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6(完):這回勇者不鬥惡龍,只砸門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6(完):這回勇者不鬥惡龍,只砸門

  • 作者:草草泥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7-08-29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新秀作家草草泥x《Debug筆電的使用手冊》超人氣繪師喵四郎 ◆實體書獨家收錄溫馨番外〈諾爾瑟斯的召喚師〉 POPO原創網人氣爆棚萌癒系輕奇幻之作 最依依不捨的動人完結,笑淚交織的暖心終篇 草食系少年召喚師之路的最後挑戰! 不過,馴養與被馴養的日常還會一直持續下去…… 「你會因為我活著,而感到,幸福嗎?」 「這不是當然的嗎?我此生最幸運的事,就是召喚到你。」 由於想擺脫為召喚魔王而死的宿命, 奈西主動拜訪龍王莉芙希斯,希望能夠得到協助。 只要龍王願意帶著芬里爾一族離開這個國家,使政局產生巨變, 王族便可能不再執意逼迫奈西召喚魔王。 而龍王答應了,條件是奈西必須破壞世上最後一道次元門。 因為有次元門的存在,才令人類得以入侵幻獸的領地, 也令幻獸們無法擺脫隨時可能被奪走家園的噩夢。 為了自己的未來,也為了幻獸們所渴望的未來, 奈西決心接受條件,展開破壞次元門的計畫。 然而問題來了,首先是某個魔王一直死守著次元門不放, 再來是破壞次元門居然得獻上祭品,將一個倒楣鬼丟進幻獸界, 這讓善良的奈西陷入天人交戰,雖然他的幻獸們倒是興致高昂—— 「祭品?把芬里爾家那個瘋女人丟過去不就好了?」 「真可惜不能用國王獻祭……」 「我可以提供一份惡名昭彰的宮廷召喚師名單,隨手挑一個吧。」 看著這樣的場景,他發現自己該擔心的,是可能接踵而來的失蹤案件…… (奈西:都已經是最後一集,我也已經接受這樣的日常了T v T) 【繪師喵四郎大心推薦】 「我很溫馴,不要拋棄我。」 如果你和我一樣喜歡魔法世界、喜歡傲嬌屬性的大型動物(?)、喜歡主僕之間的萌萌羈絆,那麼《召喚師的馴獸日常》絕對可以讓你配上十碗飯!! 謝謝奈西和諾爾帶給我非常開心的繪圖時光。

內文試閱

  在不見天日的幻獸界深淵裡,魔族的重要腹地——魔王城,響起悽慘的哀號聲。前些日子,他們的回收官抓回一個頭等罪犯,掌管魔王城的其中兩名天王因此喜出望外,還親自出馬監視這名罪犯。      這名罪犯的罪名是什麼呢?擁有「深淵之眼」頭銜的烏鴉王克羅安表示:怠忽職守、擅自離開工作崗位。      「我已經工作好久了,讓我休息吧……」      「說這什麼話!你才開始幹活不到十分鐘!」      克羅安氣呼呼地站在具有上千年歷史的古老書桌上,揮翅一把拍開試圖伸出手求情的魔王雷德狄。      被困在椅子上的雷德狄就像一朵枯萎的花,垂頭喪氣地看著桌上堆積如山的公文。他原本好好地在他的次元門前一邊泡茶一邊跟諾爾玩桌遊,怎知下一秒身子突然被定住,幾條黑色觸手從他身後冒出,把他拖進了黑漆漆的亞空間裡,讓他根本來不及反應。      追根究柢,原來是才任職兩百年的觸手回收官為了離家出走,跟政務官吵得不可開交,結果因為政務官說了一句「我們這裡由於魔王出走,人手已經很吃緊了,你要是再走,工作真的就做不完了」,他便二話不說去將魔王綁了回來。      把雷德狄抓回來後,回收官勒格安斯很沒良心地丟下一句「抱歉啊,雷德狄,但只有這麼做佛洛才會放我離開」後就溜了,留下手無縛雞之力的可憐魔王。      「欺負一個E級有意思嗎……」他愁眉苦臉地繼續改起堆積如山的公文,但這話讓克羅安更加憤怒。      「你一個曾經瞬間擺平上千隻幻獸的魔王,好意思講這種話?這事不讓勒格安斯去做,深淵裡有哪個魔族能逮住你?」      為了把遊蕩在外的魔王抓回來,暗黑四天王可是費盡心思,無奈雷德狄的能力實在太棘手,一瞬間發動、一瞬間就結束,被他發現的追兵總是因此統統忘了要追捕他的事,在無功而返幾次後,克羅安他們只得隨他去了。      畢竟自從戰敗後,壯大我族、凝聚民心什麼的目標,高層魔族們連想都不敢想。雷德狄好不容易完成先王的遺願,讓魔族從被奴役的悲傷中走出,這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他們也不想再要求什麼。即使魔王城是一盤脆弱不堪的散沙也不打緊,因為根本不會有其他幻獸想奪取王位,或占領這個瘟疫之地。      一旦成為魔王,就必須背負「葬送幻獸的未來」這個罪名,繼續被人類利用,威風的頭銜背後並沒有太多光鮮亮麗,平時的工作內容也是。      「與其說我是魔王,不如說我是召喚協會深淵區組長要來得更貼切點……」雷德狄無精打采地說。「就算回來執掌國務,平時做的也就是處理召喚協會分配的工作什麼的。」      「儘管如此,還是得有幻獸去攬下這些事。」克羅安冷冷看著他。「以前都是佛洛幫你做的,偶爾也該自己來。」      在雷德狄發出長長的嘆息時,書房的門被敲響了。他正要開口請對方進來,克羅安卻很自動地先說了聲「請進」。      「……」      來訪者是一名魔族,他跟雷德狄一樣,頭上生了對羊角,身穿黑衣,肩披白毛圍巾,還背著一把巨劍,臉上掛著彷彿天塌下來也不會驚訝的淡定表情。這名魔族近來備受關注,前陣子才正式加入魔王城小組,作為替身魔王學習中。      他之所以成為魔王替身,是因為他們的魔王陛下向來以薄弱的存在感當作保護色,然而這樣的特質其實並不適合擔任魔王,偏偏這是雷德狄的天性。幸好這名新來的羊角魔族很好地彌補了這個缺陷,雖然前身是羊族,但他擁有即使面對一群S級也不會感到半分恐懼的臉皮——咳,更正,是勇氣。      再加上,這名魔族的氣質與外貌與魔王之名十分相稱,實力也不錯,於是在解決完一連串的事件後,羊角魔族便被暗黑四天王挽留下來。雖然他們對魔王的要求不多,但魔王不能見人也太尷尬了,他們還是需要一個能夠擺到檯面上的選擇。      基於只要成為魔王替身,就不用繳先前欠下的巨額罰款,這隻淡定魔羊雖然不太願意,還是接下任務了。      「諾爾!」雷德狄喜出望外,高興地說:「你是來救我的嗎?」      「不是。」諾爾面無表情地一秒回應,無情打碎魔王的希望。      「嗚嗚……」      「怎麼了,諾爾?你也想來學習如何改公文嗎?」克羅安的語氣隱含期盼,諾爾飛快地搖搖頭。      「我要回家一趟。」      克羅安和雷德狄都露出困惑的神色。      「這裡不是已經是你的家了嗎?你還要回哪?」      「我的故鄉,艾爾狄亞。」      自從諾爾離開艾爾狄亞前往深淵修行後,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一年多。如今修行告一段落,奈西的召喚魔王危機也暫緩,因此諾爾打算回鄉一趟。      臨走前,他不忘向佛洛與泰戎道別。雖然跟四大天王的相處時間不算長,不過魔族就是個自來熟的族群,現在這些魔族已經把他當成同一個屋簷下的夥伴了。      在承諾自己還會回來繼續做勞動服務後,諾爾離開了魔王城。他穿越骷髏領地,抵達當初為了找回克莉絲而初次踏入深淵時,所來到的地點,那時的他根本想不到,竟會從此與魔族結下不解之緣。      正當他尋思著到底哪裡才是通往艾爾狄亞的入口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從他身後輕快響起。      「這不是諾爾嗎?哈哈!你果然也跟我一樣蹺班了!」      諾爾默默轉頭看向不知何時冒出的無頭爵士勒格安斯,這傢伙精神抖擻的樣子與雷德狄完全成反比。      「我有經過同意。」諾爾的語氣就好像在說「別把我跟你混為一談」,充滿了嫌棄。      勒格安斯哼了一聲,不滿地抗議:「我明明把一身絕活都教給你了,結果你居然不學我蹺班!」      「誰像你。」諾爾化為人形,打量了下天空,接著閉上眼睛仔細感受。不久,他拔出巨劍,猛然睜開雙眼,朝空中的某一個點射過去。      一陣波動傳來,巨劍硬生生停滯在高空,下半部沒入漩渦狀的烏雲之中,還帶著劈啪作響的雷電。      「喲,不錯嘛,你也懂得暴力破壞傳送點了,這樣就不用再講通關密語啦。」      勒格安斯拍拍諾爾的肩膀,表達讚賞。「說真的,你還會再回來的對吧?」      「會。」諾爾點點頭。「這裡也是,我的家。」      這個回答讓勒格安斯很滿意,他開心地揮手與諾爾道別,目送魔羊回到家鄉。      站在與諾爾初次相遇的街道上,勒格安斯盯著那個被強制開出的傳送點,直到它完全消失。      「好啦,小黑,我們走吧!」他帥氣地策馬後仰,架勢非常拉風。「今天一樣要到處找樂子啊!」      馬蹄聲響起,無頭爵士發出宏亮的笑聲,與他的黑馬逐漸消失在街道的彼端。      *      諾爾從湖中跳出,漫步在艾爾狄亞附近的森林。陽光穿過枝葉間隙,在地上留下細碎光點,沒多久他就走出了森林,看見那座名為艾爾狄亞的高山。      山腳下有座純樸的村落,可以看見各種畜牧型幻獸三三兩兩地在村裡活動。這裡是艾爾狄亞最熱鬧的地方,有些在山上耕作的幻獸會把農作物拿來這販售,艾爾狄亞的召喚協會辦事處也設在此處。      眼前的景象跟人類鄉間的村落沒什麼不同,差別只在於居民全是幻獸。當諾爾走進這座簡樸的村莊時,幻獸們個個停下手邊的動作,目光全聚焦到他身上。      「那是諾爾嗎?」      「好像是啊,雖然服裝不太一樣,還有種異樣的氣息,但那個長相,絕對是諾爾沒錯。」      「我的天啊,我沒看錯吧?諾爾居然會把劍背在背上?他不嫌重嗎?」      成年幻獸們議論紛紛,而小幻獸們沒想這麼多,一看到諾爾出現,他們立刻發出驚呼,欣喜地衝上前迎接。      「哇啊——是諾爾!」      「諾爾回來了!」      毛茸茸的小幻獸們圍繞著諾爾,他們親暱地撲到諾爾身上,或拉著他的手,面對無害小幻獸向來很溫馴的諾爾,也任憑這些孩子撲抱。他隨手摸了幾隻小幻獸的頭,孩子們開心地笑了,天真爛漫的笑聲充斥整個村落。      所有孩子都很熟悉這隻大黑羊,因為諾爾之前經常待在托比的教室裡睡覺。對他們來說,諾爾是既溫馴又強大的守護者,有他在便能安心。      「一切,還好?」雖然已經辭去了艾爾狄亞守護者一職,他仍掛心艾爾狄亞的安全。      「嗯,最近很少有外地的幻獸來獵食哦!」      「其他地區的幻獸都說,這裡住了一隻很可怕的龍。」      「但爸爸媽媽說那隻龍是守護者,要我們不要怕。諾爾諾爾,你見過那隻龍嗎?」      「我們很想看看龍龍守護者,可是聽說龍龍住在高山上,從不下山的。」      諾爾一邊被孩子們拖向前,一邊消化著所聽見的童言童語。這個消息令他感到安心許多,看樣子霍格尼有效地嚇阻了周遭的獵食者。      「托比老師看到諾爾會很開心的!還有其他在上課的朋友也是,快點快點!我們去山丘小教室!」      諾爾點點頭,任由頭上頂著毛茸茸耳朵的小幻獸們將他拉上山。孩子們的笑聲引起附近其他幻獸的注意,素來悠閒度日的居民一個個冒出頭。      「哎呀,這不是諾爾嗎?你回來了啊。」負責示警的土撥鼠從地面鑽出來,跟諾爾打招呼。      「什麼風把你吹回來了?」一名身材豐腴、脖子戴著牛鈴的大媽從屋中探出頭,笑嘻嘻地問候。      「離開一段時間,總覺得你變帥了啊,是我的錯覺嗎?」幾隻小鳥飛到諾爾身旁品頭論足。      「諾爾諾爾,爸爸媽媽都說你跑去深淵了,那裡可不可怕?」一隻年幼的小幻獸化為人形,握住他的手興奮地問。      「聽說深淵住著很多S級幻獸,真好,我也想看S級長什麼樣子……」      「我在托比老師的教室讀過介紹深淵的書,裡面有魔王城的插圖!看起來真的好壯觀,諾爾去過那裡嗎?」      諾爾與孩子們漫步在覆蓋著翠綠青草的山間,清新的微風徐徐吹來,他懶洋洋地以自己的步調隨口回答孩子們的問題,不知不覺間,他們便來到了托比的教室。      質樸的木造小教室坐落在視野良好的山坡上,從教室裡往窗外望出去,可以瞧見山下的村莊。嬌小的兔子老師剛好講完了課,正打開教室的門送孩子們離去。      「咦?」聽到孩子們興奮的呼喊,托比順著聲音看去,發現了諾爾。「你回來啦。」      諾爾點點頭,接住下了課朝他撲過來的幾個孩子,最後乾脆化為一隻大黑羊,這樣想跟他親近的孩子統統都能抱到他。      雖然諾爾回來了,但托比知道,他只會待一陣子。現在諾爾已經正式成為魔族的一分子,不會再回歸從前的生活。      儘管如此,在孩子們心中,諾爾仍是艾爾狄亞的守護者,這點托比可以從小幻獸們的神情和態度看出來。諾爾從小就很受毛茸茸小動物的歡迎,連他的主人也是個有著小動物特質的召喚師。      「既然回來了,就順便上山探望羊爺爺吧,霍格尼應該也在那裡。」想到那位養育諾爾的長者,托比忍不住嘆息一聲,隨後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又補充:「對了,有空去羊爺爺的舊教室看一下吧。」      「怎?」諾爾記得那間教室塵封已久,應該沒有在使用了。      羊爺爺的教室對他而言是充滿回憶的地方,他幼時的夥伴也葬在教室附近的山坡。然而自從他離開艾爾狄亞後,就沒再回到那裡過了,他已經很久沒去看看那棵樹。      「舊教室附近的山坡上,今年發生了一些變化。」托比拍拍諾爾的蹄子,語氣聽來頗為滿意。「我想你會喜歡的。」      *      「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我沒有天分,這一科就放棄吧……」      寬廣的圖書室裡,兩名少年坐在晒得到午後陽光的位子上,桌面攤滿了書本和考卷,顯然正在努力準備考試。      金髮少年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看著被坐在對面的銀髮少年推過來的講義,上面是滿滿的召喚陣圖。在他眼裡看來,這些陣圖根本沒什麼差別,偏偏召喚陣學是召喚師必修的科目。召喚陣學就跟數學一樣,有很簡單、很基本的部分,可如果真要研究起來,卻是沒完沒了,由符文與陣法精密結合而成的陣圖乃是一門深奧的學問。      即使銀髮少年是成績幾乎年年第一的學霸,面對金髮少年無論如何都無法開竅的情況,也是一個頭兩個大。      「現在放棄的話,你的期中考就真的有危險了!」銀髮少年伊萊指著講義上的六個陣型,強硬地說:「至少要把這個記起來,如果你連S到E級的陣型都判斷不出來,期末考會死得更慘。」      「……」      年輕的金髮少年勇者——奈西,開始懷疑自己的父親當年究竟是如何跟他的好友伊萊一樣,成為人人敬佩的學霸。      雖說奈西當年憑藉對幻獸的熱愛考上了召喚師學院,但召喚師要學習的知識可不只有召喚。例如結合符文與陣法的召喚陣學,以及計算召喚時間的魔力計算學,便是令奈西十分頭痛的科目,他比較擅長的是幻獸研究學、幻獸生態學與實戰課程。      說起來,他之所以能考取A級召喚師,也是多虧有伊萊幫忙,才能順利通過筆試。重視實力與名聲的芬里爾家,每年都會根據歷屆試題並配合今年考科自製一份不外傳的模擬試卷,因此筆試不及格的情況幾乎不曾在芬里爾家發生。      在結束於水都的實習返回王城後,伊萊毫不猶豫地偷了一份模擬試卷給奈西,奈西後來也真的在正式檢定考時,看到許多與模擬試題相似的題目,因此很順利地通過筆試。      當然,偷寫過芬里爾家的模擬試卷什麼的,奈西自然不會說出口。      雖然靠著從芬里爾家偷來的模擬試卷、從芬里爾家搶來的紅龍考取了A級召喚師資格,然而這不代表奈西就此一帆風順了。在學校裡,他依舊被不拿手的那些科目折磨得死去活來。      「這個……是A級召喚陣?」奈西苦思良久,才艱難無比地指向其中一個陣型,然後又指著旁邊那個。「然後這個是C?咦,不對,是D?不不不,好像是C沒錯……」      「是B。」伊萊面無表情地公布答案。他嘆息一聲,指尖沿著陣型比劃著。      「不是跟你說過了嗎?A到D級之間的差異在於此處的符文不同,因為陣型會自行運轉,標示等級的符文將在這塊區域以畫圈的方式轉動——」      伊萊一長串的解釋聽得奈西頭都暈了,當兩人從圖書館走出來時,奈西的腳步還搖搖晃晃的,整個人像是被榨乾了。      「振作一點,你可是A級召喚師,還是前任魔王召喚師的獨子,得拿出像樣的成績來才行。」      「我、我知道……」烏德克並沒有要求他必須得到好成績,但奈西也同意伊萊的話。只不過,這條路真是無比艱辛。      一路無話,在他們即將走出校門,準備各自回家時,伊萊開口了。      「奈西。」他的聲音有些悶悶不樂。      「嗯?」奈西回過頭,這才發現他的青梅竹馬不知何時停下了腳步。      伊萊盯著地面,眉頭微皺,似乎有什麼心事的樣子,雖然起了個頭,卻遲遲沒繼續說下去。      「怎麼了嗎?」他走到伊萊身前,伸出手指輕輕勾住伊萊的指尖,露出淡淡的笑容。「有問題就說吧,你不說我也不會知道的。」      認識伊萊多年,奈西深知這位摯友的彆扭個性,有時不主動出擊的話,伊萊是不會說的。歷經各種風波,他們對彼此早已不像當年冷戰時那樣,而是親密無間。      縱使因為身分的關係,有人會對他們的交情說閒話,但他們毫不在意。      能夠像這樣一起走下去,就是最好的事。      伊萊抬起頭,嚴肅地看著奈西。「你畢業後,會去當宮廷召喚師嗎?」      聞言,奈西愣住了。      這件事一直是個隱憂,然而至今奈西仍未仔細思考過。      烏德克曾告訴他,歷任魔王召喚師畢業後都會入宮,成為宮廷召喚師。無論他們的實力如何,魔王契文就是保送入宮的門票。      跟一般宮廷召喚師不同的是,別人進宮是為了得到輝煌的未來,他們進宮卻是必須迎接死亡的命運。      尤其在這個只差一步便能征服鄰國的關鍵時期,如果奈西進宮,肯定不用多久就會成為魔王的祭品。      雖然距離畢業還有幾年,不過奈西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國王只是看他還在念書的分上暫時放過他,否則掌控整個宮廷的國王如果真的想逮人,奈西是抵抗不了的。      「……」      「抱歉,問了這種問題。」伊萊輕嘆一聲,反過來握住奈西勾住他的手指,認真地說:「我知道你肯定不想,雖然現在離畢業還早,但……我不希望你走。」      只要想到,幾年後可能就再也看不到這個能包容他的一切的溫暖笑顏,伊萊就覺得十分痛苦。      奈西沉默了一下,最後堅決地回應:「我不會死的。既然已經走到這個地步,我絕對不會坐以待斃。在畢業之前,我會找出辦法的。」      縱使現在的生活相當和平幸福,奈西仍清楚,他的生命已經在倒數計時了。      如果不在畢業前找到解決的方法,他就會踏上父親的後塵,成為下一個被犧牲的魔王召喚師。

作者資料

草草泥

雜食羊駝一隻,勿拍打可餵食。喜歡毛茸茸生物和鮮奶茶,不過最喜歡的還是寫作,希望能一直寫到天荒地老,當然如果能有一杯鮮奶茶與毛茸茸生物相伴那就更完美了。 曾出版《召喚師的馴獸日常》。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aearca5 FB粉絲團:www.facebook.com/jumpingalpaca 相關著作:《愛麗絲Online02森林篇》《愛麗絲Online01紅心篇》《召喚師的馴獸日常_番外特輯》《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6(完)這回勇者不鬥惡龍,只砸門》《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5龍生龍鳳生鳳,後宮王的兒子開後宮》《召喚師的馴獸日常04上輩子沒積德,這輩子當勇者》

基本資料

作者:草草泥 繪者:喵四郎(nyaroro)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異小說 出版日期:2017-08-29 ISBN:9789869529907 城邦書號:3PF02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