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歐美推理小說
殺人現場直播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1學習月5折起
  • 2121 VIP感恩月/VIP私藏包5折起,一本升級

內容簡介

全美900,000讀者熱切期待的《人體標本師》系列續集! 犯罪心理側寫專家+FBI重案探員 挑戰更狡詐、更危險的連環殺手 ★亞馬遜網路書店暢銷榜作家榜冠軍! ★系列作品美國累積銷售量突破百萬冊! 她體內的氧氣逐漸減少,影片秒數和觀看人次則不斷增加; 這不是恐怖電影、也不是惡作劇,是一場來自殺人現場的真實直播…… 不久前偵破「人體標本師」連環凶案的犯罪心理學專家柔伊‧班特利接獲德州警方求助,他們收到一支匿名提供的影片,內容赫然是一位少女在不知名地點慘遭活埋、逐漸窒息的過程。柔伊和搭檔探員塔圖姆相信,這並非單純的惡作劇或恐怖特效,而是真的有一個身分和意圖都神祕莫測的殺手,在影片中的失蹤少女離家門只有幾步之遙時將她綁架,為她挖掘了專屬的墓穴、架設直播鏡頭,向整個網路世界展示她被一把又一把的沙土淹沒、驚恐而絕望地死去。 下一名受害者同樣在返家途中離奇消失,依然潛藏在暗處的凶手也越來越沉溺於殺人影片為他帶來的關注,柔伊和她的調查團隊努力在荒野中尋找凶手新選擇的作案地點,但願能阻止他用更聳動、更吸引流量的方式在鏡頭前奪走受害者的生命。 然而,柔伊的心中同時也牽掛著遠方的家,因為與她二度交手後再次逃脫的殺人魔格洛弗,又寄來了更大膽的恐嚇──柔伊的妹妹安德芮亞與他本人的一張合照。當安德芮亞遇襲的消息傳來,焦急的柔伊苦思著如何迎戰分別來自現今與過去的邪惡殺手,卻沒有發現自己正在走進下一段活埋直播的現場…… ┤讀者迴響├ 「作者對凶手與作案手法的細節描述很寫實,我不知不覺和柔伊一起分析線索、辨識嫌疑犯的身分、設法破案。這部作品關於凶嫌的劇情和細節,我認為值得五顆星評價。」──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Dee Arr 「這本書是天才之作,一路布下疑陣,在最後安排出色的劇情翻轉,整本書讀來刺激又迷人。」──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Stacey mann 「結局不但令人滿意,更暗示了柔伊與塔圖姆這對搭檔接下來還有更多故事。太棒了!」──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Dianne ┤系列好評├ 「很少有驚悚小說嚇得到我,畢竟我就是靠讀這類書為生的。但是《人體標本師》的每個轉折都讓我意外……。麥克‧歐默以警務調查、恐怖場景和心理懸疑創造出獨具一格的混搭。它是一塊出人意料的瑰寶,即使是閱讀量豐富的懸疑推理類型讀者也肯定會又驚又怕。我原本以為自己早就參透了謎底,最後卻不敢置信地對著這本書發出驚呼。在翻開本書以前,你得有足夠的時間和安全的閱讀地點,好確保你能一口氣看個過癮。」──亞馬遜網路書店編輯推薦 「這是我第一次進入麥克‧歐默筆下的世界,也絕對是一趟難忘的旅程。在這部顛覆類型傳統的連環殺手小說裡,歐默從頭到尾都讓人不停好奇猜想。讀者期待看到新的懸疑驚悚手法,也想要有足夠的線索進行推理,歐默高明地同時做到這兩點,成功勾起我的興趣,讓我一章接一章欲罷不能。」──Goodreads讀者Matt   「故事中現在與過去的兩樁案件發生了必然的交會,卻創造出非常意外的結果與轉折。我個人相信這就是我如此喜愛這本書的原因。就在我以為它要變得跟我已經讀過二十次的其他平庸作品一模一樣時,它就出乎我意料地轉了一個截然不同的方向。」──Goodreads讀者Joey R.   「我很高興我發現了這位作者。如果你喜歡關於追捕連環殺手的故事,這本書正適合你。人物具有深度,對話寫得合理自然,故事非常流暢,節奏恰到好處。」──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Q   「這個精采的故事從開頭就迷住了我。麥克‧歐默寫出了一部聰明而緊湊的驚悚小說……角色塑造得非常棒,我特別喜歡書中針對柔伊的描寫。」──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Todd Simpson

內文試閱

  柔伊看著碎石路和周圍的環境,試圖描繪那個夜晚,沒有路燈的情況下幾乎是一片漆黑,妮可朋友開的車把她送到家,她揮手告別,他們的車開走,將她留在黑暗之中。她可能很快就走到門口,將她擄走的男人就躲在院子裡的灌木叢中―她幾乎百分之百確定這一點,那是最有可能的藏身之處,他不可能臨時埋伏在那裡,這早就計劃好了。      「我取得位置了!」塔圖姆激動的聲音使她從幻想中驚跳起來,他指著手機強調這句話。福斯特一下子就站到他旁邊,柔伊急忙加入他們的行列。      「在哪?」福斯特問,上氣不接下氣。      「溢洪道,」塔圖姆說,在手機螢幕上指著地圖。「這是大概位置,前後五百英尺以內。」他切換到衛星影像,他們等待了幾秒鐘,因為手機的網速很慢,需要等待影像下載,那裡大部分區域都覆蓋著仙人掌、灌木和樹木。      福斯特看著手機螢幕。「照這樣看來,也可能是沙利瑪路。」      「不太可能,」柔伊插話。「這裡離農場太近了。」她指出農場的位置。      「從這裡沿著溢洪道五百英尺嗎?」福斯特用手指沿著衛星影像指示。「不可能是道路北邊―林葉太茂密了,他把她埋在一塊空曠的土地,想必在這附近。」他指著地圖上的一小片區域,直徑約五十英尺。      「我認為你的判斷是對的,」塔圖姆表示同意。      「我現在就派巡邏隊過去,如果她在那裡,我們會找到她。」      「不要,等等!」柔伊脫口而出。「你必須找犯罪現場鑑識技術員跟你過去,才能處理這塊區域。」      「妳在開玩笑吧。」福斯特難以置信地看了她一眼。「那個女孩現在可能正在那個箱子裡悶死,沒有時間―」      「如果她在那裡,她已經死掉三天了,」柔伊果斷地說。「匆忙把屍體移出,只會破壞我們之後追捕這個人的努力,無論這是誰幹的。」      福斯特看了一眼房子,彷彿擔心妮可的母親正在聽他們討論。「妳又不知道。」他壓低聲線嘶聲說。      「我知道,我們的分析師最多給麥迪納三十六小時。」      「這只是猜測。」      「這事實上叫做運算。」      福斯特吐了一口氣,搖搖頭。「我要盡快把這女孩挖出來。」他大步離開。      「我們打電話給警督,」柔伊急急對塔圖姆說。「我們需要他們保存犯罪現場。」      塔圖姆看了她一眼,皺著眉頭。「這不是我們的案子,」他提醒她。「我們只是來這裡提供建議,而且我們絕對不想得罪警探。」      「但是他們可能會開著巡邏車或重型機具強襲那座墓穴的所在地,並且踐踏每一絲我們日後可能用得上的證據。」      「這不是我們能做的決定。」      *      由於塔圖姆在某處轉錯彎,到溢洪道的車程花了三十分鐘,他們一到達,輕易就可以看見警察已經找到確切位置―那裡已經停妥兩輛巡邏車。他們一看見他們,柔伊便從他身旁發出哀吟,有四名警官正在賣力挖掘,其中三人用鏟子挖;另一人正在徒手挖掘,從坑裡剷出一把把泥土。      塔圖姆從道路轉向,車胎在礫石上刮擦,他打開車門,半跑著朝向四名警官前去,他接近時,其中一名警官轉身面對他,可能正要告訴他別靠近。      「聯邦調查局葛雷探員,」塔圖姆說著,亮出他的徽章。「我只是來這裡幫忙的。」      警官似乎困惑了一下,然後聳聳肩,回頭處理那愈來愈大的坑洞。這些人近乎瘋狂地快速挖掘,塔圖姆感受到他們的激動,他提醒自己柔伊的判斷可能是正確的,如果那個女孩就在這片沙地下,她早就死了,他唯一的希望是她根本不在那裡,而影片是偽造的,或者將她活埋並暫停拍攝影片後,那個男人又再次將她挖了出來,還有為什麼要暫停拍攝影片?他所能想到的唯一原因是那個男人想要掩飾些什麼。      在他想通之前,塔圖姆位在一個坑洞裡,站在其中一名警官身旁,用手鏟著泥土。這裡很容易挖掘;土壤並不結實,從影片中那個人將泥土撒入墓穴以來,這幾天還不夠時間硬化。      他將幾把土從坑洞裡扔出,試圖回想這座墓穴有多深,他們需要挖多深?大約三或四英尺,不會再更深,以他們的挖掘步調來看,十分鐘以內就可以挖到。      其中一個男人痛得哭了出來,他們都停止挖掘,那人舀出泥土時,一把鏟子擊中他的手。      「小心一點,拉米雷斯!」這個男人怒氣沖沖地對他旁邊的警官說。      「不好意思!」拉米雷斯道歉,往側面移開一步。      「差點把我的手指砍斷了,」受傷的警官抱怨道,但他又開始鏟沙,不理會手掌上鮮紅的血跡。      幾分鐘後另一輛車出現,塔圖姆抬起雙眼,看到福斯特警探拿著好幾把鏟子下車,他匆忙走到墓穴前,稍稍停頓,看見塔圖姆在墓穴中,然後他簡略點頭示意一下,便把鏟子遞給他。      沒多久,一把鏟子擊中木頭,發出一聲巨響。      「我敲到了!」拉米雷斯大喊。「就在這裡。」      塔圖姆挖得更快,感覺到一陣騷動,身旁的人也一樣開始瘋狂挖掘,很快地,他可以看見木頭浮現──是未拋光的木板,泛白而骯髒。他發現鏟子成為沉重的負擔,因為鏟子不斷敲在木板上,他將鏟子從坑洞中扔出去,然後又開始徒手挖開泥土,其他所有警官也如法炮製。      用手鏟起、站直、扔出去、蹲下、用手鏟起、站直、扔出去……塔圖姆揣想他的背等等會痛得要命。      「好了!」福斯特大喊。「可以了,大家都從坑裡出來吧。」      現在幾乎可以看見箱子的上蓋,只有幾處還覆蓋著小堆沙土,阻止他們掀開上蓋的唯一理由是目前上面站著四個人。塔圖姆爬出坑洞,其餘人跟著爬出。其中一名高大禿頭又寬肩的警官,屈身進入坑洞中,抓住箱子上蓋的邊緣,用力一下,上蓋依然文風不動,沙子的重量壓得箱蓋依舊緊閉,但那人發出一陣咕噥,突然間咯吱一聲,上蓋掀開了。      一股氣味襲擊而來,對塔圖姆而言這昭然若揭。他周圍的人發出呻吟,其中一人跑進灌木叢嘔吐,塔圖姆往棺材裡瞄了一眼,看著變色腫脹的屍體。      妮可.麥迪納終究還是躺在裡面,而且早已死亡。      *      柔伊這輩子一直被人家說她神經大條、不懂圓融行事,不過,當塔圖姆自到達墓穴地點以來首度轉頭看著她時,她知道這時候最好是別多說話。他的西裝通常平整無瑕,現在布滿灰塵,汙跡斑斑,布料皺起,白襯衫的一顆鈕扣開了,他的頭髮亂蓬蓬的,臉上的表情既疲累又悲傷。在那一刻,她有種想擁抱他的衝動。      他走向她。「她至少已經死了兩天。」      柔伊簡短地對著他點點頭。幾碼遠處,福斯特警探控制現場,叫這些人離開墓穴,去犯罪現場周圍設立邊界,因為當然了:如今這裡已成為謀殺案的現場。      她走近墓穴凝視著內部,仔細查看屍體,麥迪納的衣著完整,想必還穿著她在派對上的衣服。柔伊在心裡記下,要與她的朋友們確認這確實是她當時穿的衣服。她的襯衫凌亂但完好無缺,雙眼緊閉,也許幸好她在完全耗盡空氣之前早已失去知覺,她的靜脈和動脈都變色且暗沉,在蒼白的皮膚上縱橫交錯。一隻蒼蠅降落在她臉上,但這是第一隻,沒有昆蟲在屍體周圍爬行,也許是因為埋得太深,或者土壤太乾,沒有昆蟲得以生存。      有一個小型裝置嵌在箱內,位置就在屍體的頭部旁邊,是一台攝影機。柔伊蹲下好更仔細查看,有一小束電線從箱上的一個洞中鑽出,她檢查那個鑽出來的洞,側面不平整,兩個剖面的電線部分都裸露出來,她想知道電線的尾端從哪裡穿出地面。      她皺眉,重新審視箱子和屍體,這個箱子比屍體高一些,且顯然寬了很多,也許這是標準尺寸―她必須確認一下,但是她有種直覺,那就是箱子的空間比他所需的還要大。      凶手在建造箱子時是否已經設想到妮可的身材,還是他打造了可以容納任何隨機受害者的箱子?      「探員,妳介意在這裡簽個名嗎?」福斯特站在她身邊,遞給她一塊書寫板和一支筆。      她看了一眼,是犯罪現場紀錄簿。「當然。」她從他手中拔出筆,並在塔圖姆的名字下方潦草簽下自己的名字。「我不是探員,福斯特警探,我是民間顧問。」      福斯特不專心地點點頭,這兩者的區別離他的思緒很遠,他凝視著墓穴,「什麼樣的怪物會做出這種事?」      「他不是怪物,」柔伊不假思索地說道。福斯特瞇起雙眼,她補充,「跟你交手的是一個人,不是怪物,他可以被研究和理解,可以抓得到。」      「妳認為還會有更多案件嗎?這是連環殺手嗎?」      她思索一下。「我認為最好是等我們掌握犯罪現場的詳盡報告之後再談。」      福斯特抬頭看著天空,落日正在西下。「明天就會拿到,我們會挑燈夜戰,但我想我們會在早上再對現場進行一次肅清。」他的手機響了,他走開去接聽電話。      一名警官因為參與挖掘,制服上滿是塵土,纏在一起的犯罪現場封鎖線圍繞著墓穴周遭的矮灌木叢。柔伊走開,掃視她周圍的區域,一堵樹牆遮擋了馬路上看往墓穴的視線,樹枝扭曲而布滿棘刺,覆蓋著蕁麻類的植物,樹木間生長的仙人掌提供了額外的掩蔽,仙人掌厚實的綠臂營造出一堵幾乎無法穿透的牆。馬路本身是一條漫長而狹窄的路段,幾乎沒有往來車輛,舉目所見的一切都是由米色、灰色或覆蓋塵土的綠色所構成,感覺就像一條沒有盡頭的死路。      這是掩埋屍體的理想地點,或者以這個案件來說,是活埋受害者的的理想場地。      她轉身回望,仙人掌和樹木的樹牆上有一道約六英尺寬的開口,兩輛巡邏車停在其中,一台接著一台。柔伊嘆了口氣,顯然這是凶手曾駕駛自己的車輛通過的道路,他們可能已經把留下的輪胎痕跡抹得一乾二淨了。她走到這條狹窄的小路,皺著眉頭蹲下。      「這是什麼?」塔圖姆在她身後問。      「這裡本來也有生長植物。」她指著從地面伸出的樹枝。「有人修剪過樹木了。」      「妳認為是凶手幹的?」      她站起身。「有可能,看看這小徑,是直接通往墓穴地點的吧?他已經準備好車道了。」      「他事先已經計畫好墓穴的地點。」塔圖姆說,一秒鐘後他補充道,「他甚至可能在綁架受害者之前就挖好墓穴了。」      「但為什麼是在這裡?」柔伊問。「我們現在身處沙漠之中,大概有一百萬個地方可以活埋人,為什麼要選擇一個他得大費周章才能準備周全的地點?」      塔圖姆沒有回答,仔細檢查修剪過的樹枝,最後他站起身轉向她。「我剛剛跟曼庫索匯報過最新案情,她想知道我們是否認為會有更多受害者。」      「現在判斷還為時過早。」      「但是妳有預感對嗎?我知道我有。」      「我們不能憑預感行動。」      塔圖姆嘆了口氣。「妳的直覺告訴妳什麼,柔伊?」      她咬咬嘴唇。「還會有更多件,重點不是要殺害妮可.麥迪納,重點是要把人活埋,這是個幻想。」      「我也是這麼想,」塔圖姆說。「如果凶手稱這個為一號實驗―」      「他很有可能已經在計劃二號實驗了。」

作者資料

麥克.歐默(Mike Omer)

曾是記者、資深遊戲設計師和新創企業家,但始終懷著小說創作的夢想,二○一六年,他開始以電子書的形式將作品自費出版,成功累積了足夠的收益與讀者群,使他能夠如願成為全職小說家,目前他正在撰寫以法醫心理學家柔伊・班特利為主角的系列小說續集。他喜歡寫的題材有兩種:犯罪事件中真實的犯施暴者或受害者,以及各種趣味幽默的主題,他充滿熱情地融合他熱愛的這兩項元素,寫進他的懸疑推理小說中。 相關著作:《人體標本師》

基本資料

作者:麥克.歐默(Mike Omer) 譯者:李雅玲 出版社:臉譜 書系:臉譜小說選 出版日期:2021-01-05 ISBN:9789862358900 城邦書號:FR6568 規格:膠裝 / 單色 / 41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