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加碼
目前位置: > > >
世界重組(03)全員聯賽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世界重組(03)全員聯賽

  • 作者:吾名翼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02-11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2015年國際動漫節即將來台舉辦簽名會。 ◆千萬人次點閱網路超人氣作家 吾名翼,首本幻想冒險大作! ◆知名同人繪師 水々,超值加碼繪製多款精美插圖。 ◆首刷限定贈品 4P人設小冊。(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新選賽之後,蓮先生接到了D&R總部還未對外公開新企劃——「全員聯賽」。 為了應對新的企劃,更多的敵人,尤其是入選為探險者的黑鵠,炎雀短暫的休假隨之結束了。 擋在炎雀與渡面前的,是人氣排行榜第一、綜合實力榜前三名的特斯林姊弟...... 對方會展現出怎麼樣的實力?

內文試閱

第一話:
  NO.??赤渚   1.   沒有了霓虹燈光,沒有了月亮星辰,僅靠幾盞路燈,城市的夜晚顯得格外昏暗。   炎雀在空曠的、沒有一輛車通行的馬路上竭力狂跑。   「呼……呼……呼……」   呼吸聲趨漸急促,喉嚨乾涸到充血,吸氣間,炎雀能夠感覺得到闖入咽喉的涼風都帶上了淡淡的鐵銹味。   眼前的畫面越發地模糊,上半身沉重得雙腳快要支撐不住。   兩台飛行攝像機就像是蒼蠅一般緊追在他身後,「哢擦哢擦」地狂按閃光燈。光線忽明忽暗,將他搖搖晃晃的身影印刻在前方的柏油路上。   ——再快一點。再快一點!   ——前面拐角右邊有一條小巷,想辦法在那裏一口氣甩掉飛行攝像機。   腦袋不停催促雙腿加速。   眼看著拐角逐漸接近,炎雀咬牙,準備加大奔跑的步伐,忽然,一大波無臉人如同決堤洪水,迎面朝他湧來!   「啊、啊啊!」   心跳漏了一拍,怦怦地狂跳不已。   來不及刹住腳,炎雀眼睜睜地和沖在最前面的「人牆」相撞,一屁股摔倒在了地上。   痛覺從尾椎直衝向大腦,炎雀痛得只想抱住屁股在地上打滾。罪魁禍首,那些無臉人主動圍成一個圈,將炎雀圈在當中。   「抓到少爺了——萬歲——少爺弱爆了——萬歲——」   毫無情感的機械聲從無臉人的身體裏發出,他們一個個舉高小紅旗,擺出歡呼雀躍的姿勢。   飛行攝像機找準時機追上來,對準炎雀一陣猛拍。   快門聲和歡呼聲交織在一起,持續不斷地在炎雀耳邊轟炸。   「少爺真沒用——萬歲——少爺超廢柴——萬歲——」   哢擦哢擦!哢擦哢擦!   ——可惡……   「少爺輸定了——萬歲——少爺滾回家——萬歲——」   哢擦哢擦!哢擦哢擦!   「少爺……」   「你們都給我閉嘴!」   無名的怒火竄上大腦。   手中沒有風祈,炎雀攥起拳頭,跳起來就要給那些無臉人一拳。   禁止!禁止!禁止!禁止!禁止!禁止!禁止!   揮出拳頭的刹那,無數個橙紅色系統框「叮叮叮」地彈出,擋在炎雀和無臉人中間。拳頭順勢落在了系統面板上,指骨被震得當即發麻。   痛覺刺激淚腺,眼淚潸然落下。   「打人可不行,小田園犬。假如這是現實,你想再上一次頭條嗎?」   夜幕上空響起了一個性感的女聲,伴著話音蔓延,無臉人、路燈、馬路等等炎雀身邊的東西全部化作塵埃消散。   整個世界,墜入黑暗的懷抱。   唯有兩道光束從飛行攝像機前端發射出,筆直地刺破黑暗,指引炎雀該如何歸去。   「壞脾氣的小田園犬,真遺憾,你被飛行攝像機追到了。所以回來吧,今日遛狗活動結束了。」   將日常訓練比作遛狗,這樣充滿惡意的話語無論聽過多少次,炎雀都會感到氣憤。   站在黑暗中,炎雀咬牙切齒地喊出她的名字:「LENS!」   「叫我名字,對我使勁撒嬌可沒用。小田園犬,你今天的表現依舊是差評。」   「我才沒有對你撒嬌!這個的劇本不算,LENS你不是擅長鏡面劇本嗎?我們換成你擅長的,再來一輪!」   「小田園犬,你連跑都不行,還想讓我拿出王牌?」   「誰會跑得比飛行攝像機還快啊!」   「沒辦法跑得比它更快,你就沒資格換劇本。好了,別掙扎了,趕快回來吧,小田園犬。你的蓮先生已經在外面等你很久了。」   「蓮、蓮先生?」   搖晃手中的紅酒杯,LENS眯起眼睛關注螢幕中紅髮少年的反應。沒有讓她失望,少年一聽到「蓮先生」這三個字,前一秒還滿是憤怒的臉上下一秒轉換為了欣喜。   琥珀色的眸子閃閃發亮:「你說蓮先生來了?」   「沒錯。」看到他這副「蠢狗要見到主人的」模樣,LENS微抿了一口紅酒,刻意拖長音,補充:「所以,你糟糕的表現,你的蓮先生全~部~看~在~眼~裏了哦!」   「!」   緊張和懊惱一同覆蓋住了興奮,紅發少年二話不說,調頭,沿著光束一路飛奔。   那奔跑速度,比起剛才他表現的,快了不止一點、兩點。   「嘖,你這只蠢狗。」   似笑非笑地追視炎雀跑出平行空間,LENS推開鍵盤,單手托住腮幫,側目看向坐在她左手邊的雙人沙發上,手捧檔,視線卻緊盯螢幕的金髮青年。   「怎麼,飼主先生,親自過來是怕我虐待你的小寵物嗎?」   「……不。」金髮青年淡淡地搖頭,他抬起筆,在檔上迅速地記下一連串數字,「我是來收集一些資料的。」   「數據?呵呵,那麼在小田園犬到之前,他最近的訓練成績,需要我為你做個精確的總彙報嗎?」   D&R東八區分公司有幾間供旗下探險者日常練習用的訓練室,這些訓練室都開啟了平行空間,由特定的空間長廊相連。   穿越空間長廊,從平行空間回到LENS所在的訓練室,按正常速度走,炎雀最多需要十分鐘。因為不想那麼快見到LENS,糟她繼續蹂躪,大多數的時候,炎雀會想辦法邊走路,邊看「風景」,磨磨蹭蹭地走上二十多分鐘。   不過今天,一心想著「絕對不能讓蓮先生久等」,炎雀只用三分鐘,就氣喘吁吁地跑出空間長廊,來到訓練室門口。   推開門,炎雀第一眼便看到了埋頭處理文件的蓮先生。   蓮先生的手邊總有處理不完的文件。   這狀況即使是在他被D&R總公司降職,成為炎雀一個人的負責人後也沒有得到緩解。   一直以來,炎雀的訓練成果都是由LENS或其他工作人員私下彙報給蓮先生的。他若是要見炎雀,通常會派人通知他去頂樓的會議室。   這次是蓮先生第一次主動來訓練室找炎雀。   想到蓮先生第一次來就看到自己糟糕的表現,炎雀像是犯了錯的小鬼,站在門口,踟躕著,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蓮先生……我的表現……」   「炎雀,別緊張,你過來。」合上檔夾,蓮先生揉揉眉頭,儘量讓自己的面部表情放鬆幾分,然後他拍了拍身邊的空位,示意炎雀坐過來,「我想跟你和LENS說一些有關全員聯合賽的事。」   「全員聯合賽」是D&R總公司繼新選賽之後放出的新企劃。   顧名思義,這場比賽D&R旗下所有的探險者和創造者都需要參加。   除此之外,關於賽程安排、比賽規則、比賽場地等等訊息,D&R總公司始終沒有進一步公開。不管是公司內部的工作人員、選手,還是外界的媒體觀眾,誰都不清楚聯合賽究竟會以怎樣的形式展開。   身為再失敗一次就會被除名的探險者,這一個月來,為了應對完全未知的全員聯合賽,炎雀每天都活在LENS這個S女人的魔爪下,被迫嘗試各種各樣奇怪的劇本。   例如剛才那個名為「奔跑吧!甩掉飛行攝像機」的劇本。   炎雀一點都搞不明白,那種劇本到底有什麼訓練意義,值得LENS拿銀制小刀逼他進平行空間,上躥下跳了整整兩天!   晃晃腦袋,甩掉對LENS的不滿,炎雀乖乖地在蓮先生身邊坐下。   「蓮先生,D&R總公司放出全員聯合賽的完整企劃了嗎?」   「是的。這是半個小時前總公司發來的檔。」蓮先生抽出兩份列印檔,分別遞給炎雀和LENS,「這次的比賽模式有了改變。總公司採納了我們在新選賽時提出的‘三角對戰模式’,並加以改進。往後,每一輪聯合賽都會隨機放入八名探險者和四名創造者,讓其同台競技。」   「這、這麼多人?」炎雀大吃一驚,「所以,我要以一敵十一人?」   「是以二敵十。八名探險者每兩人為一組,四名創造者則為一組,大家會以隊伍的形式進行PK。最先失敗的探險者隊伍記錄失敗,擊敗所有參與者的隊伍記錄勝利。間於第一與倒數第一當中,戰敗的探險者隊伍均不記錄勝負。當然,棄權的探險者另當別論。因此,炎雀,聯合賽期間,只要你的隊伍不是最後一名,即使你沒有贏得比賽,也不用擔心被除名。」   「呼……原來不做倒數第一就可以了。」炎雀聳下肩膀,長長地松了口氣。   一旁的LENS見狀,挑眉道:「小田園犬,你知道嗎,你成為倒數第一的可能性是99%哦。」   「欸?為什麼!」   「為了防止自己被記錄失敗,比賽期間,大多數探險者會優先選擇讓沒什麼實力的人滾蛋。」LENS挑眉,斜視炎雀,「啊呀,真巧,我們這邊剛好有一個沒實力,除了演戲裝帥,什麼都不會的蠢狗呢。」   「喂!你夠了!」   「而且啊,用腳趾頭想都知道,小田園犬你肯定在不知不覺中得罪了不少人。到時,很有可能你的隊友會聯合其他七名探險者、四名創造者一起幹掉你。」   「不知不覺得罪好多人的人是你才對吧!」   「不不,我都是明著得罪人。反正,就算他們記我的仇,也不可能打贏我。你呢?」   「唔!」   炎雀氣得渾身顫抖,找不到一句反駁的話。   的確,沒有LENS和渡‧布萊克屢次的幫助,他根本不可能在「世界重組」的舞臺上堅持到現在。   「所以這次……我又要面臨被淘汰的危機了嗎?」   「當然,你會……」   「炎雀,這次的全員聯合賽對你而言,不利又有利。」蓮先生打斷LENS,朝她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為了製造話題,你、渡‧布萊克還有秋瀨涉都被總公司安排在聯合賽第一場。我目前還不清楚秋瀨涉的立場,所以不對她作考慮,不過渡‧布萊克是可以繼續合作的物件。至於剩下的五名探險者,他們分別是伊凡‧馮‧特斯林、亞瑟‧D‧蒙克、花卉、SIN和……」   說到最後一名時,蓮先生頓住了。   突然降臨的安靜一下子擴大了人的好奇心。   炎雀忍不住順藤摸瓜,歪頭追問:「和誰?」   「……黑鵠。」   「!」   黑鵠,通過新選賽成為探險者的選手。   他的容貌和蓮先生死去的弟弟,空鵠極其相似。炎雀和他有過兩次交手。第一次,他慘敗給了黑鵠。第二次借助LENS和渡‧布萊克的力量,他才勉強獲勝。   時隔一個月,炎雀還清楚的記得,新選賽最後一天,黑鵠拿刀指著他時說的話,還有他那副要將他粉碎的瘋狂神情。   要是再讓炎雀和黑鵠同場競技,炎雀相信,他必定凶多吉少!   「蓮先生,我、我和黑鵠……」   「炎雀,別怕。」聽出炎雀話語中的不安,蓮先生連忙抬頭,給予他安慰的目光,「黑鵠的確讓人很在意,但是,創造者方面,LENS也被安排在了聯合賽第一輪。」   「LENS?」   「哎呀,真巧呢!原來我也在聯合賽第一輪嗎?」   LENS拍手,發出略顯誇張的歡呼。那語氣聽上去沒有一丁點話說得多麼驚喜。   留意到蓮先生掃向她的視線,深紫色的眸底有淺淺的笑意浮現:「怎麼,蓮先生,你懷疑我知情不報嗎?」   「我只在意結果。」   「哼嗯~你放心吧,我們是一根繩上的螞蚱,我也不希望小田園犬再輸。」   「那就好。」   輕描淡寫地回答道,蓮先生重新將話題轉移到炎雀身上。   「聯合賽分為上下兩個半場,上半場將在三天后,也就是本週六拉開帷幕。時間定在中時區下午二點,兌換到東八區時間,則是晚上十點。比賽全程網路直播,主題是個人競時,探險者需要在自己所在的城市完成總公司分給予他們的任務。前三名完成任務的選手可以挑選隊友,第一名還可以挑選下半場的比賽場地。   炎雀,你必須設法在上半場獲得前三名,和渡‧布萊克組隊。如果你能搶到第一,把比賽場地定在東八區那就最好了。這樣,作為主戰場的負責人,我和萬俟先生會獲得相對有利的許可權。當然,第一名的優勢不勉強。你不必給自己太多壓力。後半場,平行空間的混戰部分,就麻煩你了,LENS。」   即將再次投入「世界重組」的對戰,應對危險且未知的對手,沒有劇本,甚至連比賽方式都不太熟悉,縱然提前知道了比賽中有自己可以信賴的同伴,炎雀仍舊無法感到安心。   回到員工寢室,炎雀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怎麼都平靜不了。   抱頭亂抓了一通頭髮後,他跳下床,沖進浴室。   正洗著澡,略顯刺耳的「滴滴」聲突兀地在浴室中奏響,放在洗手盆上的手錶式通訊器彈出了一個泛有微光的半透明呼叫框,   炎雀的通訊號碼只有蓮先生和渡‧布萊克知道。   蓮先生方才找過炎雀,眼下會呼叫他的人,不用看呼叫框上標注的名字,他也知道是誰。   關掉水,抽過浴巾蓋在濕漉漉的腦袋上,炎雀擦著頭髮,光腳走到洗手盆邊,按下「接通」鍵。   呼叫跳轉為視訊模式。   透過視窗,看到全身赤裸,肌膚還冒著熱氣,臉頰微微泛紅的炎雀,渡‧布萊克先是一愣,接著他爽朗地大笑起來:「哈哈哈,少爺,你最近訓練得不錯嘛,都快有肌肉了。」   「什麼叫‘快有’,我早就有肌肉了!」炎雀側身,使盡全力彎起左手臂。像是炫耀最喜歡的玩具似的,他興奮地連聲喊,「死變態,你看你看你看!」   湊近視窗,渡‧布萊克摸摸下巴:「嗯嗯,好像真的有一點啊。」   「把‘好像’和「一點」都給我去掉!」   「哈哈哈,少爺,你別那麼用力,臉都憋紅了!」   說罷,渡‧布萊克撩起袖子。   不用特地彎起手臂,他輕而易舉地展露出了線條清晰、結實而不累贅的肱二頭肌和肱三頭肌。   「秀肌肉,這樣就可以了。」   「唔!」被渡‧布萊克比下去,炎雀的臉倏地燒紅了,「死變態,你知道嗎,人到中年以後,肌肉都會變成肥肉的!」   「少爺,我今年才二十五歲,離中年還早。」   「什麼?」炎雀掏掏耳朵,口吻裏滿是嫌棄,「原來你才二十五歲啊?那你長得是不是太著急了?我看你這賣相,少說也得有三十五歲啊!」   「哈哈,那還真不妙啊。幸好,我每天都有堅持鍛煉身體,我有信心,在你真的長出肌肉前,我身上的這些一定健在。」   「拜託你快點放棄這無聊的信心,讓它們變成肥肉好嗎!」   「哈哈哈哈……」   「哼嗯!」不爽地拿下頭上的浴巾,炎雀背對渡,胡亂地擦了遍上身,而後他拿起放在通訊器旁邊的乾淨衣服,「死變態,你找我是想說關於全員聯合賽的事吧?」   「沒錯。少爺,你從蓮先生那邊聽到聯合賽的安排了嗎?」   「聽說了。很不幸,我又要和黑鵠對幹了。」腦袋鑽出衣領,拉下衣擺,炎雀甩了甩頭髮,彎腰開始穿短褲,「好在這次你和LENS都在。蓮先生讓我想辦法在上半場獲得和你組隊的機會。如果我能想辦法再搶下比賽場地決定權,下半場應該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吧。」   「嗯……是這樣沒錯。少爺,放心吧,組隊和場地決定權,我也會努力幫你爭取的。這兩天,你就儘量放輕鬆,好好地調整狀態吧。千萬別受傷了。」   「嘖,那還用你說!囉嗦,你是老媽子嗎?」   穿戴完畢,炎雀抬頭,哼哼著甩給渡一個不耐煩的眼神。   視窗對面,那雙紅眸與炎雀的視線相觸,隨即,彎成了兩輪月牙。   「少爺,我想,我得收回前言了。」   「……哈?」   「你這豆芽身材想練出肌肉,不光是努力就能做到的。可能我在發福前,沒機會看到你長出肌肉了。」   「……」   青筋從額頭爆出。   炎雀磨著牙,抓起浴巾,甩手扔向視窗。

作者資料

吾名翼

變成了鹹魚的魔王控。 https://www.facebook.com/nametsubasa

基本資料

作者:吾名翼 繪者:水々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5-02-11 ISBN:9789571058306 城邦書號:SPB25080052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6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