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走出受傷的童年:理解父母,在傷心與怨恨中找到自由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周年慶/城邦全書系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等待父母認錯, 不如主動停止傷害的迴圈 在有意、無意之間,父母經常傷害到孩子。有時候,即使是心存善意的父母,也可能造成傷害。這些童年的傷痛不會消失,在長大成人之後,它們依舊會時時影響我們,讓我們無法修復與自己、與他人的關係,甚至可能蔓延到我們的下一代。 許多心靈受苦、在人際關係中受挫的人,並不知道自己內心藏有一個受傷、委屈的孩子。本書將帶領你看見他、療癒他,並且幫助那個受了傷卻從來沒有開口餘地的孩子,說出實情,放他自由。 本書還將探索以下的問題: ◎為什麼必須去原諒父母?那能帶來什麼? ◎如果是根本不值得原諒的父母,該怎麼辦? ◎如何從童年的失落與痛苦解放,讓自己自由? ◎實在不想跟父母和解的話,可以只原諒不和解嗎? ◎如果一定要原諒,那麼,要如何進行? 本書完整呈現了從受傷、憤怒、理解到原諒的九段歷程。作者將以自身與父親和解的故事以及其他真實案例提供「示範」,並由執業超過25年的臨床心理學家提供「講解」,告訴我們明確的運用方法和功課,引導你走上療癒與重生之旅。 我們沒辦法要求父母認錯,但可以把他們帶來的痛苦與影響從我們身上卸下來,讓受創的記憶歸於平靜,從他們對我們的情緒束縛之中,取回真正的自由。 【本書特色】 ◎每章都有療癒功課,可以單獨進行,也可以和伴侶、手足一同討論 ◎沒有艱澀難懂的專有術語,只有一個個真誠感人的療癒故事 ◎社工、輔導人員可用來幫助個案,也很適合讀書會討論 【療癒推薦】 ◎呂奕熹(馬偕醫院協談中心諮商心理師) ◎許皓宜(心理諮商師、親子家庭專家) ◎葉貞屏(宇宙光關輔中心主任) ◎鄭存琪(台中慈濟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 ◎戴俊男(台灣教牧心理研究院院長) ◎蘇絢慧(諮商心理師.悲傷療癒專家) 【各方佳評】 「對於生命最初的孕育之地——原生家庭,往往不是單純的美好,而是令我們產生許多混亂失序、痛苦矛盾的感受,還有許多的傷心及怨恨。在我們非常年幼時,我們很難明白,為什麼我不被父母所愛?為什麼他們的愛我無法確實感受到?為什麼他們要做出讓我受傷痛苦的事?然而,當我們一步步地理解當年的『真相』,當能夠了解「他或她」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後,受傷的感受會因此緩解很多。我們若走到這一步時,那麼,我們與童年缺愛失依的傷痛,和解療癒的時刻,就不遠了。這是本書要陪伴我們走往的方向,不僅在心理療傷,在靈性上,因為與神的連結、與愛的合一,我們終於擁有了原諒及和好的能力。」 ——蘇絢慧(諮商心理師、作家) 「能夠在這千瘡百孔的世界中,看到一本令浸淫在心理諮商領域三十多年的我,這麼感動的書,真是感謝。」 ——葉貞屏,宇宙光關輔中心主任 「這是一本充滿震撼與感人故事的療癒書,告訴我們如何引領人走過生命中可能是最困難的創傷:源自於父母的傷害。」 ——鄭存琪,台中慈濟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 「這本書結合了心理學和聖經故事的穿插和解釋,是筆者長久以來的期待。是一本深深值得推薦的好書。」 ——戴俊男,台灣教牧心理研究院院長 「本書要陪伴我們走往的方向,不僅在心理療傷,在靈性上,因為與神的連結、與愛的合一,我們終於擁有了原諒及和好的能力。」 ——蘇絢慧,諮商心理師.悲傷療癒專家 「即使是發生過極端可怕的事,我從來沒見過不原諒父母而能真正茁壯的人。」 ——亨利.克勞德博士(Dr. Henry Cloud),領導專家、心理學家 「許多人在童年時期遭到父母的虐待、忽視或拋棄,因而內心有很深的情緒傷口。若是想用正面、療癒的方式來處理這種傷痛,本書是必讀之作。」 ——吉米.戴利(Jim Daly),美國最權威婚姻家庭輔導機構「愛家協會」主席 「這是一本充滿勇氣的書——跟父母和解的勇氣;正視痛苦和迷惘的勇氣;以既創痛又療癒的方式走過原諒之路的勇氣。」 ——史葛.麥克奈特(Scot Mcknight),北神學院教授 「如果你質疑跟父母之間未解的心結是否會影響到你的生命,就該好好閱讀這本書。」 ——史提芬.亞特本(Stephen Arterburn),電台談話節目主持人 「本書為我們點亮希望,原本打上死結的關係,終將可以有所轉變。」 ——詹姆士.費若博士(James L. Furrow, Phd),婚姻與家庭治療專家 「這是一本適合每個人的書。無論對於父母、其他家人、朋友、同事,都有要不要原諒對方的問題必須處理。」 ——賴瑞.松能伯格(Larry Sonnenburg),靈性成長機構「新生活部門」總裁 「凡是渴求心理療癒和靈性重生的人,我強力推薦這本書。」 ——寶拉.休斯頓(Paula Huston),心靈成長書作者 「如果你想要體驗更多情緒上的自由自在,那就閱讀這本美妙的著作吧!」 ——米蘭與凱.雅可維茨(Milan & Kay Yerkovich),身心靈顧問、親子關係專家 「有了這本書,你手上就握有重大的資源,可以去處理信仰的核心議題——原諒!」 ——大衛.史都普博士(David Stoop, Phd),臨床心理學家、「家庭治療中心」創辦人

目錄

前 言 打開受苦的心,走向自由 第一章 逃出自己的故事 第二章 勇於承認:說出父母犯下的錯 第三章 我們共同背負的債:看見父母的故事 第四章 不可原諒的人,不肯原諒的人 第五章 原諒之心從何而來 第六章 如果是不值得孝敬的父母…… 第七章 最後的時刻:和解與修復 第八章 哀悼之後:療癒記憶,挽救過去 第九章 進入自由之境

內文試閱

  那是二○○六年三月的事,那時我們正在放春假。當時到底是出於什麼動力,我現在已經不記得了,總之,我決定到佛羅里達州走一趟。我們像往常出門度假一般,只不過那一趟旅程主要是為了探望我父親。那時他八十四歲了,我知道那是我的孩子唯一一次見外公的機會。   我從來沒跟孩子們談過我父親,他們對他一無所知,也不曾開口問起他。他對外孫也同樣一無所知。那時我已經結婚二十八年,當上母親也有十六年之久了,在那些年歲中,我早已從我先生和孩子們身上學到父親是什麼樣的角色,所以我想讓孩子們親自去認識我的爸爸是什麼人。總有一天,他們會在乎這件事的。   我事先警告年齡比較大的四個孩子,分別是九歲到十六歲,外公或許不會跟他們說話,甚至不會問他們叫什麼名字、幾歲了。他們聳聳肩,無所謂地接受了。我最擔心的是兩個最小的孩子,一個才一歲半,一個是三歲。他們以為全天下當祖父的人都跟家裡的爺爺一樣,是個要你坐在他們膝上,跟你玩捉迷藏、問你問題,把你抱在懷裡的老先生。所以,我沒跟他們說眼前的人就是他們的外公,我只說那是我爸爸,儘管這聽起來像是一個詭計。   我們決定去海邊走一走。大伙兒全鑽進車裡,現在一共有九個人。依我爸爸的建議,我們開往薩拉索塔海灘。這一趟來探望我父親,我其實不知道該做些什麼,覺得這片海灘真是解救了我。白沙很亮、很刺眼,讓人睜不開眼睛。沙灘又寬又廣,而沙灘上、海水裡滿滿都是人。我跟我父親慢慢走上沙灘——他走路的模樣可真像個老人啊! 我沒有伸手扶他。鄧肯和孩子們跑在前面,衝進水裡去了,而我左張右望,想尋找一小塊可以鋪布墊的地方。   找到之後,我把布墊攤平,彎腰坐了下去。「你能坐嗎?」我抬起頭來看著年邁的老爸爸,因為他還站在那兒,比我高。   「沒辦法,我的臀部有問題。」他的聲音不帶感情,純粹就事論事。他沒辦法放低身體坐在沙灘上,我沒料過這樣的狀況,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附近的一位男士聽到了我們的難處,跳出來把他自己的折疊椅拿給我們,我感受到一股突如其來的光明和溫暖——是的,仁慈之心。我架好椅子時,明白了這一點。等一下我要拿熱狗給我父親,然後是冰淇淋。我開始瞭解到,也許我可以對他抱以憐憫之情。當然,我能夠對這個老人心懷憐憫,也能夠假裝這就是我所有的悲傷,純粹只因他的年邁老弱而悲傷。   我們坐在那兒,在白色的沙灘上沐浴著白色的陽光,就只有他跟我。這是我最後的機會去認識他是誰,抓出一個縫隙、一丁點什麼,好引領我進入他凍結的寂靜世界。我詢問他戰場上的事,詢問他的父母,也問到他的童年——我所知道的,就只有這麼一點點了。   他記得的事情不太多,回答得很簡短、籠統,說話的焦點會偏離。他的眼神總是很空洞,望著海洋。我打擾了他。他想要坐在陽光下看著海水,安安靜靜的就好,而我一直提出問題,嘗試把他說的隻字片語記在腦海裡,以便日後可以寫下來。可是,話才剛剛從他口中說出來,幾乎就立刻蒸發掉了。   兩個小時之後,我們打道回府,海邊的一天就這樣結束了。我沉默而嚴肅,我們花一大筆錢從老遠飛到這裡,難道就只為了這區區兩個小時嗎? 他沒問我的孩子們叫什麼名字,也沒跟他們說話,只問年紀比較大的孩子說科迪亞克的天氣怎麼樣。這一趟來看他,我一定要做些什麼才覺得甘願,所以在他下車之前,我建議多停一站——冰淇淋店。我們排隊買了冰淇淋甜筒,然後在樹下一邊看著過往的車輛,一邊吃冰淇淋。   就在我們離開冰淇淋店之前,我跟鄧肯提出要拍一張照片。我想要記住這一刻,我願意來看父親的最後這一次。他坐在原木的野餐桌旁,微微露出得意的笑,看起來心滿意足。我站在他後方,打定主意不去整理臉上的表情,就讓它順其自然。我嘴角緊繃,嘴巴用力閉著,盡我所能地含住我能承受的空虛和念頭,以及我對自己、對父親的憤怒。我怎麼能指望他什麼? 我的腦海千迴百轉。我怎麼能原諒他過去那麼多年來所做的一切? 怎麼能原諒此時此刻的他? 他對他的冰淇淋心滿意足,而他的女兒坐在他身邊,卻缺憾欲死——今天的冰淇淋真是可口啊,不是嗎?   我不願意再來到這裡,我下定決心了! 情況總是一成不變,他對身為父親的角色一點興趣都沒有,對他的第三個女兒尤其不感興趣。我做完我該做的了,覺得如釋重負,終於可以關上那扇門。 為什麼要原諒?   四年之後的某天,我唸誦著〈主禱文〉。那時我很清醒——我確信我是清醒的——在我讀到這些奇怪的字句時:「我們在天上的父,饒恕我們對你的虧負, 如同我們饒恕了虧負我們的人。」我停下來,眼睛瞪得大大的! 這些字在說什麼? 什麼「如同」?   有多少次,我嘴上說出這段禱文,耳朵卻根本沒聽進去? 我對這段文字想表達的感到詫異,心想:「要我祈求神因為我原諒了別人而原諒我? 那鐵定是個失誤,一定是聖經抄寫員的筆打滑而抄錯了,神對我的寬恕怎麼可能取決於我對他人的寬恕?」我不情願,可是我立即想到了我的父親,那個沒有血淚又麻煩礙事的人。   不只如此,我也常聽到這樣的誡條:「要孝敬父母。」當我想到我那冷漠不仁的父親,覺得實在難以想通,我要如何尊敬這個人? 對我而言,這是個沉重的難題,對我的兄弟姊妹們也是一樣。但我還不至於因為傷痛太深而失去理智,不明白有多少人也面臨了相同的難題。   許許多多的為人子女者,無論他們是中年人、年輕人、青少年,同樣因為這個問題而受苦。「尊重你的父親」這個誡條適用於我們嗎? 我感到懷疑。我們這群人被父親或母親傷害、欺騙、遺棄,甚至同時被雙親欺騙、遺棄。如果他們確實不值得敬重,我們根本不必尊重他們,我們脫身了! 我也不在乎要不要原諒我父親、原諒我童年時發生在房間裡、屋子裡的事。他偶爾在房間裡坐一坐,在屋子裡走一走——最後,他遠遠地走掉了。   突然之間,這類的事情一件件冒出來,全世界都在這個議題上談論不休。探望過我父親之後,我在回程的飛機上湊巧跟一位朋友坐在一起。她對我談起她的父親,說他罹患精神疾病,住在安置機構裡,還說在那之前他給她的生命帶來許多悲慘,當他過世時,她感到如釋重負。   「你現在怎麼能這麼平靜地談這些事?」我問她。   「我已經原諒他了。」她簡單地回答。   當我在孟菲斯帶領一個研討會時,幫我管理家務、做飯的女士告訴我她父親的事。她父親在她讀中學時棄家而去,跟別的女人同居在一起,沒有留下隻字片語。經過無消無息的十年之後,他想要回到她的生活中。「我不情願讓他回來,」她跟我說:「我知道我應該原諒他,但是我做不到!」   有個朋友在照顧他年老的母親。有一天,他跟我分享他的感受。「她是個酒鬼。」他口氣陰沉,「真的很困難。我知道我必須原諒他,但是我不知道要從哪裡做起。」   還有一次,我在一所基督教學院跟一位諮商師談話。「你不會相信現在的年輕人跟父母之間糾纏著多少問題。」她說:「在他們的生命中,這是他們第一次離開家,第一次真正回顧自己的家庭。大部分的人想要原諒父母,可是他們難以做到。」   「我在年紀很輕的時候就離開家了,」有個年輕人告訴我:「我再也沒辦法跟我媽媽住在一起,我甚至不想原諒她。」   有個網友寫道:「我可以跟你談談這件事嗎?—原諒我爸爸。這件事讓我好煎熬!」   我有個名叫愛莉森的學生,在文章裡提到她酗酒的母親。「我相信對我們所有人而言,悲嘆就是共同的寫照。壞事接二連三,做母親的(和做父親的)都很失敗。但是我在想,是不是我在悲嘆的土壤中活得太久了,現在是不是已經到了該把這些故事用別種方式修補起來的時候? 我不知道是不是到了該原諒的時候? 我不知道該從哪裡做起。」   這樣的訊息到處都有,似乎令人無可迴避,每一種媒體形式——廣播、電子郵件、雜誌、網路文章——全都散播著有關原諒的訊息,比如:「當你抓著痛苦不放,你就被控制不了的情緒所籠罩。你必須放過你自己。」心理學家和心智健康專家的用語比較特殊,他們說:「直到你原諒了你的父母,你才算是長大成為一個完整的人。讓傷害和失望的循環到此為止吧! 這個循環絆住了你,也讓你的孩子長期缺愛,長期被內心需求沒有滿足的父母所傷害。」牧師和神父說:「你必要寬恕別人,如同神寬恕了你。」電視脫口秀傳遞的訊息則是:「如果你真的想要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就必須原諒那些曾經傷害你的人,這是通往自由和幸福的真理之道!」   醫療專家已經發現「原諒」對健康是有好處的。他們發現,人們發過脾氣、做過判斷之後,那些能放過冒犯者、不去計較的人,健康狀況比較良好,他們的血壓比較低,心跳速率比較慢,沮喪、焦慮、憤怒的程度也比一般人下降。   在美國,寬恕已經成為學院研究的正當領域,前景看好。一九九四年,教育心理學家羅伯.恩萊(Robert D. Enright)和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人類發展研究小組創立了「國際寬恕協會」,他們抱持的信念是,寬恕能夠幫助那些經歷過虐待和暴力的人們。不僅如此,恩萊和他的同事把寬恕視為能讓敵對雙方重歸於好、和諧共處的強大力量。恩萊在北愛爾蘭採用一個劃分為二十個步驟的「寬恕模型」,幫助在宗派衝突中失去家人、生活陷入傷痛和仇恨的母親以及家族成員。   把時間拉近來說,從二○○一年開始,「史丹福寬恕計畫」致力於找出方法,以寬恕終止社會紛爭和家庭破裂。   在美國,我們對寬恕的迫切需求達到令人憂心的地步,尤其是在我們自己的家庭中,而這樣的需求只會不斷攀升。隨著美國家庭的演進,超過半數的孩子都是私生子,越來越多的孩子沒有父親,而且生活在貧窮線以下,這兩個因素都提高了兒童受虐和被忽視的機率,如今個案人數已經打破紀錄,而且還在持續增加中。這些悲慘的統計數據同時也警示著我們,套一句基督徒作家羅道尼.克萊普(Rodney Clapp)的話來說:「每天晚上,我們鎖上門,把自己跟最可能傷害我們的人關在同一個屋簷下。」   以上所說的一切跟寬恕有什麼關連? 顯然,在同一個國家中,我們的家庭內有太多事情需要被原諒。如果我們想要更加茁壯,如果我們的國家、社區要昌盛繁榮,如果我們的家庭要人丁興旺,我們就必須學習、實踐原諒之道,原諒那些對我們衝擊最大的人,也就是我們的父親、母親。大多數情況下,這不僅僅是指孕育、生下我們的父母而已。大部分人的生命中,都有一長串如父如母的人物:岳父母、公婆、繼父母、養父母、教父母,以及其他像母親、父親一般給我們指點的人。有些人把角色扮演得很成功,有些人則否,許多人反而把傷害加在我們身上。   當我開始傾聽、做筆記,即使原諒之道聽起來是如此必要、如此吸引人(可以帶來自由、幸福? 更加健康? 再也不被冒犯者的情緒所左右?),但是由於我的遲鈍和頑固,也由於我的生活過於忙碌,我很慢才漸漸開始抓住這個單純的信念:我必須原諒我父親。我知道,其他還有很多人也是我必須原諒的。當我下筆寫作時,他們突然一一現身在我的眼前——早已不在人世的某個男子、從前的牧師、很久以前的朋友——但我的注意力最先落在我父親身上。   那時候我就明白,對於所有的為人子女者而言,原諒都是必要之路。儘管我自己的這條路走來偶爾會感到孤獨,但我絕對不是孤伶伶的一個人落單而行,沿路上還有許多人跟我一起走著。很多人走在我前面,有些人走在我後面,還有一些人遲疑著,站在出發線前面,有如我自己多年前的翻版。然而,我們之中的多數人都相信,我們應該原諒父母。在這個信念更加堅定的時刻,我們必須原諒父母。 無可迴避的修復之旅   我知道,即使是在我動筆寫作的現在,挑戰仍然會降臨。為人父母者本來應該珍愛、撫育孩子,卻親手傷害了孩子。對於這些受苦的兒女而言,第一個疑問是:為什麼應該要原諒父母? 我所知道的好問題有數個,而這個問題正是其中之一。我也曾經問過自己這個問題,有時候是帶著憤怒而問,有時候則是打從心底不相信。看過前面敘述的故事之後,我們往往被迫提出疑問:明明那些父母是有罪的,為什麼要容許他們脫罪?明明他們應該遭到審判,應該承擔後果,為什麼要放他們自由? 那就是原諒的意義嗎?   我發現這個問題有好幾層解答—那些解答的意義很深遠,足以撼動我們的立足之地,也很可能影響到我們跟周遭所有人的關係。   疑問之處不是只有上面提到的幾點而已,我們還要問: ◎「我要怎麼孝敬根本不值得孝敬的父母?」 ◎「我的父母已經不在人世了,我還能原諒他們嗎?」 ◎「我實在不想跟我母親和解,原諒一定要和解嗎?」 ◎「如果我應該要原諒,那麼,該如何原諒?」   這本書會探討以上所有的問題,不光是紙上說說而已,還會提出示範和講解。我會以我本身的故事和其他人的生命來提供「示範」,這些人包括馮妮、蓋兒、吉米、威廉,   除此之外還有更多人,他們都是真實存在的人物,跟你一樣正在為了相同的問題而拼搏。我會盡可能在容許的情況之下,忠實地說出他們和我自己的故事。   本書的另一位作者吉兒.哈伯德博士是臨床心理學家、金質獎提名作家,也是廣播界和電視界的名人,並且在心智健康的領域上執業超過二十五年了。她將會提供「講解」的部分,在每一章的最後提出明確的運用和療癒功課,引導你走你自己的路。她跟我一起合作這個計畫,熱情是來自於她相信療癒的益處,也相信主觀的原諒歷程是有必要的。她曾經陪伴過無數個案走過原諒之路,她也把原諒奉為克服人生困境和個人原諒議題的生命態度。   我們兩人同樣是作家、編輯、研究人員、老師、諮商人員,也同樣是母親。我們會提出為數可觀的研究和訪談,但是讓我們能夠勝任這項工作的最大因素,在於我們兩人都是女兒——在原諒父母這方面,我們是有切身經歷的女兒。   走筆至此,我想到了一個疑問:我們真的需要再增加一本談論原諒的書嗎? 我必須動筆寫下來——加上你正在閱讀這本書的事實——就是解答。這個主題沒有消逝,因為我們不斷拿從前的事情來傷害彼此,在最根本的人際關係中失敗、受盡折磨、心神不寧。而這個主題之所以沒有消逝,我懷疑有個深層的原因。我們對彼此的原諒,尤其是對父母的原諒(這是本書的範疇)究竟是什麼樣的性質? 我很疑惑。   我可以先說我自己的原諒是什麼性質——它經常是非常短暫而表面的,視情緒和環境而定。我的動機很自私,其實我是為了自己好而原諒我父親,我知道這是很重要的一點。為了自己,我知道我必須這麼做,可是當我想進一步深思什麼是原諒時,大眾媒體和宗教媒體所傳播的訊息卻讓我很困擾。因為在這麼神聖崇高的領域——我們必須承認,在許多方面,原諒違反了人類的本性——他們卻勸告我們要聚焦在自己身上,要為了自己而去原諒別人,因為這樣我們才能解脫。他們勸我們去做小我的、私人的原諒,而不是為了比我們自身更遠大的目標,也就是從個人的生命出發,擴大到外在的世界。   這本書會從我們最傷痛的地方開始談起,然後一章接著一章,帶領我們逐步向上超越,超越到我們現在難以想像的自由之境,那樣的自由保證能治療世界本身的裂痕。   為了到達那個自由之境,我們要從一點也不單純的故事開始談起,這些故事的複雜度真實反映出當事人的生命。但是為了避免你翻開本書,卻因為虐待、絕望的駭人故事而打退堂鼓,讓我先再次向你保證,這本書既不是失能和絕望的目錄大全,也不想危言聳聽地談論最卑劣的虐童惡行,新聞報導已經充斥太多那一類的現實消息了。   的確,這本書裡會有一些令人不忍心的故事——但同時也會有一些輕鬆的故事,並非所有的故事都牽涉到生死存亡、傷害和絕望。有時候讓我們哽咽的只是一個字、一個手勢、連續一整年沒有變化的罐頭晚餐,或是女孩們得穿去上學的男用雨鞋和衣服(我親愛的姊妹蘿莉和珍,還記得那雙男孩子氣的雨鞋嗎? 我們每每因為那雙雨鞋而受盡了嘲笑)。原本只是小摩擦的尋常糾紛,最後卻演變成刺人的肉中釘,怎麼甩都甩不掉! 雪倫記得,她母親幾乎每天晚上都給她吃綜合冷凍蔬菜。「直到今天,我都無法再吃那個東西。」她大笑著對我說:「你知道的,就是那種切成小丁的胡蘿蔔。」   然而,我衷心希望,從這些日常或是特殊的故事裡面,你能找到持續向前走的動力,完成你自己無可迴避的旅程。   許多原因值得你開始走上這條路,包括:讓你的記憶歸於平靜,遺忘你曾經遭遇到的事;打開你堅硬的心,走向自由;善待原本不值得被善待的人,重新修復與某人的關係。無論你的動機是什麼,你就是那個要付諸行動的人,你不能再等待父親、母親為你去做這件事,你不應該再對他們心存指望而耽擱了時間。

延伸內容

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
◎文/鄭存琪(台中慈濟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   這是一本充滿震撼與感人故事的療癒書,作者以自我揭露與眾多寶貴案例的歷程分享,結合聖經故事的啟發、心理學家的說明,告訴我們如何以基督宗教的方法,引領人走過生命中可能是最困難的創傷——源自於父母親的傷害。   當生命初到這個世界的前幾年,是內心建立信任感、安全感、感受到被愛、有歸屬感、內在尊嚴感、自我價值感、自我完整感的關鍵時期,這些心理基礎深深地影響著未來在自我認同、自我實現、乃至自我超越時的發展歷程。而這些重要的心理基礎,多是在生命早期與主要照顧者(如父母)之間的互動關係中逐漸建立起來的。   孩童時期,內心相對單純,自我結構尚在形成,也沒有足夠能力保護自己,父母就是他賴以生存的保護者、是他內心崇拜的對象、是他信任的「全能的神」。當他受到父母的重大或長期傷害(如性侵、家暴、忽略、不適當的對待)時,會無法清楚地分辨到底是誰的問題,內心感到懷疑與焦慮,常以否認、扭曲的心理防衛方式來解除疑惑,認為是自己的錯、不是父母的錯、是因為自己不值得被喜愛、沒有價值,才會有此遭遇。   等到較年長時,這些無法接受的情緒、想法與衝動,或被壓抑至無意識,形成陰影;或投射到外界,認為外界對他不友善、不安全;或認同、模仿父母的傷害行為來傷害自己或別人;甚至解離,暫時劇烈地改變性格、隔離受傷的感覺,來保護自己;以全好/全壞(過度理想化、過度貶抑)的方式看待自己與世界,造成情緒不穩定。由於內心複雜的衝突,讓當事人不易整合,自我相對脆弱、較易衝動與自我控制力不佳,因而影響他「與自己、與他人、與世界」的關係。   這些源於父母的早年創傷經驗,之所以很難跨越,是因為父母對每個人來說,是如此地重要,但是當事人與父母的關係卻太過於矛盾、衝突。當事人知道,我此世的生命是由父母帶來的,我的血緣與基因源自於他們,沒有他們的照顧、我無法存活至今,他們也有慈愛待我的時候,文化上也要我孝敬父母;但是他們對我內心的傷害卻是如此之深——想要親近,內心充滿憤怒;想要遠離,內心卻充滿虧欠;心中常有罪惡感與自責,難以面對真正的自己。常會自問:「別人的父母如此疼愛他們,為什麼我卻要遭受這樣的傷害與痛苦?」   想要在有限的「自我層次」回答上述問題、療癒源自於父母的創傷,是一件很困難的事,需要以「生命存在的整體性」作為視域,站在「靈性層次」這個更高的位置,才有能力與如此重大的傷痛共處,進而賦予它存在的意義,並從中得到穿越與超越的力量。   在本書中,作者說明了基督宗教如何協助當事人走過創傷,逐漸寬恕父母,並與之和好。在教義中,「神是唯一有能力超越罪與死亡的救贖者,神既有公義,能夠予以公正審判,又有慈愛,能夠給予真心懺罪信主的人救贖」,這些特質如同一對理想的父母,人得以重新被神養育,得到信任與安全感。而我與父母的糾結狀況也分開處理:我真誠地認罪悔改,神寬恕我;父母需要自己向神懺罪,神有祂的公義,但也將寬恕他們,這樣便解決了對父母的憤怒與不捨的矛盾情結。   「上帝派遣其獨子耶穌基督來到世間,經歷種種苦難,甚至被釘死於十字架上,仍為罪人們求情:父親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這不僅同理、安慰了當事人生命中的苦難經驗,也為「饒恕」做了一個示範。此外,教會神聖的場域、儀式性活動、教友們的支持陪伴,都是心靈轉化歷程中,非常重要的元素。   在上述的基礎上,當事人真誠地說出自己受苦的傷痛故事,並且有人(與神)傾聽,心中模糊的情感衝突被語言文字具體地表達出來,不僅有抒發情緒的效果,瞭解了自己情緒困擾的脈絡後,也會減輕自責的壓力,在將傷痛客體化的同時,與苦難記憶漸漸產生了距離感,糾結的感覺減少些。   即使如此,當事人心中仍常會疑惑:「為什麼我要無故地受到父母的傷害?」如果當事人願意,可以如作者一般,去探索父母從小到大的生命歷程,當認識了父母的成長脈絡,對於父母的傷害行為,會有一種基於人性的普遍性瞭解——人常有一些身不由己、無可奈何的苦痛——而對父母產生一種憐憫之愛。   但是,這並不是說就要原諒他們對我的傷害行為,這些傷害將由神的公義去審判,當事人需要做的是:為自己的傷害與失落哀悼。此外,需要注意的是,在療傷的過程中,要和父母有一個清楚、安全的心理界線,如果在溝通互動上容易感到不舒服,可以用「成年人對成年人」的方式相處:尊重他們是成年人,有父母自己的表達方式,而我也是成年人,我有選擇如何聽、如何做的權力。在神與教友的支持陪伴下,生命有了倚靠與安慰,心理復原力便會自然展開。而在這個療癒的歷程裡,「家庭悲劇的傳遞」可能就此打斷,不僅個人重生,家族亦得到重生。   最後要說明的是,由於當事人的自我力量不同,走在這條療癒的道路上,並沒有想像中的容易,不過,「考驗越大,得到的力量也越大」。看見書中的案例經歷了這麼多不可思議的苦痛,還能夠與苦痛共處,一步步地朝向生命整合前進,我內心十分感動與敬佩。他們也如同聖經人物故事一樣,寫下了屬於他們的傳奇,一代一代給予人們啟發與鼓勵。

作者資料

蕾斯莉.里蘭.費爾茲(Leslie Leyland Fields)

美國得獎作家、演說家、老師、諮商師、廣受歡迎的廣播節目來賓,也是擁有兩百萬讀者的《今日基督教雜誌》(Christianity Today)特約編輯。目前共有八本著作,主題大多與家庭、親子、自我療癒相關。現與丈夫、六名兒女住在阿拉斯加的科迪亞克島,不時會出海捕魚。

吉兒.哈伯德(Jill Hubbard)

臨床心理學家,執業超過二十五年,在憂鬱症、藥物上癮、人際關係、個人成長等方面協助個案。她也是「金質獎」(Gold Medal Award)提名作家、廣播節目主持人和電視界名人,她的節目「新生活現場」(New Life Live)以女性觀點處理聽眾在心理、精神方面所關注的事,以和藹可親、富有洞察力的風格而廣受好評。

基本資料

作者:蕾斯莉.里蘭.費爾茲(Leslie Leyland Fields)吉兒.哈伯德(Jill Hubbard) 譯者:歐陽羽 出版社:啟示 書系:Talent 出版日期:2015-06-04 ISBN:9789869187305 城邦書號:1MB03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