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實況:監禁偶像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實況:監禁偶像

  • 作者:川上亮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11-07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內容簡介

線上求救,人命關天,百萬網友,先要照片。 ★6度電影化、3度漫畫化超人氣驚悚小說《狼人遊戲》作者,直指「匿名之惡」的最新作! ★世界級暢銷漫畫《進擊的巨人》小說版、熱賣五十萬片遊戲《凱薩琳》小說版、全方位改編IP《槍彈辯駁》小說版作者川上亮,充滿批判性與刺激感的完全原創懸疑新刊! ★日本最大書評網站「読書メーター」五星好評! 對馬瞳、湯川久美子、橘有希以及白瀨櫻, 四人是偶像團體「Qvinta」的成員。 當她們醒來後,發現自己已被人銬上手銬, 監禁在一處陌生的浴室裡。 瞳的MP3是對外聯絡的唯一手段, 最終她們透過勉強搜尋到的Wi-Fi網路, 向社群網站上的匿名網友們求救。 四名少女在收到網友們接連發出的訊息後開心不已, 但是潛藏於網路上的「黑暗」, 卻逐漸將她們的希望化為絕望—— 『那麼,妳們先把衣服脫了吧。 #Qvinta』 『因為我一直在跟蹤她們,所以對她們的行蹤瞭若指掌。#Qvinta』 『再這樣下去,難保會令外界以為是自導自演——因此我決定讓她們互相殘殺。#Qvinta』 甫在網路公開便引來空前迴響的監禁懸疑小說,眾所期待下終於書籍化! 【名家推薦】 「面對藉由推特求助的一群女孩子,在網路上起鬨的那些酸民嘴臉,其描寫真實到令人不舒服的程度。結局非常有衝擊性。」 「網路很恐怖。偏執狂也很恐怖。出乎預料的收尾讓我很滿足。」 「因為結局很衝擊,所以開始讀第二次了。把女生被逼到絕路的精神狀態描寫得令人感同身受。」

內文試閱

【對馬瞳的日記(事後於筆記中留下的內容)】      距離事發已過了一週,但我到現在仍無法相信。或許是因為這段期間經常在睡覺的關係吧。      由於那個地方曾在我夢中出現過許多次,因此我甚至開始以為那起事件只是一場夢。      不過我現在已經明白,那些都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      縱使家人盡量避免在我的面前提及久美子與櫻,但相關消息依然傳入我的耳裡。      後來我終於按捺不住,在昨天買了一份報紙來看。      就算報導的篇幅不大,內容仍足以讓我重新體認到這個事實。      我決定把當時發生的事情,全都記載在這本日記裡。      警方曾多次來找我問話,但我還是想親手寫下這些內容……      其實我在今天起床後,忽然興起一股這樣的衝動。我也不懂自己為何會產生這種想法。不過對於現在的我來說,自然而然想寫下這些內容。彷彿早在數年前就已經決定要這麼做似的。      那我從頭開始說起。      起先我感到十分寒冷,然後慢慢睜開雙眼。      此時的我屈著身體,以右側朝下的姿勢躺在地板上。地板是米白色。而防滑瓷磚上的突起物,對我來說猶如一棟棟的大樓。      前方有一個十分巨大的膝蓋。      我當時確實有這種錯覺。不過那其實是橘有希的腳,而且她的身材比其他同齡少女更嬌小。      有希躺在離我不足一公尺的前方,姿勢幾乎與我相同,但卻剛好上下相反。縱使她的雙手交疊在臉部前方,不過我仍一眼認出她了。      只是我現在的思緒十分混亂。      這是哪裡?      難道是某電視臺的休息室?      還是自己在練習室裡睡著了……?      即便腦中閃過各種想法,此處的地板與照明的顏色卻令人很陌生。      有希看起來似乎還沒有清醒。      就在此時,我發現她的手腕上有個金屬物。      頭腦發昏的我,就這麼躺在地上注視著那個金屬物。      那是一條手銬。      有希的左右手被同一副手銬鎖住了。至於手銬中間的鎖鏈,則有一部分垂落在地板上。      我錯愕地看向自己的雙手。      這才發現自己放在腹部前的雙手,跟有希一樣都被人用手銬鎖住了。      我見狀後感到更加混亂。腦中的思緒彷彿化成龍捲風不斷旋轉。心臟跳動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就算如此,我的動作還是非常遲緩。      我慢慢將雙手移到自己的面前。      這才發現自己並沒有看錯,果然雙手都被銬上手銬。手銬中間的鎖鏈長度不足十公分。      下個瞬間,心跳聲變得更加劇烈,甚至令我覺得有些吵雜。      我試著張開雙臂,結果卻被鎖鏈限制住行動,當然也沒有手銬鬆脫的感覺。縱使我用力掙扎,得到的結果還是一樣。事實證明這條手銬十分堅固。      我慢慢撐起上半身。      期間忽然感到手腕傳來一股疼痛,不過應該是手銬壓迫到手腕的關係。同時也覺得腰部與右側膝蓋隱隱作痛,只是這感覺比較像是撞傷所造成的。      直到現在,我才終於明白自己身處在浴室裡。      牆壁呈現暗紅色。整體上看起來有些老舊。      此時我才注意到,倒在現場的人不光只有我跟有希。      右前方有洗手臺與坐式馬桶,裡面角落則有一個大浴缸。但是不知為何,浴簾和浴簾架都已被拆下。四處也沒看見洗髮乳與肥皂等清潔用品。      浴缸裡有兩位我很熟悉的少女,她們像是抱住對方似的躺在裡面。      兩人都是我十分重要的伙伴,名字分別為湯川久美子與白瀨櫻。      此時我不禁懷疑是工作人員在惡作劇。不過以開玩笑來說又太過惡質,畢竟把人銬上手銬真的太超過了。      於是我懷疑是有希、久美子以及櫻想惡整我。我認為她們都在裝睡,單純只想藉此來嚇嚇我。      話雖如此,我打從一開始就預料到事情肯定沒那麼單純。而且我有一種強烈的預感,自己正面臨極為異常的狀況。      「有希。」      我出聲呼喚的同時,朝著有希伸出右手。不過左手卻扯到手銬,害我感到一陣疼痛。      我不禁皺起眉頭,將雙手撐在地板上,像是一條毛毛蟲慢慢爬向有希。      然後用雙手搖晃有希的身體。      「有希,快醒醒呀。」      有希此時穿著一身T恤,配上五分牛仔褲的輕鬆打扮。而我穿著白色七分袖襯衫與格狀百褶裙,並沒有特別打扮過。      我重新把目光移向浴缸,發現久美子與櫻都穿著學校制服。前者是高中生,後者是國中生。      不出所料,兩人都跟我一樣被銬上手拷。      身穿制服的兩位少女,於遭人監禁的狀態下相擁在一起。此光景對我來說顯得莫名煽情。      就在此時,有希終於清醒了。      「嗯……?」      她躺在地上觀察四周。留著一頭短髮的她,任由頭髮灑落在她的額頭、眼睛與臉頰上。      經過一段時間,有希迅速撐起上半身。當她發現身上的手銬後,便開始用力掙扎。      「這是什麼情況!?這又是哪裡呀!?瞳!」      「妳先冷靜點。」      我開口安撫有希。      「簡直是莫名其妙,難道是整人節目?話說這裡好窄喔,看起來很像是浴室耶?我沒聽說這次的工作需要外宿!」      「我也沒聽說過。總之,我一醒來就發現自己躺在這裡,令人一頭霧水。」      由於有希開始大呼小叫,因此久美子比櫻早一步醒來了。      她慢慢抬起頭來,表情困惑地環視周圍。      「這是怎麼回事?」      久美子提問完便注意到異狀,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手銬。      與此同時,櫻也緩緩睜開雙眼。儘管她應該已經清醒,不過生性穩重的她,默默躺在浴缸裡觀察四周。      「妳很重耶。」      櫻對著久美子表達不滿。      兩人的身體緊貼在一起,只是久美子的雙腳恰好壓住櫻的下半身。      「抱歉。」      久美子用雙手抓住浴缸的邊緣,兩腳一蹬站起身來。被壓在下面的櫻這才坐起上半身。      有希也扶著牆壁,從地上站起來,走到我的身旁。      我坐在地上,默默看著有希的一舉一動。她應該是我們之中率先注意到,有一扇門位在我的背後。      有希用雙手握住門把,不斷用力轉動。      「打不開。」      她維持握住門把的姿勢,用肩膀撞向房門。但是房門依然文風不動。      「奇怪……為什麼打不開!?」      「意思是我們被關在這裡嗎?」      久美子說出心中的疑慮。      「簡直是糟透了。」      櫻喃喃自語。      站在門前的有希,不斷上下甩動手銬。      「現在是什麼況!?這分明是綁架吧!?」      「妳先安靜點。依照常理來判斷,比較可能是節目安排吧?」      對於久美子的說法,我不禁提出反駁。      「雖然我也這麼想過,但是應該不會做得這麼超過吧。」      「真要說來是太扯啦!」      有希抓住門把,再次試著用身體撞門。甚至還一腳踹向房門。      就在此時,我發現在場所有人都沒穿鞋子。      「開門啊!快給我開門!」      有希以赤腳不斷踹門。      「吵死啦!妳這樣大吵大鬧根本於事無補吧!?」      久美子想安撫有希,但卻效果不彰。      有希這次改用拳頭重擊房門。      「快開門!這裡很冷耶!而且一點都不有趣!」      櫻露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開始觀察水龍頭以及本該擺放肥皂等物的置物架。      至於此刻的我,則是沒有任何具體行動,不知所措待在原地。      老實說跟平日裡的我們毫無分別。      不好意思,忘記先介紹一下我們的來歷。      我們是名為『Qvinta』的偶像團體,不過未能闖出名堂。憑我們目前的人氣,即使想讓容納一百人的劇場座無虛席,都難以達成。甚至是否會繼續演藝事業都成了未知數。      在這起事件發生前,成員就是我們四人。      隊長是個性最穩重的湯川久美子,目前就讀高中三年級。她除了心思細膩外,也是我們之中負責扮演「丑角」的人物,因此擁有很高的人氣。      本人對馬瞳雖是團體裡最年長的人,但我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個性根本不適合擔任隊長。畢竟我容易怕生又優柔寡斷,也毫無一絲領導者的特質。因此我認為經紀人指定久美子來擔任隊長,是非常正確的決定。      外表較為中性的橘有希,比久美子小兩歲,現年十六歲,目前就讀高中一年級。該說她很直來直往,還是不太顧慮旁人的眼光呢?總之她做起事來都率性而為。      就某角度上而言,她可能是故意將自己定位成這種角色。畢竟在偶像之中,有不少人就是透過這種「角色設定」來闖出一片天。甚至有粉絲給她的評語是「有希雖然很胡來,但卻非常有趣」以及「有希的沒常識行動與發言,我都能包容」,可說是廣受各方好評。      白瀨櫻雖是我們之中最年輕的成員,卻也是個性最冷漠且最毒舌的人。不過她身材嬌小,脣紅齒白到宛如一尊可愛的人偶,因此這樣的反差讓她獲得大批粉絲。      「那扇門真的打不開嗎?」      久美子向有希提問。      「妳有仔細調查過嗎?」      「當然有啊!」      「我來確認一下。」      久美子也上前轉動門把,不過無論她嘗試多少次,終究無法把門推開。      她困惑地開口說:      「明明這扇門並沒有上鎖呀。」      「看吧!總覺得是有東西把門擋住了。」      有希不悅地如此解釋。      櫻在浴缸裡起身提問。      「大家還記得來到這裡之前的事情嗎?」      即便話題轉得很硬,但卻是很中肯的問題。只要搞清楚先前發生什麼事情,或許有助於我們釐清現況。      「我——」      我在回溯記憶的同時,也從地上站起來。話說這副手銬還真是礙手礙腳。另外浴室裡一次擠進四個人,令人莫名有種壓迫感。      我只記得自己在離開練舞教室後,搭乘地鐵踏上歸途——      「晚上。」      當我說出這兩個字,腦中的思緒愈發清晰。      「在我即將到家前,腰部忽然被人刺了一下。隨即感受到一陣劇痛。」      「我也一樣。」      有希出聲附和我的說法。      「我晚上準備前往超商時,這裡忽然覺得好痛。而且現在仍隱隱作痛。」      有希掀起T恤,稍微拉下短褲,能夠看見該處有一塊瘀青。      「哇!看起來有點嚴重耶!」      我連忙確認自己的傷勢。      儘管不像有希那樣嚴重,後背側腹部上也有一塊瘀青。      「按照傷痕來看,很可能是電擊槍造成的。」      櫻得出上述結論。明明她是最年輕的成員,卻比我們更博學。      話雖如此,但我好歹也聽說過電擊槍。更何況這東西經常出現在電影與戲劇裡。      「犯人真是太可惡了。」      「我應該也遭受過一樣的攻擊。」      櫻扭身掀開制服上衣,展示出自己腰上的傷痕。      「不會吧。」      久美子害怕地檢查自己的身體。起初大家還以為唯獨她毫髮無傷,不過最後卻在她的臀部右側發現類似的傷痕。      「我記得自己是在家裡睡覺呀……」      「我是上完英文會話補習班後,在回家途中遭到攻擊。」      櫻也跟著開口說明。      「這……應該不是惡作劇吧?」      我舉手提問,手銬也隨著動作發出金屬碰撞聲。      「這很明顯不是節目安排,因為打傷人可是會吃上官司的。」      「既然如此,會是誰搞出這種事情啊!?」      有希激動地抓著頭髮。      「妳不要沒事就大吼大叫啦。」      久美子似乎也拚死忍住想驚聲尖叫的衝動。      「或許是……不知名的變態把我們擄來這裡吧?」      語畢,我便開始檢查身上的衣服是否凌亂。雖然看起來並沒有被人脫掉過的跡象,但終究無法讓人放心。      「換句話說,這名變態很熟悉我們的作息囉。」      櫻低聲說出自己的看法。      所有人朝著她的方向看過去。      「因為我們是分別從不同的地方被擄來這裡,表示對方並非隨機挑選目標下手。」      「畢竟Qvinta的成員都在這裡。」      我開口附和。      「無論是住宿地點與通學路線,犯人得十分了解我們才有辦法作案。」      「這傢伙未免太噁心了吧。」      有希彷彿想保護自己般,將雙手交叉在胸前。      「這行徑稱得上是跟蹤狂吧。所以犯人是我們的粉絲嗎?」      「對方未必是單獨犯案。」      我在聽完櫻的推測後,心中的恐懼持續膨脹。      站在這間浴室外面的瘋狂粉絲,或許不只兩、三人,而是有更多人也說不定。      「搞不好是與我們有關的人,比方說事務所的成員,或是劇場的工作人員等等。」      久美子嗓音顫抖地說著。      「對於一般粉絲來說,無法輕易掌握我們所有人的住址與作息才對。」      「是嗎?」      我拋出心中的疑問。      「只需在劇場出入口,稍微調查一下即可得知情報。畢竟公演日期早已公布,之後只要再跟蹤我們,就能輕鬆掌握住每個人的行蹤了。」      「妳別說了,這種事真令人毛骨悚然。」      「可惡,這到底是哪裡啊!?」      有希再次用腳踹門。      「浴室。」      櫻站在浴缸裡,倚靠牆壁隨口回了一句。      「這種事我也知道!」      「但看起來不像是私人住處。」      「這也同樣是廢話!」      有希瞥了一眼坐式馬桶與浴缸。      「一般住家根本不會把這兩個東西放在同個空間裡!」      「妳是指標準式浴室嗎?」      有希聽見我的發言後,用力點了個頭。      「沒錯!」      「我倒是認為也有這種住家。」      「總之這裡很像是旅館!」      「也是啦,畢竟沒有窗戶。」      洗手臺下方有個左右敞開式的置物櫃。久美子站在該處前,彎下身子握住把手,打開櫃子右側的門。      「裡面有什麼嗎?」      我出聲詢問。      「空的,只有管線而已。」      「如果這裡是旅館,或許員工會聽見我們的求救聲。」      我們三人聽完櫻的提議,先是彼此對看一眼,接著群聚至置物櫃前大喊。      「救命啊!有人在嗎!?我們被人綁架了!」      「我們被人關在浴室裡!有誰能來幫忙嗎!?」      「救命啊!無論是誰都行,拜託請救救我們!」      我們邊大聲呼救邊敲打門板,持續長達三分鐘……不對,或許有五分鐘。接著三人一起轉動門把,試圖把門推開。後來我提議「搞不好隔壁有其他房客」,於是開始敲打房門正對面的牆壁呼救。      不過最後仍是徒勞無功。      有希大口喘氣的同時,氣呼呼地扭頭瞪著櫻。      「妳一個人在偷什麼懶啊!」      「因為我不覺得這麼做能逃出去。」      「當初是妳自己說,這麼做或許能讓員工聽見我們的求救聲啊!」      「看著妳們大聲求救,我覺得犯人應該早就預料到這種情況了。」      「妳!」      有希憤怒地衝向櫻。      「住手!」      我反射性出聲制止。      有希聽見後便停下腳步,不斷用力捶打右側的牆壁。      「可惡!可惡!」      「總覺得這間浴室挺寬敞耶。」      櫻環視周圍的同時如此說道。      「不過看起來沒有很高級。無論是水龍頭、門把或牆壁,感覺上都挺老舊的。甚至有些發霉,應該不曾重新裝潢過。」      「所以呢!?」      有希挑釁地大聲反問。      「這裡或許是很老舊的旅館。」      「所以妳到底想說什麼!?」      「意思是這裡可能沒什麼員工,外加上房客不多,因此無論我們怎麼大吵大鬧,應該也不會有人聽見。」      「混帳!」      「有希,注意一下自己的措詞。」      久美子以隊長的身分出聲叮嚀。      「現在哪有空顧慮這麼多啊!?」      「是沒錯啦,不過妳先冷靜點。畢竟我們還沒有受到實際傷害。搞不好再等一下,警察就會過來了。」      「妳覺得呢?」      櫻冷靜提問。      老實說我覺得這個可能性不高。      有希也抱持相同的意見。      「那怎麼可能,警察才不會來救我們!我無法再等下去了!」      「但是……」      為了讓大家抱持樂觀的態度,於是我開口說:      「我認為犯人應該不會把我們餓死在這裡。」      「這倒是未必吧!」      「而且我相信肯定有方法逃出這裡,或是向外求援的手段。」      「誰有攜帶能派上用場的東西嗎?」      我們三人在聽見櫻的提問後,開始翻找身上的口袋。但在手銬的限制下,導致我們的動作都有些彆扭。      「啊……」      我不由自主發出聲音。      原因是當我摸到裙子的口袋時,發現裡面有個硬物。      由於我很少穿著有口袋的衣物,因此未曾想過裡面裝有其他東西。      當我從口袋中取出該物,發現是自己平常用慣的鋁製外殼MP3。

作者資料

川上亮

以《ラヴ☆アタック!》一作獲得第一屆角川Entertainment Next大獎。於2013年推出的《狼人遊戲》(竹書房)大獲好評,與續作《狼人遊戲BEAST SIDE》皆改編成真人電影。 《實況:監禁偶像 》於網路連載期間就已被電影導演相中,並拍板定案將電影化。

基本資料

作者:川上亮 譯者:御門幻流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7-11-07 ISBN:9789571078038 城邦書號:SPB7Z00005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