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特工皇妃楚喬傳(一)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特工皇妃楚喬傳(一)

  • 作者:瀟湘冬兒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10-06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城邦超爆必讀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內容簡介

「我來帶你們回家!」 全新修訂小說原著,以書面還原畫面最真實的感動! ◆改編同名電視劇《特工皇妃楚喬傳》! ◆由《花千骨》趙麗穎、《步步驚心》林更新、《九州.海上牧雲記》竇驍主演! ◆勇奪收視冠軍,創下400億次網路播放量神話! ◆重新修訂改寫版,收錄全新番外,並補完電視劇所有細節! ◆一線暢銷書作家+金牌編劇「瀟湘冬兒」經典暢銷之作! ◆原名《11處特工皇妃》,經典穿越權謀宮鬥言情小說,重修新版,隆重降臨! ◆最勵志的女性逆襲史!看楚喬由一介低賤的女奴,長成手握大權的女將軍,最後登上一國之母的皇妃尊位! 她忠肝義膽,她絕不妥協,她追尋的是自由與平等!身為草芥女奴,楚喬憑一己之力,在這個動亂的朝代,親手實現了所有的「不可能」! 不聖母,沒有白蓮花。在這人吃人的世界,你必須先發制人! 權謀,暗戰、沙場、宮廷,一個特工皇妃的亂世復國史; 誅心、謀心、攻心、驚心,一個巾幗紅顏的千里帝妃路! 【角色介紹】 若是給我選擇,我寧願做那幽顏曇花一現,也不做古樹終生碌碌。 ——楚喬(楚喬/ 趙麗穎飾演) 當我轉過身之後,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了。出了這扇門,一切都將陷入血肉白骨與烈火之中,骨肉離散,摯愛分離,家破人亡,霸業傾覆,但是我還要義無反顧地走下去。我要讓這個天下蒼生所有的鮮血來讓你知道,我真正在乎的是什麼。 ——諸葛玥(宇文玥/ 林更新飾演) 阿楚,我曾說過,所有人都可以背叛我,你不可以,因為你就是我*的光源,是照耀我漆黑天空的太陽。如今,我的太陽熄滅了。 ——燕洵(燕洵/ 竇驍飾演) 【內容簡介】 特工楚喬為了拯救天下蒼生被炸回古代,發現自己成了不到八歲、瘦弱無力的荊月兒,跟許多幼齡女童被關在籠子裡,之後她們被放到滿是餓狼的雪地上,而遠處許多的大夏貴族,竟將孩子們當成獵物射殺取樂,想比比誰得的戰利品較多! 楚喬使出渾身解數保護大家,但孩子們仍紛紛淪為狼群的美餐、死於箭雨屠殺,到最後只剩楚喬站著,她徒手博狼,滿身血汙,卻毫不畏懼的直視持弓的燕北王世子燕洵。或許是被那一眼震懾,燕洵的箭偏了,楚喬沒死,卻就此淪為諸葛玥家的女奴。 在這個晚上,有個男孩分她吃了一口省下來的肉——這是她這輩子吃過最美味的食物;隔天,這孩子與其他卑微的奴隸卻如同螻蟻般被折辱至死。她再也不是菁英特工的指揮官楚喬,而是一無所有、幼小無助的女奴荊月兒,必須在毫無人性、階級森嚴的王朝裡求生存。 命運將她推進了泥淖,但她跟自己說,她要爬出來! 受過的屈辱、流過的血淚,她會……永遠記著!

內文試閱

  「駕!」      一聲清厲的聲音突然響起,一匹黑色的駿馬揚起雪白的馬蹄,踏在真煌城外的雪地上,雪花飛濺,蹄聲鏗鏘,將十多名隨從遠遠地甩在了後面。      「燕世子,你來晚了!」諸葛懷長笑一聲,驅馬上前,對著來人笑著說道。      站在他身邊的,還有四名少年,年紀小的只有十一、二歲,大的也不過十三、四歲,人人身著錦緞華服,背後隨從圍繞,面目英挺,器宇不凡。聽到他的聲音,齊齊轉過頭,向著來人處看去。      燕洵勒住馬,吁了一聲。馬兒人立而起,響亮長嘶,然後穩穩地停在雪原上。燕洵穿著一身天青色華服,袍尾繡著幾隻金銀線織就的錦鯉,外披雪白長裘,朗笑一聲說道:「接到諸葛兄的消息的時候,八公主正在府上,想要脫身,實在有些困難,諸位久等了。」他聲音爽朗,笑容也帶著少年人的朝氣,唯有一雙眼睛半瞇著,隱現幾分內斂的鋒芒,脖頸上圍著一條銀貂圍脖,越發顯得雍容華貴,風流倜儻。燕洵不過十三、四歲的年紀,看起來卻有超絕年齡的風華和氣度。      「原來是佳人有約,看來是我們擾了燕世子的雅興才是。」一名身穿松綠錦袍的小公子走上前,聲音還帶著軟軟的童音,看起來不過十二、三,一雙眼睛彎彎的,好似狐狸一般,笑咪咪地說道。      燕洵淡淡一笑,不軟不硬地說道:「魏二公子說笑了,前日國宴上,若不是二公子害得我打碎了公主的琉璃盞,今日也不會有這般飛來的豔福。說起來,一切還要拜二公子所賜。」      小公子低低一笑,也不著惱,轉過頭去,對一旁另一名著蒼青色袍子的少年說道:「看到了吧,沐允,我就說燕世子不會善罷甘休,鐵定要為這事和我理論的。」      沐允微微揚眉。「這皇城底下吃過你苦頭的人還少嗎?燕世子是好脾氣,換了我,前日晚上就殺到你府上去了。」      「到底還比不比了?要是想聊天,還不如回去!」一名一身黑色錦袍的少年走上前,他的腰間掛著一張明黃色的大弓,一看就是御用之物。      燕洵似乎此時才注意到他一般,跳下馬,恭敬地行禮道:「原來七殿下也在,請恕燕洵剛剛眼拙了。」      趙徹斜著眼睛瞥了燕洵一眼,嘴角淡淡一牽,就算是打過招呼,逕直對諸葛懷說道:「我和八弟晚飯時還要去尚書房,沒那麼多閒工夫。」      諸葛懷笑道:「既然燕世子來了,咱們就開始吧。」      魏小公子笑著拍手。「你又找了什麼新鮮玩意,快拿出來給我看看。」      趙玨說道:「我看那邊運來了一堆獸籠子,你不是找我們來打獵吧?那可沒什麼意思,難怪你家老四不肯來呢。」      諸葛懷搖頭神祕地說道:「他那個彆扭的性子,幾時來過我們的聚會了?不過今天這個我可費了不少心思,你們瞧著。」他說罷,伸出手輕輕地拍了兩聲,聲音清脆,在蒼白的雪地上遠遠地迴盪。      遠處用柵欄圍起來的空蕩圍場被打開,諸葛懷的隨從們推著六輛大馬車走進圍場,在空地上一字排開六個巨大的籠子,上面用黑布蒙著,一絲不露,看不出裡面有什麼東西。      魏小公子感興趣地說道:「裡面裝了什麼?諸葛你就別再賣關子了。」      諸葛懷一笑,對著遠處的隨從一揮手,只聽唰的一聲,黑布被齊齊拽下,魏小公子呀了一聲,微微一愣,隨即就開心地笑了起來。      只見那巨大的籠子裡裝著的,竟是一群年紀不過七、八歲的女童,每個籠子裡有二十人,人人只穿了一件粗布褂子,胸前的衣襟上好似囚犯一樣寫著大大的字,每一個籠子裡的字各不相同,有沐、有魏、有燕、有諸葛,趙徹和趙玨則以「徹」和「玨」字區分。那群孩子被關在黑籠子裡已久,突然見光,都蒙住了眼睛,驚慌失措地擠在一起,像一群膽小的兔子。      諸葛懷笑道:「前陣子府裡來了一隊西域的胡人商隊,這個遊戲是他們教我的。待會兒我會叫人把籠子撤掉,並放出獸籠裡的狼,那些畜生已經被餓了三天,都紅了眼睛。我們可以射畜生,也可以射別人籠子裡的奴隸,一炷香之後,看看誰剩下的奴隸最多,就算誰贏。」      魏小公子哈哈一笑,當先拍手道:「果然有點意思,好玩。」      諸葛懷說道:「那就開始了,每人三十支箭,開籠。」      下人們得到命令,將籠子撤去,就退出了圍場。孩子們瑟瑟發抖地站在原地,好似仍有籠子將她們困住一樣,動都不敢動一下。      突然,只聽嗷的一聲咆哮,兩側的圍欄閘門被打開,二十多隻凶猛的惡狼衝進圍場,張開血盆大口,咆哮著向孩子們衝去!      巨大的驚呼聲頓時響起,七、八歲的孩童們齊聲尖叫,倉皇聚攏在一起,向著有人站立的方向奔跑而去。與此同時,圍欄外的利箭猛烈地向著圍欄裡衝射而去。只是,去向卻不是那些凶猛的惡狼,而是那些奔向他們的孩子。      濃烈的血腥氣沖天而起,淒厲的慘叫聲和哀號聲直擊天宇,利箭射穿了孩子們單薄的肩胛骨和胸腹,鮮血汩汩而出,在她們瘦小的身體上綻開一朵朵璀璨的紅花。狼群被血腥味刺激,更加凶猛彪悍,一隻通體藏青的野狼迅速跳起,一口咬斷了一個孩子的脖子,那孩子還沒發出一聲慘叫,就被另一隻惡狼撕去了一條大腿,腦袋也被咬破了,白花花的腦漿和鮮血混合在一處,噴濺而出,灑在雪白的土地上!      慘叫聲不絕於耳,肩膀上的疼痛無以復加,眼皮沉重好似千鈞巨石,荊月兒小小的身體被利箭洞穿,狠狠地釘在地上。她的呼吸漸漸薄弱,好似已經死了,可是她的眉頭卻緊緊地皺在一起,越皺越緊。一隻凶狠的野狼緩緩地靠近,睜著閃爍著凶光的眼睛看著這個孩子,腥臭的口水越拖越長,啪的一聲滴在孩子的臉頰上。      冥冥中,似乎有上蒼的眼睛在注視著下界的慘劇,就在狼嘴落下的那一刻,孩子的眼睛猛地睜開,雪亮如刀,沒有半分孩子應有的膽怯和軟弱,幾乎是本能地伸出手來,上下扳住了惡狼的上下顎,然後仰起頭,一口咬住惡狼伸長的舌頭,用力一撕!      尖銳的號叫聲登時響起,所有人都轉過頭去,看向那個眼神凶狠咬住狼舌的孩子,驚愕間,竟然忘記了射箭。      趙徹最先反應過來,看見那孩子身上大大的「徹」字,頓時哈哈一笑,彎弓拉箭,嗖的一聲就射在惡狼的咽喉上。      野狼哀號一聲,倒在地上。圍場上的慘劇仍在繼續,其餘的狼追襲在其他女童的背後,遍地都是被撕裂的屍體和殘碎的斷肢,充耳全是撕心裂肺的慘叫和痛哭。      荊月兒顫巍巍地站起身,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睛,像是石化了一樣,小小的身體衣衫破碎,頭髮散亂,臉色蒼白,滿是血汙。冷風呼啦啦地吹來,她好像是一根孱弱的小草。      嗖的一聲,一支利箭突然射來,荊月兒身形靈活地向後一跳,躲過了致命的襲擊,但是人小力弱,還是被利箭射傷了小腿,鮮血嘩嘩地流下。      魏小公子嘿嘿一笑,繼續搭箭,再一次射出。      趙徹眉梢一挑,冷冷哼了一聲,彎弓搭箭,嗖的一聲撞斷了魏小公子的箭矢。      身後的惡狼如影隨形,腥臭氣味頓時襲上,荊月兒來不及查看受了傷的小腿,向著趙徹的方向疾奔而去。      就是這個人,短短這麼一會兒已經救了她兩次,頭腦恍惚間,她迅速選擇了對自己最有利的方向。      然而,她剛剛上前兩步,一支利箭突然狠狠地釘在了她的腳前。孩子一愣,停了下來,然後抬起頭,皺著眉頭,不解地看向那個騎在棗紅色馬匹上的黑袍少年。      趙徹輕蔑地冷哼一聲,眼角掃了她一眼,一箭射穿了另一名正在奔跑的女童的背心。      那孩子才不過五、六歲,慘叫一聲倒在地上,背後大大的「燕」字被鮮血染紅,然後迅速被惡狼撕破。      時間無比急速,又無比緩慢。孩子站在原地,神情愣怔。突然,她抿緊嘴角,迅速地轉過身去,她的速度極快,受傷的小腿絲毫沒有影響到她身體的靈活性,一隻惡狼追在後面,猛地撲上前去,竟然被她以毫釐之差逃了過去。      圍場的一角放著一堆木棍和餵馬的雜草,孩子撿起一根棍子,頭也不回地重重地打在一隻偷襲的野狼的腰上。      惡狼號叫一聲,踉蹌地向一旁跳去,顯然受了重傷。      「過來!都過來!」孩子大叫一聲,蹲下身子撿起兩塊石頭,劈啪地砸了起來。火星四濺,雜草呼啦一聲就燒了起來。孩子將棍子點燃,舉著火把,滿場奔跑,驅散正在攻擊孩童的狼群,大聲叫道:「都過來!都過來!」      年紀幼小的孩童們大哭著向荊月兒這邊跑,她們統統受了傷,有被狼咬傷的,更多的卻是箭傷。這麼一會兒工夫,剩下的已經不足二十人。      狼群畏懼火,見荊月兒將孩子們護在中間,踟躕著不敢上前。牠們已經餓了很久,圍著孩子們轉了一會兒後,就紛紛回頭向著場中的屍體奔去,大肆地吞食。      諸葛懷狹長的眼睛微微瞇起,突然輕聲道:「沒用的畜生!」搭箭就向野狼射去。      利箭紛紛而上,狼群頓時遭到襲擊,一陣慘叫之後,惡狼紛紛倒地,再無一隻存活。      倖存的孩子們大喜,不顧滿身的傷痛,紛紛大聲歡呼。      然而,還沒等她們的聲音發出喉嚨,又一波箭羽密集而來,射在她們小小的身體上。      天潢貴胄們眼神銳利,手段狠辣,毫不容情地瞄準對方的孩子,箭羽嗜血奪命。      一支利箭呼嘯,來勢驚人,砰的一聲射穿一個孩子的腦袋,從右眼射入,穿透後腦,穩穩地停在荊月兒的鼻尖。溫熱的鮮血濺了她一臉,她張大了嘴,手上仍舊拿著那根燃燒著的木棍,木頭一般再不會動。孩子們的哭喊聲迴盪在她的耳邊,一切就像是一場惡夢。      箭羽漸漸稀疏,魏小公子和沐允齊齊一笑,搭上弓箭,瞄準女童,箭矢迅猛絕倫地射了過來。      趙徹眉頭一皺,驅馬上前,手摸箭壺,卻只剩下一支箭,他冷哼一聲,一把將箭羽折斷,雙雙搭在弓上,手法妙到巔峰,激射而去,登時就將魏小公子和沐允的箭打落。      諸葛懷大笑一聲,叫道:「好箭法!」      話音剛落,所有的慘叫聲全部止歇,北風掃過白地,血腥的味道充溢在空氣之中。猩紅一片的圍場內,只剩下荊月兒一個孩子,她滿頭亂髮,中間夾著稻草,衣衫染血,面色蒼白,拄著一根木棍站在原地,神情木然地望著這邊,好像已經被嚇傻了。      趙玨說道:「七哥好厲害,我已經沒箭了,今日看來是七哥大勝了。」      魏小公子眉梢一挑,看了眼自己,又看了眼沐允,最後轉頭望向諸葛懷。      諸葛懷面容清俊,笑咪咪地說道:「我早就沒箭了。」      「燕世子不是還有嗎?時間還沒到,鹿死誰手,猶未可知。」沐允突然說道。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轉到燕洵身上。      趙徹冷冷地看向燕洵,不鹹不淡地說道:「燕世子總是能出其不意地給人以驚喜。」      一炷香的時間剛剛過去一半,所有人的箭羽都已經告罄,只有燕洵的箭壺裡,還插著一支雪白的翎羽箭。      燕洵端坐在馬上,雖然只有十三歲,但是他脊背挺拔,劍眉星目,鼻梁高挺,眼神銳利,一身華服熨貼地穿在身上,越發顯得卓爾不群,英俊冷厲。他面色淡然,緩緩驅馬上前,拉滿弓箭,對準了那個圍場中央的孩子。      長風呼嘯,捲起了孩子破碎的衣衫和凌亂的頭髮,她年紀還很小,不過六、七歲的樣子,營養不良,面黃肌瘦,像是一隻剛出生還沒長毛的小狼,手臂、脖頸、小腿上全是傷痕,肩膀上的傷幾乎靠近心脈。她站在一片狼藉的修羅場中央,遍地殘肢斷臂,遍地屍體鮮血,血腥的臭味四處飄散,殘忍的力量像是絕望的驚魂,撕扯著孩子脆弱的眼球。      一支閃動著嗜血寒芒的利箭緩緩對上孩子的咽喉,少年端坐在馬背上,眼神銳利,雙眉緊鎖,手臂上青筋暴起,慢慢地拉滿了弓。      她已經避無可避,紛亂的念頭在腦海中呼嘯奔騰,那麼多的不解和疑惑在突如其來的屠殺面前全都塌了下去。她緩緩地抬起頭,目光森冷,帶著冷厲的仇恨和厭惡,冷冷地看著那個正對著她的少年,毫無半點畏懼之色。      那一天,是白蒼曆七七零年正月初四,真煌城的百姓們剛剛度過了他們的新年。在真煌城外的皇家獵場上,她和他,第一次相遇。      時間穿透了歷史的軌道,劃破了時空的閘門,將兩個原本不該觸碰的靈魂,擺在了同一個平臺之上。      燕洵眉頭輕蹙,手指略略一偏,鬆開了那支利箭。      長箭呼嘯而去,帶動空氣裡的寒風,發出嗖嗖的聲響,所有人的視線全都凝聚其上,向著那個站在原地的孩子望去。      唰的一聲,一道血線頓時拉長,利箭擦著孩子的脖頸而過,劃出一道血痕。孩子身形微微一晃,踉蹌了兩步,卻仍舊站在原地。      「哈哈!恭喜七哥!」趙玨大聲笑道。      趙徹輕蔑地看了燕洵一眼,冷笑道:「燕世子終日埋首於歌舞詩詞,怕是已經忘了趙家的先祖是如何拿箭的吧?」      燕洵放下長弓,轉過頭,淡淡說道:「趙家的先祖如何拿箭,有趙家的子孫記著就好,燕洵不敢越俎代庖。」      諸葛懷笑道:「如此一來,今日的彩頭就歸七殿下了,我府中已設下宴席,諸位一同去喝杯水酒吧。」      眾人答應,齊齊上馬,好似剛才的一切不過是一場再平常不過的遊戲。      大風呼嘯而過,捲起眾人獵獵翻飛的大裘披風,空曠的雪原之上腥風遍布,遠遠的,燕洵回過頭來,見那滿身血汙的孩子仍舊站在曠野上,眼神深沉地向著這邊望,久久一動不動。

作者資料

瀟湘冬兒

女,射手座,1987年生人,一線暢銷書作家,職業編劇。懶散,死宅,拖延症晚期,天幸還能寫幾個故事,才不至於拖社會主義的後腿。文字風格雄渾大氣,寫作速度令人髮指,性格幽默,筆力還行。 代表作品:《特工皇妃楚喬傳》、《暴君,我來自軍情9處》、《軍火皇后》、《唐歌》、《妖紅》等。 新浪微博:@瀟湘冬瓜

基本資料

作者:瀟湘冬兒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7-10-06 ISBN:9789571075471 城邦書號:SPB7F00006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