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oween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歐美文學
奇蹟雪景球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特別活動

內容簡介

這是一則關於雪景球的傳說,也是一份奇蹟的禮物。 接受它,你將發現你所需要的善意、勇氣與希望! 獻給所有感到人生無以為繼、不知該如何是好的人 一八八○年十二月,芝加哥的一家玩具店 妻子難產而死讓玩具店老闆奧圖的世界粉碎了。直到有一天,奧圖的姊姊從法國寄來一顆會下雪的玻璃球,希望能為一蹶不振的奧圖帶來一點安慰。原來,那是史上第一批製造出來的雪景球。郵差彼得到處告訴人家奧圖剛收到的神奇禮物。很快的,大家爭先恐後來到玩具店,觀賞美麗的雪景球,讚歎地望著裡頭小小的世界。當天晚上,最後一個客人離開後,奧圖忍不住捧著它,凝視著裡頭的天使,希望她能開口對他說句話。可是,發生了什麼事?眼前的畫面起了變化…… 就從一八八○年開始,雪景球為奧圖的人生帶來了奇蹟。這顆雪景球也在奧圖家族裡一代傳一代,成為一件骨董傳家寶,就這麼從十九世紀傳到了現在的西雅圖…… 凱莉失戀又失業,前男友劈腿的對象竟還是自己的親妹妹,愛情、親情一團糟,沒有收入又看不到未來,她覺得人生徹底毀了。相反地,蘇珊是家庭事業兩頭燒,工作狂的她埋首賺錢,卻因而得不到丈夫與女兒的的諒解。害怕家族團圓的艾莉森,自從外婆過世後,就覺得失去了世上唯一一個無條件對她付出愛的人。 一天,這三個各自面臨人生不同關卡的姊妹淘,相約到西雅圖的一座外島出遊度假。彷彿冥冥中受到召喚,凱莉逛進一家骨董店,發現了一顆自十九世紀流傳至今的雪景玻璃球。骨董店老闆將雪景球背後的故事娓娓道來,凱莉聽完故事,決定將這件與她有著特殊緣分的古玩帶回家。 無論她們知不知道、相不相信,那是一份奇蹟的禮物,而凱莉、蘇珊和艾莉森即將展開三段發現生命價值與幸福真諦的奇遇。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北美西北區,芬恩島

  彷彿受到魔力的召喚,凱莉.格雷不由自主地在古董店前停下腳步。可能是櫥窗裡的旋轉木馬,也可能是散置在店裡桌上和櫃裡滿坑滿谷被人遺棄的寶物。不管是什麼在叫喚她,她知道她非進去不可。她向來相信這種無法用科學解釋的靈感。

  事實上,凱莉從小就對這類的事深信不疑。直到十歲,她都還相信聖誕老人的存在。連在親眼目睹爸爸將耶誕禮物塞進壁爐上的大襪子後,仍要花上兩年的時間才肯承認真相。大學四年,她始終相信白馬王子和真命天子最後一定會出現。要不是今年十月她的男朋友傑瑞米.荷尼在她主辦的萬聖節派對上和她攤牌,宣布他愛上了她的妹妹(夠老套了吧?),她甚至還相信「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在現實生活裡真的存在。

  沒見過比那次更嚇人的萬聖節了。

  凱莉走進店裡,門上掛的銅鈴輕輕響了幾下。空氣中的灰塵讓她的鼻子發癢,幾乎要打起噴嚏來了。

  一個穿著時髦羊毛大衣的中年婦女正在櫃檯對她找到的經濟大蕭條時期的粉紅玻璃瓶發表意見。「時間剛好。」她繼續說:「我得要用跑的才趕得上那班船了。」她拿起老闆小心包好的瓶子,匆忙道謝,一面快步走向門口,一面將鈔票胡亂塞進皮夾裡。

  其中一張飄向地板,凱莉一把抓住。五十元美金。對那位婦人來說,大概算不了什麼。看她衣著華麗,顯然是個有錢人。但對凱莉來說,五十元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等一下。你的錢掉了。」

  「喔,謝了。」那婦人說。連看都沒看一眼就把錢塞回皮包,迅速離開古董店。

  白髮稀疏的胖老闆對凱莉微笑。「有些人在匆忙中沒耐心,就會掉東掉西的。」

  「要是我,再匆忙也負擔不起掉這麼大的東西。」她回答。同時心裡不禁懷疑,也許她該承認的是,她根本就負擔不起這家店裡的任何東西。不過,只是逛逛又不用錢,她一邊走向凍結在跳躍姿勢中的旋轉木馬,一邊安慰自己。它原來的主人是誰?為什麼會被扔到這兒來?凱莉溫柔地拍拍它,然後繞過一張擺滿航海飾品的桌子,走向一個古董餐具櫃。櫃子裡盡是褪了色的銀器和瓷盤,耐心等待重新散發光芒的機會。

  突然,眼睛的餘光似乎看到了什麼。她轉身走向店裡另一邊去看仔細。一個好舊的雪景玻璃球躲在時鐘後面,從駿馬銅像和缺角的水晶花瓶之間探出頭來。如果不是剛好有一縷迷路的陽光穿透窗外灰雲照在它身上,她可能完全不會注意到。

  她將它捧在手心,為玻璃球裡的景色著迷:一家玩具店靜靜立在阿爾卑斯山小鎮的中心。她搖了搖玻璃球,看著雪花迴旋,緩緩落在玩具店前的守護天使雕像上。它是如此迷人,怎麼可能不買?話說回來,女孩子週末出門散心,旅程中本來就該買點紀念品的。我當然不能免俗。凱莉對自己說。

  她拿著玻璃球,走向在收銀機後頭看書的老闆。「上面沒標價。我想知道你要賣多少錢。」

  聽到數目時,她倒吸了一口氣。即使是個收入穩定的上班族都不該花這麼多錢在這種東西上,更別說是失業的她了。也許,女孩子週末出門散心,不一定要在旅程中買紀念品。至少,不在這個週末,不是這件紀念品。

  老闆透過老花眼鏡,微笑地看著她。「不過,我想,如果合適的買主出現,我願意降價。」

  她相當確定自己還是買不起,可是仍然忍不住開口問:「合適的買主長什麼樣子?」她暗自希望,他會說是個年近三十,有一頭棕色亂髮、淡褐色眼睛、流行的豐滿嘴唇和她最不喜歡的鼻子的清瘦女人。

  「長相不是重點。而是目前你在生命的哪一個階段。你知道嗎?

  這個會飄雪的玻璃球可有一個好故事呢!」老闆說。

  「我喜歡聽故事。」凱莉一邊說,一邊傾身將手肘靠在櫃檯上。

  「故事得回溯到雪景玻璃球剛發明的年代。沒人曉得確切的日期。不過,紀錄上,第一顆玻璃球是在一八七八年的巴黎博覽會上出現的。到了一八七九年,至少有五家公司在做會下雪的玻璃球,行銷全歐洲。帶這個雪景球來賣我的女人說它是其中之一。所以,你可以了解它為什麼值錢。」

  「如果真那麼值錢,我懷疑她幹麼不把它拿到『古董鑑定巡迴秀』。」凱莉沉思。它看起來的確很像可以拿到蘇富比拍賣公司去換一大筆錢的樣子。

  他點頭同意。「她有她的理由。它的價值並不只因為年代久遠。」他拿下老花眼鏡,將正在閱讀的書推到一旁。「你有興趣往下聽嗎?」

  「我不趕時間。不過,我希望你的故事是喜劇收場。說實在的,我最近頗需要『圓滿結局』的鼓舞。」凱莉回答。

  「是嗎?嗯,那麼聽完故事,你再自己判斷吧!」 一八八○年十二月,芝加哥

  奧圖.史瓦茲的世界已經粉碎了整整一年,而他卻還活著─如果行屍走肉也能算活著的話。這一天,他站在他的玩具店櫥窗後面,看著白雪覆蓋大地。貨運馬車剛過,人們手上提著包裝好的商品,快樂地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耶誕節。

  兩個小孩跑在媽媽前面,在奧圖的櫥窗前停下腳步,望著裡頭的瓷娃娃、小錫兵和絨毛玩具。可愛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穿得圓滾滾的,厚重的外套、帽子、手套,全副武裝,將小臉貼在玻璃上,興奮地指指點點。其中一個甚至對奧圖微笑。他試著回應,想擠出笑臉。苦瓜般的笑臉。

  媽媽追上來,一手牽著一個孩子,別過頭去,繼續往下走。他不怪她不想看他。他的玩具對路人招手,叫他們進來尋找歡樂和笑聲。然而,一旦走進店裡,他們看到陰鬱的奧圖,便會假裝想起還有急事待辦,轉身匆匆離去。

  他看著他們嘆氣走開。孩子和玩具應該是一體的。經營玩具店的人本來就該有孩子。還有妻子。

  嘆氣成了啜泣。他轉身,不再去看芝加哥的雪景,從黑西裝口袋拿出一條手帕,濞了濞鼻涕。至少,他試過了,他試著擠出一絲微笑了。

  不過,他努力得太遲了。人們期望一個失去老婆和寶寶的丈夫哀悼一整年,穿著黑色衣物,推辭社交活動(反正他本來就不想和任何人來往);可是人們也期望他繼續工作,把他的悲傷放在一邊,好好照顧他的客人。可是,奧圖連他自己血流不止的心都照顧不來,怎麼還有心情去管小約翰想要個牽線木偶或為小英格麗選個最適合她的瓷娃娃。事情剛發生時,他鎖上玩具店,將自己囚禁在黑黝黝的屋子裡。城裡每個德國移民都能了解。到了最後,他的姊姊用硬麵包將切片火腿和蛋夾在一起,推到他的嘴巴前,命令他吃下去。然後,他才起身,重新拉開玩具店的大門。

  「你不是頭一個因難產而失去妻兒的男人,也不會是最後一個。莉賽爾和哥特利勃已經在天堂了。」她嚴厲地說。

  「而我卻在地獄。」他咆哮。他姊姊倒吸一口氣。

  但她很快穩住情緒,伸出食指不贊同地在他面前搖了兩下,反擊道:「那麼,我勸你趕快爬出來。差不多是時候了。你還有生意要做。」

  隨著時間過去,外界對他行為的解讀從哀悼變成了孤僻,但他的朋友和鄰居仍耐心善待他。然而,當他從孤僻變成暴躁時,人們不再理解,他也因此失去許多客人。現在耶誕節就要來了,奧圖試著記起怎麼去微笑。然而,外頭的雪下得這麼大,讓他回想起在從小長大的南德小村莊度過的快樂時光。看著街上人人趕著回到溫暖幸福的家,奧圖發現要微笑居然如此困難。

  郵差彼得推開店門,帶進了雪的味道。門外一陣孩子的笑聲也跟著悄悄溜了進來,奧圖的心彷彿被狠狠插了一刀。

  「奧圖,看我給你帶了什麼?你姊姊寄的包裹。」彼得愉快地喊著,嘴上的鬍子隨著微笑跳動了起來。可惜彼得對他的工作很滿意,要不然,他可以改行當個成功的外交家。他總是快快樂樂的。即使在奧圖脾氣最壞的時候,彼得還是能笑著進門,笑著出門。「打開吧!我們來看看是什麼東西。」他建議。一個來自法國的包裹值得耽誤他五分鐘的工作時間。

  奧圖接過包裹,小心拆開包裝紙,撬開木盒子。防震墊裡藏著一個比他玩具店裡所有東西加起來都要神奇的禮物。

  「是什麼?」彼得敬畏地問。

  「我不知道。」奧圖回答。他取出盒子裡精緻的物品,不過手掌大小。一個圓滾滾的玻璃球鑲在金屬座子上。裡頭是個坐落在小村莊街上的小小玩具店。那個玩具店長得和他父親的店一模一樣。而那個村莊則宛如他在德國的家鄉。太神奇了!是誰有這樣的巧手能做出如此精緻巧妙的藝術品?高山,被雪覆蓋的樹木……喔,是的,簡直就是他兒時的村子!一個穿白袍的美麗天使站在玩具店前,金髮碧眼,看起來就像莉賽爾。奧圖吞下喉嚨的哽咽,將它放在櫃檯上。

  「這些法國人。」彼得驚訝地搖頭,「不知道下一次他們又會想出什麼玩意兒?」他指指還躺在防震墊裡的信紙。「把信拿出來,看看這個東西叫什麼名字。」   奧圖手指顫抖地取信,開始讀:

親愛的弟弟:

  我知道雖然事情已經發生超過一年,但你還是非常傷心。亨利特地為你訂做了這個水玻璃球,希望它能多少給你一點安慰。

  「水玻璃球?裡頭裝了水嗎?」彼得拿起來仔細研究。

  奧圖皺眉,將玻璃球從他手上拿回來,放到櫃檯上,繼續讀信。

  亨利有個朋友的工廠在製造這種東西。十分暢銷。有些人稱它為雪景球,我比較喜歡這個名字。如果你搖動它,就會知道為什麼。也許將來,你會想進口一些雪景玻璃球擺在你的玩具店裡賣。不過,我們現在只想要你擁有這個特別的雪景玻璃球,記念莉賽爾和你們的孩子。當然,它沒辦法讓他們死而復生,但也許能帶給你一點希望。我真心地希望它會。

愛你的姊姊貝絲

  「搖搖看。」彼得催促。

  奧圖拿起雪景玻璃球,輕輕搖了兩下。

  「你看見了嗎?我一輩子沒見過這麼美麗的東西。」彼得驚呼。

  奧圖也沒有。他瞪著小小的雪花盤旋飄落在天使身邊。雪花靜止後,他又搖了一次,掀起玻璃球裡的另一場風雪。他好想大哭。好想大笑。但他既沒大哭,也沒大笑,他只是自然而然地微笑了。

  彼得到處告訴人家奧圖剛收到的神奇禮物。很快的,全部的德國移民都聽說了。大家爭先恐後來到玩具店,觀賞美麗的雪景玻璃球,讚歎地望著裡頭小小的世界。

  「很漂亮。那個天使看起來就像你的太太。」史密特太太評論道。

  奧圖嘆氣。「是的,很像。」當天晚上,最後一個客人離開後,奧圖忍不住捧著它,凝視著裡頭的天使,希望她能開口對他說句話。

  可是,發生了什麼事?天使的髮色變暗了。是錯覺嗎?他搖了搖玻璃球,雪花開始落下,盤旋停留在天使的腳邊。她的髮色的確顯得比白天暗。也許,本來就是這個顏色。也許是他希望天使長得像莉賽爾,才一直以為她是淡金髮。

  他失望地將它放在一旁,希望它呈現的就是他想看到的樣子。



  離耶誕節還有兩個星期,一對陌生男女進到玩具店裡。但是,那個女的卻不算是真正的陌生人。奧圖發現他見過她,在雪景玻璃球裡。他告訴自己別老瞪著人家,但還是忍不住一直偷偷注意。

  男人開口了。「我妹和我想買個禮物送給我們小妹。我們在想,也許,你願意幫忙?」

  「當然。我很樂意,你們是來觀光的嗎?」奧圖說,拉了拉他的外套。

  「不是。我們家最近才剛從德國的加米希帕肯奇爾勝搬來這兒。」女人回答。

  她的聲音非常輕柔,就像個天使,奧圖心想,臉上不禁露出笑容。

作者資料

席拉‧羅伯茲(Sheila Roberts)

住在北美西北區的一座湖畔,與丈夫和三個孩子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她從一九八九年開始創作,但在展開作家生涯之前也做過五花八門的工作,包括經營一家有聲電報公司以及在樂團擔任演奏。 席拉‧羅伯茲的作品以溫暖動人、充滿希望為特色,在德國、法國、西班牙、瑞典、芬蘭、俄國、匈牙利、葡萄牙、土耳其等十四國皆有譯本問世。目前共著有七部小說,其中On Strike for Christmas曾改拍成電視電影,並成為亞馬遜書店二○○七年度選書,Angel Lane榮登亞馬遜網路書店愛情小說類前十名及二○○九年最佳圖書。

基本資料

作者:席拉‧羅伯茲(Sheila Roberts) 譯者:卓妙容 出版社:麥田 書系:hit 暢小說 出版日期:2011-10-27 ISBN:9789861736914 城邦書號:RQ7025 規格:膠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