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99升級VIP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社會科學 > 心理學
妄想的力量:迷信、儀式感與過度樂觀的非理性心理學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妄想的力量:迷信、儀式感與過度樂觀的非理性心理學

  • 作者:史都華.維斯(Stuart Vyse)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23-09-26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9折 342元
  • 書虫VIP價:323元,贈紅利16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06元
  • (更多VIP好康)

內容簡介

妄想雖然可恥但是有用! 亞馬遜讀者五星強推! 最熱愛「怪力亂神」的美國心理學暢銷作家 帶你重新認識幻想與心理假象的妙用 「如果有任何一種信念能促成我們去追求更好的生活,那這個信念就是有益的。」──美國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 「透過清晰又愉快的筆觸,作者讓我們看到非理性衝動的影響力。」──康乃爾大學心理學教授吉洛維奇(Thomas Gilovich) 根據美國精神醫學會的定義,妄想是「雖有足以反駁的證據,但還是無法改變的固著信念」,雖然嚴重的妄想是一種疾病,但在人生中,我們卻是靠著適度的妄想才能克服困難、達成目標、走過低潮,這甚至是生活不可或缺的習慣。 作者在書中羅列了許多科學研究與案例來說明妄想的效用: .在心中跟過世的親人對話,比較容易走過哀慟的日子。 .重病患者在治療時有樂觀的看法,就更有機會康復。 .歐巴馬只要在投票日當天去打籃球,就一定會勝選。 .納達爾一定用右腳先踏進球場。 .有宗教信仰的人容易覺得自己過得幸福。 .相信對方是「靈魂伴侶」並不理性,但對婚姻有益。 .過度自信的男性在聯誼時比較容易得到下次見面的機會。 .做惡夢有助於排解情緒,讓人更能面對恐懼。 也就是說,不管是美國總統或小老百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獨特儀式和不合理的信念,好用來幫助自己穩定心情、堅定立場。只要有助於實現目標,都是好的思考方式。理性和邏輯只是人類眾多的求生工具,而有時我們得讓直覺和感性作主。而本書的目標就在於提醒讀者,我們都是複雜的人,唯有在現實與幻想、樂觀與悲觀間找到平衡,才能實現更完整的人生。 林仁廷 諮商心理師 劉仲彬 善言心理治療所所長 鐘穎 諮商心理師、愛智者書窩版主 誠摯推薦 名人推薦語 「許多專家都在評批人類迷信、過度自信和悲觀的一面,但本書從另一個角度出發,說明這些非理性機制為我們的生活帶來哪些好處。」──美國心理學家卡蘿.塔芙瑞斯(Carol Tavris),著有《錯不在我》。 「作者的論述清晰易懂。我們都會刻意忽視非理性的衝動行為,因此更應該去探究其為何會對人造成如此大的影響力。」──美國心理學家湯瑪斯.吉洛維奇(Thomas Gilovich),著有《康乃爾最經典的思考邏輯課》以及《房間裡最有智慧的人》。 「每個人在生活中有許多不理性、不合理的舉動。作者從科學的角度告訴我們,其實有許多時刻反倒應該做出不理性的決定。」──麥可.薛摩(Michael Shermer),著有《人們為何相信荒誕事物》(Why People Believe Weird Things)以及其他著作。

目錄

第一章 理性不是唯一的思考模式 第二章 不失控的正向思考。 第三章 生病時保持樂觀、健康時保持悲觀 第四章 在投票日打籃球就能選上總統? 第五章 山盟海誓攏是假 第六章 穿梭陰陽界 第七章 夢裡都有答案 第八章 住在心裡的惡魔 第九章 你真的是自己的主人嗎? 第十章 欺騙作為一種生存策略 致謝 注釋

內文試閱

第四章 在投票日打籃球就能選上總統? 在競選美國總統時間,歐巴馬其實有個迷信。一般來說,在激情的選舉活動後,投票日當天反而有種奇特的寂靜感。好幾個月以來,候選人到處演講、參加造勢大會,並在投票日的上午照慣例現身投票。通常他們都只能焦慮地等待傍晚的開票結果。 在競選活動期間,歐巴馬經常抽空與工作人員一起打籃球。他的長期助手雷吉・洛夫以前是杜克大學籃球隊的隊長,他們開啟了一項傳統:在投票日打籃球。 因此,二○○八年在愛荷華州的黨內投票日那天,歐巴馬打了場籃球比賽,並贏得黨員的支持;但在新罕布夏州的黨內初選日,他沒有打球,最後也輸給了希拉蕊・克林頓。從那時候開始,打籃球便成了歐巴馬的投票日迷信。 在二○○八年十一月四號的總統大選日,歐巴馬和他的太太蜜雪兒、洛夫以及蜜雪兒的哥哥羅賓遜(Craig Robinson)都在芝加哥與工作人員一起打球。開票結果出爐,歐巴馬的總得票率比共和黨的候選人馬侃高出了百分之七,並且以九十七張選舉人票擊敗對手,拿下他的第一次總統大選勝利。而在二○一二年的大選投票日,與歐巴馬打籃球的有教育部長鄧肯(Arne Duncan)、前芝加哥公牛隊的球員皮朋和蘭迪・布朗。那場球賽沒有人公開計分,但賭博網站顯示,歐巴馬這一隊贏了二十分。票開完後,歐巴馬的總得票率比對手高出百分之四,並以一百零六張選舉人票擊敗了共和黨的羅姆尼,順利連任總統。 同樣地,運動員在比賽當天也會很焦慮,所以要用某些儀式來度過緊張的時刻。巴爾的摩烏鴉隊的踢球員賈斯汀・塔克在換裝前,會將制服、內衣、頭盔和球鞋整齊擺放在他置物櫃前方的地板上。他在童年時的偶像、前美式足球明星迪恩・桑德斯(Deion Sanders)也會這麼做。但根據ESPN的報導,塔克否認這是迷信,他打趣地說:「這是種儀式。而我的迷信就是不可以將這種事當作迷信。」 既然當下無法執行有實質效益的行動,那還不如用這些迷信來舒緩緊張的情緒。在競選活動結束後,候選人不能再拉票;比賽開始前,球員也沒時間再練習。兩者的差別在於,塔克的賽前儀式是有實質作用的,能激發他上場表現更好的球技。就我的專業立場來看,沒有科學證據能證明儀式的效力,所以它們只是心理作用而已。(但我們保留魔法存在的可能性。) 大家也知道,歐巴馬的迷信並無法影響選舉結果,但那天打球的話心情會比較好。在投票日前,他已經展現所有選舉技能了。因此,投票日的籃球賽就像是玩賓果遊戲時念咒語一樣;賓果遊戲的數字早已隨機排好,玩家只是被動的參與者。唯有在展現技能的活動前執行,迷信和儀式才能發揮具體的效果。 「恐怖喔!做壞事會下地獄」 首先,我們區分三種迷信:禁忌、預防犯錯以及帶來好運。今日,已經很少有人打從心裡害怕土耳其的「邪惡之眼」或數字十三,反正它們也沒什麼實質作用。如果大人不再教小孩這些事情,那我們的生活會簡單很多。許多人從小就被大人恐嚇跟洗腦,所以只要一看到那些符號,就會感到害怕,甚至得想辦法破解。在英國,看到一隻落單的喜鵲(代表悲傷)很不吉利,所以人們會設法逢凶化吉。 在西方文化中,人們都很討厭十三,所以開刀日絕不會選在十三號星期五。美國大多數的飯店都沒有第十三樓,機場也沒有十三號登機門。以前的人為了解壞事發生的原因,但知識又有限,所以才編造這些迷信。今日,科學家會鼓勵我們尋找各式各樣的解釋,並放下那些令人恐懼的迷信。 但有一種負面的迷信可能有用,那就是厄運到來。心理學家珍・里森和吉羅維奇針對「心存僥倖」做了一系列的實驗。他們請康乃爾大學的學生評估一個情況:在某個課堂上,教授非常喜歡隨堂抽考。而受訪的大學生都認為,若上課前冒險沒有溫習課業,被點到名的機率會比較高。 在另一項實驗的狀況劇中,有位學生報考了史丹佛大學的研究所,在放榜前,她的母親出於心意,送給兒子一件史丹佛大學的T恤。有一半的受試者讀到的版本是,這位年輕人在第二天穿上了那件T恤,另一半受試者讀到的版本是,他把T恤收好放在抽屜裡。一如預期,受試者都認為,高調穿上T恤後,錄取進入史丹佛大學的機會較低。 通常來說,非理性的恐懼並沒有太大的用處,但吉羅維奇指出,我們對心存僥倖的擔憂卻很有用。平常我們會有固定的行為判斷,也多少會遵守社會規範,所以不會隨便冒險。所以若心存僥倖帶來壞結果時,我們就會後悔萬分。例如,天氣預報說會下雨,你卻沒帶傘出門,結果被暴雨淋濕,這時你就會自責又懊悔。 吉羅維奇指出,每個社會都會去約束不符合群體需求的行為,於是出現法律或其他形式的控制方法,如宗教。根據這類非理性的信念,冥冥之中會有股力量去懲罰魯莽的行為,而社會便會更加祥和。這是一種微妙的社會控制系統,而有些團體會負責傳播這些恐懼,以加強群體的價值觀和凝聚力,進而獲得好處。有些人會以宗教的角度來看待不公不義,認為上帝會懲罰那些傲慢或驕縱的人;而有些人則相信,世人渴望公義,所以萬事萬物事會朝著正義的方向去發展。根據吉羅維奇的觀點,人們都相信,若自己心存僥倖、明知故犯,上帝或其他神明就會默默讓你吞下苦果。有了這個信念,我們就不敢太自負、或去冒不必要的風險。 好運加持 一般而言,提升運氣的正面迷信比較實用。不管是參加比賽、準備考試、求職或上台做簡報,有些迷信的想法,就能有好表現。例如,有的人比賽期間會穿同一雙襪子、以特定的方式綁鞋帶、在第一次發球前精確地拍球五次:這就是網球名將小威廉絲會做的事情。透過這些小動作,她轉變自己的心理狀態,以提升在賽場上的表現。這不是魔法,而是有益的妄想。許多球評認為,小威廉絲是有史以來最傑出的女子網球選手,而這些迷信行為是她獲得成功的原因? 可惜的是,目前的科學證據還不足以證明這類事情。以前的學者都在探究當事人的特徵和過往經歷,以找出這些執念的起源。直到最近,心理學家才開始探究迷信行為的效用。 在二○一○年,德國科隆大學的團隊進行了一系列測試,其中最著名的是「高爾夫球實驗」。研究人員找來了二十八名大學生,其任務是用推桿將高爾夫球推入一個杯子裡。每個人都有十次機會,杯子距離他們約一公尺。研究人員跟當中一半的受試者說,他們所用的是幸運球;至於另一半的受試者,研究人員只說那是普通的球。在進行實驗前,研究人員已確當中有百分八十的學生相信運氣。結果正如大家所料,「幸運球」這一組的表現比較好,將球推入杯子的平均次數為六點四,而「普通球」則為四點八次。 高爾夫球實驗引起了極大的關注,因為第一次有人去證明迷信行為的正面效用,但大家還是對此結論還是半信半疑。近十幾年來,心理學界都在重新檢視早年的研究成果,包括長期以來在教科書中常出現的經典實驗。許多研究人員發現,用同樣的實驗條件,卻得不出過去學者所宣稱的結果。科學期刊對於新的研究成果比較感興趣,而對於復刻實驗有偏見。可惜的是,科學家確實發現,過去那些著名研究的就是有問題,所以今日才無法重現相同的結果。在同一套實驗程序和條件下,有些學者發現令人興奮的結果,但有些人一無所獲,那前者的結論便是不可靠的。近年來,這些「重現危機」紛紛出現,研究人員才改變想法,重啟各項經典的研究,還在不同條件下進行,看是否會有不同結果。 上述高爾夫球實驗引起了極大的關注,因此心理學界再次進行相同的實驗。在原始的實驗中,幸運球組與普通球組分別只有十四名受試者,美國多明尼加大學的研究人員把受試者增加到五十六人。此外,美國的研究人員也跟德國的研究人員請教過,以確保他們的實驗程序跟原版的一樣。可惜的是,雖然美國的受試者也很迷信,但幸運球和普通球兩組的表現差不多。 於是美國的研究人員又做了一次實驗,而且幸運球更加有特色。他們準備了一個袋子,裡面有四個普通球和四個有綠色三葉草標記的球,而受試者要從中抽出一顆球來玩推球。如果受試者抽中了幸運球,研究人員會在一旁說:「哇!你好幸運。」但第二次實驗的結果還是不理想。普通球與幸運球的受試者表現還是差不多。 這令我們感到很困惑。迷信行為對運動員、演員和求職者應該是有效的;想在困難的任務中表現出色,一些儀式感或幸運物或護身符是有幫助的,但我們缺乏明確的證據來支持這項結論。當事人能因此獲得安心感,進而有意志去完成任務。但到目前為止,我們缺乏清晰的科學證據來證明,除了心理作用外,迷信行為真的有實質效果。 儀式的功用 運動員的迷信行為,包括塔克在更衣室地板上整理制服,都是在比賽開始前的儀式。儀式生活中普遍存在,甚是連動物界也很常見。近年來,心理學家開始關注儀式的心理作用,也更加證實它們對生活的益處。我們都知道,有些明星球員會有自己的賽前儀式,但也許他們本來就很傑出,才會發明那些小動作。優秀運動員也許有某些特質,所以會偏好儀式感,所以這兩者的因果關係還很模糊。因此,心理學家就開始做實驗,以觀察其效果如何。 當中一些實驗很有創意。例如,為了證明儀式對悲傷和失落的療癒力,兩位哈佛商學院的教授告訴受試者,他們當中有一人能贏得兩百美元。抽獎完成後,那位受試者馬上回家,剩下來的受試者繼續在失望中玩遊戲,包括在陌生人面前唱歌,或在限時內解開數學謎題。 研究結果都顯示出,儀式能彌補未能贏得兩百美元的失落感,所以受試者唱歌或解題的表現都很好。此外,對於想減肥或吃得健康的人來說,儀式還能提升自我控制力。而且研究人員設計的儀式都很簡單,比如說: 畫一張圖畫以表達你現在的感覺,然後在紙上撒鹽。完成後,大聲地從一數到五。最後把畫紙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裡。 這一系列的行為有其象徵意義。這幅畫有你的情緒,而灑鹽是為了淨化它。雖然這個儀式是研究人員自創的,但他們有慎重地向受試者講述它的功效。相反地,若研究人員說這些行為只是有趣而已,那做完之後,受試者就不會有好表現。後來的研究證實,就算沒有強調它們是儀式,只要是有明確步驟的重覆動作,受試者的狀態都會變好。 例如在一項考驗自我管控的實驗中,第一組受試者受到指示,在下決定前要做兩次有既定步驟的「手勢」,而第二組受試者則自己隨便挑一種手部動作、做一次就好。接下來,受試者要考慮,明晚要去參加派對(自私的動機)或募款活動(利他的動機)。結果如大家所料,第一組的受試者覺得做那個手勢有儀式感,而且當中有百分之五十九的人選擇參加募款活動;第二組人則只有百分之十九要參加募款。 如此看來,儀式確實有正面的影響力。不過,哪些行為才算是儀式,又是否能歸類為妄想呢?研究人員指出儀式的三項特徵。首先,儀式有嚴格的順序與步驟,每次執行時都要照辦。其次,它有一定的象徵意義,特別是跟宗教有乾。猶太教的逾越節晚餐原文Passover seder,而seder就是意味著「有條理、有順序」。每年逾越節開始時,信徒用採用同一套飲食規則去度過這些日子。同樣地,伊斯蘭教徒每天會祈禱五次,而且姿勢都一樣,包括將身體朝向聖地麥加。天主教徒唸玫瑰經時也有固定的禱告儀式,以一個星期為週期,每天都要獻給不同的「奧蹟」。 不過,也有許多常見的儀式沒有宗教意義,也不帶有迷信的意味。最後我們要談到,儀式與特定目標間的因果關係是間接的。舉例來說,某位籃球員上場比賽前都要練罰球,這不算賽前儀式,而是為了等一下有好表現,所以此動作跟目標有直接的因果關係。另一方面,如果他每次開車去球場時一定要聽麥可.傑克森的歌,或是賽前按照一定的順序著裝,那這些動作就是儀式了。 儀式的作用機制很簡單:它能產生一種控制感。焦慮和控制感的關係一直是心理學的核心議題。失去控制感會令人焦慮;焦慮時也會覺得失去控制感。嚴格執行一系列清楚的動作,就可以恢復掌控感,覺得這世界一切如常。在前面提到的研究中,在表演前有個小儀式的學生,比較不會感到焦慮,心跳速率也較低。在其他針對自我管控和悲傷的研究中,受試者做了一些儀式後,都有恢復控制感、自制和選擇能力,所以比較能面對失去兩百美元的失落感。這正是我們想在高爾夫球實驗中找到的間接效應,但證據顯示,儀式的效益比幸運高爾夫球更可靠。

作者資料

史都華.維斯(Stuart Vyse)

行為科學家,任教於羅德島大學、康乃迪克學院等,並擔任《懷疑探索者雜誌》(Skeptical Inquirer)特約編輯。他的另一本著作《相信魔法:迷信心理學》(Believing in Magic: The Psychology of Superstition)於1999年榮獲美國心理學會的傑出著作獎。他專攻迷信與非理性行為,也經常獲邀在各大媒體提供專業見解,包括《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等等。

基本資料

作者:史都華.維斯(Stuart Vyse) 譯者:劉宗為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人生顧問 出版日期:2023-09-26 ISBN:9786263743038 城邦書號:A220368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