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單身婚禮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你可以隻身前往任何地方,唯獨出席婚宴需要更多勇氣! 五個獨自參加婚禮的單身熟男熟女: 漢娜仍然對前男友念念不忘,期待在婚禮重逢尋找復合的可能; 薇琪期望實踐小說裡激烈的愛情,在現實生活卻屢屢碰壁; 羅伯曾經有過友達以上的那個「她」,卻因自卑始終跨不過那條線; 菲爾對單親母親百般呵護,卻遭女友譏為「媽寶」憤而分手; 喬因職業倍受親人排擠,始終不敢向女友做出婚姻承諾。 一場婚禮,交織著愛情、責任、現實與妥協, 卻也因這五個人意外的聚首,碰撞出令人驚喜的轉機……

內文試閱

  準新娘貝絲‧艾琳諾‧艾文斯芳齡二十九歲,她身材苗條、臉上有雀斑、一頭偏紅的金髮,朋友都叫她小碧,因為她的姓名縮寫是Bee。她正站在一面白板前,這白板是她當天剛從一○三號公路旁的塔吉特廉售賣場買回來的。

  這面白板像是該放在大學演講廳、或是漢普敦酒店高級主管會議室牆上的配備,現在卻出現在小碧父母的房子裡。這棟房屋位於馬里蘭州歷史悠久的埃利科特市,在九月底這個悶熱的星期四,小碧拿這面可以反覆塗改的白板,來為她的婚禮計畫收尾。她的婚禮將是「高塔花園鄉村俱樂部」今年秋天所舉辦最奢華的一場盛會。

  小碧已經花了超過一小時,在白板上添加許多圓圈、方框、姓名和數字,她的作品看起來像一場足球賽示意圖,或是預備要給麥特‧戴蒙在《心靈捕手》中運算的數學方程式。不過這些圖案其實是座位表,這是小碧最後一項未完成的工作,除此之外她已經準備好迎接來參加婚禮的親友。現在距離婚禮只剩不到四十八小時了。

  小碧把一綹鬈髮塞到右耳後,焦躁地傾身向前。白板上有三十個圓圈,每個圈裡有個數字。各個圓圈周圍像輪輻一樣延伸出幾條藍線,線旁寫著成雙成對的賓客姓名。

  「衛斯里表哥和凱蒂表嫂。」一條藍線旁寫著。「老爸的生意夥伴巴羅卡斯先生及夫人伊凡。」另一條線標示。還有「吉米‧菲伊和女友」、「羅德曼夫婦(鄰居)」、「艾德和伊蓮‧萊恩夫婦(會計師)」、「鄭薇紅醫師及夫婿(小兒科醫師)」。

  白板右上角有一串紅筆寫的姓名,而且全都用大寫:「漢娜‧馬汀」、「羅伯‧納特利」、「南西‧麥高文」、「薇琪‧克里弗」、「喬‧艾文斯」。

  小碧在這些姓名上方,用同樣鮮紅的筆寫了「單身客」三個字。

  只有他們五人在回覆小碧的婚禮邀請函時,沒有勾選攜伴參加,現在也只有他們的名字還沒被小碧排進座位表。

  經濟這麼不景氣,就算小碧邀請單身朋友時要求他們不攜伴也合情合理,但是小碧希望讓所有客人都能夠選擇攜伴。結果這幾個單身客還是寧可一個人來,叫小碧百思不得其解。

  小碧還單身的時候,最痛恨新娘只因為她沒有固定男朋友,就不給她攜伴參加婚禮的權利。當時小碧就對天發誓,等她結婚的時候,她要讓所有人都可以攜伴參加婚禮,不會讓任何人面臨落單窘境。

  受邀名單上幾乎所有人都欣然接受小碧的好意,除了這五位單身客之外。在小碧看來,這些人不僅在她的白板上茫然無依,在現實人生裡也是格格不入。

  其中兩名單身客個性容易得罪人,另外兩人曾有讓小碧在公開場合尷尬的不良紀錄。剩下一位女性小碧完全不認識,她是新郎家那邊的朋友,聽說有外出恐懼症。

  小碧的婚禮企劃師曾為卸任總統的女兒設計一場鋪張婚宴而聲名大噪,這位企劃師研究過她的邀請名單後對她說:「不管妳請了哪些人,總會有人單獨赴會。」

  「妳一定要作好心理準備會有落單的人,」企劃師在第一次開會討論時說,「就算妳費盡心思,單身客總有辦法特立獨行。」

  小碧用右手手背撫著眉毛,這是她情緒緊張時的習慣動作;她琢磨著那些圓圈和線條,這些圖形讓她聯想起多年前參加法學院入學考時要破解的智力測驗題。眼前有五個客人還沒排座位,每個人都得安插到某一桌去;但是這五個人都因為某些原因,排進大部分桌次都不適合。舉例來說,有位單身客不能坐在她前男友附近;另一位單身客常常出言不遜,所以她不敢安排那個人與脾氣暴躁的長輩同桌──也包括小碧的家人在內。

  小碧正在腦袋裡把這些姓名和桌次顛來倒去地配對,這時她聽到老媽在她身後進了房間。

  「還在對付那五個人嗎?」小碧的媽媽唐娜‧伊文斯說,邊說還邊誇張地大嘆一口氣,走過來和小碧一起站在餐桌邊。

  唐娜身穿灰色坦克背心,胸前有一排「breathe」(呼吸)字樣,小寫b和最後一個e好巧不巧落在她激凸的位置,與背心成套的瑜伽褲長度恰恰蓋到膝蓋上緣。唐娜的金髮並非天生,而是特地染成和女兒同樣的色調,現在她的髮型挽成了緊實的髮髻。

  「妳就乾脆把他們填到剩下的空位裡,這樁事就搞定了嘛!」唐娜說。小碧無助地盯著她看,雙手頹喪地垂在腰旁。「乖女兒,反正這些人有一半的時間會待在舞池裡。」

  接著唐娜無奈地哼了一聲,從女兒身邊擠過,好仔細瞧瞧單身客名單。

  唐娜瞇著眼打量那些人名幾秒,然後就從桌上抓了枝麥克筆,在白板上振筆疾書。她把薇琪‧克里弗和羅伯‧納特利的名字寫在新郎的兄弟和表親那桌的空位,然後又用超小的字把漢娜‧馬汀的名字寫在小碧法學院同學和配偶坐的那桌。

  「我們可以多加一把椅子。」小碧還來不及抗議說那桌已經滿了,唐娜就搶先說道,「宴席承辦人員有辦法在八人座的桌子塞進九張椅子。」

  接著唐娜又走到白板另一面,把剩下的兩個單身客喬‧艾文斯和南西‧麥高文排進小碧爸爸的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及夫人那桌。

  小碧的老爸理查‧艾文斯在隔壁房間高聲說:「我發誓──要是五分鐘後妳們兩個還給我站在白板前面,我馬上把那塊破板子拿去送給垃圾車,讓婚禮上所有人都隨便找位子坐。」

  小碧垂頭喪氣地離開白板。

  「那就這樣排吧。」她對媽媽說。唐娜已經把麥克筆放回桌上,轉身走向廚房,腳上的運動鞋在硬木地板上發出唧唧的磨擦聲。

  「媽。」小碧朝著她背後喊了一聲。

  「怎樣?」

  「我餓了。」小碧聲音小到快要聽不見。

  「吃點低熱量食物吧,」唐娜從隔壁房間嚴厲地說,「不要吃含鈉的東西,妳的禮服布料完全沒有彈性。」

  小碧轉身再看了白板頂端那些姓名最後一眼,很慶幸自己有了麥特,她再也不愁身邊沒伴了。她一時間期盼地想,不知道她的單身客有沒有可能改變狀態──漢娜、羅伯、南西、薇琪和喬,有朝一日會變成座位表上容易安排的名字嗎?

  小碧的思緒飄到食物上,想到自己又要再硬吞無鹽食物不禁愁眉苦臉。她伸手用力把單身客名單擦掉。

作者資料

梅瑞迪絲.顧斯坦(Meredith Goldstein)

美國《波士頓環球報》(The Boston Globe)的超人氣專欄作家,以提供讀者的情感和生活意見聞名。她每天在部落格上寫「情書」專欄(Love Letters),每個月點擊率在 80~100萬人次,僅次於波士頓紅襪隊的部落格,足見其受歡迎程度。 生於紐澤西州,在馬里蘭州長大,在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求學,現居麻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和她三十歲生日時買下的棉花糖機器生活在一起。《單身婚禮》是她的第一本作品。 部落格:http://www.meredithgoldstein.com/

基本資料

作者:梅瑞迪絲.顧斯坦(Meredith Goldstein) 譯者:聞若婷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當代暢銷小說 出版日期:2012-05-07 ISBN:9789862721568 城邦書號:BF403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