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星宇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小王子》、《阿米》成長版,在愛的能量中喚醒人類的真善美 在星空呢喃中,你可否瞧見生命的璀璨? 置身浩瀚的銀河宇宙裡,星宇和你從未與愛分離。 你是否在某個時刻,曾與自己的神性、靈魂的夥伴們、更高的自己相見? 遙遠的星河中,到底還有多少神祕無人所知的力量? 【精采內容】 ◎故事之章:有關尋找絕對純真人類的旅程 Aventa是個表演藝術者,從小便有「與神對話」的能力,她把上帝視為生命中的指引;但是經歷過巨大生命轉變的痛苦以後,她斷絕了這個與生俱來的能力。 一天,三個自稱靛藍寶寶的外星人來訪,Aventa又驚又恐的「接待」他們。那天起,她的生命開始產生變化…… 除了尋找其他四位「絕對純真人類」,Aventa和她的青梅竹馬Tom開設中醫診所、創立身心靈中心,開始了一連串的考驗和靈界訓練,並在外星高頻的引導與內在的指引之下,自我療癒與療癒他人。 最後,當五位絕對純真人類相聚時,他們的靈魂意識再也不分離,共同進行宇宙合一的行動;他們藉由身體發出宇宙的七彩光、合一的白淨之光,散發到每個地方;如果你信任、敞開地迎接這新世紀宇宙的恩典,七彩光便會很自動的以智慧尋找每個人的需求,進而融入你的內在,融入你的心。 ◎訊息之章:有關二○一二之後 二○一二後的九年,是宇宙急速蛻變的重要時機點,人類會進入一種高意識層面的感知力,去覺察到地球本身以外的存在。如果人類不再局限於肉體的苦難,將會無邊無際地擴展,接受萬法的祝福;並且在二○一二年的前三年開始,至二○一二後九年間,會有美妙的奇蹟,讓一切正在變動的天災地動,讓已經喪生的美麗人類,成為眾神的天使,共同祝福地球!人類將獲得前所未有的存在喜悅。 所以,在未來這九年的宇宙進化中,人類靈魂意識的開展會直接影響到人類肉身的疾病轉化。一個完全臣服在「宇宙愛的祝福」的人類,他絕對有任何方式去改善疾病,並解除死亡恐懼,這將會是這些年地球發展趨勢的重點。 【名家推薦】 ◎丁美倫(中廣節目主持人) ◎王季慶(中華新時代協會創辦人) ◎王育麟(《父後七日》導演) ◎李苑芳(貓頭鷹親子教育協會創辦人) ◎施文進(宇峻奧汀科技公司負責人) ◎侯孝賢(國際知名導演) ◎姚尚德(雲門流浪者計畫《默劇出走》編導演) ◎陳純玲(心悅人文空間負責人) ◎阿光(中國身心靈界領軍人,《靈性煉金術》譯者) ◎Dasha(天合中心創辦人) (依姓氏筆畫序) 【好評推薦】 「這本書不止意象豐富,文采也美。書中更不時有閃閃發光的慈悲、智慧之語,像每一章一開始的導言,都是如此。對在靈性道路上行走的人,是吸引人的路標;不同階段的人,也可以在其中照見自己的影子,尤其會對通靈體質的人有所鼓勵和啟發。」 ——王季慶(新時代之母、中華新時代協會創辦人) 「每個人的一生就是一個探險歷程,就是一齣戲,無知,但對萬事萬物保持一種寬容的態度,便能擁有創造的能力與自由自在。耐下心來,先不作判斷,在Asha的『小說』裡,我可以隱約感受到一種神奇的魔力!」 ——王育麟(《父後七日》導演) 「如果你本身對靈性學習有興趣,《星宇》一定會讓你對生命功課有更深體會;但如果你跟我一樣是個靈性學習的門外漢,Asha這句話送給你:不管自己升起的或外人加諸在你身上的煩惱,都需要您用輕鬆無懼的心觀照它。」 ——丁美倫(中國廣播公司節目主持人) 「這是一本需要用『心』仔細閱讀的書,它提供我們一種完全不同以往的視野,超越宗教、卻又契合任何宗教的義理,它開啟我們對生命的另一種觀點,幫我們平和的面對所有的『幸』與『不幸』的遭遇;化解我們對於『光明』和『黑暗』的偏執,轉以更開放的態度去詮釋與面對。」 ——李苑芳(貓頭鷹親子教育協會創辦人) 「Asha是我有幸遇到的、華人裡最純淨的能量和訊息管道,她所傳導的訊息無比精準實用,而她所傳導的白合體之光,更是協助我在短短幾個月之內發生了深入骨髓的療愈和蛻變。……向每一位真正在探索內在真相的朋友推薦這本書,願它為你帶去療愈的能量和蛻變的力量!」 ——阿光(中國身心靈界領軍人,《靈性煉金術》等書譯者)

目錄

◎【推薦序】安度萬重山/王季慶
◎【推薦序】寬容便能擁有創造力與自由自在/王育麟
◎【推薦序】精采動人的生命樂章/丁美倫
◎【推薦序】療癒和蛻變的力量/阿光
◎【作者序】有關宇宙的祕密

◎楔子

◎01 靛藍寶寶來了
◎02 預知宇宙任務
◎03 對上帝失望
◎04 萬法殿的會議
◎05 靈界的訓練
◎06 尋找絕對純真人類
◎07 光行者的考驗
◎08 啟動宇宙奧祕療癒力
◎09 通靈者是一帖心藥
◎10 第九十九個病人
◎11 外星人投身地球計畫
◎12 敞開就能轉變
◎13 與黑暗狂舞
◎14 經營身心靈中心
◎15 地球覺者+外星高頻
◎16 五位絕對純真人類合一
◎17 黑暗勢力的交戰
◎18 宇宙初始之光明與黑暗

序跋

【作者序】有關宇宙的祕密


  如果生命安排我將所看到的世界跟大家分享,我願意用兩百分的熱誠,把我所收到的宇宙訊息,在這本書中不增不減的帶給各位。這本書是我在懷孕期間,帶領我的存在請我與外界完全斷絕聯繫一個半月,每天除了接受存在們的教導外,一天一個半小時,就我與七位不同頻率的存有創作了這本書。

  為何是不同頻率的存有呢?參與的有三位已經超脫輪迴得道、也是主要帶領我一路上學習的高層指導靈們(高靈),他們分別是白長老CDSatina。而其他四位分別是:

  第一位是陪伴著我從十八歲到三十五歲的指導靈(祂寫完這本書,便已完成祂的任務,而到更高層次了)。祂沒有給我名字,但是我知道祂在人類經驗中,曾經當過義大利、西班牙和非洲人,僅此三次地球經驗。

  祂是人類的時候,曾當過演說家、戲劇小說家,也當過宗教修行者,所以這本書祂是負責主要故事架構;祂編織的故事中,請讀者單純把它認為是一個故事,不用多加思索與誰對號入座,當中的真實自然會留在人的生命智慧中,如果涉及頭腦的分辨,你將不會觸及宇宙的真知。

  第二位是我的靈魂。祂是個有點嚴肅、很有紀律的存有,但是在「有趣的事」方面,祂給我這個肉身非常多的自由空間去成為我。幾年前我跟祂更深入連結的時候,我總覺得我應該搞錯了,因為我是如此的熱愛無拘束、無紀律的生活方式。

  祂也一再的跟我確定,祂就是本質的我,並且簡單跟我描述,靈魂會選擇各種不同狀態的肉身,去擴大肉身的局限而與靈魂接近。在我小小的身體裡以為,祂是嚴肅有紀律的,但更多的是,宇宙各種靈魂的純透度,是無法用肉身感官所看到的去評斷或形容,因為祂是你小小眼睛看出去的祂,不是真的祂。

  在這本書中,我的靈魂透過我,描述一個祂在宇宙中結識的另一群存有,那些存有就是書中的絕對純真人類,他們在另一個很相近地球密度的時空中真實的存在著,而我的靈魂擔任轉述者,我擔任將這些故事寫下來的那一個身體。

  第三位是帶領我經驗人類很多複雜情緒的指導靈,祂的名字是阿FA(法)。祂跟我說,將來會越來越多人有敏感體質,有許多不適應地球的情況產生,藉由訓練我的過程,祂把部分資料放在書中,祂願意協助有這類問題的朋友,免於驚恐或認為自己是精神分裂而自我放棄。

  第四位就是生前與我相當親近的外婆,現在也是我其中一位指導靈。她在本書擔任訊息純粹度的把關,並且在書寫過程協助釋放我前世的恐懼記憶。

  在某一世中,自己這種與神對話的能力,因為遭忌妒,被某些熟識的人出賣後,接著受到嚴刑拷打、丟入水中致命而死的恐懼,一直干擾著我臣服在更大的宇宙安排裡。藉由這本書,外婆將我身上所投射出去的記憶訊息,藉由女主角Aventa傳遞出來,外婆說,這是我看出去的世界,不是別人的真實世界,寫這本書是要我學習為自己的生命負起全責,自己的恐懼、憤怒,都跟自己有關,非關他人;外婆一再警醒我,用更謙卑的心去分享這本書。

  而過程中我也問到,前世發生的事情若是真的,我做了什麼而創造出被忌妒、出賣然後死亡呢?這時候七位存在的主導者白長老很慈悲的告訴我:為了今天的妳,為了更深的宇宙智慧,因為你從沒死亡過,也沒經歷過出賣,更沒經歷過嚴刑拷打,這些都是你在那一世中、在那個身體裡所缺少的符號。這個符號代表:我從來就不是各種元素裡賴以生存的存在,我只是將這些戲劇符號的瞬間經驗,去進入更高的我。

  而現在被療癒的,是我們曾經無法放棄的肉身記憶。如果每一個靈魂在死亡那一刻已做好「放下一切」的準備,那將不會有這輩子的療癒行為。你在療癒的,是你熱愛自己在地球的精采戲劇劇碼,不是真實靈魂的療癒;你正在療癒的,是你當下願意讓自己創造出來的世界,你是這個世界的責任者,不是他人。當你看透了這些事情的真相,怎麼會有前世印記?更如何有過去的牽絆呢?

  從我個人的角度看來,這本書要傳達的是:一個與靈界溝通的使者,以她對生命的愛和體悟,提升自己的心,擴大對生命的愛。關於無形世界,不管對方是神、是外星人或是人類心中的魔鬼,都是宇宙原始之初,是「一」。

  期望這本書帶給人們的是:在探索未知後,為自己的生命藍圖解開一層層多餘的防衛和恐懼。卸下這兩者後,人類或許可以純然接受光明與黑暗兩者,接納自己的不完美和無知;轉身後,有更大的宇宙正為我們創作、編織一首首美麗樂章。在此書中,神正與我共舞著!

  這是各種頻率的存有共同創造出來的一本書。這本書會有多少人看到它,會有多少力量去展現,我無從得知;但它伴隨著我和寶寶,真切的給了我許多喜悅。我由衷的感謝這些存有的教導,讓我看到自己的各種局限。

  最後,我給了這本書一個最適合的名字——《星宇》,因為它有著許多宇宙的祕密,也是我先生和我第一個馬上決定給寶寶的名字。

  千千萬萬個感謝!

內文試閱

楔子


  結束了八年的長程旅行,Aventa搭乘著歐洲航線飛往亞洲的飛機。機上的她有些悲傷,也有些茫然。

  自己為何選擇離開歐洲?那個她深愛的國家,曾經滿足她藝術夢想的地方……這次她連行李都打包運送回亞洲了。

  Aventa是個戲劇演員,在巴黎知名的學校學習表演藝術。為了生活,各種可以學習表演與賺取生活費的機會,她都不放過。夢想曾經是她唯一的目標,如今,一些事故使她不得不放棄在巴黎的總總。

  在機上的Aventa手裡拿著一條項鍊,這是有一次在一場演出結束後,有個小男孩送給她的五芒星項鍊。小男孩跟她說:

  「我喜歡妳的黑頭髮、黑眼睛,妳是中國人嗎?這個五芒星項鍊是我祖母親手做的,祖母說,這是宇宙的保護密碼。她跟我說,當我感覺到孤單,或是得一個人獨自面對生活的時候,握著它,它就會給予無限的能量。」

  Aventa回憶起當時,她回答小男孩:「是的,我是中國人,我出生在台灣,謝謝你這來自宇宙的無限支持。」

  有好幾年,她每次上台演出的時候,都會握著這條項鍊,給自己加油打氣。

  前幾年在巴黎演出的時候,因為自己是外國人,老是會擔憂自己的口音與忘詞。有好幾年的時間,她每周都會去矯治醫生診所接受發音訓練;每回上台前猛看著劇本,深恐因為她忘詞,影響整個團隊;也好幾次在排練的時候,導演停下所有的排練過程,要她對著大家重複一個句子一千遍……好勝的她總咬著牙度過這些磨難。

  在不算短的時間裡,這條項鍊支持她往前走,再苦、再孤單都必須往前邁進,每向前跨一步,離夢想的距離便會縮短一些。

  看著手上的項鍊,Aventa哭了,想起她曾經到蒙馬特聖心堂,在上帝的面前,許下了偉大的夢想!她跟上帝說:讓我成為法國最優秀的演員,把每個生命淋漓盡致的展演出來吧!

  此時在飛機上的她並不確定,回到家鄉後是否有機會再重新開始她的藝術夢想,即使她隱約感覺到,回家並不會如同在巴黎一樣自由、生活一樣無拘束。家鄉的人與歐洲的朋友們似乎也不太相同,但是她無法清晰的比較出他們的不同。她只知道,在家鄉要很用力的說自己的想法,才能讓身邊的人理解一點點;在歐洲似乎不用多說什麼,包含藝術的態度與對生命的觀點,那是一種自由解放的獨立思考氛圍,你想怎樣就會有怎樣的人回應你。

  Aventa把項鍊放在心口,默唸著:「宇宙應當沒有國家的分別界限,請繼續支持我無限的力量。我知道我很悲傷,或許我再也走不出夢想,或許老天給了我無限的欲望,卻沒給我足夠的才華或機運,去顯化我的夢想、我的愛,但請支持我,即使在我最無助的時候!」

  這時候,Aventa漸漸地睡著了……又開始重複這令她窒息的噩夢!她的雙手在抖動,神情十分痛苦……這是一個令她困擾的夢。



  Aventa離開巴黎,不是因為夢想艱難而放棄。她遇到了生命的轉折,讓她無法自私的往自己的夢想前進,而需要緩下腳步,離開跟自己欲望有關的環境,好好放下所經歷的事。

  事情發生在幾個月前,在Aventa巴黎的公寓裡,有一個親密的女室友,因為情感的問題被她其中一個男友刺殺了四十二刀。回家的時候,房子已經被警察封鎖了,Aventa的東西也都在裡頭沒辦法領取。

  她站在公寓外,門口縫隙有室友的血跡。

  她很安靜地待在門口非常久,不知道該怎麼辦。

  前一天晚上,她因為跟室友意見不合,有一些摩擦——她們在爭辯米蘭昆德拉的《不朽》裡頭的一些價值觀與內容,甚至針對彼此的生活方式也大吵起來。室友不滿她活在藝術世界,完全不聞不問別人的需要與感受,咆哮著說:「妳是法國人的狗嗎?你並不是法國人,你演著聖女貞德,妳有立場可言嗎?中國戲曲妳一竅不通,不是嗎?」

  Aventa一言不發,室友所說的每一句話她都聽進去了,只是無法當場明辨這是否屬實。她真的自私到不顧其他人嗎?她真的只在乎法國而忘記自己是誰了嗎?

  Aventa站在被警察封鎖的命案現場,這幾句話一直在她耳邊迴轉。她還有話想跟室友說,沒料到一切都來不及了。即使她還是生氣室友老是喝醉後胡亂咆哮一番,或是帶著一個接一個的男人回家共眠,甚至連Aventa的男友她都引誘……即使室友很瘋狂的將整個屋子亂丟一通,Aventa卻不願意說任何傷害她的話。

  對Aventa來說,室友是個多變的戲劇主角,是要細細品嘗、進而深入愛上的角色;就像對於每一個角色,Aventa都會投入無限的愛,並且漸漸地不再以自己的價值觀來批判,因為她是個「角色」。換成其他人,早就被要求搬離開了。

  站在門口的Aventa突然感覺,心中有一把火都未曾對著室友說:「妳連我的戀愛對象都要一併摧毀嗎?如果不活在自己的藝術世界中,我怎能任由自己所愛的人,滿足妳的一夜激情呢?」

  想到這裡,Aventa心裡竟然有股非常邪惡的聲音:「妳死了就不會再傷害其他人了!」她退後了幾步,轉身離開現場。

  事件發生到現在已經三個多月了,幾乎每晚,室友總會來到她夢裡面。夢裡的室友是開心輕盈的,她百思不解,因為對她來說,似乎無法輕易原諒室友。

  在巴黎這段時間,Aventa培養出咬著牙不認輸的意志力,如果她心一軟,對室友的離開感到痛心與後悔,她內心那股支撐力應該會徹底崩潰——那交雜了多少不捨和慈悲的假象!對一個讓人無法控制和忍受的戲劇角色,Aventa沒有勇氣坦承自己的不舒坦,和自己被傷害的痛苦,她只能欺騙自己,善待室友才是智慧與慈悲。

  室友在世的時候,會跟Aventa說所有她發生過的事情,抱著Aventa痛哭,幾次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Aventa並沒有規勸她學習內省。這次的悲劇也是因為室友的瘋狂舉動惹毛了對方。雖然Aventa夢裡看到的她是喜悅的,但那偽裝的慈悲卻為Aventa帶來了很深的罪惡感。



  這是已經持續幾個月的夢境了,Aventa又再度從夢中驚醒。她看著四周,確定機上的人沒有被她打擾,於是躺回椅子上,在半夢半醒間,回憶著當時的情況。

  案發後幾星期,警察抓到兇手定案後,Aventa終於可以回去家裡收拾衣物,也答應將室友的遺物運回家鄉。當她到達屋外時,發現封鎖條早就被撕毀;打開門進去,整個屋子亂七八糟的,有小偷潛進去行竊。

  這時候,法國的房東出現在他們身後,規定要在兩小時內收拾好離開,他要請油漆工將這裡清潔後轉租給新的的房客。Aventa一群人慌亂的把室友的遺物一堆堆的放進大塑膠袋中,還好室友鍾愛的鋼琴沒被搬走。

  所有的東西並沒有被好好妥善對待。看著這一切發生的事故,Aventa不明白,她的夢想對生命措手不及的種種事故,有無直接的幫助呢?戲劇讓人明白人生,或許可以讓Aventa有很深的體悟,可以更冷漠的看著每個人正在發生的種種故事,而不至於大驚小怪;但是Aventa很清楚,這是頭腦的解釋,而她的心、她的身體卻正在不停地顫抖。

  她當下明白,人永遠都在一齣戲中去挑戰自己,挑戰生命的無奈與脆弱,挑戰擁有與失去的恐懼。舞台戲劇只是展演一小部分的人生,再精采,都只是像雞毛毯子搔過她的手心。

  這時候她的心很痛,身體無法控制地顫抖著。

  她的夢想就像一根雞毛毯子,又再度搔過她的手心,無足輕重。

  她覺得她應該回家了。或許,去在乎應該被在乎的生命,她就可以在真實人生中演戲,不再欺騙自己了;她也發現,所有她定義的善良與慈悲,都是因為自己的脆弱。而這次的意外,她應該擔負一部分責任:如果早一點將她內心不舒坦的部分勇敢表達出來,室友應該就會收斂她那猖狂的火爆個性。

  的確,這齣真實戲下得太重。即使一部精采的舞台劇本,身為演員的她會再三咀嚼,從表面頭腦認知到深入角色精義中的過程,是有緩衝空間的;但謀殺的意外令所有人措手不及,即使沒有死亡這回事,一個屋子遭竊都足以嚇壞人,更何況客死異鄉,身後遺留之物還無法被妥善照顧,對室友的家人而言,這是多大的悲痛啊!

  事後,Aventa有耳聞,室友的媽媽在祭堂上因過度悲慟,也心臟病發離開人間。

  從事發到偵查的幾個月間,Aventa完全沒有勇氣去與室友的家人見面,室友的男友試著打電話聯繫Aventa,她一概不接,就像室友一樣消失在這混亂的現場,人間蒸發。即使有一次在路上與這位男友巧遇,Aventa也假裝自己並不認識這個人,點了個頭便搭上計程車。

  這件事讓Aventa想暫時完全忘掉自己是誰,忘掉自己身在巴黎,忘掉自己的夢想,更忘掉所有跟室友相關的人事物。這樣的佯裝不是為了推卸責任,她需要保護最後一道防線,不能崩潰,更不能大哭,那會失去活著的最後意義。

  所有最優秀的演員對所飾演的角色都是完全投入與熱愛的,更何況全然愛上劇本。室友的經歷就是一齣活生生的悲劇,是不容許在劇本之外延伸出那冗雜的枝枝節節,精采的片段總在某個時間點就該結束。

  就像她搭上這班回家的飛機,她並沒有設想自己人生的下一階段計畫。這齣戲在搭上飛機的那一刻便不可能再有下一幕,Aventa如此決定。



  回家後,Aventa在小鎮裡開了一家小雜貨店,裡頭有賣香菸,有提供青少年的電玩。店的生意很好,她很喜歡跟青少年聊天說話,也會下廚燒飯請年輕人吃,在適當時間請孩子們回家做功課,也會跟來買香菸的老煙槍說些大自然與歐洲之行曾經給她的啟示。這時候的Aventa更接近人,每天的生活沒有什麼新奇大變化,不離群索居,接近真實生活。她就是一個雜貨店的老闆娘,一個懷念父母親與歐洲所有一切的平凡女人。

  她與她的青梅竹馬Tom找了塊非常清幽的山坡,築構了一間簡單的平房。兩個人從小便是無話不說的好朋友,即使Aventa離開台灣到歐洲這麼久的時間,Tom會在電腦上與她持續保持很密切的聯繫。

  Tom內斂深藏不露,靜定如宇宙一般,是Aventa一生中最珍貴的朋友,總會在她最無助徬徨的時候,給予她支持。

01 靛藍寶寶來了


  三位外星朋友自稱靛藍寶寶,發出靛藍色的光流,與人類用第三眼感應溝通。靛藍寶寶代表的是純真,如蔚藍海洋般厚實,同時帶著慈悲廣大的愛,來到地球尋找宇宙任務的執行者,直率不做作是他們的的風格。因為是第一次被分派到地球,所以他們與Aventa相遇的方式驚嚇到對方,但這卻不是他們預期的。

  清晨接近六點鐘,Aventa獨自在她的小花園裡,正拾起一些枯枝落葉,準備放進小火堆中當成小暖爐的烤材。Aventa撿拾樹枝的同時,天空顏色從灰藍色轉成寶藍色,由淡色轉呈深色;手中的樹葉因為頓時染上寶藍光澤,而更顯出樹枝的厚實感。

  太陽漸漸升起,應該說太陽早已在它該在的位子,只是灰藍色的天空並不明顯襯托出初陽;但這瞬間,寶藍色的色調卻滿足了初陽的微金黃光,顏色很明顯的分出太陽與天空色澤。

  在這塊土地上,並不是那麼常出現寶藍色的天空,倒是在沒多久前,才因為大地震而引發了許多的污染和灰色的色調。大地背叛了這塊樸實的土地,在這空氣中,我們可以隱約感受到,瀰漫著的悲傷與無奈的氣氛,正無法避免的緊裹著我們的身心。

  Aventa把一堆樹枝枯葉很快地丟入火堆中,在火光中,Aventa隱約地看見幾個從她眼裡竄出的寶藍色光團,她目不轉睛地注視著火堆,想確定是否是自己眼花。

  她再定神看了一次,寶藍色的光團迅速變成三個人形般的小男童。

  Aventa還是四處張望,她從不疑惑有肉眼看不到的無形世界存在,因為從小就聽過無數來自上帝的訊息,不過這倒是第一次,看到小精靈般的小男童出現在正在燒的火堆中。

  對Aventa來說,上帝就是個信仰,是個訊息師,祂只告訴我們該如何導正心念,好好生活,從不創造神話,也不會給Aventa多於她肉眼所見、知識所不及的奇妙鬼影子;至少現在的她深信上帝所給的指示——祂帶給我們的應該是平靜,而不是科幻小說的素材。

  可是這三個精靈越變越清晰,從寶藍色再轉成更深的靛藍色,而天空又回復到原本的灰藍色。這三隻藍色小精靈越變越硬——用「硬」來形容,是因為他們從不太固定的形體到有形體,的確是變硬,而且顏色變深。

  他們正從火堆裡走出來,快掩蓋住火光了。Aventa動也不動的看著一切發生,忘記了上帝跟她的默契。她停滯住,能量似乎緊緊地將她綑綁住,於是她昏了過去!

  上帝創造出這個景象,讓她嚇昏整整三天三夜。當她醒來時,是Tom守在床邊並照顧著她。Aventa持續好幾天不願意多談所發生的事情。

  她記得,在她昏過去之前,這三個小精靈的確很踏實的正握著她的手,摸著她的頭和腳底板。她知道是他們靠近導致自己昏厥,不是她使勁掙脫害怕而失去意識。若說是嚇昏,她還可以接受,但是如果硬要說是因為拒絕他們靠近而瘋狂失控,Aventa會對這種說法升起不滿的念頭,因為她知道她認識他們很久了,只是沒有熟到可以馬上跟他們對話,或輕輕說聲「哈囉」。

  Aventa記得,在她七歲的時候,上帝曾經在半睡半醒間跟她透露,有一天會藉由她的聲音告訴這世界:有些來自宇宙的外星朋友,會在二○一二年的某一天告訴她宇宙的真理,還有正在地球發生的大蛻變;而這些外星朋友就像海洋的顏色,會告訴她很多很多故事,會讓Aventa在愛的能量中喚醒人類的真善美。上帝告訴她,這是個宇宙的小故事,卻蘊藏著所有生命的真理;上帝告訴小Aventa,美麗的故事會在無意間發生,在最平凡的寧靜中創造出不平凡。

  Aventa躺在床上,回想上帝曾經給她的語言。三十五歲的她一直認為,那些語言是上帝對她靈魂的呢喃細語,將她對父親的思念轉成夢幻般的與神對話;它們像童話,伴隨著Aventa未來的生命,這樣日子會好過些、踏實點。

  對Aventa來說,這是她頭一遭看到無形世界的朋友幻化成物質實像,著實的摸著她身上的每一處;她不是作夢,更不是錯亂,她張開眼睛看著腳底板,的確有些不同的痕跡——有個星星的符號標誌,若隱若現的浮在右腳底板中心的一公分處。

  人體周圍有道小微光暈,叫做氣場,Aventa第一次看到有個星星漂浮在氣場上面,這個星星符號的基本組成色調是淡藍色的,並帶著些許金黃色光芒。

  Aventa只是再度確定,真的有三個古怪精靈,在她昏厥過去的時候抓著她的腳板,並嵌入這個東西;她一臉驚慌地看著她的右腳板,一度摒住呼吸,強力鎮靜自己。

  她在內心吶喊著:「天啊!上帝,您不是一直會引領我生命真理的方向嗎?現在我的右腳底板正踩的是您的頭、您的臉龐!」她心想:「我心目中的上帝形象,如今卻在我的右腳底,像個大印刷品直接烙印在腳板中!這是褻瀆上帝,還是我已經無可救藥到將惡魔引來生命深處而不自知?」

  這時,鄰居Tom走進來,端著一大盆花水,準備替她沐浴。這是個特殊的沐浴儀式,是Tom的祖先所傳下來的,專門針對需要褪去病痛的女人調配的一種花草精華,可以除掉身上的穢氣與情緒的起伏。

  是否有無法抵抗的事件正在發生呢?Tom看到Aventa的眼神裡有很多困惑,以及孩童般既期待又害怕的表情。

  Tom認識她很久了,她的生命經歷令他敬佩,他像個護花使者般百般照料她。與其說是好朋友,倒不如說是一種非關愛情的靈魂伴侶關係,因為Aventa的心只要發出一聲擔憂,Tom就像個守護者一樣,準備千萬種良丹來提振她。

  Tom常自嘲:「Aventa就像住在我內在的陰柔能量,當我有莫名其妙的焦躁時,便可以知道,Aventa肯定因為身上的靈媒體質而承受不住外在的混亂;唯有在完全潔淨的環境中,她才可以完全體現她靈魂的美麗。而我是上帝派來守護她的。」

  Tom發覺,這是Aventa頭一次昏厥將近三天,想必是有不尋常的事情正在發生。

  Tom看到她的雙眼,並不是被挖空能量,也不是被能量侵犯的不舒服狀態,而是一種新氣象,一種新的芬芳,正在她身子周圍醞釀、綻放著。她現在就像個純真小女孩,每一天看到她,她的神情又更輕盈一些、更無暇了一點。

  Tom知道她不願意多說,默默為她準備一種女神迎接誕生的小嬰兒用的沐浴精華,有菊花、甘草、蠟菊、天竺葵和櫻花,加上特別調製的果油,還放上檀香與乳香磨製而成的香灰。把這些草藥放在一起,會產生深層潔淨的效果,令人平和與敞開,這精華稱為「和平使者的愛」!

  Tom的生命狀態充滿智慧與靈感,總會輕易地知道Aventa現在發生什麼事情、需要什麼樣的精華來提升身體穩定性。

  今天是第五天了,Aventa還是無法把當天的事情告訴Tom。

  長久以來,她下意識的抗拒這位智者總在身邊默默督促著她,開放給這個神祕的大宇宙,讓自己更順應天生的使命,去成為宇宙通靈者;因為Tom認為,她是上帝在眾人中挑選出來的寵兒,Aventa從來無需質疑上帝的到來。

  這麼多年來,他看到Aventa為了這個天生通靈體質,恐懼於千奇百怪的能量困擾。表面上,Aventa總是說她信任上帝的存在,也信任愛的源頭源源不絕的接引著她,可是Tom卻清楚的觀察到,Aventa還在抗拒更深更遠的靈性真理穿越過她,去奉獻給世人,因為她已經習慣把自己放在最卑微、最涵蘊、最謙卑的位子。除了覺得自己不配扮演傳訊者以外,更多的是,她看到自己內在的黑暗會被光明照射的太赤裸,赤裸到她連去撿枯枝落葉都自覺不配。

  Tom看在眼裡,知道Aventa純真如水一般清澈。就是因為她有著敏感纖細的心,像個顯微鏡般去觀照自己的內心深處,這樣的坦誠跟不躲避黑暗,絕對是上帝的最佳人選(許久以後,Tom和Aventa才知道,這類人可是上帝眼裡的模範生)。上帝並不要乾淨的自以為光明、而喪失豐富人性的假好人,而是那善於自省跟渴望回歸的吶喊聲,召喚來上帝的青睞。

  Tom知道,Aventa是看不清楚這一切的,她因此折磨自己。Tom很心痛Aventa如此唾棄自己的黑暗面,他只能默默地等候這個天使接受一切罪惡,赤裸地站在眾人的面前,歡笑地歌唱著黑暗的力量!同時成為上帝的使者,去綻放光的魅力。

延伸內容

安度萬重山


◎文/王季慶(新時代之母、中華新時代協會創辦人)

  當我暱稱「新時代的小魔女」Asha終於完成了這本她心愛的書,而希望我為她寫幾句時,我還真有點不知如何下手呢!

  因為,如我曾毫不隱瞞地告白的,我是第一號麻瓜,所以書中種種,完全在我的五感之外,無法由我的左腦去判斷。但與Asha相交以來,我肯定她給過的與我個人有關的訊息,都非常美妙地實現了,使我重拾對凡間的愛!所以,在情感上,我們近乎母女之情,真心互愛、互重。

  很有趣的一點是,當Asha替我解讀任何問題時,每每都是連接上我自己的高靈、指導靈或親友的靈魂,從來不是從她的高靈、指導靈的立場傳話,因此我聽起來也較容易了解意會,不致於像天語似的。至於牽涉到日常生活中的一些選擇與決定,她會要我自己問心而不加以干涉,這也是很好的做法。

  至於Asha和指導她的高靈們共同精心創作的這本書,內容超乎我能理解,更無從置喙。就如看《阿凡達》一般,是另外時空發生的戲劇?或是……?我只能羨慕讚嘆其豐富的想像力,化成遨遊穿梭於多重次元和宇宙之間的鮮麗活潑的各種角色,及超越時空的變幻布局,去享受其藝術境界,並慢慢玩味交織其中的意涵與暗示——如Asha說的,「在愛的能量中,喚醒人類的真善美」,以那樣的角度,我感受到其中的意趣。彷彿我們活在三度空間中,卻隨時受到萬法的關注,在祂的眼皮子底下,大作雷霆萬鈞的夢。一覺醒來,滿天雲霧已散,末日並未降臨!就我而言,寧信我們都是受到恩寵的孩子,在無條件的信託和天真的嬉戲中,已安度萬重山!

  善惡和二元性一直是地球歷史上爭戰的主題,本是地球舞台的基本設定,以便各階段的人類去扮演各自選定的角色,直到真正覺醒過來,便可以離開輪迴,去嘗試其他次元的存在。因此,並非黑暗與痛苦不存在,而是我們根據自己的經驗,學習智慧、體會愛,領悟我們並非外緣——天災人禍——的受害者。所謂「眾生畏果,菩薩畏因」,當我們明白自己已在「無形界」參與製作了一齣又一齣的大戲,才能相顧一笑泯恩仇!

  這本書不止意象豐富,文采也美。書中更不時有閃閃發光的慈悲、智慧之語,像每一章一開始的導言,都是如此。對在靈性道路上行走的人,是吸引人的路標;不同階段的人,也可以在其中照見自己的影子,尤其會對通靈體質的人有所鼓勵和啟發。

寬容便能擁有創造力與自由自在


◎文/王育麟(電影《父後七日》、《龍飛鳳舞》導演)

  第一次遇到莉婷(Asha),是在一九九八年我的第一部劇情片《棉花炸彈》的拍片現場,她是文化大學影劇系的學生,來幫忙演出某個神通廣大立委的貼身助理。

  戲份不多,自然對莉婷沒法有太多印象。之後聽說她遠赴法國學戲劇,此後全無消息。

  大約是二○○六年吧,她回來台灣,我們碰面聊了一下,感覺眼前這位是飄在半空中的仙女,當下的地球現實對她來說似乎不具備什麼意義。

  二○○七年年底,忙著《父後七日》的前製,要跟莉婷搶王莉雯(《父後七日》女主角)的時間,這才知道原來她正與莉雯忙著一個舞台劇演出,莉婷身兼編導演員,忙得不可開交。

  這時候開始對莉婷有些認識了。從法國回來這些年,除了繼續戲劇相關工作之外,她花很長時間做身心靈方面的靈修,開始有一些通靈事蹟傳出,走上探索自我神性的旅程。

  關於指導靈、宇宙訊息等等這些詞彙,以及與此相關的奇人奇事,許多朋友都視之為笑話,我想,這多少可以掩飾內心的不安與疑惑。

  至於我自己呢?非常尷尬,我是一直處在麻瓜與非麻瓜之間,關於光、愛、第五次元、通靈、外星人等等,這些我全相信,但又全都弄不清楚。

  但是我始終明白,每個人的一生就是一個探險歷程,就是一齣戲,無知,但對萬事萬物保持一種寬容的態度,便能擁有創造的能力與自由自在。

  耐下心來,先不作判斷,在莉婷的「小說」裡,我可以隱約感受到一種神奇的魔力!

  而我相信過了二○一二,我們每個人,不管願意不願意,相信或不相信,遲早都會擁有這種力量。

精采動人的生命樂章


◎文/丁美倫(中國廣播公司節目主持人)

  看完Asha這本《星宇》後,發現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其實並不孤單,整個宇宙生命中總有一股力量在支持著我們、看著我們,帶領我們經驗所有的苦痛與快樂。我們真的臣服、相信與感恩,改變內心的評斷跟恐懼,才能完成自我療癒;當我的心夠安靜、接受度夠開放,靜下心來就會發現,宇宙高靈所要傳達的訊息,常常就在我們的生活周遭。

  Asha一直用一種不帶個人自我意識的方式,傳達她所收到的宇宙訊息。如果你本身對靈性學習有興趣,這本《星宇》一定會讓你對生命功課有更深體會;但如果你跟我一樣是個靈性學習的門外漢,Asha這句話送給你:不管自己升起的或外人加諸在你身上的煩惱,都需要你用輕鬆無懼的心觀照它。只有沉著地觀照著,相信現象是宇宙與自身的樂章,在這精采動人的樂章中,自己可以選擇哪些成為生命的節奏。

  歡迎你和我一起進入Asha的《星宇》世界!

療癒和蛻變的力量


◎文/阿光(內地身心靈界領軍人,《靈性煉金術》等書譯者)

  Asha是我有幸遇到的、最純淨的能量和訊息華人管道,她所傳導的訊息無比精準實用,而她所傳導的白合體之光,更是協助我在短短幾個月之內發生了深入骨髓的療愈和蛻變。我對靈動通透的Asha和她背後慈悲的高靈們充滿了感恩!在閱讀這本書的過程中,我感覺到高靈的能量透過字裡行間傳遞出來,而書中,Aventa在面對和整合自己的黑暗過程中所歷經的痛苦,以及從中所獲得的蛻變和力量,讓我感同身受!

  這不是一本只包含上面脈輪的光與合一之愛的書,這恰恰是我喜歡它的地方。因為整合了下面脈輪中的黑暗,所以它完整而充滿力量。這種充滿力量的愛,令我真正感動!向每一位真正在探索內在真相的朋友推薦這本書,願它為你帶去療癒的能量和蛻變的力量!

作者資料

Asha(Asha Huang)

天生能與不同次元的存有溝通,追隨精神導師——自稱「白長老」的高靈,學習各種宇宙療癒。因緣際會之下,前往法國聖米歇爾山,幸運的與當地最受尊敬的麥可大天使連結,在天使的代領下,展開一系列的工作坊,近期主題重點在分享宇宙的新能量「自由意志」、「健康與靈魂的關係」、「靈性之旅,啟動靈魂新力量」。現為靈性圈知名傳訊者,足跡遍及兩岸三地,心悅人文空間創辦人之一。著有《星宇》。 www.asha-club.com Facebook粉絲團:心悅人文空間Joyful Living

基本資料

作者:Asha(Asha Huang)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open mind系列 出版日期:2013-01-30 ISBN:9789862723104 城邦書號:BU702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