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九龍城寨2:龍城第一刀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九龍城寨2:龍城第一刀

  • 作者:余兒
  • 出版社:奇幻基地
  • 出版日期:2019-04-29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城邦超爆必讀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暗黑王道經典之作!全系列三部曲重磅推出! 原著小說改編漫畫榮獲第七屆日本國際漫畫賞! 【十四大名家破天荒聯手推薦重量級作品】 一段永恆不朽的江湖傳奇! 在暴力世界裡追求情義、理念、純愛的熱血大作! 《九龍城寨2:龍城第一刀》 為幫會,他必須力壓內訌派系當上龍城幫第一人;為兄弟,他必須單刀赴會獨闖澳門,只因——義氣 甫登基的龍捲風嫡傳「龍城幫」第二代掌舵人——信一 不僅面臨「後哥哥時代」的內憂奪權包袱,又必須對抗外患澳門黑幫超級梟雄的「雷公子」。 喪心病狂滿腦子陰險狡詐狠毒變態手段的雷公子,視火兒信一十二少吉祥等義氣兄弟為眼中釘,雙方針鋒相對,欲除之後快!AV卻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欲把雷公子轟得死.無.全.屍! 無奈雷公子的詭計及身旁無敵戰將,讓眾人陷入苦戰、受傷被伏、分崩離析,龍城浩劫、黑道變天、人間悲劇即將上演! 九死一生之際,一個炙手可熱的江湖新貴——銅鑼灣洪興「陳浩南」 降臨夢幻聯盟,力撐龍城幫! 【各方名人推薦】(按筆劃順序) 九色夫(知名暢銷作家)、九把刀(知名暢銷作家導演)、天航(知名作家)、牛佬(《古惑仔》漫畫原作者)、吳子雲(知名暢銷作家)、星子(知名暢銷作家)、莊澄(《無間道》監製)、陳浩基(知名暢銷作家)、喬靖夫(《武道狂之詩》作者)、溫瑞安(武俠名家)、劉浩良(《衝鋒車》導演)、鄭思傑(《打擂台》導演)、譚劍(知名奇科幻作家)、護玄(華文暢銷作家)港台名家聯手推薦!

內文試閱

   1.1   登基      男人在整理衣襟,神情肅穆。      鏡中的他,五官精緻得有點像女生,一頭金髮,酷似公子哥兒,卻不顯荏弱,因為身上有股獨特氣勢在流轉——      江湖霸氣!      男人姿態優雅,即使身上散發血腥暴力的氣息,卻毫無違和感。禮服合體的剪裁穿在他身上,相當好看。      這個氣質特別的人,今天將正式坐上幫會最高權力的寶座——      登基為「龍城幫」第二任龍頭坐館,從此號令三萬門生!      「哥哥,請你放心,我一定把『龍城幫』的名號打得更亮更響,絕不會敗了你的威名!」      男人對鏡自吟,口中的哥哥,並非他的親兄弟,而是「龍城幫」上一代,亦是第一代龍頭。這個傳奇人物,於五十年代已經在道上打滾,憑一雙拳頭以及過人膽識,幾近橫掃全港黑道,卻在人生最高峰時急流勇退,豹隱九龍城寨。直至一年前,與兵臨城下的「暴力團」龍頭大老闆決戰後,才殞落人間。      男人從小就一直在哥哥扶掖下成長,盡得哥哥真傳。      儘管接掌「龍城幫」的責任重大,對外對內險阻重重,但男人既然一手扛下,就絕不容自己辜負哥哥的遺命。      時為,一九九零年。      而男人三十未滿。      男人挺直腰板,深吸一口氣,走到門前。把門推開,外面是一個偌大的酒家宴會廳,擺放了數十張大圓桌。每席盡是不同形式的賭具,一個個刺青大漢各自下注,人聲鼎沸、吞雲吐霧,賭得渾然忘我。      當男人從那細小的房間步出來時,眾人立即放下賭具,停止下注。      「信一哥!」      藍信一,是這個男人的名字。      有些人,與生俱來就帶著強大的氣場,不管在甚麼環境下,他以一種怎麼樣的姿態出現在你的視線裡,你首先注意的就一定是他。      信一向面前百多名門生擺了擺手,展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還未開席,大家繼續玩!」      大人物,便該有大人物的氣度,信一隨口一句說話,已盡顯霸者風範,不怒而威,極具領袖魅力。      信一走在人群裡面,在門生身旁擦身而過,那些平素粗聲粗氣、凶神惡煞的大漢,竟如小學生面對家長般,變得乖乖的模樣,對他又敬又畏。      「信一哥!」      「你們慢慢玩,最緊要盡興!」      信一穿過人群,看見大班人馬從大廳入口魚貫而入,為首的男人五十多歲,口中叼著大雪茄,頸上掛著大串足金項鍊,手腕戴著一隻勞力士鑽石金錶,張狂霸道,一看而知是個分量十足的江湖角色。      「四海幫」龍頭.豹頭。      信一笑著迎上前:「豹頭哥日理萬機竟也到賀,小的當真臉上貼金!」      「信仔,由你出來混那天起,我便認識你,一直看著你成長,今日終於到你繼位,我豹頭又怎可以不到賀啊?」豹頭指著身旁門生捧著的足金金牌,豪氣地說:「這個金牌是豹頭哥特意為你打造, 喜歡嗎?」      信一望著金牌上「一諾千金」這四個大字,淡然一笑:「喜歡!」      「龍捲風在生時最愛跟人說:『做人,不需要大富大貴,但求問心無愧,對兄弟一定要——言而有信,一諾千金!』你是他的指定繼承人,定要記著他的說話,知道沒有?」      「嗯!」信一點頭,亦沒介意豹頭家長式的訓示,他知道這個叔父輩並無惡意。      應酬完豹頭,幾個大人物亦相繼進場,分別是「架勢堂」龍頭Tiger 叔、「大龍堂」龍頭萬威、「天義盟」龍頭宋人傑以及幾個來自澳門的黑道巨頭等。      「大龍堂」的萬威人如其名,濃眉大眼,碩大無朋,舉首投足都很有霸氣,和信一交情泛泛,沒惡意亦不算和善,只對信一拋下一句「恭喜」便在他身旁而過,步入大廳。      宋人傑是個小個子,身高大約五呎五吋,臉上架著一副灰色鏡片眼鏡,讓人無法清楚看見其眼神, 帶點陰險狡黠。      此人近年在樓房生意上大有獲利,把幫會業務逐漸放輕,在江湖已失雄心,稍有虧本的地盤已經全數甩掉,縱然知道因此會令幫會勢力收縮,也不當一回事,是個唯利是圖的守財奴。      宋人傑前來目的,當然並非真心到賀,而是他知道「龍城幫」有意擴大幫會業務,只想藉此跟信一攀關係,希望日後能取得合作機會,撈上一筆。      宋人傑熱情地熊抱信一:「真是後生可畏!」      信一淺笑:「多謝宋老闆賞面。」      「別叫宋老闆這麼見外,跟其他大哥一樣,稱呼我人傑便可以了!哈哈哈……」      信一巧妙地掙脫開他的雙手:「都是一句吧。」      「哈哈哈……那就隨便你啦。」      宋人傑的虛偽,信一老早就領教過。若是換作從前,他對沒有好感的人,一定不屑一顧;可現在他身分不同了,每一句說話都對幫會有直接的影響,考慮的東西自然不止個人意氣。這刻就算遇上面目可憎的討厭人種,只要對方沒有挑釁舉動,信一也會「以禮相待」,盡量以和為貴。      身穿啡色西服,一臉笑容的Tiger 叔走到信一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世侄,恭喜你正式當上龍頭!你雖然是我的後輩,不過你已成了一幫領導,那麼以後大家就是平輩啦!」      黑道中人,總愛論資排輩,對於入門先後、職位階級看得很重。不少老一輩的人員,就算被後浪趕上,也會因為對方的年資不及而感不服,儘管他們在幫會的職級已超越自己,也不能改變這班老一輩的態度與看法。      Tiger 叔在江湖上身分高、地位重,卻把信一跟自己看齊,足見他胸襟甚廣。      「謝謝你。」      這幾個大人物當中,信一最有好感的就是Tiger 叔了。      「『龍城幫』跟『架勢堂』關係一向不錯,你與我們的十二少更是拜把子兄弟,我們兩幫人以後要多多合作。」Tiger 叔笑說:「其實這兩年我的身體也不太好,已經逐漸把幫會的業務交給十二仔處理,我們這些老一輩真的是時候退下來,過些平淡的日子。『架勢堂』出了一個十二少,『龍城幫』又有你這個才俊,踏入九十年代,江湖也該來個新開始,現在是你們年青一輩的年代了!」      Tiger 叔說得沒錯,每一個時代,都有屬於那個時代的英雄,過時過氣的舊人如不適時引退,隨時會被突如其來的巨浪淹沒在大江湖中。很殘酷卻又真實,只因江湖從來兇險。      「信一,你的兄弟正等著你,上台跟大家說幾句話吧!」Tiger 叔。      一幫之主,不是你想當便可以當得來,除了要有實力之外,更需要擁有梟雄的氣概,以及懾人的領袖魅力!      欠缺了這兩種元素,就算登上高位,也總有一天給狠狠地拉下來,摔個粉身碎骨。      信一是個聰明人,他固然明白這個道理。      「龍城幫」由龍捲風創立,歷來只有龍捲風這個唯一的龍頭,要令老一輩心服口服,絕非一件易事,所以不少舊派思想的老臣子也沒有出席「登基大典」。      站在台上的信一,面對著台下數百雙目光,無畏無懼,亦沒怯場,神色自若、自信,氣定神閒, 大有君臨天下的皇者氣派。      「各位兄弟手足、同道盟友,你們好!」信一笑了笑,右手拿著咪高峰,左手撥了撥額前劉海: 「首先多謝大家賞面,撥冗出席今天的晚宴。大家都知道『龍城幫』是哥哥的畢生心血,一年前,哥哥與世長辭,他離世前委任我為『龍城幫』第二代龍頭,當時,真的不知自己能否勝任……」      想起當日哥哥傳位給自己的一幕,信一的情緒亦激動起來。      「『龍城幫』人才輩出,論實力,我不算最好打;論資歷,不知還有幾多位前輩比我更有資格坐這個位,我德薄才疏,到底何德何能?之後幾個月,我反覆思量,哥哥為甚麼會選中了我?而我,又有否足夠能力擔此重任?想了又想,不知不覺間,我想起一些有關哥哥出道時的傳奇事跡……」信一抓緊咪高峰:「大約在三十年前,出道不久的哥哥為了營救兩位拜把兄弟,不惜以身犯險,闖入當時屬於敵陣的九龍城寨,單挑『青天會』大惡人,震東!最後,哥哥血洗九龍城寨,憑一己之力轟下了八名『青天會』的武將,成功把他的兄弟救了出來,代價是,從此成為了『青天會』的狙擊目標。」      場中上一輩的人聽到震東的名字,同也心有餘悸,只因震東是當年華探長雷老虎的堂弟兼「收租佬」,一個橫行黑白二道的超級梟雄,誰開罪了他,便注定橫屍街頭!      「當時所有人也認為,哥哥要保住性命,就得離開香港,可哥哥卻沒有逃離之意,一直留在原地抗爭,最後的結果如何,也不用我多說了。」信一續道:「多年以後,每當我問起哥哥為何年少時那麼斗膽,了無懼意的去挑戰權威,哥哥總是說:『有些事是注定的,如果我注定成為一個梟雄,那麼曾經在我生命中出現的敵人,全都是成就我登上高峰的踏腳石。正如一些歷史人物,無論他出身是個流氓或是乞丐,只要是命中注定,他終會天命所歸,成王稱霸!』回想起哥哥的說話,令我當頭棒喝, 既然哥哥已欽點我為新任龍頭,那我就甚麼也不用去想,餘下來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就是好好的去當這個『龍城幫』第一人,殫精畢力,誓必要把『公司』的招牌擦得更亮!」      「信一哥說得對,從此我們『龍城幫』以你為馬首是瞻!」      「信一哥萬歲、『龍城幫』萬歲!」      信一能說會道,他的「演說」聽得一眾門生熱血沸騰,現場氣氛亦因此炒熱起來。      而其他派別的人物,心裡暗自盤算,對信一亦有不同的看法。      唯利是圖的人.宋人傑:      「這個信一年紀輕輕卻甚有大將之風,一表非俗,絕對是大器之材,跟他打好關係,說不定他日能助我賺大錢,嘿!」      思想守舊的人.豹頭:      「說話倒有點感染力,不過還是太幼嫩,尚未能幹出甚麼大作為。」      豁達大度的人.Tiger 叔:      「哥哥真有眼光,信一絕非池中之物,他日成就肯定無可限量!」      「時候不早,請各位入席就座,好好享受晚宴。」      信一步向主家席,除了身旁的頭號門生阿鬼,與他共桌的,全都是其他幫會的領導級人馬,包括宋人傑、豹頭、Tiger 叔、萬威等人。      席上,還懸空了四個席位,留給四個重要人物。      老大登基大好日子,卻見阿鬼露出憂色。      信一輕聲地問:「怎麼啦?」      「信一哥……有件事,我不知該不該說……」      「不要吞舌吐吐,有話就直說。」      「剛才我收到消息,『龍城幫』三大元老……認為你不合資格坐這個位,今晚不會出席……」      「就是這樣?」      「他們已經召集了旗下門生,打算在今日收回你的地盤……」      「唔,這我早知道了。」      「今晚支持你的頭目全部都到這裡來,我們幾個重要地盤正處於真空……」阿鬼憂心忡忡:「我們需要立即調配人手過去嗎?」      「不用緊張,今晚是我跟『龍城幫』的重要日子,他們選擇今日向我開戰,你認為目的何在?」      「當然是乘虛而入,掠奪我們的地盤!」      「我們每個月賺回來的錢,都會分兩成給他們,生意受損,便直接影響到他們的收入;而那些地盤,大多都是合法生意,就算被他們攻陷了,也不能掠奪過來啊,所以今次他們的目的,絕非為利, 而是要我——名譽掃地!」信一撥了撥頭髮,淡淡地說:「你以為在場其他幫會的老大會不知道『龍城幫』內訌之事嗎?他們都在隔岸觀火等看好戲,看我如何拆除這台炸彈!今日我一旦調兵過去,難免有一場血戰,就算我們把對方打退,保住了地盤,輸的都是我。」      「為甚麼?」阿鬼一臉不解。      「你試想想,今天是我『登基』的大日子,直系門生卻弄得個個傷痕累累,第二天全江湖都會流言滿天,說我這個龍頭不但未能好好一統門下,而且連累門生受傷,到時黑道看不起我,白道也因為我管治不力而對我施壓,我簡直兩邊不是人!」      「除非我方能壓倒性取得勝利,否則你的威信難免會被動搖。」      「Good !你的腦袋開始靈光了。」      「那麼……你為何仍可如此輕鬆?」      信一翹起嘴角,但笑而不語。與此同時,晚宴的第一道菜已上席。      一眾頭目都知道一場暴風雨即將要降臨在信一身上,每人都抱著不同的心情,看他如何面對這個關口。      「信一,我對你有信心。」信一身旁的Tiger 叔耳語。      「謝謝。」信一報以一笑,舉起酒杯:「各位大哥,小弟敬大家一杯!今晚不醉無歸!乾杯!」      「乾杯!」      噹——      碰過了杯,晚宴正式開始。       1.2   班霸      九龍半島上,同一天空,一個被黑道喻為賺錢天堂的地方,尖沙嘴。      尖沙嘴的地盤由五大幫會瓜分,「四海幫」、「大龍堂」、「架勢堂」、「暴力團」及「龍城幫」各佔山頭,十多年以來,鮮有新幫會能打進這圈子。誰不怕死踏入這塊英雄地,無疑是自掘墳墓。      燈紅酒綠的街道上,有著各式各樣的夜市生意,夜總會、酒廊、舞男店、卡拉OK等。      這條紅燈區大街,是「龍城幫」其中一個地盤。      幾個性感打扮的妙齡女子,準備走進夜總會裡,迎接一天「辛勞」的工作。      此時,平靜的街道,突然響起了一陣如雷般的步履。      妙齡女子們同被眼前的景象嚇至花容失色,她們瞧見不遠之處的馬路上,有一群手執木棒、刀刃的大漢正殺氣騰騰,踏入信一的地域,一看便知絕非善類。      他們當然也不是來光顧,顯然是來找碴的!      小姐們見情勢不對,加快步伐,趕快走入夜總會內。      其中一女忙於走避,失足地上,足踝摔至瘀腫,無法站起嬌軀。      正感無助之際,一隻有力的手臂把她攙扶起來。      只見對方是個年約二十二、三,一頭紅髮,一身黑色皮衣的帥哥。      「小姐,弄傷了便早點回家休息,我跟你老闆很熟稔,把你的名字說給我知,待會替你告假。」紅髮帥哥輕佻地說。      「吉祥,別多事,找位手足截輛計程車送她離開便是!」比紅髮帥哥更帥的男子說。      「知道,阿大!」      這兩個帥哥,不就是「架勢堂」的大紅人,十二少與吉祥。      站在他倆後面,還有十數名門生,各執一把壘球棒,顯然有備而來。      十二少手執一把日本武士刀,跟吉祥都好整以暇,全不為即將的戰役而緊張。      因為他們盡皆驍勇善戰,見慣風浪。      「吉祥,你聲浪比較響,替我叫他們走吧。」十二少用尾指挖挖耳孔。      「喂!你們站著,別要動!」      本來浩浩蕩蕩的大漢,見吉祥拿著一把大刀擋在前路,也不敢輕舉妄動。      「你們是哪一幫的人?」      吉祥望著十二少說,傻了眼:「他連我們也不識?」      「既然人家不識你,你便告訴他,我們是誰。」十二少不徐不疾,冷靜地道。      「大塊頭,聽好,本大爺乃『架勢堂』兩大帥哥之一,紅髮吉祥是也。在我身邊這一位是鼎鼎大名的十二少,所謂平生不識十二少,便稱英雄也枉然!」吉祥哈哈笑道:「看你們的樣子也很難當英雄的了,回家吃飯拉屎,然後好好睡一覺吧!」      「十二少?!」      就算沒見過其人,出來混的沒可能未聽過十二少的名字。      「膽怯了嗎?在我們還未改變主意之前,速速滾吧!」吉祥意態囂張地說。      「今天是我們『龍城幫』的私人恩怨,你們『架勢堂』最好不要插手!」      「你白癡!若不插手,我們現在便不會站在這裡啦!今日只有兩條路你選擇,一是回家拉屎,二是給我打殘然後餵你吃屎!拉屎還是吃屎你自己選!」      面對十二少這支江湖勁旅,「龍城幫」人馬難免有所怯懼,可吉祥一再挑釁,他們就算真的想回家拉屎,在這情勢下已經騎虎難下,唯有亮起兵刃,拚死一戰!      「敬酒不喝喝罰酒,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大漢甲鼓起勇氣大喝。      「甚麼年代呀?還說這種老土對白!」      「龍城幫」一眾向著十二少方向衝殺過去,吉祥卻仍氣定神閒,提起手中大刀,看真一點,那是歷史名將關雲長的青龍偃月刀!      「看見這種場面我便感到興奮,自從一年前跟『暴力團』大戰之後,我已很久沒有拿過刀了!」      吉祥異常亢奮:「阿大,此戰就由我來打頭陣吧!」      「隨便。」十二少未出鞘的武士刀扛在肩膀上,打了個呵欠:「不過信一曾囑咐,著我們盡量手下留情,知道沒有?」      「知道阿大!」吉祥如靈猴般一躍而起,右手祭起大刀,精神抖擻,殺入敵陣:「過來過來,不要命的就給我過來!」      吉祥氣勢如虹,對方一時間亦被震懾,頓住了步伐。      「我們人多勢眾,不要被他嚇倒,上呀!」      來到這個地步根本沒可能走回頭路,大漢只好硬著頭皮,與一眾同門揮刀而上。      「人多勢眾又如何?」吉祥單臂橫揮大刀:「有沒有聽過——人強不需要馬壯呀!」      兵兵兵——      急快的刀鋒在黑夜中劃出一道銀光,接下來無數刀刃碎片散滿一地。      要贏人,先贏勢!吉祥甫一出手便把對方壓下來,縱然是敵眾我寡,他也有信心可以打贏這一場仗!      吉祥衝入人群,揮舞著手中大刀,橫劈直斬,刀法既快且準,不消半分鐘便傷了對方十多人,只傷不殺,把他斬至倒地或甩掉武器便收手,已算是相當仁慈。      原名韋小吉的吉祥,十多歲便跟隨十二少於江湖上打滾,初出道時,吉祥只是個外表獃頭獃腦, 全沒霸氣的小混混角色,所以一旦要跟別人「講數」、動武,吃虧的總是他。      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東西,把所長發揮在合適的工作上,便如魚得水,相反就不能得心應手, 難以跨越某個級數或檔次。      要做個響噹噹的頂尖江湖人,除了要夠狠夠惡,還要懂得運用腦筋,否則永遠不能站在最前線, 只能當強人背後的三線角色。      當初所有同門也認為吉祥的性格不合走江湖路,難有發展。唯獨十二少覺得他是眾多門生中,最有潛質的一個,因為吉祥在每次行動中,都會思考,縱然他從沒有表達過自己的想法及提出意見,但跑慣江湖的十二少卻可以看出,這個韋小吉絕非池中之物,假以時日,經過歷煉與琢磨,必會成為一把鋒利的寶刀。      十二少看著吉祥的精彩表演,內心暗感讚許:「比起一年前,他的刀法又再進步了。」      「對手太弱,不太好玩……」吉祥向著身後的同門說:「兄弟們,餘下的留給你們!」      一語甫畢,「架勢堂」人馬便向敵人衝過去。      「龍城幫」的氣勢已被吉祥打散,潰不成軍,「架勢堂」輕易地便把餘黨全數擊退。      「幹得好!」坐在鐵馬上的十二少,把一個頭盔拋給吉祥。      「都是多得阿大教導有方。」吉祥戴上頭盔,坐上十二少的鐵馬後座。      「何時變得如此謙虛?」      「我為人一向謙虛!」      「是嗎……」      「阿大,知不知今晚的菜式如何啊?」      「今晚這場龍頭宴,肯定是一等菜式!」      「嘩,原來已經九時半,阿大……可否開快一點,我怕趕不及吃魚翅。」      「魚翅?我保證第二道菜還未吃完我們便已到了!」      「真的?」      「我十二少從不誇大!」      十二少踩盡油門,戰車便在公路上發出咆吼之聲,絕塵而去。      第一道菜還沒吃完,信一的手提電話響起。      「喂。」      電話筒的另一邊,是信一身處夜總會的門生,目睹剛才的一幕後立即致電老大,報告實況。      「Good !」信一滿意一笑:「今晚提早關門,下班後跟夜總會所有兄弟姊妹宵夜,費用由我支付,玩盡興點!」      「老大,怎麼了?」阿鬼問。      「拆掉第一台……」信一夾起一片脆皮乳豬,放入口中:「還有兩台。」      信一的笑容既自信又自然,這個年青後進看來真有能力平息這場風波。      旺角。      一條停泊了多輛小巴的大街上,一個個滿身鮮血的大漢七零八落倒在地上。      他們每人身體不同部位的肢節都扭曲得極不尋常,顯然是被硬物撞擊至骨折。      隆——      一個面上戴著面具的巨大身軀,提起沉重步履,如鋼鐵般轟落地面,彷彿要把地面壓碎一樣!      他的拳頭,染滿了別人的鮮血!      他的名字叫AV !      「雖然信一叫我盡量留手,不過,我實在控制不住自己……」AV望著眼前幾個仍沒倒下的漢子說:「看見你們便叫我怒火中燒!今晚,沒一個可以逃過我的拳頭!」      轟——轟——轟——轟——      兩分鐘過後,所有紋身漢子都倒在地上,統統被AV重創!      兩幫人馬分別已給打敗,還餘下一幫,他們的目標,正是信一的據地——      九龍城寨!      超過三百名黑衣大漢浩浩蕩蕩,來到九龍城寨正面入口的大馬路對面,陣容比尖沙嘴及旺角兩邊更強大、更誇張,可見這裡才是他們今晚的主要突襲目標。      可是三百名大漢卻沒有攻城之意,只一直待在大馬路上,全因為在城寨前面,站著一個名噪黑道的江湖巨人。      一個曾經避走城寨,如今卻是這裡一分子,前「暴力團」戰神,現為九龍城寨街坊福利會主席——火兒!      眼下情景,不禁令火兒想起大老闆圍城一幕。      當然,今次的排場絕不可跟當日相比。      所以火兒也表現得甚是輕鬆,手中沒有任何兵器,只有一杯凍檸檬茶。      「火兒,你早被大老闆逐出幫會,現在已非黑道的人,江湖的事也與你無關,識趣點給我讓路, 我們取了想要的東西便會離開,不會傷害城裡任何人!」      「你有所不知,我已成為了『龍城幫』的會員,又再誤入歧途,加入黑社會了。而且我現在是九龍城寨街坊福利會的主席,保衛家園,男子有責!」火兒用吸管啜了一口檸檬茶:「你們是不是要取『龍城幫』的龍頭杖?是的話,那便認真抱歉,因為信一哥吩咐我好好保管著它,這是他交給我的第一項任務,不容有失啊。我想今次你們要空手而回了。」      「你只有一個人,能惡到哪裡?你再有能耐也敵不過我們好幾百人!」      「誰說我只有一個人?」      火兒喝了最後一口檸檬茶,然後吹響了一聲口哨,城寨內便湧出大批人馬。      黑壓壓的人站在火兒身後,擠滿了整條道路,少說也有五百人。      「雖說人強不需要馬壯,不過人多始終好辦事。」火兒望了望身後那班人:「對不對啊?」      「火兒哥說得對!」火兒身後的人齊聲高呼。      站在火兒身後的,並非「龍城幫」的人馬,而是「暴力團」的成員。      大老闆雖然乖戾又自我中心,但也有善良一面。當日火兒母親慘死在王九手上,一直叫大老闆耿耿於懷,總想作出補償,故對火兒承諾,只要他有需要,隨時可以動用「暴力團」的兵馬。      這次跟「龍城幫」另一派系爆發衝突,不便出動信一人手,火兒遂向大老闆借兵。      火兒人多勢眾,一旦開戰,來犯一方必吃大虧,可是若鳴金收兵,回去後定必被上級處罰,局面變成進退維谷。      「要你們這樣離去,相信很難交代吧。」火兒鬆了鬆筋骨:「別說我以眾凌寡,現在我給你們挑一個出來跟我單對單對打,只要把我擊倒,今天你反轉城寨我也不會再作阻止!」      現下形勢,火兒根本不用跟對方說條件,此舉不但盡顯他的皇者氣度,還充分表現出他對自己的實力信心十足。      這個盤口對來犯者相當有利,他們當下便派出一名個子比火兒巨大的大塊頭出來。      「你的身型跟AV相若,不過氣勢方面似乎不夠。」火兒上前,望著大塊頭說:「動手吧,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如何。」      大塊頭二話不說便運起巨大的拳頭,直轟面前火兒。      大塊頭的拳落空了,因為火兒在眨眼之間已站到他的身旁。      「你的動作,太慢。」      大塊頭愕然非常,心想:「他……何時來到我身旁的?」      大塊頭的個子雖然比火兒高了一截,可他卻感到火兒如巨人般氣勢儼然,天威莫犯。      輸了勢,這一戰大概已經分出了勝負,但大塊頭卻難得頗有體育精神,竟然還可揮出第二拳。      大塊頭的拳仍未完全揮出,便突然感到肚腹一陣劇痛,雙膝更不由自主跪在地上,口中還不斷吐出白沫。      「你跟我的實力相差太遠了。」      火兒實在太神了!在場的「凡夫俗子」無一不被他的「神技」所震懾。      他們雖看不到火兒何時出手,卻絕對相信大塊頭是因他而倒下。      「你們的代表輸了,帶他離開吧。」      他們根本沒有選擇餘地,只好垂頭喪氣,乖乖撤出九龍城寨。      火兒智勇兼備,而且實力超然,「龍城幫」信一派系增添了這一名猛將,幫會聲威將與日俱增, 香港第一社團之位,指日可待!

作者資料

余兒

資深漫畫編劇,作品題材包括:技擊、武俠、愛情、黑色荒誕等。第一本小說《九龍城寨》出版後,正式投身文字媒體出版。該作其後改編成漫畫版,由他同時擔任編劇。憑《九龍城寨》漫畫(原作、編劇)獲「第七屆日本國際漫畫賞受賞作品」,是香港首位獲得此項殊榮的小說作者。另著有《今晚打喪屍》系列、《那年五月他和她遇上了》。上述作品均有授權電影、漫畫、手機遊戲及舞台劇等跨媒體改編。

基本資料

作者:余兒 譯者:人尤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19-04-29 ISBN:9789869762816 城邦書號:1HO09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