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串起星星的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串起星星的手

  • 作者:村山早紀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20-01-02
  • 定價:340元
  • 優惠價:79折 269元
  • 書虫VIP價:269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55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愛閱節/半年度TOP強推
  • 2020愛閱節/半年度TOP強推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憂愁的時候、悲傷的時候、寂寞的時候, 請推開櫻風堂書店的門扉吧, 奇蹟將從你踏進「書店」的一刻翩然降臨! 微貳獨冊 李惠貞(「獨角獸計畫」創辦人) 林鈺雯(《The Affairs 週刊編集》編輯)——溫柔推薦 這是間遠到業務不想來、老到讀者不愛買的鄉下小書店。 愛書青年扛起重責,與貓咪、鸚鵡及男孩一同挑戰經營! 但——書店的難題怎麼會這麼多! 青澀戀情,也在兩顆相距遙遠的心中悄悄滋長…… ★引發全日本書店店員感動共鳴, 入圍書店大獎《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暖心續作, 坐落在青翠山間的小小書店,再度掀起出版奇蹟。 ★別仰頭對天空的星星許願,低下頭向自己許願吧, 因為實現「奇蹟」的力量,就在人們牽起的手中。 愛書成癡的作家獻給所有書店及讀者的溫柔情書。 ★日本讀者感動吶喊:能與這本書相遇實在太好了! ★書本就像高掛在天空中的星星。 即使這代的人們消逝了, 寄宿其中的故事還是會永遠流傳。 而未來還是會有一位書店店員, 將故事交到下一個讀者手上。 這本書,就是在敘說對「書本」無與倫比的愛意與傳承。 故事的開始// 「書本帶人遨遊幻想世界,疲累時溫柔療癒,孤獨時化作好友。 書店是集合這些書,將之交付給世人的場所。 我們到底迎來怎樣的時代,為什麼書店一直消失呢?」 接下櫻風堂書店的經營,月原一整與前職場「銀河堂書店」夥伴相處異地,但將《四月的魚》熱賣的心意引發銷售奇蹟。書店打響名號,可是困境還沒解決,這裡地處山區,業務不愛拜訪、讀者又上網路書店。一整考慮轉型咖啡館書店、將二樓打造成與小朋友一同閱讀的空間——可是,缺乏人才。 他煩惱苦思時,奇蹟悄悄降臨。前老闆提議讓櫻風堂書店納入「銀河堂書店」名下,成為連鎖書店,解決困境。可是,一整也希望守住櫻風堂前店長的約定,讓這塊招牌永存小鎮。同時,心繫月原的舊書店夥伴卯佐美苑繪,一直期盼與月原再會,互相單戀的兩人能否心意相通?回味著這段曾被逐出書店,卻仍割捨不下愛戀的不可思議人生,月原與櫻風堂書店,究竟會迎向什麼樣的未來? 全新的邂逅、等待的重逢、懷有勇氣踏出一步得到的救贖、疲累時短暫的歇息、未曾想過與愛的相逢,一切的溫暖奇蹟,都發生在書店。而書店人們的旅程,亦將永遠持續——你,是否願意加入這趟旅程呢? 【各界回響】 「真實世界的書店哪有可能這麼幸運?」是我閱讀《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2:串起星星的手》時湧起的強烈感受。但在櫻花色的泡泡之中,作者對於書店營運的細節描寫,仍是同類作品裡最深刻寫實的。大書店與小書店各有各的艱難,在這本續集裡,最讓我感動(感慨)的,是書店之間能夠拋下隔閡、攜手努力,或許這才是整部作品裡最夢幻的一幕。 ——書店.出版工作者 沈如瑩

內文試閱

  液晶螢幕顯示出經銷商的預定配量,一整在電腦前低語:      「糟了……」      他完全以為《靛色疾風》會鋪進店裡,對此深信不疑,怎知最新集數不會送來。      給櫻風堂書店的進貨配額顯示為零。      他感覺撐在桌面上的手心在冒汗。      這是最受歡迎的時代系列小說睽違多時的新書,講述猴子殿下的民間遺子——在長崎學習西洋醫術、心地善良的女醫美鈴,與從小和她一起長大、負責守護她的年輕武士齋藤伊織,兩人隱瞞祕密戀情,維護小鎮和平的故事。      主角群身邊圍繞著江戶小鎮富魅力的登場人物,凝聚起向心力,美鈴心愛的忠犬和可愛的貓咪大受歡迎,加上令人食指大動的美食描寫,使它成為長壽系列,即將推出最新的二十集。有歡笑有淚水的名作口碑持續發酵,締造了陸續再刷的銷售佳績,最近甚至傳出將由大電視台改編為連續劇的小道消息。      在這間顧客年齡層偏高的小書店,也有許多書迷引頸期盼看到續集。一整的腦海裡浮現顧客的臉龐,例如某某先生和某某女士,想必他們會在四天後的首賣日興沖沖地造訪櫻風堂。      (我太大意了。)      要是早點注意到,就能提前詢問下訂,或是尋求其他補救方案。      出版社是大公司。在一整之前任職的老字號書店——銀河堂書店,這套書理所當然會鋪到文庫區。銀河堂書店位在車站旁的百貨公司裡,也是顧客年齡層偏高的書店,負責這套時代小說書系的出版社業務常會笑咪咪地來店打招呼。      加上前面集數維持穩定銷量,每當書系推出重點新書,不用書店提醒,業務就會自動帶著店頭宣傳物(宣傳新書用的立架或海報等)現身,接受書展提案,也樂於主動推出企劃,提升銷售業績,連簽名書都能拿到數十本,每次都銷售一空;其中特別暢銷的,就屬《靛色疾風》了。由於一整自己也喜歡這部作品,所以格外用心布置,除了手寫POP立牌,還費心替已出版的每一集製作大綱,印成類似傳單的小夾報。      有時候,出版社業務和責任編輯會帶著作者高岡源來店頭問候。高岡是苦熬多年始成名的作家,年紀輕輕便摘下新人獎,接下來卻無人問津。聽說他在一間小型設計公司上班,一面持續寫作,年過五旬新推出的文庫作品終於大賣,躋身暢銷作家之列,寫作生涯遲來地開花結果。      高岡個性謙和穩重,笑容和眼神明亮柔和,店員從他手中接過仔細簽名的簽名板時,他會九十度鞠躬道「謝謝你幫我賣了這麼多書」。握著這雙溫暖包覆的手,一整曾暗暗發誓,要替這位作家多賣幾本書。      記得當時書系業務笑咪咪地在旁觀看。      (我太天真了……)      一整曾發信通知那位總是笑臉迎人的業務,自己改到櫻風堂工作了,之後也寫信聯絡過簡單事項。如今回想,兩封信都沒收到回音,一整認為對方只是太忙,並未深思。      來到櫻風堂書店以後,該出版社的時代書系進貨量少得可憐,一整心裡也多少放棄了,消極地心想,自己剛來這家書店工作,應該能憑藉著從前和大出版社的交情,慢慢改善現況吧。一方面也是因為多數作品並不急迫。      但是論及《靛色疾風》,情況可不能等閒視之。一整從來沒懷疑過進貨問題,心裡雖然知道多少會被砍量,但一定會進吧。店頭宣傳物也不會少吧。他對這部系列作品懷有許多感情,這是他務必想親手替作者販賣的書,他想在櫻風堂繼續推書,怎知人算不如天算。      (業務恐怕判斷,既然我已離開銀河堂,就不需要套交情了。)      一整慢慢察覺,那位大出版社業務的笑容不是對著自己,而是銀河堂書店。書店的文庫區負責人是不是一整,都無所謂。      (只有心態不夠成熟的人,才會覺得自己被背叛了。說起來,都怪我在商場上太天真。)      他對那張笑容深信不疑,覺得彼此既像朋友也像戰友。如同福和出版社的大野,多位業務一如從前與他接洽,他不小心就將之視作理所當然,仔細想想,也許只是運氣好。      腦袋可以理解,卻不由得感到心寒。      眼看新書即將在四天後發行,到底該如何挽救呢?如何克服難關,在店頭鋪上《靛色疾風》的最新集數呢?顧客必定深信來櫻風堂就能帶著新書回家,引頸期盼發售日到來。      自己被切割事小,他可無法坐視櫻風堂書店被顧客嫌棄。      櫻風堂書店只是一家鄉間小書店,但從遙遠的明治時代,便是山中小鎮重要的文化燈火,歷經歲月傳承至今,培養出無數讀者;給予文字薰陶的同時,也深受當地居民的支持喜愛。在出版寒冬與書市瞬息萬變的現代,鄰近的其他書店紛紛翻船倒閉,被巨浪吞沒,只有櫻風堂的現任老闆細心掌舵,才免於書店淹沒於時代洪流。      如今這位老闆病倒了,雖然逃過死劫,但體力尚未復原。他在養病期間信賴一整,將整間店託付給他代管,反覆進出醫院治療,目前雖然度過了危險期,但一整深怕書店稍有閃失也會危及他的性命,因而競競業業。一整自幼經歷家族死別,櫻風堂老闆既像父親也像祖父,在他心中就是如此重要。      如此重要的人託付的重要書店,他不容許被人糟蹋。既然老闆把店交給了他,他便有義務不讓顧客失望。      「——一整哥,你怎麼了?」      善於察言觀色的透停止擦拭書架,回過頭來。      這名適合穿圍裙的少年就讀小學六年級,是櫻風堂書店老闆的孫子,今年暑假,他比一整剛認識時更愛笑了。今天早上,直至方才為止,他都開心地和一整聊學校老師,現在卻露出小心翼翼的不安神情。      「怎麼啦?怎麼啦?」      放在窗邊的鳥籠裡,可見白色鸚鵡「船長」在棲木上邊踏腳邊愉快地重複著:「怎麼啦?怎麼啦?發生什麼事啦?」牠歪過脖子。「情況不妙?狀況緊急?嘎嘎!」      一整從原飼主家收養船長之後,意外和牠生活了頗長一段時間,這隻鸚鵡的小腦袋瓜在想什麼,總像一團謎。牠和一整在因緣際會下,一同搬遷至這座小鎮生活。一整至今仍無法參透鳥類的情感表達,但總覺得船長被透和店裡的客人稱讚聰明可愛之後,看起來相當得意,似乎也很中意在這裡的生活。      透的室友——在旁邊的椅子上蜷成一團打盹的三花貓愛麗絲,眼睛微微睜開一條縫,似乎嫌吵。愛麗絲是透最要好的朋友,只要透在店裡皆形影不離。面對新來的一整,她似乎認為「好吧,要我認同你,也不是不行」。相遇之初,愛麗絲還是隻幼貓,但貓兒成長迅速,短短幾個月就長大了不少。      即將邁入九月的夏末早晨,清爽的風穿過微開的拉門和窗戶縫隙,吹入座落於山間櫻野鎮的櫻風堂書店,好似清涼的汽水,總為一整的肌膚帶來幸福的感受,可惜今日早晨,他沒有多餘心思享受這一切。      小鳥鳴囀、枝葉摩挲聲與寒蟬鳴叫,從四面八方流瀉而來。身在這座小鎮裡,這些都是再自然不過的日常光景,隨時隨地都感到心曠神怡,也一再讓一整慶幸自己來到這家古老的小書店是正確的決定。      直到今天遇到這些事——      「我沒事。」      一整端出笑臉,回答孩子和鸚鵡。      「我發現自己忘了做一件重要的事,就那麼一件。別擔心,我已經想起來了,還來得及補救。」      「那就好……」      透微微一笑,那是成熟的笑容,因為出於信任和好意,所以在笑容裡藏起憂慮。      一整關掉網頁瀏覽器,闔上電腦說:「我去送貨。」      他抓起捆好的雜誌。      「很近,我去去就回。」      「出門小心。」      一整回頭,揮揮一隻手,腳步匆促地踏出店門。他想盡快重拾冷靜,在調整好心情以前,他都不想被透看到。      一整不小心穿著圍裙出門,一面感受圍裙迎風翻飛,一面踩著自行車思考對策。      (冷靜點……送完貨後,回店裡打電話給出版商,詢問有沒有解決方案。)      首先要釐清問題癥結,說不定只是不小心忘了送。      (但這種可能性不高。)      一整心情一沉。他之前聽老闆提過店內配量淒慘的問題,說來感傷,然而鄉間書店和小書鋪拿不到新書,並非一天兩天的事。暢銷作家的熱門新書常大批鋪進城市的大型書店,疊成書塔作為宣傳話題,反觀努力想替客人爭得一本書的小書店卻一書難求。      櫻風堂老闆和其他沒分到配額的書店老闆,長期在艱困的環境下努力叫貨,多一本是一本,持續不懈地奮戰。      換句話說,自己接下來要守護的對象,是屈居劣勢的小書店。重新體認到這點之後,一整做好應戰的心理準備,用力踩著自行車。他多希望背部發涼不是因為害怕,而是武士迎戰前的興奮抖動。      「總之,要在《靛色疾風》新書發售以前努力挽救。」      一整心知肚明,想要直往(由出版社業務親自送書)基本上不可能,這間出版社位在東京,距離實在太遠。搭電車得按照路線繞遠路,開車過來一定比較快,問題是,業務驅車趕來最快也要兩小時,考慮到來回移動的時間就要四小時,一整無法任性要求業務撥出如此寶貴的時間送書來櫻風堂。如今,他和出版社業務失去了信賴關係,強硬叫對方送書來,恐怕也無法賣得像在銀河堂時那麼好。      (如果可以自己去拿貨就好了。)      這種時候,他很後悔沒考汽車駕照,早知道趁念書時努力一點,先考下來備用。一整長年獨居,多半靠書店兼差的微薄收入維生,沒有那個時間和金錢,但他卻忍不住幻想,如果有駕照,書沒鋪到店的時候,就能直接去找經銷商討書了。      最糟糕的情形,也能以顧客身分去提前販售的名店買書,上架到自己店裡。這麼做當然沒賺頭,還可能造成赤字,但客人的笑容沒有任何東西能取代,哪怕賠錢,總比失去信譽好。      雖然會多花運費和手續費,不過還有向經銷商叫書這一招,前提是有庫存。《靛色疾風》是暢銷文庫,書店同行會爭相要書,沒有庫存的可能性很高。現在訂書也來不及了,不是得等再版等到天荒地老,就是要等其他書店退書後才有可能進貨。      (不能空等不知何時才會進貨的書。)      不能讓顧客等,務必發售日當天就有書。      最適合商量的對象,當然是那位認識的業務,畢竟這套時代文庫系列由他負責,但一整就是不想找他。一整向來排斥商場競爭,不習慣與人搏感情。明知只要平常心交涉就好,他卻怕聊著聊著無法克制怒氣,光想像就好疲憊。      所幸,騎自行車通過這塊綠意盎然、歷史悠久的避暑盛地,吹著櫻野鎮美麗街道的涼爽微風,一整比剛才冷靜多了。他慶幸櫻風堂老闆短期住院不在,他才有餘裕可應付。車輪的聲音十分悅耳。      (唉,真的不行的時候,大不了坐電車去附近的大型書店買書。)      一整頓時閃過「如果銀河堂書店近一點就好」的想法,只要找柳田店長商量……不,不行。一整邊跳下自行車邊搖頭。      他在給咖啡廳送雜誌的路上,喃喃自語說服自己:      「……我不是銀河堂的員工了,不能一直仰賴店長。」      柳田六朗太店長總是用高大的身軀,無私地守護仰慕他的後進,時而出手相助,是個可靠又老練,有點愛管閒事但充滿善意,受人愛戴的書店人,在一整因故引咎辭職後,持續給予關心和協助。倘若兩間書店距離很近,一整肯定一天至少往返一次。現在由於櫻風堂距離銀河堂所在的風早鎮路途遙遠,加上顧慮到櫻風堂老闆可能自有考量,柳田店長才刻意按兵不動。      「畢竟店長疼你像疼貓咪一樣。」      負責外國文學的副店長塚本保,在簡短通信的最後如此寫道。塚本自己也很擔心一整的狀況,從遠方提供各項協助,一整也在他的牽線介紹下,開始在出版社的宣傳刊物和年輕族群的雜誌撰寫書評專欄。      最近,對銀河堂書店的內部情形莫名熟悉的網友「星之松鴉」,在信件中這樣寫道:      「我猜啊,銀河堂書店的員工把你當成『家中老么』了,你走了以後,他們都很寂寞,感覺你跌跌撞撞的,忍不住想照顧你。」      星之松鴉是一整在網路上的多年知交,不曾公開身分,一整只知兩人年齡相近,而他自稱是書店同行。從他本人留下的資歷來看,說不定比一整年輕一點。      一整和他一樣,長年在網路上寫書評網誌,在眾多書友當中,就屬星之松鴉與他閱讀品味最相投,不但個性聰明伶俐,還不時提供各式各樣的知識到饒舌的地步,擁有卓越的精讀能力。感覺比實際推測年齡更加成熟,偶爾會流露出焦慮不安、纖細易感的反差,令一整訝異。      兩人不曾在現實中相約碰面,因此無法確定他說的話有幾分真假。真要說起來,在網路上使用男性用語的他也可能是女性,儘管口語打字看起來像年輕男人,但一整不曾聽過他的聲音,無法一口咬定。不過,兩人若在現實生活中見面,應該也能成為好朋友。星之松鴉就是這樣一個讓他期待有朝一日相認的友人。      先前,星之松鴉因為與一整通信的關係,開始成為銀河堂書店的常客,最近似乎更常造訪,和店員們混熟了,舉凡店裡的傳聞、哪個書架的哪本書特別賣、哪個手寫POP立牌值得一看,他都會利用彼此網誌的留言板、推特的推文或私訊功能告訴一整。如他本人所說,他好像真的相當中意銀河堂書店。星之松鴉的語氣本來就很開朗,最近感覺心情更好,時常主動找一整(和他接手的櫻風堂書店官方社群帳號)攀談。      「大家最近過得怎麼樣呢……」      一整回想昔日書店夥伴的臉孔。當他離開銀河堂時,憂心不捨的那位同事和這位同事,以及繼承一整想在店裡主打名作《四月的魚》的意念,全力動員推書的夥伴們。除此之外,也仰賴銀河堂書店所在的老字號百貨公司「星野百貨」的聲援,《四月的魚》在銀河堂書店創下戲劇性的銷售佳績,口碑從此延燒,成為全國暢銷的熱賣作。      得到機會曝光,加上作者曾是名人的身分加持,書籍出版後持續熱銷,看起來有機會成為長銷書。      一整認為最開心莫過於此。一時熱賣固然美好,倘若力道不足,熱頭一過,轉眼就會從賣場消失,不復記憶。與之相比,能夠留在賣場,常駐日本全國書店架位的書,應屬至高無上的幸福。跨越時代、作者和出版商,直至一整這些賣場店員都離世,書仍繼續存活,刻下作者和販賣者的心情,成為時代的渡船。只有經典能超越時空,永久流傳。期待這本書也能像眾多經典那般永垂不朽。      忽然間,一整想起一位銀河堂的老同事,童書區負責人卯佐美苑繪所畫的一幅圖。      替《四月的魚》宣傳而構思的那幅圖裡,畫下了星空、魚群、川流,以及如女神般閉上眼睛,獨自佇立於大地的女性,將整部作品的世界觀濃縮進一幅畫中,象徵出浩瀚的宇宙及生命。      同時,一整認為那幅畫也像苑繪自身,靜謐、沉穩,乖巧中蘊含熱情,如同火焰被封入水晶、冰塊或水流當中。      離職之後,一整始終沒機會見到苑繪本人,無法將內心的感受傳遞給她。就算見到她,恐怕也無法直率地將這份感動說出來。      一整不善言辭。再說,渺小如他,有什麼資格高高在上地稱讚別人的畫呢?一整身為一介書店員工,多少懂得審美,也有這方面的自信,但他只是想傳達對於那幅畫的感受,並非透過專業審美予以肯定讚美。      他把苑繪的插畫印成海報,展示在櫻風堂,撤展後貼在自己房間,想不到神奇地產生一種與苑繪對話的錯覺,彷彿身在她家。      回過神來,滿腦子都在想著苑繪。      一起工作時,除了一整木訥,苑繪也是內向的女孩,因此兩人幾乎不曾交談,為什麼會這樣呢?      有時,他會因為苑繪本人不在這裡而感到寂寞。

作者資料

村山早紀

1963年出生於長崎縣,以《小繪里》獲得每日童話新人獎最優秀獎、第四回椋鳩十兒童文學獎。著作等身,故事風格溫柔動人,同時帶有勵志色彩,令人讀完精神百倍,獲得前進的力量。本書細膩撰寫書店店員的職場生活,及書店當今面臨的種種困境,更寫出一個人在經歷挫折後獲得機會,再度奮起的故事。村山早紀提到這是一本獻給全日本書店店員的私密情書,不僅想用力說出自己對書店的愛意,也希望喚起讀者踏進書店的動力。 個人網站:kazahaya.milkcafe.to/ 相關著作:《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作者親簽繪製貓咪扉頁)》

基本資料

作者:村山早紀 譯者:韓宛庭 繪者:南君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NIL 出版日期:2020-01-02 ISBN:9789579447560 城邦書號:1UY03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