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oween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回到月亮許諾的那天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回到月亮許諾的那天

  • 作者:Misa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0-07-28
  • 定價:270元
  • 優惠價:79折 213元
  • 書虫VIP價:21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2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尊榮感恩月/新書搶購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POPO城邦原創‧搶手新書/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滿篇的青澀甜蜜 x 一點點的浪漫奇想 暢銷美女作家Misa全新愛情系列力作,眾所矚目登場 有關喜歡上你這件事, 我別無選擇,也不願做其他選擇。 這一次,我得到了你的笑容和溫柔, 記住了你雙唇的溫度, 可不可以,這不要僅僅只是一個短暫的奇蹟? 「假如能讓妳實現一個願望,妳想實現什麼願望?」 「消失在這世界上吧。」 「不要許這種消極的願望。」 那就讓我回到那一天吧,我的學校生活開始崩壞的那一天。 當我按照神祕的葉晨學長所言,頂著一雙哭紅的眼睛向月亮許下願望後, 一覺醒來,我竟真的回到了那一天。 那一天,班上同學還沒有視我如空氣,周帷念也還沒有冷漠待我, 為了不被大家排擠討厭,這次我不再像先前那樣,向老師舉報周帷念在教室抽菸。 因為做了不同的選擇,後來所有事情都和我經歷過的不一樣了, 於是我努力修正自己每個曾經錯誤的決定,不但和大家關係越來越好,也慢慢發現, 原來周帷念對我笑的時候是那麼好看,原來他也會為我看向其他男生而吃醋, 原來當他霸道地牽起我的手,能瞬間就令我心跳失速。 「所以我可以喜歡妳嘍?」 「為什麼是我?」 「為什麼不是妳?」 這一切是多麼美好,美好得讓我幾乎忘記,也許月亮帶來的魔法可能會消失……

內文試閱

  我繫好領結,並將領口整齊地翻好,順了順燙得平整的百褶裙,注視著鏡子中擁有黑色直髮的自己,髮尾以不違反校規的長度正好落在肩膀處。      接著,我在鏡子前練習扯開一個微笑。嗯,很好,看起來沒有不妥的地方。      離開房間前,我再次確認了下儀容,確定都完美無缺後,才背起書包走出去。      「念心,妳要出門了?」媽媽在餐桌邊煮咖啡,身上已經穿著整齊的上班套裝。      「嗯,今天我是值日生,要早點到,早餐在路上買就好。」我穿上鞋子,「那我走嘍。」      「路上小心。」媽媽對我微笑。      媽媽畢業於頂尖大學,並到國外留學取得了更高的學位,第一份工作便是坐擁高薪的主管職,但她卻被比自己年紀還大、職位較差的男人所吸引,那就是我的爸爸。      結婚生下我之後,他們經過一番商討,決定由收入高的媽媽負責家中開銷,而爸爸則成為家庭主夫。      雖然大家都說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已是過時的思想,事實上,能真正拋棄這種觀念的人卻少之又少。所以我認為,能放下身段投入家庭的爸爸,是一個負責又帥氣的男人。      同時,我也視媽媽為榜樣,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和她一樣,依循自己的心意和最愛的人共組家庭,並且能在工作上全力付出以換取一家溫飽。      能夠生長在這樣的家庭,我真是太幸福了。      如果我也能當個不愧對於自己,同時又讓他們感到驕傲的女兒就好了。      隨著離學校越來越近,我的腳步逐漸沉重,握緊書包背帶的手指也因用力而指尖泛白。      踏進校門,我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今天又是新的一天,不要慌張,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很好。      啊,我忘記買早餐了。      可是我已經進了校門,再走出去不太好。      我應該先去教室放書包,然後去福利社買麵包和牛奶,接著回教室……不,我應該要在外面吃完再回教室。      不對,我是值日生,必須先打掃完教室,才能去買早餐……      就在我邊走邊猶豫不決的時候,位於二樓的教室已經近在眼前。時間還不到七點,我告訴自己別擔心,教室裡一定沒有人。      即便如此,我仍是停下了腳步,深呼吸幾次以後,才往前走去。      教室內果然漆黑一片,我拿出鑰匙打開後門的鎖,撲鼻而來的是我們教室特有的花香,因為家裡開花店的趙勻寓每天都會帶來新鮮花卉作為裝飾。      昨天她帶的是百合,經過一夜,花香夾雜了些腐敗的氣味,我微微皺眉,先將書包放到自己在最後一排最後一個的座位,才去打開電燈和窗戶。      黑板上值日生的欄位寫著我和李齊珊的名字,然而一如既往的,李齊珊不會提早來和我一起完成工作。      但她不來,我也鬆了一口氣。      在難得安靜的教室中,享受著只屬於自己的獨處時光,我拿起掃把清理地板。掃把擦過地面的聲音,和外頭的微風及鳥鳴,令這個時刻顯得寧靜而美好,我不禁輕輕地哼起歌來。      「妳心情很好呢。」忽然,一道慵懶的聲音從後門傳來,我嚇了一大跳,手一鬆讓掃把掉到了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我回過頭,只見李齊珊雙手環胸,倚在後門邊,嘴裡還咬著奶茶的吸管。      「李……齊珊,妳怎麼……來了?」我嚇得結結巴巴,剛才的好心情頓時煙消雲散,彷彿有烏雲籠罩下來。      這樣的場景才是我真正的校園生活。      「奇怪。」李齊珊細長的鳳眼微瞇,薄唇勾起微笑,隨著她抬起下巴的動作,及肩短髮朝黑板的方向微微擺動,「我是值日生,難道不用來?」      「這……我只是因為,妳之前都……」我小聲地說,往後退了些。      「怎樣?妳要抱怨我之前都沒提早來,把工作丟給妳做嗎?」她踏進教室,將自己的書包往座位一丟,「之前幾次我不是解釋過,那是因為我家有事。」      「不是,我只是……」      「妳那態度是怎樣,好像我欺負妳一樣!」她不耐煩地嘖了聲,「看了就煩。」      我不能哭,她的確沒欺負我,是我先入為主地以為她無意分擔工作。      所以我趕緊撿起掃把,想告訴李齊珊有哪邊還沒打掃,但是一轉過頭,李齊珊已經戴上耳機玩起手機。      「那個,李齊珊……」      她音樂開得很大聲,我站在和她隔了五排座位的距離,也能聽見從耳機傳出的旋律。      於是我只能轉頭,默默地繼續掃地。雖然仍是有微風和鳥鳴,百合花的香氣也依舊,一切卻宛如混入了黑色雜質,空氣變得混濁,使我呼吸困難。      七點十分左右,值日生的工作只剩下將花瓶裡的花清掉即可,於是我將清掃工具收進位於後走廊的工具櫃,準備回教室拿花瓶,卻見到李齊珊正拿起花瓶。      同時,幾個同學踏進教室,包含又帶來一束百合花的趙勻寓。      「齊珊,妳今天是值日生呀。」趙勻寓的黑色長髮十分飄逸,無論在任何季節都不顯毛躁,柔順得和代言洗髮精的廣告女星一樣。總是帶著花束的她,在校園有一個外號,叫做花公主。      「是呀,我很早就來嘍。」李齊珊一笑,將花瓶拿在手上,「先等等,我把花瓶清空。」      「辛苦妳啦。」趙勻寓微笑著走向她的位子,她的座位就在我前方,可是她並沒有多看我一眼。      「另一個值日生倒是都沒做事呀。」跟趙勻寓一起來的還有程嘉妏,聽說她和趙勻寓念同所國中。她是班上最能言善道的女生,代表我們學校參加過好幾次辯論比賽。      我縮了一下,趕緊說:「我有打掃,剛才都是我在掃的!」      程嘉妏皺眉,「幹麼?我又不是說妳偷懶。」      「可是妳剛才……」我愣了下。      「開個玩笑不行喔。」程嘉妏擺擺手,也往她的座位走,「而且我真的一進教室就看見李齊珊在清花瓶,而妳站在那邊發呆啊。」      「那是因為我該做的都做完了,一開始李齊珊是在自己的位子上玩手機!」我急著解釋,反倒換來大家的白眼。      「我以為妳事情都做完了,妳又沒告訴我該做什麼,所以我才玩手機。那我看到花瓶還沒清就去清不行嗎?」李齊珊端著換了水的花瓶返回教室,皺眉看我,「妳真是馬後砲耶。」      「別吵了,又不是什麼大事。」趙勻寓將百合插入花瓶,「有差嗎?反正都是值日生該做的。」      「我就不曉得她在計較什麼,要我幫忙不會直接說?」李齊珊聳肩,和趙勻寓一同整理花束。      我覺得十分委屈,又認為自己不該沉默,必須說出內心的想法,所以我鼓起勇氣,「那個,既然是值日生的話,不應該我要妳做什麼妳才動作吧……看到我在做的時候,妳就要自己找事情做……」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李齊珊打斷我的話,「真是吵死了。」      「什麼都要解釋,有夠煩。」程嘉妏哼了聲,坐在她的位子上吃起早餐。      我再次感到委屈無比,搞不懂李齊珊究竟是故意的,還是我真的錯了,我的確有責任提醒她幫忙。      默默走回自己的位子,我想起自己還沒吃早餐,於是拿起錢包前往合作社。途中遇到班上的其他同學,他們有說有笑的,見到我僅僅只是瞥了眼,並沒有打招呼。      「早安。」在擦身而過的瞬間,我率先開口,他們似乎嚇了一跳。      「早喔。」丟下這句敷衍的回應,他們竊笑著離開。      「幹麼忽然打招呼?好怪。」我聽見他們的耳語。      我該怎麼做,才不會讓自己格格不入?      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高一時都很正常呀,我還當了班長,同學們不會在我說話時竊竊私語,這種狀況是從什麼時候——      「啊!」      經過轉角時,我撞上了一個男生,而且是一頭撞在他的胸膛上。我摀著額頭抬起目光,對上一雙銳利的眼神。      是周帷念。      周帷念手裡拿著福利社買的麵包,濃眉大眼的他總是一副在生氣的樣子。他比同齡的男生高上不少,我雖然有一百六十公分,站在他面前仍覺得壓迫不已。      「對、對不起。」我馬上道歉,並低著頭往後退。      他站在我面前好一會,灰白相間的球鞋停佇在原地,時間久到讓我開始考慮是否要繞過他繼續往前走時,他才移動腳步。      我鬆了一口氣,回過頭望著他高大的背影。下襬沒紮進褲頭的白色襯衫,搭上隨意斜背的書包,周帷念雖沉默寡言,一舉一動卻散發英氣,儼然就是小說中會出現的男主角。      也就在這瞬間,我想起了自己被忽視的原因。      高一的時候,我在班上雖沒有特別要好的朋友,至少和大家還有話聊,不像現在每個人對我都話中帶刺。      都是因為周帷念。      高一的某日,我和他一同當值日生。那天我很早就到了,但周帷念比我更早到,他坐在教室裡發呆,我正要跟他道早,卻見到了不可置信的畫面。      他從書包裡拿出一根菸,用打火機點燃後,放進嘴裡吸了口。      接著他用力咳嗽,那根菸也掉到了桌上,把上頭的塑膠墊燒出一個洞,教室內頓時充滿菸味。      「你在做什麼!」我立刻大喊,並撕開自己手上那杯奶茶的封膜,將奶茶往他的桌上一倒,把菸弄熄。桌面、地板和周帷念的褲子瞬間都被奶茶打溼,菸味和奶茶的味道混雜在一起,變成了奇怪的氣味。      「妳才做什麼!」他吼我,讓我嚇了好大一跳。      「你、你在教室……怎麼可以抽菸!而且你未滿十八歲!」我劈頭指責他,想起了禁菸廣告中的警語,「抽菸會得肺癌!會死掉!」      聽了我的話,周帷念的眼神變得十分恐怖。      我嚇到了,即便明白自己說的話沒錯,我依然忍不住想縮起身子。      他那雙大眼睛瞪著我好一會,不知是我的錯覺,或是周帷念被煙霧熏了眼睛,我彷彿看見他眼裡含著淚水,不過那逼人的視線還是令我移開了目光。      而後,周帷念拿起書包,逕自離開教室。      「你、你要去哪?」我鼓起最後的勇氣質問,他卻連腳步都沒停,就這樣走了。      菸味殘留在空氣中,一時無法散去,我打量著一片狼藉的桌面和地板,只能自己動手清理。      就算將窗戶全部打開通風,那不該在校園出現的氣味還是無比明顯,直到在這之後第一位來到教室的同學——也就是李齊姍——出現,那味道仍十分強烈。李齊珊皺了皺眉,問我:「這是菸味對不對?」      「嗯。」當時我已經整理完畢,坐在位子上複習等會的小考範圍,而其他同學也陸續進來。      「我的天啊,這是菸味嗎?」程嘉妏一來便大聲嚷嚷。      「太誇張了吧,是不是外面有人抽菸才飄進來的?」莊騏安戴著黑框眼鏡,模樣看似斯文,在班上卻屬於調皮搗蛋的類型,但同時也十分熱心。他立刻跑到後走廊往樓下張望,很快又轉回來,「樓下沒人抽菸。」      「我早上一來就聞到了,外面飄進來的不會殘留這麼久吧。」程嘉妏聳肩,「湯念心,妳來的時候就有菸味了對吧?」      我點頭,低聲開口:「是周帷念。」      全班同學瞪大眼睛,一時無法反應過來,嬌小的林映辰指了一下黑板上的名字,以甜美的娃娃音問:「周帷念遲到了嗎?他也是今天的值日生呢。」      「我進教室的時候,周帷念正在抽菸。」我再次說。      「什麼?」大家似乎終於明白,無不露出訝異的表情。出乎意料的是,他們抓抓頭、面面相覷了一會,就沒有其他下文了。      我知道周帷念平時雖然不太說話,既不是不良少年也不是資優生,可是高大帥氣的他依舊受歡迎。      大家都喜歡他,不過我認為做錯了事還是要受到懲罰才對。      「果然是帷念……」李齊珊喃喃自語,而莊騏安聳聳肩,回到了座位。      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或許是我的心理作用,明明菸味逐漸轉淡了,卻依然在鼻尖久久不散。      第一節課開始時,菸味已經消失,但莫名的使命感讓我想要向老師稟報。      「周帷念沒來啊,有同學知道他今天怎麼了嗎?」班導邱政翔老師自大學畢業沒幾年,模樣仍像個大學生,我們班據說是他帶的第一個班級。      他每天都騎腳踏車來學校,總是背著款式相當書卷氣的背包,還乖巧地戴著安全帽。有一次我曾看見他在等紅綠燈時,被一個老奶奶問路,結果他便直接把腳踏車停在路邊,領著老奶奶去目的地,於是那天他遲到了。      這樣一個老師,我想,他肯定能好好處理這件事。      「老師!」於是我筆直地舉起手,覺得自己此刻想必顯得正義感十足,「我今天和周帷念一起當值日生。」      「喔,那……」      「他在教室抽菸,被我制止後就離開了,我不確定他是蹺課還是會請假。」我照實說。      我想,那便是我犯的第一個錯誤。      當時我太篤定自己做的是對的,沒注意到同學們投來的目光都帶著譴責,也沒注意到李齊珊發出明顯的「嘖」一聲。那一刻,我以為自己是守護秩序的正義之士,而不是出賣同學的抓耙仔。      下課後,邱老師要我一起去導師室,我想他是要問我詳細狀況,於是便起身要離開。      「湯念心,妳剛才為什麼要跟邱政翔說?」邱老師前腳才走出去,李齊珊就馬上擋在我面前。      而且她是以全名稱呼邱政翔老師,不是喊邱老師,也不是喊老師。      「為什麼不說?」我疑惑地反問。      李齊珊好像覺得我在挑釁,她的表情更不愉快,高聲道:「妳怎麼可以跟邱政翔打周帷念的小報告?」      「這怎麼會是打小報告?周帷念做錯事了,我據實以告沒有錯啊!」我辯駁。      「如果邱政翔自己發現了,他問妳,妳照實回答,那沒有問題。可是邱政翔根本沒問,妳就刻意講,這就是打小報告!」李齊珊說得義正辭嚴。      「這不是重點吧,假設妳發現鄰居在吸毒,卻不報警,等後來出了問題才說不知道會這樣,這並不對啊!」我理直氣壯回應,李齊珊氣得咬牙切齒。      「好了啦,湯念心說的也沒錯。」程嘉妏走過來拍拍李齊珊的肩膀,然後看著我,「可是李齊珊說的也沒錯。」      「怎麼會沒錯?我才沒有錯呀。」我無法嚥下這口氣,畢竟我的處理方式是正確的。      「老師不是找妳嗎?快去吧。」趙勻寓淡淡開口。      我沒有再多看她們一眼,隨即轉身離去,隱約能夠聽見班上同學竊竊私語著「湯念心太誇張」之類的話。      接著,我又聽見李齊珊大聲地說:「同學們,我跟你們說,周帷念……」但後面我就因為走遠了而聽不清了。      我想,她多半是要說周帷念是我們的同學,所以該對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種話,可是,我真的沒有做錯啊。      當我來到導師室時,正在講電話的邱老師笑著向我招手,並在我走進去時掛斷了電話。      「我剛才打電話給周帷念的家人了,他今天請假。」邱老師把一旁的椅子拉過來,要我坐下。      「老師有跟他父母說他抽菸的事嗎?」      我的說話聲不算大,就是一般的音量,不過邱老師好像不希望被其他人聽到,他東張西望了下,豎起食指示意我壓低聲音。      「這件事妳就不要再跟其他人講了,好嗎?」      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會聽到這樣的囑咐。我倒抽一口氣,「老師,你是說……      所以你剛才並沒有告訴他父母,是嗎?」      邱老師抓著頭,露出有些尷尬的笑容,「念心呀,我知道妳是一個認真的好學生,不過事情到這裡就好,可以嗎?」      「老師,你認為我做錯了嗎?」我覺得有點委屈,握緊的拳頭微微顫抖。      「當然沒錯,只是,老師會希望下次如果再發生類似狀況,或許妳應該私下跟我說,而不是在班上直接……」他停頓了下,也許是意識到這麼說不妥,「我肯定妳的認真和主動告知,這一點是正確的,只是我不免擔心,妳這樣做是不是會讓妳之後在和班上同學相處時,遇到困擾。」      我站起來,咬著下唇,「我覺得我沒有錯。」      「當然沒錯。」邱老師也起身,似乎要安撫我,卻一時說不出其他的話。      鐘聲響起,我立刻朝老師敬禮,「我先回去了。」      轉身離開時,我透過邱老師映在窗玻璃上的身影看見他正抓著頭,喃喃自語:「我當導師還是太嫩了啊……」      委屈的淚水在眼中打轉,但我很快擦乾,抬頭挺胸地踏進教室。      一切大概就是從那時開始產生變化的。      同學們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盯著我,直到我回到座位,然後他們低聲交頭接耳。      自那天起,大家便若有意似無意地忽視了我。      「等等要收作業,請大家放到我的桌上。」我說。      然而所有人只把作業簿放在講桌上。      「下一節的數學課臨時和音樂課調課,請大家前往音樂教室,值日生要負責關……」      沒有哀號,沒有抱怨,所有人拿起課本就往外走,我話都還沒說完。當天的值日生也沒有留下來關門窗,無論我怎麼喊他們,他們都像沒聽見似的。      「莊騏安、程嘉妏,要關門窗!」      「班長關不就好了?」一聲冷笑從後方傳來,我回頭一看,是林映辰。她帶著可愛的微笑,跑到了周帷念身邊。      「帷念,我們一起去教室吧。」      周帷念瞥了我一眼,又瞄了下林映辰,拿起課本逕自走出教室。      「等等我啦!」林映辰趕緊小跑步追上,教室裡頓時只剩我一個人。      不能這樣下去,我不能任由自己被無視。      畢竟我做的事情是正確的。      我立刻關好門窗,心想假如今天是媽媽面臨這種情況,她一定能堅定地向班上同學說明自己的立場。      於是,我往音樂教室跑去,在我踏進教室的瞬間,並沒有人望過來,也沒有人安靜下來,大家都繼續做著自己的事,聊天、吹笛子或玩手機。我站到講臺上,決定趁老師還沒來之前,發表一場「演說」。      「我做錯了什麼嗎?我跟老師說周帷念抽菸錯了嗎?難道我要包庇他,或是默不作聲?」即使嗓音微微顫抖,抓緊講桌桌緣的手也冒出冷汗,我仍要替自己辯駁,我不想默默承受,我得努力澄清才行。      「你們都知道我做的是對的,為什麼要無視我?難道就因為大家都喜歡周帷念,就選擇安安靜靜地看他犯錯?如果學校像是小型的社會,那麼大家就都是會包庇罪犯的人了,這樣的社會怎麼能有良好的風氣?正因為喜歡他,才應該糾正他不是嗎?所以……」      「夠了沒?」李齊珊冷不防用力拍了下桌子,站起來瞪我,「妳屁話很多啊。」      「我……」我嚇了一大跳,我以為他們會低頭反省,然而全班同學都以譴責的目光注視我。      「每個班級裡都會有這樣的抓耙仔呢。」莊騏安將手枕在腦後,勾起嘴角。      「讓這件事情過去不行嗎?」趙勻寓翻了個白眼。      「妳真的很會說呢,不然下次有演講比賽的話,換妳去參加如何?」程嘉妏笑了聲。      「好辯的女人不會受歡迎喔。」      「誇張,我聽不下去。」      「下來好不好?」      「可以閉嘴嗎?」      嘲諷的話語此起彼落,當下我的腳有如生了根,無法動彈。眼前的一切彷彿扭曲成一個漩渦,我開始感到暈眩。      「好了。」周帷念忽然喊,教室內頓時安靜。周帷念站了起來,高大的身材顯得格外有壓迫感。他雙手插在口袋看著我,又環顧所有人,接著做出了我意料之外的舉動。      他雙手貼在身側,彎腰向大家行禮,「很抱歉我做了不好的示範,造成大家的困擾,也讓湯念心為難了。」      全班同學愕然,我也是。      我沒有希望他道歉,我只是想為自己出口氣,我只是不想讓自己莫名其妙被無視,尤其我並沒有做錯。      周帷念抬起頭看過來,然後再對我行禮,「妳做的沒錯,是我錯了。」      說完,他拿起音樂課本就離開教室。      「周帷念!」李齊珊大喊,追了出去。      全班開始騷動,林映辰淚眼汪汪地起身,指著我怒道:「這下子妳高興了吧?」      「我、我不是……」      「就別解釋了吧?」趙勻寓盯著我,長長的睫毛眨動,「多說有時候多錯呢。」      那一瞬間,我彷彿被拉進了無盡深淵。      從此,我再也不明白該如何分辨事情的對錯了。      思緒飄回現在,我趕緊轉身前往福利社,不再去看周帷念的背影。      買了炒麵麵包和牛奶,我準備在校園裡的空中花園吃完才回教室。花園中嗅得到淡淡花香,還不時能聽見清脆鳥鳴,我找了個角落,拆開炒麵麵包的包裝,說了句「我要開動了」,便大口享用起來。      但不知為什麼,吃著吃著,我流下了眼淚。我想拿出面紙擦乾,卻發現自己沒帶。      「妳在哭嗎?」一句疑問從後方傳來,我一回頭,見到一個男孩。他雙手撐著膝蓋,站在另一張長椅上,睜著漂亮的雙眼俯身看我。      「啊,是麵包太辣。」我趕緊隨便找個藉口。      「炒麵麵包會辣?」他好笑地說,然後跳下了椅子走到我身邊,「妳好像偶爾會來這邊吃早餐對吧?」      我打量著他,我沒見過他,他怎麼會曉得我常來這裡?      有時來不及在家吃早餐,或者輪到我擔任值日生時,我便會來空中花園吃早餐。      畢竟教室的氣氛讓我無法喘息,其實如果可以,午餐我也想在這裡吃,可是李齊珊她們有時也會來空中花園吃午餐。      「你是……」      「喔喔!」他用跳的方式轉身,雙手朝兩旁張開,又忽然把一隻手伸過來,「自我介紹,我叫葉晨,三年級的。」      一聽到他是三年級的學長,我連忙把麵包放下來,也起身要和他握手,卻驚覺自己手上沾滿了炒麵麵包的醬汁,於是慌張地把手縮回。      「那個,我是二年一班的學妹,我叫湯念心。」      「哇,念心,有沒有人說過妳是一個很認真的人呢?」他微微一笑,彎起的雙眼有如新月,略帶褐色的亂髮飄動,像漫畫裡頭的美少年。      這句話令我想起班上同學們說過的話,我垂下目光,「認真……不好嗎?」      「沒有不好呀。」葉晨學長收回手,又跳上一旁的長椅,雙手朝兩旁張開保持平衡走著。      「那為什麼大家要因為我的認真,而……」說著,我再次想到了趙勻寓那句「多說多錯」,於是沒把話說完。      我重新坐下來,默默吃著炒麵麵包,而葉晨學長也不再與我搭話,只是像個孩子一樣繞著空中花園的長椅跳著,直到第一節課的鐘聲響起,我收拾好垃圾丟進垃圾桶,他都似乎還沒打算離開,依舊在那自顧自玩著。      如果他知道我時常在這裡,那為什麼我來過這麼多次,卻從來沒發現或遇見過他?      「學長,你不回去上課嗎?」我問。      「當然要,不過第一節課要考試,有點懶呢。」他從椅子上跳下來,旋轉了一圈,雙手又朝兩旁張開。      「學測快到了,學長還是乖一點比較好喔。」我忍不住提醒。      「哈哈,認真的好學生。」他對我擺擺手,再度跳上椅子,還是沒打算回教室。      就在我轉身要離開空中花園時,一個長髮飄逸的女生和我擦肩而過。      「哇!對不起!」她沒多停留,只管向前跑,「葉晨——」      「哇!妳又來!」葉晨學長聞聲色變,拔腿就逃。      「你不要跑,我要問清楚!」長髮女生追著,她的模樣有點眼熟,好像是別班的班長,但我沒去探究便離開了。

作者資料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我想聽見你的聲音》、《最親愛的我們》、《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未凋零》、《世界唯一的花》、《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小羊不會唱情歌》、《我在昨天等你》、《當風止息時》、《無盡之境》。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相關著作:《小羊不會唱情歌》《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世界唯一的花》《戀愛本就是場病》《未凋零》《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最親愛的我們》《無盡之境03(完)抉擇》《我想聽見你的聲音》《無盡之境02追尋》《無盡之境01長生》《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很久很久以前》《湖岸邊的黑天鵝》《閣樓裡的仙杜瑞拉》《當風止息時05忘卻的思念(完)》《當風止息時04被扼殺的真相》《人魚不哭》《她們》《黑夜裡的螢光》《當風止息時03窺視者》《當風止息時02亡靈的筆記本》《微光的翅膀》《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L夾珍藏版)》《青春副作用》《戀之四季:春夏秋冬系列番外合輯》《這個寒冬不下雪》《秋的貓》《總會有一天》《第二次初戀》

基本資料

作者:Misa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20-07-28 ISBN:9789869890779 城邦書號:3PL128 規格:膠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