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同志文學
婚禮計畫(泰國耽美天后Mame浪漫網劇《邪惡新郎愛上我》原著小說,首刷限量作者手繪印簽 特典贈品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婚禮計畫(泰國耽美天后Mame浪漫網劇《邪惡新郎愛上我》原著小說,首刷限量作者手繪印簽 特典贈品版)

  • 作者:Mame
  • 出版社:春光出版
  • 出版日期:2023-12-14
  • 定價:399元
  • 優惠價:79折 315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315元,贈紅利15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99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首刷限量特典贈品★ 作者親筆手繪印簽+《邪惡新郎愛上我》影視劇照書衣+兩張明信片+一張插畫書籤+一張劇照拍立得+A5資料夾一個 【春光‧南風系】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尋著心之所向,乘著拂曉清風,流往剎那即永恆之境。 ——✴✴✴—— 風靡亞洲超夯泰劇《與愛同居》《不期而愛》《愛在空氣中》 耽美天后作者Mame浪漫力作! 愛奇藝話題戲劇《邪惡新郎愛上我》超人氣原著小說 Me Mind Y公司強力亮眼新星Sunny、Pak領銜主演 Namnuea是個熱愛工作、真摯周到的婚禮策劃師, 畢生的志業是希望帶給人幸福和愉悅。 某天,他接到了富二代準新郎Sailom的婚禮計畫委託, Sailom希望Namnuea為自己與青梅竹馬的未婚妻Yiwa籌備一場盛大美麗的婚禮。 當Namnuea正式見到Sailom和Yiwa那天, 卻發現Sailom竟是自己一見鍾情的高大英俊男人! 他的一顰一笑都讓Namnuea心臟緊縮、如小鹿亂跳, 而且那雙凝望過來的深邃眼神也莫名地熾熱勾人…… 隨著兩人為了婚禮細節討論日久相處, 那份強烈的聯繫懸在彼此所處的空氣中,吸引力無所不在, Namnuea拚命想維持理性,抗拒陷入這樣禁忌、不被允許的曖昧關係裡, 但Sailom不時湊近的輕柔呼吸和似有若無的碰觸, 每每讓他感覺一不小心就要身心失守…… 究竟,這場婚禮計畫要怎麼進行下去呢? ——✴✴✴—— 本書特色 愛情有如龍捲風來襲,難以逃掉無法離開 霸總腹黑大野狼vs誤闖禁區小白兔 又甜又虐又激情又揪心的愛情追趕跑跳碰 ——✴✴✴—— 特別活動 人氣新星Boss & Noeul主演Mame戲劇新作原著小說《The Boy Next World》@南風系社團成員搶先看, 詳情請見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2362486004027456

內文試閱

The Wiwa Square是一間大型婚顧公司,主打婚禮服務,提供全面性的婚禮規畫,辦公室位於市區一棟摩天大樓裡;「我們能為您實現您的夢想」是該公司的理念,而他們在業界知名度也很高,不少想辦婚禮的新人都會前來諮詢,無論是想將婚宴設在海邊或者五星級飯店,他們都能辦得盡善盡美。 但是,目前該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員正一臉沮喪中。 「Namnuea,怎麼回事啊?一回來就趴在桌上。」 「Imm……」 (*飽的原文發音也同樣為 Imm) 「喂,我不是叫你要稱呼我為姊嗎?」 趴在桌上的年輕人抬眼看著那個準備拿起手中紙捲敲自己腦袋的上司,解釋著:「我的意思是,我吃得很飽*不是在喊 Imm姊妳啦,真的。」 「嗯哼,那我們上工吧。」這位三十歲的女子露出一抹甜甜的笑意,令Namnuea渾身一顫。他實在不敢招惹這位上司,她可以在客人面前露出最甜美的笑容,同時也可以在背後捅他一刀。 「欸,Nuea,你又吃麥當勞了嗎?」 「哦,吃麥當勞怎麼了嗎,姊?」 Imm姊的嗅覺非常靈敏,穿著時髦的她聞言忍不住呻吟出聲。 「你們 Gay都是怎麼回事啊?看看你這肚子,懷孕幾個月啦?」 她一邊說還不忘一邊伸手想抓 Namnuea的小肚子,卻被他靈敏地往後退了一步,閃掉她的鹹豬手攻擊。 「這不是挺好的嗎,抱起來軟軟的。」他笑笑地說。 「你就不能減一下肥嗎?」 「好啦姊,不管怎麼樣,總會有男人喜歡我這種類型的,不像某人……」「Namnuea你這混帳!」 Namnuea一邊笑一邊躲著那個抓起椅子準備砸過來的 Imm姊。 「要是我不胖,就襯托不出 Imm姊的苗條了,不是嗎?」 他捏了捏自己的肚子,理直氣壯地說著。他只是不喜歡運動,不像其他男人會選擇上健身房把身材練得結實,再加上工作的關係,時不時得跟客人聚會或者幫客人試菜,畢竟菜色如果不是實際吃過,他就不能放心,於是現在的他已經比剛進來工作時胖了好幾公斤。 問題是一個年輕男人挺著個小肥肚成功脫身並藉口要去洗手間的 Namnuea看著自己的肚子,忍不住小聲咕噥道:「已經單身一年了,早晚忙碌的工作不管對身體還是心靈都不太好啊」他腦海裡浮現今天在麥當勞看到的那個人,要是自己能再遇到那種類型的帥哥,說什麼他都不會放過。洗手的同時,他仔細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說真的,就算臉圓圓的,他也依然很好看啊。 他的名字 Namnuea顧名思義就是來自北方,那裡的人皮膚白皙,眼睛渾圓而且會有一雙漂亮的嘴唇;他看起來有點嬌小,身高比一般泰國男性還要矮些,不算是特別突出的類型。 「有自信一點 Namnuea,該回去上班了,等下跟客人還有約。」當他轉身準備回到辦公室時,一道修長的身影吸引了他的目光。 等等,那人不就是自己在麥當勞裡看到的那個大帥哥嗎? 大帥哥一身西裝筆挺,站在那裡像是在等什麼人一般。Namnuea看著他,感到有些緊張,並不是因為相信命運的安排,而是「呃請問您是來討論婚禮內容嗎?」面前的帥氣男人回頭看了他一眼,好看的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拜託你千萬不是要來討論婚禮的。不是、不是、拜託不是…… 然而上天並沒有聽見 Namnuea的哀求,只見對方緩緩開口回道:「是的,我約了下午一點半。」 如果不是出自專業本能,此時的 Namnuea大概會像被風吹散的枯葉般飄落在地,但剛才在化妝室的自我催眠,讓他立刻露出了營業用笑容。 「請問您是 Yiwa嗎?」 「我不是 Yiwa。」 看到他立刻搖搖頭,Namnuea感覺心頭大石稍微輕了一些。「Yiwa是我的新娘。」 當 Namnuea耳聞這個男人即將成為別人新郎的事實時,感覺瞬間像是摔入萬丈深淵一般。他知道好的男人只有兩種,不是當了別人的老婆就是有了別的老婆,而對方顯然是屬於後者。 唉,他這種男同志的情路真是坎坷啊。 *** Step 1 沒想到才幾小時的光景,自己看上的男人已經變成別人的新郎了。 Namnuea依舊努力維持本分,對著客戶露出了職業笑容,壓抑嫉妒新娘在這種好男人稀缺的時代裡還能找到帥氣新郎的心情,帶著 Imm姊的團隊一起進到了會議室。 「我們在電話裡討論過,婚禮將在三個月之內舉行是吧,Yiwa小姐?」 「是的。」準新娘用無敵可愛的笑容回應,看來這是她吸引帥氣新郎的其中一個原因。 「時間有點緊迫。」一般來說,要籌辦婚禮的新人至少需要在五個月前提出計畫,讓活動的一切盡可能完美,雖然三個月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因為活動佈置只需要兩天。即使之前也討論過這件事,但還是讓人不禁納悶,難道他們是先上車後補票,所以才會這麼倉促嗎? 「你們辦不到嗎?」新郎的話讓 Namnuea輕輕皺了眉。他看向對方,對上了新郎明顯不信任的眼神。 難道他習慣用這樣的表情質疑別人? 「不可能辦不到,只是才三個月的準備期,會讓 Sailom先生與 Yiwa小姐的行程塞得很滿,你們會是最累的一方。」 「這就是我們來這裡的原因不是嗎?我想讓你代替忙碌的我們,在三個月內安排好所有活動。」 該死的!你的話很矛盾你知道嗎? Namnuea感覺自己的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但這種客人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所以只能繼續掛著笑容。「我不是說做不到,若有誤會,我向 Sailom先生道歉。」 虧我一開始聽到你的名字還覺得很好聽!你的個性果然如同你名字一樣善變! (* Sailom原文意思是「風」) 「呵。」 這個之前在麥當勞遇到的英俊帥氣、眼神銳利的理想型男人,自己還信誓旦旦地說如果有機會抓到絕對不會放過,但現在才聊不到十分鐘,Namnuea已經完全對他改觀。 「呵呵,Lom哥,你不要捉弄 Namnuea先生啦。」 氣氛有些緊張,Imm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但新娘已經早一步將手放在 Sailom的手臂上,露出可愛的表情化解尷尬的氣氛。 「我沒有。」Sailom否認。「這不是一個好習慣哦。」Yiwa馬上接著說。 Namnuea在內心大笑出聲,但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顯露情緒。「我看到 Namnuea先生只盯著新娘看,所以忍不住就……」 Sailom的話讓被點到名的人睜大了眼。「呃,我」全世界的人都有可能盯著新娘看,就他不可能!咦,等等,難道是……? 「我只是覺得 Yiwa小姐穿上新娘禮服一定很漂亮。」他回想起幾分鐘前,自己確實因為嫉妒新娘找到好男人而直直盯著她看,但說真的,他現在已經完全沒有嫉妒的心思了。 「我沒說錯吧?」該死的混帳! Namnuea簡直想收回自己欣賞過他的話! Namnuea輕咳了一聲,再度開口:「請問婚宴的話,兩位想要在什麼樣的場地舉行婚禮呢?」 「嗯……」 Yiwa偏頭想了一會,接著笑說,「這個讓 Lom哥決定吧。」Namnuea覺得有些奇怪,畢竟新娘都會想要自己決定婚禮細節,但她卻一直在詢問新郎的意見。「Sailom先生覺得呢?」 「我還沒決定。」 「呃……請問雙方家長有意見嗎?以我個人的經驗來看,家長有時是最有想法的。」Imm姊可能是想盡快得到答案,但她並沒有很明顯地表現出來,反而用一種像是能讓新郎與新娘安心的打趣口吻說著。 「我們家應該不會有太多意見,我說過如果他們想看到我和 Lom哥早點結婚的話,就不要干涉太多,會有意見的可能是賓客人數而已。」 父母真的不會有意見嗎? Namnuea陷入了沉思。根據以往的經驗,父母基本上都會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干涉孩子的婚禮活動,他相信雙方的家長應該都是好人,但若完全沒有意見的話,應該不太可能。 「不用擔心,如果我認為可行,我的家人會聽從我的安排。」新郎似乎看穿了 Namnuea的心思,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像是在給予信心一般。 他的笑容讓 Namnuea忍不住心跳加速。 「請問大概會有多少賓客呢?」 「會有多少人啊, Lom哥?」Yiwa看向坐在她身邊的男人。 「大概五百多人吧。」Sailom思考了一會後回覆。 可能還會再增加吧。因為新人目前看起來還沒有跟父母商討過這件事,他所預計的人數應該還沒算上父母那裡的親戚,到時應該不止五百多人。 當然,這個道理 Imm也懂,於是她直接切入正題。 「關於這次的婚禮, Sailom先生與 Yiwa小姐有大概的預算嗎?我們保證會在預算之內讓兩位對婚禮很滿意。」 聞言, Yiwa轉頭看向 Sailom,彷彿兩人之前並沒有討論過這樣的事。 「沒有限制。」 Namnuea瞪大了眼睛,十分不可思議。 「這次婚禮沒有預算限制,只要把活動辦好就可以。」準新郎臉上的笑意讓 Namnuea有些毛骨悚然,他居然像是不在意錢一般,神色舒展地說出這樣的話。顧客就是上帝,有錢的顧客就是世界的創造者。 Namnuea似乎已經可以預料到未來三個月將會有多混亂。 ** 「吼!他是真的想要結婚嗎?」「別抱怨了,顧客就是上帝,趕快擬定計畫吧。」 只要一想起那對新人,Namnuea就忍不住想要抱怨,或許有人覺得預算無上限反而更容易做事,畢竟錢可以解決一切麻煩,但事實並非如此。 「婚禮想使用中式圓桌或者附雞尾酒的 Buffet?」 「一切都聽 Lom哥的。」 「我什麼都可以。」 只要一提起建議選項,新娘就會徵詢新郎的意見,新郎則是喜歡回什麼都可以…… 「想在哪裡辦婚禮呢?市中心的飯店,還是有特別想去的地方?」 「一切都聽 Lom哥的。」「我還沒想到這件事,就照你的安排去做吧。」 當被問到婚禮的場地時,新娘只是面帶微笑,而新郎則聳了聳肩,給了這樣的回答。 「那麼訂婚派對呢?要在同一天,還是分開舉行?訂婚派對打算邀請多少人?」 「我沒想過訂婚的事,應該可以不用吧,只要辦結婚典禮就好,Lom哥覺得呢?」 「我說了你怎麼安排都可以。」 「該死的!!!!要是世界上有『什麼都可以』這樣的計畫就好了!!」 Namnuea光是回憶起昨天和那對新人的周旋就想放聲大叫。只要是自己丟出去的問題,最後都會回到新郎身上,然後他的答案只有:「什麼都可以」。 所有問題都無法有個結論,直接陷入死亡循環。「什麼都可以」到底要怎麼安排?誰來給他做個範本?「好啦……Namnuea,總比客人挑剔到不行要來得好吧。」Imm在旁邊幫腔。 「我覺得挑剔還比較好,至少有個方向,像他那種什麼都可以的,反而不知道要從何下手。」 Namnuea揉了揉發痛的太陽穴。 Imm雙臂交叉在胸前,聽到他的抱怨後輕笑出聲。 「你可以制定任何計畫去讓 Sailom先生滿意,我就按照你的企畫核准預算,然後再讓那個鋼絲球頭去執行就好。」 Imm口中的鋼絲球頭是財務部裡一位捲髮的女性,她會嚴格審視預算表並以最高限度節省經費,好讓客人花最少的錢卻能得到最大的滿足。不過,這次並沒有預算上限,她應該會非常高興。 「我該怎麼辦啊?腦中一片空白耶。」 Namnuea大大嘆了口氣,拿起剛才對方遞給自己的名片盯著。他知道 Sailom先生絕對很有錢,才二十多歲就已經當上了一間生產製造公司的經理。 「要是你真的沒頭緒,就直接去找他問吧。」 「我要去哪裡找他?」他托著下巴,重複著 Imm姊的話。 「方法不就在你手裡嗎?」Imm突然提高了音量。 「哈啊?妳要讓我去找那位善變先生嗎,姊?」 「他叫 Lom先生,不要隨便幫客人取奇怪的綽號,小心客人跑掉。你最好直接去找 Lom先生或 Yiwa小姐,問清楚他們想要什麼;如果 Yiwa小姐希望聽 Lom先生的安排,你再回去找新郎確定每一件事。」 Namnuea立刻反問:「為什麼非得要我去?」 「你覺得別人都很閒嗎?」 「那妳呢?」他指著 Imm姊。 「我手上有個產品發表會,還是你想跟我交換啊?」 他聞言一愣,產品發表會比這件事更讓他感到棘手。 畢竟他只想做幕後的工作,像是跟廚師討論菜單、訂購必須用品、安排場地的部分,其他的就交給 Imm姊去和客人溝通就好。 「我還是去拜訪一下 Lom先生好了。」 Namnuea最終選擇妥協。 「哦,你終於投降了嗎?」 Imm看到他又想開口說什麼時,搶先一步說,「趕緊跟 Lom先生聯絡,然後去見他,不要開口閉口都是自己的意見,你是來工作,不是來跟客人吵架的。」 要不是知道她是公司老闆的女朋友,Namnuea大概會直接回嗆,但他擔心會丟掉工作,只好認命地摸了摸自己被 Imm姊用紙捲砸過的頭,拿著名片回到自己的座位,再嘆了一口氣。 姊實在是太不了解他了!就算那種人多麼討人厭,他還是喜歡那個類型啊。 只是, Sailom都要當別人的新郎了,他不能再有這樣的想法! ** 「我很忙。」 「但我今天跟您有約了!」 「剛好有一個緊急的會議。」 該死的,他怎麼可以若無其事講出這種話? Namnuea極力壓抑想抄起桌上花瓶往 Sailom腦袋招呼過去的衝動。他從市區開了兩個小時的車來到郊區的工廠拜訪他,居然得到這樣的結果。 他們明明可以在電話裡討論更多細節,但 Sailom卻回了一句:「我不喜歡在電話裡討論重要的事情,尤其像婚禮這樣的大事,如果你有任何問題,請直接當面找我談。」 「那麼請問 Sailom先生在哪裡談比較方便呢?」「平常日我必須要工作,你可以來我的辦公室。」 即使臉上的不悅早就出賣了 Namnuea原本的心情,但他還是用著輕鬆有禮貌的口氣繼續問:「那麼請問幾點呢?」 「明天中午我有空。」這人明明是這麼說的,而且 Namnuea也依約前來,沒想到居然得到這樣的回答。 他是想找我的麻煩吧? 沒關係,身為服務業,顧客是上帝,Namnuea內心即使有再多不爽,仍然堆起滿臉笑容地開口:「好的,我明白了,畢竟工作比較重要。」「那就以後再聊。」 見他一副不打算接話的樣子,Namnuea連忙追問:「那請問 Sailom先生什麼時候比較方便?我可以再來找您。」 「也是,工作日的話比較不方便。」 那為什麼今天要約我來?! 雖然 Namnuea的內心瘋狂地想要問這個問題,但當他看到那位新郎凝神沉思時,心臟就忍不住一陣狂跳。 Sailom一襲貼身的西裝襯托出緊實的胸肌,老實說,Namnuea必須要極力壓抑內心的胡思亂想,才能好好地跟他聊公事。那張稜角分明的輪廓看起來是純正的泰國青年,似乎沒有混到其他國血統,帥氣的臉上今天帶著些許的鬍碴,看來今天還沒有刮鬍子。 Namnuea覺得自己的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 「下班也可以,晚上的話怎麼樣?」Namnuea提議。 「不會占用你的休息時間嗎?我是無所謂,反正下班時間也幾乎在工作。」Sailom面露狐疑地揚起一道眉毛。唉,雖然說下班是休息時間,但他在婚禮舉行前幾乎是天天待機,只有婚禮前一天才能好好休息。 「沒關係的,我的工作時間不太固定, Sailom先生可以先預約……」 「那就約晚上十點吧。」 什麼?他話都還沒說完,Sailom就立刻回答。Namnuea只能張大眼看著面前的男人。有誰會約晚上十點談工作?他的腦子還好嗎? 「你不是說約什麼時候都可以嗎?」似乎是看出了他內心的想法,Sailom笑容可掬地說。 Namnuea拚命忍住想要狠狠地揮拳打掉對方臉上笑容的念頭,轉而深深吸了一口氣。既然對方想要來這招,那他就奉陪到底! 「晚上十點也行,Lom先生約哪裡比較方便呢?」 Sailom沉思了一會,那表情又讓 Namnuea的視線無法轉移,發光有神的雙眼、飽滿好看的嘴唇,每一項都那麼符合自己的審美…… 不行,他要結婚了,他要結婚了!不能再多想! 「我開玩笑的,Namnuea先生。」 該死的!不要用那種溫柔的口氣喊我的名字! Namnuea強迫自己別再把目光停在 Sailom身上,但真的很難。不知道為什麼,對方像是有莫名強大的吸引力一般,總是讓自己情不自禁。 等等! Namnuea!別再想了! 「請別跟我開玩笑。」他再次壓下想要怒吼的情緒,臉上再度掛回營業笑容,將話題轉了回來。 「但我今天不太方便,下班還有要去的地方。」 「那明天呢?」 「一樣。」 「後天呢?」 「嗯,也一樣。」 你是真的想要結婚嗎 ?! Namnuea又深吸了一口氣。從事這個工作以來也遇過不少類型的新郎,像這種棘手的多得去了。 「Sailom先生,不是我有意要催促您,但因為我們只有三個月的時間,所以行程非常緊迫,然而至今仍然完全沒有任何婚禮計畫進度;請容許我再重申一次,倘若籌備的時間越短,事情可能就會越混亂,尤其是最後一個月的時候。麻煩您給我一個小時不,半個小時就可以了,我們公司的理念是『我們能為您實現您的夢想』,但要是您沒有所謂的『夢想』,我們要怎麼實現呢?」 Namnuea不敢得罪眼前的男人,若是他對自己的應對不滿,跑去找別的婚顧公司的話, Imm姊絕對會殺了自己。 一思及此,他只能繼續面帶笑意,看著這個男人露出略有所思的表情。男人用手指搓了搓下巴,臉上一片平靜。 難道是我說錯什麼話了? 「呃,Sailom先生,我……」 「你說得沒錯!」正當 Namnuea準備要開口道歉時,對方突然打斷了他的話,並且點了點頭。「婚禮要怎麼舉行都可以,你只要拿出計畫來,我會找時間看的。」 他根本就沒聽懂人話!如果不是因為他舉起手打斷了自己,Namnuea可能真的要直接回嗆了。 「但這樣不太好吧?您應該也希望和 Yiwa小姐的婚禮能順利進行,要是您無法接受我提議的場地,也只會造成您的困擾,不是嗎?」 Namnuea讓自己盡量表達出誠懇的口氣,但對方只是自顧自地點點頭。 「要是如此,那就約今天晚上吧。」 「但 Sailom先生剛才說……」 「沒關係,公事部分可以交給另外兩個主管處理。」 Sailom的話讓他鬆了一口氣,「那要約幾點呢?」 「就十點吧,XX百貨。」 在約好碰面的時間和地點後, Namnuea終於放下心中的大石。「那麼今天晚上見了,Sailom先生。」 即使對他心動不已,還是得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在敲定一切行程後,Namnuea拿起公事包便準備走出辦公室。 「哦,對了,還有一件事。」 該死的!又有什麼事了?我的胃好痛! 「請問還有什麼事呢?」雖然內心又忍不住抱怨,但 Namnuea還是揚起笑容回應。 「你可以不用叫我 Sailom先生,叫我 Lom就可以。」 Sailom的語氣竟帶了點溫柔。 噗通! Namnuea感覺心臟一下子漏跳了半拍,雖然去掉稱謂這件事並不罕見,但當對方這麼說,就會讓聽的人有種……他想要更親近一點的意味。

作者資料

Mame

I'm a woman who loves to write and feels happy everytime seeing what I wrote makes readers smile. 我是個熱愛寫作的女子,每當看見讀者因我筆下作品微笑的時候,都能讓我開心一整天。 著有:《愛在空氣中》、《Love Sky戀愛天空》(上下冊)、《Love Storm戀愛風暴》(上下冊)、《夏日戀曲》(上下冊)、《不期而愛》(全五冊)、《TharnType真愛莫非定律》(全四冊)、《Breath呼吸》(上下冊)、《Test Love同居試愛》(全四冊)、《How to Secretly:誘愛學長的處方箋》

基本資料

作者:Mame 譯者:甯芙 繪者:MN 出版社:春光出版 書系:南風系 出版日期:2023-12-14 ISBN:9786267282458 城邦書號:OW0009G 規格:膠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