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23世界閱讀日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迷霧之子系列-執法鎔金:謎金(完結篇)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世界閱讀日書展39折起!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內容簡介

奇幻界最高榮耀雨果獎得主,全球千萬冊暢銷大師 邪惡奇幻天才作家布蘭登.山德森 書迷期朌已久暢銷系列作「迷霧之子:執法鎔金」大結局! 凡人將如何與神一戰?! 無與倫比、目不轉睛的山德森嶄新原創魔法!──《科克斯評論》 謎樣的金屬問世,將為這個星球帶來前所未有的巨大衝擊…… 前傳奇執法者,如今身為參議員的瓦希黎恩爵爺發現多年來追查的「組織」已將魔掌伸入參議院, 挑撥首都與外城間的對立。 再加上與南方國度間的情勢愈發緊張,依藍戴盆地正面臨內憂外患,衝突一觸即發。 正值此時,瓦意外發現了一種可造成空前破壞力的新型炸藥,並意識到「組織」已經擁有它!隨後, 司卡德利亞之神「和諧」向他揭露了這一切的幕後推手,竟是已滲透這個星球的另一位神祇! 瓦必須重新成為執法者,做為和諧之劍再次出鞘, 否則司卡德利亞與數百萬人將面臨避無可避的毀滅命運...... 失落金屬現身,金紅之人來襲, 首戰即是終戰! ────《執法鎔金》系列之媒體與讀者熱情讚譽!──── 融合了《福爾摩斯》和《X戰警》的精采元素,這本刺激又令人血脈僨張的作品充滿了槍聲、九死一生的冒險以及妙語如珠的幽默。──《出版人周刊》 富有機智、哲學和道德省思意味的作品,以及大範圍的犯罪行動,推薦給所有喜歡動作冒險的讀者。──《書單》雜誌 一次緊鑼密鼓又熱鬧非凡的閱讀體驗!人物塑造得閃亮非凡!──《RT書評》 無與倫比、目不轉睛的山德森嶄新原創魔法!──《科克斯評論》 這本書的內容絕對值得你坐下來閱讀它的每一分每一秒!──美國亞馬遜讀者,Amazon Customer 「迷霧之子」系列續作重量級強勢回歸!喜歡迷霧之子的同好絕對不能錯過!──美國亞馬遜讀者,Rand. S

內文試閱

偉恩知道床是什麼。錫重村的其他小孩都有床。床聽起來比地上的墊子好太多了,尤其是天氣冷時,他還要和自己阿媽擠在同一張墊子上,因為他們買不起煤炭。 更何況床底下還有怪物。 對啦,他有聽過霧魅的故事。它們會躲在床下,偷走你認識的人的臉——這代表床不但又鬆又軟,下面還有可以聊天的對象。聽起來像鐵鏽的天堂。 其他小孩都很害怕霧魅,但偉恩覺得那都是因為他們不知道要怎麼好好談交易。要是他的話,就能夠和住在床下的怪物做朋友。你只要提供它想要的東西就好了,例如,讓它去吃其他人。 不管如何,他還是沒有床。也沒有椅子。他們有一張桌子,是貴葛叔做的。那是在他被一百萬顆石頭壓扁成肉泥、再也打不了任何人之前的事了。偉恩有時候會踢踢那張桌子,以防貴葛的鬼魂在看,並且依然很重視那張桌子。鐵鏽知道在這個只有一扇窗的房裡,貴葛叔其他啥也不重視。 偉恩只有一張凳子,他坐在上面玩著牌,發牌時把牌藏進袖子裡,一邊等待著。這是每天最讓人緊張的時刻。他每天晚上都害怕她不會回家了。並不是因為她不愛他——在這餿水般的世界裡,阿媽是朵盛開的鮮花而是因為阿爸有天突然再沒回家。貴葛叔有天——偉恩踢了下桌子——也沒再回家,所以阿媽…… 別去想,偉恩心想。洗牌失敗,牌撒落在桌面與地板上。也別去看。在你看到亮光之前都別看。 他可以感覺到門外的礦坑。沒人想住在礦坑旁,所以偉恩和阿媽就住在這裡。偉恩刻意想著其他事情。他早先已經洗好了牆邊那堆衣服。那是阿媽的舊工作,但報酬不夠多。現在她去推礦車時,他就負責洗衣服。 偉恩並不在意要工作。因為他可以試穿各種衣服不管是來自老阿公或是年輕女生然後假裝成是他們。阿媽有幾次抓到他這麼做就生氣了。他很不明白她的怒氣。你怎麼會不想要每一件都試穿看看?那就是衣服的用處啊。這又不是什麼奇怪的事,而且有時候有人會把東西忘在口袋裡,例如一副牌。 他再次洗牌失敗,撿起牌時並沒有看向窗外,即便他能感覺到礦坑就在那裡。那是破裂的動脈,就像某人脖子上的洞,從鮮紅內部流淌出的光芒有如鮮血與火焰。阿媽必須要在這頭猛獸的體內挖掘、尋找金屬,再逃離它的憤怒。人的幸運次數是有限的。 然後他看見了。是光。他鬆了一口氣,望向窗外,有人正沿路走近,手持提燈照亮了她的去處。偉恩手忙腳亂地把牌塞到床墊下,接著躺在上面,在門打開時裝成已經睡著的樣子。她當然會看見他關燈,但還是會稱讚他努力假裝。 她在凳子上坐下,偉恩睜開一隻眼睛。阿媽穿著襯衫與長褲,頭髮束起,衣服和臉上沾滿煤灰。她坐在那裡,看著提燈內的火焰閃爍舞動,她的臉比之前更加瘦削,就好像有人用十字鎬掏空了她的臉頰。 礦坑正在吃她,他心想,它沒有像對阿爸那樣一口吞掉,而是小口小口地啃她。阿媽眨眨眼,目光專注在另一件東西上。那是一張他忘在桌上的卡牌。喔,糟糕。 她撿起卡牌,接著直直看向他。他不再假裝睡著了。她會倒水在他身上的。 「偉恩,」她說,「你從哪裡拿到這些牌的?」 「不記得了。」 「偉恩……」「我找到的。」他說。她伸出手,他不情願地從床墊下拿出整副牌交給她。她將拿到的卡牌收入一個盒子內。 該死,她會花一整天在錫重村尋找「遺失」這副牌的人,不能讓她因為他又睡得更少了。 「塔克.維思廷朵,」偉恩咕噥著,「原本放在他的大衣口袋裡。」 「謝謝你。」她柔聲說。 「阿媽,我一定要學會玩牌。那樣我就可以賺夠錢,讓我們過上好日子了。」「過上好日子?」她問,「靠玩牌?」 「別擔心,」他趕緊接著說,「我會出老千!如果贏不了就沒辦法過活了,妳看嘛。」 她嘆了氣,揉著太陽穴。偉恩望向那一疊牌,「塔克,」他說,「他是泰瑞司人。就像阿爸一樣。」 「是的。」 「泰瑞司人總是會乖乖聽話做事。所以,我是出了什麼毛病?」 「你沒有毛病,親愛的。」她說,「你只是沒有好父母能夠教導你。」 「阿媽,」他趕緊爬下床墊抓住她的手臂,「不要那樣說。妳是很棒的阿媽。」她側身摟著他,但他還是能感受到她的緊繃,「偉恩,」她問,「你拿了德米的小刀嗎?」 「他說出去了?」偉恩說,「鐵鏽滅絕的雜種!」 「偉恩!別這樣罵髒話。」 「鐵鏽滅絕的雜種!」他改用鐵路工人的口音罵。他對她露出無辜的笑容,她回以忍俊不住的微笑。好笑的口音總是能逗她開心,阿爸以前很擅長,但偉恩更厲害。尤其是現在阿爸已經死掉,沒辦法再說話了。但她的微笑褪去,「你不能拿不屬於你的東西,偉恩。那是小偷的行為。」 「我不想當小偷,」偉恩輕聲說,他把小刀放在桌上的卡牌旁,「我想當個好孩子。事情就是……發生了。」 她將他摟得更緊,「你是個好孩子,你一直都是個好孩子。」當她這麼說時,偉恩也這麼相信。「你想聽故事嗎,親愛的?」她問。 「我已經太大,不能聽故事了,」他說了謊,心裡殷切期望她還是會講故事,「我十一歲了。再過一年,我就可以在酒館喝酒了。」 「什麼?是誰跟你講的?」 「道格。」 「道格才九歲。」 「道格知道很多事。」 「道格才九歲。」 「所以妳是說,我明年還要偷偷幫他買酒,因為他自己還不能買?」他對上她的眼睛,忍不住偷笑。 他幫她拿來了晚餐,是冷燕麥粥,裡面有些豆子。至少不是只有豆子。接著他鑽進床墊上的毯子裡,假裝自己是準備好要聽故事的小孩。要假裝這個很容易,畢竟他還穿著一樣的衣服。 「這個故事,」她說,「是關於無滌大盜跋扈巴姆。」 「喔喔喔……」偉恩說,「全新的?」他阿媽向前傾身,揮舞著湯匙說:「他是所有壞蛋裡面最糟糕的,偉恩。最壞、最凶、最臭的強盜。他從來不洗澡。」 「因為要弄髒自己太麻煩了嗎?」 「不,是因為他……等一下,弄髒自己會麻煩?」 「因為要在土裡滾來滾去,妳看嘛。」 「以和諧之名啊,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為了像地面一樣想東西。」偉恩說。 「為了像……」她微笑,「喔,偉恩,你真是太可愛了。」 「謝啦。」他說,「妳以前怎麼沒跟我講過這個跋扈巴姆?如果他這麼壞,不是應該第一個就講他的故事嗎?」 「你年紀還太小,」她說著向後坐,「這個故事太可怕了。」 喔喔喔……這個故事會很讚。偉恩上下晃動,「誰抓到他的?是執法者嗎?」 「是鎔金賈克。」 「他喔?」偉恩呻吟著說。 「我以為你喜歡他呢。」所有小孩都喜歡他。賈克又新鮮又有趣,而且從去年開始解決了很多嚴重的犯罪事件。至少道格是這麼說的啦。 「可是賈克每次都只逮捕壞人,」偉恩抱怨,「他從來都不射死他們。」 「這次可不一樣。」阿媽邊說邊繼續吃著她的燕麥粥,「他知道跋扈巴姆最糟糕了,從裡到外都是殺手的料。就連他的跟班殺手葛德和末路喬都比其他蠻橫區的盜匪要壞上十倍。」 「十倍?」偉恩說。 「沒錯。」 「那是很多倍耶!幾乎是加倍了!」 阿媽皺了一下眉頭,再次前傾身子,「他們搶了一大筆工資,不但從依藍戴的有錢人那裡搶錢,更奪走了一般百姓的薪水。」 「雜種!」偉恩說。 「偉恩!」 「好嘛!那普通腫!」 她又猶豫了一下,「你……知道『雜種』是什麼意思嗎?」 「一種很糟糕的腫包,就是你真的很想抓癢,可是又抓不到的那種。」 「你會知道是因為……」 「道格告訴我的。」 「當然會是他講的。現在,賈克無法容忍他們從蠻橫區的平民那裡偷錢。當盜匪是一回事,但大家都知道你只能搶劫送往城裡的錢。 「不幸的是,跋扈巴姆對這個地方非常熟悉,所以他躲進全蠻橫區最險惡的地方,還讓他的兩名跟班守在途中兩個關鍵地點。幸好,賈克最勇敢也最強大了。」 「如果他最勇敢也最強大,」偉恩說,「為什麼還要當執法者?他可以去當盜匪,那就沒人能阻止他了!」 「哪件事情比較困難,親愛的?」她問,「是做正確的事呢?還是做錯誤的事?」 「做正確的事。」 「所以是誰比較厲害呢?」阿媽問,「做簡單事情的人,還是做困難事情的人?」 啊哈。他點頭。沒錯、沒錯,他懂的。她將提燈移近臉龐,在說話時讓其閃爍,「賈克的第一項考驗是『人河』,這是條大河劃分出以前克羅司領地的邊界。這是全世界最湍急的河流,河水的流速就和火車一樣快,而且還滿是石頭。殺手葛德就埋伏在那裡,在河的對岸監視著執法者;他的眼力極好,手又穩,能夠射中三百步外廁所裡的蒼蠅。」 「他幹嘛要這樣做?」偉恩問,「應該是要射中廁所裡的人吧?那肯定會打中一些很痛的地方。」 「這不是重點,親愛的。」阿媽說。 「所以賈克做了什麼?」偉恩問,「他偷偷摸摸地靠近嗎?偷偷摸摸不像執法者會做的事,我不認為他們會這麼做。我打賭他沒有偷偷摸摸的。」 「這個嘛……」阿媽說。偉恩抓緊毯子,等待著。「賈克是個更厲害的槍手。」她悄聲說,「當殺手葛德看見他時,賈克先開槍射中他——橫跨了整條大河呢。」 「葛德怎麼死的?」偉恩輕聲問。 「子彈射死他的,親愛的。」 「直直穿過眼睛嗎?」偉恩說。 「我想是吧。」 「所以葛德和賈克是同時瞄準對方——但賈克先出手,子彈直直穿過葛德的瞄準鏡射中他的眼睛!對吧,阿媽!」 「沒錯。」 「然後他的頭就爆炸了,」偉恩說,「像水果一樣——脆脆的那種,外殼很硬但裡面黏糊糊的。事情經過就是這樣嗎?」 「一點不假。」 「哇塞,阿媽,」偉恩說,「這太血腥了吧。妳確定跟我講這個故事沒問題?」「我該停嗎?」 「當然不要!賈克是怎麼過河的?」 「他飛過去,」阿媽把碗放在一邊,裡面的燕麥粥已經吃完了,用雙手比出花稍的手勢,「用他的鎔金術能力辦到的。賈克會飛、可以和小鳥說話,還會吃石頭。」 「哇。吃石頭?」 「沒錯,所以他飛過了河。但下個考驗更加糟糕。是死亡峽谷。」 「喔喔喔……」偉恩說,「我賭那裡一定很漂亮。」 「為什麼這樣想呢?」 「因為沒人會去一個叫作『死亡峽谷』的地方,除非那裡很漂亮。但一定有人去過,因為我們知道這個地方的名字,所以那裡一定很漂亮。」 「非常漂亮。」阿媽說,「峽谷從一群鬆動的石塔間穿過,破碎的尖峰表面有著一道道色彩,就好像是有人漆上去的。但這地方的致命程度也和美麗程度一樣。」 「對,」偉恩說,「我有猜到。」 「賈克這次不能飛過去了,因為第二名盜匪就藏身在峽谷裡。末路喬。他是手槍高手、會飛,還會變身成龍、也能吃石頭。如果賈克想要偷偷穿越,喬就會從他身後射中他。」 「這樣射人很聰明,」偉恩說,「因為對方沒辦法回射你。」 「確實,」阿媽說,「所以賈克沒有讓那件事發生。他必須走進峽谷,但那裡面滿滿都是蛇。」 「鮮血地獄的!」 「偉恩……」 「不然,普通無聊的地獄!有多少蛇?」 「一百萬條蛇。」 「鮮血地獄的!」 「但賈克很聰明,」阿媽說,「所以他記得帶蛇飼料。」「一百萬份蛇飼料?」「不,只有一份。」她說,「但他讓蛇互相爭奪,所以牠們大部分死於自相殘殺了。理所當然的,最後留下來的是最強的蛇。」 「理所當然。」 「所以賈克說服牠去咬末路喬。」 「然後喬就變成紫色了!」偉恩說,「還有血從他耳朵流出來!還有他的骨頭都融化了,融化的骨頭汁從他鼻孔噴出來!然後他就消氣變成一塊扁掉的皮,同時還在嘶嘶叫又咕嚕咕嚕叫,因為他的牙齒也都融化了!」 「正是如此。」 「哇塞,阿媽,妳講的故事最棒了。」 「後面更棒,」她柔聲說,從凳子上俯視他,一旁的提燈快燒盡了,「因為結尾還有個驚喜。」 「什麼驚喜?」「賈克穿過了峽谷那裡現在都是死蛇和融化骨頭的味道他看見了最後的考驗:孤獨平峰。那是在一片平原中央的巨大臺地。」 「這不算什麼考驗,」偉恩說,「他可以飛到頂上去。」 「他嘗試了,」她悄聲說,「但那座平峰就是跋扈巴姆。」 「什麼?」 「沒錯,」阿媽說,「巴姆加入了克羅司,會變成大怪物的那種,不是老諾克太太那樣的普通克羅司人。他們教他怎麼變成超級巨大的怪物。所以當賈克嘗試要降落時,平峰就把他吃掉了。」 偉恩倒抽一口氣,「然後,」他說,「它就用牙齒把他嚼爛了,他的骨頭碎掉,就好像——」 「不,」阿媽說,「它想要吞掉他。但賈克不只是很聰明和槍法很好,他還是別種東西。」 「什麼?」 「一個很難搞的混帳。」 「阿媽!那是髒話耶。」「在故事裡講就沒關係。」阿媽說,「聽著,賈克很難搞。他總是想要做好事、幫助人、讓壞人生活難過、到處問問題。他知道要怎麼樣讓盜匪整天都不好過。 「所以當他被吞下時,賈克張開手腳用力推——把自己鯁在跋扈巴姆的喉頭,所以怪物就沒辦法呼吸了。那麼大的怪物需要很多空氣的,你明白吧?如此一來,鎔金賈克就從巴姆的身體裡面嗆住了它。當怪物死在地上後,賈克就從它的舌頭上漫步而出,就好像那是有錢人鋪在馬車外面的地毯一樣。」 哇喔,「這故事真棒,阿媽。」她微笑。 「阿媽,」他說,「這個故事……跟礦坑有關嗎?」 「這個嘛,」她說,「我想我們的確時不時要走進那個怪物的嘴裡,所以……也許吧,我想。」 「那妳就是那個執法者。」 「所有人都可以當執法者。」她將提燈吹熄。 「我也可以嗎?」 「尤其是你。」她親了他的額頭,「你可以成為任何你想成為的樣子,偉恩。你是清風,你是繁星,你是所有無盡的事物。」 這是她喜歡的一首詩。他也喜歡。因為當她這麼說時,他相信她。他怎麼可能不信?阿媽從來不說謊的。所以,他鑽進毯子深處讓自己入睡。這世界有很多錯誤,但也有一些對的地方。只要她還在身邊,故事就有意義。它們就是真實的。 直到隔天,礦坑又發生了一次崩塌。那天晚上,阿媽沒有回家。

作者資料

布蘭登.山德森 Brandon Sanderson

西元1975年生於美國內布拉斯加州首府林肯。15歲時在書店見到奇幻大師羅伯特.喬丹的暢銷經典鉅作《時光之輪1:世界之眼》,從此成為書迷,並立志寫作向大師看齊。 2005年,首部長篇小說《諸神之城:伊嵐翠》付梓,連續入選2006、2007美國奇科幻地位最高的新人獎項──約翰.坎伯新人獎,之後陸續寫下「迷霧之子」三部曲、「邪惡圖書館」系列、《破戰者》等書,被各大書評給與高度評價,更讓喬丹大師指定他為「時光之輪」完結篇的接班人選!   2010年2月「迷霧之子」系列三部曲陸續在台出版,以其華麗精采又節奏輕快的內容,破除一般讀者對於奇幻小說設定繁複,閱讀門檻高的類型限制,掀起奇幻小說大眾化熱潮,創造全系列至今銷售破二十萬冊佳績!   2012年2月,山德森籌思規畫超過十年的壯闊長篇鉅作「颶光典籍」系列首部曲《王者之路》推出,超越「迷霧之子」系列成就,讓評論家和讀者們紛紛驚呼他為「邪惡的天才」! 2013年9月,以參訪台灣故宮為靈感的〈皇帝魂〉摘下全球奇科幻大獎《雨果獎》最佳中篇。11月,《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上市,融入數學幾何的設定饒富趣味又兼具知識性,開啟了魔法學院冒險的新篇章! 2014年5月,山德森再次挑戰其多變精湛的寫作風格,全新打造邪惡版的超級英雄《審判者傳奇:鋼鐵心》,猶如動作電影般的快節奏冒險,加上作者一貫擅長的翻轉筆法,再次擄獲所有讀者的心!12月,受邀與電玩公司跨界合作暢銷IOS遊戲《無盡之劍》背景故事創作,被讀者喻為「完全超越遊戲的快感動作經典」! 2015年至今,陸續出版了「審判者傳奇」系列(全三冊)、「迷霧之子」系列後傳、科幻短篇《快照行動》、寰宇精選《無垠祕典》,以及與魔法風雲會跨界合作的《無名之子》,更固定推出忠實讀者引頸期盼已久的奇幻史詩「颶光典籍」系列續作,繼續以一支快筆和豐沛的創作能量,引領讀者徜徉在他無限的創作宇宙之中。 目前任教於楊百翰大學,居於猶他州的歐瑞市,正積極埋頭創作其他系列作品。 作者官網:www.brandonsanderson.com 相關著作:《迷霧之子-執法鎔金:謎金(完結篇)(限量作者親筆簽名版)》《晨碎(限量贈品,典藏燙金精裝版,颶光典籍系列外傳)》《晨碎(颶光典籍系列外傳,限量典藏燙金精裝版)》《天防者III:超感者》《颶光典籍四部曲:戰爭節奏.上冊》《颶光典籍四部曲:戰爭節奏.下冊》《無名之子》《無垠祕典(典藏精裝版)》《無垠祕典(作者親簽限量典藏精裝版)》《天防者II:星界》《迷霧之子二部曲:昇華之井(十周年紀念典藏限量精裝版)》《迷霧之子終部曲:永世英雄(十周年紀念典藏限量精裝版)》《迷霧之子首部曲:最後帝國(十周年紀念典藏限量精裝版)》《颶光典籍三部曲:引誓之劍.下冊》《颶光典籍三部曲:引誓之劍.上冊》《天防者》《迷霧之子系列-執法鎔金:悼環》《迷霧之子-執法鎔金:自影》《迷霧之子-執法鎔金:自影(首刷限量金屬之子特別版)》《軍團: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II(限量作者簽名燙銀版)》《審判者傳奇3:禍星(完結篇)》《諸神之城:伊嵐翠(十周年紀念全新修訂版)》《諸神之城:伊嵐翠(十周年紀念典藏限量精裝版)》《颶光典籍二部曲:燦軍箴言.上冊》《颶光典籍二部曲:燦軍箴言.下冊》《審判者傳奇2:熾焰》《無盡之劍》《無盡之劍(限量精裝紀念版)(拆封不退)》《時光之輪14最終部:光明回憶(下)》《審判者傳奇:鋼鐵心》《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時光之輪12末日風暴(上)》《時光之輪12末日風暴(下)》《皇帝魂: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颶光典籍首部曲:王者之路.下冊》《颶光典籍首部曲:王者之路.上冊》《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迷霧之子終部曲:永世英雄》《諸神之城:伊嵐翠(全新封面)》

基本資料

作者:布蘭登.山德森(Brandon Sanderson) 譯者:傅弘哲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Best嚴選 出版日期:2023-05-30 ISBN:9786267210338 城邦書號:1HB145 規格:PUR膠裝(落版拼線裝) / 單色 / 6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