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
金髮毒物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特價$99 up!
  • 我的黃金時光 臉譜全書系/5折專區
  • 我的黃金時光 臉譜全書系/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金髮女郎前來搭訕,還說要我別離開她,這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嗎? 可是為什麼她說「我在你的飲料裡下了毒」? 而且為什麼後面一直跟著那個萬用型的全方位殺手? 最具速度感的一本小說,讓你深深體會「把握生命最後時光」的真諦,夠黑、純度也夠高的犯罪喜劇,將在你腦子裡「下毒」 就在重要會議的前一夜,傑克.艾斯里坐在費城國際機場的酒吧裡和一名金髮美女閒聊。的確,傑克家中有妻有女,但這不過是無害的調情戲碼。是無害沒錯,直到金髮女郎靠上前來輕柔地對他說:「我在你的飲料裡下了毒」。 她告訴傑克,她身邊十呎之內不能沒有人,所以,如果傑克想取得解藥,就必須帶她回旅館房間裡,並且陪在她身邊,寸步不離,包括一起進廁所。 傑克心想:這女人真是瘋了。可是,從腹痛到嘔吐,從飛車尋找金髮妞到遭遇了一名無情殺手,以及手機傳來的威脅話語,和辣手保全、骯髒警察、偷偷摸摸的計程車司機……他終於開始相信她的話,並且深深體會到人不該妄想什麼豔福,因為後面絕對會有飛來橫禍。只是,傑克不確定他有多少時間可以深思這種人生道理,因為金髮美女告訴他,他只剩十個小時好活了,而且前提是他還得躲開那個全能殺手。 【好評推薦】 ‧『砰』聲開場,腳步未曾稍緩。──《圖書館雜誌》 ‧故事冷硬到足以敲碎核桃殼,險峻的程度更勝雪橇賽。──費城詢問報 ‧精彩的對話簡直是千金難換,人物安排超乎尋常……我得承認:我愛上了金髮毒物,並且隨時歡迎她在我的飲料裡下毒。──肯.布魯恩(夏姆斯獎得主)

內文試閱

【晚上九點十三分】──費城國際機場,自由酒吧

  「我在你的飲料裡下了毒。」

  「什麼?」

  「你聽到我的話了。」

  「嗯,我應該沒聽到。」

  這名金髮女郎舉起手上的柯夢波丹致意,說:「乾杯。」

  但是傑克並沒有舉杯回應,仍然握住啤酒杯。他稍早才喝了威士忌,目前手上這個玻璃杯已經陪伴他度過了十五分鐘,裡面還剩下兩吋高的啤酒。

  「妳剛剛是不是說在我的飲料裡下了毒?」

  「你是不是費城人?」

  「妳下了什麼毒?」

  「你就不能客氣點,好好回答女士的問題嗎?」

  傑克環顧機場酒吧,裡面的裝潢讓人彷彿回到殖民時代的老酒館,只不過這裡用的是酷爾斯淡啤酒的霓虹燈管做為裝飾。酒吧裡的一座方形的吧檯、幾張侷促地塞在四周的小桌占據了兩個登機門的空間。

  對於必須在機場久候的旅客來說,這個酒吧是唯一的去處。這些人總不可能花整個晚上的時間來購買自由鐘或印著洛基的T恤吧?因此,酒吧永遠高朋滿座。

  令人驚訝的是酒吧裡似乎沒別人聽見她的話。那個站在金髮女郎身邊的灰西裝男人沒聽到,那個身穿黑背心、白襯衫將袖子捲到手肘的酒保也沒聽到。

  「妳在說笑。」

  「你是指關於你是不是費城人的那個問題嗎?」

  「我說的是妳在我的飲料裡下毒這件事。」

  「你還在問這個?我鄭重地再告訴你一次,是的,我在你的飲料裡下了毒。當你忙著打量那個一頭棕髮,用手機聊個不停,還一邊搔首弄姿的翹臀爆乳妹時,我在你的啤酒裡滴了一些無味無臭的液體。」

  傑克仔細想了一下。「好吧。滴管在哪裡?」

  「什麼滴管?」

  「妳用來在我的啤酒裡滴毒藥的滴管。妳總要有工具吧。」

  「那好,我讓你看滴管。但是你得先回答我的問題。你是不是費城人?」

  「這有什麼關係嗎?妳剛剛才在我的啤酒裡下了毒,我馬上就要死在費城,所以啦,我猜,從這一刻起,我永遠會是費城人了。」

  「如果有人把你的遺體運回老家,你就不是。」

  「我說的是我的魂魄。我永遠是費城魂。」

  「你相信鬼魂嗎?」

  傑克忍不住笑了出來。這雖然詭異,但著實有趣。他一直在拖延無法避免的行程──跳上計程車,穿越陌生的城市,住進乏味的商務旅館客房,在隔天早上令人膽寒的會議之前稍微養精蓄銳。

  「我們來看看滴管吧。」

  美麗的金髮女郎微笑以對:「你先回答我的問題。」

  就回答吧,反正他也沒什麼好損失的。假如這稱得上搭訕,那麼這可能是他聽過最奇特的台詞。

  他猜想,這應該是一樁複雜詐騙遊戲的開場白,專門針對機場酒吧裡疲憊不堪的商務旅客量身打造。

  沒事的。傑克知道,如果這番對話接下來的發展是要哄他掏出皮夾或說出社會福利號碼,那麼他會立刻喊停。開開玩笑無傷大雅。

  「不是,我不是費城人。」

  「好耶,我討厭費城人。」

  「我猜,這表示妳是費城人囉?」

  「我不是。但是你要當我是也無所謂。」

  「妳還真不客氣。」

  「費城有什麼好?」

  「比方說,有自由鐘?」

  「真好玩,你竟然會提起自由鐘。我才在機上雜誌讀到自由鐘的介紹。雜誌最後面有篇文章,每個月──或是說,在每一期雜誌上──都會介紹美國的歷史建築。總之,我要說的是:自由鐘在第一次敲響的時候,就敲出了裂縫。」

  「那是一七七六年。」

  「錯。朋友啊,你真該讀讀這篇故事的。長久以來,費城人一直濫用這個謊言。第一次敲鐘的時間根本不是在一七七六年。而且更惡劣的是,那口鐘是在英國鑄造的。聽過這個國家吧?就是我們當年起義抵抗的國家。」

  「妳毀了費城在我心裡的形象。」

  「甜心,我還沒正式動手呢。」

  金髮女郎看著他的手。一開始,傑克以為她是盯著他的結婚戒指看。他仍然蠢頭蠢腦地戴著婚戒。但是他隨後發現她的目光焦點其實是他手上的玻璃杯。

  「你把啤酒喝光了。」她說。

  「妳的觀察力真不是蓋的。妳要再來一杯嗎?」

   女郎靦腆地笑了。「怎麼著?難道你非但不計較我在你的啤酒裡下了毒,還打算請客?」   「這你就別操心了。不管怎麼樣,我想,我還是應該告訴你接下來的發展,大致說明一下。」

  「從無色無臭的液態毒藥開始說。」

  「對。」

  「我洗耳恭聽。」

  「藥效會有幾個階段。一開始……」她瞥向戴在手腕上的銀色手錶。「嗯,從現在開始大約一個小時左右,你會開始胃痛。接下來,我希望你距離廁所不遠,因為那時候你會開始反胃作嘔。」

  「聽起來很不錯。」

  「假想一下你最慘烈的宿醉經驗。比方說,一邊坐在家裡浴室冰冷的磁磚上,祈求上帝大發慈悲憐憫你被酒精纏身的靈魂,一邊還為自己鑄下的錯誤向天主懺悔,保證絕對、絕對不會再被任何一滴魔鬼蘭姆酒誘惑,你知道吧?嗯,這種經驗與這種毒藥發作的痛苦相比,可能還抵不上它的十分之一。然後,你在十個小時之內就會蒙主恩召。」

  傑克知道──他當然知道──不過他的大腦裡卻開始唱起了反調。但是,該死的,他的胃偏偏就在這個節骨眼上抽了一下。哈,這印證了「暗示」的力量。「死亡暗示」的力量。

  好吧,這女郎是個他媽的神經病。對於這種人,他現在可是避之唯恐不及。

  「嗯,我可不可以請教一下,妳為什麼要在我的啤酒裡下毒?」

  「可以,你當然可以問。」

  「只是妳不會說。」

  「也許晚點再說吧。」

  「如果我到時候還活著的話。」

  「有道理。」

  如果這是場騙局,那麼金髮女郎的操作手法未免太詭異,所以,她在玩什麼遊戲?難不成這真的是搭訕?

  「好,妳對我下了毒。」

  「你終於抓住重點了,反應可真快哪。」

  「妳有沒有解藥?」

  「謝天謝地!我以為你永遠不會問。有的,我有解藥。」

  「如果我好言相求,妳願不願意把解藥給我?」

  「那當然,」她說:「但是我必須找個安靜的地方交給你。」

  「這裡不行嗎?」

  「不行。」

  「那要到哪裡?」

  「你的旅館房間裡。」

  這下子拍板定案了。這是場騙局,是某種仙人跳的變化版。先是性致高昂,把這女人帶回旅館,接著醒來時就會發現自己躺在裝滿污臭冰水的浴缸裡,出現腎臟不翼而飛等等諸如此類的情節。不管最後的結局是什麼,光是期待能在機場旅館裡享受個草率的口交服務,就足以讓人毀於一旦。

  「這個提議的確很吸引人,」他說:「但是我寧願冒著蒙主恩召的危險。」

  傑克收起散放在吧台上的一張十塊和兩張一塊美金的鈔票,彎腰提起放在腳邊的旅行袋。

  「祝妳的下毒事件有個好發展。」

  「謝啦,傑克。」

  一秒鐘之後,他才突然反應過來。

  「等等。妳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女郎轉過身,背對著他翻找皮包裡面的東西,拿出一支塑膠製的眼藥滴管放在吧台上。接著她抬起頭,轉過來面對他。

  「你不是要走了嗎?」

  「我說,妳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她把玩眼藥滴管,把它放在桌面上轉動。他靠近了些。

  「告訴我,否則我會帶機場警衛來找妳。」

  「到時候我已經離開了。就算他們找到我,我們對下毒這回事,也是兩造雙方各執一詞。到時候不管他們怎麼問,我一律當作聽不懂。」她噘著嘴,揚起眉毛。「什麼毒藥、解藥有的沒有的?」

  「我們等著瞧。」他轉身離開。

  「還有,傑克!」

  他停下腳步,轉過身來。

  「你的名字就寫在行李袋的名條上。」

  他低頭看著手上的袋子。

  「你很神經質是嗎?」

  他幾乎可以感覺得到胃部的糾結。這不是病痛,而是憤怒。

  離開機場酒吧之後,傑克順著指標來到行李提領處。他沒有托運行李,不管外出旅行幾天,他一向刻意只帶一個旅行袋,因為處理遺失的托運行李實在太麻煩。根據機場網站資料,計程車招呼站設置在行李提領處的左邊,這個資料果然沒錯。網站上同時還說明搭車進費城的市中心統一定價計費,費用是二十六塊二五美金。他坐進第一輛空車裡,盡可能不去想酒吧裡那個奇怪的女郎。 【晚上九點五十九分】──費城南區,亞德勒街和克利斯堤安街路口

  只要輕輕一按,就會出現一片難以收拾的狼籍景象。

  但這不是邁可.寇瓦斯基的問題。這些日子以來,甚至連警察都管不著。不,這個榮幸屬於犯罪現場清潔人員。每小時花個十五塊美金,他們會沖洗血跡,抹淨骨頭和皮肉碎屑,讓一切回歸正常。

  或者該說:盡可能恢復正常。在費城,犯罪現場清潔這個行業可說是日漸蓬勃。這──至少有一部分──要歸功於寇瓦斯基這種人。

  而現在呢,他透過夜視鏡瞄準目標的頭部。沒錯,這絕對不好清理。

  事實上,子彈撞擊和爆裂的方式,可以為費城南區這一帶的工作人員帶來額外的加班費。里奇蒙港歸戴達克兄弟這群高大魁梧、滿頭金髮的波蘭裔壯漢負責。這陣子以來,他們清理了不少由寇瓦斯基製造出來的現場。說來也怪,他們竟然會在費城南區工作,這個地區本來是義大利人的大本營,現在則充斥著來自各地的移民,以及趕時髦又負擔不起市中心房價的二十啷噹青壯族。

  管他的,寇瓦斯基樂於見到自己人分杯羹。他要來個腦漿四濺,特別為戴達克兄弟製造的。Sto lat!

  再見啦,胖子。

  職業殺手瞄準了這傢伙的腦袋,而他一點都沒有察覺,仍是專心地一邊吃披薩──嘿,蠢蛋,讓你發胖的是麵糰和起士,不是醬料──一邊用吸管喝法奇那(Orangina)橘子汽水。朋友啊,好好品嚐最後一口清爽的飲料吧。

  穩住。

  他的食指扣住扳機。

  設定角度,確認可以造成血流成河的效果。

  還有……寇瓦斯基的大腿開始震動。

  一支超薄手機綁在寇瓦斯基的大腿側,只有一個人──一個組織──知道這個號碼。那是「CI-六」負責管理他的人員。他們打電話來,往往代表他得中止某項制裁行動。他一感覺到震動,會立刻停下手邊的動作,就算他的刀刃正切入某個可憐渾蛋的皮肉之間也不例外,即使他的指頭開始在扳機上施加壓力也一樣。

  但是,這次的制裁行動純屬個人行為。沒什麼中止不中止的。只有他能夠決定是否中止。

  這是個復仇行動。

  然而,腿邊的震動還是讓他感到不安。CI-六有人找他。如果他置之不理,麻煩會更大。他得大費唇舌解釋,這並非好事,因為他這時應該是在休假期間,沒有任務在身,不必去制裁任何人,什麼事都不必做。寇瓦斯基這種外勤操作人員最不該做的舉動,就是解釋自己為什麼要逐一消滅費城南區的義大利黑幫分子,這無異是嚴重地偏離任務宗旨。

  國土安全部一向反對手下的幹員──包括寇瓦斯基這種極機密人員──利用自己所受的訓練和火力對付平民百姓,私自進行復仇行動。

  他們也許會在暗地裡喝采,欣賞這些行動,但是要他們正式同意?門都沒有。

  那好,好。媽的。中止行動。

  胖子,算你今天走運。我稍晚再來找你算帳。在那之前,多加點配料,好好享受!

  放下槍,脫掉手套,轉個身抽出大腿邊的手機。

  「是。」

  發話人給他另一組手機號碼。寇瓦斯基按下按鍵結束通話,在新號碼的每個數字前加上六,然後撥號。一個男性的聲音說:「現在才早上七點,你就這麼渴?」

  寇瓦斯基說:「天氣又乾又熱。」

  哇!好久沒有傳遞員使用犀牛這個暗號了。寇瓦斯基差點忘了該怎麼回答。

  聲音的主人給他另一組號碼,寇瓦斯基先在每個數字之前加上數字七這個個人號碼,然後背了下來。他整理行裝,把裝備藏妥,然後從屋頂上下來,走過六條街才搭計程車。他花了三塊四美金的車資來到最近的便利商店,在這家7-Eleven買了三張二十塊面額的電話預付卡。他不知道接下來的電話要打多久。

  寇瓦斯基走出便利商店,找到個公共電話。他先按下卡片背後的免付費電話號碼,然後才撥打默記下來的號碼。只要他用預付卡和公共電話,沒有人追蹤得到埋藏在美國境內無數通電話裡的這一通,還沒人有這種技術,連CI-六這個登不上檯面的國土安全部分支機構都無計可施。

  一個女性的聲音要他搭飛機到休士頓去,寇瓦斯基立刻認出了這個聲音。是她。他的前任管理員。他們有好幾個月沒有一起工作了,兩個人不合。但是看來他們又被分派在同一組了。命運哪!

  寇瓦斯基覺得自己該說些話來化解尷尬,但是她沒給他機會。

  一個姓曼契特的大學教授在當天一大早死了,寇瓦斯基的雇主想確認一些事。她要寇瓦斯基去帶回生物採樣。

  「皮膚?」

  「不是。」

  「血液?」

  「不,不是。我們要他的頭。」

  「整顆腦袋?」

  廢話。可惜寇瓦斯基不認識任何休士頓的犯罪現場清潔人員。對他來說,這是個新的城市。可惜事情沒發生在費城,否則少了一顆腦袋的現場,絕對可以讓戴達克兄弟忙上一整天。

  「我們還需要別的東西。」

  「隨妳吩咐。」寇瓦斯基說完話立刻後悔。

  公歸公,私歸私,別混為一談。

  「我們得找到一個名叫凱莉.懷特的女人。要我告訴你怎麼寫嗎?」

  「懷特的寫法是白色(white)的拚法嗎?」

  「對。」

  「我需要知道她的什麼資料?」

  「在過去四十八小時內,她可能接觸過曼契特教授。我們想確認是真是假。」

  寇瓦斯基搭上另一輛計程車,要司機載他到費城國際機場。車子的藍色座椅是尼龍材質,裡面的味道聞起來就像是有人將成打的柳橙切片泡進汗水裡一樣。儀表板上亮著紅色的「檢查引擎」警示燈。

  「我沒辦法算你定價。」司機說。

  「什麼意思?」

  「只有從市中心出發才是用定價計費。我們離市中心還有十二個街區,你得照錶付費。」

  「但是費城南區比市中心更靠近機場,所以應該更便宜。」

  「不能算定價。」

  寇瓦斯基考慮是否該叫司機載他回戴達克兄弟的地盤,然後把他推到牆邊,轟掉他的腦袋,給這幾個波蘭好男孩找個清潔工作。老兄,你不知道自己惹上了費城南區屠宰手,是吧?儘管如此,還是不該冒太大的險。寇瓦斯基得盡快回到這個城市,他不該節外生枝。報紙上已經開始報導有個瘋子拿著長槍獵殺幫派分子的故事了,他得在被逮到之前結束這整件事,並且做些好事。

   「你知道嗎?我才不管什麼定價不定價的,我們走吧。」 【晚上十點三十五分】──里頓豪斯廣場東側,喜來登酒店,七○二號房

  在浴室裡狂吐一番之後,傑克終於願意承認了,好吧,也許他真的被下了毒。剛開始,他還拒絕相信,認為這不過是神經緊張,純粹是想像力作祟,因為費城的這趟行程讓他滿腦子都是謎團。

  特別是針對他和唐納文.普拉特的晨間會議。

  傑克蒐集了一些關於普拉特的資料。一份當地雜誌票選他是費城「最令人膽戰心驚的離婚律師」,並且補充說明:「他毀掉的睪丸數量,比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更勝一籌。」好極了!他還在網路上找到了一張黑白照片,這個五十來歲的渾蛋傢伙有雙目光銳利的黑眼睛,鬍子和錚錚發亮的金屬

  沒兩樣。明天早上八點,傑克就會看到本尊了。

  這就足以讓人狂催猛吐了,不是嗎?

  但是第二次嘔吐來得比第一次還要慘烈,傑克開始明白,這不單純是神經緊張而已。這是火力全開的攻擊。

  然而這都比不上第三次衝向馬桶的痛苦。

  他的胃裡還有食物嗎?最先吐出來的是飛機上的餐點──油膩膩的波菜和費城披薩包餅。兩相比較之下,他實在不知道究竟是讓人瀕死的嘔吐比較糟,還是親眼辨認出馬桶裡的機上餐點比較噁心。第二次的嘔吐物幾乎全是液體。這回是第三次了……他沒看錯,浮在水面上的是細小的血滴。他的胃部一陣翻騰,幾乎就要爆開來。

  真的是死定了。

  傑克用冷水潑臉,然後看看手錶,時間是晚上十點三十六分。他在九點半離開機場酒吧,之後的第一次嘔吐約莫是在四十分鐘之前。如果女郎的話可信,毒藥藥效的確是準時發揮。

  接下來,他會在十小時之內死亡。

  打電話報警應該是明智之舉。但就算他真的撥了電話,又該怎麼說?說有個女郎在機場對他下毒,而他當時回應是,「嘿,謝啦!我們稍晚再聚聚?」當初他為什麼沒有立刻報警?是因為她美得過頭,所以不值得認真看待嗎?

  夠了,這會兒他應該靜下來思考。

  也許他可以對警方大略描述一下,但是他一向不善於判斷身高、體重,現在想想,他連那女人眼睛是什麼顏色都不記得。他最多只能有把握地說:她的美胸豐滿。是囉,這的確足以縮小調查範圍。

  顯然他得回到機場,自己去找這個女郎,要她說出她在他的啤酒裡滴進了什麼毒藥,然後才能尋求協助。他發誓,再也不在機場的酒吧喝酒了。

  或者,他應該到醫院去洗胃──這真是太噁心了──讓專業人士判斷哪裡出了問題,然後繼續過日子。

  但如果毒藥已經進入他的血管,那又另當別論。醫生得花多久時間才能找出癥結所在?他可能在護士還來不及在他的嘴裡塞進溫度計之前,就在候診室的塑膠座椅上一命嗚呼了。此外,他需要的不只是解藥。他還得找出這個女郎,弄清楚她為什麼要對他下手。也許她下手的對象不只他一個人。

  這就是你必須打電話報警的理由,傑克。

  夠了。現在就跳上計程車回到機場去找出那名金髮女郎。把東西留在旅館裡,只拿皮夾和手機就好。動身吧。

  等等。

  現在是晚上十點三十八分。下一次嘔吐時間應該在五分鐘之後。

  他怎麼熬得過搭計程車的這段路程?他從機場到里頓豪斯廣場上的喜來登酒店至少花了二十分鐘。難不成他要叫司機在半路上靠邊停下來?

  那就想清楚。對,趁你還有機會找到她的時候,就動身。

  否則你再也看不到你的女兒。

  現在他突然有種強烈的感覺,想要留在旅館裡打電話回家,聽聽她的聲音。雖然現在不過才九點半,但是卡麗在一個半鐘頭之前就已經上床睡覺了。

  不。他得找出那個金髮女郎。

  傑克搭電梯下樓到旅館大廳,坐進在門口排班的計程車。

  「到機場,麻煩盡快。」

  「幾點的飛機?」

  「我不是要趕飛機,只是有急事要趕到機場去……」

  「出境還是入境?」

  哪個才對?

  傑克想了想,然後說:「入境。」因為他不久前才剛抵達費城,可以回溯他的腳步從機場酒吧開始找人。

  「哪個航廈?」

  「啊?」

  「哪個航廈?機場安檢很嚴格,我不能像無頭蒼蠅一樣亂逛──」

  「大陸航空是在哪個航廈?」傑克搭大陸航空來到費城。

  「C航廈。有沒有人告訴過你,到機場是定價收費?」

  接下來,司機要傑克繫上安全帶,他似乎還想下車來檢查傑克是否確實扣上扣環。

  「我趕時間。」

  幾分鐘之後,計程車就開上了九十五號州際公路朝南走。他們經過縮在黑暗中構造相仿的幾排房子,然後是兩座外觀新穎的體育館,接著是煉油廠的工業廢地,還有──

  喔,大事不妙,又來了。

  「抱歉,麻煩你靠邊停一下。」

  「我以為你在趕時間。」

  「拜託。」

  一定是他絕望的聲調發揮了作用。司機二話不說,變換車道之後慢慢靠向路肩。傑克來不及挪到車子的另一側,手忙腳亂地打開後座左側的車門,才一踢開車門,立刻就就是一陣狂吐。

  這回,血絲更多了些。

作者資料

杜安.史維欽斯基(Duane Swierczynski)

費城城市報(Philadelphia City Paper)總編輯,但是他幾乎從來沒想過要殺害他的下屬。 他也是小說《金髮毒物》與《跑路男》的作者。 個人官網:www.duaneswierczynski.com

基本資料

作者:杜安.史維欽斯基(Duane Swierczynski) 譯者:蘇瑩文 出版社:臉譜 書系:臉譜小說選 出版日期:2011-02-11 ISBN:9789861205656 城邦書號:FR6505 規格:膠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