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1 head-2
定價400元 79折316元
放入購物車
intro-2
box1 box2 box3 box4 box5
author

從小我在雅典的一房公寓長大,家人對睡眠都很重視。我十一歲父母離異後,母親和我及妹妹睡在同一間臥室裡,但我們都知道,其他人還在睡時,盡量別去吵醒。要是妹妹就寢了,我還得念書,我會轉移到廚房,以免燈光吵醒她。家母深信睡眠對我們的健康、快樂、學業都很重要,但即使從小接受這樣良好的訓練,我一離開家──先是負笈千里到劍橋留學,後來在倫敦生活與工作──就接受了外界普遍的文化信念:減少睡眠是追求成就與成功的必要條件。社群恐慌症(FOMO,Fear Of Missing Out的縮寫,意指怕錯失任何訊息)這個字眼還沒發明出來以前,我就已經有這種症頭了。

這種「睡眠能免則免」的心態持續了多年,直到二OO七年四月,我因睡眠不足、疲憊不堪、工作倦怠而昏倒,才對我敲了一記警鐘。

工作、工作、工作

當時我帶著讀高三的女兒克麗斯蒂娜去幾所大學參觀,我才剛返家。我和女兒有個約定,白天去參觀學校時,我不用黑莓機,但這不表示我就停止工作了。所以每晚我們很晚才用餐,回到飯店都累死了。接著,彷彿是角色對調一樣,克麗斯蒂娜乖乖去睡覺,我反而像鬼鬼祟祟的青少年熬夜到深夜。她睡著以後,我就啟動電腦和黑莓機,回覆所有「緊急」的郵件,把一整天的工作擠在該睡的時間裡做完,如此做到凌晨三點,眼睛快睜不開了,才倒頭大睡。睡了三、四小時以後,我又起床開始早上的行程。畢竟,工作比睡覺還要重要,至少對二OO七年的我來說是如此。當時我正經營新創公司,那家公司還掛著我的姓氏,顯然我是不可或缺、責無旁貸的角色,所以我必須通宵工作,回覆上百封電子郵件,在部落格上發表長文,白天還要克盡職責,扮演完美母親的角色。這種工作與生活方式似乎很適合我,直到我被那記警鐘敲醒為止。

大學之旅結束後,我沒有直接搭機回家,而是先飛去波特蘭演講,當晚才回到洛杉磯。深夜回到家以後,我只睡了四小時,又起床接受CNN的訪問。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答應受訪,但是人累到一個程度時,其實不會注意到自己累了,因為你已經不記得「不累」是什麼感覺。那樣疲累就像喝醉酒一樣,不僅會導致你做出糟糕的決定,你根本不知道你已處於不該做決定的狀態,我其實是以夢遊的狀態過日子。

當然,身為希臘人,我早該知道自滿終究會自食惡果,我後來也嚐到苦果了。訪談結束後,我回到辦公室,身體已不堪負荷,整個人昏了過去,恢復意識時已躺在血泊中。這時我才痛苦地領悟到家母多年來的諄諄教誨,她沒受過正規教育,更沒有醫學或科學方面的背景,但她多年前在希臘時就直覺知道:無論受到什麼限制,再怎麼狹隘的公寓,再怎麼緊湊的工作行程,睡眠都是人類的基本需求,必須受到重視。

過勞才能成功的迷思

睡眠是消除人類歧異的最大利器之一,睡眠讓人們有了共鳴,也讓我們和祖先、過去、未來有了共通之處。無論我們是誰,身在何方,睡眠都是我們共同的需求。雖然古往今來睡眠始終是人類歷史上不可或缺的東西,但我們與睡眠的關係卻經歷了大起大落,如今正陷入危機之中。

然而,即使我們對睡眠的瞭解比以往更多了,也知道睡眠對身心、情緒、精神各方面極其重要,但是要獲得充足的睡眠卻變得愈來愈難。更矛盾的是,科技的進步讓我們洞悉睡眠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科技也是導致我們睡眠不足的主因之一。

當然,影響我們一夜好眠的關鍵不是只有科技而已,還有一大原因是一種集體迷思:過勞和身心俱疲是追求成功必須付出的代價。我們訴諸的方法也不是什麼秘密:我們覺得時間不夠用,所以想辦法削減某些事物的時間,睡眠是大家最容易盯上的目標。事實上,面對前述的成功定義,睡眠成了必然的犧牲品。

睡飽才是日益精進之源

若要真正達到朝氣蓬勃、日新又新,必須先從睡飽做起。唯有睡飽,才能踏上健康人生的康莊大道。從我們呱呱落地到最後離開人世,睡眠始終和我們密切相關。所以,我們和睡眠都有密切及獨特的關係。

「美好人生」是什麼?

當時,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昏倒(我一臉撞上書桌,撞裂了顴骨),醒來後,我看了好幾位醫生,在不同的科別之間轉來轉去,在後診室等候看診之際,我試著找出昏倒的原因,開始思考自己究竟是過著怎樣的生活。我終於有時間自問一些重大的問題,例如許多希臘哲學家的研究核心:所謂的「美好人生」究竟是什麼意思?

經過多次檢查,醫生完全找不出我的身體有什麼毛病,只不過我的生活完全亂了套。其實我罹患的是急性疲憊症,比利時的哲學家帕斯卡﹒夏波(Pascal Chabot)稱之為「文明病」,這一切都是睡眠不足造成的。

除非我們有心去改變,刻意把睡眠列為生活的首要之務,否則我們永遠無法獲得充分的睡眠,因為如今想要一夜好眠遠比以前困難,在工作與家庭的要求下,再加上各種發光螢幕及嗡嗡作響的設備無處不在,我們與外界處於過度相連的狀態,往往從醒來的那一刻到入睡為止都一直在連線。除非我們有所警惕,否則我們可能因為與外界過度相連,而切斷了我們與內在自我的連結。

我們正處於睡眠科學的黃金年代,科學讓我們看到睡眠與作夢以各種方式,對我們的決策、EQ、認知能力、創意產生重要的影響;還有睡眠不足往往是導致焦慮、壓力、憂鬱,以及無數健康問題的罪魁禍首,我們直到最近才充分瞭解睡眠不足對健康的衝擊。一九七O年代,美國只有三個健康中心致力於睡眠障礙的研究6;到了一九九o年代,睡眠研究中心的數量已暴增至三百家以上;如今認證合格的睡眠中心更多達兩千五百多家。

即便如此,大眾依然對睡眠抱持迷思,以為睡四、五個小時的做事績效,和睡七、八個小時一樣好。這不僅影響個人健康,也影響工作效率和決策。換句話說,沒睡飽時,創意不如睡飽那麼多,甚至搜索枯腸也想不出創意方案,可能情緒暴躁或浪費一整天,或是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在某些行業中,睡眠不足甚至攸關生死,例如醫護人員、公路或空中的交通運輸人員。

撰寫本書的初衷

我撰寫這本書,就是為了從各個角度檢視睡眠這個必要現象,以及探索如何運用睡眠來重新掌控失衡的人生。我希望你讀到工具與技巧那章時,已經從瞭解睡眠的必要,轉變成身體力行,做到知行合一了。

在本書的第二篇「未來之路」中,我將探討促進睡眠革命的創新、改革、發明和科技。大家都想獲得更充足的睡眠,市場正在因應這些需求。例如,有些旅館轉型變成睡眠殿堂;學校也開始改變上學時間,以配合青少年的睡眠需求;市面上用來追蹤睡眠的穿戴式裝置暴增;五花八門的智慧型產品開始進入我們的生活(如智慧型床墊、智慧型耳機)。不過,我們能做的不僅於此,解決睡眠危機不僅需要確實改變我們的日夜作息,也需要重新思考生活的輕重緩急及優先要務。畢竟,睡眠是整體活力的核心。睡得好,感覺格外愜意;睡不好,感覺格外煩躁。俗話說「人如其食」,其實「人如其眠」更是不爭的事實。

我希望讀完本書後,你會因此受到啟發,全面改善你與睡眠的關係,並加入睡眠革命的行列,逐夜轉變你的生活及這個世界。

  • pre1
  • pre1
  • pre1
  • pre1
  • pre1
  • pr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