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黑夜限定的戀人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黑夜限定的戀人

  • 作者:陌穎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3-09-28
  • 定價:370元
  • 優惠價:79折 292元
  • 書虫VIP價:292元,贈紅利14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77元
  • (更多VIP好康)

內容簡介

\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愛情組佳作/ 一個被遺忘的預言、一場危險的邂逅, 他們可以毫無顧忌地相愛,但只能在月色照耀之時。 ★角色刻劃表現是作品特點,人物情感層層堆疊掌握得恰到好處。——評審感動推薦 ★收錄獨家限定番外〈住著五個靈魂的身體〉 「妳將會在二十歲那年的十月,交到第一任男朋友。」 「我二十歲才會交到男朋友?」 因為占卜師的預言,閔冬瑤曾經殷切期盼二十歲的到來, 直到遭逢巨變,她才不再相信預言, 認為占卜師只是看透了客人的不安和脆弱,並藉此行騙。 多年後,當她再次遇見那位占卜師, 便下定決心要戳破對方的謊言, 因此她必須趕在二十歲的十月到來前交到男朋友! 夜晚,她換了裝,來到一場陌生的聚會, 遇見了讓她心動不已的男人, 黑暗襯托出他稜角分明的臉龐,非凡的長相讓她遲遲收不回目光, 他有著漂亮的內雙眼皮,眼神中透著陰沉和冷漠。 這個人……完全是她的理想型! 但她沒想到,當他傾身而來時, 訴說的不是愛意,而是警告。 再次遇到那個男人,是在大學的課堂上, 令人難以捉摸的是,他竟一改那晚冷漠的態度, 主動替她解圍,甚至要和她交往? 他的態度太過反覆無常,連好友都說他是渣男, 然而在得知他的祕密後, 她的心仍舊無法抑制地悸動,特別是在黑夜見到他時……

內文試閱

  鍾諾坐在包廂一角,低頭盯著手機螢幕。      包廂內充斥著濃縮了十倍的菸草味,昏暗中閃爍著點點霓虹,幾個人狂歡的歌聲從音響裡如爆裂般地轟炸而出,一群男人摟摟抱抱著幾個衣著清涼的女人,舉杯暢飲。      獨自沉穩的鍾諾是畫面中唯一的靜態生物,顯得格格不入。      「哥哥,你不玩玩嗎?」一個女人貼了上來,豐腴的身體就這麼毫無顧忌地貼住他的手臂。      鍾諾平靜地睨了眼,抽開手。      女人因這冷漠的態度有些驚愕,身為酒店的王牌公關,還沒有哪個客人對她如此淡然。她難得在酒店裡遇到這種相貌非凡、氣質異常高貴的客人,原想好好把握一番,想不到,卻慘遭無視。      一旁的魏楷給了她一個嚴厲的眼色,「識相的話就去找別人吧。」      女公關張了張口,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但在瞥見鍾諾那凜冽的眼神後,所有氣場都萎了下去,沒多囉嗦便轉移目標。      魏楷瞅著那個陰沉的男人,嘆了口氣,「大家都嗨成這樣,你還能氣定神閒也是很厲害,你是來這裡喝酒的嗎?」      「是。」      魏楷無語地看著鍾諾,接著沒靈魂地笑了笑,「你好歹也給方湛一點面子,老大的寶貝獨子生日,每個兄弟都用盡全力陪他嗨,你看看自己多沒誠意。」      「所以我不是出席了嗎?」      魏楷不知該如何反駁,鍾諾平時可不會輕易答應來酒店。      說人人到,方湛興沖沖打開包廂大門,一進包廂就暫停音樂,一把搶過麥克風,「兄弟們,知道我剛才聽到什麼嗎?」他絲毫掩藏不住興奮,「霍朵集團的千金現在就在這間酒店裡!」      聽見關鍵詞「霍朵集團」,鍾諾終於抬起頭,靜靜聆聽。      「真的假的?只聽說過那老頭有個女兒,還真沒見過本人,連個年齡都不知道。」一旁的兄弟同樣感到驚奇。      「該不會長得跟那老頭一個樣?還是其實是個大媽?我看閔遠也不年輕了,女兒鐵定也三、四十歲了。」      方湛得意地搖搖頭,「我剛剛就看了一眼,超正,皮膚白得發光,還有那腿……又直又纖瘦,重點是看起來還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學生。」      「真假!還有這種事?」      「那不就完全是你的菜了?上了啊。」      「美色和財富兼得欸,真有你的。」      方湛露出自信的笑容,「用不著我出手,她自己會來我們包廂。」      這番言論引起男人們的議論,紛紛開始起鬨。      「好了,你們繼續唱吧,誰都別想跟我搶。」方湛重新播放音樂,興致高昂地搓搓手,「我呢,要來好好準備一下。」      他走向角落的空位,不懷好意地微微笑,餘光瞥見那個一向不可一世的鍾諾,竟然難得正眼盯著自己,「怎麼?你也有興趣是不是?」      鍾諾挑了挑眉,不發一語。      「也對,你很關注那個霍朵集團吧?」方湛拿起玻璃杯,注入滿滿的上等葡萄酒,「但別想搶啊,我是不會讓的。」      鍾諾冷笑一聲,看著方湛從口袋拿出一包不明粉末,一點不剩全倒進酒杯。鍾諾微微瞇起眼,「你想做什麼?」      「哇,真難得,你竟然會過問我的事?」方湛笑得放蕩,「還能做什麼?當然是下藥啊。」      這話一出口,一直在一旁靜觀其變的魏楷也抬起頭,錯愕地問:「你瘋了吧?下藥?你該不會想強姦?還是綁架?」      「到什麼程度就臨場發揮嘍,我看那女的為了不讓她爸知道自己來這裡,還要裝成酒店小姐呢,說不定也不敢報案,這種天大的好機會怎麼能錯過?」      鍾諾沉下臉,這男人依然荒唐得無可救藥。      「欸,你們該不會想插手吧?」方湛挑起眉,語帶威脅。      他背後的靠山可是整個幫派的大家長,這裡哪有人動得了他?      魏楷壓低聲音對著鍾諾說:「你現在還需要幫派的幫忙,最好不要為了一個素昧平生的女人跟老大撕破臉。」      鍾諾冷冷一笑,「你想多了,我沒那麼雞婆。」      最後一個音剛落下,包廂門被打開了。五個女人走進來,熱情地招呼著,鍾諾一眼就看見最突兀的那位。      她化著與其他人風格完全迥異的韓系妝容,在一群濃妝豔抹的女人中顯得格外清新脫俗。她的五官十分精緻,清澈的眼眸中,無辜卻又帶點嬌媚,就連俗氣豔麗的清涼布料都能穿出一點氛圍感,凹凸有致的體態更是隱藏不住貴氣。      只是那張清純的笑顏,再過一會兒怕是就要流淚了。      *      一走進包廂,閔冬瑤就懵了。這些男人……確定不是黑幫嗎?他們確實各個身材精壯,長相也普遍在平均值之上,但一群猛男喝醉狂歡的畫面,其實還挺恐怖的。      她深吸了一口氣。沒什麼好怕的,這裡還有這麼多小姐姐作伴,只要模仿她們就能融入了,很簡單。      「哥哥,你很久沒來了,人家好想你啊……」一個漂亮小姐拉長尾音,嗲聲嗲氣地招呼其中一個客人。      閔冬瑤見狀,立刻在心裡收回剛才那句話,這一點都不簡單。她摸了摸自己空蕩蕩的胸前,這服裝太裸露了,還有下半身那小小一截的布料,感覺自己只要稍稍彎腰就會走光,更別說是坐下。      但很快地她就知道,犧牲是會有回報的。      閔冬瑤進包廂不到一分鐘,就有個染著金髮的男人嘻皮笑臉朝她走來,「妳是新來的?來這邊坐吧!」      他逕自摟住閔冬瑤的肩,帶領她入座。      這個男人明顯最沒有黑幫的架式,看起來既不駭人也不陰森,就像個普通的輕浮男人。嗯,很符合她正在尋找的條件,好看、輕佻、積極主動。      判斷完畢,閔冬瑤鎖定了目標,開啟熱情模式。如果真演不起來,那只要將每句話的「我」都替換成「人家」,鐵定有點用。      「哥哥,你怎麼知道人家是新來的?」她露出風騷的微笑,刻意拉長尾音。是有些生硬,但一切都在正軌!      對方似乎十分意外她會如此表現,愣了一下才開懷大笑,「因為我在這裡還沒見過像妳這麼美麗動人的女人啊!妳叫什麼名字?」      閔冬瑤快吐了,但她忍了下來。油膩是好事,至少應該很好上手。      總不能報上真名,她轉了轉眼珠子,很快回覆:「人家叫冬冬,哥哥你呢?」      「冬冬啊?哥哥我叫方湛,怎麼樣?混江湖一定聽過我的英名吧?」他拍拍胸脯,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男人怎麼不太對勁,好像有點傻,可閔冬瑤還是決定再繼續觀察看看,沒戳破他的英雄幻想。      「唉唷,人家沒有在混江湖啦!」她扭了扭身子,突發奇想,覺得似乎能再加點戲,遲疑地喊了聲:「討——厭啦……」      方湛又停頓了一下,笑得更猖狂了,「很好、很好,我喜歡!那冬冬妳幾歲了?看起來很年輕欸。」      「人家今年……嗯,二十四歲!」幫自己加個四歲,應該會比較沒有距離感。      「哇,完全看不出來!那妳猜猜哥哥我幾歲?」      閔冬瑤突然摀住嘴,驚慌又無辜地倒抽一口氣。      「怎麼了?」方湛急忙關心。      「人家好像叫錯了,你難道不是剛滿十八歲嗎?我怎麼忍不住叫哥哥呢?是不是因為你太給人安全感了!」      他張了張嘴,恍然大悟般地拍起手來,笑得合不攏嘴,「好、好啊!妳這個小機靈!我都二十八了!」      閔冬瑤不太喜歡這個綽號,但因為覺得很有成就感,演得也挺快樂的,不自覺就繼續吹捧了。      「來,這酒是整間酒店裡最貴的,哥哥賞妳。」方湛將一杯已經倒好的美酒送到她面前,自己也舉起另一杯。      「哇,謝謝哥哥!你對人家真好。」      「來來來,乾杯!」      喀噠。      有什麼東西掉落到地板,發出細微的撞擊聲。      兩人同時放下酒杯,閔冬瑤低頭看向腳邊,只見一個小小的白色物體輕輕彈到她的鞋跟,停了下來。      「抱歉,耳機掉了。」鍾諾伸手拾起,沒看他倆半眼,又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這男人真怪,在這麼嘈雜的KTV包廂裡,戴什麼抗噪AirPods?閔冬瑤滿臉困惑。      「真是……你這傢伙掃什麼興!」方湛咒罵了幾句髒話。      不過一看見這個奇怪的男人,閔冬瑤便遲遲收不回目光,還在心裡吐了句髒話。      他,完全是她的菜。      閔冬瑤徹底愣住。那優越的骨相十分不科學,在黑暗中稜角分明,漂亮的內雙眼皮下即使有著陰沉又冷漠的眼神,卻依然好看。      要是剛才進門就看見這如此非凡的長相,她絕對用不著演戲,直接本色演出。      「來,冬冬,喝吧喝吧!」      直到方湛出聲才終於將她的注意力拉回來,閔冬瑤擠出微笑,眼下還是必須演完,努力陪酒。      她不疑有他,碰杯後啜飲了幾口。這酒很烈,辣得閔冬瑤又刺又麻,小酌幾口後就開始感到微醺。      但方湛就不同了,他只不過比她多喝了一點,沒幾分鐘就醉倒在沙發上,睡得很沉。      閔冬瑤嫌棄地瞪著他,就算只是要談一場速戰速決的戀愛,她也不想找這種遜咖。      但是……甩掉一個,現在就能專心面對另一個了。      剛才那個戴耳機的男人看上去真的很像流氓,但比起街頭地痞,他更像電影裡那種幕後的老大,那長相已經遠遠超過金字塔頂端,衣著整整齊齊,外型也十分乾淨,有種莫名幹練的氣場。      閔冬瑤拿著酒杯,一口氣移到鍾諾的身側,睜大水汪汪的眼望著他。她現在已經被酒精壯膽了,即使要上刀山、下火海,好像也都無所畏懼了。      閔冬瑤繼續看著鍾諾,那下顎線是認真的嗎?確定不是用刀磨過?她呆愣了足足五秒後才回過神。      「嗨!」閔冬瑤加重鼻音,嗓音嗲得讓人反胃,「哥——哥。」      見對方一點反應也沒有,她委屈地皺了皺鼻子,自己這一輩子還沒有被男人忽視過。      不過很快的,她便發現鍾諾還戴著耳機,當然聽不見她說話。      閔冬瑤馬上欣喜地將他的耳機拔了下來,沒想到這個這舉動觸碰了鍾諾的底線,他轉過頭,那輕輕一眼便溢出殺氣。      但閔冬瑤可沒這麼膽小,她正瘋得快樂,「喔!是AirPods!人家見過它。」      面對瘋瘋癲癲的閔冬瑤,鍾諾反倒變得很平靜,他還沒有見過哪個AirPods長得不一樣。      閔冬瑤原本預期眼前的男人可能會問點問題,或罵她神智不清,但很顯然,他沒有要開口的意思。      「它剛才滾到人家的腳邊了,有點肌膚之親,我們也算是有緣分!」閔冬瑤憐愛地望著小小的耳機,句句浮誇。      眼看自己的東西被這麼褻瀆,鍾諾果斷將耳機從她的指間拿下。      「喔!」她驚訝地摀住嘴,「哥哥,我們見過吧?」      好個胡亂認親,鍾諾換了個坐姿,眼裡藏不住對她的鄙夷。      「絕對不會錯的,哥哥你這麼好看,人家看一眼就牢牢記在心底了。」閔冬瑤搖了搖他的手臂,盡其所能地扭出一點妖嬈。      不料,鍾諾沉下臉,嚴肅地命令道:「放開。」      咚。      她聽見了什麼,好像是心臟錯位的聲音。渾厚又迷人的低音炮!低沉的一句暗啞卻將共鳴盪到她心裡去了,閔冬瑤不但沒有被這語氣中濃烈的威嚇嚇著,反而為這種激情深深著迷。她按住自己的胸口,眼巴巴地望著鍾諾,「哥哥,我中槍了。」      他微微蹙眉。      「哥哥,你的聲音真的太好聽了,多說點話。」      鍾諾面無表情地向左挪,心無旁鶩,繼續盯著自己的手機。      閔冬瑤趕緊追上,補上剛才空出的位置。      「哥哥,這裡這麼暗還滑手機對眼睛很不好喔。」見鍾諾像銅牆鐵壁般打不穿,閔冬瑤從口袋裡拿出手機,「人家來幫你。」      她打開手機裡的內建手電筒,亮晃晃的白光頓時照亮包廂裡陰暗的一小角。      鍾諾的手機螢幕反射出刺眼亮光,他一把用手掌蓋住光源,瞬間便切斷手電筒的亮光,角落恢復一片黑暗。      「妳到底想幹麼?」震怒的低吼聲自男人口中深沉發出。      一旁幾個小姐都難掩畏懼地盯著這個方向,想著那個新來的小姐,會不會橫著被抬出這扇門?      閔冬瑤表面驚惶,內心實則興奮得不斷尖叫。      「怎麼會有人發起怒來這麼性感?」她發自內心讚嘆,殷切地說:「人家還要做些什麼,你才會再吼人家一次?」      鍾諾的眼角微微抖了兩下,瞇起眼瞪著這個瘋女人。望著她痴痴笑彎的眼、微微噘起的雙唇,他腦中只有一個想法,匕首放在外套內裡,手槍掛在腰間皮帶,是時候讓她知道,在他鍾諾面前放肆會有什麼下場。      閔冬瑤絲毫沒察覺異狀,繼續用過度抑揚頓挫的聲音說:「齁呦,哥哥你幹麼盯著人家的嘴唇看?是不是在想什麼不乾淨的事?」她浮誇地嘟起唇,對他拋了個媚眼。      「太好了,很高興哥哥你跟人家有一樣的想法!」閔冬瑤開心地拍拍手,「跟我交往,我們就可以開親了,你要親親還是舌吻都沒問題,怎麼樣?」      閔冬瑤伸手挑逗似地戳了戳鍾諾,豈料下一秒,男人猛然用力地抓住她的手腕,牢牢扣在她的胸前,傾身向前將人壓在沙發上。      這是閔冬瑤今晚第一次感到驚嚇,她突然感覺到危險的氣息。沒想到,這個男人看似沉穩又禁慾,其實急得很。      鍾諾解開外套的鈕扣,那絲滑的動作撩得她春心蕩漾。當他微微拉開工裝外套的一側,更讓閔冬瑤緊張得閉上雙眼。      只是等了半天,幻想中的激情情節並沒有發生。她遲疑地睜開眼,映入眼簾的不是什麼結實的肉體,而是外套內側那一排鋒利的銀刀,裡面各種尺寸、刀尖角度、形狀的匕首,應有盡有。      「妳再笑一次,就自己選一把。」鍾諾淡然地說完後,隨即鬆開她的手,退回原本的位置上。      閔冬瑤懵了。他是武器販賣商嗎?怎麼會有人把一排短刀穿在身上?攜帶這麼多刀都不會不小心捅傷自己嗎?不對,這麼冷血無情的人就算被刀劃傷了,說不定也不會流出血。從那毫無溫度的眼神看來,那些刀具不是裝飾,或許上面真的沾染過無數人的鮮血,而她只要再放肆一次,那男人真有可能會割破她的喉嚨。閔冬瑤打了一個冷顫,終於冷靜下來,決定換個方式。      盯著鍾諾好一陣子,她小心翼翼控制著自己的嘴角,不讓嘴唇有任何上揚的可能,「好,那我們最後喝一杯,我就不亂了,直接談重點,行吧?」      她拿起桌上的酒瓶,倒了兩杯,等待對方回敬。「我其實有一件很簡單的事想請你幫忙,真的很簡單,而且我保證不會像現在一樣不正經。」      遲遲等不到反應,閔冬瑤一抬眸才發現鍾諾正用一種幽深而莫測的眼神盯著自己。他該不會真的在評估要拿哪一把刀吧……      「不用告訴我,我不會幫忙。」      「剛才如果有冒犯,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其實我平常不是這種人,也不是這裡的員工——」      「我知道,所以才會毫無防備地喝來路不明的酒。」      閔冬瑤想了一想,知道他指的不是現在手上這杯剛才親手倒的酒,視線再拉遠些,答案一目了然。      是方湛給的那杯。      那傢伙此刻安詳地睡著,連鼾聲都沒打,與其說是醉倒,更像是迷懵昏了過去。      握著玻璃杯的指尖頓時滑了一下,閔冬瑤感到排山倒海而來的恐懼。      他給她下藥了。      「是你、你把兩杯酒調換的?」剛才的嬌聲細語消失無蹤,閔冬瑤的聲音這回反而有些顫抖。      撿耳機只是個幌子,就在閔冬瑤和方湛的注意力轉移到地面的一秒之間,他將兩杯酒換了個位置。這樣不僅不用與老大的寶貝兒子正面起衝突,還能將責任歸咎於方湛的酒量。      鍾諾沒有回答,只是冷冷地說:「知道危險就走吧。」不等閔冬瑤反應過來,他便起身離去。

作者資料

陌穎

崇尚自由,內心有個充滿幻想的小世界。 喜歡音樂,喜歡大地色,喜歡柯南,喜歡收藏紙製品。 因為過得很平凡,特別鍾愛奇奇怪怪的人事物。

基本資料

作者:陌穎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23-09-28 ISBN:9786267217641 城邦書號:3PL181 規格:膠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