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花葬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打開故事之門!獨步文化全書系書展/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日本大眾文學最高榮耀‧直木獎得主 ◆榮獲第三十四屆推理作家協會獎 ◆經典「花葬」系列新譯完整版! ◆一九八二年改編為電視劇,由以《紳士刑警》家喻戶曉的實力派演員── 田村正和主演。 日本推理史上不朽的名作 愛戀、哀愁與滅亡的極致美學 日本大眾文學最高榮耀‧直木獎得主 不世出的推理與戀愛小說雙棲大師 ── 連城三紀彥 「復刻」傳奇代表作‧全新中譯完整版 收錄花葬系列經典八部短篇傑作 「毫無疑問代表了日本推理小說的最高成就。」 ── 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評語 我用愛情,成就了生命最璀璨的瞬間。 絢爛如花的女子,縱身墮入八場荒蕪的情愛; 纏綿悱惻的文字,編織出複雜人性的反轉劇; 唯有無法輕易抹去的一縷幽香,才是人們存在與尊嚴的完美詮釋。 【本書特色】 ◎經典「花葬」系列新譯完整版! ◎除絕版經典,獨家收錄散佚傑作。 ◎以「花」之開謝借喻人生 ◎每則故事皆以一種花為題材,隱喻一種生命型態或情感。 ◎作者筆鋒唯美,敘情纏綿,篇篇皆有貨真價實的謎團。 ◎一九八二年改編為電視劇 【故事簡介】 大正末年,天才歌人苑田岳葉兩次殉情未遂,卻使得兩名女子走上絕路。 於是,留下《桂川情歌》及《蘇生》兩大傑作後,岳葉也自盡身亡。 岳葉的好友以其遺作為藍本撰寫小說《殘燈》,卻發現一代歌人的死另有蹊蹺…… 一名服侍黑道大哥的年輕小廝,好似以自身為容器,帶回於神祕女子處染上的桐花香氣。那股淡香無比妖媚,飄渺卻馥郁,蘊藏著殺意…… 「我」的童年回憶裡,殘留著母親殺人與火災的畫面。在探尋真相的過程中,卻發現自己意外的宿命…… 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妹,失散多年後奇蹟重逢。然而,成為藝伎的妹妹,卻與哥哥已有婚約好友陷入禁忌之戀…… 明治末年,一名負傷屈辱退役的軍人,在纏綿病榻多時後,終於走上自盡一途。只不過,一朵染血的白菊,隱隱暗示內情不單純……描繪大時代陰影下, 一對各自貫徹武士道的夫婦的悲哀物語。 【文學 ╳ 推理界 名人誠摯推薦】 ◎冬陽、曲辰、余小芳、柯裕棻、陳雪、陳栢青、陳國偉、景翔、黃羅、張耀升、楊照、楊佳嫻、廖輝英、蔡康永、駱以軍、鍾肇政、藍霄 ◎「毫無疑問代表了日本推理小說的最高成就。」    ── 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評語 ◎『連城三紀彥藉由推理小說的形式,巧妙運用花的意象,以唯美浪漫且富於想像的文字,探索生命與人性的複雜多變,揭開因愛而生的層層謎團。其真相難以預料,往往令讀者帶著低迴不已的思緒掩卷,技巧之高、意境之美,只能以「驚嘆」二字形容。』 ── 冬陽(推理評論人) ◎「在花的豔色與幽香中,荒蕪的、無奈的、必欲殺之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的種種犯罪,以違反死亡的羅曼蒂克姿態進行。連城三紀彥看似溫柔的殺意進行,在當代作家之中,確乎無人能及其右。」 ── 廖輝英(作家) ◎『「花葬」系列是連城三紀彥傾盡全力,封存一個時代進入小說而產生的作品。絕對是日本推理小說中絕無僅有,且稍縱即逝的一抹風景。』 ── 曲辰(推理評論人) ◎「處於大正及昭和初期時代交替之際,文內飽含舊時代的婉約、內斂,並飄散濃烈的宿命感。」「象徵眷戀、悲愁與覆滅之美,將花之形象借喻為小人物生命流轉凋零;於深層的悲劇性裡,兼顧推理性與文學性,終以出人意表的結局收尾。」 ── 余小芳(推理評論人) ◎「曲折情節,詩質文字,還有逼近燭燄般幽微難以確實描畫的愛情。《花葬》擁有推理作為文學所能展示的重裝配備,卻又那樣輕盈的呈現。它把重的變輕,讓最美同時最痛。」「原來你還不知道什麼是「愛」時,你就已經學會痛。你不知道那便是痛,你已然在閱讀的某一刻為之深深嘆息……」 ── 陳栢青(新生代文藝創作者) ◎「連城三紀彥的花葬系列,絕對是日本推理史上不朽的名作,透過他獨特的物之哀美學,以及文字濃厚的時代氣息,結合各種經典的謎團形式,成功創造出日本推理別開生面的歧徑花園,更為其筆下的時代留下無可抹滅的感傷印記。」 ── 陳國偉(中興大學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所助理教授) ◎「連城三紀彥的推理小說在文學性上的成就已是不争的事實, 在寫人,寫景,寫情以及心理等方面尤其筆法細膩優美,本書正可體現他 文學、推理並重的特色。」「一般以花為題材的推理小說大多用到花語作為線索, 本書卻獨特地運用花的形、色, 甚至香氣作為梗概, 與眾不同的傑作。」 ── 景翔(推理評論人) ◎「人生走到荼蘼的地步,一切華麗行將消逝,可是花事未了,仍有一顆心掙扎搏動,像墜地而隨風震顫的花,脆弱姿態,擠壓最後血色。《花葬》纖細溫柔,在千迴百轉的心理與推理中,明證那欲望的毒香,愛情的深癮,以及憐惜與瘋狂的種種形式。」 ── 楊佳嫻(作家‧詩人) ◎「從字形來看,漢字的花,是草字頭下面有人和一把匕首,意謂遲早會發生殺戮,但不知受害者是花還是人。在連城三紀彥的《花葬》中,所有的花都代表女人,她們命薄如花,命運像花一樣,一下子就凋謝了;她們是浮花浪蕊,活在柳巷花街,生命被埋葬於腐臭的風花雪月之中。」「作者的文字優美、筆底生花,對人性的描繪絲絲入扣,是推理小說中難得一見的純文學傑作!」 ── 黃羅(推理評論人) ◎「在眾多推理名家中,唯有連城三紀彥能使我忘卻與作者的布局鬥智,他不賣弄複雜奇巧的劇情,而是揭露角色性格中因太純真而不見容於世間的死亡驅力,那猶如一朵無法染塵的蒼白花朵,散發著濃烈真摯的罪惡異香。」 ── 張耀升(作家‧詩人) ◎「連城三紀彥真正的代表作 。」「對讀者來說,《花葬》可以說是連城三紀彥推理小說的全部。」 ── 藍霄(推理評論人) 【目錄】 ◎藤之香 ◎桔梗之宿 ◎桐棺 ◎白蓮寺 ◎返回川殉情 ◎花緋文字 ◎夕萩殉情 ◎菊塵

導讀

那一眼的燈火輝煌終究要老──連城三紀彥的「花葬」系列


◎文/曲辰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越人歌

  在《五燈會元》這本關於禪宗歷史的書中,有這麼一段有名的故事:

  世尊在靈山會上,拈華示眾。眾皆默然,唯迦葉破顏微笑。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

  這就是「拈花微笑」,也就是禪宗的由來。雖然根據考察,這典故其實是自唐朝之後才出現的,其中的確準確傳遞了禪宗那種「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的特色。但值得我們注意的是,為甚麼是拈花?花在這邊,究竟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其中的深意,或許暫且留待佛學家們去挖掘,但我想說的是,花,作為自然界相當繽紛多彩的一個存在,的確被人賦予了相當多的含意,從《詩經》、「楚辭」到大家都讀過的〈愛蓮說〉,無處不將花草比附成這個世界。也就是說,相較於禪宗還需要強調自己「不立文字」,花早就憑著自己的形象,在我們心中闖蕩出一片屬於花的符號體系。

  由是,與中國分享大部分文化底蘊的日本,若出現一個推理小說系列名之為「花葬」,我們也理所當然的會想到《紅樓夢》中的〈葬花詞〉:「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而這麼滄桑的一段詞,究竟與這個推理書系有什麼關係?

  這或許要從作者身上談起。

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眾所皆知,清張之後,社會派推理小說大行其道,本格偵探小說進入黑暗期,根據傅博的說法,這樣的局面一直要到一九六九年出版社開始整理清張之前的偵探小說家全集稍見轉變。但真正屬於當代的偵探小說風景,直到一九七五年二月,由傅博主編的《幻影城》雜誌出刊才見曙光。對當時的偵探小說迷而言,《幻影城》的出現猶如沙漠中的綠洲,為一片乾涸的本格偵探小說提供一個足堪參考的視野,儘管這本雜誌在四年後就停刊,但可說沒有這四年,就沒有之後的島田莊司,更不可能迎來一九八七年的新本格元年。

  《幻影城》當時提倡的是「浪漫本格的復甦」,為強調這點,舉辦專屬的「幻影城新人獎」,以現今的眼光來看,這個獎只辦了四屆,卻發掘泡坂妻夫、田中芳樹、栗本薰與連城三紀彥這四位作家,其歷史高度與密度實在驚人。

  本名加藤甚吾的連城三紀彥,一九四八年出生,是名古屋人。他在一九七二年自早稻田大學經濟學部畢業後,就因為喜歡電影,而到巴黎留學專攻劇本寫作,回國後於一九七八年以〈變調二人羽織〉成為「幻影城新人獎」候補,就此以推理小說家出道,同年在《幻影城》上連載「花葬」系列,一九八一年時以同系列短篇小說〈返回川殉情〉奪得第三十四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一九八四年,他一方面以《宵待草葉情》得到吉川英治新人獎,一方面靠〈情書〉博取當時尚稱通俗作者的桂冠的第九十一屆直木獎,可惜從此轉向戀愛小說領域發展,直到二○○二年才重回推理小說界。

  八○年代的連城的小說被稱為「新感覺派」,當然是為了強調與大正末期的橫光利一、川端康成的文脈關係,當時日本剛發生關東大地震,安定的社會與舊有的價值觀遭到撼動與破壞,同時,原有的自然主義文學也漸呈現衰疲之象,因此注重都市感性、強調語言創發的新感覺派興起。或許是曾留學法國,儘管都被稱為本格推理,但連城的小說與承襲英美推理小說系統的作品不同(如昆恩、范達因),雖有詭計,卻不占據明朗的位置,轉而注重謎團的氣氛與場景的烘托,透過象徵與描述的比對,將推理小說昇華至文學層次,與新感覺派的確頗有共通之處。

  但較之大正文人立足日本古典、往西方前進的氣勢,連城的小說則是注重現代感性之餘,注入日本原有的蘊藉風情。例如,直木獎得獎作〈情書〉,就是結縭十年的丈夫為照顧罹患絕症、僅剩十年性命的舊情人而離家出走,妻子知情後不但大方同意,扮演成丈夫的「表姊」照顧病患,甚至為成全舊情人「沒辦過婚禮就辦葬禮,未免太悲哀」的心情,同意離婚讓丈夫與舊情人結婚。以現今的眼光來看,這樣的情節陳腐、老朽,充滿對女性的壓抑及男性的為所欲為的描寫,但無法忽略的是,只有在日本那樣凡事靠默契、常識、眼神及語尾稍稍變化的暗示構築的文化中,小說中展現出的情書的迂迴形式才可能成立。

  而這就是連城的魅力。他的戀愛小說宛若推理小說,不到結尾不知如何發展;推理小說則表現的一如戀愛小說,充滿男女的廝磨及嘆息。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滿衣

  「花葬」系列是連城的短篇小說代表作,起先連載於《幻影城》,停刊後轉至《小說現代》,詳細出處如下:

藤之香    (幻影城一九七八年八月號)
菊塵      (幻影城一九七八年十月號)
桔梗之宿   (幻影城一九七九年一月號)
桐棺      (幻影城一九七九年五月號)
白蓮寺     (幻影城一九七九年六月號)
返回川殉情 (小説現代一九八○年四月號)
花緋文字   (小説現代一九八○年九月號)
夕萩殉情   (小説現代一九八二年六月號)

  在這八篇小說中,連城除展現一貫幾乎臻至藝術境界的優美文字外,還巧妙創造出一種嶄新的推理小說型態。

  「花葬」系列在推理小說的位置上,大體可說是承接卻斯特頓「布朗神父系列」的心證推理脈絡,同時也將布朗神父小說中獨有的「悖論趣味」(paradox)發揮到淋漓盡致,意即故事本身可從正反兩面來看。由正面看合理,但反過來,則能窺見一則截然不同的故事。例如〈返回川殉情〉,原是追隨一個歌人的殉情之旅,卻在最後出現令人訝然的逆轉,更突顯其悲傷與無奈。

  另一方面,連城在「花葬」裡,由於運用相當曲折與纏綿的文字,並巧妙將線索安置在許多轉折中,因此不知是有意或無意,他可說在相當早的時代就進行了關於「敘述性詭計」的各種實驗。只是後期由綾辻行人帶起的敘述性詭計風潮,著重在作者對讀者的惡作劇,往往在揭開謎底的同時,讀者才恍然大悟:原來謎團在這裡。而連城的「花葬」系列運用的敘述性詭計手法,則奠基於人性的不可預測,及在敘述往事上常有的記憶闕漏或補白的不可信。最終造成的效果,也不單純只是讀者大笑「唉呀,被騙了」,反倒勾起心中更深的嘆息,明瞭世上總有些無可奈何的事情存在。

  也因此,這系列裡的謎團,往往不是單純的究竟誰殺了誰,而是在時間洪流中,不斷撿拾著某人留下的殘片,拼湊出事件的輪廓與命運的軌跡,如同與人擦肩而過,嗅到一股芳香,循著往前找去,驀然回首,才發現燈火闌珊處,有株花正幽幽吐露芬芳。

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本書中的故事,背景多為明治末期至昭和初期,特別是大正時期,想來是連城傾盡全力描寫的關鍵時代。

  大正是日本一個相當特別的時代,當時距明治維新已三十多年,現代化不再只是知識份子或國族改造者的口號,而是全民具備的基本知識。倘若以洋服為基準,大正時期的「modern girl」正式確立穿襯衫、外套、窄裙的基本外出服形式,和服逐漸式微。另一方面,由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日本靠著支援軍備與民生用品而經濟大好,進入所謂「消費社會」時代,百貨公司、甲子園棒球、寶塚歌劇團,都在這個時候出現。同時,大正十二年(一九二三年)的關東大地震,因剛好是午餐開伙做飯的時間,全東京幾乎都遭到祝融之災,百廢待舉之際,恰好實行第一次的都市改造計畫,藉著從頭推翻的機會,將東京從根柢打造成追得上外國的現代都市。

  於此同時,由於汰換成現代體質,日本人開始接收民主、自由等思想,於是強烈意識到身處的社會階級的不可動搖,過去從未出現的問題隱隱作亂,勞資糾紛、佃農問題,乃至風化區的毀禁與否,都挑動日本人不安的神經,直到關東大地震後,這股不安正式成為軍國主義的導火線。簡單來講,大正時期的日本,猶如石榴花在開得最豔麗的時刻凋萎結果,飄散馥郁甜香時,某個陰影則在蒂頭隱然埋下爛熟的屍臭。

  連城自小生長在佛寺,想必讀過《佛說譬喻經》。當中提及,有人為惡象追趕,只能抓住一根枯樹根躲進枯井。黑白兩鼠爭相咬囓著樹根,井的四周有四條毒蛇打算咬他,井底還有條毒龍虎視眈眈等他掉下。但在這時,那人發現從樹上滴下五滴蜂蜜,便張開口品嘗,一時幾乎忘卻身處生死存亡之際。連城似乎是看到當時的日本,每個人都像懸掛在那樣的樹根上,白天與黑夜幻化成老鼠不斷進逼,但人們視若無睹,只管肆意感受流連口中的甜蜜。於是,就算小說中主要描寫的是一個個的男女情事,內容也不會太快樂。〈藤之香〉裡代筆人承擔一個個女子的重量、〈桐棺〉中只能透過小弟的身體產生連結的黑道老大與死去兄弟的女人、〈桔梗之宿〉隔著窗眼傾訴的有去無回的情意,更別提〈夕萩殉情〉那隔著紙門的愛戀是多麼的壓抑與悲傷。實際上,透過這無數荒蕪的愛情,我們恍如目睹那縱情歌舞於懸崖邊上,既歡樂又沉淪的時代中的無數人們。

  「花葬」系列是作者傾盡全力,封存一個時代進入小說中而產生的作品。封存的不只是大正及其後的時代,甚至是讓我們窺見七、八○年代交替時,本格推理小說的奮鬥與掙扎。這樣的作品,不但空前,而且絕後,即便之後作者撰寫的續作,都喪失這時候的光芒與芳香。

  連城三紀彥的「花葬」系列,絕對是日本推理小說中絕無僅有,且稍縱即逝的一抹風景。

(本文作者簡介:
曲辰,接觸推理小說以後,就自動分裂為三位一體的生物,做為一個讀者要求完整的故事、做為一個研究者要求更深層的咀嚼、做為一個未來的創作者要求絕對的文字宇宙。目前雖然努力整合中,但時有齟齬,希望能早日尋找到一個平衡點,不使跌躓。)

作者資料

連城三紀彥(Renjo Mikihiko)

一九四八年生於愛知縣,本名加藤甚吾。 就讀大學期間,即以〈變調二人羽織〉獲幻影城新人獎,得以在當時極富權威的偵探小說雜誌《幻影城》連載作品。 連城以大膽而抒情的筆法,加上具技巧性的文風,深受讀者喜愛。他更將推理小說的創作筆法應用於愛情小說之中,以抒情的筆觸對心境做細膩的描寫。 一九八一年以〈返迴川殉情〉獲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一九八四年以《宵待草夜情》獲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同年以《情書》獲直木獎。一九九六年以《隱菊》獲柴田鍊三郎獎。 二○一三年十月十九日,連城病逝於家鄉的醫院,享年六十五歲。二○一四年,日本推理文學大獎授予特別獎,紀念他於文壇的貢獻。

基本資料

作者:連城三紀彥(Renjo Mikihiko) 譯者:劉姿君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日本推理大師經典 出版日期:2012-05-17 ISBN:9789866043215 城邦書號:1UD033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