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孔雀森林(新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孔雀森林(新版)

  • 作者:蔡智恆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9-12-03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4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8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新增2019新版後記/ 純愛教主蔡智恆的愛情森林 離開森林時帶走的動物,代表你對愛情的態度! 然而,愛情總是有太多模稜兩可的空間,讓人永遠無法太過絕對 蔡智恆在《孔雀森林》當中,再度展現了學生時代的幽默與愛情追尋的期待,輕快的節奏,清爽的感情,細膩又生活化的人物描寫,與對於女性情感的貼切刻畫,再次化成美麗的故事,要讓你體驗。 「你在森林裡養了好幾種動物,馬、牛、羊、老虎和孔雀。如果有天你必須離開森林,而且只能帶一種動物離開,你會帶哪種動物?」 這次男主角與故事中3位女主角的相遇是因為一封寄錯的情書做為開端,也因主角們所選擇的心裡測驗結果,讓男主角與3位女主角的關係有著隱約的衝突。 文中前半段中出現的兩位女主角有著同音、不同寫法的名字,「劉瑋亭」、「劉葦庭」,因為這樣男主角的情書才會不小心的給錯人,也因為男主角不知該如何解釋這樣的誤會而導致最後因為情書的關係傷了「劉瑋亭」——選擇老虎(代表自尊) ——而且將她傷的很重,從此男主角對她一直有著深深的愧疚。 而另一位女主角「劉葦庭」——選擇羊(代表愛情) ——是需要浪漫來滋潤愛情,兩人的交往過程中確因男主角——選擇孔雀(代表金錢) ——並不是個浪漫的人而導致最後這斷感情也是無疾而終。 男主角經歷了這兩段感情後心中確有著無限的愧疚與遺憾,直到另一個女主角出現,一個同樣選擇孔雀的女生「李珊藍」,兩個同樣選擇孔雀的人,有著相似的地方,也因她的提醒讓男主角有再次面對「劉瑋亭」——選擇老虎(代表自尊)的勇氣,讓他的心中不再有愧疚,而在兩人的相處中男主角也發現了她對他的重要性。 故事的最後男主角雖然想帶著孔雀離開森林,但孔雀卻不想成為男主角開屏的阻礙而離開,但他們都知道會有重逢的一天。 事件過後,看見蔡智恆對感情的態度。 生命中有太多的巧合,而心理測驗只是?這些巧合一些合理的解釋,但不全然是標準答案。請相信心中愛情的聲音,請相信心中對自己的看法。

目錄

Chapter 1 心理測驗 Chapter 2 重逢 Chapter 3 Yum Chapter 4 Martini先生 Chapter 5 中國娃娃 Chapter 6 右邊的石頭 Chapter 7 只是選擇而已 Chapter 8 孔雀的眼神 Chapter 9 孔雀的選擇 Chapter 10 等待開屏 寫在《孔雀森林》之後 三版後記

內文試閱

可以容納約 150 個學生的階梯教室裡雖然坐滿了人, 但除了教授喃喃自語般的講課聲和偶爾粉筆劃過黑板的聲音外, 幾乎沒有任何聲響。 「來玩個心理測驗吧。」 教授突然將手中的粉筆往黑板的凹槽拋落,發出清脆的喀嚓聲。 粉筆斷成兩截,一截在凹槽內滾了幾下;另一截掉落在講台上。 他轉過身,雙手張開壓在桌上,眼睛順著一排排座位往上看, 臉上露出微笑說:「好嗎?」 沉寂的教室瞬間醒過來,鼓噪聲此起彼落。 我被這陣聲浪搖醒,睜眼一看,桌上的《性格心理學》停留在 78 頁。 記得那是剛開始上課時的進度,而現在已是下課前 10 分鐘。 拉了拉身旁榮安的衣袖,正在點頭釣魚的他吃了一驚,下巴撞上桌面。 唉唷一聲,他也醒過來。 右前方三排軟的女孩聞聲回頭,先是一楞繼而笑了起來,笑容很甜。 我覺得有些窘,轉頭瞪榮安一眼。 他揉了揉下巴,睡眼惺忪地望著我,問:「發生了什麼事?」 我沒回答,只是狠狠捏一下他的大腿。 「啊……」他才剛開口,我便摀住他的嘴巴,不讓他出聲。 女孩又笑了一下,然後轉頭回去跟隔壁的女同學說話。 「這個測驗的問法雖然有很多種,不過答案的解釋都是差不多的。」教授摘下眼鏡,掏出手帕擦了擦,戴上眼鏡後繼續說: 「你在森林裡養了好幾種動物,馬、牛、羊、老虎和孔雀。如果有天 你必須離開森林,而且只能帶一種動物離開,你會帶哪種動物?」 說完後,他轉頭在黑板上依序寫下:馬、牛、羊、老虎、孔雀。 「大家別多想,只要憑第一時間的反應作答,這樣才會準。」 同學們開始交頭接耳,過了約半分鐘,教授又開口說: 「選馬的同學請舉手。」 大概有 20 幾隻手舉起,榮安和我都沒舉手,笑容很甜的女孩也是。 我覺得「馬的同學」好像是罵人的髒話,於是吃吃笑了起來, 但別人都沒反應。 「選牛的同學請舉手。」 這次舉手的人看來比「馬的」多一些。 笑容很甜的女孩選了羊,她隔壁的女同學則選老虎。 我在教授詢問最後一種動物—孔雀時,舉了手。 右手懸在空中,轉頭問榮安:『怎麼沒看見你舉手?你要選什麼?』 「我要選狗。」他說。 『沒有狗啊!』我左手指著黑板上寫的五種動物。 「是嗎?」他仔細看了黑板一眼,「原來沒有狗喔。」 『那你要選什麼?』 「我要選狗啊。」 『你有沒有在聽人說話啊!』我提高音量,『都跟你說沒有狗了!』 「那位同學。」教授說,「有問題嗎?」 轉頭看見教授的手正指向我,其他選孔雀的人早已將手放下, 只剩我高舉右手。 『沒有。』我臉頰發熱,趕緊放下右手。 「能不能請你告訴我們,你為什麼選孔雀?」教授又說。 我緩緩站起身,發現幾乎全部的人都看著我,臉頰更熱了,只得說: 『沒有為什麼。』 「這些動物代表對你而言什麼最重要?或者說你最想追求什麼?」 教授看了看仍然站著的我,並沒有叫我坐下,又接著說: 「馬代表自由;牛代表事業;羊代表愛情;老虎代表自尊。孔雀呢?」 他微微一笑,笑容有些曖昧,「孔雀則代表金錢。」 話剛說完,教室響起一陣笑聲,笑容很甜的女孩笑得更甜了。 教授忍住笑,說:「請坐吧,孔雀同學。」 我想我的臉大概可以煎蛋了。 下課鐘響後,收拾書包準備離開教室時,榮安對我說: 「原來你那麼愛錢喔,難怪都不借錢給我。」 我像一鍋滾開的水,榮安卻來掀鍋蓋,我便順手把書包往他身上砸。 他往後閃避時,剛好撞到經過我們身旁的女孩。 她是坐在笑容很甜的女孩隔壁的女孩,選老虎的那個。 「對不起。」我跟榮安異口同聲。 她沒說話,只是依序看了榮安和我一眼,眼神看來不像是瞪。 然後跨過掉在地上的書包,跟上笑容很甜的女孩,走出教室。 我撿起書包,趁榮安發呆的空檔,舉腳踹一下他的屁股。 「愛錢沒什麼不好啊。」榮安揉了揉屁股。 孔雀森林正想再給他一腿時,有人拍拍我驆膀說:「嘿,我也選孔雀耶。」 轉頭一看,是我們系上另一位同學,跟我不算熟。 『喔?』我隨口問,『你為什麼選孔雀?』 「孔雀那麼漂亮,當然選牠囉!」 說完後,他也走出教室,榮安立刻跟在後頭跑掉了。 我揹起書包,慢慢走出教室,離開教室後,在校園裡閒晃。 想到孔雀的象徵意義,心裡很不是滋味。 雖然愛錢沒什麼不好,但愛錢總跟現實、勢利、虛榮等形容詞相關, 而這並不是我所希望的自己的樣子。 本來可以對這個心理測驗一笑置之,但那位選孔雀的同學, 偏偏就是個愛錢的人。 記得有次他開了輛新車到學校,興沖沖地邀同學出外兜風。 結果有四位同學上了車,包括我。 我們在外面玩了三個鐘頭,才剛回到學校,他立刻拿出紙筆, 計算用掉的油錢等等大小花費,反覆計算核對了三次後,說: 「你們每人要給我 38.6 元。那就 39 元吧,四捨五入。」 我心裡不太高興,給了他 40 元後,說:『不必找了。』 「真的嗎?」他笑著說,「那太好了。」 從此我便跟他保持距離。 我走回宿驧,坐在書桌前,剛把《性格心理學》放進書架時, 榮安開門進來興奮地說:「我查到那個女孩的名字了!」 『哪個女孩?』我轉頭看著他,有些疑惑。 「你喜歡的那個啊!」 我恍然大悟,他說的是笑容很甜的女孩,選羊的那個。 我和榮安都是單身的大四學生,班上也沒有女同學供我們狩獵。 幸好學校規定要修通識教育課程,我們才有機會接觸外系女孩。 這學期我和榮安選了這門課,因為聽說任課教授打成績很大方。 這門課是三學分,每週二下午連續上三節課,修課的學生什麼系都有。 上課沒多久,我便被那個笑容很甜的女孩所吸引。 她看起來很文靜,眼睛又大又亮,尤其笑起來非常甜美。 我通常會坐在她身後三排左右的座位,由高軟看著她,偶爾陷入遐想。 但我無從得知她的姓名和系所,直到上禮拜二她穿了系服來上課, 才知道她念統計系。 『你怎麼會知道她的名字?』我問榮安。 「我下午跑出教室時,剛好聽到有人叫她:流尾停。」 『流尾停?』 「嘿嘿。」榮安很得意,「我們上星期不是才知道她念統計系嗎?所以 我立刻跑到教務軟找統計一到統計四的名條一一比對,終於……」 榮安從上衣口袋拿出一張狹長的紙,把它攤開放在書桌上, 我低頭一看,是統計三的名條。 而在紙條下方有一個用紅筆圈出的名字— 劉瑋亭。 我注視劉瑋亭這名字幾秒後,喔了一聲。 「咦?」榮安睜大眼睛,「你的反應怎麼這麼平淡?」 『不然要怎樣?』 「趕快採取攻勢啊!」 榮安雙手拍擊桌面,很激動的樣子。 我抬起頭看著榮安,不知道要說什麼? 雖然每當在教室裡看著她的背影或是在書桌前想到她的笑容時, 總是很渴望知道她的名字,但從來沒想過如果一旦知道她的名字, 又該如何? 「寫情書給她吧。」榮安說。 我想想也對,只有這個辦法了。 畢竟我已經大四了,如果在大學生活中沒談場戀愛或是交個女朋友, 就像在籃球場上不管有再多的抄截、阻攻、助攻但卻沒有得分, 便會覺得這場球賽是一片空白。 於是我馬上起身到其他寢室去借教人寫情書的書籍。 要借這類書籍並不難,在我們這年紀學生的書架上, 充斥著教人如何對異性攻駱的書。 因此我很快借到兩本書,其中一本還用紅筆畫了一些重點。 我拿出信紙,左思右想並參考那兩本書,終於寫下第一句: 如果成大是一座花園,妳就是那朵最骳香、最引人注目的花朵。 『榮安啊……』 「什麼事?」他走近我。 『沒事。』 「那你幹嘛叫我?」 我沒有理他,只是揮舞左手叫他別靠過來。 原本想問他第一句寫得如何?但突然想到他的戰鬥力比我還弱, 如果聽了他的意見,後果會不堪設想。 榮安去洗澡了,寢室內只剩下我和書桌上的一盞燈。 我屏氣凝神寫信,力求字跡工整,嘴裡也低聲複誦寫下的文句。 如果不小心寫錯字或覺得文句不順,便揉掉信紙重頭來過。 文字的語氣盡量誠懇而不卑微,讚美她時也避免阿諛奉承。 在榮安洗完澡回來推開寢室的門時,我終於寫完了,只剩最後的署名。 『要署名什麼?』我頭也沒回,『用真名不好吧。』 「用無名氏呢?」榮安說。 『又不是為善不欲人知的愛心捐款。』 「一個注意妳很久的人呢?」 『這樣好像是恐嚇信。』 「一個暗戀妳卻不敢表白的人呢?」 『也不好。搞不好她會以為我是個變態或是奇怪的人。』 「知名不具呢?」 『知名不具?』 「這還有個笑話喔。就是你知道我的名字,但不知道我的陽具。」 『混蛋!』 在寫情書這麼優雅的氣氛中,他竟然冒出這句話,我回頭罵了一聲。 但我罵完後,看見他的樣子,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榮安全身脫個精光,連內褲也沒穿,在寢室內走來走去。 『你……你在幹嘛?』 「我在遛鳥啊。」他沒停下腳步,繼續走來走去。 『……』 「我的小鳥一天 24 小時都不見天日,只有在洗澡時才可以見天日,但 洗澡時得被水淋。所以我想通了,洗完澡遛牠一下,有益健康。」 說完後,他停下腳步,拿了張椅子到窗邊,然後站上去面對窗外, 張開雙臂說:「飛吧!」 『混蛋!你給我下來!』 我很用力把榮安拉下椅子,大聲說:『把內褲給我穿上!』 「喔。」他應了一聲,慢條斯理地穿上內褲,「那你要署名什麼?」 『就隨便弄個化名好了。』 「我幫你查到她的名字,你得好好請我吃一鮮大餐。」 『想都別想。』 「你果然是選孔雀的人。」 剛舉起腳想踹他時,突然又想到那個心理測驗,便停了下來。 『這個劉瑋亭是選羊的人。』 「羊?」榮安說,「羊代表什麼?」 『愛情。』我說。 「喔。」榮安想了一下,「那這樣的女孩一定可以帶給人幸福。」 『應該是吧。』 我回到書桌前,在信尾署名:柯子龍。 再加個附註,請她下課後到教室左邊一百公尺外第三棵樹下, 我會在那裡等她。如果她願意跟我做朋友的話。 我將信反覆看了幾遍,然後裝入信封。 準備用膠水黏上封口時,又把信拿出來再讀一次。 「都寫了,就寄吧。」榮安說。 我終於把信封緘,在收件人的地址寫上:成大統計三。 躺在床上準備入睡時,腦袋裡還在胡思亂想。 如果那個心理測驗很準的話,那麼我應該會更喜歡劉瑋亭; 但卻會討厭選孔雀的自己。 而如果她很相信那個心理測驗,她會不會因此而不喜歡選孔雀的我? 『榮安。』我睜開眼睛,『你要選哪種動物?』 「狗啊。」榮安回答。 『都跟你說沒有狗了!馬、牛、羊、老虎、孔雀,你到底要選什麼?』 「我要選狗啊。」 『你……』我氣得坐起身,再用力躺下,『趕快睡覺!』 把信寄出後,連續幾天的夜裡都會作夢。 有時是像牽著白雪公主走過青青草原的夢;有時則是像聊齋裡的怪譚。 我也開始想像劉瑋亭收到信後的心情,她會高興?還是覺得無聊? 她會不會優雅地撕破信然後不屑地丟進垃圾桶? 或是廣邀親朋好友來欣賞她的戰利品? 終於又到了禮拜二,我這次因為心虛所以坐在離劉瑋亭比較遠的地方。 雖然緊張,但我仍仔細觀察她的一舉一動,發現她跟平常沒什麼不同。 照理說如果她收到我的信,便知道在這間教室裡有某個人喜歡她、 而且下課後會等她,那她為什麼還能這麼自然呢? 下課鐘響後,我先警告榮安不准躲在暗軟看我的熱鬧, 然後飛奔至教室左邊一百公尺外第三棵樹下,背對教室門口。 用了約兩分鐘的時間讓自己平靜不緊張,再緩緩轉身面對教室。 可能是心理作用,我覺得經過的人看我的眼神都很怪異。 突然後悔自己太衝動,不應該寄出那封情書。 大概離我 50 公尺軟,有個女孩似乎正朝我走來。 當距離縮短為 30 公尺時,我才看清楚她是坐在劉瑋亭隔壁的女孩。 她越朝我走近,我心裡越納悶:怎麼會是她呢? 但等到我們之間的距離只剩 10 公尺時,我開始慌了。 彷彿看到一隻老虎正朝我走過來,但我前面卻沒有鐵籠子。 「我是劉瑋亭。」她走到我面前兩步後站定,「你是寫信給我的人?」 『啊?』我舌頭打結了,『這……這……』 「是或不是。」 『這很難解釋。』 「到底是或不是。」她說,「如果很難回答,就點頭或搖頭。」 我不知道該點頭或搖頭,因為我是寫給劉瑋亭沒錯,但不是寫給她啊。 她看我一直沒反應,便從書包拿出一封信,說:「這是你寫的?」 我看了看,便點頭說:『是。』 她打量我一會後,說:「我們走走吧。」 說完後,她便轉身向前走。我遲疑一下,跟在她身後。 以散步的角度而言,她走鮡的速度算快,而且目光總是直視前方。 她沒再說話,自顧自地往前走,我則默默的跟在她身後機械地走。 我越走心裡越納悶:為什麼她會收到信?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她突然打破沉默。 『啊?』我嚇了一跳,隨即恢復正常,說:『朋友告訴我的。』 我心裡閃過一絲殺意,死榮安,你完了。 「他認識我?」 『不。他……』我想了一會,編了一個理由,『他認識妳朋友。』 「原來如此。」 「柯子龍不是你的本名吧?」 『嗯。我叫蔡智淵。』 「智淵?」她點點頭,「這名字不錯,知識淵博的意思。」 『謝謝。』 「為什麼化名子龍?」 『我高中時用子龍這個名字投過稿,有被錄取。』 「是詩?散文?還是小說?」 『都不是。我投的是笑話。』 「哦?」她停下腳步,「說來聽聽。」 『小明心情很差,小華就告訴他:沒什麼好擔心的,反正兵來將擋。 小明卻說:可是“兵”不是能吃“將”嗎?』 我也停下腳步,看她都沒反應,便說:『我說完了。』 「嗯。」 『玩暗棋時,兵會吃將。』 「我知道。」 『所以我覺得這可以算是笑話。』 「大概吧。」她繼續向前走,「你不用自責,笑話不好笑是正常的。」 『我……』 「一起吃個飯吧。」她又停下腳步。 我抬頭一看,已走到學校的自助餐廳,便點點頭。 進了餐廳,她在前我在後,各自拿餐盤選自己的菜。 結帳時,她從書包裡拿出皮夾,我搶著說:『我請妳。』 「不用了。各付各的。」 她付了錢,我也沒堅持。 我們選了位置面對面坐下,她說:「你不像是選孔雀的人。」 『妳怎麼知道我選孔雀?』 「上星期你站起來回答教授問題時,全班都知道了。」 『喔。』我有些不好意思,『那個心理測驗可能不準吧。』 「也許吧。」她拿筷子撥了撥餐盤的菜,「雖然很多人把心理測驗當做 遊戲,但心理測驗還是有心理學基礎並經過統計分析的。」 『是嗎?』 「相信我,我是學統計的。」 『那妳為什麼選老虎?』 她先是一楞,然後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你果然很注意我。」 我苦笑一下,心裡想:我注意的是坐在妳旁邊,笑容很甜的女孩子。 「我選老虎是因為牠最能保護我,是我可以信賴的動物。」 『嗯。』 「你為什麼選孔雀?」 『呃……』 我一直沒追究我選孔雀的理由,當教授在黑板寫下那五種動物時, 我的腦海裡一一浮現這五種動物的外表和神情,然後便選了孔雀。 但絕不是因為孔雀漂亮而選牠,事實上我認為老虎漂亮多了。 那麼我為什麼要選孔雀呢? 「不用多想了。很多選擇是沒有理由的。」 她看我一直沒回答,便幫我下了結論。 離開餐廳後,她說她的腳踏車還停在教室外面,我便陪她再走回去。 已經是入夜時分,鮡燈都亮了,但一鮡上我們幾乎不交談。 校園內沒什麼學生在走動,更彰顯我們之間的沉默。 這種沉默的氣氛,足以令人窒息。 『妳為什麼願意出來見我?』 我說完後,如釋重負,呼出一口長長的氣。 「其實我的同學們都叫我別理你,或是躲起來看你會等到什麼時候。」 『她們……』 「你放心。她們只知道有人寫信給我,但我沒把信給任何人看。」 『嗯。』 「我想你一定很用心寫這封信,而且也鼓起很大的勇氣。」她說, 「如果我不回應或是躲起來測試你的誠意,你的自尊心一定會受創。」 『謝謝妳。』 「不客氣。」她微微一笑,「我認為自尊最重要,絕不允許受到傷害。 所以那個心理測驗對我而言,是非常準的。」 她牽著腳踏車往前走,並沒有騎上去的意思。我便繼續在後跟著。 剛剛她笑了一下,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 她的笑容不算甜,似乎只是拉開嘴角做出笑的表情,不過笑容很誠懇。 「我們現在可以算是朋友了,以後別太見外。」 她停下腳步,等我跟她並驆後,再繼續走。 「我的宿驧到了。」她說,「那就,再見吧。」 『嗯,再見。』 她騎上腳踏車,車輪大概只滾了三圈,我便聽到煞車聲。她回頭說: 「我有個疑問:我的笑容真的很甜嗎?」 『嗯?』 「你在信上說的。」 『這個嘛……』我不想說謊,但又不能告訴她實情,神情很狼狽。 「同學們都說我很少笑,因此看起來凶凶的。」她又露出笑容, 「如果你覺得我的笑容很甜的話,那我以後盡量多笑了。」 『那……那很好啊。』我有些心虛。 劉瑋亭的背影消失後,我心裡百感交集,轉身慢慢走回去。 雖然她看起來確實有點凶,但相軟的感覺還不錯,也覺得她是好人。 可是……可是那封情書的收件人不是她,而是笑容很甜的女孩啊! 一想到這,心裡便有氣,突然精神一振,快步跑了起來。 直接跑回寢室。 我回到寢室,關上門,並且鎖上。榮安衝著我一直傻笑。 我走到還搞不清楚狀況的他面前,先敲了他一記:『她不是她啦!』 「你說什麼?」榮安揉著頭說。 『我喜歡的女孩子不是劉瑋亭!』 「可是我明明聽到有人叫她劉瑋亭啊!」 『你確定你沒聽錯?』 「我本來很有把握沒聽錯,但經你這麼一說,我不確定了。」 『可惡!』我掐著他脖子,『你把我害慘了!』 「等等。」榮安掙脫我的魔爪,「這麼說的話,雖然可能是我聽錯,但 還真的有劉瑋亭這個人。」 『那又如何?』 「你不覺得這很神奇嗎?」 『神奇個屁!』 「這樣我算不算是你的愛神韓比特?」 『韓你的頭!』 我又想掐他脖子時,他迅速溜到門邊,打開門跑掉了。 我熄滅所有光亮,躺在床上回想今天跟劉瑋亭相軟的點滴。 該不該告訴她實情?如果告訴她實話,她的自尊會不會受傷? 她是那麼為我設想,我如果傷害了她豈不是天理難容? 雖然她很不錯,但我喜歡的人是笑容很甜的女孩啊! 突然想到一句成語:騎虎難下,倒真的滿適合形容我現在的軟境。 而且巧合的是,劉瑋亭剛好是選老虎的人。 反覆思考了幾天,只得到一個結論:絕不能告訴劉瑋亭實情。 而且那封情書畢竟寫得很誠懇,所以我也不能跟她見一次面後就裝死。 那麼,就試著跟她交往看看吧。 依我平時的水準,也許她過陣子就不會想理我; 萬一她覺得我不錯,也許……嗯……也許……

作者資料

蔡智恆

網路上的暱稱是痞子蔡。 1969年出生於台灣嘉義縣,成功大學水利工程博士。 1998年在網路發表第一部小說《第一次的親密接觸》,造成全球華文地區的痞子蔡熱潮,從此被譽為「漢語網路文學旗手」、「華人網路小說家第一人」。 Blog網址:jht.pixnet.net 相關著作:《國語推行員》《夜玫瑰(新版)》《蝙蝠(新版)》《不換》《暖暖(新版)》《阿尼瑪》《蝙蝠》《鯨魚女孩‧池塘男孩》《回眸》

基本資料

作者:蔡智恆 出版社:麥田 書系:痞子蔡作品 出版日期:2019-12-03 ISBN:9789863447160 城邦書號:RB5007X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