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延長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我的巴赫先生(下)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我的巴赫先生(下)

  • 作者:紅棗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7-14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影視化預備! 「故事太甜,讓不大相信愛情的我,也開始滿懷憧憬。」 溫暖治癒,上市一週,即收到讀者致意明信片。 「以後調琴和調情,都只和妳。」 ▍糖粉系天后 紅棗,晉江文學網文章積分突破三千三百萬! ▍重新定義言情甜度最高值!影視改編計畫啟動! ▍唯一矚目,臺灣獨家修訂版! 禁欲鬼才調音師 段莫寧 VS 雙面鋼琴美少女 葉景瓷 「喜歡」這種感覺,潛移默化, 不驚心動魄,卻在無意間早就生根, ——只是怯於破土,亟需風雨見證。 都說忠言逆耳、良藥苦口,好男人普遍長得醜。 像段莫寧這種上乘長相的男人,能是什麼好東西? 對於過往的夢中偶像,竟是眼前這挑眉嗤笑的傢伙, 為了獨奏會順利進行,葉景瓷也只能咬牙吞忍。 不料,夜遊倫敦、漫步伊斯坦堡、徜徉名琴沉睡處…… 一次次的默契相伴,讓葉景瓷的忍,變成了心動難忍。 正當她懵懂整理著心緒,風暴竟驟然來襲—— 攻訐、爆料、匿名抹黑,乃至肉搜IP位址, 有心人操弄下,「揭露葉景瓷真面目」的八卦甚囂塵上, 一夕間,鋼琴天使被輿論強行撕去了羽翼……

內文試閱

  第二天醒來後,段莫寧總覺得自己忘記了某段重要的記憶。簡單洗漱後,他下了樓。      今天是葉景瓷海外巡演的第一站,她起得尤其早。段莫寧去餐廳的時候,她正在奮力地吃一盆培根。段莫寧只是轉身泡一杯咖啡、拿一小盤水果生菜的時間,她就已經消滅完剛才滿滿一盆的培根,又換吃一盆小山一樣的甜點。      「妳吃這麼多不怕胖?」      葉景瓷嘴裡還塞著一塊黑森林,嘟嘟囔囔道:「一場獨奏會的強度太大了,我經常非常餓,不管是演出前還是演出後。我每年的演出大概有一百二十場左右,不論多忙,每天最起碼練琴兩小時,我所有入住的地方,房間裡必須擺設一架練習用琴。這樣的練習強度下,我根本沒時間發胖。」      難得的,葉景瓷對段莫寧說話非常心平氣和,沒有調侃和嘲諷的意味,只是平實的解釋,說完後還附贈一個微笑。      然而這樣就很驚悚了。      段莫寧內心的疑慮越來越大。他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昨晚應該發生了什麼,否則葉景瓷無論如何,都不會用這麼友善溫柔的形象和自己說話,尤其路楠不在她身邊……      「我昨晚……後來做了什麼嗎?」段莫寧開始懷疑起來。他只記得最後喝了紅酒,葉景瓷在睡前進入他的房間,然而之後的一切,都彷彿被雲霧遮蓋一般記不真切。      葉景瓷輕咬刀叉,意味深長地看一眼段莫寧,才開口:「哦,沒什麼呀。後來我很快就走了呢,你還是照樣在十點前睡覺,我沒有打擾你睡覺哦。」      段莫寧吁了口氣,又恢復冷淡,把葉景瓷態度的變化,歸結於得知他是那位鋼琴技師之後的服貼,以及要演出前怕露餡。      而葉景瓷想起昨晚對方酒後「還滿可愛」的評論,心情非常好地又朝段莫寧露出一個讓他心裡發毛的微笑。但她不打算戳破段莫寧不會喝酒的事實,畢竟偷偷掌握對方的弱點,聽起來比亮出底牌刺激多了。      好在很快路楠就加入對談,三人就晚上的演出細節協商討論一下,都回復到工作狀態。而進入狀態的葉景瓷,也讓段莫寧相當意外。她的思路清晰,對演出用琴、會場、觀眾體驗、甚至自己的上臺禮儀等每個方面的細節,都非常詳細地討論。      「在演出前,必須確保用金縷梅或者酒精,把鋼琴每個琴鍵都擦拭一遍。」她的眼睛明亮,嘴脣脣形飽滿,「新加坡室內外溫差大,鋼琴搬運中很容易就讓鍵盤表面凝結一層溼氣;在演出前我還會排練,手指也會流汗,不擦乾淨的話,彈奏時手很容易從鍵盤上滑脫,那就是演奏事故了。」      幾乎只要講到鋼琴和演出,葉景瓷便相當專業且具有職業精神。她的眼神自信、語調從容,表情認真執著,嘴角帶著笑意,與平時恰到好處的巧笑倩兮不同的是,段莫寧看得出來,那是她完全發自內心的表情,沒有偽裝造作。她的聲音柔和,對待鋼琴就像是情人一般的熱情與呵護,眼神帶著溫婉堅定的意志力,全情投入。這樣的她,幾乎不用刻意偽裝,就已經是鋼琴美少女。      當晚的演出觀眾爆滿,葉景瓷的獨奏獲得空前的掌聲和讚譽,這樣的結果幾乎是段莫寧在最初就能預測到的。她對待鋼琴的專業和優異的專業素養,確實沒有道理不成功。      演出後,購買專輯請求她簽名、合照的人絡繹不絕。精神壓力高強度的一場演奏後,葉景瓷已露疲態,然而對於觀眾的請求,她都耐心地微笑著一一滿足。      段莫寧不得不承認,葉景瓷的舞臺儀態無可挑剔。一場獨奏會的成功,不僅在於演奏,更在於演奏家的舉止,而葉景瓷幾乎兩者兼具,身上的黑色禮服顯得她更為膚白勝雪,黑亮溼潤的眼珠也完美迷人。      直到幾個小時後,最後一名熱情的觀眾離開,葉景瓷才垮下來。路楠幾乎是看到她這樣的表情,心裡就像被抓一下般隱隱心疼。巡演是一個鋼琴家很光鮮的職業里程碑,卻也十分殘酷,沒有過硬的體力根本堅持不了。      他知道葉景瓷的體魄稱不上強健,走到今天的每一步,都是靠著強大的意志力在維持。他默契地為她端來熱奶茶、漢堡,還為她披上外套。整個會場室內空調溫度很低,葉景瓷只穿著露肩的禮服裙,早就冷得有些麻木。而高強度的演奏後,她幾乎是飢寒交迫地又堅持了幾個小時的簽名和握手。      「路楠,你真是我的小天使。」演出成功,即便又累又餓又冷,葉景瓷內心卻十分滿足,語氣也帶點邀功似的撒嬌,「我是不是有進步?你快誇我!」      葉景瓷和路楠這種自然的熟稔親密,讓一直站在一邊的段莫寧忍不住有些驚訝。他看了眼路楠,對方望著葉景瓷的眼神溫柔而寵溺,他突然沒來由地產生一種莫名的情緒。      好在值得慶祝的是,兵荒馬亂的一天過去,下一站是英國倫敦,葉景瓷帶著期待和隱隱的興奮。明早她就會飛往倫敦,在英國皇家愛爾伯特音樂廳進行第二場演奏。      然而,路楠接了一通電話回來後,臉上沒有之前的喜悅,而是有些凝重。      「明天的航班取消了。」      葉景瓷感到意外,原本她將於明早九點飛往倫敦,十三個小時的飛行距離,算上時差,能在當地時間下午四點左右抵達倫敦。      「那我們沒法在明晚到達?」她皺起眉,「倫敦的演出時間定在後天晚上,我必須提前一晚到,才有足夠的時間調試鋼琴並和演出用琴磨合。能改訂其他航班嗎?」      路楠嘆了口氣:「沒辦法,明天早上飛往倫敦的航班幾乎都取消了。倫敦機場爆發大罷工,值機人員和地勤人員因為薪資問題與公司談判,最後公司沒能滿足他們的要求,現在他們罷工抗議,只有部分航班沒有受到影響,但已經幾乎被訂滿。目前接到的消息是,機場方面還在協調,希望明天能解決。」      葉景瓷頭痛道:「所以我說遲早有一天,所有鋼琴家都必須買一架私人飛機!」      路楠試圖安慰:「我已經和主辦方溝通過,如果罷工持續下去,我們不得不取消這次倫敦的演出。罷工屬於不可抗力的一種,我們不需要支付違約金。」      「重要的不是違約金,而是倫敦的觀眾呀!」葉景瓷急躁起來,「這次巡迴演出日程排得很滿,按照計畫,在倫敦演出後的第二天我就要去下一站,根本沒時間補辦演出。我不想讓倫敦的觀眾和粉絲失望。」      「現在著急也沒用,等明天的新聞。」      *      可惜的是,第二天罷工並沒有結束。      「算了,既然已經這樣,只能多待在新加坡一天。與其在酒店房間裡,還不如出去轉轉。」早餐時間,葉景瓷提出這樣的建議,並對段莫寧眨眨眼睛,「我想出去玩。」      段莫寧有些疑惑,「新加坡這麼小,集中逛景點基本兩三天就能看完,妳來新加坡演出已經好幾次,對早就熟悉的景點還沒有厭倦嗎?」      「我每次巡演的時候,一座城市平均只能待三天,演出前絕對不會做任何與練琴、巡視場地無關的活動,演出後一天差不多就要整理行李飛往下一站。我來新加坡是有十次八次了,卻沒有一次有時間去景點看看。」      葉景瓷看一眼不遠處正在與航空公司交涉的路楠,「演出最多的一年,差不多累計繞行地球飛五十圈。我可以說自己去過全球很多城市,倫敦、巴黎、洛杉磯、紐約、東京還有很多很多,我都去過了;但我也不能說自己去過這些城市,因為我完全不瞭解它們有什麼好玩好吃的。」      「妳是準備去賭場嗎?金沙酒店裡就有賭場。」      葉景瓷表情誇張,「你饒了我吧,在路楠的眼皮底下去賭場?他會打斷我的腿。」她做一個抹脖子的動作,「上次去拉斯維加斯賭錢,路楠幾乎罵了我一個月。」      段莫寧有些意外:「路楠知道妳的真實性格?他知道妳嗜賭?」      「路楠是我最親密、最可愛、最可靠的朋友,我是什麼樣子的人,他很早就清楚了呀。」葉景瓷笑了笑,「但我糾正一點,我可不是嗜賭,只是壓力太大,去賭場也不過是發洩罷了。我心情好的時候不賭錢,工作期間也不賭錢。」      「演出的壓力嗎?」      「不是。是把自己禁錮在『鋼琴天使』光環裡的壓力。」葉景瓷又往嘴裡塞一顆巧克力,「確實有很多人喜歡我,但他們喜歡的是偽裝的我,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應該沒人會真心地長久喜歡。你覺得但凡一個人,意識到這一點,心情能好到哪裡去嗎?演一個假人不覺得累嗎?」      段莫寧看了眼仍舊在交涉協商的路楠。路楠知道葉景瓷的真實性格,還流露出那抹縱容和溫柔,想必他能夠接納真正的葉景瓷。然而段莫寧只是看路楠兩眼,不準備為對方說什麼,不準備告訴葉景瓷,路楠喜歡真實的她。段莫寧想,自己又不是老好人,何必多此一舉。      「不過。」葉景瓷看著段莫寧,算計般地笑起來,「不過,你是不是覺得真實的我,有時候有點可愛呀?」      段莫寧的心漏跳一拍,迴避葉景瓷的目光,匆忙低頭拿起咖啡杯,「真不知道妳在說什麼。」然而他實在是太匆忙,以致情急之下根本忘記這是一杯滾燙的咖啡,剛喝下一口,就狼狽不堪地被燙到舌頭。      對面的葉景瓷毫無同情心地哈哈笑起來。她雙手托著臉蛋,眼睛因為笑意而變得彎彎的,那是一張毫無陰霾的笑臉。段莫寧的腦海閃過轉瞬即逝的荒謬想法,某一刻,他覺得,得到對方這樣的笑容和歡樂,他被燙一下舌頭也值得。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當段莫寧坐在環球影城的雙軌雲霄飛車上,聽著旁邊葉景瓷一聲高過一聲、一聲慘烈過一聲的尖叫時,他仍舊覺得毫無真實感。      在葉景瓷的威逼利誘下,他和路楠最終只能無奈地陪著身邊這位「祖宗」一起來主題公園。對方一入園後,就精神百倍、活蹦亂跳起來,淨找刺激的遊樂設施排隊。葉景瓷是盡興了,卻苦了段莫寧和路楠。兩人氣質都偏沉穩沉靜,面容英俊又冷淡,光是站在隊伍裡就格格不入。      「剛才失重的時候,眼淚都飆出來了。」葉景瓷走下雲霄飛車,臉色有些回不過味來的慘白,「我的腿都軟了!」      段莫寧和路楠互相遞一個惺惺相惜的瞭然神色,同時吁口氣。葉景瓷卻沒按照劇本走,她一邊抱怨好可怕、好暈想吐,一邊卻拽著段莫寧和路楠。      「來,我們再來一次!」      路楠只能用想死來形容自己的心情,被迫坐在雲霄飛車裡,遭到高空的強風吹得髮型全無。尤其作為男人,他還要顧及自己的形象,放不開身段大聲尖叫,簡直慘烈。此刻,他蹲在地上喘著氣,似乎想緩和一下,旁邊走來同一個戰壕裡的戰友段莫寧。      比起他的狼狽,段莫寧反而鎮定多了,雖然髮型也沒保住,但對這種高空雲霄飛車似乎並不感冒,滿臉鎮定、面無表情,甚至冷漠地站著看遠方風景,簡直出戲。      對方友善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給他遞一瓶水,「要喝點嗎?」      路楠感激地笑笑接過去,然而他剛喝下一口,段莫寧就望著不遠處的葉景瓷道:「你也是挺不容易的,被她折騰這麼久,心理足夠強健。」      路楠嘴裡的水差點悉數噴出。什、什麼?他目瞪口呆地看著段莫寧,對方話裡的挪揄和調侃,讓他終於意識到……葉景瓷這是暴露了!?      然而還沒容他細想,隊伍很快就已經排到他們,工作人員安排三人又一次上雲霄飛車。      「葉!景!瓷!看!我!怎!麼!收!拾!妳!!」      等路楠忍不住咆哮起來的時候,雲霄飛車正好咻的一聲衝上雲霄,路楠的一連串咆哮很快就化作天際的一抹音符……      等從高空下來時,路楠已經完全沒有收拾葉景瓷的心和能力。      「我要回酒店去歇歇……你們先去玩吧……」他氣若游絲,「回、回頭再收拾妳。」      葉景瓷毫無同情心地朝路楠擺擺手,轉頭看著段莫寧:「你需要和路楠一起回去歇歇嗎?」      「我求之不得,畢竟和路楠待著舒服多了。」段莫寧聳聳肩,看一眼路楠,「但顯然留妳一個人在這裡,妳的經紀人不放心。為了路楠能安心,我還是繼續陪著妳吧。」      然而段莫寧也是天真了,他沒想到葉景瓷在玩上面有這麼多花不完的精力。他被葉景瓷拖著從影城的一頭走到另一頭,這個設施翻轉到那個設施,從最初的無奈,到後面被葉景瓷感染,忍不住真的沉浸其中享受起遊樂場。      兩人一同去坐侏羅紀漂流,一個個浪頭從段莫寧背後打來,把他澆得透心涼。葉景瓷剛幸災樂禍地哈哈大笑,卻被另一個大水花也打溼,這下段莫寧忍不住也笑起來,兩隻落湯雞就這麼望著形容慘澹的彼此開懷大笑。      「喂,你這溼答答的樣子,像是剛從下水道裡爬出來的,一點也不時尚啊。你的粉絲們看到,會不會崩潰?」葉景瓷打量著段莫寧,嘖嘖道:「不過你這樣很溼身Play啊,你是故意穿白色衣服的吧?這樣一溼,身材一覽無遺,剛才經過的好幾個女生都在盯著你看。」      「別人盯著看我倒是沒發現。」段莫寧笑笑,「妳確實一直盯著我看。」      「你搞錯沒有?我一個美少女,需要盯著男人看?不應該是別人盯著我看嗎?」      「妳應該照照鏡子看自己現在的樣子,再說是不是美少女。」段莫寧笑了起來,「妳的頭髮全部糊在臉上,這樣的照片被媒體拍到才是影響形象。」      「去他的形象!」葉景瓷笑得囂張又美麗,她甩一甩頭髮,濺了段莫寧一臉水,「難道你不覺得甩開偶像包袱,人活得比較恣意嗎?」      段莫寧不得不承認,葉景瓷是對的。      兩人一旦破除形象障礙,倒是真的放開玩了起來。      *      從影城出來天色尚早,葉景瓷看著空中豔麗的晚霞,仍舊精力十足。      「去濱海灣花園吧!」      段莫寧幾乎沒有反駁的機會,就被葉景瓷不容分說地拉到濱海灣花園。正值傍晚,遠遠看去,花穹和雲霧林冷室兩個巨大的溫室臨海而建,以玻璃和鋼鐵為主要結構佇立在陸地與海洋之間,美麗又震撼。      「聽說花穹裡是地中海植物風情,而雲霧林則是在冷室裡重建高海拔熱帶景致。」葉景瓷躍躍欲試地衝進雲霧林,然而為了模擬高海拔氣候,冷室內空調溫度相當低,與新加坡室外的溫差相當大,沒一會兒,葉景瓷就有些面色發白。      「冷嗎?要出去嗎?」      葉景瓷搖搖頭,「才剛進來呢!不冷!我要好好享受難得的忙裡偷閒,怎麼能馬上出去呢?」她說這話時還沒忍住哆嗦兩下,逞強的意味十足。      段莫寧知道她的脾氣,沒有再堅持。      葉景瓷一邊享受眼前的美景,一邊抵擋現實的寒冷。她雙手抱胸,冷得直想發抖,卻還是佯裝一切無恙。      「妳等等。」段莫寧行至能直接受到玻璃外陽光照射而稍微暖和的地方,停下來,「我走開片刻,妳在這裡等我一下。」      葉景瓷百無聊賴地等在原地,不一會兒,她就看到段莫寧乘坐著扶梯重新上樓,朝她走來。與剛才相比,他手裡多一杯飲料和一個小禮品袋。      「好啊,你這人也太自私了,偷偷把我扔在這裡,下樓去禮品店和飲料店買吃的和送人的伴手禮,這麼沒有同伴愛啊,好歹給我帶一杯嘛。」葉景瓷正準備開啟嘲諷模式,段莫寧就無奈地把那杯飲料遞給她。      「真是好人沒好報。」他挑挑眉,「這是熱可可,哪個男人會給自己買熱可可?」      葉景瓷一撥頭髮,也有些不好意思,還是忍不住嘴硬:「我猜你是去給朋友買伴手禮,覺得讓我等很抱歉,才良心發現順手為我買了杯飲料。」      然而段莫寧又馬上把禮品袋遞給她。      他戲謔地笑著:「這也是給妳買的。」      葉景瓷有點詞窮:「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段莫寧無奈,「妳不要把我想得那麼壞行嗎?」      「送我禮物的人太多,我可不是所有禮物都收。」葉景瓷做出高傲的表情,手卻一邊打開禮品袋,裡面是五條質地輕薄的圍巾。      「你送我五條圍巾什麼意思?」      段莫寧聳了聳肩,「樓下禮品店裡沒有賣厚外套,只有圍巾。妳哆嗦打得都讓人以為是帕金森氏症患者了。禮品店只有這種絲綢圍巾,一條估計完全沒有保暖效果,所以買五條。」      葉景瓷突然有點羞愧,自己還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段莫寧自然也不準備輕易放過她,「所以妳不要想太多,這可不是我討好妳送的禮物。」他盯著葉景瓷微微變紅的臉,「一個男人不應該看著女伴受凍,這只是一個正常男性應該做的事。」      葉景瓷虎著臉,卻還是飛速地把五條圍巾都披到身上。披上圍巾後,她喝一口熱可可,溫暖的感覺瞬間讓她感覺自己像重新被啟動,四肢百骸都充滿暖和舒心。      「喂,謝謝你。」她有些彆扭地朝段莫寧道謝,「沒想到你還挺善良的。」但她仍舊死活不願意誇讚對方紳士,而是自找臺階道:「當然也想必是在我的美貌和品德下,你實在沒法坐視不管。」      「……」      「好了!現在花園裡的燈都漸漸亮起來啦,我們去空中棧道上看整個新加坡的夜景吧!」      葉景瓷喝下熱飲,又重新活蹦亂跳,拉著段莫寧坐電梯上空中棧道。所謂空中棧道,即是用吊橋把濱海灣花園主景觀之一的十二棵人造超級樹頂端連接在一起,大約有十六層樓那麼高。遊客可以在上面體驗凌空漫步的感覺,同時還可以從空中一覽新加坡的美麗景致。      然而這一次,能夠毫不畏懼坐雲霄飛車的葉景瓷,在走上空中走道後,反而有些害怕起來。吊橋是用鋼索互相串聯,而鋼索之間總有空隙,順著空隙就能清楚地看清腳底便是萬丈深淵般的高空;而吊橋兩端的圍欄,也是同樣用鋼索串聯而有空隙。夜晚的新加坡風大,外加其餘遊客走動帶來的力道,整座吊橋在空中搖搖晃晃,葉景瓷都有些站不穩。第一次,她有些腿軟。這時候,她有些慶幸身邊還有段莫寧,對方正在她身後不遠處,毫無恐懼之意,正舉著手機拍攝夜景。      葉景瓷朝段莫寧挪過去,一本正經地伸手拉住對方的手,段莫寧下意識想掙脫,葉景瓷瞪他一眼,蠻橫地拽緊。      她面不改色地清一清嗓子:「這裡太高了,你一定懼高害怕了。別怕,我拉著你,帶你走過去,轉一圈,我們就下去,正好能趕上超級樹燈光秀。」      「……」      不由分說的,葉景瓷就拉著段莫寧慢慢走起來。段莫寧盯著她佯裝鎮定的側臉,忍不住微笑。夜色正好,他就不去戳穿她這個小把戲。      兩人重回地面的時候,恰好趕上燈光聲樂秀。      葉景瓷絲毫不在意有無蚊蟲,就拽著段莫寧躺倒在超級樹下的草地上,用手枕著頭,認認真真地盯著垂直巍然聳立的大樹。夜幕降臨,燈光閃起,頓時一切都變得美妙奇幻,像是天空閃爍的星,又像是一場以天地為場地的夜間狂歡派對。      可惜聲光秀的時間總是有限,這場夜間魔法,在人們的遺憾與回味中落下帷幕。      「要是每一天都能這樣開心就好了。」葉景瓷的聲音充滿不捨和惋惜,她晃了晃手機,「剛才接到路楠簡訊,倫敦的演奏不用取消了,明天上午的飛機飛倫敦。放風的時間果然很有限,只有今天一天。」她說著竟然趴在草地上不肯起來,「啊啊啊啊,不想回去旅館,一想到明天飛倫敦就要表演了,壓力就好大,根本沒時間和演出用琴磨合啊,萬一琴的狀態不好呢、萬一觀眾給我噓聲呢!」      段莫寧有些失笑:「妳可是帶著『巴赫』,妳不相信自己,也應該相信我的專業水準,我不會讓妳有一架狀態不好的琴。」      「可我還是不想起來。」葉景瓷索性耍起賴,「感覺一回酒店,這寶貴的一天就真的結束了。」      「那帶妳去個地方吧。」段莫寧已經站起身,朝還躺在草地上的葉景瓷伸出手,「那樣妳美好的一天就不會這麼快結束。」      「去哪裡呢?」      「祕密。」

作者資料

紅棗

晉江網知名作家。 法律行業從業者,夢想是賺很多錢和環遊世界。愛美食、愛旅行、愛種花養貓,人生信條是去擁抱生命中未知的一切。 已出版作品—— 《牽牽手就永遠》 《一夜成名》 《五星級男閨密》 《寄住在你眼裡的煙火》 《我賭你愛我》 《愛上冒牌高富帥》 《總裁欺負人》 《我的巴赫先生》

基本資料

作者:紅棗 繪者:PieroRabu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7-07-14 ISBN:9789571075563 城邦書號:SPB7F00005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