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加碼
目前位置: > > >
食夢之鑰(03)惡神也懂得挖角?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 食夢之鑰(03)惡神也懂得挖角?

  • 作者:DARK櫻薰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4-12-12
  • 定價:22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人氣保證!金石堂、博客來排行榜TOP 3 ◆多家出版社競邀長紅作家 DARK櫻薰 X 同人作反銷日本繪師 雪漣月聯手演繹 ◆編輯、讀者強力推薦 ◆獨家收錄 「紫焰狼群奔襲!」拉頁海報、精美彩頁人設PART 3 ◆首刷獻禮 超可愛南瓜造型杯墊(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隊友的背叛,讓耶魍和焰獠兩派再無祕密, 狡猾惡神詭計百出,挖角狄芽與久影, 設下險惡陷阱,坐等南瓜上鉤…… 曾發出豪言要宰了背叛者的殷非離, 對此卻擺爛不管,甚至連惡神、神界鑰匙都棄之不顧, 化身學校、家兩點一線的乖乖牌學生! 師父不理、上課輕鬆,連怪咖神們都銷聲匿跡, 言皓泉原以為自此能享受悠哉的大學生活, 豈料「無良老天爺(眾神認證)」卻不肯放過他—— 「神界大門開啟倒數計時,想要回歸神界的孩子們快搶鑰匙哦!^.^」 教孩子搶劫,這這這是親爹嗎……?

內文試閱

  十月底,微冷的天氣讓言皓泉忍不住打了哆嗦。   記得去年這時刻,熱如酷暑,但今年不知道是不是氣候變化,還是颱風氣候剛結束沒多久,最近外出不是下雨,就是冷到不得不裹著外套出門。   此時的他坐在西苑大學的涼亭內,身旁放著一隻穿著紅色棉襖,側臉掛著烏鴉面具的南瓜娃娃。   對於南瓜娃娃那像是參加祭典遊行的扮相,言皓泉完全沒有吐槽的心思,望向水池內的魚,忍不住長嘆口氣。   「這是什麼鬼天氣呀,這樣冬天到了要人怎麼活?」   語畢,言皓泉縮了縮身子,思考著他該不該回到校舍內,躲避外面寒冷的冷風。   南瓜娃娃聽了言皓泉的抱怨,像是逮到了調侃機會,眼睛微勾,戳了戳言皓泉的手說道:「凡人,你會怕冷呀。需不需要本神幫你施展神術,讓你暖起來?」   言皓泉瞟了身旁娃娃一眼,哼聲道:「不用,不饒你費心,要不是帶著你這隻南瓜,我也不會在這冷到不會有人來的涼亭,而是在校舍內避風。」   耶魍聞言,驚愕站起,後退數步道,「唔咿,凡人你越來越無趣了,就連說話口氣也有夥伴八成像。」   「誰跟師父像。」   言皓泉嘟噥,拎起耶魍,離開涼亭。   不知不覺,言皓泉已經在西苑大學度過了一個多月,一般而言,一年級新生對學校不熟悉的緣故,剛入校必定會手忙腳亂,西苑大學內便有個「學長制度」,讓高年級的學長姐們帶領一年級菜鳥學弟,讓他們熟悉環境。   西苑大學內有一句俗語:「好學長會讓你上天堂,壞學長會讓你下地獄。」   雖是如此,言皓泉不論天堂地獄,通通都體驗到了,畢竟他的直屬學長不是別人,正是殷非離。   殷非離的個性他十分了解,他不認為殷非離會讓他過著順遂的天堂日子,只會送他一張直通地獄的門票,還好他認識的學長裡還有明凌,不然他會懷疑大學四年下來,他會跟「輕鬆」這兩個字無緣。   「不像嗎?」被言皓泉拎著的南瓜娃娃低聲說道:「你的脾氣變得跟夥伴一樣暴躁,而且『那件』事情過後,凡人你越來越難懂了。」   耶魍口中的「那件事」,便是發生在一個月前的惡神攻擊事件,他在那一次的事件中認識了「城隍」林良琇,以及和西苑高中班導師住在一起的「鍾馗」李葉還。   同時也讓身為轉世神的班導師李絳然由暗轉明,成為「耶魍一派」的主力神之一。   縱使事件算有驚無險地落幕,但他們卻損失了兩名轉世神同夥。   其一是「耶魍一派」的狄芽;其二是「焰獠一派」的久影。   狄芽是對殷非離的不滿達到了臨界點,而久影貌似是從以前就有跟惡神一方有所聯繫。雖然城隍林良琇有對他們提過自己有暗中注意狄芽,但言皓泉對於狄芽和久影的公然背叛的行為,至今依然無法想通。   在他們宣告背叛的那一刻,耶魍一派和焰獠一派將所有的時間放在尋找狄芽和久影的行蹤上頭,耶魍和鏡路聯手,將西苑鎮都翻個底朝天,卻苦無線索,彷彿這兩人像是人間蒸發一般,消失無蹤。   找尋的工作僅維持短短的一週,最後殷非離判定狄芽和久影刻意躲避他們,再找也沒用,逕自停止了搜索行動,消極怠工了。   「消極怠工」這形容並非誇大,而是殷非離真的擺爛不處理,開學日一到幾乎把所有心力放在大學課業上,什麼轉世神、惡神、神界鑰匙和焰獠誘餌的相關事皆都管他去死的模樣,讓言皓泉感到意外。   明明言皓泉先前聽殷非離說過狄芽若是真的倒戈,就會讓他死的宣言,但現在卻毫無行動,卻換他煩惱了。   「難懂?我只是變得比較憂慮一點而已。」就算殷非離怠工,言皓泉也沒辦法鬆懈,畢竟他自己就是所有事件的核心,在焰獠出現前,他都無法脫身。   「憂慮可不像你呀。」耶魍晃晃手道:「本神看你還是專心在找尋焰獠上頭吧。夥伴可是把這任務完全脫付給你了呢,凡人。」   言皓泉正要開口吐槽耶魍,往校舍挪移的腳步霎時停頓。   「敵襲?」   耶魍仰頭看到言皓泉露出戒備神情,立刻張望附近,探查問著。   最近言皓泉對「惡意」的感覺十分敏銳,只要有人對他散發惡意氣息,他都會反射性地注視過去,效果比耶魍使用神術探查還來得快又精準。   「沒事。」言皓泉搖頭,說道:「這裡是城隍的地盤,對方只敢在外面觀察。」   「出校門又要清一輪啦。」耶魍問道:「還是本神先通知螭梨,讓她出去清一次?」   「沒用的,就算讓螭梨清場,等我離開西苑大學,那些煩人的神還是會衝上來。」言皓泉說。   數天前,所有轉世神收到了「父親」的訊息,那是用夢境呈現的方式,告知他們一件能夠改變現況的資訊。   ——神界鑰匙開放倒數計時,想要回歸神界的孩子們動作加快,這是你們最後的機會。   隔天一早,他才剛踏出家門,就被堵在門口的殷螭梨拉到殷家,得知了這項訊息。   說到夢麼,雖然言皓泉挺意外身為人格的殷非離有夢到「父親」的訊息,但他在所有神作夢的那一晚,睡的很沉,沒有入夢,雖然這變相的保證他的確跟轉世神無關,但言皓泉可輕鬆不起來,這則熱騰騰的第一手消息,無疑是提醒言皓泉,他的好日子又要遠了。   再者,這項資訊也是警訊,原本想要在搶奪鑰匙的爭鬥中撿便宜的神明們,這消息也讓他們決定轉暗為明,全都加入檯面上的鑰匙爭奪戰。   原本的麻煩已經夠多了,又突然成倍數增加,言皓泉完全無法休息。   畢竟神明們的襲擊手段從原本的直接攻擊,變成了偷襲。攻擊次數多到讓他無法安然入睡。   在情緒緊繃的狀況下,言皓泉周遭的氣氛凝重又壓抑,耶魍面對散發恐怖氣息的言皓泉,只能犧牲自己,充當笑角讓言皓泉放鬆。   「凡人你辛苦了,夥伴跟明凌正在想辦法解決你的問題。」耶魍安慰道。   耶魍還想要說些什麼,他感覺到依然抓著自己的言皓泉將手鬆開,他雙足落地,發出「嘿咻」的嗓音,要問言皓泉幹麼將他放下時,他卻見到言皓泉站在原地,雙眼毫無焦距,意識完全抽離的空洞模樣。   「凡人?」   耶魍抓著言皓泉的褲子一角,冷汗從額角滑下,該不會言皓泉又來了?   明明上一刻是在跟耶魍談話,下一秒他卻出現在黑色的世界之中。   言皓泉眼角抽了一下,他又進入夢境世界了。   他將右手伸向左手,將左手的黑色護腕拉起,看著被護腕遮蔽的手鍊,忍不住嘆息。   先前他為了能夠一次處理那些偷襲他的轉世神,直接使用食夢能力,進入轉世神夢境,將神的覺醒夢吞噬殆盡,而他長時間使用之下,不知道是不是練出了熟練度,經驗值滿了,偶爾會有突發一兩次的意外現象——也就是在毫無察覺之下,進入轉世神之夢,變成無法控制地,徹底失控了。   以往他是自主踏入、或是昏迷熟睡的狀況下才會看到轉世神之夢,如今他卻變成醒著也能隨意跨入轉世神的夢境裡。   這對他來說一點也不好,有時候是上課上到一半恍神、有時是走到一半,突然陷入夢境之中,醒來時他差點被車子撞到。   鍊子失效的問題他沒有對明凌提及,雖然殷非離怠工去了,明凌卻還是帶著鏡路找尋久影的行蹤。面對忙碌找人的明凌,他也沒有提起他最近遇上的狀況。   唯一知道他發生變化的神明也只有耶魍,因為耶魍還是跟言皓泉維持一人一娃的團體合作模式,他的異狀耶魍都看在眼裡。   言皓泉看了看附近,半瞇著眼,思考這到底是什麼那一位神明的夢境,他揚起左手,紫色火焰撒下星星之火,右手揮出餘火形狀,紛紛落地化成形體,無數隻紫黑色的兔子頓時出現在他的腳下。   「去吧。」   言皓泉揚手一揮,兔子們侵蝕足下之地,將牠們周圍的黑色地帶全都吞入腹中,隨即空間發出強烈的振動,言皓泉看到一隻憤怒的黑色大貓憑空跳出,朝他攻擊。   言皓泉僅是瞥視著黑貓,而他腳下吞噬地盤的兔子耳朵微動,全都朝黑貓撲了過去,瞬間將大貓吞噬乾淨,黑色的空間也在大貓身上最後一塊骨與肉被紫黑色的兔子吃掉後,碎裂消失。   視線重新聚焦,言皓泉看著自己回到現實,瞥向耶魍。   「怎麼?」   「你又在發呆了。」耶魍抬手,要言皓泉把他拉起來。   言皓泉見狀,無奈地搔搔臉頰,從口袋拿出一個附勾的鍊子,將耶魍掛在自己的腰側。   「……凡人,這是虐待動物。」   「你是食物,也是娃娃,不違法呀。」言皓泉笑著回應。   耶魍一臉苦悶地說:「凡人你拿鉤子鉤本神的衣服後領,本神的脖子被衣服勒到了啦!」   「改用綁的?」   「不用了。」耶魍不想被捆綁,直接拒絕,然後又道:「凡人,剛才你又失神了。本神建議,你要不要快點找出焰獠呀?」   耶魍這番話讓言皓泉長嘆口氣,這也是他憂慮的源頭呀。   西苑大學內,與言皓泉一樣是從西苑高中考上的同校學生,不含他一共有十二人,他和耶魍兩人合作,皆與那些同學接觸,讓耶魍施展神術探查,結果便是這十二人皆是普通學生,並不是轉世神。   面對調查進度完全掛零的狀態下,言皓泉不只想撞牆,還想要跳海。   「……你乾脆讓我死了算了。」言皓泉白了耶魍一眼,無奈道,「或許我遇上了瀕死危機,焰獠就跑出來了呢。」   「你想太多了凡人,瀕死就能召喚出焰獠的話,焰獠也早該出現了。」耶魍安慰道:「凡人你別自暴自棄嘛,或許線索就在你身旁,只是你沒有注意到。」   言皓泉不想繼續跟耶魍談論下去,他還是快點走到校舍,只要人多,耶魍就不會隨便找他聊天搭話了。   甫一踏入校舍,言皓泉便見一臉笑咪咪,望著他的林良琇。   「有事找我?」   林良琇拿出一根棒棒糖,對言皓泉道:「回答之前……小徒弟要不要先吃糖?」   言皓泉抬手接下糖果,撕開包裝紙,將棒棒糖塞入口中,接著挑起眉角,凝視著她。   「好了,你可以說了。」言皓泉含著糖果,點頭道。   林良琇嘟起嘴,不滿說道:「小徒弟跟魔王大人越來越像了,這樣不好唷。」語畢,還抬手捏了捏言皓泉的臉頰。   這番話語讓言皓泉有些無奈,不只南瓜,連林良琇都這麼說他,這讓言皓泉考慮最近要不要改變一下他的態度,以免之後每個人看到他,都說他是殷非離二號。   「抱歉,最近煩心事太多。」言皓泉雙手合十,誠懇道歉。   林良琇揉了揉言皓泉的頭,把他頭髮弄亂,說道:「有問題就要問,別一直悶在心裡,這樣只會讓問題越來越多。」   「可是妳又不幫我。」言皓泉拍拍掛在腰側的南瓜娃娃說:「放心啦,耶魍知道我的狀況,我真的一直勉強我自己的話,他會阻止我。」   「會嗎?」林良琇眨了眨眼,望向南瓜娃娃道:「小南瓜如果懂的適可而止,魔王大人就不會一天到晚被他氣死啦。」   耶魍原本想要說話,瞬間被這句話堵到無法回嘴。   這些人說話一定要這麼毒嗎?   「你們都欺負本神,本神需要關愛呀。」耶魍啜泣,可憐兮兮道。   「嘖嘖,好啦,摸你頭可以嗎?」林良琇彎下身,將掛在言皓泉腰側的南瓜娃娃拿起,「閒話也聊夠了,該說點正事了。小徒弟,鍾馗找你,他要你現在去圖書館找他,還要你一個人過去,不要帶小南瓜過去,所以這隻小南瓜我就帶走,晚點找我領唷。」   說完,林良琇捧著南瓜娃娃,哼著歌,開心的離開。   望著林良琇離去的背影,言皓泉心底五味雜陳。   先前鍾馗救了言皓泉,提出了要所有轉世神和惡神情報的要求,雖然那是鍾馗單方面的言詞,他並沒有答應鍾馗,只是鍾馗態度強硬,不打算讓言皓泉毀約,和他約定會找一天的時間,與他聊聊援救報酬。   想著林良琇所傳的話,言皓泉微微哼聲,搖頭扒抓頭髮,「哎呀,終於來討報酬了嗎?」

作者資料

DARK櫻薰

自認不是餅乾的櫻餅一枚,目前是碎裂且回不去的餅乾。 可以拍打不可咬食,恐怖的餅乾傳說也不可信唷! 目前在尋覓新的可供堆書的地點,私家書過多的結果是終於爆掉了。 BLOG:wingdark.pixnet.net/blog PLURK:http://www.plurk.com/wingdarks

基本資料

作者:DARK櫻薰 繪者:雪漣月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4-12-12 ISBN:9789571057972 城邦書號:SPB25080023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8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