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師父心塞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師父心塞

  • 作者:九鷺非香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22-04-12
  • 定價:340元
  • 優惠價:79折 269元
  • 書虫VIP價:269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55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2線上國際書展/重量級新書

內容簡介

就讓這本書來教教你,什麼叫做尊★師★重★道! 沉浸式體驗無與倫比的甜虐式仙俠經典! PS. 僅供參考請小心求證,若被師父教育,本書不負任何相關責任 .仙俠言情小說代表作家,晉江文學網超人氣連載作品! .格差戀愛大手九鷺非香,唯一師徒短篇力作! .已確定改編為電視劇,2022年即將開拍! 在仙魔不兩立的神州大陸上,常人修仙,而墮仙修魔。 為了持心向正,修行之人都會選擇拜師學藝,習得道法。 然而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就連師父自己也無法保證,你會修成什麼模樣…… 六對身分、目的,以及結局各異的師徒相遇、相知或相愛、相離, 儘管他們經歷了不同的風花雪月,但一切都只為明瞭—— 「原來師父教導的並不只有道,還有愛。」 原創言情界最會寫師徒的 九鷺非香 用六則師徒,道盡世間愛恨嗔癡 師父心塞|師父有病|師父年邁 師父來戰|師父有毒|師父年少 ◆實體書收錄未曾公開於網路之篇章 《師父有毒》、《師父年少》

目錄

師父心塞 師父有病 師父年邁 師父來戰 師父有毒 師父年少

內文試閱

  楔子      我是一個女仙人。      江湖上說,我是千百年來,唯一一個修成了仙的女真人,他們把我傳成了傳說,在傳說裡,我能一招斬殺數千妖魔而毫髮無損,我能以一己之力馴服殘暴凶獸並化為坐騎,我能獨守空靈山巔鎮壓天下邪氣源頭。      這些傳說都是實打實的真事,我就是這麼厲害,直到……      我收了三個徒弟。      一個比一個……      令人心塞。      第一章      在我活得已懶得數年紀的時候,我最後一個師弟駕鶴西去了,我給他送了靈,回頭一望,空靈派山門前跪了九千階的弟子,這裡邊連師弟的徒弟都已去世不少,十個人裡面,有九個人都該叫我太師祖奶奶了。      在那一天,我決定收一個徒弟來拯救我被稱呼得蒼老的心靈。      於是我收了我的大徒弟。      當初,為我收徒一事,小輩們前前後後地忙活,意圖讓我在三萬弟子中選到根骨最佳的一隻,以便將其培養成下一個成仙之人,光耀空靈門楣。      但任何人包括我自己都沒想到,我會在一個妖怪巢裡掏到我的大徒弟。      適時他被大鳥妖捉進巢裡正要吃掉,而我正好嘴饞去掏妖怪的蛋,蛋沒摸著卻摸著了小孩的腿。我將他拖了出來,一眼便看中了他遠遠甩出空靈三萬弟子十條大街的靈根奇骨。      我那可叫一個欣喜若狂,一巴掌拍死了一旁嘰嘰喳喳亂叫的大鳥妖,將小孩抱到樹下,連名字也沒問,衝口就道:「你要做我的徒弟麼?」      他驚魂未定地看了眼旁邊蹬腿死的鳥妖屍體,又看了眼我:「什麼是徒弟?」      我沒收過徒弟,還真不知什麼叫徒弟,不過這種時候騙到孩子是最重要的事,我眼珠子一轉:「徒弟就是讓我給吃給穿給捧在手心裡疼的小寶貝。」      「給吃?」      「嗯,山珍海味。」      「給穿?」      「嗯,綾羅綢緞。」      「小寶貝……」      「嗯嗯,心肝小寶貝。」我伸手幫他抹乾淨了臉上的塵與土,他睜著眼睛看我,一雙黑曜石般的眼珠子裡盡是細碎的光。我是真的有點心疼了,這麼半大的孩子,又瘦又黑還差點被拖進鳥窩裡吃掉,也沒個人救救他。      我牽住他的小手,蹲下身子看他,「你做我的徒弟,以後我斷不讓人和妖欺負你,我會護你一輩子。」      他看著我,答應了。      我亢奮激動地將他帶回空靈,於空靈之巔上贈他仙劍虹霄,賜他弟子名——千古。我望他將來學有所得,能承我衣缽,流芳百世,名傳千古。      我的大弟子確不負我所望,讓他的名字響徹了神州大地,但他卻是用大逆不道、墮入魔道的方式遺臭萬年的。      其實現在想想,千古算是我收的三個徒弟裡面最是靠譜的一個,他性格沉穩,行事果斷,有經世之才而深諳韜光養晦之道,但他唯一的不好……      就是喜歡我。      這委實是讓人捶胸頓足,讓我恨不能捅死自己以謝天下的缺點啊。      其實也怪我。      我接千古回來的那年,已有八百歲高齡,千古才僅有八歲。我頂著一張二十歲的面孔活了八百年,自然是活得坦坦蕩蕩,但卻沒有顧及到千古委婉曲折的成長心理。      千古資質極好,不過二十五歲便修得不老之身,從此容貌再無變化,再後來他又學會了千變萬化之術,但從來也沒讓自己變得年輕一點,就頂著那張看起來比我稍大一點的面孔成天在我身邊晃悠。晃便晃吧,左右比我小七百九十多歲呢。      我因心理太過坦蕩,便也沒有在意,我住在空靈之巔,素日無人前來打擾,門派裡自然也沒人在意。直到事發之後,我才覺得,這小子心思實在藏得深。      若不是那日我貪杯喝多了酒,躺在酒池邊閉眼假寐,千古上來親了我一口,在我耳邊呢喃了許多遍纏綿的「師父」二字,我怕是今日也不知道千古的心思。      後來我才知道,那日的千古乃是被一思慕他許久的女弟子下了藥,他急切趕回欲淨神去毒,卻見我臉頰嫣紅地躺在酒池邊,這才忍不住了數十年來積攢的情意,上來啄了我一口。      彼時我醉酒假寐,神識卻還是能觀八方聽千面的,他這一口將我酒勁盡數啄光了去。但好在他沒有做更過火的事情,我顧及我們師徒倆的面子,也沒有當面戳破他,只繼續裝睡。      最終千古還是用他引以為傲的自制力克制住了所有情緒和衝動,踉蹌離去,我這才睜開眼睛,望著空靈山巔天外繁星兀自反省。      我其實是個很傳統的師父,還沒有開放到可以接受這種事。      按照門規,出了這樣的情況,我該廢了千古一身修為,並將他逐出師門以懲他大逆不道之罪的。      但千古是我唯一的弟子,也是我一手帶大的小孩,呵護了這麼年,誰打他一下我都是要冷了臉去訓人的,這突然之間,我哪狠得下心去廢他修為。      我思忖了一晚上,覺得還是自己教育過程中出了差錯。但現在差錯已成,硬掰估計是掰不回來了,唯有採取軟手段。      我先是閉關,命千古除非有性命攸關的大事,否則都不許來擾我。      我躲他一躲躲了五年。      出關之時,見到千古的第一面,我心中還是想念的,而他顯然比我更想念,平日裡正經嚴肅的臉上一直帶著一抹讓我感到不甚自在的微笑。眼神溫順得就像一隻等待被撫摸的大狗,他說:「師父,這五年,我用心地打理著空靈之巔。」      是啊,打理得很好。      「師父,我每日皆有用功修行,一日也不敢懈怠。」      看得出來,他修為又精進不少。      「師父……」他垂下頭,唇邊有隱隱的笑,「我一直期待您,能早日出關。」      我沉默。      他對我突如其來的閉關沒有埋怨,對我五年的不理不睬沒有感到委屈。他只是默默地做好了一切,等待著我再見他時誇他一兩句,就像小時候他練好了法術渴望我發糖一樣。      他要的不多,他知道他心裡的那些感情是不可以的。所以他隱瞞了那些情愫,只依稀透露出一些極小的期待,希望被我滿足。      但他這些小期待若被我滿足,難保他日不會有更大的期待和渴望。      我忍住了沒有誇他。      於是千古也沉默了,我看得出,對於我的冷淡,他有些受傷。但他下一瞬他又恢復了慣常的自己。      只是在接下來的日子,偶爾我會看見他的目光悄悄在我身上停留。      五年的避而不見,好像並沒有改變什麼。      他比我想像中執著。      於是我換了個法子,收了我人生中第二個徒弟。他與千古一樣,根骨奇佳,天生修仙小能手。但彼時二徒弟已經十八歲了,全然錯過了打根基的人生好時辰,我不顧千古反對,揮手給了二徒弟一百年的修為,以彌補他幼時的修行不足。      我像當年收千古一樣,在空靈山巔受萬千弟子叩拜,贈他仙劍,賜他弟子名「千止」,我不想弟子流芳百世了,只望他能知分寸明事理,行為舉止,知禮知節,知行知止。      千止的拜師禮上,我一眼也沒有看千古。      但我知道,他在我身後,形容有多沉默。      千止與千古全然不同,他性格張揚,喜動不喜靜。而千止入門之後,千古則相較之前更為沉默,兩人相處往往只有千止不停的嘮叨。      「師兄你臉是被施了法術動不了麼,入門十幾年沒看你笑過。」      「師兄,每次下山被人叫師叔祖,請問你心裡是怎麼想的啊?會不會覺得挺嘚瑟?你說我要是嘚瑟了會被人打麼?」      「師兄,我要因為嘴賤被打了,你和師父會不會幫我啊?」      我在屋內聽得笑了。然後外面就開始傳來千止哎哎痛叫:「師兄!師兄!我不嘴賤!別打……哎喲!」      千古自千止入門之後便喜歡揍他,練功練得不好要揍,說話說得討厭要揍,做事做得慢了也要揍,雖然千古每次揍人總能找到理由,但我總覺得他是挾私報復,有時候收拾千止的劍氣幾乎都打得我門晃,想來是沒吝惜著力氣。      我心裡琢磨著千古入門後大約是我揍他揍少了,所以才讓他行差踏錯,現在千止挨挨揍,說不定也挺好。      我本以為,招這麼一個活潑好動的弟子回來調節氣氛,我這一脈定能回到正常的師父教弟子學的積極修行模式上。      但我怎麼也沒想到,千止竟會比他師兄更讓人不省心……      千止修行之時心急求快,最愛練成法術後跑到空靈山下給各小輩表演。我只道千止只是有點愛臭顯擺,他生性不壞,偶爾的虛榮還能讓促進他修行法術的積極性,所以也沒有刻意制止他。      但哪知道他竟敢憑著自己入門二十多年的功力,去挑釁空靈山下縛妖池裡關壓的邪魅惡靈。      縛妖池乃是一汪黑水深潭,裡面關的是空靈小輩們平時外出時捉回來,難以馴服的妖邪。那些妖邪本就被關出了一肚子火氣,千止自己送上門,那自然是不出意外,被妖邪們拖進了池子裡……      他做出這事,雖有小輩起哄在側,但真正促使他去的,乃是他生性的自負與狂傲,他拜入我門下,我卻未令他收斂心性,反而放縱了他的氣焰,說來也是我的錯。      去救他自然是我這個師父責無旁貸的事。      可也就是這事,把先前好不容易扳正心思修道的他大師兄……徹底推向了不歸路……

作者資料

九鷺非香

當紅人氣作家,擅於將千種人性、萬般情愛融於獨屬於她的玄幻江湖中。其筆下人物鮮活多彩,情節出人意料,每部作品都透露出非一般的活力與灑脫,深受讀者喜愛。

基本資料

作者:九鷺非香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22-04-12 ISBN:9786263166752 城邦書號:SPB7F000303 規格:膠裝 / 單色 / 35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