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綾羅歌.卷四(完結篇)
left
right
  • 新書尚未入庫
    貨到通知我
  • 綾羅歌.卷四(完結篇)

  • 作者:鄭丰
  • 出版社:奇幻基地
  • 出版日期:2022-06-30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書虫VIP價:28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70元

內容簡介

※書法大師董陽孜女士親筆題字,氣韻奔騰,剛柔並濟,豪放恣意※ 亞洲最暢銷武俠女作家──鄭丰 風起雲湧,覆手繁華,玄妙壯闊重磅力作登場! *** 沈綾在南洋諸國迭遇凶險,死裡逃生;他成功拓展了「沈緞」在南洋的生意後, 終於回返中土,隨即得聞家中劇變,心急如焚; 沈雒在機緣巧合下習得北山派秘笈,危急中帶領沈氏族人逃避侯景之禍, 卻發現途中邂逅的那位落拓遊俠,竟有著意想不到的來歷; 沈雁則身處煉獄之中,在洛陽苦苦等候沈綾與沈雒的歸期。 重獲巫術的羅欽陪伴阿柔公主和親東魏,在晉陽巧遇自幼夢見的沈二郎, 這才確知夢中的沈氏一家都是真實存在的人,而自己的命運竟與沈二郎緊緊相連! 沈綾和羅欽之間的奇異聯繫,即將迎來驚天動地的解答; 歷史與命運的流轉輪動,盡付一曲顛沛浩瀚的綾羅之歌!

內文試閱

  行出約莫三里,一行人來到一座白色石樓之前。阿怛怛請眾人下車,聚集於樓房前的空地上。這塊空地鋪著尺許寬的六角形石板,十分平整,地上一塵不染,成群的蚊蠅竟然並不進入這片空地。      沈綾暗覺奇怪,鼻中忽然聞到一股特異的香味,掃眼望見石板地的角落立著數十枝竹棍,上面燒著某種香料,冒出裊裊白煙,他心想:「這不知燒的是甚麼香料?莫非這香料的味道有驅逐蚊蟲的功效?」正想著,但聽阿怛怛說道:「毗騫國王接見扶南使者。」說著抬頭往樓上望去。      沈綾抬頭望去,但見白色石樓的二層有扇巨大的拱形窗,三個人不知何時已來到了窗內。三人身形都甚高,左右兩個看來應是臣子或侍衛,而當中那人古怪至極,他身形巨大,竟有丈二尺高,比身旁兩人高出一倍有餘;他的頭更是長得出奇,足有三尺長短。      沈綾從未見過形貌如此古怪的人,一時看得呆了,張大了口。持黎在他的身旁,低聲道:「這位便是毗騫國的國王,號稱『長頭王』。」沈綾勉強鎮靜,點了點頭,卻說不出話來。這長頭王不但形貌奇怪,迥異常人,而且不知為何,沈綾感到他身上散發出一股巨大的力量;站在這位王面前時,似乎能感覺他無時無刻不在試圖影響自己的心思,令沈綾全身冷汗淋漓,只能勉強鎮定,專注平穩心志,抗拒那股威壓。持黎卻渾然不覺地走上一步,恭敬地道:「扶南新王留陀跋摩,命臣子持黎為主使,中土沈綾為副使,特來毗騫國拜見國王,恭呈禮品,祈盼毗騫王笑納。」那長頭王低頭望向他,舉起手,點了點頭,表示接受禮物,卻並不開口言語,眼光落在沈綾身上。持黎發現沈綾還呆呆地站在自己身邊,忙拉著他一起跪下,恭恭敬敬地對長頭王拜倒為禮。      這時長頭王開口了,說道:「兩位使者不必多禮。請回報扶南新王留陀跋摩,毗騫王感謝他的好意,恭受他的賜禮。」他聲音低沉,彷若鼓鳴,聲音雖不很響,卻讓人聽得清清楚楚,震人耳鼓,懾人心弦。      持黎等再次行禮道謝。      長頭王對阿怛怛吩咐道:「扶南王使節遠來是客,你等盡心招待,請他們吃肉喝酒,不可怠慢。」阿怛怛答應了,長頭王便轉身入室,身旁的兩個臣子也跟了進去,消失在黑暗中。待長頭王離遠了,沈綾這才吐了口氣,放鬆下來。      阿怛怛走上前,略帶歉意地道:「我王長居於樓上,從不下地,請貴客勿要介意。」當下恭請持黎和沈綾一行人來到兩百步外的一片空地上,空地中央已生起了營火,火上烤著一頭野豬,香氣四溢。      沈綾仍舊不敢相信世間竟有身形如此巨大、形貌如此古怪之人,壓低聲音問持黎道:「這位國王,他真的是......是人麼?」持黎忙道:「小聲些,別亂說!」阿怛怛在旁聽見了,不但不生氣,還露出笑容,回答道:「這位中土貴客,敝國國王當然是人,但他自然並非尋常之人。我王擁有不死之身,從遠古以來,他便是敝國之王,沒人知道我王究竟有多大年歲了。」他望了持黎一眼,微微笑了笑,意有所指地道:「因為我王不死,便不需傳位給子孫。別的國家往往因王位傳遞而爭奪不休、自相殘殺,我毗騫國從來無此困擾。」      沈綾想起扶南國剛剛發生的奪位之爭,心想:「這兒的人,似乎對幾千里外發生的事情都一清二楚。」忽然想起一事,問道:「那國王的子孫呢?他們也是長生不死麼?」阿怛怛搖頭道:「只有國王本人不死,王子王孫的壽命與常人無異。」沈綾點了點頭,心想:「要是他的子孫也不死,個個都跟他爭奪王位,那毗騫國的動亂只怕沒完沒了。」阿怛怛又道:「我王不但不死,且具有神能,能夠預知未來。比如說,我王早在三個月前便已預知扶南王將派使者來訪敝國,因此指派我於今日午時赴碼頭迎接。」沈綾想起哈哈魯的言語,忍不住望了一眼身旁的高槐;高槐微微點頭,兩人心中都想:「這位毗騫王想必是位巫者。」      高槐開口問道:「國王神聖,請問他血食︵注︶麼?」阿怛怛搖頭道:「不,王不血食,飲食與常人無異。」持黎點頭道:「我聽說過國王神聖而不死,此番親訪貴國,親眼目睹,果然王如神人一般,這才不得不信了。」      阿怛怛聽了持黎的讚譽之詞,甚是高興,又說了一些國王預知未來的例證,忽然說道:「我王最厭惡經商之人,若有人敢跨入我國、在我國境內兜售甚麼物事,國王定然會立即命人殺了他,將他的肉分給國人吃食。」      沈綾嚇了一跳,說道:「吃食?」持黎笑道:「留陀跋摩國王任命我為使者時,我也有些害怕。我聽人說過,毗騫國人抓到惡人、敵人、商人,都是直接殺了吃掉了事。這可是真的麼?」      阿怛怛顯得十分驕傲,說道:「當然是真的!你們吃過人肉麼?那味道可真不錯。可惜近來並未抓到甚麼惡人、敵人、商人,不然烤一個給你們品嘗,那才真是盡了主人之道啊。」      沈綾只聽得頭皮發麻,反胃欲嘔,心想:「毗騫國人竟然啖食人肉!難怪喬五叔說許多商旅曾警告過他,千萬不可踏入毗騫國,原來不只會丟命,還可能被吃了!」然而他既已來到此地,也只能裝作鎮定,又想:「我雖帶上了兩箱絲綢,但我年紀不大,又跟著扶南的使節團而來,他們應當不會認定我是個商人,有意來此兜售﹃沈緞﹄,可別被人發現了才好!至不濟,將所有絲綢都當成禮物送給王族便是。毗騫王願意接受扶南王的禮物,應當也願意接受其他人的禮物吧?」阿怛怛甚是熱情好客,拉著持黎坐下,指著一旁的五、六個酒罈,說道:「王要我準備好酒招待貴客。這是我國人以檳榔釀的酒,你一定要試試!」持黎原本愛酒,聽了大喜,說道:「太好了,我正想嚐嚐!」阿怛怛問沈綾道:「你也喝酒麼?」沈綾並不嗜飲,於是拱手婉謝道:「我不善飲酒,只能多謝閣下好意。」於是阿怛怛便命侍者呈上酒碗,親自開罈倒酒,和持黎兩人你一碗、我一碗地喝了起來。      沈綾和高槐、阿寬三人便在空地上隨意遊走,試吃擺在地上的種種鮮果、果乾、乾肉、穀類等;這兒的食物口味甚重,不是太甜便是太鹹,沈綾和阿寬都吃不大慣,隨意嚐了一些,便不敢多吃了。後來高槐見到一個身裹鮮豔布條的老者,猜想應是毗騫國的巫者,便上前與他攀談,兩人在角落坐下,比手畫腳,專注地談起話來。      這時只剩下沈綾和阿寬了。侍者端上剛剛烤好切下的豬肉,請他們享用。這豬肉甚是堅韌,難以撕咬,兩人吃了幾口,都覺得難以下嚥,又不好意思吐出,只好將肉留在口中,慢慢咀嚼,趁沒人注意時,才偷偷吐在手中,扔入草叢。此地野狗甚多,這些野狗精明得很,一直抬頭望著他們這幾個異國人,一見到他們將肉吐出扔下,便衝上前去,彼此咧嘴低吼,爭奪殘肉。      沈綾注意到毗騫國的女性都不著衣衫裙子,僅以一塊淨色或花色長布裹身;男子則只在腰間綁上一條布,遮住下身。他游目四顧,見空地遠處有個較高的平臺,平臺上坐了十多位毗騫國的婦女,看來似是一群貴婦。      就在這時,平臺上的一個婦女忽然望向沈綾,並向他招了招手。      沈綾見那婦女約莫四、五十歲年紀,膚色黝黑,身上以一塊粗花布包裹著。僅從這塊花布上,並無法看出她是何身分;但從她的額上、頸上、耳上、手腕和手指上佩戴的燦燦晶亮、華貴耀眼的金銀首飾看來,沈綾猜想她必然地位不低。      但見她又向自己招了招手,顯然有意請讓自己近前,於是快步來到平臺之旁,恭敬問道:「請問您找我麼?」      沈綾來到近處,才見到這婦人膚色黝黑粗糙,鼻寬眼細,嘴唇豐厚,臉頰圓潤,臉上以黑炭和紅粉畫著濃妝;她身形甚高,體態肥腴,在中土來說絕非美女,但跟她身邊的其他婦人比起來,卻顯得氣勢出眾,態度雍容。      貴婦臉上露出友善的微笑,問道:「少年,請問你從何處來?」毗騫國的語言與扶南相近,口音雖有些古怪,沈綾仍能夠聽懂,於是回答道:「我奉扶南新王留陀跋摩之命,隨使節團而來。」貴婦笑了笑,說道:「但我看你長得並不像扶南國人。你可是來自中土?」沈綾只能點頭承認,說道:「正是。我來自中土,一個叫作洛陽的大城。」      貴婦顯然沒聽過洛陽城,只點點頭,問道:「你們中土,現在是甚麼朝代了?」沈綾沒想到一個偏遠荒蠻海島上的婦人,竟然懂得詢問中土現在是何朝代,微微一怔,才回答道:「現今中土南北分裂,我出身的北方是魏朝,南方則為梁朝。」貴婦問話時一直笑吟吟的,眼睛卻不斷往他身上的衣褲打量,這時終於問出了她真正感興趣的問題:「你身上穿的這衣衫,能讓我摸一摸麼?」沈綾走上一步,伸出手,大方地道:「夫人請隨意。」貴婦伸手撫摸他的袖子,臉上露出驚異豔羨之色,問道:「這布料,可是中土人做的?」沈綾心中一動,答道:「是的,這套衣衫,是我家人自己做的。」貴婦甚是驚訝,問道:「是你家人做的?怎麼做的?」沈綾道:「製成布料之後,我家人用剪刀將布剪成衣褲的形狀,再用針和線縫起來。」翻開自己的衣衫,給貴婦看衣衫接縫處的縫線。貴婦看著那些細細的線腳,好生驚訝,說道:「原來如此,當真不容易啊!」讚嘆了一陣,又問道:「那這布料又是怎麼做成的?」沈綾道:「也是我家人做的。」貴婦睜大了眼,說道:「布也是你家人做的?」沈綾道:「是啊。這是絲綢。」貴婦好奇問道:「絲綢?那是用甚麼做成的?」      沈綾答道:「是用蠶絲做成的。我們家裡養了很多蠶,等蠶大了,便會吐絲結繭,之後我們將蠶繭放入水中煮熟,摷起蠶絲,再把絲織成布。」這些關於養蠶的扶南詞彙,是他從林伙計那兒學來的,自己也不知解釋得是否清楚。      那貴婦聽得不很明白,滿面懷疑之色,問道:「甚麼是蠶?」沈綾只能比手畫腳地道:「是一種小蟲兒,白白的,只吃桑葉。夫人見過麼?」貴婦搖搖頭,表示沒有見過。沈綾道:「這種蟲子,可能只有中土才有。」貴婦驚嘆不已,對身後的幾個婦人說道:「妳們都來瞧瞧!這孩子身上的衣物,是他家人自己做的!」七、八個婦人聞言圍了上來,仔細觀察沈綾的衣褲,紛紛伸手撫摸,只覺觸手柔軟光滑,都嘖嘖稱奇。

影音

作者資料

鄭丰

「我知道武俠小說創作也許是個不大合潮流的夢想了,但我仍願做此一夢,為武俠創作付出時間心血,盼能為世間多寫出一部可讀性高的傳統武俠小說。」 鄭丰,本名陳宇慧,生長於台北,大學就讀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畢業後曾在香港任職投資銀行十三年。現已離開投資銀行業,定居香港,是五個子女的母親。 自一九九八年開始創作武俠小說,二〇〇七年首部作品《天觀雙俠》獲全球華文新武俠大賽首獎,網路高達四百萬人次的超人氣點閱率,出版後隨即轟動港台大陸三地書市,讀者好評如潮,寫作風格被認為集金庸的大氣、古龍的佈局、梁羽生的典雅,具新世紀武俠大師接班人之姿,甚至被譽為「女版金庸」;作品以經典古武俠風格磅礡呈現,情節驚心動魄,環環相扣,令人欲罷不能,無法釋手。 武俠作品全系列累計至今已突破六十萬冊銷售。 著作:《天觀雙俠》(全四冊)、《靈劍》(全三冊)、《神偷天下》(全三冊)、《奇峰異石傳》(全三冊)、《生死谷》(全三冊)、《巫王志》(全五冊)、《杏花渡傳說》、《綾羅歌》(全四冊) 相關著作:《綾羅歌.卷三》《綾羅歌.卷一》《綾羅歌.卷二》《奇峰異石傳.卷一(亂世英雄書衣版)》《奇峰異石傳.卷三(亂世英雄書衣版)》《奇峰異石傳.卷二(亂世英雄書衣版)》《神偷天下.卷一(風起雲湧書衣版)》《神偷天下.卷三(風起雲湧書衣版)》《神偷天下.卷二(風起雲湧書衣版)》《天觀雙俠.卷一(俠意縱橫書衣版)》《天觀雙俠.卷三(俠意縱橫書衣版)》《天觀雙俠.卷二(俠意縱橫書衣版)》《天觀雙俠.卷四(俠意縱橫書衣版)》《靈劍.卷一(劍氣奔騰書衣版)》《靈劍.卷三(劍氣奔騰書衣版)》《靈劍.卷二(劍氣奔騰書衣版)》《巫王志.卷五(最終卷)》《巫王志.卷四》《杏花渡傳說》《巫王志.卷一》《巫王志.卷三》《巫王志.卷二》《生死谷.卷一》《生死谷.卷一(彩紋墨韻書衣版)》《生死谷.卷三(彩紋墨韻書衣版)》《生死谷.卷三(最終卷)》《生死谷.卷二》《生死谷.卷二(彩紋墨韻書衣版)》《(文庫版)靈劍.卷一》《(文庫版)靈劍.卷三》《(文庫版)靈劍.卷二》《(文庫版)靈劍.卷五》《(文庫版)靈劍.卷六(完)》《(文庫版)靈劍.卷四》《奇峰異石傳.卷一》《奇峰異石傳.卷三(最終卷)》《奇峰異石傳.卷二》《(文庫版)天觀雙俠.卷一》《(文庫版)天觀雙俠.卷七》《(文庫版)天觀雙俠.卷三》《(文庫版)天觀雙俠.卷二》《(文庫版)天觀雙俠.卷五》《(文庫版)天觀雙俠.卷八(完)》《(文庫版)天觀雙俠.卷六》《(文庫版)天觀雙俠.卷四》《(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一》《(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三》《(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二》《(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五》《(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六(完)》《(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四》《神偷天下.卷一》《神偷天下.卷三(最終卷)》《神偷天下.卷二》《(文庫版)神偷天下.卷一》《(文庫版)神偷天下.卷三》《(文庫版)神偷天下.卷二》《(文庫版)神偷天下.卷五》《(文庫版)神偷天下.卷六(完)》《(文庫版)神偷天下.卷四》《靈劍.卷一》《靈劍.卷三(最終卷)》《靈劍.卷二》

基本資料

作者:鄭丰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22-06-30 ISBN:9786267094532 城邦書號:1HO140 規格:膠裝 / 單色 / 42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