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君子有九思套書(全2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君子有九思套書(全2冊)

  • 作者:東奔西顧
  • 出版社:春光出版
  • 出版日期:2021-10-12
  • 定價:660元
  • 優惠價:79折 521元
  • 書虫VIP價:5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4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會員日新書三本75折,買就送$50E-Coupon
  • 2021感謝祭,5折起
  • 2021聖誕月,特價5折起

內容簡介

──完整收錄4篇番外!── 他,一生狂妄,卻從未贏過她一次; 她,不須任何姿態,便能成就驚鴻一場。 «當當網99.8%超高好評率,網路連載1.6億積分! «甜系教主東奔西顧,經典撒糖作終於在台問世! «讀者大讚:「縱此生不見,平安惟願,這是陳慕白的深情;你不屑一顧的從來不是相思,而是我,這是顧九思的深情。力推。」 嘴賤悶騷‧富家闊少X高冷機智‧賭王之女 最毒的總裁,最狠的祕書,高手過招,火光四起! 他是陳氏家主的私生子,眉眼精緻,邪氣流轉, 即使身處家族內鬥,也能憑一張俐嘴使眾兄弟氣悶,當真英雄出少年。 在這人吃人的大宅院,他從來只相信自己,絕無軟肋, 直到她來到他面前──顧九思。 她曾是賭王之女,叱吒風雲的數學天才, 卻意外落入陳氏手裡,淪為家族派系鬥爭的一枚棋子, 奉家主之命接近他的三兒子──陳慕白, 從此,她成為他身邊最得力的九小姐。 那天,他的刻意為難,絲毫無損她的沉靜, 無須任何姿態,便在他心中成就驚鴻一場。 這是他們初次相識,卻又不是初次相識, 此景如相似,猶似故人歸…… 「慕少,你做這麼雞鳴狗盜的事情,不怕辱沒了你陳家三少的名聲嗎?」 「聽陳靜康說,有人曾經誇我,五行缺德,命中帶賤,是傳世臻品,珍稀之釀,珍藏級的『賤男春』。對於如此中肯的評價,我決定將此作為我的座右銘身體力行地執行到底,生命不息,奮鬥不止。」 顧九思瞬間熄了火,沉默,沉默,繼續沉默。說這話的那個人……就是她。 【讀者好評推薦】 「閨密力薦,在耳邊念叨了好久,看了之後真的覺得非常棒,感情把握得很到位,而且每一個人物之間的情感與衝突都寫的非常棒。」 「東紙哥的文都有一種溫暖直抵人心,它從不會給人絕望,在無形與有形中始終有愛意包圍著你。因為它,所以我會永遠對生活充滿熱情,因為我相信我總有一天會遇到我的小白。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半夜在被窩哭成了傻子,很心疼九思,也很佩服九思,男女主高智商,非常好看!」 「作者人物塑造豐富,畫面感鮮明,構思縝密,實在是難得一見的好文,作者太厲害了,深知我們讀者想看到男主和女主怎樣的愛情故事,文中的情節牢牢的抓住了我的心,我太喜歡這本書了,讚!」 「東紙哥的小說文筆有保障,寫出了每個人物的人物特色,敘事清楚,思路清晰,不會前後不搭或者前後矛盾,看著很有意境。真的好好看。陳慕白,這麼好的男人,慶幸他遇上了讓他暖了心的顧九思,從此軟了眉眼,暖了心尖。」 「太喜歡東紙哥了從回眸一笑開始,入坑就沒停過太喜歡了,一個人到底有不正經才寫的下這麼搞笑的段子,到底多深情才寫的下這麼細膩的文字?」 「我很羡慕顧九思那種對不在意的人能做到淡漠,視而不見,就像她說的如果她不想被傷害就沒人能傷害她。男主和女主的性格我都很喜歡,不拖泥帶水,乾淨俐落。」 「之前真是發抽這麼好看的書給棄了……文筆好有點小虐男女主討喜又相愛相殺什麼的我最喜歡了。特別是男主心機深沉又毒舌傲嬌,對女主又寵溺又深情,真是太可愛了。女主也是強大的,兩人真配。」 「東紙哥的書,從來沒有不好看的。縱此生不見,平安惟願,這是陳慕白的深情;你不屑一顧的從來不是相思,而是我,這是顧九思的深情。力推。」

內文試閱

  楔子 你回眸,暖風吹      正是陰雨綿綿的季節,連日來的陰沉天氣讓人提不起一點兒精神。在靜謐悠長的柳蔭巷裡,坐落著一座古色古香的王府花園,這便是城中陳家的老宅。據說是祖上傳下來的,經歷了上百年的風雨,現在看來依舊氣派雅致。      此刻王府門前的兩盞大紅燈籠不知何時換成了白色的,在風雨中搖曳著。不時有穿著黑色西裝的人進進出出,皆是神色肅穆,一副奔喪的模樣。      傍晚時分,一名身形挺拔的少年踏著雨水從外面回來,腳步平穩,不慌不忙,身邊還跟著個差不多年紀的少年,給他撐著傘一路小跑。      到了門前,少年忽然停了下來,黑色的雨傘下探出一張眉眼精緻的年輕臉龐,眼底邪氣流轉,左眼眼尾有一顆極淡的桃花痣,當真是風情萬種,即便年歲小也看得出是個「美人」。他抬頭看了眼掛在門口的白色帳幔,竟然陰惻惻地扯出一抹邪氣橫生的笑容來。      相比他的從容悠閒,撐著傘的少年卻急出了一頭汗。      「少爺,您就別再擺譜了,快點進去吧!」      陳慕白果然斂了笑意,立即擺出一臉惆悵和憂傷,眉頭微微皺起,這才有了奔喪該有的表情。      進了門,穿過花園便是正廳,廳裡果然坐著許多人,井然有序,倒也不見喧鬧。一群人原本還在爭論著什麼,隨著陳慕白的款款走進忽然都安靜了下來。      陳慕白掃了一圈,嘴角又挑起一抹譏笑,果然該在的、不該在的都在。      陳銘墨坐在上座,抬眸看了他一眼,簡潔地吐出一個字:「坐。」      陳家一向子嗣眾多,人多的地方是非便多。城中但凡有點身分背景的人都知道,陳家是個虎狼窩,內鬥得厲害,幾個堂兄弟之間明爭暗鬥不亦樂乎,再加上附庸陳家的幾個部下各有支持,使得這場內鬥越演越烈。若不是現任當家人陳銘墨壓著,怕是早就鬧翻了天。      陳銘墨當年憑著鐵血手腕一路殺出重圍坐上掌門人的位置,其城府之深、心計之多、手腕之狠讓他在政壇上越走越遠,身居高位。到了現在,人人都尊稱其一聲「陳老」,除了年紀和資歷擺在那裡,眾人對他更多的是敬畏,只是這畏多半大過於敬。      陳慕白於陳銘墨而言,算是中年得子,只不過陳銘墨保養得宜,倒也看不出什麼。而眾人能看出來的就是這兩年,陳老對小兒子是越來越另眼相待了。陳銘墨一向是一碗水端平,如今這明顯的「另眼相待」不知道是心頭寶還是肉中刺了。一群人摸不清猜不透,只能按兵不動,默默觀望風向。      陳慕白慢條斯理地走到留給他的空座上,剛坐定,旁邊坐在輪椅上臉色蒼白的少年便捂著口鼻,似真似假地咳嗽了幾聲,而後聲音嘶啞地道:「三少爺身上的風塵味可有些重。」      陳慕白轉頭看向陳慕昭,一臉莫名中又帶了些委屈。      「我都沒嫌你身上的藥味重,你怎麼還來嫌棄我?」      都是踏著陰謀陷阱一路被人算計著長大的,誰的演技會比誰差?你會裝病弱狀似無意,我就敢演無辜胡攪蠻纏,個個都是演技派!      陳慕昭是陳銘墨大哥家的兒子,生下來就是個藥罐子,用一副體弱多病的模樣掩蓋著蛇蠍心腸。本該是長子嫡孫,只不過當年他父親早逝,陳銘墨便搶了掌門人的位置,一坐就是幾十年。他表面上對陳銘墨恭敬有加,背地裡卻不乏有一些不滿陳銘墨做法的附庸者的支持,即便他們那一支隱隱有敗落的趨勢。      陳慕昭聽了他的話也不反駁,只是又劇烈地咳嗽起來,咳嗽間卻向對面看了一眼。      坐在對面的陳慕雲是陳銘墨的長子,其母出自董家,是陳家的當家主母。董家說是富可敵國一點兒也不過分,不管是黑道白道總會給董家三分薄面。陳慕雲有了董家撐腰,自然眼高於頂不可一世。      今天就是他母親出殯的日子。      陳慕雲眼睛通紅地站起來,聲淚俱下地道:「三弟,從你進了陳家的門,我母親就待你如己出。今天這個日子,要三請四請你才肯回來,你到底什麼意思?」      陳慕白的母親是陳銘墨在外面的女人,他進陳家的時候已經記事了。陳慕雲的母親又怎麼嚥得下這口氣?說是視如己出,深宅內院裡的事情誰又能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一個無依無靠的孩子能在深宅大院裡長大已是不可小覷,更何況陳慕白這兩年越發出色,做事手段越發狠戾毒辣,頗有陳銘墨當年的風範,陳家的一些老部下對這個少年尤為看好。不過近年來,這個少年似乎格外平靜低調,避其鋒芒,像是蟄伏在暗處的猛獸,隨時準備出擊。      這三股勢力明裡暗裡鬥,唯陳銘墨巍然不動,半晌才平靜無波地開口:「去哪兒了?」      陳慕白睜著一雙無辜的眼睛,脆生生地回答:「唐恪帶我去挑了個雛兒,說是送給我的成人禮。那個姑娘生得白白嫩嫩的,當真是漂亮……」說到這裡,他的嘴角含著一抹曖昧的笑,眼角微微上挑,在那顆桃花痣的襯托下帶著三分風流。原本容貌精緻的臉龐更加流光溢彩,然而和當下肅穆的氛圍格格不入。      眾人聽了先是目瞪口呆,緊接著便皺著眉、搖頭嘆氣地小聲議論起來。      「太太才出了事,三少爺就這麼做,簡直是……」      「大逆不道。」      「對,就是大逆不道!」      「太不像話了!」      「……」      陳慕白臉上不見悔意,笑瞇瞇地環視了一圈,最後漫不經心地把視線投到了陳銘墨的臉上。陳銘墨微微抬眼和他對視了幾秒鐘,雖神色複雜,倒也沒說什麼。      陳慕雲早已耐不住了,氣急敗壞地跳起來,指著陳慕白道:「你……你……」      陳慕白揚著下巴,略帶倔強地說:「怎麼?那姑娘是你先看上的?那我明確告訴你,就算是你先看上的,我也不能讓。」      「你閉嘴!我母親在的時候,你就從來不肯叫她一聲媽,她病著你也從來沒去看過她一眼,你就這麼盡孝道的?古語說:親有疾,藥先嘗,晝夜侍,不離床;喪三年,常悲咽;居處變,酒肉絕;喪盡禮,祭盡誠,事死者,如事生……」      陳慕雲邊念叨著邊用餘光去瞟陳銘墨。      陳慕白聽他念完,才一臉讚賞地給出結論:「背得不錯。」      陳慕雲被揭穿,面紅耳赤地做垂死掙扎。「你簡直是……簡直是……」      也許是氣急了,陳慕雲突然詞窮了。      陳慕白慢悠悠地替他往下接道:「禽、獸、不、如。」      「對!就是禽獸不如。」      陳慕白從來都不是一個在乎別人看法的人,在他看來,禽獸不如就禽獸不如,能做到禽獸不如的大概也沒幾個人了,這也算是對他的一種肯定吧。      陳慕雲喘了幾口粗氣後,才猛然反應過來提醒他的是誰,猛地轉頭看向陳慕白。他如此風輕雲淡,似乎這事兒和他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陳慕白拂了拂袖口,慢條斯理地開口:「《弟子規》大少爺打小就沒背下來過,這幾句背了不少天吧?」      「你……」      陳慕雲對陳慕昭使了個眼色,陳慕昭卻忽然咳嗽著低下頭去,看都沒看他一眼。      坐在陳慕雲身後的一個中年男人冷笑著開口:「陳家三公子果然一副伶牙俐齒。」      陳慕白抬眼對上那雙幽深凜冽的眸子,絲毫沒有懼意。「找人一顆一顆地拔下來送給董叔叔解恨可好?」      這句話剛落,所有人又是身形一僵,頭上的冷汗又多了一層,卻不敢抬手去擦。      據說,董明輝小的時候曾經被綁架過。剛開始董家不肯交贖金,後來他被綁匪拔了兩顆牙下來送到了董家,董家才老老實實地交了贖金。且不說這幫綁匪後來有多慘,就這段經歷已然成為董明輝心底永遠的痛。這麼多年沒人敢提起,現在卻被三少爺洋洋灑灑地提著小刀戳了過去,當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董明輝的眼底卻只是閃過一絲波瀾,冷笑著看向陳慕白。      陳慕白一臉天真無辜地眨巴著眼睛望著他,半晌還顫顫巍巍地問了句:「董叔叔,您臉色怎麼這麼難看,身體不舒服嗎?」      「行了。」一直沉默的陳銘墨若有所思地將視線從董明輝身上轉了一圈後,落到陳慕白的身上。「慕白,你大媽剛剛過世,你就這麼放肆,滾出去把《孝經》抄十遍!」      陳慕雲顯然沒有認清形勢。「爸,他做出這麼大逆不道的事情,抄十遍《孝經》就沒事了?您也太偏心了吧?」      陳慕白話鋒一轉,抬起頭來時臉上都是悔意。「父親說得是,既然我做錯了事就要面對,我去美國面壁思過,今天就走。」說完轉身去開門,一件行李都沒帶,似乎只是出去一下,很快回來。      屋內的人又是一愣。這到底是什麼情況?這麼敏感的時期,正是瓜分江山的關鍵時刻,陳慕白就這麼走了?一場鬧劇就此收尾,眾人多多少少有些摸不著頭腦,不知道這位三少爺葫蘆裡賣什麼藥。      等屋內已經退得沒有其他人了,陳銘墨才遲疑著開口:「我們是不是……都著了這小子的道了?」      身旁站著的中年男人開口寬慰道:「您想多了。」      陳銘墨看著門外的風雨若有所思。「我怎麼覺得是我想少了什麼呢……」      此刻,陳簇正站在王府花園外的高牆邊,沒撐傘,衣服上沾了一層薄薄的雨水。等看到門邊閃出兩道身影時,他才笑著揚著聲音叫了句:「慕白!」      陳簇是陳銘墨的二兒子,當年從陳家淨身出戶,深宅大院裡的鉤心鬥角便與他再沒了關係,只除了他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      陳慕白的臉上不見剛才的無辜與天真,眉宇間俱是陰鬱,扯著嘴角笑了一下也沒能驅散。「二哥。」      陳簇、陳慕白兄弟倆靠在牆根上,仰著脖子看著灰濛濛的天。半晌,陳簇才開口,一開口便滿是擔憂:「怎麼鬧了那麼大的動靜?」      陳慕白瞇著眼睛。「不鬧大點,怎麼脫身?」      陳簇有些不放心。「他們沒為難你吧?」      陳慕白不知從哪兒拔了棵草叼在嘴裡,一臉不屑。「陳家主母一死,董家便慌了,妄想和陳慕昭合作先把我拉下馬,也不看看陳慕雲擔不擔得起來。董明輝還以為陳銘墨是忌憚董家,他哪裡知道陳銘墨最恨外人插手陳家的事。」      「董家以為當年幫著陳銘墨上位就能控制陳家?陳銘墨又哪裡是會受制於人的?這些年,他對董明輝頗多容忍,看似是看重陳慕雲,其實是一直在等他妹妹死,她一死,陳銘墨第一個對付的就是董家!」      「更何況陳慕昭自己就是條毒蛇,不主動咬人就不錯了,哪裡肯為他人做嫁衣?不過陳慕昭倒是聰明,知道知難而退。」      陳簇離開陳家許久,對陳家那些紛爭沒有半點興趣,他只關心眼前的人。      「那個人……還是護著你的,換了別人鬧了這麼一齣,他早就動家法了。」      陳慕白精緻的眉目在煙雨中帶著溼氣,眼尾處那顆桃花痣更加奪目。雨滴正好落進眼睛裡,他眼底一痛,猛地閉上眼睛,緩緩地開口:「我?陳銘墨這麼自私的人怎麼會對別人好?他不過是拿我來制衡董家和陳慕昭罷了。我們越是鬥得厲害,他越是坐得穩,我偏偏不讓他如意。我一走,陳慕雲和陳慕昭勢必會鬥得更厲害,坐收漁翁之利的事不是只有陳銘墨會做。」      陳簇看了他半天才緩緩地開口:      「小白,其實,你走了不要再回來,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兩兄弟情深意長地對視了半天,剛才的翩翩佳公子瞬間炸毛。      「我說了多少遍了,不許叫我小白!」      「呃……」陳簇愣了愣,眨了眨眼睛,「不好意思,我又忘了……」      天都快黑透了,兩兄弟才分別。陳慕白踏著滿地的雨水依舊走得不慌不忙,嘴角噙了抹意味不明的笑。      不回來?那我當初又何必進陳家的門?不回來我又怎麼對得起我自己?

延伸內容

【編輯推薦】
     沒有人不期盼一場刻骨銘心、暖入心脾的愛情,偏生女主角顧九思不是如此。      她聰穎過人,頗富野心,年紀輕輕便展露頭角,準備開創自己的未來;她有大好前程,卻因親人的羈絆,甘願賠上大好韶光,在危機四伏的陳家小心翼翼成為一顆不引人注目卻也絕不失手的棋子。      另一頭,對於陳家的小兒子陳慕白來說,親情不過是個笑話。自幼喪母的他無依無靠,須提防同父異母的兄弟間的算計,更要慎防父親對他的打壓。在陳家這個虎狼窩,他不聲張,靠著精湛的演技與手腕,竟在他父親的眼皮子底下幹起了自己的大事業。      強強相遇,火光四起。祕書與總裁的設定本該浪漫無邊,諜對諜又機關算盡的兩人卻只能教觀者扶額嘆息。還好,愛情總有辦法消融彼此的武裝,治好過往的傷。      待春風吹起,一雙雪人,終於化作兩份情癡。

作者資料

東奔西顧

歡萌暖甜系青春作家,天然呆、自然萌。其作品文筆活潑輕快,內容笑點多多,溫暖甜蜜的創作風格獲得了眾多讀者的喜歡,被讀者親切地稱呼為「東紙哥」。 相關著作:《君子有九思(上)》《君子有九思(下)》

基本資料

作者:東奔西顧 出版社:春光出版 書系:奇幻愛情 出版日期:2021-10-12 ISBN:9789865543549 城邦書號:OF0071S 規格:膠裝 / 單色 / 7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