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周年慶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蒼蘭訣(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蒼蘭訣(下)

  • 作者:九鷺非香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2-06-20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2周年慶/新書閃亮亮7折起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電影、台陸日韓美……劇發燒話題展!

內容簡介

他說:本座說了,接下來的時間,妳要和本座待在一起。我下地獄,妳怎能在人間獨活? 他還說:喜歡是個什麼東西?少將人類的情感往本座身上套! 然而── 小蘭花:「他沒病,他就是賤……見不得人好。」 東方青蒼:「我只是見不得妳好。」 酷帥狂霸的情話連發(?)人氣言情作家九鷺非香仙俠經典, 同名改編電視劇即將上映! 魔尊╳仙女,不打不相識, 原以為是虐戀情深,沒想到最後卻啼笑皆非? 「你那麼討厭,我卻那麼喜歡你。」 .《流星花園》道明寺王鶴棣搭配《月光變奏曲》小可愛虞書欣主演,愛恨情仇跨越三界! .愛奇藝傾力製作,高規格打造視覺饗宴! // 小蘭花:我要感謝所有在我生命裡留下痕跡的人,不管留的是鮮花還是唾沫。但如果別人是在我人生裡吐口水的話,東方青蒼這樣的程度,大概算是在我的人生裡隨地大小便了吧…… 萬年前跟赤地女子的仙魔之戰震驚三界,還導致他殞落,在無止無休的日月中,東方青蒼只想要痛痛快快地跟她再打一場,以雪前恥,但,他遇到了小蘭花,一個柔弱到把自己搞死,不得不仰賴魔尊之力活著的小花妖。 跟東方青蒼同吃同住同用身體的日子,養成了小蘭花對他的信賴。魔尊手段通天,製作身體並不困難,但東方青蒼並沒保證是圓是扁、可以使用多久。她還發現,他之所以勤勞地尋找造身體的材料,其實是為了復活赤地女子,但她卻對他討厭不起來…… 小蘭花實在很累贅,但他好像開始習慣她日常的嘰嘰喳喳了;他也知道自己是個壞蛋,但不知不覺間,他開始想在對方面前變得好一點。 本應斷情絕愛的魔尊大人,竟萬古融冰,把自己下半輩子都給搭了進去…… // 相愛相殺,邊搞笑邊戀愛的仙俠經典!

內文試閱

  蒼蘭訣下.試閱      小蘭花覺得自己好像是掉進了一個夢境裡。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沒有睜開眼睛,但是奇怪的是,她卻能在腦海裡看到詭異的畫面。      蝴蝶與飛花、青草與小溪,經過風雨吹打而變得古樸陳舊的房門,還有被陽光晒得亮晶晶的院裡水缸裡的水。一個女子倚著院中的梨樹小憩,正值梨花盛開,鋪了她一身雪白。      女子相貌並不美豔,但她身上有一股讓人安心的莫名力量。      「師父。」小蘭花聽見有人在院門口輕輕喚了一聲,然後一名紫衣男子走了進來。看見樹下沉睡的女子,他微微一愣,隨即行至她的身邊,在她跟前蹲下。      「師父。」他喚她。      女子沒有應聲。      一片梨花花瓣悠悠落下,落在女子脣畔。在微風拂落花瓣之前,紫衣男子忽然動了身子,俯首於女子面前,湊近她的臉,然後微微啟脣,將女子脣畔的梨花輕輕含下,脣瓣在女子紅潤的脣角上輕輕碰了一下。      他離開了女子的臉,伸手拈住被他含下來的花瓣,悄悄收了起來。      接下來的時間,他便什麼都不做了,只規規矩矩地跪坐在女子身邊,用目光描摹著她的睡顏。      忽然間,女子眉頭皺了皺,清醒過來。她一雙清澈的眼眸裡映出了男子的面容。      「阿昊,你回來了,事情可還順利?」      紫衣男子點了點頭,垂下目光,輕聲回答:「鼠妖都解決了,師父放心。」      女子微笑,抬手摸了摸紫衣男子的頭:「阿昊辦事,為師自是放心的。」      紫衣男子沉默地看著她,目光如水般柔軟。      小蘭花看得有幾分愣神,一是為這男子有些眼熟的眉目,二是因為這男子竟然對自己的師父……      啪!一聲脆響在小蘭花耳邊炸開。      小蘭花一個激靈,猛地睜開雙眼,然後立即被眼前的場景驚呆了。她此時正飄蕩在浩渺的星空之中,這畫面比她這輩子任何時候看見的星空都要美麗,近乎詭異。      小蘭花低頭一看,卻見腳下也是同樣的星空。她驚詫地轉頭,這才發現,她竟然處在星空的包裹之中!      「好美……」她呢喃出聲,身子往後轉,然後一個身影出現在了她的視線裡。      小蘭花愣愣地看了他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大魔頭!」是了,他們先前還在魔界和人打架來著……然後就被那個孔雀軍師的鏡子吞了進去。這樣說來,那這裡……      「這是鏡子裡面?」      她問,卻沒有得到東方青蒼的回答。      只見東方青蒼正摸著下巴,用一種前所未有的正經目光審視著她。      小蘭花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連忙也低頭打量自己,卻沒發現任何不妥之處。      她抬頭看著他:「怎麼了?」      東方青蒼瞇著眼睛:「妳為什麼也會進來?」      小蘭花愣了愣:「我跟著你進來的啊。」      「妳為何會跟著我進來?」      小蘭花越發摸不著頭腦:「我來拉你沒拉住,就也被那鏡子吸進來了。」      東方青蒼倏爾勾脣一笑:「喔,那妳為何要拉我?」      小蘭花張了張嘴,「想救你」三個字哽在了喉頭。她呆呆地看著東方青蒼,嘴巴動了又動,覺得自己不能將那幾個字說出去。她是天界的花靈,他是魔界的魔尊,他們是宿命的敵人,但她卻下意識地想救他……      簡直不像話。      最後小蘭花移開目光,指了指四方星辰,生硬地岔開了話題:「那個……說來,我們不是被吸進鏡子裡了嗎,這裡為什麼會是這個樣……」不等她將話說完,東方青蒼忽然一抬手,用食指挑起了小蘭花的下巴,迫使她仰頭看他。      小蘭花盯著東方青蒼,有些驚恐有些詫然,心底還迅速滾出了許許多多不明不白的羞赧,讓她漲紅了臉,身體僵硬。耳中似乎有轟鳴,但是東方青蒼的聲音還是那麼清楚地鑽了進來:「小蘭花,妳對我這般生死相隨……」他的臉湊近,呼吸像柔軟的毛筆一般在她臉頰上掃過。      小蘭花完全驚愕得忘了動作,只聽東方青蒼的聲音猶如魔咒一般在她耳邊響起:「小蘭花,妳莫不是已經深深地愛慕於我了吧?妳真是,讓我好感動。」他的脣從她耳邊慢慢滑向脣畔,比常人要高的體溫使他的氣息更加灼熱。光是這些呼吸,便足以在小蘭花臉上畫出一陣陣的戰慄感。      「等、等……等等!」      就在東方青蒼的脣眼看著要貼上小蘭花的嘴脣之時,小蘭花忽然動了。她伸手推開了東方青蒼,一張臉雖然還是通紅,但是目光清明:「你、你是東方青蒼?」      東方青蒼被小蘭花用手臂格擋住,輕笑著看她:「我不是嗎?」      「你叫我小蘭花……」      「不對嗎?」      「你也沒有狂妄自大地自稱本座了。你只有在人前裝模作樣的時候才會這樣。可現在沒有別人。」      「哦,竟是這樣。」      「你還對我這樣笑……你平時,只會在嫌棄我或者要算計我的時候才對我笑。」      「東方青蒼」一撇嘴,目光顯得有些同情:「竟然這麼對妳嗎?」      「你最討厭撇嘴……」      零零散散地說完這些,小蘭花恍然發現,原來,在不知不覺當中,她對東方青蒼的瞭解已經這麼多了。      她一邊說話,一邊觀察面前的「東方青蒼」。他的眼珠子還是紅色的,但顏色卻比平時更加暗;他臉色有幾分不正常的蒼白,而他的嘴脣,隱隱泛著烏青。      「你不是東方青蒼。」小蘭花一邊說一邊想往後退,然而「東方青蒼」出手如電,攬住她的腰,宛如鋼鐵一般,讓她絲毫也掙脫不了。      他咧嘴笑了起來,一口尖利的牙齒全部露了出來。東方青蒼明明只有犬齒鋒利得異於常人,但是這個人滿嘴的獠牙,令人望而生寒。      便是這樣一張嘴,剛才差點咬到她嘴上。      小蘭花一陣後怕。      只聽面前的人笑道:「妳倒是聰明。我確實不是東方青蒼,不過這樣說也不對,因為我也是東方青蒼,我是他的一部分。」      「你、你是他的哪一部分?」小蘭花抖著嗓音問。      男子聞言皺眉頭:「妳這話聽起來有點奇怪。」      小蘭花無言。      男子接著道:「我可以回答妳,不過妳得先求我。」      聽了這句話,小蘭花就有點相信這人是東方青蒼的一部分了。因為他和東方青蒼是一模一樣地惡劣……      小蘭花不回答,可並沒有影響到男子自說自話的興致。他仰頭望著星空,組織了一下語言,道:「此事說來話長。我本是東方青蒼身體裡的一股氣,從上古之時起便一直藏在他的身體中。只是從前我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直到他敗於赤地女子,被諸天神佛斬殺之後,他不滅的神識飄散於天地之間,我大概便是在那時,慢慢有了意識的。」他挑眉看向小蘭花:「妳知道在這數不清的時間裡,東方青蒼是在什麼地方,看著什麼樣的景色嗎?」      男子一揮手,指著浩渺星辰:「妳看,就是這樣。」他也不管小蘭花願不願意,拉著她就開始在空中旋轉,忽快忽慢,穿梭在星辰之間:「他每天就是這樣,妳知道為什麼嗎?」他抓住已經被轉得想要嘔吐的小蘭花道:「因為除了神識,他什麼都沒有了。也就是從那時開始,每日每夜、每時每刻,我都能在這虛無之中聽見一道聲音。這聲音非是任何語言,但我卻能感覺到他的不甘、憤怒與日漸積累起來的怨恨。他的聲音讓我愉悅,我陪著他走過了這虛無之中的日日夜夜。我日漸長大,終於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他看著小蘭花:「妳看,我現在與東方青蒼,是不是一模一樣。」      「你……」小蘭花盯著面前的人,戰戰兢兢地吐出了幾個字。「你是東方青蒼的……怨靈……」      「怨靈?」男子摸著下巴想了一會兒,倏爾笑開。「既然妳如此說,那麼妳便當我是他的怨靈好了。」      小蘭花看著他的牙,忍不住發抖。      聽這怨靈方才的言論,他是生於東方青蒼體內的怨氣,隨著東方青蒼千萬年在虛無之中的飄蕩,慢慢成長起來的。可想而知,在東方青蒼神識飄蕩的日子裡,他對自己敗於赤地女子一手之事有多麼不甘與痛恨。      生於怨氣,成於憎惡。可以說這個「東方青蒼」應該比小蘭花所認識的那個東方青蒼更加喜怒難測、嗜殺好鬥以及……情緒外露。      「你……你抓著我幹什麼?」小蘭花抖抖索索地輕聲問,就怕聲音稍微大一點就激怒了怨靈。「我就是一個蘭花仙靈,還是被催生出來的。連我現在用著的這個身體都是土捏的,你吃了我……會不消化的。」      怨靈突然用力,不顧小蘭花的掙扎,將她緊緊抱在了懷裡:「小蘭花,妳說話可真讓人傷心,妳為何會覺得我是要吃妳呢?」      小蘭花從怨靈懷抱裡艱難地擠出腦袋:「不、不然是想勒、勒死我嗎?」      怨靈失笑:「妳為了救『我』,不惜以身犯險,妳可知,東方青蒼此生,從沒有人為他做過這樣的事情。」他愛憐地撫摸著她背後的長髮:「我是想好好疼惜妳呀。」      小蘭花聽呆了。      感覺到小蘭花身體的僵硬,怨靈動作更加輕柔,他甚至微微彎下身,把嘴巴湊在小蘭花耳邊道:「瞧把妳嚇得。妳跟東方青蒼一路走來,一定沒少被他折磨吧?不過沒關係,待我取代了東方青蒼,我便好好地疼妳、愛護妳。」      他的指甲鋒利,此時卻是用指腹輕柔地撫摸著小蘭花的臉頰:「妳說好是不好?」      小蘭花愣了許久,終於抓住了重點:「你想要……取代東方青蒼?」      怨靈一笑,將小蘭花拉開了一點距離,刮了刮她的鼻子:「著實是個小機靈,真討人喜歡。」      看著這張臉,聽著這樣的話,小蘭花還是適應不過來。東方青蒼向來只會罵她蠢笨,什麼時候誇過她機靈?小蘭花道:「可你……可你,你根本就不是東方青蒼,你只是他分出來的……」      怨靈眼中暗紅的光微微一閃,小蘭花腕上一直安安靜靜的骨蘭忽然就動了!      骨蘭瞬間分出數十個尖銳的枝椏,箭一般扎向怨靈的心房。但每一根枝椏尖端在抵達怨靈身前一寸時,都如同被一股力量擋住了一樣,刺穿不透。      怨靈目光一轉,落在了小蘭花手腕上的骨蘭上面。      「隨殺氣而動的寶貝啊。」怨靈一笑。「是東方青蒼送妳的?」      這一笑間,殺氣全退,骨蘭縮了回去。      小蘭花不敢搭腔,怨靈權當她默認:「倒是稀奇,東方青蒼會送女人東西。」他一瞇眼睛:「他身體裡,竟然還有情慾……」      「什、什麼意思?」      「東方青蒼對上古一戰敗北之事執念甚深,魔界之人復活魔尊之時,他的神識只帶走了這縷執念,而將他身體裡本來也就不多的情慾、權慾都拋在了這虛空之中,當然也包括我。我收納了他的情慾和權慾,才成就了如今妳所看見的我。我費盡法力,趁著東方青蒼復活之初,在外與人爭鬥之際,將虛空中的一個角落凝成碎片,在孔雀妖墜落之際,掉進了他的衣裳裡。」怨靈笑道:「所以,即便我是從東方青蒼身體裡分割出來的一部分,但我現在卻比他更加完整。他是魔尊,卻只依靠一股執念支撐那具天地至尊的身體,怎麼可能?」      小蘭花愣愣地看著怨靈:「是你……給他下的咒嗎?」      「對呀。」怨靈輕笑。「他拋棄得太多,已經不是真正的東方青蒼了。我接納了他所有的欲望和情緒,所以,如今若要論誰才是真正的東方青蒼,我才是。我取代他,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你要取代他……做什麼?」      怨靈聞言,笑咪咪地看著小蘭花:「掌握生與殺的權力,享受至高的叩拜,然後,做盡天下快樂事。小蘭花,妳如此愛慕東方青蒼,然而他無情無慾,成全不了妳,不如讓我來……」      話音未落,斜刺裡忽然砍來一道殺氣。      怨靈立即連退數步,和來人拉開距離。      烈焰長劍劃破星空,橫在小蘭花身前。小蘭花抬頭一看,黑色背影、銀色長髮、挺直的背脊……他沒有回頭,甚至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給小蘭花,只是擋在她面前,對怨靈冷笑一聲:「取代本座,憑你?」      寥寥幾字,小蘭花方才被怨靈說得忐忑不安的心,瞬間就落了下來。      那與東方青蒼長得一模一樣的怨靈在那頭笑:「東方青蒼,我想見你已經許久了。」他看著東方青蒼的眼神瘋狂又癡迷。      小蘭花默默拽了拽東方青蒼的袍角:「被人覬覦身體時,別人就會拿這個眼神兒瞅你,你感受一下這股子瘋狂勁兒……」      東方青蒼此時方回過頭,冷冷地瞥了小蘭花一眼。      接收到這個眼神,小蘭花瞬間就舒坦了。      對嘛!這才是東方青蒼看她的眼神嘛!剛才被怨靈那陰陽怪氣的目光搞得渾身難受的心情瞬間就被這冷冷一瞥打破了。      小蘭花老實了下來,乖乖退到東方青蒼背後。      「東方青蒼,你一直耽於上古舊事,好不容易復活,卻還想著把赤地女子折騰出來重新與你一戰。如此好鬥、目光短淺,我都替你著急。你這般不珍惜自己的力量與身體,不如交予我。」      東方青蒼輕輕一哂,目光諷刺:「不過是被本座拋下的廢物,也敢如此叫囂。」烈焰長劍火光大盛,比漫天星辰更加耀眼。      「這世上不需要第二個東方青蒼。」言罷,他攜劍而上,砍向怨靈。      怨靈倒也不怕,露出一嘴鋒利的牙齒,笑得聲音尖厲:「你拋下了情慾、權慾,卻未曾拋下這份自負呢!你現在還敢與我一戰嗎?」說著,怨靈身影一閃,躲過東方青蒼砍來的長劍。      他立在東方青蒼三步之外,只待東方青蒼再一揮手便能將他斬於劍下。但是東方青蒼卻突然停住腳步,抬手捂住了左邊胸膛,心臟的位置。      小蘭花定睛一看,驚愕地發現,不知什麼時候起,怨靈手裡竟然捏了一個心臟。      再仔細看去,那心臟卻又不是完整的模樣,只有一半……      「心主情,東方青蒼,你拋卻了欲望,便是拋下了半顆心。你半顆心都在我手中呢,你還能做什麼?乖乖將身體交給我吧。」      小蘭花大驚,難怪怨靈能給東方青蒼下咒,也難怪東方青蒼能痛成那副德行,原來……      她心中焦急,死死地盯著東方青蒼,卻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便在她與怨靈都以為東方青蒼再也直不起身子來的時候,他突然發出一聲嗤笑:「區區半顆心……」他的聲音裡仿似壓抑了極大的疼痛。「便想控制本座?」      怨靈一愣,小蘭花像是猜到了他要做什麼一樣,睜大了眼,一聲「不要」還沒出口,便見東方青蒼手中已握住了一團鮮血淋漓的血肉。      小蘭花大駭。      怨靈亦是驚詫難言。      東方青蒼毫不在乎地甩掉手上滿是鮮血的心臟,一張蒼白的臉上面無表情:「若不是一直找不到咒術的根源,本座豈會容你在本座身上施咒如此之久。」他鮮血淋漓的右手握住長劍,像是感覺不到心口還在流血一樣,對著怨靈一笑,宛如地獄厲鬼:「有本事,你現在便來取本座的身體。」      小蘭花覺得,比起怨靈,果然東方青蒼才是這世上最凶狠的存在。      那可是……大爺你自己的心啊!

作者資料

九鷺非香

當紅人氣作家,擅於將千種人性、萬般情愛融於獨屬於她的玄幻江湖中。其筆下人物鮮活多彩,情節出人意料,每部作品都透露出非一般的活力與灑脫,深受讀者喜愛。

基本資料

作者:九鷺非香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2-06-20 ISBN:9786263169388 城邦書號:SPB7F000313 規格:膠裝 / 單色 / 31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