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升級
目前位置: > > >
武動乾坤(27)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武動乾坤(27)

  • 作者:天蠶土豆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09-14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他不僅創下了紀錄,也改寫了小說界,當代傳奇新巨擘——天蠶土豆。 ◆與盜墓筆記、甄嬛傳、花千骨、琅琊榜、全職高手齊名的經典IP。 ◆同名電視劇2018暑假上映,由張黎執導,楊洋、張天愛、吳尊,王麗坤領銜主演,預約討論度及收視率雙冠王! ◆作品總點擊數超過100億,紀錄至今無人能破。 ◆書籍改編為遊戲、漫畫、動畫等,所衍生之改編作品為中國之最。 ◆同名動畫首播當日觀看破億,第一季總收視破十億。 ◆創小說先例,拓玄幻武俠,屢屢創下玄武小說新紀錄,天蠶土豆是當代最具代表的小說巨擘。 【內容簡介】 修煉一途,乃竊陰陽,奪造化,轉涅槃,握生死,掌輪迴。武之極,動乾坤! 天貂妖族被異魔侵蝕逐漸同化,幸虧林動及時趕到,祖符一出,異魔潰逃,順利保住小貂未來族長之位。吞噬神殿再現於世,各方人馬紛沓而至,意欲謀奪傳承,但唯有身懷吞噬組符的林動順利獲得傳承,實力大漲。 時至今日,羽翼豐滿,林動三兄弟即將重返東玄域…… 品嘗過《花千骨》的瑰麗世界、《瑯琊榜》奮發向上,智博奸佞。《武動乾坤》將以燦爛的大千世界、奮發的不畏之心和纏綿悱惻的愛情,開拓2018的壯麗玄武世界。 【網友推薦】 初識武動,覺其不溫不火,貌不驚人,但土豆的風格,也算精品。 二識武動,由於我這回是慢慢慢慢慢慢的看,所以細節都看了進去。 我發自內心的講,武動是一本好書。 「精華好文!」、「必讀,超好看!」、「快推,錯過遺憾!」 林動,自小便是頂尖宗族的落魄分家之人,在沒有拿到石符之前,普普通通。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他都是靠著自己一步一步爬。 土豆說的不錯,林動比較真實,而我們也終究是生活在現實之中,所以如今我比較喜歡林動。 ——來自網友真誠推薦 【關於戲劇】 2018年,同名電視劇即將上映,從導演、演員到工作人員,每一個人都突破自我限制,只為呈現出最好的《武動乾坤》。 由張黎執導,楊洋、張天愛、吳尊,王麗坤領銜主演,釋小龍、柳岩、索笑坤、董晴、楊皓宇、馮俊熙等連袂主演。 ☆2017年年度品質導演——張黎。 與張藝謀、顧長衛同為電影界的黃金世代,曾經執導《孔子春秋》、《走向共和》、《少帥》等熱門電視劇。 為求自我突破,首次執導玄幻、修真電視劇:「主動接觸……《武動乾坤》這樣的玄幻題材剛好給我創造這樣的機會……這是過去那些歷史正劇不可能做到的。」 ☆隱忍不發、修煉成才的地才林動: 《微微一笑很傾城》、《盜墓筆記》、《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人氣小生楊洋飾演。 楊洋對此角色展現高度期盼以及自信:「跟以前完全不同,會給大家帶來反差」、「通過飾演一個底層打拼出來且年齡跨度較大的熱血角色,希望能向大家展現出不一樣的一面。」 為了演好這個角色,呈現給粉絲角色魅力,不畏辛苦與困難,就算因戲受傷,仍貫徹到底每日到場,從不用替身,被導演稱之為「戲瘋子」、「他只能演這個角色」只有這個角色,才能披露出楊洋的另一面。 ☆天之驕子、絕對死敵的天才林琅天: 拍攝過《爸爸去哪兒5》、《花樣少年少女》、《終極系列》,被觀眾直呼「暖男」、被粉絲封為「超人爸爸」的吳尊扮演。 這不僅僅是吳尊的古裝電視劇處女作,也是他用來突破自我侷限,不同於以往的角色。 對於這個角色,吳尊如此形容:「這真的是我演過最期待的角色。從正到反派,我都愛上了林琅天這個角色」 ☆冷若冰霜、外冷內熱的冰主應歡歡: 《太子妃升職記》、《妖貓傳》、《愛情進化論》張天愛,導演唯一欽點:「這個角色非常重要,非她莫屬」。 張天愛在採訪中多次提到「突破大」、「非常期待」,為了演活應歡歡不惜「拍攝時候嗓子都是啞的」,只為展現一位符合書中描寫,有血有肉、靈動活潑的應歡歡。

內文試閱

  §第五百七十七章 異魔王再現§      空中的昊九幽依舊保持跪伏姿態,面色分外淡漠,即便是林動的話都沒讓他有絲毫變色,這般定力即便是林動都忍不住在心中讚了一聲。      「林動小哥,他也被異魔侵蝕了?」祝犁望著昊九幽,忍不住問道。昊九幽是天妖貂一族中相當優秀的人,若他也如此的話,對他們的打擊著實不算小。      林動黑眸眨也不眨地看著昊九幽,淡淡道:「大長老,百年前,他在天妖貂族內的天賦只是一般,為何突然間實力突飛猛進,莫非你不覺得有半分奇怪嗎?」      祝犁面色微變。      「若是我所料不差,這位昊九幽兄弟應該是借助異魔的力量,導致實力在百年間達到轉輪境。而且,從他身上,我感應到永恆幻魔花的波動,我想天洞內的那些永恆幻魔花是你偷偷種下的吧?」林動雙目中浮現銳利之色,聲音多了些許冰冷。      天妖貂族族長面色平淡,蘊含無盡威嚴的雙目卻鎖定昊九幽,其中有著殺意以及一抹心痛的惋惜。      「昊九幽,他說的是真是假?」祝犁面色鐵青暴喝道。      眾多天妖貂族人也抬頭盯著昊九幽,大多數人都難以置信,沒料到這個平日裡溫和得令人如沐春風的同伴,竟然會隱藏得這麼深。      「呵呵,真是棋差一著!沒想到在快要成功的時候,跑出你這種惹人厭的傢伙!」低垂頭的昊九幽肩膀突然輕輕抖動,一道壓抑濃濃殺意的笑聲傳出。他緩緩起身,雙瞳升起邪惡魔氣,讓他再無平日溫和,看起來異常猙獰。      「你這孽障!」祝犁渾身顫抖,面色格外鐵青,指著昊九幽,心中一陣心悸;差一點,他就要將天妖貂候選族長的位置交到這種人手中,「你是我天妖貂族的人,竟然勾結異魔,還妄圖誅殺族內長輩,畜生!」      昊九幽顯得頗為平靜,他看了憤怒的祝犁一眼,再看下方平靜盯著他的小貂,笑道:「我只是有些不服氣而已。當年在族中,我最不受待見,即便我拚命修煉,但十年的苦修還不如阿貂大哥懶洋洋修煉的成果,他始終是族內最耀眼的人,我在他的身邊猶如一條可憐的跟屁蟲。那時候受到欺負,阿貂大哥會幫我,呵呵!不過我沒半點感激之心,因為我不服!所以他越是幫我,我越是想把他踩下去!所以,百年前他外出時,我將消息傳給異魔,可惜竟然沒將他殺了!」      「阿貂當年遇襲竟然是你導致的?」祝犁拳頭緊握,蒼老臉龐上有強烈的怒火。      天妖貂族族長倒是古井無波,甚至小貂都是面色平靜,只不過周圍的吳重等人暴怒異常,恨不得現在斬殺昊九幽。      「後來我接受異魔的力量,你們看,成就不是很不錯嗎?如果不是這個傢伙突然冒出來,天妖貂族族長候選人將會是我!等到天洞內的頂尖強者都被幻境抹殺後,天妖貂一族將淪入我的掌控,那時你們會知道究竟誰才是天妖貂一族最優秀的人!」昊九幽張開雙臂,臉上的笑容極為狂熱與猙獰。      「扭曲的心態,難怪你會被異魔趁虛而入。」林動搖了搖頭,「不過你的夢想就此破裂,以後不僅做不了天妖貂族的族長,還會被族人唾棄。你不配你所擁有的天妖貂血脈。」      昊九幽瞳孔微微一縮,盯著林動咧嘴獰笑:「你是什麼東西?配不配也輪得到你來教訓?」      「昊九幽,老夫會親自將你擒下!你的確不配這身血脈,所以老夫要將你這身血脈抽出來!」祝犁語氣森寒,一步跨出就出現在昊九幽身前,浩瀚元力奔騰席捲向對方。      「哈哈——」昊九幽見狀仰天大笑,身體一震,竟有一股黑色幽香自他體內擴散出來。      「大長老小心!那是永恆幻魔花的幻香,吸進體內就會陷入幻境!」林動眼神微凜,連忙喝道。      聽得林動喝聲,祝犁面色一變,袖袍一揮,元力猶如長虹般掠出,將纏繞過來的黑色幽香盡數震碎。      「我的身體充滿永恆幻魔花的幻香,你們將我斬殺後,我的身體會自爆,幻香將會籠罩整個天妖貂族,而你們也將會盡數陷入幻境,到時候天妖貂一族會從這世間除名了!」昊九幽張開雙臂大聲笑道。      「你這孽障——」祝犁以及諸位長老暴怒出聲卻不敢再有異動。對於永恆幻魔花的厲害,他們相當清楚。他們的實力強橫能抵擋一二,但普通族人被波及就有大麻煩。      「這一次算我運氣不好,不過我還沒輸,日後等我回來,天妖貂族必定會落入我的手中!」昊九幽淡淡一笑,就欲緩緩退走。      「你高興得未免太早。」林動盯著要退走的昊九幽笑了笑,屈指一彈,溫和白光自指尖呼嘯而出,在半空中化為一枚古老符石。      符石高懸天際,溫和白光鋪天蓋地傾瀉,將昊九幽的身體籠罩住,而昊九幽察覺到身體表面的黑色幻香竟然逐漸被淨化。      「這是——祖石?它竟然落到你手中?」昊九幽面色變化,聲音陰沉道。      「眼力不錯。」林動一笑,「祝犁長老,你現在可以出手了。」      「多謝林動小哥。」祝犁一點頭,蒼老面龐上掠過冰冷之色,身形化為虹光掠出,極端磅礴的攻勢鋪天蓋地朝昊九幽席捲。      「砰砰砰——」昊九幽竭力抵擋,不過失去永恆幻魔花這個手段,他顯然不是祝犁的對手,數次對碰都是節節敗退,氣勢也迅速減弱。      又是一番硬碰,祝犁身形紋絲不動,昊九幽已噴血倒飛,臉色逐漸顯得蒼白。      「昊九幽,老實束手就擒!念在往日情分,本族或許會留你一命!」祝犁腳踏虛空,步步走向昊九幽,浩瀚元力在身後彙聚,猶如一輪生死圓盤,玄奧異常。      「呵呵?留我一命?」昊九幽脣角露出一抹譏諷,他擦去嘴角的血跡,眼神陡然猙獰,「不過我不想留你們的命,我看這天妖貂族也沒存在的必要了!」      「冥頑不靈!」祝犁面色變得冷漠,雙目中殺意沸騰,手掌一翻,身後那龐大的生死圓盤陡然暴掠而出。      昊九幽望著呼嘯而來的生死輪盤,一咬牙,雙手結印,朝先前被天妖貂族族長困住的兩名長老陡然握下。那兩名長老的身體竟直接爆炸,血霧擴散間,濃郁的邪惡魔氣蔓延開來,飛快聚向昊九幽身前,化為一道極為龐大的黑色旋渦。      生死輪盤狠狠轟擊在黑色旋渦上,卻沒有引起絲毫波動,猶如投入無底洞一般,沒入其中就消失不見。      林動望著旋轉的黑色旋渦,瞳孔陡然一縮。      昊九幽站在黑色旋渦後衝著林動等人猙獰一笑,手指自肩膀處劃過,鮮血帶著斷臂噴射出去,衝進黑色旋渦內。      「恭迎吾王降臨,血洗天妖貂族!」鮮血湧入黑色旋渦,昊九幽跪伏下來,顯得無比狂熱與虔誠。      「啊啊——」黑色旋渦瘋狂旋轉,無數淒厲的尖嘯聲傳出來迴盪在天地間,讓人渾身血液翻湧波動。      「所有族人聽令,進入戒備狀態!」祝犁見到這一幕就暴喝出聲,天空響起無數道破風聲,一道道身影出現在空中,磅礴氣息充斥天地。      天妖貂族族長面色冰寒地望著這一幕,手掌間凝聚起一股恐怖的波動。      「召喚異魔王?」林動盯著黑色旋渦,眼中掠過一抹凝重,親眼見識過異魔王的他明白棘手程度。      黑色旋渦不斷旋轉,林動見到旋渦深處傳來低沉的腳步聲,兩對蒼白的手臂帶著邪惡氣息緩緩自旋渦深處伸出,抵在旋渦邊緣,接著兩張白皙得略顯詭異的面龐出現在那無數道目光中。      林動輕輕吸進一口冰涼空氣,袖中的手掌緊握起來:該死的!竟然來了兩尊異魔王!      黑色旋渦猶如惡魔的大嘴在空中緩緩旋轉,無盡的邪惡魔氣不斷湧出,讓天地間的溫度降低。原本濃郁的天地元力猶如遇見什麼極為討厭的東西,紛紛四散。      漩渦前有兩道身影凌空而立,身著黑色長衫,一頭黑色長髮隨意披散。這兩人的臉龐頗為相像,看起來有病態的蒼白,脣角勾起一抹弧度,頗為邪魅。兩人沒有任何言語,但所有人都能感覺到一股無法形容的壓迫感籠罩天地,所有的天妖貂族人,甚至天妖貂族族長素來平靜的臉龐都湧上一抹凝重。      兩尊異魔王就是兩尊貨真價實的輪迴境巔峰強者!面對這等陣容,就算是天妖貂族也不能小覷。      「呵呵,原來是天妖貂族族長!看這模樣,你竟然脫離永恆幻魔花的幻境了?」兩尊異魔王那略顯狹長的眸子在天地間看了一圈,停在天妖貂族族長身上,含笑道。      「手筆不小,看來你們盯上我天妖貂族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天妖貂族族長淡淡道,「報上名來吧。」      「呵呵,在下天幻王。」那黑衫男子微微一笑,若不是臉上布滿邪惡魔氣,倒是有點儒雅氣質。      「我是地幻王。」另外一尊異魔王也笑吟吟道。      「你們這些東西啊,即便遠古時候戰敗依舊殘餘不滅,賊心不死。」天妖貂族族長搖了搖頭。      「當年我們戰敗只因為你們出了一個符祖,如今符祖殞命,這片位面所有生靈會淪為我異魔族的掌控。」天幻王笑道,「原本想暗中將天妖貂族頂尖強者消除掉,看這模樣應該是計畫敗露了。」      地幻王眉頭微皺,看向跪伏的昊九幽,淡漠道:「昊九幽,你真讓人失望啊!」      昊九幽身體一顫,咬牙道:「大人,主要是不知從何處竄出來的林動潛入天洞,將天妖貂族族長救出來!」      「哦?」天幻王兩人神色微動,看向站在天妖貂族族長身旁的林動笑道,「一個不過死玄境大成的人類,竟然破得了永恆幻魔花?」      「祖石在他手中,他應該是使用祖石才將永恆幻魔花破解了!」昊九幽道。      「祖石竟然落到你手中?」天幻王兩人臉上浮現一抹訝色。身為異魔,對於遠古時期符祖創造出來用以對付異魔族的強大神物,自然極為瞭解。      林動並未回話,緊緊盯著天幻王兩人,體內元力奔騰,精神力也籠罩全身,進入最為戒備的狀態。      「本身實力太低,祖石在你手中難堪大用。」天幻王隨意一笑,「算了,計畫敗露就敗露,這種情況也在預料中。昊九幽,若你未能完成其他計畫,我看你應該沒存在的必要了。」      「大人,已按照您的吩咐準備周全,隨時可以動手。」昊九幽急忙道。      「不錯。」天幻王滿意點頭,望著天妖貂族族長以及周圍密密麻麻的天妖貂族強者笑道,「原本只想慢慢侵蝕天妖貂族,看這模樣還是只能使用極端的方法。」      「就怕你沒這本事!」天妖貂族族長面色冰寒,一步跨出,恐怖的元力波動自體內擴散出來,這片天地隨即劇烈顫動起來;這位天妖貂族的巔峰強者忍不住心頭的殺意,要出手了。      「開啟護族大陣!」祝犁面色冰冷地喝道。      「是!」低沉而整齊的喝聲在天地間迴盪,一根根光柱從天妖貂族內四面八方暴射出去,這些光柱在空中交織,竟化為一對數萬丈龐大的絢麗蝠翼。蝠翼伸展開來,籠罩整個天妖貂族,蝠翼上的浩瀚莫測波動擴散出去。      「既然來了就留下來吧,能殞命在我天妖貂族,不枉異魔王的名頭了。」天妖貂族族長淡漠道。      「呵呵,不愧是天妖貂族,還是這麼狂傲。」天幻王兩人笑起來,搖了搖頭,臉上浮現一抹淡淡的森然,「今日倒楣的是天妖貂族!」      「雖然你們實力強橫,不過光憑你們就想滅我天妖貂族,恐怕太天真了!」天妖貂族族長冷笑道。      「是嗎?」天幻王兩人臉上掀起一抹戲謔,突然伸出蒼白手掌輕輕觸在一起,脣角的笑容變得殘酷猙獰。      「※無盡幻境※——」聲音冰冷漠然,充滿無法掩飾的濃濃殺意以及病態般的瘋狂。      大地突然顫動,所有人見到在一座座山峰的頂尖突然有黑色光芒破地而出,在林動等人震動的目光中化為一朵朵黑色花朵——永恆幻魔花!      「這百年來,我偷偷將幻魔花種子以陣法形式埋入山體,如今只要兩位大人一啟動,整個天妖貂族都會被由永恆幻魔花形成的陣法籠罩,而你們無處可逃!」昊九幽抬起頭,面目猙獰地望著林動等人笑道。      「畜生!」祝犁眼神暴怒,渾身氣得發抖,他沒想到這百年來昊九幽竟然都在設計天妖貂族,虧諸多長老對他信任有加!      一朵朵永恆幻魔花在山巔搖曳,傳出刺耳聲波,一道道黑色光芒四射,化為一層黑色光罩覆蓋在空中的蝠翼陣法之下。一些實力稍弱的天妖貂族人腦海中傳出眩暈感,甚至神智都有些模糊,是將要陷入幻境的徵兆。      林動眉頭緊皺地望著這一幕,白色的溫和光芒籠罩周身,因為有祖石保護,這種陣法對他沒有太大作用,不過對於尋常天妖貂族人則是傷害極大。      「族長,怎麼辦?」祝犁面色凝重地望向天妖貂族族長,沉聲道。      「如今族內大多頂尖強者在天洞內閉關,之前他們也陷入幻境,如今還無法甦醒。」天妖貂族族長雙目微瞇,「我會出手攔住一尊異魔王,大長老,你率領十位轉輪境強者阻攔另外一名異魔王。」      如今的祝犁已觸及輪迴,實力遠勝尋常轉輪境強者,再率領十位轉輪境超級強者,要攔住一尊異魔王倒不是不可能的事。      「可那陣法……」祝犁面色凝重,最麻煩的不是那兩尊異魔王,而是籠罩天妖貂族的永恆幻魔花陣。若任由幻香堆積,不久後連轉輪境超級強者都會受到影響,更何況其他族人?      天妖貂族族長眉頭緊皺,他感覺到這陣法的厲害,顯然異魔這些年的準備相當狠辣,打算重創天妖貂族。      「這陣法由六十九朵永恆幻魔花組成,看來為了對付天妖貂族,它們下了血本。」林動目光銳利地掃視諸多山峰,開口道。      永恆幻魔花培育相當不易,需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而異魔為了對付天妖貂族卻用了如此多,是真正的大手筆。      「永恆幻魔花的幻香極為厲害,轉輪境強者都不敢輕易靠近,但想要破陣就必須清除那些永恆幻魔花。」祝犁沉聲道。天洞內的頂尖強者尚未甦醒,此時人手嚴重不足。      林動聞言,漆黑眸子微微閃爍,緊緊盯著山峰上搖曳生姿的黑色妖豔花朵,眼中升起熾熱。      「大長老,陣法交給我吧,你們對付那兩尊異魔王。」林動咧嘴一笑。      「你?」天妖貂族族長以及祝犁皆是一愣。      「當然,我也需要人手。」林動笑了笑,「兩位不相信嗎?」      「哈哈——若是林動小友真能解決陣法,算我天妖貂族欠你一個人情!」天妖貂族族長大手一揮,朗笑道。      林動一笑,視線再凝聚在永恆幻魔花之上,忍不住舔了舔嘴脣。這麼多永恆幻魔花,若能盡數得到,應該夠他衝擊符宗境界吧?真是送上門的大禮啊!      §第五百七十八章 出手§      黑色的花香纏纏繞繞充盈整個空間,奇特波動籠罩整個天妖貂族。這片天空變得霧氣靄靄,令人神智有些恍惚。這是永恆幻魔花營造幻境的預兆,待幻境大成,實力稍弱的天妖貂族族人就會陷入其中,即便喚醒也會造成相當大的傷害,畢竟他們的實力與天洞內的頂尖強者比起來有不小的差距。      「動手吧,拖延不得。」天妖貂族族長望著這情景,知道事不宜遲,當即說道。      「是!」祝犁重重點頭,其袖袍一揮,下方十道身影就暴掠而來,這些都是踏入轉輪境的超級強者,算是天妖貂一族的頂尖精英。      「其餘人等護住實力弱的族人!」祝犁望著下方沉聲喝道,如今已有一些實力弱的族人要陷入幻境,必須有強者守護。      「林動小友,餘下的人手由你隨意挑選,只要留一些人守護其他族人便可。」      「嗯。」林動點點頭,也不廢話,迅速退後。      「遠古時期的異魔族那般猖獗都無法滅了我天妖貂族,如今區區兩尊異魔王也想妄圖顛覆我天妖貂族?真是可笑!」天妖貂族族長一步跨出,恐怖元力在身後凝聚,輪迴的波動擴散出來,天地萬物都變得寂寥無聲。      「呵呵,成也不成,你試試便知。」天幻王輕輕一笑,手掌一握,滔天魔氣四散開來,蒼白臉龐上浮現一道道詭異的黑色符文,平添幾分森然。      兩人對視,火花閃爍,下一刻兩道恐怖光影暴掠而出。重重轟撞伴隨擴散開來的可怕衝擊波,兩道光影直衝九天。      「動手!」祝犁見狀一揮手掌,身後十位轉輪境超級強者一聲應喝,十一道身影直奔地幻王。      「昊九幽,你掌控陣法解決其他人。」地幻王看了昊九幽一眼,淡漠道。      「是!」昊九幽聞言,眼中頓時浮現狠辣之色,猙獰地看著其餘人。      地幻王吩咐完畢就筆直掠出,蠻橫衝進祝犁等人的包圍中,滔天魔氣席捲開來,竟將祝犁等人盡數攔截下來。      林動望著空中頃刻間展開的驚天大戰,長吐一口氣,這陣仗不比當初在炎神殿時所遇見的弱。      「小貂。」林動來到小貂身旁,此時小貂身旁有不少天妖貂族內的強者靠攏過來,這些人實力雖然不及族內長老,但也算是精英,比如吳重已晉入轉輪境,只不過與那些長老比起來還有些差距。      「現在怎麼辦?」小貂望著這混亂一幕,沒有太多辦法,他們同樣畏懼永恆幻魔花。      「我們必須儘快破除陣法,不然幻香累積起來,會有越來越多人陷入幻境。」林動看了遠處山峰上搖曳的黑色花朵一眼,沉聲道。      「怎麼破除?」小貂問道。      「想要破除陣法,必須同時將六十九朵永恆幻魔花摘除。」      「可這永恆幻魔花我們根本無法靠近。」吳重皺眉道,他們的實力還算可以,能強撐一會兒,其他人卻難以辦到。      「你們三人一組,分成六十九批。」林動沉思片刻才說。      小貂聞言沒有絲毫猶豫,手掌一揮,身旁的大批天妖貂族強者極有默契地散開,形成六十九批小隊,陣容不弱,看得林動暗暗讚嘆:不愧是四霸族之一,這等根基讓人不得不服。      「我會給你們每支小隊一道破魔符,能暫時壓制永恆幻魔花的幻香。你們必須在極短時間內加以配合,拔除六十九朵永恆幻魔花,破除大陣。」林動手掌一握,祖石在掌心浮現並射出六十九道溫和光華,被六十九支小隊收走。      「另外,祖石只能凝聚出這麼多破魔符,所以你們只有一次機會,若是失敗的話,破除陣法的時間將會大大拉長,到時候就更麻煩了。」林動面色鄭重地提醒。      「是!」眾多天妖貂族強者聞言皆是重重點頭。      「那你?」小貂似是想起什麼地看向林動,周圍的吳重以及天妖貂強者也有點疑惑地看著他。      「那傢伙不會輕易讓你們破除陣法的,我得去對付。」林動聳聳肩,抬頭望向空中某處,昊九幽正面目陰森地望著這個方向,濃郁的黑色幻香充斥他的四周,他似乎能催動陣法的力量。      「你要一個人對付他?」小貂面色微變,他與昊九幽交過手,很清楚這個傢伙的棘手程度,更何況對方借助陣法的力量,定然更為強橫,「要不然我去幫你吧?」      林動搖了搖頭:「他周身幻香極濃,你沒有祖石護體,無法堅持太久。放心吧!如果他只是正常的天妖貂族轉輪境強者,我會有點頭疼,但他有異魔的力量,能省下不少麻煩。」      林動的手段大多針對異魔,因此別人或許對異魔的難纏度感到棘手,但對於林動而言,對付異魔要比對付正常的強者更為輕鬆。      「好吧,若堅持不住就出聲,我帶人幫你。」小貂皺了皺眉頭,但他沒太多辦法,只能點點頭。      「嗯。」林動微微一笑,「你們抓緊時間。另外,永恆幻魔花別毀掉,摘下來後交給我,我還有大用。」      小貂點點頭,揮手低喝道:「走!」上百道身影頓時自四面八方暴掠而出,聲勢相當不弱。      隨著小貂等人迅速離去,林動的目光鎖定空中的昊九幽,身形掠上天空出現在對方的前面。      「一個死玄境大成的小子竟然敢獨自與我交手?不知死活的東西!」昊九幽望著獨自過來的林動,嘴角浮現一抹譏諷,冷笑道。      「收拾你足夠了。」林動笑道,溫暖白光充斥周身,侵蝕過來的幻香接觸到就嗤嗤消散,難以造成絲毫傷害。      「大言不慚!以為有祖石護體我就奈何不了你?你壞我大事,待我將你擒住,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昊九幽森然一笑,手印陡然變換,周遭的磅礴黑色花香頓時擴散。他袖袍揮動,只見空間顫動,十數條巨大的黑色藤蔓猶如毒蛇般洞穿虛空,閃電般朝林動暴射。      林動見狀手掌一握,雷光在手中爆發,雷帝權杖閃現出來,旋即奔雷遊走,掠過十數條巨大的黑色藤蔓。原本足以輕易捆縛住死玄境圓滿強者的黑色藤蔓僅僅被雷光掠過就斷裂,斷裂處光滑如鏡。      「這種力量——」昊九幽見狀瞳孔微微一縮,他從林動手中的雷帝權杖上察覺到一股有些心悸的力量,「雷霆祖符?」      「眼力不錯。」林動笑道。      「我道你如何敢獨自前來,原來有這種倚仗!雷霆祖符的確厲害,不過就你這點實力只是暴殄天物罷了。在絕對實力面前,任何外物都是無用!」昊九幽冷笑一聲,身形一震,千丈龐大的黑色蝠翼在他身後延伸開來,整片天地的元力都劇烈暴動起來。      黑色幻香飛快往昊九幽斷臂處凝聚,很快化為一隻詭異的黑色手臂,手臂上有永恆幻魔花的圖紋。      「跟我鬥?就怕你玩不起,小子!」身後蝠翼搧動,昊九幽的黑色魔臂陡然緊握,感受體內浩瀚如大海的力量,嘴角的笑容變得猙獰。      「誰玩不起,現在下結論還早了點!」林動腳掌重重一踏,清澈而古老的龍吟聲自體內悠揚傳出,玉色光芒在背後凝聚,噗嗤一聲破體而出,竟化為一對千丈長的玉色龍翼。      「吼——」數百道龍紋在林動周身升騰咆哮,濃濃的威壓如同潮水般擴散,引來眾人側目,特別是見到林動身後千丈長的玉色龍翼時,眼中皆浮現震動之色。      「這股波動——」正與天幻王激烈戰鬥的天妖貂族族長眼神一凝,眼角餘光瞟了遠處天空那踏空而立的削瘦身影一眼,心中掠過一抹震驚,「竟然是洪荒龍骨?」      上百道青龍光紋在林動周身盤旋舞動,驚天龍吟傳開,古老而厚重的龍族威壓在天妖貂族內升騰,極容易引人注意。      「龍族威壓?」林動的變化即便是昊九幽都微驚,目光略顯古怪地打量林動。林動顯然是人類,但這種龍族威壓格外純正,甚至連一些龍族內的頂尖強者都比不上,讓人頗為不解。      「倒是個有趣的傢伙,不僅身懷祖石與祖符,還擁有龍族的威壓。」昊九幽淡漠一笑,眼中卻沒有絲毫笑意,黑色魔臂上的黑色經絡蠕動著,釋放極端狂暴的力量波動,「不過,任你手段再多,今日都必死無疑!」      昊九幽眼中寒芒閃動,不再猶豫,腳掌一跺虛空,黑色幻香湧動,身影已如鬼魅般出現在林動前方。他的手指凌空點出,黑色幻香凝聚著化為一柄巨大的黑色木刺,撕裂虛空狠狠朝林動眉心點去。      林動身後玉色龍翼狠狠一搧,狂風大作,人則瞬間暴退,避開昊九幽這凌厲攻擊,身形剛退就立即展開攻勢。他手握權杖,雷光奔湧,道道杖影浮現,鋪天蓋地往昊九幽籠罩。      「雕蟲小技!」昊九幽冷笑出聲,手掌一旋便有一枚黑色花瓣在面前凝聚,將蘊含崩雷的諸多杖影盡數抵擋住。      「去!」昊九幽屈指一彈,黑色花瓣暴掠而出,鋒利之氣切割空間,直奔林動咽喉。      「叮——」林動的雷帝權杖重重點出,挑在花瓣邊緣,將其方向挑得偏移,而後黑色花瓣帶著凌厲之氣從頭頂呼嘯過去。林動展現出不俗的戰鬥經驗,多年來的生死交戰磨練出最為敏銳的戰鬥神經。      「拿出點真本事,不然你沒太多機會了。」昊九幽淡淡道,伸出手掌,黑色幻香在手中凝聚成一朵朵永恆幻魔花,詭異波動散發開來。      林動眼神微凝,沒絲毫客氣地深吸一口氣,再吐出時竟是猶如驚雷般的龍吟聲。      「吼——」溫和的玉色光芒自體內暴湧而出,原本盤旋在林動周身的三百道青龍光紋顏色逐漸變化,化為三百道紫金龍紋;林動的雙瞳湧上紫金色彩,本就強橫的氣息再度上漲,顯然動用了洪荒龍骨的力量。      「這才有點意思。」昊九幽冷笑道,手掌一握,諸多永恆幻魔花飛掠出去,猶如一顆顆黑色星辰鋪天蓋地掠向林動。      林動手握雷帝權杖,雙眸微閉又陡然睜開,周身三百道紫金龍紋仰天長嘯,他則身化紫金光虹暴掠出去。三百道紫金龍紋纏繞周身,猶如一頭紫金巨龍釋放無盡威壓。      「砰砰砰——」紫金光虹暴掠,朵朵永恆幻魔花頓時爆炸,沿途過處的空間都劇烈扭曲。      昊九幽身形紋絲不動,望著氣勢洶洶的紫金光影,脣角掀起一抹不屑。他任由虹光奔騰而來,緩緩抬起黑色魔臂,張開手掌,與紫金虹光中暴刺出來的雷帝權杖碰在一起。      蘊含三百道紫金龍紋力量的雷帝權杖重重刺在昊九幽掌心,刺耳的尖銳聲音爆發,擴散開來的力量波紋與空氣摩擦間爆發出雷霆巨響。      然而,憑著肉掌硬生生接下林動凶猛攻擊的昊九幽身體沒有絲毫動搖,魔臂甚至沒有顫抖跡象,只是魔臂上的永恆幻魔花圖紋更為盛放一些。      林動望著這一幕,神色有所變換:昊九幽的確不簡單,難怪連小貂都吃虧!      「滾——」昊九幽面露冷笑,掌心一旋,陡然轟出。狂暴無比的力量衝擊出去,將林動所化的紫金光虹震散,周身的紫金龍紋也消散不少。一掌轟退林動後,昊九幽眼中殺意升騰,身形一動,道道殘影出現在林動周身,蘊含可怕力量的魔臂鋪天蓋地朝林動席捲。      「噹噹噹——」林動的雷帝權杖化為道道雷光護住周身,不過他有些落入下風。昊九幽的一些攻勢甚至突破防禦,直接轟擊在身上,而那種強度的攻擊,如果不是林動有洪荒龍骨,必然會出現極重的傷勢。      林動竭力與昊九幽周旋時,遠處小貂所率的小隊接近一座山峰,淡淡白光從他手中的破魔符散發出來,籠罩他們,隔絕幻香侵蝕。      「阿貂大哥,林動兄弟好像撐不住了!」跟在小貂身旁的一名天妖貂族強者面色變了變,開口道。      小貂身影一頓,偏頭一看,見到被昊九幽狂暴攻勢籠罩的林動,瞳孔微縮一下,手掌緊握起來。      「阿貂大哥,要不然你去幫林動兄弟,這裡由我們來。」另外一人也出聲道,看這模樣,林動的狀況不太好。      小貂聞言沉吟片刻,卻在兩人詫異目光中搖頭:「他既然說了能對付就一定行,我們先完成我們的事。」      「是!」兩人點點頭,對視一眼,皆看出對方眼中的疑惑與無奈。他們不明白小貂的信心從何而來,昊九幽是連他都要敗陣的凶狠傢伙,林動雖然手段頗多,畢竟與昊九幽有極大差距。疑惑歸疑惑,但小貂都這麼說,他們不好多說什麼。      三人衝進重重黑色幻香中,直奔山頂,此時小貂才瞟了遠方一眼,用僅有自己才能聽見的聲音喃喃道:「你這傢伙可別栽了,不然咱們兄弟的臉就丟了!」      黑色魔臂猶如毒龍,以極端蠻橫的姿態震破雷光防禦,快若閃電般落在林動胸膛上。低沉聲音傳開,林動胸膛彷彿塌陷了些並倒飛出去,鮮血忍不住噴了出來。雖說他有洪荒龍骨,肉體極端強橫,但被昊九幽猛烈攻擊也相當不好受。      「你這身子倒是真能扛啊!」昊九幽譏諷地望著林動,有點訝異,他先前的攻勢莫說死玄境,就算同為轉輪境的強者挨上,怕也得有些傷勢,可林動除了吐口血外,氣息依舊澎湃,完全沒有受重傷的跡象,這抗打擊能力就連昊九幽都心生詫異。      「能扛也是一種本事。」林動擦去嘴角的血跡,聲音依然平淡。      「的確是一種本事。」昊九幽點點頭,笑容逐漸變得猙獰,「不過,再硬的石頭也會被砸得粉碎,我倒要看你能承受多少次?」      話音落下,昊九幽的魔臂上黑光大作,邪惡光華一波波散發。在光華四射間,魔臂上的永恆幻魔花也一點點綻放。黑色經絡猶如花朵根莖在昊九幽的魔臂上蔓延開來,極端可怕的邪惡力量飛快醞釀。      「看我一拳把你轟成碎末!」昊九幽咧嘴獰笑,手掌緊握間就連空間都開始扭曲。      林動吐出血沫,雙眸凝聚凝重之色,他能感覺到昊九幽魔臂上的恐怖力量。      「真是個難纏的傢伙啊!」      林動緩緩鬆開緊握的雷帝權杖,然後雙手輕合,形成一個分外奇特的印法。隨著印法結成,他周身翻騰的紫金龍紋逐漸安靜,玄奧波動從掌心猶如漣漪般擴散,自上而下,最後傳入大地。      這一刻所有人都感覺到,腳下的大地發出細微震動,猶如巨龍甦醒。大地下的浩瀚力量猶如洪水般奔湧,大地上的植物則開始枯萎,荒蕪的氣息悄然彌漫。      林動緩緩伸出手掌,對著大地輕輕一握,輕緩聲音帶著猶如大地般的低沉感,在天地間響徹:「※天地萬物,盡化荒蕪※!」

作者資料

天蠶土豆

知名網路作家,橫掃小說連載網站,創下許多新紀錄,包含: 蟬聯網路作家富豪榜前三名;作品擁有最高的IP價值; 作品總點擊數超過一億五千萬,紀錄至今無人能破; 書籍改編為遊戲、漫畫、動畫等,所衍生改編作品為中國之最; 同名動畫首播當日觀看破億,第一季總收視破十億; 甚至開創歷史性且高規格的的新書發表會。 堪稱是網路作者的第一把交椅。 著有《鬥破蒼穹》、《武動乾坤》、《大主宰》、《元尊》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天蠶土豆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8-09-14 ISBN:9789571081328 城邦書號:SPB7F00015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1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