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殺人鬼藤子的真實:Interview in Cell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藤子的故事還沒結束, 衝擊更勝《殺人鬼藤子的衝動》! 致鬱系推理小說女王超越自我代表作。 在這場將眾人困在牢籠的訪問裡,究竟有誰能夠全身而退? 當一個人被逼入無法逃脫的絕境時,究竟能夠做出多殘酷的事情來拯救自己? 八卦雜誌《全球月刊》編輯部某日接到一通電話,內容令整個編輯部掀翻了天。 因為那是因殘暴虐殺多人遭到逮捕、起訴後,卻獲判無罪的下田健太的母親下田茂子表示願意接受獨家訪問的電話;而茂子也是空前絕後的殺人鬼藤子的養母。 面對「獨家訪問」這個誘惑,編輯部立刻派出工作人員前往下田家所在地。 隨著下田健太的過去一一揭露,事情發展愈來愈失控,甚至有人落入了黑暗的深淵…… 下田健太真的是倖存者們指證歷歷的殺人鬼嗎? 而「那個人」是否能從殘酷的殺戮輪迴中逃離? 我想描寫徹底追求幸福的女性。 我想寫那種就算用錯方法,即使自食惡果, 但是對自己的慾望卻誠實到近乎憨直的女性。——真梨幸子 【致鬱系(イヤミス)】 二○○七年由評論家霜月蒼所提出的說法,指的是「餘味不佳,讓人讀完之後心情很差」的推理小說。近年來在日本蔚為風潮。這類作品的創作者多數為女性作家,擅長以女性內心的陰暗面為故事主軸。此風潮在2011年的東北大地震後進入高峰,一般認為地震逼使讀者面對更為殘酷的現實,而女性又比男性更擅長面對這種狀況,因此以女性面對殘酷外在為題材的作品,便順勢成為風潮。代表作家包括了真梨幸子、沼田真帆香留(《百合心》)、湊佳苗等人。 【名家推薦】 「『致鬱系』的形容一整個引起我的興趣——『餘味不佳,讓人讀後心情很差,卻又忍不住想一口氣讀完』。豈止一個晚上一口氣讀完,根本配黑咖啡連讀兩本,包括五月即將推出的《殺人鬼藤子的真實》。只能說真是太幸福了,能一口氣讀完這兩本作品(淚)!這致鬱系小說讓我心情超好啊……公主致鬱系歌手名譽暗黑大推!」 ——音樂製作人陳珊妮(摘自陳珊妮臉書粉絲團) 【日本亞馬遜讀者★★★★推薦】 ◎深入描寫被逼到絕境的人的心理,真實得驚人。 ◎這部作品不光給我衝擊,我甚至覺得討厭了,但實在太在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戰戰兢兢地讀完了。 ◎和《殺人鬼藤子的衝動》一起讀,更能體會到作者的厲害之處。 ◎絕對不能在心理脆弱的時候讀這本書,太危險了。

內文試閱

〈主犯下田健太的經歷〉   一九六三年生於靜岡縣Q市K町的S丘。父親下田洋次,母親茂子。父親在當地的電機製造商工廠上班,母親茂子為家庭主婦。   小學時並不起眼,個性內向,曾經是同學霸凌的目標。被霸凌的原因是下田有愛說謊的毛病。謊話的內容是裝病逃避掃除和體育課等小事,但也不時出現「我知道飛碟基地在哪裡」、「我有超能力」等顯而易見的謊言,於是班上同學便漸漸不再理他。   但是,上了國中後,下田的環境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原因是他被選為班長。這是部分同學共謀捉弄投票給下田的結果,但對下田而言卻是上上籤。緊接著他又被選為學生會會員,成績也進步了。同班同學證實他「變了一個人」。這時候,下田惹出了麻煩。他聯合同學抵制新任女老師的課,老師被逼得自殺。雖然警方介入調查,但下田健太無罪獲釋,可是他無法進入本已獲得推甄的高中,進了縣外的工業高中後,也因為被不良少年的學長盯上而拒絕上學。高中二年級時,主動退學,同時搬出了老家。   他曾歷經餐飲店、工廠、推銷員、電視節目製作公司等等,輾轉換了許多工作,後於一九九七年,三十四歲時,成立一家小出版社。主要業務內容是製作、販售少女偶像DVD。兩年便大賺了一億日幣,但因一九九九年實施的兒童情色管制法,結束了出版社。其後,著眼於自然能量,於二○○一年成立了太陽能系統經銷公司。然而因為營業內容遊走於詐欺邊緣,事業重挫,負債兩億日幣。   二○一○年,為了逃債,與同居人藤原留美子展開逃亡生活,隱身於S丘社區的一戶公寓。這是居住於同一社區的母親茂子的安排。   在社區的公寓安頓下來後,下田健太表示不還清所有債務便會遭黑道索命,於是擬定了一個計畫。那就是隨機找人到S丘社區,領出他們在銀行戶頭中的存款。據說這是他看了北九州連續監禁殺人案的報導後得到的靈感──   「來得及嗎?」   井崎的聲音,讓里佳子一驚,手指離開了鍵盤,她連忙擋住螢幕。可能是因為一口氣打出來的關係,文章不是很有條理。讓別人看到這個狀態,她會覺得很丟臉。   「你那邊呢?」   里佳子問,只見井崎把抱在懷裡的幾本雜誌隨手放在桌上。最上面的是全球月刊的對手,喜多川書房的飛迅月刊。封面上「密室狂歡──藤原留美子的告白」的標題引人注目。   「哦,是刊了藤原留美子獨家手記的那一期吧。聽說銷售量暴增了兩倍。」   「沒錯,就是讓我們總編胃穿孔的那一期。我也懊惱得一整個星期都失眠。這次非要讓飛迅月刊的人失眠不可。」   里佳子抬頭看著井崎。他的臉有幾分泛紅,這大概就叫幹勁十足吧。自己呢?說到這個,從早上上完廁所就沒看過自己的臉了。她拍了拍自己鬆弛的臉頰,這時候井崎帶來的雜誌有一部分正好倒下來。封面是東条亮,一個聲勢看漲的演員,但是里佳子不太喜歡他。她不喜歡這種刻意的微笑,最重要的是他不會演戲。可是為什麼他這麼紅?里佳子邊想邊撿起雜誌,貼著標籤的那一頁剛好翻了開來。   ──下田健太是每個班級都會有一個的那種愛吹牛的人。想偷懶,想逃避困難,想受到注目,想得到別人的好感,想要別人對自己好……這種欲望人人都有,下田只不過是想利用「說謊」這項工具來實現而已。假如他是「天生的惡魔」,那麼這個世界上到處都是殺人鬼。愛吹牛雖容易造成糾紛,卻不是「殺人鬼」的絕對要素。   他頭一次犯下應該受到懲罰的罪行,是在十五歲時。不斷欺負初出茅蘆的女老師,煽動班上同學拒上她的課。那天,她自殺了。她的遺體有遭到性侵的形跡,警方起先認為下田健太是嫌犯,但是警察最終相信了他的謊言,沒有逮捕他。也許是這時候,他嘗到了這個社會「很好騙」的滋味。也許就是這個瞬間,讓一個普通的愛吹牛的人體會到了什麼叫萬能。   從此,他說了大大小小的謊,藉此籠絡人心,騙取金錢,有時候也用來玩殘酷的遊戲。是每則謊言的被害者,讓他成為一個無可救藥的「怪物」。說得更過分一點,假如沒有人相信他,也不會出事。相信他的話的人,在相信他的那一刻,就成了他的共犯。讓他演變成「怪物」,助長一個愛吹牛的人到這個地步的,不是別人,就是相信他的謊言、服從他的被害者。   想必有人會反對,認為「這麼說太極端了。」也許他們會主張「被害者始終都是被害者。」但是只高喊這樣的主張,會掩蓋案件的本質。   在此再度強調,讓下田健太演變成怪物的,是被他高明的話術所騙、對他言聽計從的,人類的脆弱。下田不是天生的怪物,是他身邊的嘲笑和煽動給了他怪物這個角色,他只不過是忠實地演出這個角色而已。   換句話說,這個命案並不是特異的命案,而是一個支配與被支配的遊戲,無論發生在哪裡都不足為奇。事實上,在家庭、學校、公司等等,任何一個社群都看得到支配與被支配的遊戲,是人類本能的悅樂──   「這是誰寫的?」里佳子很不以為然,這麼問。   「好像是無名的記者。不過我記得這應該被當成了審判資料。」   「這個怎麼會被當成審判的資料?」   「是下田健太的辯護律師提出來的,為了證明下田健太無罪。」   「意思是說,下田健太是『被塑造成怪物』的,下田健太才是被害者?」   「就是這個意思吧?」   「他殺了五個人耶?」   「又沒有證據,所以才會被判無罪。」   「那只是一群外行的陪審員被下田健太唬弄了吧?聽去傍聽的人說,他說起話來滔滔不絕,簡直就像獨裁者的演講。而且他長得人模人樣的,那個傍聽的人說自己也差點就相信下田了。」   「就算是這樣,還是沒有證據。」   「你也認為下田是無罪的?認為下田才是被害者?」   「這就不知道了,所以才要去求證,不是嗎?」   井崎抽出里佳子手裡的雜誌,叫來打工人員,吩咐她凡是貼了標籤的地方都要影印。目測至少也有五十頁。打工人員毫不掩飾她的不悅,好像搬什麼千斤重的東西似地抱起了交代給她的雜誌。   儘管如此,這女孩做事動作很快。給她十五分鐘,那疊東西就會印好了吧,然後一定會被送到自己這邊,結果就是自己要整理做重點。里佳子滿心不是滋味,根本就是被當作助理使喚。她很想酸井崎幾句,但他已經不見人影了。   一看時間,十一點三十二分。   再三小時就要出發了。   里佳子再度將手指放在鍵盤上。   +   〈共犯藤原留美子的經歷〉   一九七四年生於埼玉縣川口市。父親藤原武雄、母親久惠均為小學教師。出生時早產,上小學前發育較一般兒童略遲,時常令父母擔心。   自小便對偶像產生興趣,擅長模仿粉紅淑女、松田聖子等歌手,常因此受到父母警告。   個性大致算是認真老實,但對演藝圈的憧憬隨著年齡增長更加強烈,十六歲時,瞞著父母參加娛樂經紀公司的甄選,合格後離家出走。   一九九一年十七歲時,以小川留美為藝名出道當偶像。然而,當時偶像熱潮已退,出道CD並不賣座。她在這個時期學會喝酒,開始出現問題行為。再加上被偷拍的性愛錄影帶流出,遭經紀公司解約。經紀公司向她索賠高額的違約金,她不得不下海拍A片。拍了幾部A片之後,她投效山田吾郎製作公司。之後,繼續演藝工作,內容以演出類戲劇節目為主。   二○○九年年底,發覺懷孕。父不詳。與她常去的小酒吧老闆娘商量之後,受邀參加了某講座,遇見了下田健太,展開交往。下田以「我來當妳肚子裡的孩子的父親」向她求婚,從此便與下田共同行動──   〈被害者一、二 藤原武雄與久惠的經歷〉   藤原武雄生於一九三八年,久惠生於一九四○年。武雄於一九六一年成為川口市立小學的教師,一九七二年與小他兩歲的同事久惠結婚。一九七四年生下留美子。一九七七年,武雄參加教務主任考試,落榜。其後挑戰了九次,於四十七歲時合格。雖考取了教務主任的資格,卻沒有等到空缺,最終以一般教師身分退休。   武雄在準備考試期間,或許是因為壓力大,經常發脾氣,也會體罰學生。他也沒有放過留美子,後者幾乎每天都會被關進壁櫃處罰。久惠順從丈夫,沒有出面阻止,而是予以默認。但這些都是留美子的供述,尚未獲得佐證。   據認識武雄多年的朋友說,武雄是熱心的教育者,討厭扭曲不正當的事。也許曾體罰過學生,但都是在常識可接受的範圍內,例如叫忘了寫作業的學生在走廊罰站,罰惡作劇的學生跪座等等,僅止於當時被視為理所當然的體罰。   他雖然強烈反對留美子當偶像,卻買了好幾十張她的出道CD,也有心疼女兒的一面(消息來自武雄的朋友)。但是,得知留美子拍A片時,他大為激怒,旁人幾乎無從勸解。他也強行將留美子的戶籍遷出。因遷出戶籍一事,留美子與武雄斷絕關係,從此不再聯絡。   然而,妻子久惠私下與留美子保持聯絡,妻子一告知他留美子失蹤,他便報警協尋,而且還主動尋人。   根據留美子的說法,武雄與久惠來到S丘社區的公寓,是二○一○年八月十七日。看到身懷六甲的留美子,武雄便破口大罵。爭執末了,留美子衝動之下,以菜刀刺傷武雄,將他棄置於浴室,後來武雄傷重不治。久惠要求留美子自首,也被監禁在浴室。不提供食物與飲水,關閉長達一週。死亡。   〈被害者三 北野友莉的經歷〉   一九八五年,生於神奈川縣橫濱市。   一九九七年,小學六年級十二歲時,在原宿被星探發掘。那時候的星探,便是下田健太。下田以「妳要不要當偶像?想不想拍片?」等動聽言語打動友莉。下田也見過友莉的母親,友莉的母親簽約答應拍片。   但是下田所拍的影片是兒童色情片,友莉以幾近全裸的模樣入鏡。友莉曾向朋友形容當時的心境,「我不想做那麼色的事,可是被大人圍住,逃不了。就是一心覺得好恐怖,只想著拍完就可以回家,就照大人的話拍片。」   然而拍攝並非一天就結束,結果友莉形同被軟禁在S丘社區的一戶公寓長達三天,強迫拍片。期間,友莉的母親曾來探班,對內容大為震驚,曾試圖阻止拍攝,但因簽有合約,結果還是繼續拍攝。其後,下田仍以合約為由,強行要求拍攝,因此友莉上國中之後仍繼續拍攝。錄影帶賣出數量總計多達一萬二千部。這些錄影帶在學校也造成流言四起,友莉被迫轉學。但是,轉學後錄影帶的傳聞仍繼續流傳,友莉後來拒絕上學,足不出戶。從這時候起,便一再割腕。   二○○三年,友莉十八歲時被寄放在祖父母家,就讀函授高中,四年後畢業。她以護理師為目標,進入護理學校。然而,二○一○年,友莉二十五歲時接到下田健太的聯絡,以過去的錄影帶作為要脅,被勒索了一百五十萬圓。而且還表示「希望妳演出新的作品。」同年十月,被監禁在S丘社區的一戶公寓中。   同月,前來領回友莉的雙親,也被監禁在S丘社區的公寓。   「被關在小小的房間裡,讓我對母親和父親一直藏在心裡的怨恨爆發出來。看著父母被下田健太殺害、棄屍,我反而感到開心。」   友莉在法庭上如此作證。而且還表示:   「我從很久以前,就在心裡不斷殺死父母。因為他們默許我演色情片,卻用看髒東西的眼神來看演色情片的我。然後好像丟掉髒東西似的,把我丟給祖父母。我無法原諒他們,他們比下田健太更不能原諒。」   〈被害者四 北野月子的經歷〉   一九六一年生於神奈川縣厚木市。一九八三年,與國中同學北野正結婚,生下友莉。   友莉被下田健太發掘時,月子十分贊成。她本人也曾想當歌星,對演藝圈懷有強烈的憧憬。據友莉的說法,月子非常中意前來拜訪的下田健太,沒有細看內容便簽下合約。而合約中載有當友莉這一方要求停止拍片時,要支付五百萬圓的違約金。月子無力支付五百萬違約金,便依下田健太所言,讓女兒繼續拍片。這件事,在友莉與月子之間埋下了無法填補的鴻溝。這樣的情形讓正的父母看不過去,便收養了友莉,此後兩人完全斷絕聯絡。   二○一○年十月,下田健太與月子聯絡。根據下田健太的供述,此舉是為了告訴月子友莉的所在。下田健太主張,他並沒有監禁友莉,而是提議「希望妳來幫忙」後,友莉主動前來的。由於同居女友留美子對此表示不滿,才與月子聯絡,希望她來接友莉。這時候,月子找下田上賓館,發生了肉體關係,從此關係密切。月子離不開下田,而且也「自願」在S丘社區的公寓住下來(下田健太的供述)。   而後遭到下田殺害(友莉與留美子的供述)。   〈被害者五 北野正的經歷〉   一九六一年生於神奈川縣厚木市。任職於不動產公司。一九八三年,與月子結婚。   他是將教養孩子全都交給妻子負責,其他一概不管的父親,對拍片的合約毫不知情。是聽看過影片的朋友說起,才得知女兒拍了色情片。在此之前,他對女兒拍片、內容情色、月子同意這些事一無所知。月子對正說的是「讓友莉參加兒童劇團。」   得知拍片的事實後,正本欲報警處理,但月子加以阻止。她以事情鬧出來會更加傷害友莉說服正。正向父母借了五百萬,付給下田健太違約金,其後便將友莉託給父母(以上為友莉的供述)。   從此正便經常因錄影帶遭到下田的勒索。每次都向父母謊稱「因為我盜用公款」向父母要錢。金額總計高達三千萬圓,正的父母賣掉田地籌錢(正的父母的供述)。   正與月子的關係因此事破裂,兩人處於分居狀態(正的友人的供述)。這時候,二○一○年十月,正接到下田健太的聯絡,表示友莉在S丘社區,希望他前來迎接。   正一抵達S社區,便遭到監禁,其後被下田健太殺害。遺體由月子肢解、遺棄(友莉與留美子的供述)。   〈被害者六 林田的經歷〉   出生日期、地點不詳。根據留美子的說法,二○一○年十月底,由下田健太帶來S丘社區。   留美子表示,從她與北野月子的談話中,猜測她可能比月子小十歲左右,大約年過四十。稱下田健太為「親愛的」,舉止形同情婦。與殺害、遺棄北野月子、北野正有密切關係。二○一一年三月一日,砍斷友莉的左手全部的手指加以凌虐,但後來遭下田健太殺害(友莉與留美子的供述)。   但下田健太否認行凶。   〈被害者七 小美的經歷〉   出生日期、地點不詳。據留美子的說法,在留美子等人入住S丘社區的公寓時便已住在該處。下田健太的母親要求留美子「幫忙照顧小美」。「小美」的智能略有不足,生活無法自理。下田時常利用小美發洩性欲,但二○一一年三月一日,遭下田健太殺害(友莉與留美子的供述)。   但下田健太否認行凶。   〈被害者八 豐兒〉   二○一○年八月三十一日,留美子生下的男嬰。二○一二年一月二十七日,遭下田健太殺害(友莉與留美子的供述)。   但下田健太否認行凶。

作者資料

真梨幸子(Mari Yukiko)

1964年生,畢業於多摩美術大學映像美術學科。 2005年以《孤蟲症》獲得第三十二屆梅菲斯特獎出道。 以深入挖掘女性內心的令人難以直視,卻又深受吸引的負面情感為人所知,是當今致鬱系推理小說的女王。此外,真梨也相當擅長獨特細緻的作品構成,總是能為讀者帶來出乎意料的閱讀體驗。 2011年出版的《殺人鬼藤子的衝動》文庫版銷售突破六十萬冊,和續集《殺人鬼藤子的真實——籠中的訪問者》是她目前的代表作。 相關著作:《復仇女神的布局》《巴黎警察1768》《殺人鬼藤子的真實——Interview in Cell》《殺人鬼藤子的衝動》

基本資料

作者:真梨幸子(Mari Yukiko) 譯者:劉姿君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E.Fiction 出版日期:2015-04-28 ISBN:9789865651251 城邦書號:1UR01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