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月亮先生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城邦全書系3本75折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排行榜暢銷作家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晨羽 全新風格之作 這絕對是你沒看過的晨羽。這次,晨羽要你笑著流淚! 痛苦的記憶忘不掉也沒關係, 因為我會努力為你製造很多開心回憶, 讓你沒空回顧受傷的過去。 她的房東是個嘴巴惡毒、個性龜毛,又患有嚴重潔癖的男人, 有一天,她意外發現邪惡房東的奇怪罩門。 「房東先生,你討厭月亮?」 「妳很吵。」 「我第一次聽到有人討厭月亮耶!為什麼討厭月亮?告訴我嘛!」 「沒有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這句話是騙人的。 討厭月亮的原因,其實房東先生從沒忘記, 那是他不想回憶的過去, 那是他和她一樣還是大學生時, 被人在心中深深刻下的傷,一想起就隱隱作痛。 她好後悔,如果能早點知道他討厭月亮的真正原因, 她就不會一直叫他「月亮先生」,讓他難過了……

內文試閱

  這是小亞第一次如此迫不及待想趕快到三樓去幫房東先生打掃。

  為了麻痺失戀的痛苦,為了早點將高勳傑從腦海中刪除,這陣子只要在家裡就是忙著打掃,因為她發現,唯有讓自己忙碌,才可以達到六根清淨,什麼都不想的境界,所以她沒日沒夜的掃,掃到整個房間再也沒有地方可掃,原本她還想跑去隔壁問沛淇學姊可不可以讓她打掃房間?但怕會嚇到對方,結果還是作罷。

  她忍著忍著,終於忍到星期三,七點一到,馬上就飛奔到房東先生的家,準備大掃一場,然而當鄭楚恆臨時告訴她說要出門,今天不必掃,小亞當下有如被雷打到,貼在鐵門外的牆壁上,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房……房東先生,你要出去很久嗎?」她萬念俱灰,問得虛弱。

  「大概一個小時。」

  小亞瞬間回過神,上前抓住鐵門桿子︰「房東先生,那可以讓我進去打掃嗎?我幫你看家,幫你照顧阿基,等你回來好嗎?」

  「妳瘋了嗎?我為什麼要這麼做?」他投以冷眼。

  「我……我保證,我只進去掃地,絕對不會動你家任何一樣東西,真的,我以我的人格擔保,我只負責打掃,其他什麼事都不會做,我會把屋子掃得乾乾淨淨,然後切好芒果等你回來!」小亞做出宣示的手勢,苦苦哀求︰「房東先生,我真的不會動什麼歪腦筋,就算我真做了什麼壞事,以你的聰明才智,我也不可能逃得出你的手掌心啊,你就行行好,讓我有點事可做,求求你啦~~~」

  「這麼閒不會去念書嗎?忘記妳還是學生了是不是?」

  這句話當場堵得小亞啞口無言!

  她落寞的慢慢轉身,頹喪的準備回去四樓,走到一半,對方卻叫住了她。

  「十分鐘後再下來。」說完,他就將門關上。

  鄭楚恆出門後,小亞開心的站在他家客廳,準備大顯身手。

  她將每扇窗戶擦了好幾遍,也把沙發、茶几擦得清潔溜溜,客廳掃完後,就跑到廚房拿垃圾袋,將垃圾全部裝成一袋。

  不知道為什麼,踏進這間屋子後,小亞覺得心情明顯開朗不少,輕鬆許多。

  只是一時之間,她也分不清是因為有地方可以讓自己盡情忙碌,還是因為沒想到鄭楚恆居然會願意留她一個人在這裡,放心出門去。

  有一種……像是被信任的感覺。

  等到打掃工作終於結束,她切好一盤芒果冰在冰箱裡,再回到客廳。

  她瞧瞧牆上的鐘,離他回來還有一段時間,雖然對方在出門前告訴小亞打掃完後就可以直接回去,但事情做完後,她卻沒有馬上離去,而是坐在地上盯著開心吃零嘴的米開朗基羅。

  當動作一停下來,那些不想去想的事,又悄悄溜回來了。

  小亞深深一嘆,托著臉頰,毫無元氣的對米開朗基羅喃喃自語︰「當狗狗還真幸福耶,只要每天吃飽睡,睡飽吃就好,都不會有什麼煩惱。」

  吃完零嘴的牠,張著圓滾滾、烏溜溜的眼珠子,專注盯著小亞不動,一臉「老子還要吃」的表情。

  「你這樣子簡直跟你家主人一模一樣。」她拿一小塊零嘴給牠,然後又伸手摸了摸牠的耳朵。

  「欸,阿基,我們一起浪跡天涯私奔去吧?人類世界實在太險惡了,為了自身利益,在誰面前都可以演戲,甚至不惜傷害別人,永遠都分不清對方到底是真心真意還是虛情假意?太可怕了……我們走吧,地球太危險了,不是適合我們居住的世界啊!」

  「妳現在才發現自己是外星人嗎?」

  小亞嚇一大跳,回頭發現鄭楚恆出現在門邊。

  「房東先生,你什麼時候站在那兒的啊?」

  「從妳說要帶我的狗私奔開始。」他將包包跟袋子放在沙發上,「不是叫妳掃完就回去嗎?還在這裡幹麼?」

  她抿抿脣,不好意思跟他說,自己暫時還不想到回到一個人的空間,怕沒人可以說話,又會忍不住獨自亂想。

  「啊,那個,房東先生,我把芒果切好嘍,就在冰箱裡,我去幫你拿!」她立刻起身。

  「不必,妳回去吧。」

  對方的拒絕讓小亞瞬間僵住了腳步。

  她抓著衣襬,一時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留在原地陷入糾結。

  鄭楚恆注意到後抬頭︰「幹麼?」

  「我……」

  「妳真會善用時間,被甩之後,除了把自己弄得很淒慘,沒別的事可做了?」

  小亞發不出聲。

  「被那種人騙,只能說妳呆,但被騙後還為他難過這麼久,就是沒救了。」他毫不留情道:「妳活該被甩,真的。」

  「哇~~~」小亞奔去抱住米開朗基羅崩潰大喊:「阿基!你快聽聽,這是人話嗎?你家主人真的有夠殘忍的啦!居然這樣重傷一個失戀的人,冷血!沒人性啦!」

  「要叫就回去叫,別用那張死人臉在我面前晃,看了就火大。」

  男人的話讓小亞當場被擊潰在地。

  五分鐘後,鄭楚恆離開客廳,從廁所走出來時,發現她還躺在那兒不動,米開朗基羅甚至還把她的背當枕頭,趴在她身上舒服的打起盹來。

  鄭楚恆走過去,居高臨下看著她:「死了沒?鴨子。」

  「對啦對啦……反正我就是沒救了,是我識人不清,看對方長得帥就心花怒放,人家一對我好,就以為自己在他心中是特別的,以為他是真心喜歡我,以為自己跟漫畫、偶像劇裡頭的女主角一樣幸運,一個人在那邊自得其樂耍花痴。就算後來知道對方是個爛人,還為他傷心難過,哭得跟鬼一樣……一切都是我活該、我膚淺,全是我的錯,我的報應,我知道了啦……」

  聽到小亞自暴自棄,半死不活的言論,鄭楚恆雙手抱胸,低頭瞧她一會兒:「趙小鴨,起來。」他開口。

  「房東先生,你真的是後媽耶,人家剛才那麼拚命幫你大掃除,現在心靈又受到嚴重創傷,暫時沒有力氣起來啦,你就大發慈悲別管我,先放生讓我好好療傷一下……」

  「我要出去買菸,順便帶米開朗基羅散步,妳如果還想一個人繼續躺在這裡當屍體,隨妳吧。」鄭楚恆調頭就走。

  小亞馬上驚跳起來︰「等等,房東先生,我去,我跟你一起去!」

  離開大樓後,他們先到附近的便利商店買菸,再走到公園去。公園裡也有一些人在遛狗。

  難得在這個時間出來活動的米開朗基羅,心情似乎特別好,看到感興趣的東西就會立刻衝過去,讓負責牽她的小亞得抓緊繩子,才有辦法控制牠。   鄭楚恆走在一旁,一邊看米開朗基羅興奮的往另一隻狗兒衝,一邊聽小亞忙著出聲阻止牠,他仰頭望了望天空。

  皎潔的月亮高掛夜空,照亮了周圍的幾片雲朵。今夜的月光很亮,彷彿根本不需要路燈。

  石磚地上的影子,風吹樹葉的聲音,瀰漫在這座城市的熟悉味道,都在這片相同的月光下,毫無保留的再度重現。

  只是,月光似乎太亮了些。

  「房東先生!」將米開朗基羅拉回來的小亞,看到他摘下眼鏡,低頭按摩兩眼中間時,不禁問︰「你怎麼了?」

  他沒回答,依舊揉著眉眼,小亞又問︰「你眼睛不舒服嗎?」

  眼一睜,他將眼鏡戴上,面無表情的應道︰「覺得有點刺眼而已。」

  「什麼東西刺眼?」她張望四周。

  「月光。」

  「啊?」小亞不自覺往天空一瞧,「會嗎?我覺得還好啊。」

  「因為妳這隻鴨子的腦袋跟一般人不一樣。」鄭楚恆順勢賞她一個爆栗,小亞馬上慘叫一聲。

  「幹麼突然敲我啊?很痛耶!」

  「看能不能把鴨腦敲成人腦。」

  「你很過分耶!」小亞不悅的摸摸頭,小聲嘀咕︰「怪咖男,暴力男,脾氣這麼古怪,一定沒女人愛,也絕對沒追到過半個女生!」

  「抱歉喔,我沒追過人,只有別人倒追我。」

  「臭美!我才不信,房東先生你嘴巴那麼壞,又動不動就亂打人,有哪個正常女生受得了呀?除非對方是被虐狂吧?」

  他聳聳肩,一副自己也很無奈的樣子。

  小亞一肚子不服氣,盯著他的側臉片刻,然後問:「所以房東先生,你也有談過戀愛嘍?」

  他涼涼的瞥她一眼,眼神像在說︰妳是在問什麼腦殘廢話?

  「好好好,我知道了。那,你談過幾次呀?」

  這次他的眼神則在說:干妳屁事。

  「唉唷,不要這麼小氣啦,就透露一點點,一點點就好了?」

  「我不記得了。」

  「騙人騙人,怎麼可能不記得?」

  「真的不記得。」他面色平靜,「那麼多次,誰記得住?」

  小亞不敢置信的瞪大眼!

  有沒有搞錯?這種有暴力傾向的腹黑男,戀愛經驗居然還會有「那麼多次」?這世界還有天理嗎?

  「那有幾次是你主動告白的?」她鍥而不捨的追問。

  「妳剛才在睡覺嗎?既然是別人倒追,我哪裡來的主動告白?」

  小亞忍不住「嗚」了一聲,更氣了。

  「那這些倒追你的女朋友當中,你最喜歡、最難忘的是哪一任?」

  「沒有。」

  「怎麼可能!你跟那些女生交往,沒有一個是打從心底喜歡的嗎?」

  「就還好。」

  哇,這男人也是個玩弄女人的負心漢啊!

  「可惡,你也是女人的敵人!天敵!」小亞當場忿忿的嚷了出來,「花花公子!欺騙女人!不可原諒!」

  「我從沒騙過任何人,就算分手,也是好聚好散,而且都是對方自己離開的,我沒逼過誰。」

  「哼,說得真好聽。」小亞咕噥,「可是這樣聽起來,房東先生就算交過很多女朋友,但好像沒經歷過談戀愛最美好的部分嘛。」

  「什麼東西?」

  「就是兩情相悅呀,以前暗戀學長或班上男同學的時候,我都會幻想,如果有一天他們突然跑到我面前,對我說︰『趙小亞,我喜歡妳』,或者是『其實我也很喜歡妳』之類的話,那該有多好?」

  他冷笑一聲。

  「喂,不准笑!我是很認真的耶!」小亞又嚷,眼裡流露著憧憬︰「我以前都只能苦苦單戀人家,看到別人可以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真的超級羨慕的。所以我一直覺得,如果喜歡的人,也能喜歡上自己的話,那是多麼幸福啊?這麼幸運的事,哪天要是降臨在我身上,那我就死而無憾了!」

  說完,她又抬頭︰「房東先生呢?你有過因為發現與某個人兩情相悅,而深深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這樣的心情嗎?有嗎有嗎?」

  前一刻還肯回答她的鄭楚恆,這次卻沉默了。原先掛在他嘴角的笑意逐漸消失,又變回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小亞不禁愣了一下。

  他看著地面,走得緩慢,忽然間變得太過安靜,靜到連兩人踩到路面碎石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

  小亞隱約察覺到氣氛有點不尋常,不太對勁。

  「房東先生?」

  她的聲音,慢慢喚回了鄭楚恆的目光。他望著自己的視線好像在看她,卻又不像在看她,沒有半點波動和光芒的眼神,彷彿掉進了某個思緒。

  最後小亞伸手在他眼前晃晃,一個清脆的巴頭聲隨之響起。

  「好痛,你又打我!」她再度用手覆額,哀號起來。

  「什麼時候輪得到妳這隻鴨問我問題了?想套我話,下輩子吧。」他又變回原來的冰塊臉。

  這男的到底是怎麼搞的啦?那麼陰晴不定!上一秒明明還答得很乾脆,下一秒說翻臉就翻臉,這麼早就進入更年期了嗎?

  「你這個暴力男!」小亞揉額,氣得抗議:「虧我剛才還覺得你怪怪的,稍微擔心了你一下,把我的關心還給我!」

  「我還沒淪落到要讓一隻鴨子關心,尤其是被甩的鴨子。」

  「被甩就被甩嘛!我就不信我找不到另一個更好的人!就算一開始我被高勳傑吸引的理由很膚淺,但最後也是真的喜歡上他了啊,不然我幹麼要為他難過這麼久,掉這麼多眼淚?這些就表示我的感情是真的啊,光是這點,我就比他好上千百倍。不懂得珍惜別人感情的人,就是我的敵人,也沒資格得到我的喜歡,所以從頭到尾不是我配不上他,是他配不上我,哼!」

  他挑眉:「口氣很大嘛。」

  「那當然,我趙小亞才沒這麼輕易就被打倒!」

  那張氣鼓鼓的臉蛋,讓鄭楚恆看著看著,脣角再度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他一隻手掌蓋在她的頭頂上,像在抓一顆籃球,接著往下一壓,讓小亞又哇哇叫了起來,使勁要掙脫他的魔掌。

  一片寧靜的月光下,兩人就這麼吵吵鬧鬧的一塊步出公園,踏上回家的路。

作者資料

晨羽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筆下文字總是讓人讀來流淚,但心頭仍充滿暖意。 居住於馬祖南竿,典型戀家的巨蟹一隻。 迷戀紅茶、藍色、音樂、電影、說故事。 最大的願望就是說一個可以停留在某個人心裡很久很久的故事。 著有《黑白猜不猜》、《噓,木頭人》、《剪刀石頭布》、《長夜》、《十二夢》、《春日裡的陽》、《溫柔時光》、《紙星星》、《姊姊》、《來自天堂的雨》、《月亮先生》、《載著流星的人》、《別來無恙》、《藍空》、《深海》等暢銷愛情小說。 相關著作:《來自何方(上)》《來自何方(上)【明信片珍藏版】》《深海》《藍空》《黑白猜不猜》《噓,木頭人》《噓,木頭人【限量番外書衣版】》《剪刀石頭布》《長夜》《長夜(書衣+筆記本珍藏版)》《十二夢》《十二夢(雙面書衣珍藏版)》《春日裡的陽》《溫柔時光》《紙星星》《紙星星_限定通路珍藏版》《姊姊》《來自天堂的雨》《來自天堂的雨:番外—來自天堂的雪》《月亮先生》《載著流星的人》《別來無恙》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peddys/books  FB粉絲團:晨羽小小窩 www.facebook.com/150242531673796

基本資料

作者:晨羽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3-11-01 ISBN:9789868993808 城邦書號:3PL010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