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99輕鬆升級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同志文學
睪固酮藥癮:當避孕藥、威而鋼、性與高潮成為治理技術的一環,一位睪固酮成癮者的性實踐與生命政治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睪固酮藥癮:當避孕藥、威而鋼、性與高潮成為治理技術的一環,一位睪固酮成癮者的性實踐與生命政治

  • 作者:保羅.B.普雷西亞多(Paul B. Preciado)
  • 出版社:臉譜
  • 出版日期:2024-04-30
  • 定價:560元
  • 優惠價:79折 442元
  • 優惠截止日:2030年12月31日止
  • 書虫VIP價:420元,贈紅利21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99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新書人手一本75折起!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內容簡介

「父親和母親已經死去。 我們是好萊塢、色情片、避孕藥、垃圾電視、 網際網路和網路資本主義的孩子。」 繼傅柯、巴特勒後,當代最性感的性別政治宣言 林新惠|小說家,文學研究者——專文導讀 白樵|作家 陳宜倩|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 陳栢青|作家 登曼波|影像創作者 劉文|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助研究員——硬核推薦 新世紀酷兒文化聖典,當代重要性超越朱迪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普雷西亞多將自身改裝成一具對抗異性戀白人父系殖民資本霸權的生化政治武器。跨國族、跨性別、跨文類與巨量互文,將敘事拆散在大寫歷史與小寫的個人私密筆記間。延續莫妮克・維蒂希(Monique Wittig)的激進傳統,酷兒時空必須是革命的,反日常的撕裂與跨越,維持永恆的能動性。《睪固酮藥癮》是硬核派理論雜交多體高潮,更是普雷西亞多藉由複數回音自省,並回應創作者為何而寫為何而戰的最動人著作。 ——白樵│作家 什麼是「真正的」男人或女人?這本書是傅柯《性史》與巴特勒《身體之重》後,談論21世紀中性別物質性的重磅著作。普雷西亞多將自己的身體作為一個注射睪固酮的實驗場,將性別的技術由大型藥廠與色情產業中奪回,以一種近乎龐克超現代的美學批判當代的性別治理。他認為自從20世紀中期避孕藥被發明後,革命性地改變了性別與性身分的形成,生理不再依附傳統的決定論。為了叛離性別的治理,作者以一半日記一半理論、高度混雜的書寫形式,記錄睪固酮激素如何改變了他看待自己身體與性的親密關聯。 ——劉文│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 助研究員 「這本書不是一部自傳,這是一個關於普雷西亞多的身體和情動, 基於合成睪固酮自願中毒的紀錄,一個身體實驗,一部虛構之作。」 以一名同志朋友之死作為起點,作者從那天起成為保羅.B.普雷西亞多(Paul B. Preciado)。 本書為當代西方重要的性別政治研究者之一保羅.B.普雷西亞多,從睪固酮使用者的經驗出發,記錄他自身的身體變化,以及他如同私小說一般,與當代法國同志文學作者維吉妮.德斯彭特(Virginie Despentes)的性愛實踐。 在普雷西亞多揉雜跨性別哲學論述與性愛實踐的私小說書寫中,他將自身的身體具體化為政治空間的隱喻,拒絕國家對性與性別的管控,以及經由國家授權「合法」的跨性別身分,他「非法」使用睪固酮,並透過身體吸收睪固酮的質變,展開與傅柯、巴特勒、哈洛威等當代性別研究的對話。 從中爬梳出一條在性別本質論與建構論之外,為女性主義者忽視的論述路徑:亦即從19世紀中葉開始,當解剖學與醫療體系強勢將性別化歸為女性與男性,性與性別也正式收編至資本主義異性戀再生產邏輯的一環。自此之後,製藥產業與色情產業,避孕藥、睪固酮、性及性高潮成為傅柯「生命治理技術」的一環,如何構成作者所謂的色情藥理時代。 在製藥產業與色情產業攜手伸入人們的骨肉、血液及感官之際,普雷西亞多以書寫及肉身抵禦。繼傅柯、巴特勒之後,當代情色書寫、酷兒與跨性別研究開山之作。

目錄

第一章 你的去世 錄像插入 第二章 藥理色情時代 手淫協作 高潮(潛)力 刺激與控制 第三章 睪固酮 注射 與 T 的約會 第四章 技術性史 第五章 V.D. 的身體成為一個實驗性語境元素的地方 第一次性契約 母狗首領 上癮 第六章 技術性別 作為自然的異性戀走到了它的黃昏時期 第七章 成為T. 狀態-沙發-身體-分子 成為政治的「分子」 凝膠中的魔鬼 第八章 藥理權力 性麻醉的巫術 軀體虛構:性荷爾蒙的發明 流行控制(POP CONTROL):藥理色情主體化的模式 可食用的圓形監獄 從殖民妓院到藥理色情實驗室 家庭內部的藥理產業化 包裝規訓建築:Dialpak和可食用圓形監獄(Panopticon)的發明 微型義肢的控制 荷爾蒙敵人:睪固酮與性別恐怖主義 未來的T 超-男性 避孕藥與國家女性主義 睪-販運 第九章 睪癮君子 你的精子和我的卵子 最後的戰鬥 失血 令人上癮的沮喪挫折感 睪癮君子 跨性別者(TRANS)或癮君子(JUNKIE)? 雨票 嬰兒屍體 莎拉(Sarah) 第十章 色情權力 色情當務之急:去操你自己 勞動的色情化 性別版權:具有重大技術意義的潤滑劑 芭黎絲·希爾頓(PARIS HILTON)與馬克斯·韋伯(MAX WEBER)同床共枕 都會性狂歡 超-物質勞動 勞動的色情分工 快速爆發的東西,很快就會熄火 新的性別差異:可被插入的孔口和插入端 一般性 性工作者的賽博格流變 第十一章 吉米和我 處女學 關懷政治 義肢的幸運星 他媽的西蒙波娃 第十二章 藥理色情時代的性別微觀政治 實驗、自願中毒、變異 酷兒微觀政治 虐殺政治 自體白鼠原則 毒理學分析,弗洛伊德和班雅明式批判的精神藥物根源 變裝國王部署 性別編程練習:後色情訓練 成為精英大男人 成為雞姦之王 性別生物恐怖主義 藥理色情自由主義的陷阱 性別與性的駭客 第十三章 永恆的生命 拳交多爾蒂-上帝 毛茸茸的手臂 27公分 尺寸 性愛圖片 難以啟齒的死亡 色情藥理工程學 狗的注射 T嗨 斬首哲學 永恆的生命

內文試閱

  這本書不是一部自傳, 這是一個關於B.P.的身體和情動,基於合成睪固酮(testostérone)而自願中毒的紀錄,一個身體實驗,肯定是一部虛構之作。如果我們非得把話說到底,那它就是一部自我政治虛構(fiction autopolitique)或一個自我理論(autothéorie)。這項實驗持續之際,在實驗體周圍的環境中有兩個外部突變相繼發生,它們的影響無法事先計算,也不可能作為研究的一部分加以考慮,但它們卻構成了寫作匯總聚集的限制範圍。首先是G.D.之死,他是一個消逝時代的真人化身,一種透過寫作進行性叛亂形式的崇拜偶像以及法國終極代表人物;也幾乎同時是B.P.的身體對V.D.身體的趨向,完美與毀滅的必要時機。這裡記錄了睪固酮在B.P.的身體上所引起的生理與政治層面的細微轉變,也記錄了喪失、慾望、興奮、失敗或放棄對這副身體所帶來的理論與肉體的有形變化。      我對於我的、只屬於我的情感並不感興趣。我在此所研究的並不是它們之中個人的東西,而是外部的、背景語境的事物。來自地球歷史的、物種進化的、經濟流動的、技術創新殘餘的、為戰爭準備的、奴隸及貨物貿易的、等級制度產生的、刑罰與執法機構的、通信及監控網路的、技術及輿論群體隨機交織的、感受性生化蛻變的、色情圖片製作及傳播的東西。有些人可能會把這本書當作分子等級的生物恐怖主義手冊來讀。其他人會把它視為滅絕地圖上一個簡單的點。讀者不會在這裡找到關於我性別真相的明確結論,也不會找到關於將臨世界的預言。我這些關於理論、分子與情動交集的書寫,為一項政治實驗留下痕跡,實驗確切地持續了兩百三十六個日夜,並持續以其他形式存續下去。如果讀者在此發現不斷匯聚的哲學思考、荷爾蒙使用過程的敘述與性行為的詳細紀錄,那僅僅是因為,這些正是構建與解構主體性的方式。      第三章 睪固酮      「一如既往,在寫作中,我既是科學家,   同時又是他剖開研究的小白鼠。」   ——埃爾維.吉貝爾(Hervé GUIBERT)      在你去世前幾個月,我的性別駭客導師戴爾(Del)給了我一盒三十包裝的五十毫克睪固酮凝膠。我把它們放在一個玻璃盒裡,放了很久,就好像它們是被解剖的甲蟲、從屍體中取出的有毒子彈、未知物種的胎兒、吸血鬼的牙齒,光是看一眼,它們就要朝你的喉嚨撲來。那時我總是被一群跨性別朋友包圍。有些人按照變性協議服用荷爾蒙,而另一些人則是非法買賣它們,不尋求合法改變性別或接受精神治療就自行服用。他們不認為自己是「性別不安」(dysphoriques de genre),而是稱自己為「性別駭客」。我屬於這群睪固酮的使用者。我們是「公共版權」(copyleft)的使用者:我們認為性荷爾蒙是免費和開放的生物編碼(biocodes),它的使用不應受到國家監管,也不應被製藥公司據為己有。當我決定服用第一劑睪固酮時,我並沒有告訴任何人。就好像它是一種硬性藥物(drogue dure),我得等到我一個人在家的時候才去試。等待夜幕降臨,我從玻璃盒中取出一個小袋後立即闔上,以確保今天第一次服用,我只服用一劑。我才剛剛開始,就已經表現得像是對一種非法物質上癮了。我隱藏自己,監視自己,查禁自己,克制自己。第二天晚上,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我用了第二劑五十毫克的藥。第三天,第三劑。在這些日日夜夜之中,我一邊正在撰寫即將搭配戴爾的最新攝影書出版的文字。我不與任何人交談,我只是寫作。似乎只有寫作才能成為這個過程的可靠見證。其他人都會背叛我。我知道他們會因為我服用睪固酮而評判我。有的人,會因為我要成為男人當中的一個男人,就像因為當我是個小女孩時很乖而評判我。其他人,則會因為我是在醫療協議之外服用睪固酮,不想成為一個男人,因為我把睪固酮像其他任何藥物一樣當成硬性藥物,因為我在法律開始歸併變性人、以確保社會健保局報銷用藥和手術的此時,給睪固酮一個負面媒體報導的名聲而評判我。      寫作是我的癮頭祕密所在之處,同時也是我的癮與諸眾達成協議的舞臺。第四個晚上,我沒有睡。我很清醒,精力充沛,頭腦機警,就像我小女孩時和一個女孩上床的第一個晚上一樣。凌晨四點,我還在寫,絲毫沒有疲倦的跡象。坐在電腦前,我感到背部的肌肉被一根賽博電纜所支配,它從城市地底伸出,穿過我的腦門,直到連接上距離地球最遙遠的星球。早上六點,在十個小時沒有離開椅子、只光喝水之後,我起身和我的母狗莒斯汀(Justine)一同去散步。這是我第一次在秋天漫無目的地一早六點離開家。鬥牛犬茫然不知所措,牠不喜歡這麼早出門,但牠還是跟著我。我需要呼吸城市的空氣,走出居家空      間,到外面走走,在那裡我有家的感覺。我沿著美麗城大街(rue de Belleville)走到中國菜市場,非洲裔的垃圾收集員正在用舊地毯築堤以從下水道引水。我等待「瘋子們」(Les Folies)酒吧開門,喝杯咖啡,吞下兩個牛角麵包,然後上路回家。我滿頭大汗地回到家。我注意到我的汗水變了。我癱在沙發上,看i-TV,只看新聞,三天來我第一次沉沉睡去,渾身流著這睪固酮的汗水,在莒斯汀身邊。      注射      我自行服用的睪固酮藥名是Testogel。它是由蒙魯日(Montrouge)的博賞藥廠(laboratoires Besins)生產的。以下是藥物的技術說明:「TESTOGEL 50 mg 是一種透明或略帶乳白色的無色凝膠,每袋五克。它含有睪固酮,一種由人體自然分泌的雄性荷爾蒙。這類藥物適用於睪固酮缺乏相關的病症。在開始使用TESTOGEL治療之前,必須透過一系列臨床症狀(第二性徵退化、體質改變、虛弱、性慾減退、勃起功能障礙等)來確定睪固酮缺乏。該開立藥品僅供個人使用,不應提供給其他人使用。      警告:女性不應使用TESTOGEL。      小袋裝TESTOGEL 50mg凝膠使用者注意事項:      睪固酮可能會轉移。      若不採取必要的防範措施,在與凝膠塗抹部位的皮膚長時間親密接觸時,睪固酮可能會轉移至另一個人身上。這種轉移可以透過用衣物覆蓋塗抹部位,或在任何肢體接觸之前淋浴來避免。      建議採取以下預防措施:      塗抹凝膠後,用肥皂和水洗手。      凝膠乾燥後,用衣物蓋住塗抹部位。      在任何親密接觸之前請先淋浴。      對於並非接受TESTOGEL50mg治療的人:      如果接觸到未清洗且未被衣物覆蓋的塗抹部位,請立即用水和肥皂清洗可能發生睪固酮轉移的皮膚表面。      倘若出現以下跡象,請諮詢醫生:痤瘡、毛髮生長發生變化。      在塗抹凝膠和淋浴(或沐浴)之間最好間隔大約六小時。然而,在塗抹凝膠後一到六小時偶而盥洗對治療過程應該不會有顯著影響。      為確保其女性伴侶的安全,建議患者延長塗抹藥物和親密接觸之間的時間間隔,在接觸期間穿著覆蓋住塗抹部位的T恤,或在任何性交前淋浴。」      我讀了TESTOGEL的使用說明,意識到我手裡拿著一本微法西斯主義的手冊,同時擔心該分子可能對我的身體產生直接或間接影響。藥廠假設睪固酮的使用者是在自然方式下無法產生足夠雄性荷爾蒙的「男人」,顯然是異性戀(關於睪固酮透過皮膚轉移的警告所針對的是女性伴侶)。男人的這個概念是指染色體(XY)、生殖器(擁有陰莖和分化良好的睪丸)還是合法性(他的身分證上標示「性別:男」)的定義?如果是在睪固酮缺乏的情況下依據處方服用合成睪固酮,那麼何時、以及根據何等標準可以說一個身體有缺陷?檢查我的臨床症狀是否表示缺乏睪固酮?我的鬍鬚不是從來沒有長過,我的陰蒂也沒有超過一釐米半長嗎?什麼是陰蒂的理想尺寸以及其勃起程度?政治性的症狀呢?如何測量政治性的症狀呢?無論如何,要想合法獲得一定劑量的合成睪固酮,就必須停止將自己定義為女性。甚至在睪固酮的作用於我身體上顯現出來之前,我服用這種分子的可能性條件就是放棄我的女性身分。一個出色的政治性同義詞。像憂鬱症或思覺失調症一樣,陽剛特質和陰柔特質是被追溯性定義下的醫學虛構,並且與治療它們的分子有關。沒有合成的血清素分子就不存在「憂鬱症」這一類別,就像沒有合成的睪固酮就不存在臨床上的陽剛特質一樣。      我決定保留我作為女性的法定身分,並且不在借助變性協議的情況下服用睪固酮。這有點像咬住雞姦你的雞巴,藥理色情體制的雞巴。這顯然是種政治狂妄的立場。如果我現在能負擔得起,那是因為我不需要出去找工作,我住在一個超過八百萬人口的城市,我是白人,我不打算成為公務員。我的決定與所有那些決定與國家簽下變性合約、以同時獲得分子和法定男性身分的變性人的立場並不相衝突。事實上,如果沒有大量保持沉默的變性人,我的行動將缺乏力量,對他們來說,分子、協議、法定身分的改變,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 他們與我透過幾公升的無形凝膠結合在一起,沒有他們,這一切都將毫無意義。      「為成年男性保留的藥物建議劑量為每天一次五克凝膠(相當於五十毫克睪固酮),在固定時間使用,最好是在早上。醫生會根據患者調整劑量,每天不超過十克凝膠。將產品塗抹在乾淨、乾燥和健康的皮膚上,在肩膀、手臂或腹部薄薄地塗上一層,不需搓揉。一旦打開小袋,應立即將其全部內容物塗抹在皮膚上。穿衣服前晾乾三至五分鐘。使用後請用肥皂和水洗手。不要塗抹於生殖器部位(陰莖及睪丸):由於其酒精含量高,凝膠可能會引起局部過敏。請遵照醫生指示的劑量服用若您不小心使用超過了TESTOGEL 50 mg的劑量,請諮詢您的醫生。」使用說明書沒有提及變性荷爾蒙治療情況下的處方。毫無疑問,在這種情況下,劑量肯定是不同的。唯一提到可能的睪固酮成癮是這個謹慎不引人注目的說法:「如果您使用超過了Testogel 的處方劑量,請諮詢您的醫生。」我在心裡默默數著我所有每天攝入超過五十毫克的朋友:H.J., P.P., R.Z., F.U., K.B., B.S. ……我不能說我不知道。      「如果忘記使用TESTOGEL 50 毫克小袋裝凝膠:      請不要用雙倍劑量來彌補這份疏忽。      TESTOGEL 50 毫克小袋裝凝膠的可能副作用:      與任何活性產品一樣,TESTOGEL 50 毫克小袋裝凝膠可能會引起副作用。      在塗抹部位有時會發生皮膚反應,例如輕度發炎、痤瘡、皮膚乾燥。TESTOGEL可引起頭痛、毛髮脫落、乳房腫脹(可能伴隨疼痛)、前列腺病變、血液細胞數量改變(血液中紅血球和血脂增加)、皮膚過敏及瘙癢。在口服或注射睪固酮治療中曾觀察到的其他副作用包括:前列腺肥大(良性前列腺增生)、未被發現的前列腺癌進展、全身瘙癢、面部和頸部潮紅、噁心、黃疸(皮膚及黏膜發黃)、利比多(libido,性慾)的增加、憂鬱、焦躁不安、肌肉痠痛、電解質平衡改變(血鹽含量)、少精症(精子數量減少)、頻繁或長時間勃起。某些臨床症狀,如煩躁易怒、緊張神經質、體重增加、勃起過於頻繁或持續,      可能表明該產品的作用太強。請諮詢您的醫生,他將調整 TESTOGEL的每日劑量。      運動員和女性請注意:      應警告運動員和女性,本產品含有一種活性成分(睪固酮),在禁藥檢測中可能會產生陽性反應。」      運動員和女性?我們是否應該在這裡發現一個隱藏的三段論證,也就是所有運動員都是男性,或者我們應該理解到:女性,即使她們從事一項運動,比起身為一位運動員,她們永遠更是一位女性?這是一種在睪固酮的使用上劃定政治性臨界線的方法。事實上:警告運動員和女性,睪固酮可被視為一種刺激興奮和非法的物質。被禁止取締。對於女性來說,無論是否是運動員,服用睪固酮都是一種形式的興奮劑(dopage)。      「請保留這張說明。您未來可能需要將它重讀一遍。」      副作用和不良反應的清單可能很長,但我對文化性偏執進行了限制,並且把使用說明書放在專門用於此目的之文件夾中:「T研究」。我肯定需要再重讀一遍。醫療說明上說,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將Testogel給予未獲開處方的任何人(例如,戴爾把它給了我,我再把它給了E.國王,E.國王又再把它給了國王V.等之類),這是大多數抗生素、抗病毒藥、皮質類固醇等藥物的通用條款。就睪固酮而言,控制「物質的流通」似乎更為複雜,不僅因為它可以在沒有醫師處方的情況下被販運和消費,而且最重要的是因為施用於一個身體的Testogel 只要透過皮膚接觸就可以不知不覺地「傳遞轉移」(passer)到另一個身體上。睪固酮是一種能憑藉汗液在兩人皮膚間擴散,在兩個身體間傳遞的稀有藥物。      如何控制流通販運,監管微小汗滴的微擴散,蒸氣煙霧的進出口,呼出物的違禁走私,      如何防止透明水氣結晶的接觸,如何控制這個從對方皮膚朝我而來的、滑溜透明的惡魔?      與T的約會      巴黎,二○○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在等晚上十點再服用一劑Testogel。我洗了個澡,這樣我就不必在用藥後再洗了。我準備了一件藍色的工人襯衫、一條領帶和一條黑色長褲,然後和莒斯汀出去散步。自昨天開始,我沒有感覺到任何變化。我等待著這種藥物的效果,但不知道它們究竟會是什麼、將如何出現,或者何時出現。我在Skype 上度過了最後兩個小時,和戴爾討論,我們挑選了將在他的新書中出現的照片。我比較喜歡的是在公共場所拍的那幾張,比如九○年代末卡薩諾瓦俱樂部(Club Casanova)的SM派對系列。三個身體約好在一間鑲木板牆的廁所內碰面:兩個穿著衣服的女同性戀者照顧第三個半裸身體。她們用一根黑色皮藤條抽打著一個赤裸的後背,靠在一扇門上,格子襯衫纏在脖子上,Levis 501 牛仔褲半褪到大腿膝蓋上。在這個系列作品中,鏡頭改變視角,它時而接近或遠離皮膚、物體,尋找或躲避視線凝視,顯示或隱藏情感。其中一張照片無視於主要場景,將注意力集中在瓷磚的幾何圖形上。卡薩諾瓦俱樂部是一座女同性戀大教堂,這些祕密標誌的布局描繪出一個沙特爾歌德女同性戀(Chartres saphique)迷宮的輪廓,展現出通往前所未有快感的道路。然後鏡頭回到身體上。在背景中,一個T和一名裸體女人在臨時衣櫥裡吊掛的襯衫中翻雲覆雨。在前景中的比爾(Bill),T至高無上的化身:短髮,搖滾,五○年代風格,光滑的臉,香菸微微向左傾斜,脖子上掛著小勳章,黑白照片的顆粒讓人看不清細節,黑色的Perfecto 皮外套和裸露的胸膛,下面什麼都沒穿,只有一條白色的、用一個填充(packing)呈現凸起的護襠,還有一條鑲有鉚釘的黑色腰帶,上頭掛著一串閃亮的鑰匙。在他的左邊,一個嬌小的T將光頭靠在一具滅火器上。我們只是討論照片。雖說是戴爾給了我Testogel 藥包,但我沒有告訴他我要掛電話去服藥。我只是說我必須掛電話。他一邊說我好話一邊又成功拖延了幾分鐘,然後我十點鐘與T的約會就遲到了。一分鐘後,我到了:我打開了銀色包裝,冰冷、透明的凝膠消溶於我手臂的皮膚之下。剩下的唯有薄荷般的清新,將我的兩個肩膀吸向天空。沒有其他藥物像Testogel 一樣純淨。它沒有味道。然而,用過以後的第二天,我的汗水變得更酸、更略帶甜味。諸如在陽光下加熱的塑膠洋娃娃的氣味,以及被遺忘在玻璃杯底部的蘋果酒的氣味,都從我身上散發出來。這是我的身體對分子做出的反應。睪固酮沒有味道,也沒有顏色。它沒有留下任何痕跡。睪固酮分子像穿過牆壁的幽靈一樣溶解到皮膚中。它毫無徵兆、不留痕跡地就穿透進來了。毋須吸食、注射,甚至吞嚥。只待將它靠近皮膚,透過與身體簡單的接觸,它便消失並稀釋在我的血液當中。

延伸內容

【導讀】理論家的肉身抵抗—讀《睪固酮藥癮》
  《睪固酮藥癮》是西班牙哲學家、作家、策展人保羅.B.普雷西亞多的代表作。普雷西亞多是公開的跨性別男性,而《睪固酮藥癮》在形式上也呈現了﹁跨﹂在歸類之間的游移與探索——此書大致分為兩部分,一部分為哲學理論,其中探討西方藥理與科學如何物質地建構並規訓性主體(本文稍後詳述);另一部分為私人散文,其中記述普雷西亞多使用睪固酮的經驗,並交織與法國作家暨製片人維吉妮.德斯彭特(Virginie Despentes)的親密關係、以及對於法國男同志作家杜斯坦(Guillaume Dustan)因愛滋藥物過量致死的悼念。這兩部分在書中交替呈現,彷彿普雷西亞多以不同面貌、不同身分、不同位置的多聲道現身。      在哲學理論方面,普雷西亞多以「藥理色情主義」(pharmacopornisme)一詞指涉當代的主體性和性事(sexuality)如何緊密交織於藥物導致的分子層次的生理機能轉變。要理解藥理色情霸權,至少必須先從法國哲學家傅柯(Michel Foucault)的生命政治以及主體性的概念開始。簡化而言,在傅柯的理論中,一個人的主體性(subjectivity)是由多種權力機構定義而成的。例如,一位女性之所以「身為女性」,不只是因為她擁有生物學上的女性性徵,而更是來自諸如醫療機構對於生理女性的定義、戶政機構將她的身分標誌為「女」、家庭及學校機構以社會上普遍定義為女性的方式養育及稱呼她,她才被這種種機構「發明」為女性。上述這些機構用以發明、定義女性的方式(其中涉及許多專家的研究和協商),就是所謂的生命政治(biopolitics)——我們可以簡單理解為一種生產、規訓、控制生命的權力運作模式。根據傅柯,對於規訓與控制性事,是仰賴教會、醫院、戶口管理、學校、監獄等等機構的綿密權力結構而達成。例如,經由信徒和病人的「告解」,教會和醫院得以辨識關於性的問題,並根據當時的政治體制需求,界定並規訓何為「可被允許的性」(通常為異性與身心健全的),何為「不被允許的性」(通常為不具繁衍功能的性行為,包括同性戀與自慰)。      對普雷西亞多而言,在藥理色情資本主義時代下,傅柯的理論只描述了生命政治如何具體化為監獄、政府權力體制,卻沒有觸及生命政治如何隨著藥理科技的進展,微縮為穿透至我們身體內部的分子。隨著醫療相關技術對於人體的理解抵達基因、荷爾蒙、內分泌等分子尺度,關於「性別」或「正常的性」的界定也與前行時代有所不同。普雷西亞多舉例,體毛多的生物女性,在十九世紀的性學科體系中,被定義為「畸形」;但在藥理色情系統中,她會被定義為「多毛症」。這是因為科學已經觀察到體毛多寡與性荷爾蒙之間的關係——多毛症被認為與睪固酮生產過量有關,因而只需服用安得卡錠,中和睪固酮生產,多毛症的生物女性就能在荷爾蒙的層面上回歸到「標準」。更進一步說,性別的標準化,隨著科技進展而愈來愈微觀,也愈來愈滲透到身體內部。普雷西亞多指出,指定一個人的性別,過去只能透過攝影技術和論述來達成;但在分子化的時代,一個人是否符合某種性別標準,是透過外科手術、內分泌和遺傳學從體內分子結構的判定,讓這些標準成為生命體結構的一部分(例如前述透過藥物「修正」一個人的荷爾蒙生產)。      除了將傅柯的生命政治延續到藥理的範疇,普雷西亞多也將巴特勒(Judith Butler)的性別操演擴展到藥理與生理的面向。美國哲學家巴特勒提出最著名的性別理論,就是性別如何透過日復一日的操演(performativity)而構成。如果延續前述「身為女性」的例子,傅柯的生命政治認為「女性」這個身分是透過各種權力機構界定而成,那麼巴特勒的性別操演則指出,「女性」是一個人時時刻刻按照既定的「女性腳本」表演而成。這份腳本內容可能包括但不限於:選擇服飾店中分類為「女性」的衣服、留長髮、化妝、採併腳的坐姿、使用輕柔的語調、服膺女性應該善解人意的性格等等。透過日復一日對這份腳本的服從與表演,一個個體將自己表演且被承認為女性。因而,就某種程度而言,在巴特勒的理論中,性別是抽象的符號—所有前述的「腳本內容」,本身都是不具特定意義的符號,是這個社會將這些符號和特定意義連結在一起(例如這些符號都代表程度不一的「女性化」),而我們共同身在這個承認這個「符號-意義」連結的社會中,這些符號才會對我們構成意義。      然而,如同前述,隨著科技進展,特定性別會被解釋為特定染色體組成、特定荷爾蒙量。因而,對普雷西亞多而言,「操演」不再只是符號,而是物質的:前述的性別腳本會被藥理色情霸權「推進到進入身體,直至體液,深入到細胞當中」。以避孕藥的開發與實驗為例,普雷西亞多指出,一九五一年版本的避孕藥被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禁止上市,因為它會讓女性完全沒有月經,而讓FDA的科學委員會認為有違「美國女性的陰柔特質」。為了符合此「女性陰柔特質」的標準,一九五九年上市的第二代避孕藥,可以透過技術誘導出血以「模仿正常的生理週期」。就此層面而言,符合「女性」的表演,則不只是前段論及的符號表演,而更是透過藥物改變身體內部物質(如荷爾蒙)的新陳代謝,來讓自己表演出「擁有正常生理週期」的性別腳本—普雷西亞多稱此為「生物變裝」(biodrag),指涉諸如避孕藥及其他模仿生物性別特質的藥理技術。      如果說本書在論述部分展現了普雷西亞多如何以知識剖析藥理色情主義,那麼在散文部分,則呈現了普雷西亞多如何以肉身抵抗並質疑此霸權。普雷西亞多大約於二○一○開始使用睪固酮作為性別轉換的用藥,但是《睪固酮藥癮》出版於二○○八年,其中早已記載普雷西亞多使用睪固酮凝膠所經歷的身心及情動轉變。2這並不意味普雷西亞多早在二○○八年就開始轉換性別,相反地,普雷西亞多以當時為女性的肉身及自我認同,不依照變性協議使用睪固酮,此舉便彰顯了藥理色情主義內的「醫學虛構」。在閱讀過標示「女性不應使用睪固酮」的藥劑說明後,普雷西亞多便提出質疑:睪固酮顯然被預設給異性戀男性,但是這個男性是根據什麼定義的(是染色體、生殖器、或是身分證上的標示)?另外,何種狀態是需要睪固酮介入的「異常」?如果說普雷西亞多在回應傅柯與巴特勒時提出了生命政治與操演的物質性面向,那麼在普雷西亞多的親身經驗中,我們仍能看見藥理色情主義的符號性面向。意即,如同普雷西亞多自言,如果沒有事先先將睪固酮導致的生理變化定義為男性化,那麼她體內的睪固酮新陳代謝就不會有效—因為當她使用睪固酮的身體改變並沒有任何附加其上的政治及社會意義,無論她長出鬍鬚或陰蒂變長,都不會被承認為「男性化」。      因而,「睪固酮藥癮」這個書名清晰點出她使用睪固酮的性別政治意圖—睪固酮本身為O-H3 C-H3 C-OH 碳鏈的分子結構,本身並無任何性別意義;然而,隨著藥理學、性學、生理學等各式西方科學的發展,O-H3 C-H3 C-OH碳鏈被指涉為「雄性荷爾蒙」,並且用於治療男性的性功能問題,以及生物性別為女性而「性別不安者」。在二○○八年,女性身分的普雷西亞多使用睪固酮,就揭露了一種醫療身分上的兩難:要不,她必須承認自己是「性別不安者」,並且在所有醫學定義與機構面前「告解」她如何厭惡自己的女性身體;要不,她必須承認自己是藥癮者,因為她違反藥物使用說明—「女性不應使用」——讓體內有過量的睪固酮。      普雷西亞多提到,他與幾位跨性別朋友非法買賣和使用荷爾蒙,因為他們不認為自己「性別不安」,而稱自己是「性別駭客」。他們認為性荷爾蒙是一種生物編碼,應該公開給人自由使用而不該受國家監管或企業私有。因而,這本書可說是普雷西亞多作為性別駭客駭進藥理色情主義取得的程式編碼:當我們知道藥理色情主義的運作,我們才有抵抗它的可能。在使用最後一劑睪固酮時,普雷西亞多也指出,以一具睪固酮被重新編碼過的身體來書寫這本書,也是在抵抗西方哲學歷史中,以生物男性、理性、博學、普遍性為尊的姿態。這正是普雷西亞多稱此書為「身體論文」(body—essay)的原因:書中的論述文字偏離了西方哲學與學術論文式的書寫,而散文文字則充滿無限擴展的身體意象與符號。這不只是一本關於睪固酮的書,也是一本由睪固酮寫成的書;當我們的生命已經無法與醫療產業的荷爾蒙管理區分,普雷西亞多以理論與實踐拆解並展示我們「對性、血液與睪固酮的渴望」。

作者資料

保羅.B.普雷西亞多 Paul B. Preciado

保羅.B.普雷西亞多(Paul B. Preciado, 1970-)生於西班牙布爾戈斯,為作家、哲學家、電影製作人,也是西方當代性別與身體政治的思想領袖之一。為法國藝術實驗中心Luma Arles Planetary Transition的創辦與策畫人。曾擔任卡塞爾(Kassel)/雅典(Athens)第14屆「文件展」(documenta)公共計畫策展人、2019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策展人、巴塞隆納當代藝術美術館的研究組組長。其著作做為酷兒、跨性別、非二元當代藝術與行動主義的關鍵參考書,包括《反性別宣言》(Counter-sexual Manifesto,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睪固酮藥癮》(Testo Junkie, The Feminist Press)、《色情烏托邦》(Pornotopia, Zone Books)、《天王星公寓》(An Apartment in Uranus, Semiotexte and Fitzcarraldo)和《怪獸會說話嗎》(Can the Monster Speak, Semiotexte and Fitzcarraldo)。出生於西班牙,現居於巴黎。新書《Dysphoria Mundi》(Graywolf and Fitzcarraldo)將於2024年出版英文版。他的第一部在2023年柏林影展首映的電影《千面歐蘭朵》(Orlando: My political biography),曾獲得泰迪熊獎最佳LGBTQ紀錄片、電影邂逅評審團特別獎等四個獎項。

基本資料

作者:保羅.B.普雷西亞多(Paul B. Preciado) 譯者:詹育杰 出版社:臉譜 書系:臉譜書房 出版日期:2024-04-30 ISBN:9786263154827 城邦書號:FS0178 規格:膠裝 / 單色 / 41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