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罪惡螺旋(04):全面崩塌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 罪惡螺旋(04):全面崩塌

  • 作者:吾名翼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10-12
  • 定價:22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特別獻映,四重好禮大方送 .第一重:精美拉頁海報! .第二重:華麗全彩機密人設資料! .第三重:爆笑內頁插畫! .第四重:首刷限定☆請別欺負我複合書籤組! ◎超人氣暢銷作家吾名翼,重磅巨型未來感完美戰鬥大作續刊,旋風登場! ◎《世界重組》加《罪惡螺旋》,暢銷保證!蘋果日報、博客來、金石堂全制霸! ◎2015動漫節華麗登場,達成《世界重組》簽名會資格及《罪惡螺旋》特裝版雙重秒殺! ◎第一集簽名特裝版一百本開賣8分鐘內完銷,因大量讀者湧入導致博客來當機3分鐘! ◎出版當日即稱霸博客來、金石堂總榜第一名! ◎大量讀者抱怨前一天晚上為了搶購都無法睡覺、卻仍搶不到的秒殺「客訴級巨作」,王者再臨! ◎Pixiv特推繪師《開動吧!炮灰》、《格物師的歷史書》ツバサ,傾力呈獻多幅精彩設定及插圖! ◎吾名翼 × ツバサ × 翼想本,三翼聯手,完美結合! ◎翼想本王者吾名翼再度出擊! ◎臺灣簽名會,二刷啟動! 「——吾命,快來救我!我一個人要擋不住了啊!」 「哈啾——是誰在想我?難道是……涼星?」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涼星從未想過,同班同學兼好友竟然是男扮女裝的監視狂! 她不僅被抓回情感研究所淪為「實驗小白鼠」, 還意外獲知了反派們下一步的罪惡陰謀! 「不行!我一定要想辦法帶八目隼逃出研究所, 然後找到吾命,破壞迪烏斯他們的計畫!」 涼星提心吊膽地在危險分子間前進, 眼看就要成功,羽鳩卻扔下重磅炸彈—— 「涼星,吻我……如果,如果妳真的愛上了我。」 涼星不知道「愛」是怎樣的感覺。 但若一定要丟掉狂暴和羞恥心和誰接吻的話, 她寧願那個人是—— 「——吾命,快來救我!我一個人要擋不住了啊!」 「哈啾——是誰在想我?難道是……涼星?」 被俘少女與援救青年,今日,適宜戀愛?

內文試閱

  隨著思緒從沼澤般的黑暗中掙脫出來,開始接收外面的事物,涼星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廣闊而光線充足的地方。       這裏,種滿了植物,視野滿是蔥鬱的綠色。飄在空氣中的塵埃在陽光下猶如星屑般泛著淡淡的光澤。       周遭的樹叢跟隨感覺不到溫度的風窸窣搖曳,隱隱約約的,涼星還聽到了一些鳥鳴聲。只是她分辨不清它們是從哪個方位傳來。       這裏是什麼地方?她為什麼會在這裏?又該怎麼離開?       涼星全都搞不明白。       大腦在轉動,但好像有什麼東西束縛住了它,讓它無法有效地思考出每一件讓她感到困惑的事。       無形的不安抓住心臟,涼星胡亂張望了番周遭。       目光穿過右手邊的矮樹叢,延伸至遠方更廣闊的大草坪,她看到了一個坐在輪椅上的身影。       只消一眼,涼星腦中立刻冒出了對方的名字。       「吾命……是吾命啊!」       每次,不管是在怎樣的地方,面臨怎樣的危機,只要看到吾命,涼星總會克制不住地感到安心。       如同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看到了出口,唇角不由自主地向上揚起,涼星撥開擋路的矮樹叢,興沖沖地朝他奔去。       「吾命,你不是在EUA總部養傷嗎?怎麼會在這?難道,吾翎治好你的傷了嗎?」       涼星以為,吾命會和往日一樣,揚起讓她很想揍他的笑容迎接她。       然而,直到涼星跑到他跟前,吾命都沒有轉頭看她。       他靜靜地凝望前方,一動不動的,似是身體被肉眼看不見的東西定格住了。       腦後的幾縷長髮,今天他沒有用黑色緞帶束起,發絲迎風隨意散開,淩亂地搭在肩頭。       這略有不修邊幅的模樣,配上他蒼白的臉色和身上寬鬆的病號服,從他身上散發出的病態感與涼星記憶中那個清爽愛笑的吾命形成鮮明的對比。       「你在看什麼呢,看得那麼入神?」       在他身邊蹲下,涼星沿著他的視線,往前望。       吾命的前方,只有樹。十幾棵並排中在一起的、普普通通的樹。       生怕忽略什麼細節,涼星蹙起眉頭留心觀察了好半天,沒有發現任何特別的地方。       雙唇一點點地抿起,涼星鼓著臉頰,歪頭面向吾命。       「吶,吾命?回神了,吾命!」       涼星喊得很大聲,腦袋更是湊到了他跟前,鼻尖間的距離縮短到十公分內,可吾命仍是沒搭理涼星。       那雙睜開的猩紅色眼睛裏沒有一絲的神采。       涼星看到了倒映在紅瞳上的自己,猶如墜入死海之中,一眼……望不到底,而這樣空洞得仿佛喪失了全部情感的眼睛,卻給涼星帶來了詭異的熟悉感。       「……」       ——我好像在哪……曾經見過這樣的一雙眼睛?       心臟跟隨目光往下一沉,心跳的節奏被打亂了。       不安在混亂的心跳下再次蓋住胸口,呼吸變得不太暢快了。       「……吾命?醒醒,吾命——吾命!」難以深究那份奇怪的熟悉感,涼星急急忙忙朝吾命伸出手,「你快點回神啦,吾命,我是涼星!吾……」       沒能搖醒吾命,涼星的手指直接穿過了他的肩膀。       「哎?」       涼星傻眼了。       「奇怪……為什麼,我碰不到你呢?」涼星轉而將手挪向吾命的臉、衣襟、手臂……她的手徑直從他身上穿過。       她……完全觸碰不到吾命。       「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吾命……吾命!啊……」       「碰不到吾命」這事超出涼星大腦能夠理解的範圍了。它就像個導火索,緊跟著點燃更多意外狀況。       厚重的黑雲於天空擴散,遮蔽住光芒。       黑暗悄無聲息地來到。       周遭,蔥鬱的植物在昏暗的氛圍中悄然失去了原有的色彩,化為詭異的灰白色。       細長的枝條在黑暗中無風扭動著,尤其是生長在輪椅邊的雜草,它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上瘋長,沿著輪子,攀爬到吾命的身邊,將他和輪椅纏在一起,然後——       向下拉扯!       看到輪子有三分之一陷入了黑暗,涼星瞪圓了眼睛,腦中的不安逐步轉為恐慌,擠滿大腦每一寸困境。       「救他!拜託,去救他!」       恐懼帶出了那句時常會在涼星腦中呼喊的話語。       「救他……啊、啊……吾命,醒醒!吾命,快點回過神啊啊啊——」       意識到它們會把吾命拽入深淵,涼星急呼吾命的名字,慌亂無措地對著他一陣亂抓。她只想把他從輪椅上拽下來。       可是……抓不到!碰不到!       救不了吾命,涼星往前沖得太猛,沒能穩住身體重心,她順勢面朝吾命撲去!       「啊、啊啊啊,等、等等啊啊啊!」       空氣中沒有一個可讓她借力穩住身體的東西,涼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倒向坐在輪椅上的吾命,再穿過他,面向下方那些張牙舞爪的長草——       「啊啊啊啊啊啊啊——」       涼星嘶叫著坐了起來。       連接在身上的膠管順勢牽制住她的身體,尤其是腦袋,頭皮被什麼東西揪住了,未能坐穩住,緊接著她又歪斜著身體,倒回到了機械床上。       頭骨撞在冰冷的床板上,咯著那些貼住她頭皮的膠管,疼得她倒抽了好幾口冷氣。       「涼星,你總算醒了!你現在感覺如何?」一個急促的男聲從上方落下,鑽入涼星的耳中,「你的頭很疼嗎?還有哪里不舒服?你還記得我是誰嗎?涼星?」       詢問涼星的人沒有給她一丁點思考、回答的時間。       急躁地丟下一堆問題,沒能馬上得到自己想要的答復,那個人立馬火冒三丈地朝其他人怒吼:「你們全部給我我滾過來!她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您別急,她的腦袋要接受那麼多的情感,頭疼是很正常的表現!她需要時間好好地消化……」       「正常?」少年的音調驟降,他打斷對方,放慢語速,一字一句地沉聲反問:「你說,她這是正常的表現?」       「是、是的,她這——唔!」       呻吟堵住了男人未完的話。       不清楚身邊都發生了什麼,那些說話聲擾得涼星的頭又疼又脹。       蜷縮在床上,勉強喘上一口氣,意識到方才看到吾命的畫面是夢境,現在她已經從噩夢中醒來後,涼星咬牙忍住作痛不已的腦神經,抬眸,看向四周——       不止她的腦袋,她的四肢也紮入了好幾條傳輸液體用的膠管,將她和那些正處在運行狀態中的機器連接在一起。       目光沿著一根膠管往床外延伸,在這個充斥著白色燈光,擺滿機械的冰冷空間內,涼星注意到了好幾個離她有幾步之遙,身著白大褂,面覆口罩,神色驚慌的陌生男女。       他們沒有發覺平靜下來的涼星正偷偷地打量著他們。他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另外兩人的身上。       小心翼翼地偏轉視線,涼星看到了一張她能馬上道出名字的臉。       谷岩。       情感研究所的特聘醫生。       此刻他的脖子被一個背對著涼星,身著貼身禮服的女人單手握住。五根被塗黑的長指甲掐入柔軟的肌肉,封鎖住了他的咽喉。       女人的另一隻手中握有一把銀槍,槍頭緊貼住谷岩的心臟。       站在女人的身邊,個子只到谷岩肩膀的粉髮少年歪頭,斜視谷岩,語調陰陽怪氣地重複:「這是正常的嗎?」       「唔!唔唔唔唔!」       谷岩的體魄要比粉髮少年和女人健壯得多,氣勢卻完完全全地被他們壓制。       束縛住喉嚨的手指逐步收緊,青筋從皮膚表面一根根地爆出,谷岩的臉漲紅得像只煮熟的蝦,他根本沒法回答「是」或「否」。       不過粉髮少年看上去並不想從他那獲得任何的答案。       他只是單純地想要折磨這個男人罷了。       「嗯?真的是正常的嗎?」       「唔唔唔!」       「最後一遍,這是正常的嗎?快點,回答我啊,再不說,我就要生氣了。惹我生氣的後果,可是很嚴重的。」       「唔!唔唔唔唔!」谷岩不斷地發出誰都聽不懂的語氣詞。       眼球頻頻往上翻,在惹粉髮少年生氣前估計快要被女人掐斷氣的男人忽然轉眸,向涼星投來了求助的目光。       「唔、唔唔!」       ——該死,不要往我這邊看啊!       視線與谷岩相接,狂暴之火迅速竄起。       來不及收回目光,背對涼星的兩人同時回眸。       朝女人做了個鬆手的手指,粉髮少年在涼星的床邊蹲下:「涼星?你現在感覺好點了嗎?你還記得我是誰嗎?嗯?」       「……羽鳩。」面對那張熟悉的臉,涼星啞著嗓子,本能地吐出了兩個字。       「沒錯,我是羽鳩!看著我,涼星,告訴我,你看著我有什麼感覺?」       ——感覺?       無需言語,心底的厭惡和狂暴透過眼神準確地傳達給了對方。       少年臉上期待的笑容在頃刻消散得一乾二淨。       粉色的雙眸微微瞇起,粉髮少年音色冰冷地問:「涼星,你這是什麼眼神?你討厭我嗎?」       從他周身散發出的危險氣息隨即攀上涼星的脊樑,遏制住她的呼吸。凜冽的寒意撲滅了翻騰的怒火,拉回了理智。       「回答我,涼星,妳討厭我嗎?」       「……」       張開嘴,涼星啞然了。       她從不討厭那個留著粉色長髮,笑起來很純粹、很可愛,總是想著法子送她禮物的羽鳩。就像羽鳩一直堅持的,她是涼星唯一可以稱得上是「朋友」的人。       可是,那個「唯一」的存在,是羽鳩偽裝出來的。       他不是女生,更不是什麼單純的人。       和他相處了幾個月,直至他脫掉假髮,恢復真聲,她才發現他的真實性別!他送給她的東西,全部都帶了監控設備,他……一直在暗中監視著她。       從學校,到她家裏的各個角落——無時無刻地,他都在監視著她!       腦中警鳴響起,涼星趕忙抱住腦袋:「唔!我……疼、唔疼……頭、好疼……」       佯裝頭疼,涼星回避開對方看她的視線。       「什麼?你怎麼突然又頭疼了呢?」       「唔……不知道,就是……很、很痛……」       怕自己裝得不夠像,涼星拿手指使勁地往頭皮裏戳。       痛覺激出了薄薄的一層冷汗,反倒讓她更加清醒了。       想起昏睡前,羽鳩說過要帶她去情感研究所,把從別人腦袋裏挖出來的「愛」通過實驗,塞進她腦袋裏,涼星一邊喊著「頭好痛」,敷衍羽鳩的問話,一邊皺眉仔細地感受了番。       ——看現在這架勢,實驗應該已經結束了吧?所以,我的腦袋裏……有「愛」這個情感了嗎?       涼星不清楚擁有「愛」是怎樣的感覺。       她能夠確定的只有,她沒有喜歡上羽鳩。       想到羽鳩騙了她好幾個月,她現在就覺得手骨癢得厲害,恨不得把那混蛋按地上,痛揍他一頓!       事實上,涼星早就在腦中將「毆打羽鳩,把他揍成豬頭」的畫面幻想了不下三遍了!       當然,她也清楚,這事她只能想,不能做。       打不打得過如今毫無偽裝的羽鳩是其次,重點是,她現在身處的地方——情感研究所,不允許她任意妄為。       這個地方早就被迪烏斯佔領了,裏面除了俘虜就是迪烏斯的手下。       羽鳩能帶她進入情感研究所,大搖大擺地使用研究所內的器材,使喚那些已被迪烏斯俘虜的研究人員,肯定背後有迪烏斯撐腰。       且不論羽鳩是怎麼和迪烏斯扯上關係的,如果被羽鳩發現「愛」沒有在她腦袋裏起效,他一定會逼迫那些研究人員繼續試驗!       涼星不想腦袋被其他人的情感擠爆,變成那些發狂的實驗者,更不想試驗成功,因此喜歡上羽鳩!       ——我絕對不能被他發現試驗失敗了!       ——我得想辦法逃出去。如果可以……我想找到八目隼,帶他一起逃出去!       ——我……該怎麼做,才能騙過羽鳩?       明確目標很容易,到了想操作方法的一步,腦袋馬上不好使了。       涼星走神著,判斷不出她是真的頭疼還是裝頭疼,羽鳩又將矛頭指向了縮著身體,竭力減小自身存在感的研究人員們。       「我不管什麼是正常,什麼是不正常!我只想知道,實驗是成功還是失敗了!不要給我其他模棱兩可的回答!」       谷岩被掐得到現在還沒緩上氣,粉髮少年跟前,持槍的女人不時挪動槍頭,在研究人員間來回。       誰都沒有接話,就怕下一個遭殃的人會是自己。       「嗯?說話啊。她這樣是實驗成功了?還是失敗了?如果你們連這都判別不了,就都給我滾去填埋場吧。垃圾,就該去垃圾該去的地——」       嘴邊的咒駡戛然而止,羽鳩察覺到有人從後面抓住了他的衣擺。       一個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的微弱聲音緊接而至:「……羽鳩,我……不……討厭你。」       「……涼星?」眨眨眼睛,意識到涼星在跟自己說話,羽鳩欣喜若狂地回握住她的手:「你說不討厭我,那麼……你喜歡我嗎?」       「……」       「回答我,涼星?你喜歡我嗎?」       「喜……歡……」       ——喜歡你個大頭鬼!       「……真的?」       ——假的!       微微泛亮的粉色眸子再一次鎖定住了她,涼星有種喉嚨也被掐住的錯覺。       對方手心的溫度透過手背鑽入皮下血管,猶如催化劑般刺激血液持續沸騰。心臟「怦怦」狂跳,節奏逐漸失控,總是教唆涼星暴走的聲音在腦中響起。       (揍飛他。)       ——不行。       (把他的手砍斷,讓他再也不能觸碰到我!)       ——閉嘴!       (不砍掉他的手,那就……殺掉他!讓他從眼前、從這個世界消失!這樣,他就不會發現你在騙他了。對,殺掉——)       ——閉嘴閉嘴閉嘴!你給我閉嘴!       死咬住嘴唇,涼星用全力點下頭。       不知道涼星內心的掙紮,終於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粉髮少年的嗓音隨之上揚:「你喜歡我,就算面對男性裝扮的我,你也不會暴走、不會想揍我,對不對,涼星?」       血液從唇內側柔軟的肌肉溢出,和唾液融為一體,舌尖嘗到了糟糕的鐵銹味。涼星不敢鬆口,就怕神經一鬆懈,狂暴會佔領她的意識。       好在,沉浸在喜悅中的羽鳩沒有發現端倪。       他繼續往下說:「所以,所以……我可以親吻你嗎?」       「……欸?親……」       ——親吻?       ——等等、等等等等等!你不要突然跳過提問,進入超出尺度的環節啊啊啊!       「涼星,那……我要親你咯。」自說自話地閉上眼睛,少年微微抿起淡櫻色的雙唇,逐漸向涼星貼近。       ——啊……啊啊啊啊我該怎麼辦?怎麼辦啊!我才不要和羽鳩接吻!       ——我可以推開羽鳩嗎?       ——不行!推開他的話,我沒喜歡上他的事就暴露了!可是不推開他,不推開他……啊……啊啊啊啊啊!       眼睜睜地看著羽鳩的臉逼近,涼星大腦極速升溫至當機,她仿佛聽到了頭頂發出水開的鳴笛聲。       ——唔啊啊啊啊啊……如果一定要丟掉狂暴和羞恥心,和誰接吻的話,我寧願那個人是吾命!       ——不對不對,這關吾命什麼事!我到底在胡思亂想什麼啊啊啊啊啊!       方寸大亂間,涼星好不容易無視掉的聲音又響起來了──       (不想被他親,你就只能殺掉他了。)          

作者資料

吾名翼

變成了鹹魚的魔王控。 https://www.facebook.com/nametsubasa

基本資料

作者:吾名翼 繪者:ツバサ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5-10-12 ISBN:9789571061603 城邦書號:SPB7I000033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5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