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孤立圖鑑:搞砸人緣自習模擬題本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孤立圖鑑:搞砸人緣自習模擬題本

  • 作者:大坦誠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3-07-11
  • 定價:480元
  • 優惠價:79折 379元
  • 書虫VIP價:379元,贈紅利18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60元
  • (更多VIP好康)
特別活動
◆首刷贈品:邊緣人最愛麻吉小卡——人際搞砸王*1張(12x17cm)(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人家再也不想傷心了!」 全臺人種圖鑑大師 大坦誠 AKA. .《去你的,正常世界》作者 .IG、FB 十萬追蹤KOL .全台灣BMI值最高的國小老師 .和你一起EMO的好夥伴 寫下24篇 搞砸人際關係的短篇人生 在腸躁症發作期間(沒人在乎)努力趕稿的最新力作 和你一起被邊緣。 *** 我讀國小的時候,曾經跟別班被排擠的朋友說:「我們應該要組成一個被公幹協會,集合全校每班被公幹的人,我們就不會沒有朋友了。」 猜猜發生什麼事?你們以為英雄就此集結了嗎?並沒有。那個「朋友」跟我說:「不要,你好遜。我不要跟你當朋友。」 順帶一提,我的「朋友」被排擠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很遜。所謂被公幹的人就是這種存在——一定需要被幫助,但不是每個人都能幫助他。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惡夢。我夢到我們國小所有被公幹的小朋友都各自被埋在一個坑裡面,我們一直大喊救命,但明明知道彼此正在求救,卻無論如何都看不見對方,只能叫得越來越大聲,然後……夢就醒了。 從那之後,我開始相信,公幹是一種詛咒。不但讓人無法被異類接納,遇到同類時也無法互相拯救——直到他們把詛咒傳給下一個無辜的人為止。 是的,隨時隨地都有人被公幹。更精確的說法是,一天之中的24個小時,都會有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方因為不同的原因遭到不同形式的公幹,這就是這本書的由來——由24個被公幹的人組成的小故事。 「雖然見不到你,但是我懂你,我希望有一天我們都能從坑裡面爬出來。」 但這是一本不見得看得見「答案」的書。 如同被公幹者的傷痕不會真正地好起來,故事之中幾乎沒有人復仇成功。這其中沒有任何特效藥或是雞湯良方,只有我拚命捕捉那些被公幹者的身影。 我想寫下那些沒有機會成為主角的人的故事,希望貼近那些灰色的心緒,透過那些迥異的身影、背景與掙扎,讓大家在其中看見自己。直到就算身處於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看不見呼救的彼此,也能不再感到孤單——因為自己也許並沒有想像中來得脆弱與不堪。 而且—— 「你不是一個人。」

目錄

01 國文素養閱讀正能量C卷第二大題第5題(D)選項 02 天亮之前的墾丁 03 鄭云安的萬全準備 04 我要讓妳感受我的痛苦 05 哈哈,是我啦 06 會呈現最好的舞臺的 07 一個憂鬱症患者的故事 08 夢想最大 09 Super idol的笑容 10 被公幹生存守則 11 一個很無聊的故事 12 寂寞之人 13 黃珮芸練習一個人睡覺 14 女孩好人緣補習班模擬試題 15 塑料花姊妹 16 如果你爸明天就死了 17 壞人們的太陽 18 低頭屁眼 19 三色豆少女!友情魔法好簡單! 20 娘砲才在那邊偷偷來 21 悲傷金綿羊 22 校園怪談 23 我沒去的那場宿營慶功宴 24 懦弱受暴婦女 後記 好不起來的人

內文試閱

  【01 國文素養閱讀正能量C卷第二大題第5題(D)選項】      邱智霖坐在人很多的自習室裡。      孤身一人。      這其實是國文閱讀素養C卷的語病題目:「他孤身一人,和很多同學一起待在教室裡。」有問題的詞語是「孤身一人」,因為在大多數狀況下,和很多人在一起時,不能用「孤身一人」來形容。但邱智霖喜歡這個生了病的句子。不是因為他喜歡國文,而是他發現,這個句子是這所學校裡面唯一同理他的事物,所以他遲遲無法把正確選項(B)寫上去,就這麼盯著考卷發呆。      監管夜自習的老師清了兩聲喉嚨,看了他一眼,他趕緊低下頭繼續假裝研究題目。這讓他更感覺自己「孤身一人」。更正:不是感覺,是真的。他仍然覺得就算很多人待在一起做同一件事,也能用孤身一人形容,因為人是矛盾的生物。      例如:現在是冬天,而且他的外套被搶走了,但他認為這還不是最冷的時刻。最冷的時刻,是之前班上跑大隊接力決賽的時候。決賽那天出了大太陽,操場幾乎都要冒煙。接力棒一到他手裡,原本熱烈加油的同學們瞬間安靜了下來,沉默的盯著他看。豔陽高照,他感受到令人心碎的酷寒,但他還是賣力狂奔、卯足全力,超越了好幾名別班選手--他以為自己是想要證明些什麼,但現在回想起來,他比較像是在逃。      孤立這種事情就像沒有終點的跑步,方向不變,一步一步越來越遠。一開始只是他和同學聊一拳超人的時候,班上同學崇拜的蔡子鴻湊上來對他們說:「酷喔!」然後蔡子鴻身後的跟班們發出一陣訕笑。他還記得蔡子鴻超厚的瀏海以及堅挺的鼻梁,還有手裡無時無刻都在玩的握力器。接著是蔡子鴻問他鼻孔下的痣是不是鼻屎沒挖乾淨。一開始他還會以為這是朋友間的開玩笑,但等他意識到事情沒這麼無害的時候,蔡子鴻已經會在上課時拿橡皮筋彈他的脖子,並把橡皮擦屑吹到他頭上了。      邱智霖也曾經想著要反抗。原本隨和的他曾向家中求助,但邱智霖上頭有兩個哥哥,哥哥們都不以為然的說誰都馬打過架,要打就打贏,不要像娘砲一樣,哭哭啼啼雞雞歪歪活該被欺負。在哥哥們的嘲諷聲中,媽媽語氣心疼卻急躁的曉以大義:「不要理他們就好,你越理,他們越愛弄你。一個巴掌拍不響,弄久了他們就不會想要弄你了,知道嗎?知不知道?」      邱智霖忍了下來,於是他繼續被撞肩膀。但他也不想當任人欺負的沙包,他終於在蔡子鴻趁他吃便當時搶走一支筷子、還把他便當裡的排骨拋到空中時,往蔡子鴻的鼻子輝了一拳。      小小的教室裡發出驚呼,但更多的是國中生湊熱鬧的興奮。蔡子鴻瘋了似的用力掐住邱智霖的脖子,邱智霖口中的飯粒像是針一樣倒插進他的喉嚨,然後他的脖子緊緊被掐住,他的手瘋狂的揮舞,希望有人來救援他,但有誰會救一個被孤立還被揍的人呢?這樣違反了國中生的社交守則與值得說嘴的娛樂,所以他伸出手時,有人踩了他的手。      後來邱智霖和蔡子鴻都被記了過,相同的一支大過,邱智霖好像一個罪人,而蔡子鴻則到處宣揚自己差點掐死班上的鼻屎男。蔡子鴻再也沒撞過他的肩膀,只是看到邱智霖會說:「噁,鼻屎男」。這就是素養導向教會國中生的生活變通:也許他們不懂為什麼a-b-c=a-(b+c),但明顯的肢體霸凌不行,他們就改用不明顯的肢體和言語霸凌。      邱智霖原本很痛恨媽媽告訴他要忍,但在這件事情之後,他學到比「媽媽告訴他要忍、哥哥告訴他要打贏」還更值得遵守的事情:「沒辦法跟哥哥一樣打贏,就忍著別告訴媽媽。」然後,他痛恨蔡子鴻,也痛恨自己。      但他仍然試圖反抗,所以班導發下霸凌調查問卷時,他鼓起勇氣寫了好多好多。隔天,老師在講臺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們班有人濫用問卷,為了小事告了一堆狀,被我撤了下來。以後大家沒事別跟邱智霖講話,免得刺激他。這不是霸凌,大家要多體諒敏感的同學。」接著他有氣無力的看向邱智霖:「同學們知道通報霸凌對受害者自己也沒有好處吧?事情只會越來越大條。」蔡子鴻大喊「鼻屎會越來越大顆」,然後全班大笑,老師憋笑,這又讓全班笑得更大聲。      隨著每次分組時班上男生盯著他竊笑、班上女生被分到跟他同組就開始哭的日子,邱智霖的孤立之旅就這樣來到了國三夜自習這一站。邱智霖的心早已徹底麻木,他的世界只剩下痛苦,還有在午休時披著外套,做那些可以痛毆全班的白日夢。邱智霖沒有便當吃,因為人緣極佳的蔡子鴻命令訂便當的同學不能訂邱智霖的那一份。邱智霖會安分的買好麵包,晚餐時間一個人去操場旁邊啃,躲過蔡子鴻從便當上拆下來的白痴橡皮筋。      邱智霖正想低下頭繼續寫考卷時,監看夜自習的老師突然打破沉默,叫班上的陳勝瑞去校門口等媽媽,說他媽媽要給麥當勞。陳勝瑞看起來呆呆的,但其實他家裡非常有錢,而且媽媽長得很漂亮,常常看到她來學校給陳勝瑞送這送那的。照理來說這種媽寶應該也會加入被霸凌的行列,但陳勝瑞總是很大方的請客,而且班上男生超愛去陳勝瑞家打電動,所以陳勝瑞在班上的情況可以說是十分安穩。      陳勝瑞一踏出教室,蔡子鴻跟他的小跟班們就開始起鬨,說他們晚自習不要吃便當,要把拿錢去訂麥當勞。小小的班級開始沸騰,只希望全班閉嘴安靜自習的老師不耐煩的答應了,要他們下課趕快點餐,現在先閉嘴看書,會考要到了。      國中生們立刻陷入狡猾的安靜。邱智霖看著陳勝瑞離去的背影,開始好奇在校門口等媽媽是怎麼樣的滋味?被在乎是什麼滋味?      一想到麥當勞熱呼呼的玉米濃湯,再想到書包裡被課本壓扁的麵包,邱智霖突然覺得好冷,他突然好想吃麥當勞。而且騷動過後,意猶未盡的蔡子鴻又開始拿橡皮擦屑丟他,還故意發出急躁的呼吸聲和非常微小的笑語。邱智霖希望夜自習老師再清一次喉嚨,但老師確定蔡子鴻與他的跟班「只有」丟橡皮擦屑,而且邱智霖不是那種會搞事的學生後,翻了白眼,開始滑自己的手機。      邱智霖已經放棄抵抗,在答題欄寫上了(B),但「孤身一人」這個詞就像炸彈一樣,讓劇烈的寂寞吞噬了他。他忽然覺得好痛苦,身旁越多人就讓他感到越孤單,彷彿每個人都能盡情的對他發洩憤怒。他已經不知道要怎麼做了,因為怎麼做都沒有用。飢腸轆轆的他,開始偏執的認定,只要能喝上一碗熱湯,他就會好了。      所以下課時間,他不顧一切的走向訂餐的同學,斬釘截鐵的說:「拜託,我也要訂。」      負責訂餐的同學是個怕事的濫好人,她本來連聲拒絕,但邱智霖鐵了心的糾纏:「拜託,我給你兩倍錢,不然我就一直在這裡耗。」像是雞窩出現蛇的老母雞一樣,訂餐的同學慌了,她樂於攀附蔡子鴻,但她根本不想跟邱智霖這種人扯上關係,雖然她也不知道邱智霖是哪裡做錯了。她只好不耐煩的低聲回道:「啊煩死了,要什麼趕快點,不要害我被靠杯,點完趕快走開!」      「欸欸欸,把妹喔!」蔡子鴻的跟班一。      「欸欸欸,把妹喔!」蔡子鴻的跟班二。      「欸欸欸,把妹喔!」蔡子鴻的跟班三。      「啊現在是沒把我放在眼裡就對了?」蔡子鴻笑嘻嘻的跑出來,整個人趴在收錢同學的位置上:「很大尾哦!」      收錢女同學不知所措又花痴的開始傻笑。國中生最喜歡這種鬧事的社會底層流氓+9幼蟲。接著,蔡子鴻厲聲罵到:「啊你是靠杯逆?」      說罷,蔡子鴻掃掉收錢同學桌上的東西。收錢的同學開始哭。      蔡子鴻真的生氣了。有人願意給邱智霖訂便當,顯得他這個班級頭頭不夠高位,欠人反抗。他用中指挖了一下自己的鼻孔,用力往邱智霖的人中戳,罵道:「麥當勞沒賣鼻屎啦!」      「呀哈哈哈哈哈哈!」蔡子鴻的跟班一。      「呀哈哈哈哈哈哈!」蔡子鴻的跟班二。      「呀哈哈哈哈哈哈!」蔡子鴻的跟班三。      這是蔡子鴻最近做過最激烈的行為,邱智霖知道蔡子鴻快發飆、而且他自己也快哭出來了。感到無比屈辱的邱智霖本來想說點什麼,但他想起那次在走廊上被掐脖子的事,又縮了回來。      他深怕自己又會差點窒息,甚至是更糟--只不過更糟是怎樣的更糟?要怎樣才不會更糟?他想不出來,因為已經很糟了。他忽然明白,是不是明天也只會更壞了,所以無論怎麼做都沒有用。      那是不是沒什麼好怕的了?      於是他瞄準蔡子鴻的臉,就像所有他做的白日夢所演練的一樣,用力的揍了下去。      是的,真的沒什麼好怕的了。      夜自習教室一陣譁然,隨後是葉子鴻的小跟班湧了上來,以及無處安放躁動的國中生們興奮又試探性的叫囂聲。蔡子鴻面部脹紅的在地上翻滾時,邱智霖狠狠的咬了其他小跟班的手,然後用拳頭擊中不知道誰的嘴巴,反正不是他自己的就對了。接著蔡子鴻發瘋似的衝上來的掐住他,夜自習老師跑了過來假裝想要把他們拉開,但只是假裝而已。邱智霖用力掙脫卻又覺得幾乎要窒息,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他打輸蔡子鴻的那場架一樣,他的手再度拍打亂抓。只不過這次有些微的改變,他的手瘋狂扭動時並不再期待會被誰拯救,他只是想要抓住某個東西來幫自己甩開蔡子鴻,於是他摸到了不知道是誰的保溫瓶,用力的往蔡子鴻的頭上敲下去。      蔡子鴻頓時鬆開手,而邱智霖的理智也被拉回,他知道這樣可能會死,所以他用保溫瓶砸向蔡子鴻堅挺的鼻樑,一下又一下,一下又一下。直到他的攻擊不再是為了此刻差點殺掉他的蔡子鴻,而是為了要打碎記憶裡洋洋得意又無比噁心的不屑笑臉。伴隨著蔡子鴻撕心裂肺的哭喊,邱智霖突然一陣恍惚,因為他無法預測明天的事了--原本他能夠想像得到明天的所有事:來到該死的學校,看見該死的蔡子鴻,還有脖子後面遭到一堆莫名其妙的該死橡皮筋和該死橡皮擦屑攻擊,他甚至能夠模擬蔡子鴻迎面而來撞他肩膀的觸感,但現在迎面而來的只有蔡子鴻的嚎啕。      忽然,他發現自己正在打破某個循環。在循環中,他總在等著一些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例如父母師長會發現他過得很痛苦,例如他能一次就讓蔡子鴻學到教訓,例如像普通人一樣用普通的價錢買到普通的麥當勞。      他懂了,有些事情不是等不來,是不必等。此刻飢餓從混亂的思緒中竄出,他真的真的好想喝麥當勞的玉米濃湯,大隊接力那天體會到的寒意突然萌發,那陣寒意讓他想要逃跑。他一刻也不想再停留,他要用最快的方式買到麥當勞。他必須要這麼做。      有人的指甲掐進他的肉裡面,但他又揮動幾下保溫瓶。然後他瞥見不斷退後的人群,再然後,一切都沒有這麼困難了。      邱智霖從七樓的夜自習教室狂奔到一樓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再也不能跑了。他飛奔跑下三樓樓梯的時候腳掌一拐,現在正在隱隱作痛。他滿臉脹紅,汗珠從鼻尖竄出,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往校門口走去。只是當他看見穿著乾淨厚外套的陳勝瑞,在寒風中皺著眉頭在校門口左顧右盼時,那股寒意忽然又來襲,於是他顧不得疼痛,再次拚盡全身力氣跑出校門。      揍歪蔡子鴻鼻樑的他應該要感到痛快,但穿越路上的行人之後,孤身一人的選項(D)一次又一次的在他的腦海裡迴盪。這讓他沒空理會行人們的表情和腳上的痛楚,他只是混亂的辨認著哪個路口可以通往他的目的地,並下意識的聯想到筆尖在國文素養閱讀正能量C卷第二大題第五題填上答案「D」的觸感。有點沙沙的,但應該會很滑順。就跟他鼻腔裡面噴出的那股熱流一樣。在重複著這樣有規律的混亂之後,邱智霖終於一跛一跛地走進麥當勞。      他排隊時原本遮遮掩掩,很擔心店員會問他怎麼了、會讓自己被抓回學校,沒想到店員只是複誦完他要點的餐點後,繼續頭也不抬的說「下一位」。      不過店裡仍有許多視線跟隨著他。邱智霖端著湯隨便在內用區找了位置坐下後,掃視著人群,他想要確認那些眼神和班上同學的不一樣,才敢放心喝湯。旁邊有一群滑手機的高中女生,遊戲區有幾個忽然停下動作的小孩。遠處有一個有點眼熟的、穿著高領毛衣的女人,帶著微微踉蹌的步伐,推開麥當勞的門。點餐的櫃檯大排長龍,廁所旁邊坐著一個動作緩慢的老人和正在玩手機的外籍勞工。      與幾個人的眼神交會後,邱智霖的警戒慢慢鬆懈了下來,而且即將要感到不好意思。說也奇怪,人們在確定他臉上真的有受傷之後,便紛紛低下頭,迴避他的視線。他終於放心的將衛生紙揉成一團、堵住鼻血,開始啜飲起這杯得來不易的濃湯。      想到自己身旁連一個值得信任的人也沒有,心底就竄起一股陰沉的涼意。      但是,既然已經知道所有人都無法信任,是否也就意味著自己將不會再錯信任何一個人?因為唯一能依靠的就剩自己--是那個不用讓媽媽親手把東西送到校門口、不用掏出兩倍價錢乞求蔡子鴻,也能喝到玉米濃湯的自己。      濃湯的暖意終於在邱智霖的口中緩慢的、理直氣壯的擴散了開來。      如果現在要邱智霖做繼續作答,他會毫不猶豫的寫下(D)。      【02 天亮之前的墾丁】      #1      四月的墾丁非常浮躁。天氣在冷與熱之間擺盪,風格在仿外國沙灘和本土風情中隨著觀光客湧入而飄移,好像什麼東西都集合在這裡了,卻又都不屬於這裡。      街上充斥著試圖打扮得成熟、看起來反而稚氣的學生。好笑的是,越隆重打扮的人總是越加狼狽。      參加畢旅的張書婷暗自慶幸自己只穿了短袖來逛街,不像自己的閨密們與葉利雯,她們穿著韓系刷毛大學T,額頭上的瀏海都熱到油掉,脫妝情形更是慘不忍睹。這讓張書婷有點得意。      只不過當葉利雯高舉手機、要大家來張自拍時,張書婷還是匆忙的擠入了內鏡鏡頭,爭取到了一個小小的空間,這讓她再次覺得自己好遜。      她本來沒那麼遜的,但是一站在葉利雯旁邊就遜到不行。      她很討厭葉利雯假裝大剌剌的對著她說:「欸,張婷婷妳很呆餒!」      這讓她覺得自己是一個一無是處的自卑女。      其實張書婷不需要自卑。她有著秀氣的面龐和高挑的身材,是那種不會讓人暗戀,但會讓人想交朋友的清新女孩。可是只要和行事風格獨特的葉利雯待在一起,她就會自覺自己是個模糊的隱形人。      葉利雯並不是個大美女,她很黑,腿甚至有點粗、鼻子有些塌,只是她厚厚的嘴脣配上一口白牙,再加上好像會笑一樣的大眼睛,讓她不用多做什麼表情看起來就古靈精怪。總之,葉利雯就是「嘿哈囉,我這裡有樂子哈哈哈!」的那種長相,而且她還真的有許多樂子。她很屁,也很吵,而且很開朗、很好接近。      葉利雯常常做出一些高中生最愛的「小惡」--諸如在上課時間故意出糗、下課不停纏著想要安靜念書的同學講笑話、偶爾批評一下高一高二學弟妹、偷偷給一些同學取有點糟糕的綽號等等,這些足夠叛逆、好笑、又不影響到多數人的利益的「小惡」,就是正值青春期高中生們眼中「勇者」的證明。      和葉利雯的「有樂子」相比,張書婷就是個「不有趣」的人。不過,其實如果沒有葉利雯當對照組,這樣的她也不到「無趣」,反而能被說是「不無聊」。該追的偶像團體都有追、該跟上的流行都有跟上、該有的女孩小團體也有加入,而且還是完美的四人組,沒有誰被冷落,直到葉利雯加入她們。      她們的四人組仍然是四人組--三個閨密都還在,葉利雯當然也在,因為葉利雯占走了她的位置。      是什麼時候開始沒有她的位置的呢?      某次,葉利雯跟她的閨密們在公車上大聲聊天,女生小圈圈裡除了張書婷之外都聊得很開心,張書婷一邊偷瞄那些瞪著她們的乘客,一邊期盼著葉利雯她們可以自動停下來。      沒想到,葉利雯拍了拍她的肩膀,問:「婷婷妳生病喔?看起來呆呆的。」      「是啊,真的。」張書婷乾笑回答:「我真的呆呆的。」      葉利雯只是回了句「唉唷」,就越過她,繼續和其他三人聊天。公車到站又上來了一些乘客,把張書婷從葉利雯她們身邊擠開。      乘客湧入的那一瞬間,本來還在搞笑的葉利雯似笑非笑的瞟了張書婷一眼,然後她側過身、製造出一個和張書婷之間的縫隙,任由那兩三名乘客擠過來,將張書婷隔開。      張書婷發誓葉利雯是故意的,就算葉利雯在車上誇張大叫「啊!婷婷妳很呆欸!妳不見了啦!」也沒被法讓她忘記葉利雯剛剛複雜的表情。張書婷罕見的動怒了,她本來想要奮力擠回閨密們身邊,告訴她們誰才是閨密團的創始成員,但她忽然覺得葉利雯她們四個人的感情好融洽、好完整,完整到讓她覺得自己是最最多餘的人。      然後張書婷知道自己被拋下了。      #2      只不過,知道和做到,是兩回事。      在畢旅頭兩天,張書婷仍然匆忙追著四個人。她努力用近乎嘶吼的聲量插入朋友們的談天,才不會讓葉利雯爽朗高亢的大笑聲迅速轉移那個她好不容易能加入的話題。她一直在說服自己,這就是朋友間的默契,或是要自己別想這麼多。      她得時刻堤防葉利雯她們又把自己丟下來,一邊在科學博物館抓緊時間看自己有興趣的地動儀,一邊賣力竄入葉利雯錄製限時動態的鏡頭裡;她在彰化摸乳巷的時候根本沒在聽導遊說什麼,兩眼死盯著葉利雯她們在那條狹窄的巷子裡瘋狂地往前鑽鑽鑽鑽鑽,好像她的閨密們都急著鑽到一個沒有她的地方。她告訴自己要快樂,於是她感到加倍窒息。      現在,她們正和班上的男生群一起逛墾丁大街,一群人在紀念品店裡對各式各樣賣得太貴又太奇怪的泰迪熊指指點點。他們樂在其中,尤其是葉利雯一直拿著泰迪熊搞笑,逗樂大家,還大笑著說「女人,這隻熊我要了。」      「要這個幹麼,一隻賣四百五,北車隨便一攤同款只要兩百,網購幫你送到家只要一百八。」張書婷一邊想著,一邊握著剛剛跟著葉利雯她們一起買的泰迪熊。她很不甘心,她應該要快樂才對,這不是畢旅嗎?      天氣悶熱,泰迪熊溫熱的絨毛握在手中備感黏膩,跟她的心情一樣。      更糟糕的是,葉利雯買了一盒超辣又超貴的臭臭薯條,大喊著要比賽吃辣。      大家進行著熱烈的吃辣挑戰賽。怕辣的張書婷很想迴避,但擔心又會被拋下,只好咬下葉利雯分送的薯條,然後被燻得直流眼淚。在她表示想買杯手搖解辣時,葉利雯笑道:「欸這個台北也有啦,張婷婷妳很呆餒!」然後帶著大夥趕往下一個目的地。      呆妳媽啦幹,臺北不是也有妳買的智障泰迪熊和智障辣薯條嗎,呆妳媽!      張書婷的煩躁變成了怒氣,她終於在心裡決定直接槓上葉利雯,於是她賭氣似的加快腳步,擠入閨密們中間。      葉利雯不怎麼在意,她越走越快、越笑越嗨,指著一處仿刺青的紋身貼紙店大喊:「這個好酷!」然後蹦蹦跳跳的跑了過去,興致勃勃地看著紋身貼紙攤,吆喝大家快來。      經歷了泰迪熊店的格格不入,張書婷不想要再落後了,她要這群甩開她的人配合跟她選一樣的圖案。所以她搶先指著一張非常搶眼的刺青圖,幾乎是用喊的告訴老闆娘:「請幫我紋這張!」      葉利雯和其他人終於停下來等她了。張書婷鬆了一口氣,原來她也可以被人圍繞,她覺得非常痛快。葉利雯饒富興味的看著她,拿起手機幫她拍照,接著大眼睛沽溜一轉,笑吟吟向那群男生和閨密們提議:「欸,我們先去射氣球,等一下再來找張婷婷!婷婷我們等一下再line妳喔!」      然後,她又像在公車上擠走張書婷那時一樣,拋給她一個該死的複雜的眼神。      男生們顯然沒注意到葉利雯的表情,只是連聲叫好,跟著葉利雯一溜煙的跑向射氣球攤位。三個閨密們說著「欸很煩欸!」也穩穩跟上男生們的腳步。      張書婷還來不及反應,就從搶先的人,變成搶先被拋棄的人。      忽然的情勢逆轉,張書婷反而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她的腦袋一陣空白,靜靜的讓老闆娘把超大的圖片紋在她手上。老闆娘動作俐落,很快就紋好了貼紙。張書婷付了錢,在她們的五人小群組傳訊息說自己已經好了,但群組裡遲遲沒有回應。      張書婷幾乎要哭出來了,但她口中的辛辣警報硬是堵住了她的眼淚。畢竟葉利雯那根超辣臭薯條的辣度以及氣味還沒從她口中散開。比起哭,她需要立刻找一個東西解渴。      張書婷快速的買了一杯凍檸茶,然後急匆匆的吸了一口,但嘴巴辣了還喝冰的只會更辣,她只好快速的走離墾丁大街的人潮,然後把舌頭吐出來哈氣。      「我現在真的是一條跟著葉利雯她們的哈巴狗了。」張書婷想著。她本來還有點想哭,卻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她一邊哈氣,一邊走離墾丁大街。舌尖上的辣感終於散去時,張書婷發現自己已經走得好遠。她打開手機查了一下定位,發現這裡離墾丁海水浴場很近,剛好可以去那邊的沙灘走一走。      #3      海水浴場的沙灘踩起來好舒服,像水一樣令人深陷,又像雲一般輕柔。      獨自在沙灘上發呆的張書婷回想著下午的畫面:全校在墾丁的沙灘上玩排球時,她本想好好感受一下腳下細細軟軟的沙子,但葉利雯正拿著自拍棒和全班自拍,她只能趕忙湊過去,然後跟著全班匆匆撤離沙灘。      沙灘好舒服啊,她其實很想邀請閨密們一起來享受,但她看了看群組仍然沒有閨密們找她的訊息。      她真的期待這場畢旅好久好久了,結果她的畢旅被搞成這個樣子。      一想到這,張書婷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她只是希望可以回到那種「不用看葉利雯臉色、不用跟在三個閨密的後面跑、不用應和自己沒興趣的劇,也不用提心吊膽的加入話題」的自由學校生活。可是為什麼她要得到被拋下的懲罰?      直到她哭累了、看著海面發呆,才發現一顆顆星星浮現在一波波的浪潮之上。規律的海潮聲讓她重重的呼吸顯得格外清晰;晚風微涼,原來,這才是墾丁最美的樣子。      「好安靜喔,可惜葉利雯她們沒來找我,享受不到這片沙灘。」張書婷想著。但葉利雯她們來了又如何?她一定又會在沙灘上耍白痴,大喊「張婷婷妳很呆餒。」然後自己又得巴著那群閨密,一路搖尾乞憐直到畢旅結束。這樣的話,現在這樣被拋下的獨處時光,反而算得上難能可貴。      張書婷輕輕地捧起一把沙子,任它受風吹拂、灑向天空。      她知道,這將是畢旅最棒的、也是最後的時刻。

作者資料

大坦誠

大坦誠 圖文作家,畢業於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師資組。 現職為國小老師、《親子天下》、《未來Family》專欄作家。 著有小說集《去你的正常世界》。 人設是長得又肥又醜同時又想要被愛但完全沒有打算要付出任何努力的可悲死豬,所以人設從來沒有翻車過。 FB:bigtanbibi IG:bigtan___bibi

基本資料

作者:大坦誠 繪者:大坦誠 出版社:尖端 書系:嬉文化 出版日期:2023-07-11 ISBN:9786263568600 城邦書號:SPB7G000168 規格:膠裝 / 單色 / 30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