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藍眼惡棍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空降《紐約時報》暢銷榜Top2! ★作品被翻成超過20國語言,《浪漫時代》雜誌「終身成就獎」得主,愛情小說暢銷天后莉莎.克萊佩最新浪漫鉅作 ★Goodreads網站近1萬讀者盛讚,Amazon網路書店5顆星好評 佈局精密,文筆優美,且極度浪漫!——《科克斯書評》 他,樂於打破世上一切規則,不羈且危險; 她,聰慧且獨立,散發獨特魅力。 他們如火花相互吸引,卻發誓要彼此抗拒, 甚至,想用不該有的一夜邀約斬斷這一切…… 嘉芮.吉布森,冷靜理智,纖細的外表下有著鋼鐵般的意志,身為醫生,醫療是她唯一關注,對男女情事毫不動心,直至——遇到那位藍眸惡棍。 他在每個星期二她義診時跟蹤她,說法是確保她的安全,但她只感覺像被獅子盯上的羊。他曾在蘇格蘭場擔任警探,現在則身分成謎,效忠對象神祕;他俊美且風度翩翩,但她感受到的是不羈和危險,如同他恍如誘哄的邀約:「只要一個下午,我就能教會妳街頭近身搏擊。」 「如果我同意讓你教,你必須承諾星期二不再跟蹤我。」 他很快答應,但奇怪的是,她不覺得釋然,反而隱隱雀躍,還有某種不該有的悸動…… 伊森.藍笙,雷凡諾家族私生子,低調而危險,午夜般深的藍眸讓人望之深陷。因為出身,他對上流社會興趣缺缺,只對國家政治感興趣,但近來,他的興趣清單裡多了一項:嘉芮醫生。關於她的一切是那麼……令人著迷。如檸檬蛋糕糖霜般清爽的聲音,精準分析事情的眼神,悲天憫人的性格,知道自己很聰明的獨特感,以及——讓他膝蓋發軟的唇瓣。他與她是不同世界的人,理智知道該遠離,但心卻無法自拔,現在,他大腦甚至停止運作,對她提出了不該提出的邀約!這將是美好又罪惡的煎熬,他允許自己放縱這一回,之後再也不見她,不料,他接下最危險任務的同時,她竟提出最誘人的一夜邀約……

內文試閱

  嘉芮拿著手杖走出布賈俱樂部的女士更衣室,走過幾間個人用的練習教室。她換上標準的女性擊劍服裝:合身高領外套、長度及膝的白裙子、白色厚緊身褲及平底軟皮鞋。      緊閉的一扇扇門後傳來熟悉的聲音,鈍劍、軍刀、手杖交擊,步法踏在橡木地板上,以及教練的指導。「轉移!手臂打直。防衛……弓箭步刺……轉移……」      讓恩.布賈老師是知名擊劍大師的兒子,他曾經在法國與義大利的學院傳授防身術,之後來到倫敦開設自己的擊劍俱樂部與學校。過去二十年,布賈俱樂部建立了卓著的聲譽,其他擊劍學校難以匹敵。他的公開展演總是吸引大量人潮,他的教室隨時都有學生,遍布各個年齡層。布賈老師與同輩的擊劍教師不一樣,他不但願意收女學生,甚至鼓勵女性報名。      過去四年,嘉芮上過團體課也上過個人課,接受布賈老師與兩名教練的訓練,學習使用鈍劍與手杖。布賈老師堅持以經典風格交戰,嚴禁不合招式的動作,更絕對不准違背規則。如果有人在擊劍時彎腰、扭轉或跑步後退,老師就會以溫和的方式訓誡糾正。在布賈俱樂部,不可以「像猴子一樣跳來跳去」,也不可以「像鰻魚一樣扭來扭去」,儀態最重要,這種教學培養出高雅優美的風格,深受其他擊劍學校敬佩。      接近教室時,嘉芮放慢腳步,皺起了眉頭,因為她聽到裡面有聲響。上一堂課的人還沒走嗎?她謹慎地慢慢接近門口,打開偷看。      下一瞬,她瞪大了眼,因為看見布賈老師熟悉的身影正在攻擊對手,使出不間斷的連續交鋒。      學校教練都穿黑色擊劍服裝,布賈也一樣,學生則穿傳統的全白服裝。那兩個人的臉上都罩著法式網狀面罩,雙手戴著手套,胸前有皮革護甲;為了安全,鈍劍的尖端上套著劍頭,兩把劍高速閃動交錯。      就算沒有那身黑色服裝,從那無懈可擊的動作也能立刻辨認出布賈老師。布賈雖然已經四十歲了,但體格非常健壯,他是藝術家,擊劍技術臻至完美,他的每次壓刺、格擋、還擊都精準無比。      然而,對手的擊劍風格是嘉芮從未見過的。他不讓比賽進入熟悉的節奏,而是出其不意地進攻,不等布賈碰到他就後退。他的動作有種貓的感覺,那種兇狠的優雅讓嘉芮全身毛髮豎立。      她著迷地走進去,關上門。      「妳好,醫生。」白衣男子說,但他根本沒有看她。不知為何,當她認出伊森.藍笙的聲音時,心跳亂成一團。他擋開一下弓箭步刺,壓低姿勢,從布賈的劍鋒下方進攻。      「Arrt,停。」布賈用法文厲聲說。「這一擊違反規則。」      他們兩個各自後退。      「兩位好。」嘉芮和氣地說。「藍笙先生,我到得太早了嗎?還沒到約定上課的時間嗎?」      「不是。布賈先生對於讓我教妳這件事有所保留,所以想先親自評量我的實力。」      「比我所想的更糟。」布賈嚴肅地說,戴著面罩的臉轉向嘉芮。「吉布森醫生,這個人完全不合格,我不能容許妳接受他的教導—他會毀了妳在這裡所學的一切。」      「我正希望如此。」藍笙嘀咕。      嘉芮緊抿著唇,拚命憋笑。沒有人膽敢用如此無禮的態度對布賈老師說話。      擊劍大師的注意力回到藍笙身上,大聲說:「Allons,來吧。」      藍笙扭轉,擋住一次攻擊,然後故意用肩膀撞布賈,讓他失去平衡。他發動攻擊之後倒地翻滾再跳起來,第二次刺向布賈。      「Arrte!」布賈怒聲大喊。「用身體撞對手?在地上翻滾?我們不是在酒館打架,你這個瘋子!你以為你在做什麼?」      藍笙放下劍,轉頭看向他,鎮定地說:「求勝。這不是比賽的目的嗎?」      「目的是擊劍,而且必須遵守業餘聯盟的官方規則!」      「你一直這樣教吉布森醫生打鬥?」藍笙說。      「Oui!對!」      「有什麼用?」藍笙的語氣尖酸至極。「在東區貧民窟參加臨時起意的擊劍比賽?她來這裡不是為了學習跟紳士比賽,布賈,她需要知道當遇上像我這樣的人,應該如何自保。」藍笙摘下面罩,迅速搖頭甩開落在眼前的幾綹髮絲,深色短層次彷彿一下子活了過來,然後重新歸位。他嚴厲的眼神幾乎將擊劍大師刺穿。「你教她用手杖做出華麗的畫圓劈,但萬一比劃到一半對方奪走她的手杖,她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你曾經住在巴黎—你一定會一點街頭格鬥武術薩瓦特A,不然至少應該會香松踢擊吧?為什麼不教她?」      「因為那樣不正確。」布賈反擊,摘下面罩露出泛紅的瘦窄臉龐,怒火在黑眸中閃動。      「對什麼而言不正確?」有一瞬,藍笙看起來似乎真的不懂。      布賈先生以斥責的眼神瞥他一眼。「只有鄉巴佬才會認為擊劍是為了用尖端刺人。擊劍是紀律,是有規則的視覺詩歌。」      「老天救救我。」藍笙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嘉芮決定該出面緩頰了。「藍笙先生,請不要對布賈老師這麼嚴厲,他一直盡力教導我。」      「真的嗎?」藍笙問擊劍大師,語氣柔和而無情。「你應該只是教她適合淑女作為室內運動的程度吧?你可以儘管教其他學生如何擺出優美姿勢,但你必須教這個學生如何保命,因為遲早有一天她會遇上生死交關的狀況,而且只能靠你教她的技巧退敵。」他看著布賈,那眼神令他說不出話。「等她喉嚨被割開倒在地上等死,至少可以慶幸沒有犯規被扣分。」      沉默籠罩了許久許久,布賈粗重的呼吸漸漸放慢,他臉上的怒氣消失,換上嘉芮從來沒在他臉上看過的表情。「我明白了,」最後,他勉強地說。「我會針對她的訓練進行必要的調整。」      「你以後會將薩瓦特納入課程嗎?」藍笙逼問。      「如果有必要,我會延請特別的教師。」      兩位男士互相鞠躬,嘉芮對擊劍老師行屈膝禮。布賈大師好像不敢正視她的雙眼,讓她覺得有些奇怪。他以莊嚴的姿態離開,順手關上門。      教室只剩下她和伊森.藍笙,嘉芮看著他走到牆角,放下鈍劍和其他裝備。「你對布賈大師太嚴厲了,這樣他很可憐。」      「還不夠嚴厲呢。」藍笙換成愛爾蘭口音。「我應該花上十五分鐘好好罵他一頓。」他解開胸甲放在地上。「妳比這裡的任何學生更有學習防身的實際需求,他的傲慢—也可能是懶惰,會害妳遭遇危險。」      「我不知道哪邊受到的羞辱比較嚴重,布賈老師還是我自己?」嘉芮冷淡地說。      「我沒有羞辱妳。」藍笙脫掉手套扔在一旁。      「你等於暗示我無能。」      藍笙轉身面向她。「沒有。我看過妳打鬥,妳是不容小覷的對手。」      「謝謝。」嘉芮稍微消氣了。「因為這句話,我願意原諒你批評我的畫圓劈。」      她看到若有似無的笑意一閃而過。「那只是多餘的動作。」他低聲說。「不過很賞心悅目。」      嘉芮發現這是她第一次在明亮處看他。那雙神采奕奕的眼眸—從練習室這一頭看來是藍色,在她肋骨下方點燃一種陌生但愉悅的感受,有如精心緊綁的結。他的五官粗獷陽剛,挺立的鼻子、方正的下顎……但他的黑色長睫增添一縷華美的溫柔……她敢發誓,他微笑的時候一邊臉頰有淡淡酒窩。      藍笙沿著牆壁走動,看著裱框的擊劍姿勢圖片,裝出很感興趣的樣子。他流露出一絲孩子氣,彷彿不知道如何接近她,嘉芮覺得挺可愛。      擊劍服裝突顯出他的好體格,這種從頭到腳全白的服裝穿在男士身上通常不太討好。帆布外套的的鈕釦在側邊,緊身貼合,長度到髖骨上方,這種設計會讓體格普通的男性顯得窄肩粗腰;沒有打褶的緊身長褲會讓腹部變得很顯眼,即使只是微凸也會看得出來。然而穿在藍笙身上,剪裁合身的服裝恰好突顯了他比例完美的體態。他的體型修長、柔韌、健壯,全身上下沒有一絲贅肉。      嘉芮的視線從寬肩遊走到窄臀,然後再往下移動到肌肉發達的大腿。她驚覺自己看得忘我,抬起頭,卻正好對上他疑問的眼神,她不由得像個少女般羞紅了臉。      「我只是發現你的股四頭肌異常發達。」她以專業的語氣說道。      他的嘴角一抽。「妳這是在稱讚我嗎,醫生?」      「當然不是,只是單純的觀察而已。你的體格會讓人以為你是水手或鐵匠。」      「我確實做過一點鑄造與壓製的工作。」藍笙說。「但只是輕量的金屬加工,不像鐵匠的工作那麼粗重。」      「哪種金屬加工?」      他扶正牆上的一個畫框。「主要是鎖和鑰匙。我小時候曾經做過監獄鎖匠的學徒。」他沒有看她,接著說:「我父親是克勒肯維爾監獄的獄卒。」      監獄的環境大多髒亂、危險且擁擠,因為大家相信這樣才能有效遏止犯罪,克勒肯維爾也不例外。她認為不該允許兒童在這種環境工作。      「那種地方對兒童而言很危險。」她評論。      他微微聳肩。「至少相當安全,只要我遵守規定就不會有事。」      「你有沒有兄弟姊妹?」她問。      「沒有,我是獨生子。」      「我也是。」嘉芮很少主動提及私事,現在卻發現自己繼續說下去:「我一直想要個妹妹。我母親生我的時候過世了,我父親一直沒有再娶。」      「他是E分隊的巡警,對吧?」      嘉芮猛地抬頭看向他。「對。你怎麼知道?」      「我讀過那篇報導。」      「噢,當然。」她做個苦臉。「記者堅持把我寫成奇珍異獸,像會說話的馬。」      「妳確實不同凡響。」      「沒有那麼特別。千千萬萬的女性都擁有適合行醫的特質,然而,這裡的醫學院不肯收女學生,因此我才必須去法國讀書、受訓。我運氣很好,趁早鑽漏洞取得證照,後來英國醫學會修改了規定,杜絕其他女性以同樣的方式取得。」      「妳父親怎麼想?」      「一開始很反對。他認為女性從事這樣的職業不合宜,因為會看到沒穿衣服的人之類的。不過我告訴他,既然上帝以自己的形象造人,那麼研究人體當然沒什麼不對。」      「他因此改變心意?」      「不盡然。不過看到我面臨親朋好友的撻伐,反而讓他牛脾氣發作,他無法忍受別人禁止我想做的事情,於是決定支持我。」      笑意牽動藍笙的唇,他走過來站在她身邊。他仔細刮過鬍子,但還是看得出一點鬍碴,他的臉龐乾淨潔白,與濃郁的深色髮形成強烈對比。      他緩緩伸手取走手杖。「暫時用不到這個。」      嘉芮點點頭,她的兩隻手腕、喉嚨、雙腿後膝都感覺到脈搏跳動。「我需要脫掉手套嗎?」她盡可能維持正經的語氣。      「想脫就脫吧。」藍笙將手杖放在牆邊地上,然後轉身走向她。「對妳而言應該很輕鬆。」他溫和地說。「妳甚至可能覺得很有趣,因為再過幾分鐘,我就會讓妳把我摔在地上。」      她驚訝地笑起來。「你的體型有我的兩倍大,我怎麼可能辦得到?」      「我會教妳。不過我們先從簡單的開始。」他等她將手套扔在旁邊,續道:「我說過女性最常遭受攻擊的方式,妳還記得是什麼嗎?」      「從正面被扼住脖子。」      「欸,對,通常會被壓在牆上。」他小心握住嘉芮的兩邊肩膀,引導她後退,直到她感覺肩胛碰到堅硬的牆面。他的一雙大手舉到她的咽喉前,強壯的手指足以扳彎銅幣,戰慄警戒沿著她的背脊往下傳遞,令她全身僵硬。      藍笙立刻放手,因為擔憂而皺起眉頭。      「不,」嘉芮急忙安撫他,「我……我完全沒事。只是,我從來沒有被掐住過喉嚨。」      他的聲音很溫柔。「妳不必怕我,永遠不必。」      「當然。」她略頓,而後淡淡嘲道:「不過,我告訴我父親你的事,他警告我你是危險人物。」      「我可以很危險。」      嘉芮倨傲地看他一眼。「每個男人都自以為天性中有野性不羈的部分。」      「妳非常瞭解男人,是吧?」他問,語氣中帶著一絲嘲弄。      「藍笙先生,我上過實務解剖學,包括解剖遺體,從那之後,對我而言男性就不再神祕了。」      這句話應該大挫他的銳氣才對,沒想到他反而輕聲笑了起來。「我毫不懷疑,妳絕對可以像宰野兔一樣把男人開膛破肚,但這不代表妳對男人有任何瞭解。」      嘉芮冷冷打量他。「你認為我很無知?」      藍笙搖搖頭。「我在妳身上找不到缺點。」他平淡誠摯的語氣令她猝不及防。      他乾燥溫暖的手指回到她的脖子上,只施加最輕的力道。她感覺到他的食指上有老繭,粗粗的觸感有如小貓的舌頭。他雙手的野蠻力量與極致輕柔的動作形成強烈對比,讓她全身冒起雞皮疙瘩。      「現在呢,」藍笙輕聲說,一邊專注看著雙手拇指按住的柔嫩咽喉,濃密的睫毛垂下。「在這種狀況下,一旦被制住,妳只有幾秒的時間可以反應。」      「對。」嘉芮回道,意識到他能夠感覺她的呼吸與脈搏,以及吞嚥的動作。「氣管與頸動脈受到壓迫很快就會導致喪失意識。」她猶豫地舉起雙手抓住他的手肘。「假使我像這樣抓住他的手臂往下拉……?」      「如果對方的體型和我一樣就行不通,妳拉不動。縮起下巴保護喉嚨,雙手掌心貼合,做出像在禱告的動作,穿過兩隻手臂中間……很好,高一點……直到我的手肘被迫彎曲。有沒有感覺到我的手放鬆了?」      「有。」她愉快地發現道。      「現在抓住我的頭。」      嘉芮不知所措,茫然地看著他。      「快呀。」他鼓勵。      一陣緊張傻笑聲竄出,害她丟臉又氣惱。她從不傻笑的。她清清嗓子,強迫自己伸出雙手,彎曲手指抓住他的頭顱,掌根貼著他外耳廓整齊的弧線。他的短髮觸感有如粗絲線。      「靠近我的臉一點,」藍笙說,「這樣妳才能用拇指戳我的眼睛。」      嘉芮瑟縮了一下。「你要我挖人的眼睛?」      「是的,不要對壞人心軟,因為他不會對你心軟。」      她躊躇著調整雙手,雙手拇指的指腹並沒有真的按在他的眼睛上,而是在外圍處,那裡的肌膚細緻熱燙。她無法直視他的雙眼,他眼睛的顏色是如此濃烈,她覺得彷彿被拖進一片碧藍,幾乎溺斃其中。「用力按眼睛的同時,」他接著說,「可以很輕鬆就把頭往後推,然後往下壓,直到對方的鼻子撞上妳的前額。」她動作之前,他先提醒:「慢一點。我的鼻梁已經斷過一次,我不想重溫那種經驗。」      「怎麼發生的?」她問,腦中想像著生死交關的場面。「當時你在壓制暴動嗎?還是制止搶劫?」      「我踢到水桶絆倒。」他無奈地說。「現場有兩名巡警,牢房擠滿六個還押犯人,一個逃兵,還有一個交保的人。」      「真可憐。」嘉芮同情地說,雖然她忍不住笑了出來。      「很值得。」他說。「囚犯原本快要打起來了,但他們笑得太厲害,忘記要打架。」他突然變得正經。「真正出事的時候,要用盡全力把對方的頭拉過去,重複用力撞擊,直到他放手。」      「我不會因為這樣昏倒嗎?」      「不會,這部位很硬。」藍笙停止動作,輕敲她的前額,動作像敲門一樣。「他會比妳更痛。」      他的手回到她的脖子上,手指以極輕柔的動作握住兩側。      嘉芮小心翼翼將他的頭往下拉,直到感覺他的鼻子和嘴碰到她的前額,接觸只維持了短暫一瞬,卻有如電擊。他嘴唇光滑的觸感,他呼出的溫熱氣息,再次帶來奇異的感受,一股暖流似乎從她敏感處放射而出。她吸進他的氣息,清潔健康的男性身上獨有的氣味,有如刷洗過的皮革。      藍笙緩緩後退。「如果妳的裙子不會太重或太緊,那麼接下來可以用膝蓋頂他的下體。」      「你要我用腿去踢……」她往他的胯下一瞄。      「像這樣。」他略微抬起膝蓋示意。      「我想步行用的裙子應該可以。」      「那就這麼做。」藍笙說。「那是男性身上最不堪一擊的目標,劇痛會瞬間傳遍內臟。」      「我相信應該會這樣沒錯。」嘉芮思索。「陰囊裡有一道神經,叫作精索神經叢,往上延伸到腹腔。」發現他轉開了臉,她帶著歉意地說:「我讓你不舒服了嗎?請見諒。」      藍笙抬起頭,露出眸中的笑意光彩。「一點也不會。我只是從來沒有聽過淑女那樣講話。」      「我之前就說過了……我不是淑女。」

作者資料

莉莎.克萊佩(Lisa Kleypas)

1964年出生於美國德州。 她在麻州威斯理學院(Wellesley College)攻讀政治學學位期間,每個暑假都在寫小說,直至畢業,才終於出版第一本小說,那時她二十一歲,從此羅曼史作家成為她生涯第一份、也是唯一一份工作。 她有時會從一般的羅曼史汲取靈感,用自己細膩的筆風賦予主角和故事新生命,她認為把傳統設定元素重新改頭換面非常有趣。她2004年接受All About Romance網站訪問時表示,她作品的個人特色,是感官及情感的張力,而這也正是讀者一再渴求她作品的原因。 她優美的文筆與備受好評的文采,使得全美最大的經紀公司之一威廉‧莫理斯將她納入旗下(梅爾‧吉勃遜也是客戶之一)。 她幾乎每一部作品都進入《紐約時報》、《出版家週刊》的暢銷排行榜,有多部小說獲得美國羅曼史作家協會RITA獎的最佳短篇歷史羅曼史,或進入決選。她一開始進入寫作生涯是寫歷史羅曼史,2006年初,她宣布跨足寫現代羅曼史,第一本現代羅曼史《甜心爹地》在2008年出版,同樣備受好評。不過她也沒有放棄擅長的領域,目前也仍繼續寫歷史羅曼史。 著名卡片出版公司「賀軒」成立的家庭電視網也於2012年開始將她的書改編成電視、電影。目前她與家人居住於華盛頓州。 相關著作:《危險紳士》《冷情浪子》

基本資料

作者:莉莎.克萊佩(Lisa Kleypas) 譯者:康學慧 出版社:春光 書系:暢銷小說 出版日期:2019-05-30 ISBN:9789579439596 城邦書號:OG002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