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其他推理小說
美男堂事件手冊【NETFLIX韓劇《美男堂》原著小說】
left
right
  • 新書尚未入庫
    貨到通知我
  • 美男堂事件手冊【NETFLIX韓劇《美男堂》原著小說】

  • 作者:鄭賳嫺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2-08-16
  • 定價:360元
  • 優惠價:79折 284元
  • 書虫VIP價:28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69元
特別活動
◆首刷贈品:南道士西裝印象書籤*1張 (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洞察犀利的犯罪側寫師 → 招搖撞騙的占卜神棍!? 前所未聞之衝撞系卜算喜劇,正式降落! 變色龍演技‧韓國全能「信看演」 徐仁國 × 《不瘋不狂不愛你》收視率女王 吳漣序 同名改編韓劇NETFLIX 熱烈上映中! ★樂團達文西超狂推薦!比「神棍樂團」還真的神棍! ★韓國Kakao Page 小說公募大賞最佳作品 ★超過一百萬次點閱率、十五萬網友拍手叫好的話題小說 ★令人讚嘆不已的角色設計 + 意想不到的情節反轉 = 絕讚型娛樂IP! (超好聽的神棍樂團真的有推薦,不要不信) 無論是過去、現在或未來,通通「算」給你看—— 從犯罪側寫師,到咖啡館名人算師仙,史上最狂的神棍故事! 人人都知道延南洞的「美男堂」咖啡廳有位長相帥氣、卜算神準的算命師——南僩儁。他穿著上等西裝、梳著精緻油頭,鐵口直斷客戶的命運和一切,每天賺取大把卦金和名氣。 他與經營徵信社的夥伴.孔秀哲、身為天才駭客的妹妹.南惠儁組成美男堂三人組,除了他們,沒有人知道南僩儁其實是犯罪側寫師出身,更是個毫無神通的騙子。 活用側寫和資訊收集技術,一路招搖撞騙都安然無恙的美男堂,卻在一次尋常的委託發現一具燒得焦黑的女屍,捲入失控的離奇案件中—— ∣大韓民國最帥算命師.南僩儁 得獎內容∣ ▲榮獲 韓國巫師界之最佳神棍獎 「我看得見。」僩儁表情凝重,緩緩搖晃鐵鈴鐺,噹啷噹啷噹啷…… 「看見了,看見了……噓!要是亂說話會觸霉頭的,現在那位要來了……」 ▲勇奪 韓國神棍界之最佳神準獎 只要好好掌握零碎訊息,沒有一丁點神力的僩儁或你,都能對他人做出一定程度的判斷與結論。其實地球上每個人都稱得上是算命師,只不過僩儁的推理相較一般人更加敏銳且犀利罷了。

目錄

序曲 延南洞名人算命師來了 放學後,學校的時間停止了 真偽之森 冷酷異境 沒有影子的人 野獸之路 尾聲 作者的話

內文試閱

  序曲      首爾市麻浦區延南洞777-17有一家紅色大門的房子,與散發出妖邪之氣的大門顏色一樣,上頭寫著「美男堂」的招牌及門牌也相當詭異。即便如此,這裡仍因為客人絡繹不絕而顯得吵雜且忙得不可開交。      每天爆滿的預約,預約後需要等上超過一個月才能輪到自己也是不計其數,但人們依然想盡辦法要來拜訪一次。      為什麼?拉開貼著和室紙的門,進入房間的瞬間──      「你這傢伙!怎麼敢在這裡放肆!」有個放聲怒吼的人,不給任何反駁機會不由分說地劈頭大罵,但內容更是令人咋舌。      「一看就知道你拋棄老婆跟小三落跑,結果被騙了吧!那女人吞了你的錢跑了,你面壁反省『哎呀,這是我的報應啊!』還差不多,還有什麼臉爬來這裡?」      準確命中當事人的情況,阻止不了自己嚇得快掉下來的下巴,你只能用一副茫然的表情看著他。這不僅是因為他與你一見面就能看穿一切狀況的靈氣,也與這個男人的衣著,與一般提到「算命師」所浮現的形象截然不同有關。      雖然偶爾會因當天的身體狀況而稍有不同,但他大多穿著量身訂製的西裝、頭髮塗滿髮膠,順利消化了並非所有人都能駕馭的八二分線。      看著他,你會有種究竟是來參加義大利米蘭時裝週還是來算命的錯覺。但可別忘了自己是來算命的。      你出神地盯著他冰冷的目光,突然意識到眼前這位美男子的真本事,你跪倒在地。      「拜託救救我吧,如果沒有那筆錢公司會倒的,請問我該去哪裡找她呢?」接著開始放聲大哭。      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怎麼會問這麼業餘的問題呢?當然不是。      縱使一開始是對你不屑一顧又嗤之以鼻的算命師,但若客人對他迫切地祈求再祈求……      「寫張符咒再走吧。」他會冷漠又不經意地拋出一句話。      為了備戰此刻,你必須記住這個不成文的鐵則。      即使內心出現「為什麼?應該不需要寫符咒吧?」的疑惑,而這句話就像煮太久的水煮蛋破了一樣,即將脫口而出,也絕對不能說出口。      要是講了,你也只會聽到──      「你觸什麼霉頭?什麼叫為什麼?你不想找回你的錢了嗎?還不快滾!」      你就會被算命師用手中的鐵鈴鐺不由分說地狂敲頭頂。      千萬別小看它是個沒用的鈴鐺,免得下次響起鈴鐺聲,你可能會體驗到何謂「從身體裡發出鈴鐺聲」。      事已至此,纏著算命師不放的你,或其他人又會出現微妙的想法:「啊!看來這個人不在乎這點錢啊。也是啦,我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辦!」因此繼續抓住算命師的褲管糾纏,但已經改變心意的算命師是不會輕易交出符咒的。      縱使你因為趴跪在地上,膝蓋處的褲子幾乎磨破,但寫不寫符咒仍端看算命師的心情。因此請務必謹記,別冒犯他。      在他叫你寫張符咒離開時,你就該回答:「好,遵命。」      「一星期後再來。」      如果成功聽到這句話呢?你就大方掏出現金,支付卦金後就離開吧!      順帶一提,相較於平均約五萬韓元的業界行情,這裡的卦金是超乎想像地貴,如果沒錢沒現鈔,那就別來這家店附近打轉,更別妄想可以說出「可以刷卡嗎?」、「現在哪有不能刷卡的店啊?」這類的話,免得你的臉被嵌上一顆鈴鐺,還會被掃地出門。      只要好好遵守這條不成文規定,一星期後你就會知道帶著你公司資金逃走的小三,現在人在哪裡跟哪個傢伙廝混。      而只要經歷過這番刻苦忍耐,你肯定會像其他客人一樣踏上「入‧坑」之路——適合穿西裝的冷酷都會男,大韓民國史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潮男算命師!      正是延南洞的名人南僩儁。      他是青春與成熟同時並存,讓帥氣更加閃耀的三十四歲。身高是幸運數字一百七十七公分,閃閃發光的雙眸,神采飛揚的氣色,喜歡的事物包含:在裝潢和氛圍一流的餐廳吃又貴又高級,且分量很少的料理、甜滋滋的甜點、貌美如花的小姐,以及印有申師任堂的現鈔。      特別是「現鈔」,這部分必須用Gothic Italic字體特別標示。      厭惡的東西是會辣的食物、廁所很髒的餐廳,與吵著為何不能刷卡的奧客。興趣是拜訪很潮的人氣景點,理想型是適合短髮、擁有可愛五官、細腰但寬骨盆的貓系女子。      雖然有不少為他的神妙占卜神魂顛倒的美女,但他是個只專注於工作的專業人士,眼光極高的他不會輕易被一般女人動搖,要幻想還是各自回家作夢吧。      好的,現在你可能會想問一個問題。      我為何會對延南洞算命師如此瞭若指掌?      那還不簡單,因為那個算命師——就是我本人。      延南洞名人算命師來了      「還不錯,你這個瘋得很新穎,還挺值得看的。」      如果人的聲音也有顏色,現在聽到的聲音肯定就像剛出獄準備復仇計畫的壞人的心眼一樣黑。僩儁深深地嘆了口氣。      「我為了明天的訪問練習了一下。」      「只是個地方新聞而已,有人會看嗎?」      怎麼總是專挑些需要勇氣的話講呢?雖然說到毒舌,僩儁到哪也不輸人,但面對那個鬼一般的聲音,他不得不採取「只要在你面前,我就會變得渺小」的態度。      現在沒必要說明理由,繼續看下去就知道了。僩儁緊緊咬牙並回頭。      「這時間妳怎麼在家?剛去哪……」僩儁嚥下沒說完的話。      看起來已經穿超過一週的黑色運動服,合理推測這顆油頭最後一次梳洗的時間,應該跟穿這套衣服同一天,還有一看就知道才剛起床的水腫臉龐,馬上說明了所有情況。      「妳是吃了泡麵才睡嗎?」      「我只吃一點點。」      僩儁迅速走到廚房打開櫃子,數了數前天才買的泡麵數量,少了兩包。      他嘆了口氣回到原位,「惠儁啊。」      「幹嘛?」      惠儁,僩儁珍貴且唯一的妹妹,張大嘴打了大大的哈欠。      「妳不能剪一下頭髮嗎?」      「你不是才說馬尾跟短髮是神聖的存在,叫我別留嗎?」      惠儁懶得再多回嘴,搔了搔後腦杓。她飄揚的頭皮屑與陽台外烏雲密布的灰色天空重疊,讓人產生是否下了場鵝毛大雪的錯覺。      雲層夠厚就會下更多雪,而惠儁茂密得令人羨慕的髮量所產出的頭皮屑及油脂量也持續增加。僩儁不希望他正在努力償還貸款的珍貴三十八坪公寓地板被鋪上這些東西。      「幹麼?講到一半為什麼皺眉?」      但其實正在皺眉的是惠儁本人,只是她本人沒有自覺。僩儁硬擠出笑容。      「最近流行短髮啊,妳臉很小一定很適合。」      「開什麼玩笑,你現在的語氣就像『應該接受難民,但他們不能當我鄰居』那種人一樣虛偽,幹麼突然要我剪頭髮?」      面對眼前這個每晚都和全世界網友展開留言筆戰,且擁有五成以上勝率的大人物,僩儁沒有信心能有口才說服她。      他假裝若無其事地轉頭,客廳角落的展示櫃映入眼簾。在遊戲英雄公仔之間有個特別顯眼的物品,那是一張孤單躺在櫃子裡的聯邦調查局(FBI)出入證。      看著它,過往的歲月就像跑馬燈一樣閃過。      僩儁珍貴且唯一的妹妹,芳齡二十六歲的南惠儁,在國小時期就用幾何數學及函數輕鬆輾壓韓國科學技術院(KAIST)大學生並嶄露頭角。但這個轟動大韓民國的不平凡,在惠儁上了國中,開始把網咖當成辣炒年糕店一樣,頻繁進出後便漸漸平息。      但如果以為她頂多就是去打電動,那就大錯特錯了。      幾個月後,三位西裝筆挺的外國人拜訪了僩儁家。原以為會讓外國人找上門的事就只有邪教,正要把他們趕出家門的剎那,僩儁聽見令人衝擊的話。      「我們是從聯邦調查局來的。」      起初還以為在拍整人節目而一笑置之,但在聽到他們來訪的目的後,他們才明白,方才的開場白只是可愛的預告片而已。僩儁腿軟地癱坐在地。      「不久前,你的妹妹駭入並取得聯邦調查局主要機密文件。」      不只僩儁,一生腳踏實地上班,過著與犯罪完全無關生活的父母瀕臨昏厥。而在他們追問惠儁後,得到一個如傑作般的回答——      「我是為了入團測試才做的。」      惠儁為了加入世界知名的駭客集團,選擇聯邦調查局作為測試的祭品,而進行的地點則是網咖。      「他們說我是最年輕的合格者。」惠儁開朗地說著。      駭進聯邦調查局後還讓對方找上門來,但她根本不把那些事放在心上。她因此接受調查,最後被通知必須一同前往聯邦調查局本部。      僩儁強忍著淚水抓住妹妹的手。      「我會好好運用你那筆IMO競賽 的獎金。」      「啊,那個無聊的比賽。」惠儁聳聳肩,將父母的崩潰拋在腦後去了美國。      不久後,聯邦調查局再次捎來消息。      「請問是幾年刑期呢?」父母發抖地問,但得到的答案並不是刑期,而是聯邦調查局的挖角提案。      原本想進聯邦調查局就必須擁有美國國民身分,但因為惠儁是特例,對方甚至提出無須在乎美國國民身分,公司會想辦法處理這樁破格的挖角提案。      當事人惠儁欣然接受,無論要在那裡做什麼對她來說都無所謂,重要的只有她能盡情參觀暴雪娛樂總公司的事實。      當然,僩儁會將妹妹封為大人物的原因,不僅因為她天才的這一面。      惠儁進聯邦調查局工作後第二年就被炒了,大家理所當然會以為是她工作怠惰或能力不足之類的原因,但並非如此。惠儁的工作能力完美到讓人難以置信她才十六歲,但是她曾經闖過一次禍。      「幹嘛像傻瓜一樣張著嘴巴欲言又止?」      聽見惠儁尖銳的聲音,僩儁突然被拉回現實。      「喔,我只是剛好想起以前的事情。」      「以前什麼事?」      「妳在FBI闖的禍。」      啊──惠儁啞然失笑,「創立電競職業隊?」      沒錯,從小就因為世界級的天才資質備受矚目,除了是世界聞名的駭客集團最年輕成員,同時也是聯邦調查局最年輕職員的南惠儁,卻因為她試圖在公司內成立電競職業隊被炒了,當時的她才十八歲。      讓我們更深入地了解這件事。      惠儁非常認真工作的理由很簡單,只有在最短時間內把工作完成,她才能趕快回家打電動,因此絕對不能發生任何加班或不必要的超時工作。而同事們也深深著迷於年輕又具備天才能力的惠儁,她甚至召集了朋友,向他們宣揚大韓民國的電競文化。      或許是因為他們本來就是與電腦為伍的人,所以沒花多少時間就上手了。惠儁看著隊員們日漸增長的實力也相當有成就感,她當時若能就此打住,繼續做自己該做的工作就太好了。      但問題就出在僩儁的妹妹有著非常遠大的夢想。      ──這些實力被浪費真的太可惜了,我們把成立電競職業隊當成目標吧!      惠儁的話就像熱油一樣,讓隊員們的熱情燃燒得十分旺盛,但他們──雖然這麼形容聯邦調查局好像不太恰當,但和惠儁相比──就只是普通人而已,要像惠儁一樣,同時兼顧工作和遊戲太吃力了。      隊員們為了追趕上惠儁的實力,開始做些超出能力範圍的事,自然也影響到工作表現。被惠儁過人的戰術(?)及實力影響的要員之中,甚至有人退出聯邦調查局,朝著成為電競職業玩家的目標努力著。      當職員們專注力下降,工作便開始漏洞百出,高層判斷事態嚴重,便召開了會議。最後惠儁留下「電競果然還是韓國比較強」的形象,收拾包袱回到韓國。      她準備了三個月,通過大學學測並進入韓國一流名校,但在三年後就退學了。這種人大概再也找不到第二個。      僩儁雖然是一邊體驗「世界很大,瘋子很多」這句名言一邊生活的人,但在那之中的翹楚竟然是自己的親妹妹,他當然更不能用正常的思考模式來對付她。      「喂,你都不會對不起自己的良心嗎?」惠儁問。      僩儁依然揣著憂心忡忡的表情,盯著滿地的頭皮屑。      「我怎樣?」      「你今天白天跟那個大叔收的符咒錢,太過分了。」惠儁看不慣地說。      在這邊補充一下,僩儁和惠儁是一組的。並不是因為他們是家人才這麼說,而是字面上的意思——她和僩儁一起「工作」。      美男堂二樓是間在牆上架設多螢幕的惠儁工作室。基於工作需要,她經常窩在工作室看僩儁替人算命,但今天卻莫名地看不順眼。      「又來了,妳又不是第一天做這種生意!」僩儁搖搖手。      「你賺飽荷包就夠了,克制一點。」      「還差得遠呢,光靠這些在外面才遞不出名片。」      僩儁聳聳肩回到自己房間,惠儁雖然跟上去罵了些什麼,但他充耳不聞,自顧自地從公事包拿出帳簿和今天賺到的大捆現金。數錢時必須一鼓作氣完成,所以僩儁非常專心。      開始結算還不到三分鐘,他的手發出「嚓」的聲音,輕彈最後一張鈔票,並將對折的鈔票一字攤開。今日營業淨利是兩百萬韓元,僩儁盯著那捆閃閃發光的鈔票,露出滿意微笑。      「大騙子。」惠儁瞪著那樣的僩儁,皺著眉頭說。      應該會有很多讀者對惠儁突如其來的這句話感到疑惑,做為謝禮,我要向耐心讀到這裡的各位讀者們,良心告白一件事情。      其實,僩儁根本不懂怎麼算命。      若想了解這句話,就得回溯到白天拜訪美男堂,那位半禿大叔的故事了。      今天,僩儁從大叔踏入美男堂的瞬間就準確猜中他現在面臨的狀況,幾乎是活見鬼的程度。他被赤裸命中正因帶著公司資金逃跑的小三而非常頭痛。當然,那個男人也被嚇得魂飛魄散,跪倒在地。      連算命的「算」字都不懂的僩儁,為何對這個男人的情況瞭若指掌?線索就從男人打電話來預約的瞬間開始。      客戶們都以為自己是親自打電話到僩儁的店裡進行預約,但其實接線人是僩儁的合作業者,更明白地說,是由一家小規模的徵信社負責接線。最近的話機都會顯示來電號碼,合作業者能透過號碼,快速掌握客戶的最新個人資料並提供惠儁線索。      惠儁則依據這些線索,收集客戶在網路上的個資、照片及文件等進行分析,若有必要也會駭進相關網站。而僩儁則會利用這些情報進行最終分析,接著將客戶姓名及其他問題背得滾瓜爛熟,展現出神明顯靈一般的演技,準確命中客戶的狀況。      因為美男堂採取預約制,只要行程安排得宜,他有相當充分的時間可以背誦這些資料。      但光用講的就太無趣了,就像在煮好的湯裡灑調味料一樣,用被神靈附體的表情演技,或是撒米為客戶占卜已是家常便飯的事,但僩儁今天卻特別對這位大叔大聲嚷嚷,是因為這些習慣發號施令的人,聽到有人對他們大呼小叫會很慌張。總歸一句,就是所謂的先發制人。      他一步步堆疊出「我知道你這傢伙昨晚幹了什麼好事」的情境,強迫他必須寫一張符咒,藉此爭取一到兩週的時間。若是像今天這樣,出現需要找出什麼東西的情況,他便會委託親愛的合作業者老闆,而若是過於複雜的案件,僩儁也會一起行動。      但人們會來算命的原因都很顯而易見:我什麼時候能結婚、我的另一半好像出軌了、我的事業會成功嗎、要做些什麼才能改運等等,都是大同小異的原因,幾乎沒有需要僩儁親自出馬的複雜事件,所以他多半費心於管理主要的VIP客戶。      那該怎麼處理這些與未來有關的問題呢?      他會調查那個人的生活習慣、平常讀的書、喜歡的電影類型、聽什麼歌等等,不放過任何瑣碎的情報。      但你也可能會納悶,光靠這些怎麼有辦法洞悉未來?其實正是這些小事構成了一個人的人格與生活,只要好好掌握這些零碎訊息,沒有一丁點神力的僩儁或你,都能對對方做出一定程度的判斷與結論,並根據自身標準得出結論並預測他人的未來。      單從這點來看,其實地球上每個人都稱得上是算命師,只不過僩儁的推理相較於一般人,更加敏銳且犀利罷了。      有些人可能會反駁,單靠一支電話號碼,怎麼可能了解所有事實?但人們往往不承認自己的無知,只將它們視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我倒想反問那些人,語音詐騙集團又是如何掌握被害者家人姓名或是就職公司的名字呢?      雖然拿語音詐騙犯和美男堂隊員的能力相比,本身就是種侮辱,但我們就不計較這個部份了。      那麼,萬一占卦出錯該怎麼辦?真是大哉問。      只要專心聽著那個人講話,然後駁斥「就是因為這樣做才會有問題啊!」其實大部分的人都會接受。如果告訴對方「會變成這樣」,即便發生毫不相干的事件,大部分的人也都會硬把這些事和占卦內容串聯在一起。      僩儁只是將還算合理的資訊所導出的結果告訴對方而已,但惠儁很討厭僩儁做的事,因為無論怎麼用話術包裝,詐騙就是詐騙。但僩儁覺得,每個月使用自身駭客能力及電腦軟體技術協助他,還穩定領薪水的惠儁根本沒資格說這種話。      但因為之前曾發生過跟妹妹追究到底,甚至說出十韓元都不會再分她的重話,導致僩儁帳戶被掏空的慘案,於是他選擇沉默。      惠儁心寒地搖頭,接著走進浴室並聽到水聲。      幸好她還有所謂「盥洗」的概念,老天爺,太感激了。      僩儁拍拍胸口,結束了今日的結算。他將帳簿放回公事包,現金則放進房間內的秘密金庫。他安裝好溼的拖把,沿著頭皮屑掉落的動線認真拖地,努力打掃了好一會之後,惠儁從浴室走出來。      「早上不是掃過了嗎?」惠儁邊擦頭髮邊問,她就像剛從烤箱拿出來的蒸鍋一樣,全身升起縷縷熱氣。      「現在晚上了啊。」      這不是非常理所當然又很基本的事嗎?僩儁無法理解她怎麼會問這種問題。      惠儁哀嘆了一聲皺起臉。      「這麼愛乾淨也是種病好嗎?你有潔癖吧?」她說完就回到房間。      雖然很想反駁「不是我有潔癖,而是妳太髒了」,但僩儁是個愛妹妹的慈祥好哥哥,所以今天先忍了下來。絕對不是因為擔心自己隨便對惠儁發火,今天辛苦賺來的錢就會被吸進一個陌生帳戶裡,他在心中如此吶喊著。      僩儁用乾拖把完成最後的打掃,也把垃圾一併拿出去丟了。      僩儁的立場是寧可往眼睛灑泥土,也無法容忍家裡有任何骯髒異物存在。雖然他也想順便打掃惠儁的房間,但惠儁將她的隱私視為生命一樣重要,所以他好不容易才忍了下來。      口渴的僩儁打開冰箱門。不久前在超市購入的法國製氣泡水,以一列縱隊整齊排開,下排則是擺放整齊的小菜桶。看見沒有一絲誤差的整齊隊伍,他的嘴角忍不住露出笑意。      僩儁拿出一瓶氣泡水飲用時,惠儁的房門打開了,朝著那個方向瞄一眼的僩儁,忍不住將嘴裡的液體全部噴出來。      這裡為什麼有個陌生女子呢?淡紫色洋裝、深褐色長大衣,袖口及裙擺的皺褶讓她看起來更加優雅。白皙的皮膚、紅撲撲的臉頰、玫瑰色的嘴唇,充滿異國風情且透明清澈的褐色瞳孔,是路人回頭率很高的亮麗外型。      僩儁用力瞪著雙眼,在想起女子身分後又露出冷淡的表情。      「可惡,差點又被騙了。」      因為是睽違已久的面貌,他遺忘了對外用的惠儁長什麼樣子。惠儁照著玄關牆壁懸掛的鏡子補了口紅,僩儁看著過濃的紅唇忍不住皺眉。      「妳要去哪?」      「約會。」      「妳又要去拐騙哪個可憐的傢伙……」僩儁嘖嘖道。      「不用等我,你先吃晚餐吧,我今天會晚回來。」      惠儁拋下這句話就消失在門後。      進入浴室前後的差異怎能這麼大呢?僩儁掃掉全身的雞皮疙瘩,深呼吸一口。剛好幾天後有個區議員要來算命,看來應該建議他提出一項擴大詐騙認定範圍的法案了。      僩儁站在客廳的電話旁苦惱了三分鐘,到底要不要打給親愛的夥伴──徵信社呢?在這險惡的世界中,哥哥掌握妹妹到底跟哪個傢伙見面應該是天經地義的事吧?但想到萬一被惠儁發現,可能就不是賠上一個銀行帳戶這麼簡單的事情而已。      僩儁是個尊重妹妹且寬容的哥哥,最終放下了話筒……但又拿起話筒,這不是因為擔心妹妹才做的事,而是擔心單純的男人被惠儁的魔術迷惑,只是出於對同類的擔憂而已。      萬一以後受騙才跑來僩儁面前痛哭,豈不是更為難嗎?在合理化自身行為後,僩儁撥給他親愛的夥伴。      「我妹出門約會了,那傢伙住哪、職業、惠儁是不是只跟他吃辣炒年糕而已、對方有沒有其他女人、人品如何,全都幫我調查一下。」      親愛的夥伴帶著尊重的意志向僩儁說——      『瘋子,不要鬧了,你有病啊?』

作者資料

鄭賳嫺

2005-2014年 街舞舞者 2016-以小說家身分活動中 《蓮花傳》、《望遠洞謎團》

基本資料

作者:鄭賳嫺 譯者:黃千真 出版社:尖端 書系:嬉文化 出版日期:2022-08-16 ISBN:9786263381803 城邦書號:SPB7G000135 規格:膠裝 / 部分彩色部分黑白 / 34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