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
花園迷宮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花園迷宮

  • 作者:山崎洋子
  • 出版社:臉譜
  • 出版日期:2011-10-10
  • 定價:320元

內容簡介

◆第三十二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品 兩名來自若狹漁村的少女,被賣到橫濱最熱鬧的一條花街上。 面對接踵而來的一樁樁命案,她們真能從一封遺書裡窺探謎團的解答嗎? 兩個來自若狹漁村的少女,被父母賣到橫濱一家名為福壽的妓院。漂亮的美津做了妓女;年紀較小的冬實負責在廚房打雜。不久,美津和客人雙雙服毒、被刺身亡,他們是殉情,還是另有隱情? 冬實不相信好友殺人、然後自殺的說法,決心暗中調查真相。 但攸關人命的事件一樁接著一樁發生。 接替美津的妓女朝顏神秘失蹤;要去滿州當妓女的陌生女子死在浴室。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行跡詭異的老鴇阿民和妓院老闆娘竟然也先後自殺了! 老闆娘的遺書看似解開了一切謎團,可是真相確是如此嗎?…… 【好評推薦】 ◎「作者使用對話形式的文體,從一開始的謀殺案,便深深吸引住讀者的視線,讓人忍不住一口氣讀到完。」──赤川次郎 ◎「花園迷宮以橫濱的花街為舞台。兩名來自若狹漁村的少女,如何在妓院裡討生活?女性細膩的描述中,隱藏許多伏筆,結局出人意外。」──石川喬司 ◎「文章簡潔有力。以滿州國和橫濱風化區為題材背景,十分有創意。」──中島河太郎

目錄

◎序曲

◎第一章   隱花
◎第二章 妖影
◎第三章 迷蝶
◎第四章 狂宴
◎第五章 暈眩
◎第六章 鬼謀
◎第七章 蒼炎

◎尾聲

內文試閱

  紙燈籠裡的燈光映出紙皮上的「福壽」兩字。

  黑色的高牆像要把整棟建築遮住似的環繞在樓房四周。

  跨進大門,鋪在地面的圓形石塊引領著人們走向玄關。

  敞開的大門深處,有一面被玻璃封死的大型櫥窗。

  梳著島田髻和兵庫髻的妓女們身穿豔麗的打掛,像雛人形似的並排站在櫥窗裡招攬客人。

  不知何處傳來一陣三味弦的樂聲。

  「喂!這裡。」

  買賣人口的仲介商中村喊道。

  冬實和美津正在打量妓女攬客的模樣,聽到叫喊聲,趕緊快步跟上前去。

  隔著寬敞的中庭,玄關對面還有另一道門。

  踏進那道門,帳房就在眼前,從這個位置望出去,玄關和門前的人來人往,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喔,辛苦了!在那兒等著呢。」

  帳房先生一看到中村,就用下巴指指屋內。

  「您好,又來麻煩您了。」

  中村彎著腰,臉上露出討好的笑容說道。

  接著,他又轉頭對冬實和美津低聲叮囑著:

  「要表現得有禮貌唷。這裡可是真金町的一流大店呢。」

  眼前的兩層樓房呈ㄇ形,環抱著七十坪左右的中庭而建。

  從院內看起來,樓房的面積要比外觀更顯寬敞。

  樓內的檜木走廊寬約兩間,靠中庭的一面全都裝了落地玻璃窗。

  遠遠望去,只見一名狎客在丫鬟的引導下,正從玄關旁的走廊經過。

  冬實和美津緊跟在中村的身後,走進帳房隔壁的房間。

  房間約八疊大小,屋內的樑柱和牆板全都是檜木做的,似乎正散放著檜木的香氣。

  屋中放著一個長方形木製火爐,一名上了年紀的女人正坐在爐子對面吃刨冰,嘴裡的碎冰被她咬得嘎嘰亂響。

  這是個身材矮小的老婦人,臉上的皺紋多得簡直像塊縮緬布。

  不過她那身打扮可是非同小可。

  她的頭上梳著大圓髻,一看就知道是假髮。身上穿著一件繡滿夏日景色的生麻布和服,白色薄紗腰帶上繪著淺紅色牽牛花的圖案。

  老婦人一面攪動手裡的刨冰,一面抬起眼皮看了眾人一眼。她有一雙大得有點異乎尋常的眼睛,那張臉卻很小,而且呈倒三角形,看起來就像貓臉一樣。

  「您好啊。阿民姊。來打擾您了。」

  中村在門框邊跪下,必恭必敬地向女人行個禮。

  「你說從若狹帶來的,就是她們吧?」

  被稱為阿民姊的女人,一面伸出舌頭舔著沾在手上的糖水,一面打量著兩名少女。

  兩名女孩身上穿著有點土氣的粗布和服,頭髮則簡單地在頭頂梳成髮髻,也沒戴任何頭飾。

  「來,讓我仔細瞧瞧。」

  阿民粗啞的嗓音跟她的臉很不相稱。

  「這是妓院的鴇母阿民姊。」

  中村對冬實和美津介紹著。

  阿民繞過火爐走過來,來回反覆打量著兩個女孩。

  「這個還可以,那個不行唷。」

  她先用手指了指美津,再用手指著冬實說。

  「為什麼啊?」

  中村的聲音裡充滿了疑問。

  「雖說兩個人比起來,這個稍微差一些,但她長得並不壞呀。而且我帶來的女孩,老闆娘到現在還沒有一次表示過不滿的..。」

  「以前是以前,反正老闆娘是不會喜歡這女孩的。」

  聽到這兒,被女人看中的美津心裡反而比被評為「不行」的冬實更覺得背脊發涼。

  因為她擔心冬實如果被賣到別處去,自己就變成孤零零的一個人了。

  「到底這女孩哪裡不好啊?」

  中村問。

  「痣啦。」

  「痣?」

  「你看,她眉毛上不是有顆痣嗎?」

  「喔..。」   中村看一眼冬實的臉,然後點點頭說。

  「任誰臉上都會有一兩顆痣吧。」

  「這是一顆很特別的痣,是倒楣痣啊!她會毀了這家店的啦。」

  「哪有這種事!」

  中村笑了起來,臉上一副「從沒聽過這種事」的表情。

  「別開玩笑了。」

  「什麼?你不信我的話?本來還好心想幫你在老闆娘面前美言幾句的..,哎呀,那就隨便你吧。」

  「等..等一下。」

  中村連忙拉住正要往外走的阿民。

  「別嚇唬我了啦。我知道這家店裡只要阿民姊一句話,什麼問題都能解決。」

  中村的語氣既像在感嘆又像在討好。

  說著,他從錢包裡掏出一張五元鈔票,迅速塞進阿民的衣袖裡。

  「拜託啦。以後還要靠您多費心呢。」

  「哎唷唷。這樣喔。」

  阿民臉上正要露出笑容,這時,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女人走了進來。

  女人頭上梳著圓髻,身上穿著一件不起眼的深藍色宮古島麻布和服。

  是一位感覺有點嚴肅的美女。

  「啊!老闆娘,您好!」

  中村向女人彎腰行個禮。

  「讓你久等了。」

  老闆娘微微欠身還禮,走到火爐對面坐下。

  火爐的木頭框架被刨冰的玻璃碗弄得溼溼的。

  老闆娘皺起了眉頭。

  阿民卻一點也不想動手清理的樣子。

  她向走廊外伸出頭,大聲命人把茶水和菸盒端上來。

  「我從遠地把這兩個女孩帶來,這樣她們才不會想家。怎樣?這兩位都是璞玉吧?」

  中村說道。

   老闆娘只瞥了冬實一眼,目光立刻被美津吸引過去。

  「您看如何?就像是綻放在深山裡的一朵桃花..。」

  看到老闆娘臉上的表情,中村趕緊用手抬起美津的下巴,讓她仰起臉來。

  美津確實是深山裡的蜜桃。

  她不只生來美貌,一張臉蛋更帶著難以形容的萬種溫柔風情,身材雖然纖細,但卻長得豐腴圓潤,一身細緻的淺桃色肌膚,就連指尖也不例外,看起來柔軟萬分。

  美津安靜地坐在一旁,對自己的美麗絲毫沒有一點誇耀的表情,那柔弱的模樣,好像只要一陣強風吹來,就會把她吹走了似的。

  即使身上只穿了一件簡陋的粗布和服,美津就已如此出色,要是再好好調教一番,真不知會變得多麼耀眼呢。

  「是個好女孩。的確!」

  老闆娘笑得眼睛瞇起來。

  「只可惜已經不是處女了。」

  阿民在一旁插嘴說道。

  美津滿臉通紅地低下頭。

  「中村啊,是你偷吃的吧?」

  「怎..怎麼會。」

  中村用怨恨的眼神瞪著阿民說。

  「我連一根手指都沒碰過喔。她們倆從早到晚都緊緊黏在一起,我怎麼可能碰到她們倆的哪一個啊。」

  聽到這兒,老闆娘轉頭打量著冬實,那眼神似乎在說:對了,還有一個喔。

  冬實長得雖然不如美津漂亮,但她那張臉蛋卻也是眉清目秀,輪廓深邃。從外表看起來,有點像個脾氣好強的女孩,這是她的缺點,但對於喜愛這種女孩的男人來說,說不定會覺得她很可愛吧。

  身材小巧的冬實看起來還完全不懂情色之事,但她身體健壯敏捷,也算是一項長處。

  「那個美津是十八。這個冬實十七。」

  中村介紹著說。

  「十八歲馬上就能接客賺錢;十七的話,還得等一段時間呢。」

  老闆娘接著說。

  橫濱的真金町是公娼區,在這兒從事這個行業的妓女全都是公娼。

  換句話說,她們都是國家認可的妓女。   公娼規定年齡必須滿十八。符合這個條件的妓女從警察那兒領到執照後,才能開始接客。

  「雖說是十七,其實不到半年就滿十八了。真的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啊。」

  中村說。

  「也對。我們廚房裡的人手不夠,就先在那兒打打雜吧..。」

  說著,老闆娘臉上突然露出陰暗的表情。

  冬實覺得老闆娘的目光似乎正停留在自己那顆痣上。

  「那就這麼說定了,可以吧?」

  中村慌忙地說道。不料,老闆娘卻毅然打斷他說:

  「對不起,中村先生,我想要的是兩個能立刻接客的女孩。要找打雜的下手的話,找個年紀大的就行了。重要的是店裡的生意啊。」

  「老闆娘。」

  中村看了阿民一眼,繼續說下去。

  「您該不會是因為她眉毛上的倒楣痣,才這麼說吧?」

  「倒楣痣?」

  老闆娘驚訝地反問。

  緊接著,她像是驚覺到什麼似的轉眼瞪著阿民。

  但阿民卻像沒事似的只管把菸絲往銀菸管裡塞進去。

  「老闆娘,拜託啦。當初說好要兩個人,所以才大老遠地把她們從若狹帶到這兒。也不知是誰說的,這什麼倒楣痣的無聊迷信,不要因此而讓我的努力白費了呀!再說我們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交情了。」

 老闆娘一臉不悅地保持沉默。

  中村轉臉看著阿民,有點像在向她求救。

  阿民把菸管在菸盒上砰地打了一下,說:「是啊。」

  說著,她把自己那張貓臉緩緩轉向老闆娘。

  「為了一顆倒楣痣就不要人家,中村先生心裡會不痛快的。」

  「不不不,我的心情沒什麼,只是這樣的美玉,丟掉實在是太可惜了。這可是我為了『福壽』才..。」

  「誰說痣來著?」

  老闆娘低聲說道。

  「喔,不是嗎?」

  阿民裝出不了解的表情問道。

  「那是哪裡不合您的意呢?我記得您上次是說,想要找年輕女孩,就算打雜的也好啊。」

  「是這樣嗎?」老闆娘說完把臉扭向一邊,但語氣很微弱。

  冬實懷著一種奇妙的心情,看著眼前的景象。

  現在大家談論的主題既像是自己又不像自己。

  他們正在談論一種以金錢為交易的物品,物品的名稱叫做「璞玉」。

  誰也沒考慮到冬實心裡的感受。

  而且冬實也不懂,這顆痣為什麼會引起這麼大的麻煩?

  以前曾經有人稱讚她這顆痣顏色很黑,是一顆帶來希望的痣,她可從沒聽人說它是什麼倒楣痣。

  老闆娘為什麼對這麼一顆小小的痣,如此在意呢?

  而更奇怪的是阿民。

  冬實在書本裡讀過有關青樓的知識,所以她很清楚「鴇母」是做什麼的。

  鴇母是專門照顧妓女,並負責跟客人交涉價格的女人。

  所以阿民應該只是一名被雇用的員工。

  然而,阿民身上卻穿著比老闆娘更高級的和服,而當店裡上上下下都正忙著幹活的時候,阿民卻獨自一個人悠閒地吃著刨冰。

  不僅如此,阿民跟老闆娘說話的語氣,簡直就像在開玩笑似的。

  而老闆娘呢,她明明對阿民很不滿意,但卻連一句反駁也不肯明白地表示出來。

  冬實覺得眼前這幅景象實在太奇異了,奇異得讓她連自己的命運都忘了。

  「喂,中村先生,你怎麼還在發呆呀!老闆娘也是在做生意嘛,總不能隨你要吧。至少也得還個價啦。現在就看你怎麼努力囉。中村先生,全憑你的本事啦。」

  阿民的語氣有點像媒婆正在撮合婚事,說著,她很快地向中村使個眼色。

  中村趕緊搓著兩手說道:

  「是。我跟『福壽』的生意,希望今後能長長久久一直做下去。所以關於價格方面呢,一定盡量讓您滿意..。」

  「這就對啦。這話應該早說才對呀。再說我們店裡也經常靠你照顧啊。老闆娘怎麼可能虧待你呢。對吧?」

  可是老闆娘並沒有回答。

  她像是非常疲倦似的嘆口氣,然後垂下肩膀低聲自語著:

  「隨便吧。」   「剛才我以為完蛋了呢。」

  美津用微弱的聲音說。

  「什麼事?」

  「還問什麼事..。要是冬實妳被賣到別處去的話..。」

  「哈哈哈..。」

  冬實開朗地大笑起來。

  「我到哪兒都沒關係。雖說跟阿美分開會很寂寞,但剛才聽他們交涉時就想,要是再從這兒被帶到別處去,那我就又可以坐一趟一元計程車,還可以看到新的景色,算我賺到啦。」

  「冬實,妳好堅強啊。」

  美津嘆口氣說。

  「我好害怕,不知從今往後會怎麼樣..。」

  這天晚上天氣很悶熱。

  在一個三疊大小的小房間裡,兩個女孩把硬得像煎餅似的被褥並排鋪在一起。

  炎熱和興奮使得她們始終無法入睡。

  時間早已過了半夜十二點。

  門外偶爾有人上下樓梯或穿過走廊,草履的腳步聲不時傳入耳際。

  「雖說這兒是橫濱,但不是在海邊呢。」

  美津低聲說。

  兩人的腦海裡同時浮現出白浪層層捲起的景象。

  那是若狹的一個小漁村─也是冬實和美津生長的故鄉。

  小村雖算是漁村,但村民只靠漁業卻不足以維生。

  冬實和美津從小學畢業之後,都進了丹後縮緬布紡織廠去當女工。

  不久,社會不景氣加上各自家庭狀況所造成的生活重擔,逐漸降臨到兩個女孩瘦小的肩頭。

  美津的爸爸原是漁夫,但因為身體不好而無法再出海賺錢。美津的媽媽迫於無奈,只好到鎮上的居酒屋打工,過了不久,她就帶著兒子─也就是美津的弟弟跟人私奔了。

  這件事發生在美津十五歲的時候。

  她的爸爸因此而一蹶不振,整天沉溺在酒精和女人堆裡。美津賺取的微薄薪水,也都被她爸爸拿去揮霍光了。

  美津辭掉了紡織廠的工作,改到鎮上的居酒屋去打工。但即使這樣,她的收入還是來不及償還爸爸從各處借來的債務。

  另一方面,冬實家裡則是由父母種著一小塊薄田維持生計。

  全家只靠這塊田當然是不夠的,所以每年到了冬季,冬實的爸爸都得出門到舞鶴去做短工。

  但由於不景氣的影響,打工的地點很快就倒閉了,在當時那艱難的時代背景下,想要另外再找份餬口的差事,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這時,買賣人口的仲介來了。他在兩家父母面前不斷地灌迷湯,說了一大堆甜言蜜語。

  美津的爸爸想都沒想,就立刻把女兒給賣了。「她會有漂亮的和服可穿,好吃的食物可吃,將來店裡還會給她準備一份豐厚的妝奩。」美津的爸爸假裝聽信仲介的話,立刻點頭答應賣女兒。

  其實在他們附近的宮津、舞鶴那些城市裡也有紅燈區。

  所以女兒被送去當妓女是怎麼回事,兩家的父母應該不會不懂。

  但在那個時代,賣女兒早已變成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

  因為對那些沒錢又沒工作的父母來說,他們能夠拿去變賣的,也只剩下年輕的女兒了。

  但由於這種人口買賣處於供過於求的狀況,所以妓院方面占盡了優勢。

  女孩經常是以相當於白送的價錢賣進妓院,然後被迫日夜接客,直到身體搞壞,甚至連骨髓都被搾乾。這種先例多得不勝枚舉。

  美津從一開始就放棄掙扎,她決定一切都聽從父親擺佈;冬實卻對賣身這件事非常抗拒。她堅決地表示,我才不要當什麼妓女。

  冬實的爸爸生氣地罵她是個不孝的女兒。

  就連村裡的和尚也教訓她說:不可以任性胡鬧。

  而冬實的媽媽所持的態度則是:兩個弟弟都還年幼,家裡的女孩當然應該為男孩犧牲。但直到冬實離家為止,她媽媽始終都不敢正眼去看冬實的眼睛。

  對兩個女孩來說,唯一令她們感到安慰的是,這次能跟自己的好朋友一路相伴。

  美津和冬實的性格截然不同。

  但奇怪的是,兩個人從進小學起就一直很合得來。

  不過她們連做夢也沒想過,竟會一起被賣去當妓女。

  如今,兩個女孩被帶到橫濱。美津心裡仍舊牽掛著若狹,因為她的情人還留在那兒;冬實心裡的感覺則跟美津完全不同。

  像那種明治時代起就沒什麼進步的小村子,她是再也不想回去了。   冬實的性格原本就很隨遇而安,她總是對新鮮的事物感到好奇,而被吸引過去。

  「喂,阿美。」

  冬實一面擦著頸上的汗珠一面興奮地說。

  「櫻木町車站裡的人好多啊。」

  「是啊,我都覺得快不能呼吸了呢。」

  美津皺著眉頭說。

  「對了,阿美比較喜歡安靜喔。..可是我喜歡人多熱鬧的地方耶!像我們經過的那條叫什麼馬車道的大街,好漂亮啊!」

  冬實閉上眼,像要把自己珍藏的寶物拿出來欣賞似的,在腦中回想著今天白天看過的各種景象。

  關內的馬車道..。

  洋式街燈、明亮的櫥窗、裝飾著波浪般蕾絲邊的白色洋裝、色彩鮮豔多變的霓虹燈招牌、還有她們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的外國人..。

  其中包括頭上包著大型頭布的印度人、穿著直筒長袖服裝的中國人、身穿海軍服的藍眼珠水手們。簡直就像到了外國一樣。

  冬實從偏僻的鄉下小漁村,一下子來到日本最前進時髦的城市─橫濱。

  她感受到強烈的文化震撼。

  「我好喜歡這個城市唷。」

  冬實深深地嘆口氣,然後低聲自語著。

  美津沒有回答,她好像很痛苦似的發出一陣喘息。

  「怎麼了?阿美。」

  冬實連忙翻身跳起來,很快的點燃了燈光。

  只見美津的臉色鐵青,額頭上佈滿汗珠。

  「我去叫店裡的人過來。」

  說著,冬實邁步就要往門外跑,和服的下襬卻被美津一把抓住。

  「冬實,別去了!..我每次太累,就會這樣。」

  「話是這麼說..。」

  「不能去!要是被她們發現我的身體這麼糟,說不定我會被趕出去;也許會把我賣到更可怕的地方..。」

  冬實不知該怎麼回答。

  美津說的沒錯,她們的身子已經賣給了別人,要是那些人發現自己不能派上用場,真不知會有怎樣的命運等在自己面前呢。

  「等一下..手巾,我去弄涼了拿來。」

  冬實輕聲說道。

  起碼也點弄點冷水來擦擦汗吧,她想。

  冬實輕手輕腳地走到走廊。她盡量不弄出腳步聲,朝廚房的方向走去。

  越過玻璃落地窗,隱約可見昏暗的中庭。

  冬實無意間向庭院裡望了一眼,一瞬間,她差點尖叫起來。

  因為院子裡掛著一個人頭!

  但..。

  再仔細一看,冬實才看清楚那只是吊在屋簷下的一盆圓球形的兔腳蕨盆栽。

  冬實撫著胸口,喘了口氣,感到背脊上傳來一陣涼意。她突然想起那個仲介人中村在火車上對她們說的事。

  ─妳們進了那家店以後,不能隨便亂問:老闆在什麼地方喔。

  那時他們身邊並沒有別人,中村卻故意壓低了嗓門說道。

  ─老闆五年前死了。就在庭院對面的屋簷下,上吊死的。

  冬實覺得汗珠霎時間從全身收回體內。

  她忘了這時已是深夜,拔腳就在走廊上狂奔起來。

作者資料

山崎洋子

昭和二十二年八月六日生於京都府宮津市。神奈川縣新城高中畢業。曾任廣告文案、繪本作家、腳本作家。期待繼續寫出真正的推理作品,並以成為「克莉絲蒂第二」為寫作目標。

基本資料

作者:山崎洋子 譯者:章蓓蕾 出版社:臉譜 書系:江戶川亂步獎傑作選 出版日期:2011-10-10 ISBN:9789862351369 城邦書號:FR3410 規格:膠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