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線上國際書展-2/20加碼設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歐美推理小說
閣樓裡的骷髏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 「懸疑」、「驚悚」、「推理」、「燒腦」、「反轉」、「改編自真實事件」…… 【SP SELECT系列】的關鍵字,也是你閱讀時的關鍵字嗎? 由熱愛歐美驚悚類型懸疑小說的編輯精心挑選,從真實懸案啟發到影視改編作品,囊括歐美各國暢銷排行榜常勝軍,SP SELECT系列將帶給你全新的歐美懸疑閱讀體驗! ☆☆☆ 「發生在家裡的事,不一定永遠留在家裡。」 ★加拿大犯罪作家協會前主席懸疑驚悚力作,多國讀者盛讚推薦! ★「一個你從未料到的震撼結局!」——各界媒體作家齊聲讚譽! ★「翻開了書就停不下來!」——亞馬遜讀者★★★★★五星滿分狂推! 英文中的俗諺「櫥櫃裡的骷髏(Skeleton in the closet)」,形容關於某人不為人知的祕密,而這個祕密一旦被發現,就會對此人造成極為負面的觀感,如同打開他家裡的衣櫥卻發現一具屍體一般震驚,而這具屍體因為被隱藏太久早已變成骷髏。 當家族的祕密被一一揭開, 你會選擇體諒、原諒, 還是讓自己與一切同歸於盡,將過去徹底埋葬? 而你心中最黑暗的祕密, 應該要被公開,或是該石沉大海? ▋歐美與台灣各界好評 「作者以她獨特、幽默、細膩的筆觸把一個再簡單不過的故事,寫得閃閃發亮,光彩奪目。假如整部小說是一面蜘蛛網,那麼每一個章節、每一個段落就是掛在蜘蛛網的每一滴水珠。我不得不承認這是一本非常精采有趣的記事本小說。」——葉桑(作家、第三屆「林佛兒推理小說獎」首獎得主) 「這本書從開頭就非常引人入勝,主角因父親遺囑設立的特殊條件,被半強迫地搬進父親遺留下來古宅,並被賦予解開母親失蹤之謎的任務。從都市叢林遽然來到鄉下小鎮,她所要面對的,除了全新且複雜的人際關係、年久失修而需大力整頓的古宅外,更要透過古宅內所遺留下來的線索,拼湊自己的過去、梳理上一代的恩怨情仇,重新將人生那個空白的斷點銜接起來。閱讀過程中,除了能享受解謎的樂趣之外,也能一睹加拿大的小鎮風情,尤其主角在閣樓上的發現,更具有畫龍點睛的效果。」——Troy(惡之根podcast節目主持人、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會員) 「從一道不尋常的遺囑開始,掀起本該塵封埋藏的過往。那些愛恨情仇讓人性顯得更加赤裸而真實。當一條條的線索逐漸收起,交織出令人意外的結局,彷彿無形中呼應了那一句⋯⋯『有時候真相會讓人心碎。』」——海盜船上的花(作家) 「一個巧妙架構的懸疑故事,是一本優秀的傳統推理小說,有著高度可讀性。」——傑克.巴頓,《多倫多星報》 「凱莉的困境從一開始就抓住了讀者,而隨著情節的不斷曲折,你會全神貫注地追隨她。有什麼辦法可以讓這個故事圓滿結束嗎?有的,而且會讓你意想不到!」——卡特琳娜.麥克弗森,獲獎作者,著有《紅鯡魚的臭味》 「《閣樓裡的骷髏》是一個發人深省、令人難以忘懷的故事,講述了長達數十年的欺騙行為。在這部全新系列的第一部作品中,茱蒂.潘茲.夏盧克展現了自己是個講故事的高手,編織了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從一開始就吸引了我,並一直讓我感到好奇,直到令人驚嘆的結局。」——安奈特.達肖菲,《今日美國》暢銷書作家,《Zoe Chambers》懸疑系列小說的作者 「在《閣樓裡的骷髏》中,茱蒂.潘茲.夏盧克描述了一個複雜的情節、一個非常討人喜歡的主角,以及一個你從未料到的震撼結局。一本令人愉快而且溫馨的懸疑小說!」——黛安.瓦萊爾,暢銷作家,著有《服裝店》懸疑系列 「懸疑小說的讀者會發現凱莉是一個引人注目的主角,情節是一個精巧曲折的調查故事,重新定義了『髒衣服』的概念,祕密是否該被公開或永遠保密,以及關於家庭關係、財富、真理彷彿擁有自己的生命。」——中西部書評 ▋「翻開了書就停不下來!」——美國亞馬遜讀者與網友★★★★★五星盛讚推薦! 「裡面充滿了曲折的反轉,是推理迷絕對不能錯過的精采作品!」 「我在完成第一次閱讀後的下一分鐘,又立刻重頭從第一頁讀起,我迫不及待想知道那些原來顯而易見的線索,是如何被作者埋藏得如此巧妙精準!」 「不同凡響的驚人作品!讓我想起了一個說法——每個家庭裡都或多或少藏著一些祕密。」 ▋故事大綱 凱拉米媞.邦斯戴伯——凱莉——得知自己是已故父親的遺產唯一受益人時並不感到驚訝,但她震驚地發現自己繼承了在馬克維爾鎮的一棟房子,而她原本並不知道這棟房子的存在。 然而,凱莉的遺產有附加條件: 她必須搬到馬克維爾,住在這棟房子裡,並解決她母親的謀殺案。 凱莉其實不熱衷於揭開一個三十年之久的謎團,但如果她不這樣做,有人會非常樂意揭露邦斯戴伯家族不堪的祕密。 凱莉決心阻止對方,並實現父親的願望,因此接受了挑戰。 但她真的準備好面對藏在閣樓裡的骷髏了嗎?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我在漢普頓聯合事務所的接待區坐了將近一個小時後,利斯.漢普頓終於從大門衝了進來,臉色通紅,身上散發淡淡的檀香古龍水香味。他兩手各拿著一個塞得滿滿的黑色公事包,低聲道歉說今早在法庭很不順利,接著朝一名看起來不勝其煩的助手吼出一連串指示。一隻搖尾巴的黃金貴賓犬不知從哪兒冒了出來,我這才意識到那隻狗一直睡在接待員的桌子底下。      利斯朝自己的辦公室點個頭,示意我進去坐下,然後跟著我走進其中,把兩個公文包放在辦公桌上。他俯身拍拍狗,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一塊餅乾。「阿蒂克斯,」他說話時沒抬頭:「我的私人治療犬。有些日子,只有牠能讓我維持理智。」      我點頭,在最靠近窗戶的椅子坐下。這間辦公室不算特別大,而且確實聽得見一些街道噪音——喇叭聲、警笛聲,偶爾傳來摩托車拉轉速的聲響——但這裡也提供了不錯的灣街景觀。我看著各形各色的無數行人在街上匆忙走動,還有騎自行車的人——他們在我眼裡完全是瘋子——在無止盡的擁擠車潮中穿梭進出。在多倫多金融區的中心地帶,每個人總是行色匆匆,就算根本沒有人能匆忙趕到某個地方。      阿蒂克斯坐在角落的一把椅子上,從覆蓋在椅子布料上的毛毯來判斷,那是牠的專屬座位。我不禁感到莞爾:利斯.漢普頓是一位刑事辯護律師,在法庭內外都以咄咄逼人的盤問和無情風格而聞名,他卻擁有一隻黃金貴賓犬,甚至允許狗坐在椅子上。      在接下來的十五分鐘內,利斯與一名看起來更不勝其煩的同事進行了六次磋商,打了三通簡短的電話,看起來似乎確定了需要做什麼、由誰來做。他抬頭看著我,我意識到是什麼因素讓人們被他吸引。他吸引人的,不是他五呎六吋、除了一個小腹之外大多瘦削的身軀,而是他的眼睛,那雙眸子是那麼的藍,目光深邃得彷彿通電。      他打開一個抽屜,取出一個馬尼拉文件夾,連同一份用淡藍硬紙板裝訂的薄文件,封面上用黑字寫著《詹姆士.大衛.邦斯戴伯的臨終遺囑》。「我們去會議室吧。那裡不會有人打擾。」      看來阿蒂克斯不被允許進入會議室,因為牠從椅子上跳下,扭著屁股回到接待臺下的位置,把毛茸茸的身子撲倒在地板上,大聲嘆口氣。我跟著利斯進入一間沒有窗戶的長型房間,這裡有一張紅木桌,周圍是幾把黑色皮革轉椅。我選了一個在他對面的座位,坐下後等候。      利斯把遺囑放在面前,用一隻指甲修剪整齊的手撫平遺囑上一條看不見的摺痕,指甲看得出來經過用力打磨。我不禁好奇,什麼樣的人會去做手足美甲——好像叫美甲吧——然後我做出決定:就是那種每小時能賺五百元的人。      不同於他的辦公室——他的辦公室有一張堆滿文件的桌子、一個海水水族箱,牆上掛滿精美的刺繡掛毯——這間會議室沒有雜物,也沒有裝飾。唯一的例外,是一張漂亮的藍眼金髮女郎的裱框照片,她看起來不到三十歲,以充滿佔有慾的姿態摟著兩個金髮孩子,看起來一個大約三歲,一個大約五歲。      我猜她是第四任利斯.漢普頓太太,也可能是第五任。我記不清了,反正這也不重要。我在這裡要處理的事情,無關於漢普頓的最新戰利品嬌妻或他們的缺牙後代。我來這裡,是為了閱讀我父親的臨終遺囑,一項我希望能拖個好幾年再發生的事件。不幸的是,一條有問題的安全帶沒能阻止他從一個興建中的公寓的三十樓墜落。這份遺囑是由利斯這種有名的刑事辯護律師起草的,這項事實表明了這兩個人是老交情。      利斯清清嗓子,用那雙深邃藍眼盯著我。「妳確定妳準備好了嗎,凱拉米媞?我知道妳跟令尊有多親。」(譯註1:凱拉米媞(Calamity)的意思是「災禍」。)      聽見凱拉米媞這個名字,我不禁皺眉。大家都叫我凱莉,或是根本不叫我的名字。只有父親能叫我凱拉米媞,即便如此,也只有在他對我大發雷霆的時候,而且從不在公共場合。這是我在小學時跟他達成的約定。有些小孩子本來就喜歡欺負同學,更別提有「凱拉米媞」這種名字的同學。      至於我有沒有準備好?我已經準備好九十多分鐘了。自從我接到那通電話,得知父親捲入了一場不幸的職場事故,我就做好了準備。電話那頭的冷漠嗓音是這麼說的。一起不幸的職場事故。      我知道我遲早得面對「父親不會回來」的這項事實,我們再也不會吵政治話題,再也不會一起看《宅男行不行》的時候一同歡笑。我知道我有一天會坐下來大哭一場,但現在不是時候,這個地方也當然不適合。我很久以前就學會了把我的感受儲存在精心構造的隔間裡。我用毫無淚水的眼神看著利斯,點個頭。      「準備好了。」      利斯打開文件,開始朗讀。「我,詹姆士.大衛.邦斯戴伯,特此聲明這是我的臨終遺囑,我在此撤銷、取消和廢止我之前與他人或單獨制訂的所有遺囑和附則。我聲明,我已達到訂立遺囑的法定年齡,而且心智健全,這份臨終遺囑表達了我的意願,沒有受到不當影響或脅迫。我將我所有的土地、房產和財產遺贈給我的女兒凱拉米媞.桃樂絲.邦斯戴伯。」      我點點頭,試著假裝沒聽見朗讀遺囑法律用語的單調語調。遺囑的內容跟我期待的相比不多也不少。我是獨生女——爸爸是他家的獨生子,媽媽是她家的獨生女——而我的媽媽老早拋下了我和爸爸。雖然他所有的財產也不多;一些破舊的家具,一些不同款的盤子,還有一小疊紙頁折角的書,主要是克萊夫.卡斯勒和麥可.康奈利,偶爾還有幾本約翰.桑德福德。      這筆遺產意味著我得清理父親那棟雙臥室聯排房屋,一個一九七○年代的建築陷入郊區深處的沉悶案例。想到我在多倫多市中心那間擁擠的單人公寓,我知道爸爸大部分的物品最終會被送去附近的救世軍或ReStore之類的舊物回收店。這令我難過。      「有一項規定,」利斯的嗓音把我從遐想中拉回來。「令尊希望妳搬進在馬克維爾的那棟房子。」      我坐得更直,盯著利斯的眼睛。我顯然在發呆的時候錯過了一些重要的事情。「馬克維爾的什麼房子?」      利斯發出一聲戲劇性的法庭嘆息,這聲嘆息雖然訓練有素,但對我這個單一聽眾來說誇張了點。「妳剛剛沒在聽我說什麼吧,凱拉米媞?」      我不得不承認我剛剛確實沒在聽,雖然他現在得到了我的所有注意力。馬克維爾是多倫多以北約一小時車程的一個通勤社區,擁有兩個孩子、一隻牧羊犬和一隻貓的那種家庭會搬來那裡尋找更大的房子、更好的學校和足球場。聽起來不太像我或爸爸會去住的地方。      「你是說我父親在馬克維爾有一棟房子?我不明白。那他為什麼沒住在那裡?」      利斯聳肩。「看來他捨不得賣掉,但也受不了住在裡頭。他從一九八六年以來就持續將它出租。」      母親離開的那年。我當時六歲。我試著想起在馬克維爾的房子,但什麼也想不起來。就連我對母親的印象也很模糊。      「那棟房子經歷了一些艱難的時期,畢竟這些年來房客來來去去,」利斯說下去:「我已經盡了最大努力來管理這處房產,每個月只收取低廉的維護費,但因為我不住在附近……」他微微臉紅,我不禁好奇他每個月究竟收取的費用究竟有多低廉。我回頭瞥向他那幅充滿活力的年輕家庭的照片,猜想這樣的寶物應該不便宜。他大概也得向前幾任的戰利品妻子支付贍養費。我決定放下這件事。爸爸相信他。光憑這點一定就夠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繼承了一棟待修屋。」      「妳是可以這麼說,不過當最後一個房客搬走時,妳父親最近有聘請一家公司進行一些基本的改善工程。」他翻閱文件夾裡的筆記。「萊斯承包與物業管理公司。我發現那家公司的老闆萊斯.艾希福特就住在隔壁。但我不確定房子究竟完成了哪些工程,搞不好什麼也沒做。當然,在令尊去世後,所有的工程都會停止。」      「你剛說他希望我搬進那棟屋子?他原本打算什麼時候告訴我?」      「我認為最初的計畫是,妳父親打算搬回那裡。但既然——」      「既然他死了,你認為他希望我搬去那裡?」      「其實不只是希望而已,凱拉米媞。遺囑規定妳必須搬進其地址為『龍口花巷十六號』的那棟房子裡住一年。在那之後,妳想怎樣處理那棟房子都行,例如繼續出租,繼續住,或是賣掉。」      「如果我決定賣掉?」      「馬克維爾那個地區的房子通常賣得很快,價格也不錯,肯定是妳父母在一九七九年最初投資的幾倍。妳會得花點力氣修理,更別說進行一些基本的裝修,但令尊也為此留了一些錢給妳。」      「他準備了錢?足夠用來裝修?」我想著那棟老舊的聯排房屋,破舊的地毯,古老的橄欖綠織錦沙發上覆蓋著佈滿破洞的法蘭絨床單。我一直認為爸爸是必須節儉而節儉。我從沒想過他會存錢來修繕一棟我根本不知道存在的房子。      「大約十萬元,不過只有其中一半用於裝修。妳免費住在那裡的時候,將有五萬元每週分期支付給妳。當然足以讓妳一年不工作,還能滿足另一項要求。」      五萬元。幾乎是我在銀行客服中心的年薪的兩倍。我也絕對樂意離開那份工作。而且只要提前三十天通知,我的每月租約也很容易解除。「另一項要求是什麼?」      利斯靠向椅背,又一次戲劇性地嘆口氣。我總覺得他好像並不真正贊同遺囑裡的條件。      「令尊要妳找出是誰謀殺了妳的母親。他認為線索可能隱藏在馬克維爾那棟房子裡。」

延伸內容

【推薦序】走進亞馬遜暢銷作家的馬克維爾世界觀
◎文/提子墨      一九八四年,在加拿大東岸多倫多的某間酒吧內,幾位犯罪小說作家在聚會的閒聊之間,提議應該要舉辦一個國際性的獎項頒給加國優秀的作家與作品。幾經多位作家的腦力激盪後,他們將獎名定名為「亞瑟.艾利斯獎」(Arthur Ellis Awards),並由「加拿大犯罪作家協會」主辦且沿用了該獎名長達三十多年。      世界各地的許多作者與讀者都聽聞過這個在國際間有些名氣的獎項,它也是加拿大犯罪文壇的最高榮譽,卻並不是很清楚誰是亞瑟.艾利斯?又是怎麼樣的奇才或文豪才能成為冠名文學獎的人物?其實,他與加拿大的文壇或犯罪文學完全沒有任何關係,甚至連那一組名字與姓氏也只是某個人的「化名」而已。      亞瑟.艾利斯是一九一二年到一九三五年間,加拿大聯邦政府的官方絞刑者,就類似現代執行槍決時,法警們都會避免讓受刑者知道自己的姓名,因此亞瑟.艾利斯只是那位知名行刑者的化名。在當時的社會氛圍,他被認為是法律與公義的化身,在任期間總共為加拿大境內絞刑過六百多名罪大惡極的罪犯。該獎項原本以放大鏡為形象的獎座,也為了呼應獎名,設計成了一款造型詼諧的被絞刑傀儡獎座,而且四肢關節還能自由活動。      一九六二年加拿大政府停止了絞刑儀式,並且於一九六三年正式廢除了死刑。隨著物換星移,外界對「亞瑟.艾利斯獎」的異議也越來越多,甚至有一些協辦廠商不願意贊助以被絞刑者為形象的犯罪文學獎。二○一七年,在多倫多舉辦的「鮑查大會」(BoucherCon),幾位到訪的美國作家也對那個獎座與標誌的「符號論」頗有微詞。      直到二○一九年,在美國發起的「黑人的命也是命」受到全球關注,一些非裔的加拿大理事成員,再度提起變更識別標誌的議案,並提及那只被絞刑的人形獎座,會令人聯想起奴隸制度時的私刑。該議案迅速通過了表決,也收到了來自加國各地提案的五十六組建議獎名,最終才從決議的四組候選名稱中,投票定案將獎名更改為——「加拿大犯罪作家協會卓越獎」(The CWC Awards of Excellence)!      那位當機立斷要告別「亞瑟.艾利斯獎」與絞刑者獎座的關鍵人物,就是當時的執行主席與本書的作者——茱蒂.潘茲.夏盧克(Judy Penz Sheluk)。她認為那個獎項最初想表達向絞刑者致敬的意念,如今已經不再合乎世道了,更與加拿大犯罪作家協會的包容價值完全不符。她那一股帶領著加拿大犯罪文壇與時俱進的勇氣,與大刀闊斧揮別黑暗歷史的改革魄力,也為她的作家之路贏來絡繹不絕的喝采。      茱蒂曾經是一名記者與雜誌編輯,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撰寫懸疑、驚悚與推理題材的犯罪小說作家。我在二○二○年專訪她時,她提及自己在上小學時,每天走路到學校的途中,常會視腳程在腦中編出許多長長短短的故事,有些情節還會延續個好幾天,編出了更多後續的精彩內容。她從未想過要將那些天馬行空的點子寫下來,更不知道那種在腦中編故事的過程,就是許多人口中所說的小說靈感!      茱蒂是在婚後才被丈夫麥可發現,妻子非常有說故事的天分,時常會令他聽得非常入神。在麥可的鼓勵之下,她終於鼓起勇氣報名參加了為期十個星期的創意寫作課程,從此也改變了她的人生成為一名自由撰稿人與編輯,而且一晃眼就寫了二十年。      我與茱蒂相識於二○一九年的「左岸犯罪論壇」(Left Coast Crime 2019),以及論壇最後一晚「左岸獎」(Lefty Awards)的頒獎晚宴上。或許是我的亞洲面孔在那種西方人居多的晚宴場合,很輕易就讓茱蒂在幾百名來自世界各地的犯罪作家賓客中,認出那一位曾經和她因會務而有通信的旅加台灣犯罪小說作者!      我對已經有過一面之雅的作家們,通常會更有興趣去認識他們的出版品,也是在認識了茱蒂之後才開始認真閱讀她的小說。當時的第一本就是「馬克維爾」系列的首部曲《閣樓裡的骷髏》英文版。它也是茱蒂最熱銷的小說之一,曾經連續三十日榮登亞馬遜暢銷書榜第一名,甚至還將她丈夫麥可的偶像作家大衛.鮑爾達奇(David Baldacci)的新書擠到了第二名。儘管宣傳期已過的一、兩年後,《閣樓裡的骷髏》仍在不同的分類榜單上保持前十名,在Goodreads上的評分更是高達4.1顆星以上。      在閱讀《閣樓裡的骷髏》時,常會有一種非常奇妙的體驗,女主角凱拉米媞(凱莉)跨越於茱蒂筆下的兩個探案系列,除了該系列原本的「馬克維爾」世界觀,「玻璃海豚」系列的女主角阿雅貝菈(Arabella Carpenter),也常會與她互通訊息,諸如為凱莉鑑識古董物件的年代背景,或是協助她查詢一些歷史事件,不禁令人對另一個系列那位神秘古董店「玻璃海豚」的女店東也充滿了濃濃地好奇心。      茱蒂提及,這部小說的靈感來自她與丈夫在「律師事務所」的一次預約。當時,他們倆想要更新一下遺囑的內容,就在等待著還在法院開庭的律師返回事務所的期間,她又天馬行空地幻想著:如果他們來到律師事務所並不是為了更新遺囑,而是來繼承某位長輩所留下的遺產,還是一些從來不知道它們存在的財產或房產,為了不讓繼承人不勞而獲,最好還要有一些附加條件要去執行,譬如要到一個叫馬克維爾(Marketville)的小城小鎮,在人生地不熟的陌生環境生活一年,還需要破解一起家族中的歷史謎團……      就那樣《閣樓裡的骷髏》的靈感,就在那個等待律師的午後,從茱蒂的彈簧腦袋中一次次地靈光乍現!      誠如前述,這是一本以「繼承」為出發點,而延伸出在各種人性之間游移觀察與推理解謎的小說。在劇情的鋪陳上,也充滿著雋永的古典派推理元素,因為茱蒂是個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的忠實讀者,從小到大就重複多次讀完阿嘉莎的每一本小說,至今仍收藏著她的一整套著作。因此,她也將那些令她佩服得五體投地的古典本格神髓,完全發揮在自己創作的小說之中。      女主角凱莉為了要繼承父親所留下的遺產,必須遵循他遺囑中的指示——搬進父親曾在馬克維爾購買的一幢房屋內居住,而且在律師的遠端監管下住滿一年,還要在那段時間解開發生在三十年前,親生母親那一起轟動社會的失蹤案,是否為謀殺案的種種疑雲。      當凱莉搬進「龍口花巷十六號」的破舊房舍沒多久,就在曾經上鎖的閣樓內發現了一口棺材與骷髏,開場沒多久就將故事拉進了懸疑與驚悚的氛圍。就在凱莉與龍口花巷的左鄰右舍越來越熟識後,也才從形形色色的鄰居口中,得知更多關於父母之間不為人知的一面,以及那位曾經在社區為慈善公益而奔走,在報章雜誌上風光一時的母親。      凱莉曾經以為自己對那位生死未卜的母親,根本沒有任何印象了,卻在所收集到一片片如拼圖般的證據與蛛絲馬跡的話語中,得知自己從嬰兒時期開始就生活在馬克維爾,許多看似陌生的龍口花巷鄰居們,原來早在她牙牙學語時就認識她或照顧過她!因此,當年龍口花巷的每一位鄰居,都成了母親失蹤或被謀殺的嫌疑人。      茱蒂曾經是一名報章雜誌的記者,或許才因此對人物角色內心底層的人性,有著相當透徹的洞悉與解讀。我和許多讀者一樣,非常讚嘆龍口花巷內每一位嫌疑者的人物設定,他們一個個被茱蒂塑造出截然不同的性格特質,每位角色在初登場時都會被精準地形容出他們的樣貌、穿著或品味。無論街坊鄰居中的八婆或傲嬌女,總能靈活靈現地跳入讀者腦中所想像的畫面。      隨著劇情的發展那些嫌疑人也一一浮出水面,有全街坊最愛管閒事的老太太艾菈、精通塔羅牌的前房客潔西卡(蘭蒂)、以及態度傲慢自稱有靈異體質的通靈女子米絲蒂、凱莉的父親臨終前雇來翻修房舍的筋肉帥男承包商萊斯、表面上愛慕虛榮卻心地善良的失婚女香緹兒……以及來自馬克維爾不同街區造訪「龍口花巷十六號」形形色色的不速之客。      《閣樓裡的骷髏》將帶你走進位於多倫多北部的虛構城鎮馬克維爾,穿梭在那座每條街道都是以花朵命名的小鎮,從龍口花巷開始在不同嫌疑人的生活中旅行,仔細地觀察著在不同的面具底下,所隱藏的是怎麼樣的人性,也在作者編織的一連串引人入勝的詭計中,牽引至那個你從未料到的震撼結局。    提子墨| 小說作家、書評人與翻譯。溫哥華電影學院畢,目前旅居加拿大。英國犯罪作家協會、加拿大犯罪作家協會、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會員。2018年以《幸福到站,叫醒我》參展德國「法蘭克福書展」台灣主題館、第四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目前為《詭祕客 Crimystery》犯罪文學專刊簽約作家,曾任「博客來偵探社」選書人、OKAPI與東森新聞簽約專欄作家。

作者資料

茱蒂.潘茲.夏盧克 Judy Penz Sheluk

曾任記者和雜誌編輯,是兩個懸疑系列的作者:《玻璃海豚》系列和《馬克維爾》系列。她的短篇犯罪小說出現在多個選集中,包括她曾負責編輯的《最佳計劃》、《心碎與半真半假》以及《月光與不幸》。 茱蒂是犯罪姐妹會、國際驚悚作家協會、短篇懸疑小說協會,以及加拿大犯罪作家協會的成員,曾擔任董事會主席。 www.judypenzsheluk.com

基本資料

作者:茱蒂.潘茲.夏盧克(Judy Penz Sheluk) 譯者:甘鎮隴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23-03-07 ISBN:9786263563223 城邦書號:SPB7Z000200 規格:膠裝 / 單色 / 40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