遇見了我的北鼻。   親愛的北鼻,謝謝你給我的驚喜,害我感動到哭惹……希望往後的生日,都能有你陪在我的身邊,我愛尼:)— 覺得被愛。   這篇動態才發布短短一分鐘,底下就湧入了許多留言。   「生日快樂,你們要幸福喔~」   「甜到長螞蟻啦!」   「好羨慕喔,生日快樂!」   「超閃der~」   一則又一則的回應與祝福映入眼簾,讓她心頭登時湧上一股強烈的憎惡,渾身血液瞬間往頭頂直衝,久久無法將視線從手機螢幕上移開。   她像個木頭人般僵立不動,儘管低溫使她的手指冰冷一片,她依舊顫抖著手,在留言欄裡快速打出一連串字句:「小三小三小三小三!」   她呼吸急促,恨不得撕爛照片裡那女人噁心做作的笑臉,讓全世界都知道那女人是多麼不要臉,又有多麼不知廉恥!   但就在發送留言的前一刻,她的食指懸在半空中,遲遲沒有落下。   百般複雜的情緒在她的胸口翻攪,像是掀起一波波滔天巨浪,使她久久無法平息。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從一樓大門傳了過來。   她倏地回神,繃緊神經,低頭往樓下看去。   住在五樓的男人站在門前,拿出鑰匙準備開門。   從她的角度向下看,剛好可以從正上方看到他戴著的黑色頭巾,以及他脖子上被外套領口遮住一半的褐色刺青,她的臉不由得一熱,喉嚨乾澀。   她緊張地做了幾次深呼吸,站起身來,打算張口喊他的名字。   沒想不到還來不及出聲,男人已經將門關上,走進屋裡。   她明白自己終究無法提起勇氣,忍不住懊惱地低嘆了聲,憤而將關東煮的空杯往牆壁砸去,氣得紅了眼眶。   接下來的第四天及第五天,她仍然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男人從她面前走進屋裡。   到了第七天,她終於受不了,給自己下了最後通牒。   今天,她一定要把那男人叫住。沒有把話告訴他,她絕對不回去!   午夜十二點,男人還沒回來。   凌晨一點,她的意識逐漸模糊,無論再怎麼用力揉眼睛,也揉不去濃濃睡意。   就在神思恍然之際,她靠著牆闔上眼皮,不自覺昏沉睡去。   「小姐,小姐!」   一道清亮的嗓音喚醒了她。   昏暗中,她看見眼前有一團模糊人影。   她用力眨了眨眼睛,才看清是一名穿著帽T的年輕男子正在搖晃她的肩膀。她嚇了一大跳,環顧四周,意識到自己還身處於這棟大樓裡。   她警戒的朝對方喊道:「你是誰呀,在這裡幹麼?你想要做什麼?」   男子盯著她一發不語,默默指向她身旁的灰色鐵門,「這裡是我家。」   「你家?」她愣住,語氣狐疑,「真的嗎?可是我坐在這裡七天了,從沒看過半個人進出,也完全沒聽到屋裡有任何動靜啊!」   聞言,男子微微揚起眉,原本平靜無波的面容,出現了一絲變化。   「妳在這裡坐了七天?」   「對呀!」   「妳是這棟大樓的住戶?」   「不是呀!」   對方再度陷入沉默。   見他從褲子口袋抽出手機,她連忙驚慌阻止,「等一下,你該不會要報警吧?我不是什麼可疑人物啦!我什麼也沒做,就只是晚上坐在這裡而已,真的什麼也沒做!」   「妳怎麼進來的?」他的聲音添上了一分冷硬。   「一樓鐵門的鎖故障,所以我……」   男子眸光銳利,「妳打算做什麼?」   她兩手緊抓長裙側襬,咬住下脣,一言不發。   此時一道強光突然刺進她的瞳孔,她難受的瞇起雙眼,等到習慣光線以後才慢慢睜開。   原來是男子將樓梯間的日光燈打開,連同照亮了他的臉。她有些驚訝地發現,男子有一雙十分漂亮的眼睛,瞳孔顏色比一般人還要來得淡,就像水一樣澄澈晶亮,他的嘴脣細薄,鼻子直挺,有著一張宛如混血兒的面孔。   從外表來看,他的年齡應該和她沒差多少,以男生的個頭來說,他不算太高,但還是高過她一顆頭。   不曉得是否燈光太亮,他的臉蛋乍看之下顯得特別蒼白,沒什麼血色,他身上穿著一件墨綠色帽T,肩膀跟帽子的部分溼溼的,像是剛淋了一場雨回來。   「妳再不回答,我就報警了。」他沉聲威脅。   「唉唷,你別這麼凶嘛!」她焦急地擺擺手,吞吞吐吐說道:「我……我不能說啦!」   他瞇起眼眸,「為什麼?」   「除、除非你保證不會報警,那我才考慮告訴你!」她抬起下巴,眼神執拗。   男子輕笑一聲,「小姐,妳是不是沒搞清楚狀況?妳擅自闖進大樓,又莫名其妙大半夜的坐在我家門口,憑什麼和我談條件?妳要是不解釋,我也沒興趣打探,但妳若再不走,我就要馬上報警了。」   「好嘛好嘛,知道了啦,不過就是坐在你家門口而已,又沒做什麼壞事,奇怪!」她不滿地咕噥,抓起身旁的包包,正要邁步離開之際,又倏地停下,回頭問:「欸,你明天會找房東來嗎?」   他擰眉,不解地望著她。   「可不可以別告訴房東一樓門鎖故障的事呀?」   「……為什麼?」   「因為房東如果把鎖換掉,我就進不來啦!」   看著眼前的女子私闖民宅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他實在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笑。   「謝謝妳的提醒。除了通知房東換鎖之外,我還會告訴房東這裡半夜曾有可疑人士出沒,請他轉告大家注意。」他冷冷地回應,掏出鑰匙打開門鎖進屋,半句話也不跟她多說,迅速將門帶上。   她一時之間無法反應,頓了一下才走下五樓,在那名有著刺青的男子家門前佇立了一會兒,才沮喪地走到一樓大門。   時間已經將近凌晨三點。   大樓外的世界正在下雨,她看著雨,想起剛才被淋溼的那個帽T男。   難道他平常都在這個時間點回家?難怪自己整整一個禮拜都沒遇見過他。   想到之後不能再隨意進出這棟大樓,不禁讓她有些煩躁。   隔天,她依舊來到大樓附近,正苦惱該如何進門時,沒想到正好遇見五樓男人直接推開大門走了進去。   她等了一陣才上前確認,發現鐵門還未經過修理,隨即驚喜地鑽了進去。   晚上十一點二十分,六樓的住戶鐵門被人打開。   男子走出家門,無意間瞥見樓梯口幽暗處坐著一道身影,當場嚇了一跳,臉色一沉。   「嗨。」她抬起頭,對那名有雙漂亮眼睛的男子輕輕揮手示意,「不好意思……我又來了。」   男子嘆了口氣,無言地望著眼前這位私闖民宅的累犯。   「我還以為你已經找房東把鎖換掉了。」她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視線在他的白色帽T上打轉,接著又朝屋內好奇瞄了一眼,「你今天都待在家呀?」   他面色冷峻地瞪視著她。   「你要出門?已經很晚了耶。啊,外頭在下雨,記得帶傘。」   「……」   「我叫許宥葦。」   「我沒有想知道妳的名字。」男子的語氣略顯無力。   「別這樣嘛,我真的只是想在你這裡借坐一下,又沒有要做什麼壞事。」她從背包抽出一包零嘴遞給他,「你要不要吃魷魚絲?」   「妳在這裡待多久了?」他不理會她。   「快一個小時了。」   「專程跑來這裡吃東西是妳的嗜好?」   「才不是呢,誰會沒事在這麼冷的天氣待在這裡呀?等人的時候,當然要一邊吃零嘴一邊玩手機,才不會無聊呀!」   男子聽到重點,眉頭微挑,「妳在等誰?」   許宥葦張著口還沒回答,就被一陣從樓下傳來的高跟鞋扣扣聲硬生生打斷。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晨羽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筆下文字總是讓人讀來流淚,但心頭仍充滿暖意。 居住於馬祖南竿,典型戀家的巨蟹一隻。 迷戀紅茶、藍色、音樂、電影、說故事。 最大的願望就是說一個可以停留在某個人心裡很久很久的故事。 著有《黑白猜不猜》、《噓,木頭人》、《剪刀石頭布》、《長夜》、《十二夢》、《春日裡的陽》、《溫柔時光》、《紙星星》、《姊姊》、《來自天堂的雨》、《月亮先生》、《載著流星的人》、《別來無恙》、《藍空》、《深海》等暢銷愛情小說。 相關著作:《來自何方(上)》《來自何方(上)【明信片珍藏版】》《深海》《藍空》《黑白猜不猜》《噓,木頭人》《噓,木頭人【限量番外書衣版】》《剪刀石頭布》《長夜》《長夜(書衣+筆記本珍藏版)》《十二夢》《十二夢(雙面書衣珍藏版)》《春日裡的陽》《溫柔時光》《紙星星》《紙星星_限定通路珍藏版》《姊姊》《來自天堂的雨》《來自天堂的雨:番外—來自天堂的雪》《月亮先生》《載著流星的人》《別來無恙》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peddys/books  FB粉絲團:晨羽小小窩 www.facebook.com/150242531673796

基本資料

作者:晨羽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6-01-05 ISBN:9789869246934 城邦書號:3PL05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