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全台熱銷突破十五萬冊,「迷霧之子」系列作者 ◆邪惡奇幻天才布蘭登.山德森創意巔峰之作! ◆上市成績超越《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破戰者》, 一場結合陣法對決與推理解謎的魔幻學院冒險! ◆《出版人週刊》、《科克斯書評》、《紐約時報》等媒體書評齊聲推薦 ◆內附美利堅60諸島跨頁地圖、25幅詳細陣法圖解 數百年來,合眾島國依靠名為「陣學」的強大魔法維持秩序。 陣學師們不分晝夜地在魔塔外圍繪製陣圖,確保過去占據此地的邪惡力量禁錮其中。 如今,這道牢固的防線因魔法學院的學生接連失蹤出現漏洞, 而一名擁有天才智慧卻沒有陣學能力的少年,竟成為數樁案件的關鍵解謎人物…… 在美利堅合眾島上,被神主選中的陣學師既尊貴又強大。數百年來,他們手中的粉筆為島嶼提供充足的動力;而他們所繪製的陣法,更確保過去占據此地的可怕怪物──野粉筆精,被封印在無人敢涉足的魔塔之中。 喬依.薩克森是亞米帝斯學院的普通學生,卻夢想自己能像陣學師一樣畫線造物,儘管他畫的線條沒有半點魔法力量。一日,校園內傳出陣學學生離奇失蹤的消息,為了找出失蹤者的下落,喬依被指派與費奇教授共同調查,然而能指引他們發現真相的,只有一條用途不明的神祕線條! 隨著失蹤案接連發生,不僅學院裡人心惶惶,島上的居民也對享有特權的陣學師越來越不諒解。在不安對立的氛圍中,一心想釐清謎團的喬依,渾然不知他與神祕線條間的連結,已讓自己墜入致命的陷阱…… 【好評推薦】 「《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展現出山德森超群的想像力,只有史蒂芬.金和J.K.羅琳能與其相提並論。」 ──《移動迷宮》作者詹姆士.達許納 「精巧細緻的插畫、生動活潑的人物,再加上能發展成好幾本續集的複雜情節,成為一個扣人心弦、足以吸引所有讀者的好故事。」 ──《出版社週刊》 「閱讀《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的過程令人愉快,而且驚喜連連。」 ──《紐約時報》 「我能叫出名字的作者少之又少,山德森是其中一位。《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展現出他超群的想像力,只有史蒂芬.金和J.K.羅琳能與其相提並論。」 ──《移動迷宮》作者詹姆士.達許納 「如同山德森的其他作品,《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同樣具有深度和豐富的想像力,不論對成人,還是青少年讀者來說,這都是一本頂尖之作。」 ──《戰爭遊戲》作者歐森.史考特.卡德 「山德森創造了一個巧妙的世界,在那裡粉筆的力量比劍強大,陣學師們必須同時具備戰士的膽量和藝術家技能。如果你不會畫畫,那就死定了。」 ──《紐約時報》暢銷作者D.J.麥克海爾 「以粉筆為基礎的陣學,兼具科學的神祕和視覺上的藝術性,而高潮迭起的情節發展更是讓我全神貫注,一刻都不敢放鬆。」 ──《我不是連續殺人魔》作者丹.威爾斯

內文試閱

《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網路試閱

第一章


  「無聊?你覺得一八八八年的克魯對曹決戰很無聊?」喬依(Joel)停在半路質問。

  麥克聳聳肩,停下腳步轉頭去看喬依。「我不知道。我看了一頁就看不下去了。」

  「那是因為你沒有好好利用想像力。」喬依走到朋友身邊,一手按著他的肩膀,另一手舉在前面做出擦拭的動作,像是要把亞米帝斯學院(Armedius Academy)的景物抹去。

  「你想像一下。現在是大混戰的尾聲,這個國家有史以來最龐大的陣學活動,而場上只剩下保羅.克魯跟曹亞黛兩名決鬥者。亞黛的團隊開戰前幾分鐘幾乎就被殲滅,只剩下她奇蹟似地留下。」

  幾名正在前往下一堂課途中的學生停下腳步聽他們說話。

  「那又怎麼樣?」麥克打著呵欠。

  「怎麼樣?麥克,這可是決戰啊!你想像一下,所有人都在看。在一片寂靜中,兩名陣學師開始決鬥。你想像一下,亞黛當時會多緊張!她的團隊從來沒有贏過一場混戰,而她面對的可是同輩中最出色的陣學師之一。保羅的團隊一直把他保護在中心,都是比較弱小的成員先倒下。他們知道這麼做可以讓他在混戰接近尾聲的時候依然保有完整的實力,他的防護圈幾乎沒有任何損傷。這可是冠軍對上敗犬的決戰。」

  「無聊。他們只不過是坐在那裡畫畫而已。」麥克說。

  「你沒救了。你上的可是培育陣學師的學校。你對他們半點興趣都沒有嗎?」喬依回答。

  「已經有一堆人對他們有興趣了。」麥克表情不悅地說。「喬依,陣學師從來不跟別人打交道。不過沒關係,我寧願他們甚至不在這裡。」說話時一陣風吹動他金色的頭髮,亞米帝斯學院中碧綠的山丘與莊重的磚造建築環繞兩人周圍,旁邊一隻機械蟹安靜盡責地把草坪修剪平整。

  「如果你明白的話就不會這樣想了。」喬依拿出一段粉筆。「你拿著。站在這裡。」他把朋友帶到位置上,然後跪下來在周圍的地上畫一個圈。「你是保羅,這是你的防禦圈。如果圈子被打破,你就輸了。」

  接著喬依往後退幾步,在自己身邊的水泥中庭地面又畫了個圈。「亞黛的圈有四處快要破了。她很快地將馬森防禦陣轉換成……算了,這個技術細節太深了。你只要知道她的圓圈很薄弱,而保羅的很牢固,處於絕對優勢。」

  「你說是就是吧。」麥克說著朝抱書經過的艾薇.溫特斯微笑。

  「現在,保羅開始用用剛猛線朝對手的圓圈進攻,亞黛知道自己一定來不及改變防禦區域來迎接這波攻擊。」喬依說。

  「什麼線進攻?」麥克問。

  「剛猛線。決鬥者會朝對方發射線,用這個方式打破圓圈。」喬依說。

  「我以為他們只是用粉筆畫……東西。會動的東西。」

  「是沒錯,那東西叫粉筆精,可是所有人在二十多年後仍然記得一八八八年那場混戰的原因不是因為粉筆精,而是因為亞黛發射的線。大家都認為她會選擇盡可能撐下去,拖延這場決鬥,好讓自己不要輸得太慘。」

  然後喬依把粉筆放在圓圈前面低聲說道:「可是她沒這麼做。她發現了一件事。保羅的圓圈後方有一小塊薄弱的區域,當然,唯一能擊中那個位置的方法是利用其他決鬥者留下的三條線反彈她的射線。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可是她還是做了。她在保羅的粉筆精蠶食自己的防禦圈同時畫了一條剛猛線,發射,然後……」

  說到激動處,喬依畫完面前的剛猛線舉起手,驚訝地發現有三十幾名學生都聚集過來聽他說話。他可以感覺到他們屏住呼吸,以為他的圖畫會活過來。

  然而什麼都沒發生。喬依不是陣學師,他的圖畫只是普通的粉筆圖。所有人都知道這點,喬依更是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瞬間打破了說故事的氛圍,聚集的學生們紛紛離開,留下他一人跪在圓圈中央。   「我猜猜看,她射中了?」麥克又打了個呵欠。

  「對啊。」喬依突然覺得自己很蠢,於是站起來收回粉筆。「那一擊成功了。亞黛的團隊的得勝機率是最低的,但她最後贏得了混戰。那一發攻擊真美。至少後來所有人都是這麼描述的。」

  「我相信你一定會希望自己當時在場。」麥克走出喬依畫的圓圈。「神主的,喬依,我敢打賭,如果能回到過去,你一定會把機會浪費在觀看陣學師決鬥上!」

  「應該吧。要不然還能幹嘛?」

  「這……你可以去阻止凶殺案、想辦法發財,或者找出內布拉斯克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麥克說。

  「也許吧。」喬依說著把粉筆放回口袋,然後往旁邊一跳,避開朝他飛來的足球。傑斯.戴林追在後面,在朝麥克跟喬依一揮手後又追著球走了。

  喬依和麥克繼續穿過校園。美麗的綠色丘陵上大樹開著花,綠色的藤蔓順著建築物的牆壁生長,學生們在課堂間匆忙來去,穿著不同款式的洋裝與長褲。如今春季到了尾聲,炎熱的天氣讓許多男孩把袖子捲了起來。

  只有陣學師需要穿制服。三個陣學師顯眼地走在建築物之間,其他學生假裝不在意地讓道,大多數人甚至不看他們。

  「喬依,你會不會覺得你……花太多時間想陣學這件事了?」麥克說。

  「我覺得很有意思。」喬依說。

  「我知道。可是……我的意思是,這有點怪,因為你……」

  麥克沒說,但喬依明白。他不是陣學師,永遠也不是。他錯過屬於自己的機會,可是為什麼不能對他們做的事情感興趣?

  麥克瞇起眼睛,看著那三名陣學師穿著灰與白的制服經過,低聲說道:「這就像……就像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你懂嗎?他們的事留給他們自己就好了,喬依。」

  「你只是不高興他們可以做你做不到的事情。」喬依說。

  這句話換來麥克一個白眼,也許他說得有些太貼近事實了。麥克是武士議員的兒子,擁有貴族的出身,向來不習慣被排擠在外。

  麥克別過頭,繼續在擁擠的通道上前進。「不管怎麼說你都成為不了他們的一員,所以幹嘛一直講他們的事?沒有用的,喬依,不要再想著他們了。」

  我也永遠成為不了你們的一員啊,麥克。喬依心想。其實,他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所學校。亞米帝斯的學費貴得驚人,想成為這所學校的學生,要不是有地位,再不然就是有錢,或是擁有陣學師的資質。喬依離這三種身分都遠得不能再遠。

  他們在下一個路口停下。

  「我得去上歷史課了。」麥克說。

  「嗯,我沒課。」喬依說。

  「又要去跑腿送訊息了?希望有機會可以偷偷朝陣學課教室瞄上一眼?」麥克問。

  喬依臉一紅,但他說得沒錯。「快到夏天了。你要回家嗎?」

  麥克精神來了。「對啊。我父親說我能帶些朋友回家。釣魚、游泳、海灘上穿著短洋裝的女孩子……」

  「聽起來很棒,我也想看看。」喬依努力不讓自己的語氣充滿期待。麥克每年都會帶一群人去他家作客,喬依從來不在邀請名單上。

  可是今年……他放學後都跟麥克在一起。麥克需要有人幫他弄懂數學,喬依負責解釋給他聽,他們處得很好。

  麥克不安地挪動腳步。「嗯,喬依,我……在這裡跟你相處的時光很愉快。你知道吧?這裡指的是學校,可是回到家,那是不一樣的世界。我會忙著參與家族的事,我的父親對我的期待很高……」

  「噢,對,當然。」喬依說。

  麥克換上一臉微笑,方才所有的尷尬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不愧是政客的兒子。「你明白就好了。」他拍拍喬依的手臂。「晚點見。」

  喬依看著麥克小跑步離開,他在路上碰到瑪麗.艾森赫,立刻跟她有說有笑—瑪麗的父親擁有規模龐大的發條器物工廠。喬依站在通道的交叉口,可以看到幾十個這個國家最頂尖的人物:李亞當跟朝鮮的皇帝是直系血親,喬夫.哈米爾頓一家出過三任總統,溫蒂.史密斯的父母擁有喬治亞巴馬州裡一半的畜牧場。

  而喬依......他是粉筆匠跟清潔女工的兒子。看樣子這個夏天又會只剩我跟戴維斯待在學校裡。之後他嘆口氣,走向辦公室。   二十分鐘後,喬依在通道上快步前進,趁著空堂在校園裡遞送訊息。現在外頭幾乎沒有學生,大多數人都在上課。

  喬依看到今天要遞送的訊息時,憂鬱立刻一掃而空。今天只有三封,他很快就能完成工作,而這意謂著……

  他把第四個訊息裝在口袋,一個瞞著其他人,擅自加進去的訊息。因為之前他的動作很快,所以現在還有多餘的時間,能夠一路跑向禦敵樓──教授陣學的其中一棟大樓。

  現在正在裡面講課的是費奇教授。喬依摸了摸放在口袋裡的東西,那是他克服極大的恐懼後,寫給那位陣學教授的信。

  這或許是我唯一的機會。喬依試圖壓下心裡所有的害怕。費奇是個很隨和、善良的人。他不需要擔心。

  喬依三步併兩步爬上灰色磚樓外面的台階,這棟建築的外牆布滿藤蔓。他從橡木門溜了進去後來到授課大樓的上層,課堂大廳像是一個小型劇院,座位層層往上,洗白的牆壁掛著陣學的圖樣,椅子上附有厚實的坐墊,面對下方的講台。

  喬依進來時,有幾名學生瞥向他,但費奇教授沒有。他講課時鮮少會注意到別的事情,往往要講完一堂課之後才會注意到其中一名聽課者不該出現。喬依完全不介意。他興致勃勃地在台階上坐下,今天上課的內容似乎是伊斯頓防禦陣。

  「所以這個防禦陣是最適合用來抵禦多方進攻的陣法之一。」費奇在下面說著。他用一根紅色的長棍子指著畫了大圓圈的地板,大廳的設計讓所有學生都能俯瞰地上的陣學圖。

  然後費奇用教學棍指向他畫在圓圈接點上的禁制線。「伊斯頓防禦陣最為人稱道的地方在於畫在接點上的大量小圈。畫九個這樣的圈的確很耗費時間,但是防禦功能絕對成正比。

  「同時大家可以看到,圓圈裡的線形成一個不規則九邊形,那些少掉的邊線會決定你有多少空間可以繼續畫陣,以及你的陣圖有多穩固。當然,如果你想要兼顧攻和守,也可以在接點上畫粉筆精。」

  那剛猛線呢?要怎麼樣防禦?喬依心想。

  喬依沒有問。他不敢引起更多注意,萬一費奇開口問起訊息的事,他就沒有留下來聽課的理由了。所以,喬依只是默默聽著,辦公室並不急著要他回去。

  他向前傾身,祈禱有另一個學生開口問剛猛線的事,但沒有人問。年輕的陣學師們懶洋洋地倒在座位上,男孩們穿白長褲,女孩穿白裙子,上半身配的都是灰色毛衣,這兩種顏色可以掩飾無所不在的粉筆灰。

  費奇教授則是穿著一件深紅色的外套。外套的布料厚實、袖口筆挺,下襬長至他的腳背,釦子則是扣到高領的領口,幾乎完全遮住費奇裡面的白西裝。外套的設計帶有軍裝的感覺,線條硬挺,肩膀上的布條像是顯示軍階的徽紋。這件紅色的外套是身為正式陣學教授的象徵。

  「這就是為什麼在大多數情況下,克柏林防禦陣略遜於伊斯頓防禦陣。」費奇教授微笑轉身面向學生。教授上了年紀,兩鬢灰白,身體乾瘦,但那件外套讓他憑添幾分尊貴。

  你們明白自己學習的知識有多寶貴嗎?喬依看著不專心的學生心想。這班學生多半十五、六歲,跟喬依的年紀相當,雖然他們的身分高高在上,行為卻像是……普通的青少年。

  不過於拘謹是費奇授課時的一貫作風,許多學生抓住這個機會不專心聽講,忙著跟朋友聊天或是躺在那兒盯著天花板發呆,喬依身邊有幾個人根本是在睡覺。他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他不知道大多數陣學學生的名字──他們通常不會理會他的攀談。

  費奇看沒有人說話便跪下用粉筆抵著剛才畫的陣圖。他閉上眼睛,幾秒後圖畫便因為創造者的意志而消失。

  然後他舉起粉筆說:「如果沒有問題,那麼接下來我們談談該如何擊敗伊斯頓防禦陣。也許你們已經有人發現,我沒有提到剛猛線,因為剛猛線應該從攻擊的角度來談。如果要──」

  這時,教室的門猛然被推開。費奇站起身,手指捏著粉筆,挑著眉毛轉過身去。

  一個高大的身影大步走入房間,原本無精打采的學生們紛紛坐起身。新來的男人穿著低階陣學教授的灰色外套,外型很年輕,擁有燦爛的金髮與堅定的步伐。他身上那件外套很合身,釦子扣到下巴,腿側則很寬鬆。喬依不認得他。   「有什麼事嗎?」費奇教授問。

  男人橫越教室底層,經過費奇教授,然後拿出一根紅粉筆轉身跪下,把他的粉筆放在地上。一些學生開始竊竊私語。

  「怎麼了?我又超過時間了嗎?我沒聽到鐘聲。很抱歉占用你的教室!」費奇說。

  來人抬起頭。喬依覺得他的表情很自傲。「不是的,教授。這是我的挑戰。」男人說。

  費奇一臉震驚。

  「我……天啊!這……」費奇緊張地舔舔嘴唇,雙手糾成一團。「我不確定我……我該做什麼。我……」

  「準備畫陣吧,教授。」新來的人說。

  費奇不住眨眼,雙手明顯開始顫抖。他雙膝跪下,把粉筆放在地上。

  「那是安德魯.納利薩教授。」一個離喬依不遠的女孩低聲說道。「他三年前從緬因弗學院取得他的外套,據說過去兩年都在內布拉斯克作戰!」

  「他好帥。」女孩的同伴說道,在手指間翻轉粉筆。

  下方的兩人開始畫陣。喬依興奮地向前傾身。他從來沒有看過兩名教授間的對決,這簡直就像在觀看混戰!

  他們不約而同地先在自己周圍畫圈,以抵擋敵人的攻擊,一旦有一方的圈子被打破,決鬥就算結束。也許因為費奇教授剛才在講解伊斯頓防禦陣,所以他現在畫起這個陣法,他身邊出現了九個小圈,在接點處跟大圈連結。

  這實在不是適合決鬥的陣法,就連喬依都看得出來。他感覺到一陣失望。也許這不會是場好對決。費奇的防禦陣畫得很美,但是太強了。伊斯頓適合用於多名敵人包圍自己的時候。

  納利薩畫的是略加改動的巴林坦防禦陣,這個陣法只提供基本防禦,但是很快就可成形。費奇教授還在畫內側線條的同時,納利薩已經展開攻擊,畫出粉筆精。

  粉筆精。以造物線畫成的圖樣,是許多陣學對戰的主要攻擊武器。納利薩畫圖的速度很快也很有效率,沒多久就畫出像小龍的粉筆精,生著翅膀跟長脖子。他一畫完第一隻,它便活了過來,開始朝費奇飛去。

  粉筆精沒有飛入空中,它們就像其他陣學線一樣是二維的存在,陣學對決是在地面上進行,以線條攻擊其他線條。費奇的手還在抖,他不斷抬頭張望,像是因為緊張而無法專注。喬依看到上了年紀的教授把其中一個外圈畫歪了,忍不住皺起眉頭。這是個嚴重錯誤。

  之前上課時他畫的陣學圖要精準許多,歪掉的弧線很容易被破壞。費奇停頓下來,看著歪斜的弧線,似乎開始對自己產生懷疑。

  加油啊!你的能力不止如此,教授!喬依握緊拳頭。

  第二隻龍開始在地上前進時,費奇冷靜下來,重新拿起粉筆在地上畫線。課堂上的學生們沉默了,那些原先在睡覺的也紛紛起來觀戰。

  費奇畫出一條長而彎曲的線。一條剛猛線。這種陣學線的形狀像是波浪。他完成後線條衝過地面,擊中其中一隻龍,也激起一陣粉筆灰。那隻龍被毀掉大半開始亂扭,朝別處飛去。

  房間裡唯一的聲音是粉筆畫在地上的磨擦聲,搭配費奇快速,幾乎是驚慌的呼吸。隨著對決越發激烈,喬依也咬緊了下巴。費奇在防禦上占了優勢,但是他畫得太趕,所以有些地方就顯得薄弱,而納利薩簡單的防禦讓他有機會先攻,費奇只能疲於回應。費奇不斷畫出剛猛線,破壞在地上朝他飛去的粉筆怪物,但是隨時有更多新的出現。

  納利薩很強,不輸喬依看過那些強大的陣學師。雖然氣氛緊繃,但是納利薩依然流暢地畫了一個又一個粉筆精,對費奇摧毀的那些絲毫不介意。喬依忍不住大感佩服。

  他最近都在內布拉斯克跟野粉筆精作戰。喬依想起女學生的話。這個人習慣在有壓力的情況下畫陣。

  納利薩冷靜地畫出一些蜘蛛粉筆精順著地板邊緣向前爬,強迫費奇分心守護兩翼,接著他開始送出剛猛線。蛇一般的線條以顫抖的波紋衝過地板,一旦擊中目標便會消失。

  費奇終於畫出自己的粉筆精──細節精緻的武士。他讓武士守住其中一個小圈。他是如何畫得又好又快?喬依心想。費奇的武士是個極為美麗的創作,附有精細的盔甲與大劍,輕而易舉地抵擋了納利薩較多也較為簡略的龍。

  畫好武士後,費奇可以嘗試更具攻擊性的布局。納利薩被迫要畫防守型的粉筆精──一團撲在剛猛線前面的東西。   由怪物、線條、波浪組成的軍隊在地板上越過,形成一波紅與白的對戰。粉筆精消失、線條擊中圓圈後炸掉一段段保護線……兩個人都在瘋狂地快速畫動。

  喬依站在原處,朝房間中心下意識地上前一步,全神貫注地觀看這場戰鬥。然而這麼做的同時他也看到費奇教授的表情,費奇看起來很慌亂、畏懼。

  喬依動也不動。

  兩個教授繼續畫圖,但是費奇臉上的擔憂讓喬依轉移對戰鬥的注意力。他的動作顯得如此焦急,如此擔心,臉上都是汗水。

  眼前沉重的情勢終於讓喬依意識到嚴重性。這場對決不是遊戲或是練習,而是挑戰費奇的權威,挑戰他是否有資格繼續擁有教職。如果他輸了……

  納利薩的一條紅線正面擊中費奇的圓圈,幾乎把圓圈打破。納利薩所有的粉筆精立刻朝那個方向移動,一團混亂的紅朝被破壞的線條湧去。

  有一瞬間,費奇僵在原處,看起來像是無力招架,然後他甩甩頭重新應戰,但已經來不及了。他無法擋下全部的攻擊。其中一頭龍闖過他的武士,開始激烈地刨抓費奇圓圈脆弱的部分,讓防禦圈的形狀變得扭曲。

  費奇連忙著手畫起另一名武士,可是龍撕裂了圓圈邊緣。

  「不!」喬依大喊,又向下走了一步。

  納利薩微笑,從地板拿起粉筆站起身,然後拍拍雙手。費奇還在畫。

  「教授。教授!」納利薩說。

  費奇停下動作,這才注意到那條龍──它繼續在洞口刨抓,想要把洞挖大到能夠進入圓圈中央。在真正的戰鬥中,龍會攻擊陣學師,但這只是一場決鬥,圓圈被打破意謂著納利薩的勝利。

  「噢。」費奇把手放下。「噢,對,這樣啊,我……」他轉過身,眼神迷茫地望著一整間的學生。「啊,好,我……我這就離開。」

  他開始收拾起書本與筆記。喬依癱坐在石造台階上,手裡還握著要寫給費奇的信。

  「教授。你的外套?」納利薩說。

  費奇低下頭。「啊,對。當然。」

  他解開紅色長外套的釦子,然後脫下來,露出裡面穿的白背心、襯衫和長褲,整個人看起來好渺小。費奇握著外套片刻,最後放在講桌上,拿起書本快速離開教室,一樓入口的門在他身後輕輕關上。

作者資料

布蘭登.山德森(Brandon Sanderson)

西元1975年生於美國內布拉斯加州首府林肯。15歲時在書店見到奇幻大師羅伯特.喬丹的暢銷經典鉅作《時光之輪1:世界之眼》,從此成為書迷,並立志寫作向大師看齊。  2005年,首部長篇小說《諸神之城:伊嵐翠》付梓,連續入選2006、2007美國奇科幻地位最高的新人獎項──約翰.坎伯新人獎,之後陸續寫下「迷霧之子」三部曲、「邪惡圖書館」系列、《破戰者》等書,被各大書評給與高度評價,更讓喬丹大師指定他為「時光之輪」完結篇的接班人選! 2009年10月《時光之輪12:末日風暴》出版,打敗丹.布朗新書《失落的符號》,空降紐約時報排行榜冠軍。   2010年2月「迷霧之子」三部曲陸續在台出版,以其華麗精采又節奏輕快的內容,破除一般讀者對於奇幻小說設定繁複,閱讀門檻高的類型限制,掀起奇幻小說大眾化熱潮,創造全系列至今銷售破二十萬冊佳績!   2012年2月,山德森籌思規畫超過十年的壯闊長篇鉅作「颶光典籍」系列首部曲《王者之路》推出,超越「迷霧之子」系列成就,讓評論家和讀者們紛紛驚呼他為「邪惡的天才」! 2013年9月,以參訪台灣故宮為靈感的〈皇帝魂〉摘下全球奇科幻大獎《雨果獎》最佳中篇。11月,《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上市,融入數學幾何的設定饒富趣味又兼具知識性,開啟了魔法學院冒險的新篇章! 2014年5月,山德森再次挑戰其多變精湛的寫作風格,全新打造邪惡版的超級英雄「審判者傳奇」系列,猶如動作電影般的快節奏冒險,加上作者一貫擅長的翻轉筆法,再次擄獲所有讀者的心!6月,出版長達十多年的「時光之輪」系列,終於畫下跨世紀歷史性的完美句點;同年12月,受邀與電玩公司跨界合作暢銷IOS遊戲《無盡之劍》背景故事創作上市,被讀者喻為「完全超越遊戲的快感動作經典!」 目前任教於楊百翰大學,居於猶他州的歐瑞市,正積極埋頭創作其他系列作品。 作者官網:www.brandonsanderson.com 著作:《諸神之城:伊嵐翠》、「迷霧之子」系列、「時光之輪完結篇」系列、「颶光典籍」系列《王者之路》《燦軍箴言》《引誓之劍》、《皇帝魂: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審判者傳奇」系列、《無盡之劍》。 相關著作:《颶光典籍三部曲:引誓之劍.上冊》《颶光典籍三部曲:引誓之劍.下冊》《迷霧之子系列-執法鎔金:悼環》《迷霧之子-執法鎔金:自影》《迷霧之子-執法鎔金:自影(首刷限量金屬之子特別版)》《軍團: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II(限量作者簽名燙銀版)》《審判者傳奇3:禍星(完結篇)》《諸神之城:伊嵐翠(十周年紀念全新修訂版)》《諸神之城:伊嵐翠(十周年紀念典藏限量精裝版)》《颶光典籍二部曲:燦軍箴言.上冊》《颶光典籍二部曲:燦軍箴言.下冊》《審判者傳奇2:熾焰》《無盡之劍》《無盡之劍(限量精裝紀念版)(拆封不退)》《時光之輪14最終部:光明回憶(下)》《審判者傳奇:鋼鐵心》《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時光之輪12末日風暴(上)》《時光之輪12末日風暴(下)》《皇帝魂: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颶光典籍首部曲:王者之路.下冊》《颶光典籍首部曲:王者之路.上冊》《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迷霧之子終部曲:永世英雄》《諸神之城:伊嵐翠(全新封面)》

基本資料

作者:布蘭登.山德森(Brandon Sanderson) 譯者:段宗忱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Best嚴選 出版日期:2013-11-06 ISBN:9789865880521 城邦書號:1HB049 規格:平裝 / 單色 / 41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