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國際書展搶先場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國王遊戲〈滅亡6.08〉(國王遊戲4)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全系列書籍銷售突破300萬冊 ◆手機點閱下載突破3,700萬人次 ◆連續4個月蟬連日本Yahoo! Mobage手機網綜合榜第1名 ◆盤踞日本紀伊國屋、丸善書店、TSUTAYA等各大書店暢銷排行榜 顫慄小說第4集!全系列在台銷售突破10萬冊! 全國性的地獄級國王遊戲,挑戰驚悚極限新篇章! 死去的伸明,將是解開國王遊戲死亡連鎖的關鍵? 2010年6月8日,日本全體高中生都收到了來自國王的手機簡訊──「廣島全部的高中生移動到岡山縣」。就讀高二的修一、友香和智久三人,收到簡訊之後,半信半疑地前往岡山──一場導致日本走向滅亡的悲劇就這麼開始了…… 遊戲規則 1.住在日本的全體高中生強制參加。 2.收到國王傳來的命令簡訊後,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使命。 3.不遵從命令者將受到懲罰。 4.絕對不允許中途退出國王遊戲。

內文試閱

遊戲規則

1.住在日本的全體高中生強制參加。
2.收到國王傳來的命令簡訊後,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使命。
3.不遵從命令者將受到懲罰。
4.絕對不允許中途退出國王遊戲。

【政府內部聯絡文書】

  警戒層級1──沒有發生任何事件的狀態。

  警戒層級2──發生事件,預測有可能危及生命的狀況。

  警戒層級3──發生事件,預測有可能大範圍危及生命的狀況。必須劃定、公佈有必要提升警戒之地區,並進行避難之準備(因應狀況來判斷警戒地區的範圍)。

  警戒層級4──預測有可能在日本國內造成重大損害,甚至是國家等級的危害時,必須將暴露在危險之中的人留置在國內,與他人隔離。

  警戒層級5──預測有可能導致人類滅亡的狀況。

  2010年6月8日上午11點45分。

  日本政府決定將【警戒層級】提升至第3級。為了預防混亂、失序、暴動,開始進行資訊控管行動,意圖將損害縮減到最小限度。

  一旦遭遇難以預測的事態,或是預測到可能發生的最壞狀況──為了避免災害擴大,必須將暴露在危機之中的人留置在日本國內。

  並且增強警力以及增派自衛隊,準備對應前述各種狀況。

  政府內部聯絡文書(機密等級警戒一級)

  務必注意不得洩漏情資。

  結束就是開始。

  所謂的「終極」──就是指事物的「盡頭」。

  所謂的「盡頭」──就是指永無止盡的擴散。

  ──而那個,就是人類即將面臨的威脅。

【6月7日(星期一)晚間11點53分】

  那是如同脈搏一般,毫無止息的強烈鼓動。在漆黑的夜空中,散發出靛藍色混合著血紅色的五彩彎月漸漸升起。

  過去的夜空中,曾經升起如此詭異的月亮嗎?

  走在街上的人們,並沒有注意到這輪彎月的奇特光芒。

  早早就寢的人──還有在房間裡打電話的人、玩電視遊樂器的人,以及明天就要交報告,而在書桌前拼命用功的人,全都沒注意到。

  妖豔的月亮,彷彿是即將帶領人們走向毀滅的路標。

  日本的廣島縣,人口總數有287萬人,縣政府所在地廣島市是政令指定都市(擁有較高自治權的大型都市)。廣島市同時也是和平紀念都市,以追求和平、廢除核武為目標,經常發起相關的反核活動。

  原爆穹頂和日本三景之一的安藝宮島(嚴島神社)這兩座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可的世界文化遺產,都位於廣島市,因此常有國內外的觀光客前來遊覽。

  流經廣島平原的一級河川太田川,在中游的兩岸河濱,有著井然規劃的住宅區,豎立了許多棟高層公寓大廈。

  高層公寓大廈的住戶們,平日就連鄰居長什麼模樣都不知道。

  和鄰居交流這種事,在公寓大廈裡幾乎很少發生。偶爾在入口大廳或是電梯裡碰上面,也不會互相打招呼。人與人之間沒有任何聯繫。

  因為覺得和別人交流很麻煩,所以在不自覺之間,就這麼自然地切斷了和他人的聯繫吧?

  或者,是因為不希望別人干涉自己的生活?

  雖然都住在同一棟大廈裡,人際關係卻像是街上的陌生路人一樣。就算有誰死了,也不會感到一絲悲傷吧?畢竟那是毫無關聯的外人。說不定,根本沒人會注意到哪個住戶已經過世很久了。

  說得極端一點,假使有哪個住戶遭到殺害──恐怕也得要等到傍晚看電視新聞的時候,才會驚覺吧。

  入口大廳的自動門和圍繞著公寓大廈的圍牆上,貼了幾張這樣的標語:

  【冷酷的傢伙!快點支付天線的材料費和工資!你們有錢住這麼高級的公寓大廈,怎麼可能拿不出錢!快付錢!】

  由於這棟高層公寓大廈的遮蔽,使得附近低矮住宅區的住戶長期以來飽受困擾,如果家裡沒有安裝數位天線,電視的訊號接收就會非常微弱。

  這個問題引發了居民之間的爭執。

  高層公寓大廈的住戶認為〝這跟我們沒關係,所以沒有義務替你們支付天線的安裝費,多花那筆冤枉錢〞。另一方面,周邊的住戶則主張天線的材料費和安裝費用都應該由這棟大廈的住戶來負擔。雙方的意見就像平行線一樣,毫無交集。

  就在這時,發生了刑事案件。

  高層公寓大廈的其中一個住戶,被人用菜刀刺殺身亡。

  殺人嫌犯──是〝支付天線費用〞的社區運動主導人的兒子,目前就讀高中一年級。

  這起事件被電視新聞報導出來之後,引起社會一片譁然,也冒出了各式各樣不同的聲音。

  ──怎麼會為了這點小事就殺人呢。也不過就區區幾千或幾萬圓而已啊。

  ──聽說嫌犯還未成年呢。

  ──應該要補償周邊住戶才對,可是,也犯不著用到殺人這種手段吧。

  ──這世界變得越來越可怕了。

  後來,高層公寓大廈的居民們支付了天線的材料費和安裝費。

  諷刺的是,這次的事件,終於讓公寓大廈的住戶們採取行動了。 【6月8日(星期二)午夜0點0分】

  高層公寓大廈最頂樓的4LDK公寓裡,就讀私立三和高中二年級的工藤智久,正躲在關了燈的房間內哭泣著。

  「爸……」

  ──嘟嚕嚕嘟嚕嚕嘟嚕嚕。

  智久的手機響起了三次鈴聲。收到簡訊時就響三次是他早就設定好的。幾秒鐘後,手機又響了起來,這次是智久的女朋友──今村友香打來的。

  「幹什麼啦,友香!每天都打來,煩不煩啊……」

  『你還在哭嗎?──打起精神來吧。智久一直沉溺在悲傷裡,我也會連帶感到悲傷啊!來學校上課吧,大家都在等著你呢。』

  「被殺的人是我爸啊──他之前在大廈裡,每一間公寓都去按電鈴拜訪,呼籲大家『一起拿出錢來補償對方吧』。不但犧牲自己的假日,連平常下班回來,就算再累,也還是這樣四處拜託!可是,他們卻都說『跟我們無關』,就這樣把他給趕走!但是我爸不肯放棄,一直說『是我們給周邊住家造成困擾的』!我爸拼命想要說服大家──結果呢,為什麼被殺的人是我爸!這太不公平了吧!」

  對話暫停了好一會兒,伴隨著凝重的沉默。幾秒鐘後,友香打破了沉默。

  『智久──你快點看電視。』

  「我沒心情看電視啦。」

  『別說那麼多了,快點看!電視上出現了奇怪的字幕耶,就像緊急地震特報那樣的跑馬燈,而且,每一台都有出現!』

  智久半信半疑地拿起遙控器,按下電源開關。

  【國王遊戲:這是住在日本的所有高中生一起進行的國王遊戲。國王的命令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不允許中途棄權。*命令1:廣島全部的高中生移動到岡山縣 END】

  智久皺起了眉頭,盯著電視畫面上一串陸續跑過的文字瞧。

  「這是在搞什麼鬼啊?國王遊戲?──蠢斃了,是電視台在惡作劇吧!這是什麼線路故障,還是播出意外嗎?」

  『手機也收到了同樣內容的簡訊呢。』

  「手機也有?」

  智久把手機從耳邊拿開,確認一下剛收到的簡訊。

  【6/8星期二00:00 寄件者:國王 主旨:國王遊戲 本文:這是住在日本的所有高中生一起進行的國王遊戲。國王的命令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不允許中途棄權。*命令1:廣島全部的高中生移動到岡山縣 END】

  「這……這是在開什麼玩笑啊……」
困惑圍繞著智久。這時,電視上正在播映的深夜動畫節目突然中斷,螢幕上出現一位女性播報員,應該是負責深夜新聞的記者。

  「準備好了嗎?」錄影現場傳來助理導播高亢的喊聲,將現場那一股帶有慌張的異樣氣氛傳達給觀眾。

  接著女性播報員抬起頭來,雙眼直視著攝影機。

  「抱歉在節目播出中途打斷各位收看──現在,電視螢幕上出現的跑馬燈字幕並非電視台的播出意外狀況,有可能是電波遭到入侵干擾,當局仍不明瞭發生的原因為何,目前正在緊急調查當中。為了避免突發的混亂狀況,節目將暫時中斷播出。抱歉打擾各位的收視,在此致上最誠摯的歉意──各家電視台目前正在互相聯繫,瞭解狀況中。」

  畫面上的跑馬燈字幕還是沒有消失。智久說道:

  「這是怎麼回事?是大規模的惡作劇嗎?」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況。』

  接著,助理導播拿了一份稿子,遞給心神不寧的女性播報員。

  「根據剛才收到的資訊,電視畫面上出現的跑馬燈字幕,也以手機簡訊的方式傳送出去了。雖然無法肯定是否僅限於高中生──但是,目前已知的情報顯示,收到簡訊的都是15歲至18歲的年輕男女。這是某種大規模的惡作劇嗎?過去未曾有過先例,一等我們收到更詳細的消息,將會立刻為您報導。」

  當女性播報員照著稿子唸出文字時,智久關掉了電視的電源。

  「蠢斃了!我要去睡覺啦!」

  『等一下!智久,你都不會擔心嗎?』

  「友香,是妳太過神經緊張啦。沒錯,我們的確是住在廣島縣,而且是高中生,簡訊上說,要我們24小時之內移動到岡山縣去。可是,又沒說清楚目的是什麼!我們要是沒去,難不成會發生什麼事嗎!我敢發誓,一定什麼事都不會發生。我倒還真想看看,有哪個蠢豬會照著這種沒頭沒腦的命令去做呢。」

  『說得也是。』

  這樣閒聊了一會兒之後,智久說了聲「晚安」就結束了手機通話。

  【確認服從】

  不知過了多久,電視畫面上再度出現了跑馬燈字幕。不過,智久和友香因為都已經關掉了電視,所以沒看到這一幕。

  女性播報員歪著頭,不解地說:「剛才,電視畫面上出現了【確認服從】的字幕。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呢──難道是有人從廣島出發,抵達岡山了嗎?」

  掛了電話之後,智久來到佛壇前,對著父親的遺照雙手合十。

  ──我絕對饒不了那傢伙。雖然不知道他會在少年觀護所裡關多久,但是,等他哪天被放出來,我一定要親手懲罰他。

  緊握著拳頭的智久,立誓要替父親報仇。

  那位殺害智久父親的少年,目前被收容在廣島縣東廣島市八本松町的廣島少年觀護所裡。少年觀護所位於廣島縣內,而那名少年也是高中生。

  ──那傢伙,也是剛才那個意義不明的跑馬燈命令對象之一嗎?

  「哼!無聊透頂!」

  智久抹去臉上的淚水,鑽進棉被裡去了。 【6月8日(星期二)上午7點3分】

  比平日更早起床的智久,到洗臉台前洗了把臉,「呼」的嘆了一口氣。

  照入室內的朝陽,把白色的廚房照得一片光亮。餐桌上放著早餐和一張字條。

  早餐是麵包、炒蛋和沙拉。

  字條上是這樣寫的:

  【媽媽有重要會議要參加,會晚一點回家,你記得自己買東西吃喔。 媽媽留】

  字條底下壓著3張千元大鈔。意思是,今天的午餐和晚餐就自己解決吧。

  打從智久念中學開始,母親就經常這樣,把晚餐的錢壓在字條下,要智久自己去張羅。而父親也總是工作到很晚才會回來。

  【有重要會議要參加,會晚一點回家。】

  過去,這樣的字條不知道看過多少次了。因為總是重複同樣的內容,每次都要寫紙條,寫著寫著,連父母都嫌麻煩,還曾經想過乾脆買一塊白板和油性筆來留言。這樣一來,就可以免去老是要找紙條的麻煩,如果有必要,直接寫在餐桌上也可以。

  念中學時,剛結束社團活動、滿身疲憊回到家的智久,總是見不到父母的身影。就連餐桌上都沒有預先準備熱騰騰的晚餐,當然也沒有聽過那句「你回來啦!」的親切回應。

  眼睛所看見的,常常是放在餐桌上那幾張長方形的紙片──還有紙片上冷酷的面容。那傢伙永遠不會露出微笑,也絕對不會說「你回來啦!」。畢竟只是鈔票罷了。

  或許有人會說,至少還有錢可以吃晚餐,很不錯了。學校裡甚至有些同學很羨慕他。可是,智久並不喜歡這樣。他希望社團活動結束後,回到家時,家裡會有人等著他,對他投以溫柔的笑容。

  智久打開落地窗,走到陽台上,把3張千元鈔票扔向空中。

  「什麼都想用錢來打發我!」

  3張紙片在空中飛舞飄落。

  在父親葬禮的時候,母親這樣對他說:

  「還好被殺的不是智久。」

  智久實在無法原諒這句話。

  「難道爸死了就沒關係嗎!」

  不顧葬禮正在進行的智久,這樣怒吼道。

  母親的心情,其實也不是那麼難以理解。假使說智久和父親兩個人之中,必定有一個人要死,那麼,的確會慶幸死的人是父親──這句話應該是這個意思吧。

  智久也明白這點。可是,心裡這麼想也就罷了,偏偏在葬禮的時候說出這種話,難怪智久會生氣破口大罵。

  此後,智久和母親的關係就漸漸疏遠,智久甚至不再叫她「媽」了。

  智久看著空中飄舞的千元鈔票。

  鈔票已經飛到伸手無法觸及的遠處,就像是要逃離自己似的,拼命逃得遠遠的──

  「再也回不來了……父親也是。」

  智久看著地面,就在這一瞬間,他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國道2號線的公路上,塞滿了車輛。雖然平常偶爾也會塞車,但是今天的車輛多到不尋常。望向更遠方,公路周邊的道路也塞滿車輛,還聽到警笛聲四處響起。

  從公寓大廈的陽台望出去,廣島市的市區陷入了一片騷亂之中。

  智久把上身探出陽台,朝天上看。上空發出啪噠啪噠的聲響,是直升機,而且不只一架。是電視台的採訪直升機嗎?

  「喂喂喂!真的有人當真,要趕去岡山啊?連直升機都出動了──真是難以置信。」

  既然電視台派出直升機了,那麼,電視應該會播出相關新聞才對。智久趕忙回到屋內,打開電視機。

  「今天凌晨,內閣官房長官內田茂夫先生突然宣佈辭職,並沒有召開官方記者會發表任何聲明。」

  新聞播報員正在徵求滿臉正經、端坐在一旁的大學教授的意見。

  誰管這種小事啊。智久趕緊轉台,看到了昨天半夜那位女性播報員。

  「……強制接收簡訊的對象是高中生,也就是從15歲到18歲的年輕男女。但是,曾經留級、現年19歲的高中生,也一樣收到了簡訊。根據當局提供的資訊,這場混亂的主因,是有人在網路上大肆散播謠言,說【不服從命令將會受到懲罰,而懲罰就是死亡】。這個謠言引起民眾恐慌,於是出現了趕往岡山的人潮。據說,從廣島縣出發、抵達岡山縣的人,手機會立即收到【確認服從】的簡訊。

  另外,大眾交通工具目前仍正常行駛當中。本縣教育委員會表示,不希望學生們任意聽信謠言,呼籲大家返回學校上課。這究竟是什麼人發起的大規模惡作劇呢?

  這次的事件,就彷彿1973年爆發的豐川信用合作社事件,在短時間之內,民眾大量提領現金高達26億圓。該起事件的起因,是一名女性開始散播謠言所致。日本政府瞭解事態的嚴重性,因此決定在今天中午發表正式聲明。」

  「……還真的有人聽信這種命令啊?白癡!」

  智久拿起餐桌上的麵包,咬了一口。

  智久接到了同班同學渡邊修一的來電。智久和修一是感情很好的同學,下課時間也總是在一起打鬧。

  『蹺課大王智久同學!你有看電視新聞了嗎?好像很有趣耶。我們也湊熱鬧跑去岡山吧?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蹺課啦。』

  「我才不要。」

  『喂,你怎麼這麼冷酷啊。我們以前不曉得一起幹過多少件蠢事了,不要扔下我嘛。一起參加這場慶典呀。』

  「抱歉,我今天實在是沒有那個心情。」

  『沒辦法,這次就放過你吧──快點來學校啦,大家都很擔心你耶。友香也是。你一個人悶在家裡,很寂寞吧?東想西想的,只會讓自己鑽牛角尖罷了。還不如到學校來,跟大家一起鬧一鬧,把煩惱都拋開。你還要這樣閉關在家裡多久啊?我們兩個惡棍伙伴,還要一起做好多好多蠢事呢。』

  「謝謝,不過,我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

  『是嗎,我明白了。不過,你要快點回來喔。等你想要上學的那天,我會準備好特大號的驚喜派對的。』

  「真的很謝謝你,修一。」

  『拜託,別跟我客氣啦!我只是希望智久能夠快點來上課罷了,可不是在擔心你喔!我只是想要找你一起幹壞事,說穿了,其實是為了我自己啦。』

  「修一,你還是沒變呢──有空再聯絡啦。」

  『那我要去上課囉,真是的,沒有你的學校,讓人覺得特別無聊呢。』 【6月8日(星期二)上午11點55分】

  智久橫躺在客廳的沙發上。他用手臂墊著當作枕頭,閉上眼睛,什麼也不去想。這是他唯一能夠放鬆心情的時刻。

  落地窗全部開啟,初夏的清爽微風灌入室內,拂過全身,他就這樣無所事事地度過了平穩的上午時光。

  到了中午,智久突然想起,之前看電視時,提到政府好像要發表什麼聲明的樣子,這讓智久感到有點好奇,於是按下了電視遙控器的開關。

  電視螢幕上,出現的是內閣官房長官廣瀨敏也。廣瀨是個40歲出頭的人,由於前任官房長官突然辭職,他才被緊急拔擢為官房長官。據說,首相的內閣班子有不少人批判他,說廣瀨是個冷血無情的傢伙。

  如今,他接下了這個爛攤子,負責危機管理。舉凡與國家安全相關的事項、國民的生命與身體遭受重大威脅,以及有可能發生這類緊急狀況時,官房長官必須迅速立案,提出重要對策,並且協調各部會共同應變。

  「請各位冷靜地聽好我接下來要說的話。現在的日本,極有可能正遭遇到某種威脅。」

  電視台和報社的記者、拍照的攝影師,以及所有記者會現場的人,聽到這番話後開始一片譁然。廣瀨則是把視線投向面前演講桌上的文稿。

  「或許各位會覺得我是不是瘋了,但是,關於電視螢幕上出現的跑馬燈文字,我想現在應該還沒有消失吧,那並不是任何一家電視台造成的機械故障,或者播送意外。

  我就單刀直入地說吧,全天制的高級中學、夜間部的高級中學、通訊教學的高級中學、5年制的高級專科學校,凡是在這些學校上課的學生,以及年齡在15歲至18歲的青少年,還有因為留級而仍在就讀高中的19歲青年,以上所提及的所有人,現在都統稱為高中生。現在,請人還待在廣島縣的高中生,立即前往岡山縣。我再重複一次,正在上課的高中生請立即返家,並且移動到岡山縣。

  政府已經要求各方提供協助。包括JR、私營電車等大眾運輸工具,以及山陽新幹線在內,都暫停收費,可以免費搭乘。另外,加班車和公車也會加入,協助運輸。從廣島縣通往岡山縣的國道2號線高速公路,現在禁止一般車輛駛入,唯一能夠通行的,只有搭載高中生的車輛。請家中有高中生的家長們,立刻帶著您的孩子前往岡山縣。高速公路和都市快速道路都暫停收費,不過,為了避免塞車,還是期望大家能夠盡量利用大眾運輸工具。由於廣島縣還有許多離島,我們會派遣高速渡輪前往各個離島,協助運輸。詳細資訊請立即與各地區的鄉鎮市公所洽詢。另外,也請岡山縣的居民能夠盡速接納前來的人群,提供各項協助。

  現在還有12個小時。沒有必要驚慌,希望大家能夠冷靜並且正確地採取行動。一旦事態有所進展,敝人將繼續為各位報告最新的進度。完畢。」

  廣瀨拿起手稿,轉身就從講台上離去。記者群一擁而上,爭先恐後地詢問道:

  「什麼完畢?記者會就這樣結束了嗎?」

  「【國王遊戲】到底是什麼東西?」

  「原因呢?」

  「不前往岡山縣的話,會發生什麼事?」

  「簡訊是從哪裡發送出來的?」

  廣瀨在這一瞬間突然停下了腳步,轉頭向記者們鞠躬致意。

  「目前仍舊在調查當中──人類在科學發達的同時,經濟也不斷向上成長,同時因為有著悠久的歷史,累積起來才有今日的成果。」

  再度行禮之後,隨即步出記者會現場。

  智久愕然地張大了嘴巴,呆呆地看著電視。

  「這算什麼?這是……電影嗎?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啊?」

  廣瀨快步來到走廊。

  「真是的!怎麼會這樣!」

  他邊走邊罵,一旁的秘書官們全都無言以對。

  在記者會開始前3個小時,也就是早上9點時,廣瀨被叫到了首相的辦公室。

  「廣瀨,記者會的時候,你就照著這份稿子唸吧。」

  仔細看過一遍手稿的廣瀨,對首相的指示感到不解,抬起頭來說道:

  「……首相,這是怎麼回事?要我遵從這樣荒誕無稽的命令,總該給我一個理由吧?」

  「你只要照著稿子唸就行了。沒必要知道太多。」

  「這個國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難道不應該清清楚楚地告訴全體國民嗎?」

  「當然,我們正在擬訂能夠拯救全體國民的方案,但是你的任務就只有這樣。」

  首相丟下這句話之後,便站起身來,離開了辦公室,只留下廣瀨一人楞在原地。

  在此同時,其他人也和智久一樣,呆呆地張大嘴巴,楞在原地,不知道剛才那一段電視直播是在耍什麼把戲。

  ──這是什麼?我才不相信呢。

  ──開玩笑嗎?

  全日本都陷入了困惑之中。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大家心中都懷抱著不安。

  凡是聽到廣瀨剛才那段聲明的人,都被不安與恐懼所籠罩。最驚愕的,當然就是命令的下達對象──廣島縣民了。尤其是高中生,反應更是激烈。

  有人直覺認為「這是開玩笑吧?」,不過,也有人半信半疑,不知該如何是好。

  ──有些高中生沒有手機,他們怎麼辦?有些高中生家裡沒電視,他們怎麼辦?

  ──難道說,手機和電視機,是唯一能夠傳達命令的媒體嗎?

  最讓人在意的是,假如不遵從命令移動到岡山縣的話,又會發生什麼事呢?

  剛才的記者會中,政府官員並沒有明講。不,應該說沒辦法明講。

  即使在政府內部,也只有少數幾人知道關鍵情報──也就是不遵從命令,一旦遭受懲罰,下場極有可能是「死亡」。

  要是把這件事情完全攤開來,必定會造成極度的混亂,甚至暴動。可是,不公開說明可能的後果,就是有些人不會遵照指令行動,到頭來反而會有更多人受害。

  剛才官房長官的記者會,實在是不得已的措施之一。

  畢竟現階段難以明瞭的內幕實在太多了。

  把所有住在日本的高中生,全都送到外國去避難,這個方法可行嗎?可是,那些住在日本的外國人又該怎麼辦?假如政府動點手腳,在戶籍上把全部的高中生都列為死亡人口,這樣可以躲過一劫嗎?

  ──不允許中途棄權。

  這句話是什麼含意?

  只能一邊觀察局勢,一邊做出反應了──這是目前唯一的方法。

  可是,政府的對應方法,其實是很殘酷的。為了保護多數,不得已必須犧牲少數。說得難聽一點,這個政權到時候肯定會被追究失職等過失責任──

  就在全日本都陷入不安之時,那些無法自主行動的人,也就是被收容在廣島少年觀護所的少年少女們,正搭上專用的護送巴士,啟程前往岡山縣。

  滅亡迫在眉睫──這個賭上人類存亡的命令巨輪,已經開始轉動

作者資料

金澤伸明(Kanazawa Nobuaki)

一九八二年出生於廣島縣。大學畢業後,在IT產業就職, 並且開始寫小說當作娛樂。 在「E★EVERYSTAR」創作手機小說, 出道的代表作《國王遊戲》在十幾二十歲的讀者群中贏得爆發性的人氣, 並且改拍成電影。小說版與漫畫版累計總計出版多達500萬冊。 夢想是進行世界自然遺產巡禮。 因為喜歡夏天,所以覺得要是日本的四季都變成夏天就好了。 口頭禪是「冷死了」。

基本資料

作者:金澤伸明(Kanazawa Nobuaki) 譯者:許嘉祥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2-08-16 ISBN:9789571049359 城邦書號:SPP2503414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