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愚人的青春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愚人的青春

  • 作者:七七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7-07-04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79折 190元
  • 書虫VIP價:19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0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內容簡介

◆POPO原創網又一潛力新星 七七 年少時的我們,靈魂還太過柔軟, 才會被世界的粗糙磨砥得全身是傷。 為什麼我們總是在青春裡送別? 送別天真、送別橫衝直撞, 送別初次熱烈愛過的那一個人。 有些時候,守護是建起一座封閉的城, 擋住了外面的風雨,卻也困住了自己。 向晚與鄰居的兩個哥哥、兩個姊姊從小一起長大,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家人。 看在外人眼中,這個親密無間的小團體, 應該是兩對外貌性格皆極為相稱的男女情侶,加上一個小妹妹。 然而不是這樣的,其實兩個哥哥才是一對,而兩個姊姊也相互喜歡。 向晚自覺自己存在的意義,便是守護這兩份見不得光的感情, 讓他們如履薄冰地相愛在黑暗之中。 白哲的出現擾亂了一切,俊朗帥氣的他,對小團體裡的賴苓寧展開追求, 而賴苓寧似乎也與他愈行愈近。 向晚心急如焚,竟想了個異想天開的荒謬主意。 「你……要不要喜歡我?」向晚鼓起勇氣問白哲。 「不如妳來喜歡我吧。若是妳喜歡我,或許我能和妳在一起。」 向晚想著,白哲說過他在感情上可以將就, 那麼為了守護哥哥姊姊們的戀情,也為了他足以蠱惑人心的微笑, 她願意,讓自己成為白哲的將就……

目錄

第一章 蜘蛛絲的青春 第二章 在水中搖晃的分子 第三章 對角戲外的獨白 第四章 浪泊的飛鳥和戲子 第五章 心的空位在右胸口 第六章 紛歧的影子交錯 第七章 花火身後是黑夜 第八章 紙船傾覆下的淚海 第九章 盡頭不是旅程的結束 第十章 每段愛終有終點 後 記 所有的迂迴皆有意義

內文試閱

  到達露營地點,向晚三人背著大小不一的背包,拎著各種食材。   陳衍的車是休旅車,大多數的露營器具放置在空間很大的後車廂內。   向晚戴一頂寬大的編織草帽,站在熾熱的陽光下,默默注視王安璨一下子罵陳衍搬東西笨手笨腳,一下子不忍心地替他擦汗。   她不禁莞然,決定不再去想煩心的事,好好把握大家難得聚在一起的悠然時光。   陳衍瞄一眼手錶,「阿荷跟苓寧應該要到了吧?」 約定的時間是下午兩點。   郭毓荷住校,直接從宿舍騎車過來。   賴苓寧設計比賽尚未忙完,傳訊息說需要再待在學校一會兒,晚點會有朋友送她來。   沒多久,向晚聽見有台越野摩托車的引擎聲由遠到近漸漸清晰。   騎在上頭身著勁裝的那人,除了郭毓荷還能是誰。   俐落地甩了個帥氣車尾,她摘下安全帽,笑著和他們打招呼。   「遲到兩分鐘。」   郭毓荷下車踢王安璨一腳,氣呼呼地大叫:「小氣鬼!兩分鐘也要計較!」   經過向晚身邊時,郭毓荷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可惜尚未能好好聊上幾句,郭毓荷便被陳衍叫去幫忙。   郭毓荷走向忙著架器材的陳衍,不滿地嘀咕:「為什麼不叫阿璨要叫我啊。」   邊說她邊順便瞪了坐在樹蔭底下歇息的王安璨一眼。   陳衍塞給她一袋晚上烤肉要用的炭火,「安璨暈車。」   「根本就是你捨不得他出力。」   過了十分鐘,三頂帳篷架在河邊不遠處。   好不容易弄好帳篷的郭毓荷抹一把汗,忽然想起賴苓寧還沒到。   「小晚,幫我撥通電話給苓寧,問她何時會到。」   向晚正將購物袋內的食材一一取出,拆開包裝。   她聽見郭毓荷的話,大聲應好,拿起手機準備撥號,突然間,她注意到有輛黑色寶馬緩緩朝這裡駛來。   她放下手機,目光牢牢黏在那輛車子上。   她見過那輛車。   車子停在帳篷一里外,賴苓寧提著一個大包包匆匆從副駕駛座下來。   向晚警覺地注意到車子熄了火,並非單純送賴苓寧過來如此簡單。   大家不約而同放下手邊工作,往賴苓寧的方向移動。   同一時間,穿著麻色素T和刷白七分褲的男人從另一邊下車,悠閒自在地跟在賴苓寧身後。   向晚愣住。   藍空下,那頭柔軟卻凌亂的褐髮,向晚仍清楚地記得,甚至依稀能聞見他身上清新的薄荷香。   世界大得能容納幾十億人口,也小得能讓陌生的兩人再次於某個角落邂逅。   可是上次他是以一個路人的身分經過她的世界,這次他是以怎樣的身分走進她與哥哥姊姊的生活?   郭毓荷接過賴苓寧手上的大包包,戒備地緊盯著那個年輕男人。   賴苓寧沒說送她來的是一個男人。   「苓寧,他是誰?」   郭毓荷一問,賴苓寧才驚訝地發現他竟跟著她下車。   賴苓寧神色慌亂地看著那個男人,有些結巴地問:「白哲,你、你怎麼,怎麼下來了?」   白哲雙眸彎了彎,對狐疑瞧著他的五人露出一抹燦笑。   「嗨,我也想加入你們的露營活動。」   他笑得天真無邪,彷彿沒注意到在場所有人的臉色變得難看。   郭毓荷率先炸毛,瞪大眼,高聲質問:「你是誰啊!我們幹什麼要讓你加入!」   白哲微偏著頭,一臉無害地笑說:「我正在追苓寧呢。」   潺潺流動的小河旁,寂靜宛如走進墳場。   賴苓寧低頭緊咬唇瓣,面上血色褪盡。   砰的一聲,賴苓寧的行李突然從郭毓荷手中掉落在碎石地上,郭毓荷的嘴唇輕輕顫抖,眸底是一片狂怒。   她頹然地看了賴苓寧一眼,氣憤地轉身,往小河另一頭的森林跑去。   「毓荷!」   賴苓寧的呼喚終究沒能阻止郭毓荷消失在蓊鬱的樹林盡頭。   她不知所措的哀傷目光,定在郭毓荷消失的方向,腳步卻種在原地沒有移動。   王安璨看了,心煩意亂地推旁邊的陳衍一把,「阿衍,你去找阿荷,免得她在樹林中迷路。」   陳衍也有些擔心郭毓荷,王安璨一說完,他馬上沿著郭毓荷跑離的方向追過去。   向晚見王安璨不快地望著心虛的賴苓寧,心裡焦急。 果然,王安璨的語氣有點斥責意味,「苓寧,這是怎麼回事?」   賴苓寧眼神動搖,不敢對上王安璨質問的視線,櫻唇緊抿,思考著該如何解釋眼下的情況。   默默不語觀察在場所有人的白哲,淡淡瞥了臉色蒼白的賴苓寧一眼,漆黑的眸子暗暗流瀉著興趣盎然的光芒。   他一隻手愜意地插進褲兜,「真的不能讓我加入露營活動嗎?大家可以一起交個朋友啊。」   王安璨盯著賴苓寧,等她給出一個合理的交代,完全無視白哲,好似這個人不存在,說的話只是蚊子在耳邊嗡嗡作響。   白哲嗤笑一聲,目光轉個方向,落在自他到來便不曾開口的向晚。   向晚瞬間有糟糕的預感。   「那我認識這個小妹妹,甚至是她的恩人,想跟她敘舊也不行嗎?」   向晚皺眉瞪他,她還以為他沒認出她呢。   事情出乎意料牽扯到向晚,王安璨心裡詫異,不得不從賴苓寧身上移開目光,望向向晚。   「苓寧姊就是你那天說的喜歡的女人?」 向晚冷淡的問話換來白哲一聲是。   怪不得兩人第一次相遇那時,她覺得他的車子眼熟,因為他經常駕車出入社區接送賴苓寧。   他應該就是賴母口中的那個男孩了,她真沒想到。   王安璨捏了捏眉心,「小晚,怎麼回事?」   「我們只是一面之緣而已,他連我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向晚語帶嘲諷地轉向白哲,「對不起,這是我們五人的聚會,謝謝你送苓寧姊過來。」   向晚的弦外之音,白哲聽得非常明瞭,然而他並不打算乖乖滾開。   他看著神色各異的三人,眸光透著認真,「我追苓寧兩個月,她一直不答應我的追求和約會。今天她拜託我送她過來參加露營活動,我覺得這是個機會,便私自採買了不少食材,想一起參加。說我厚臉皮也好,不要臉也罷,我是真的努力在追求她,她不給我機會接近,我總得替自己找機會。」   向晚聽了嗤之以鼻,腦中不由想到受傷的郭毓荷。   正當她準備再一次請他離開,白哲似乎看穿她的意圖,似笑非笑望著她。   他意味深長地開口,「你們會堅決拒絕我,是因為剛剛那個生氣離開的女生嗎?可是我滿好奇為什麼她一聽到我在追求苓寧,就那麼憤怒……」   幾乎是白哲語落的瞬間,賴苓寧慌亂無措,猶如被掐住嗓子似地尖聲大叫:「讓他參加吧!畢竟他送我過來,還買了不少食材,帶回去實在太浪費了!」   四周猛地陷入靜默。   王安璨站在賴苓寧面前,目光複雜地望著她頑固的臉良久,一語不發地轉身走開。   賴苓寧鬆口氣,向晚頗失望地朝她一瞥後,也走了。   白哲明白自己已經被允許留下,嘴邊揚起一抹戲謔的笑,對走遠的兩人大喊:「謝謝你們啊!對了,我的名字叫白哲。」   王安璨依舊無視他,筆直地走著。   向晚倒是腳步一頓,生氣地踢了下地面的小石子。   白哲站在河邊,鞋底下的碎石硌著腳板,如同在他心窩撓癢。   一開始他是衝著賴苓寧來參加露營,現在他完全是因好奇那五人的關係而留下。   關於祕密,誰不想知道呢?   白哲為了黏著賴苓寧,自備烤肉架、食材、炭火,甚至帳篷,表明想一起露營的決心。   架好自己的帳篷,他拿起食材屁顛屁顛跑到賴苓寧身邊,請教她該如何料理,藉此寸步不離。   蹲在河邊清洗蔬菜的向晚鄙視他,將裝滿菜葉的鍋子往兩人面前重重放下,擠進賴苓寧和白哲中間。   她指了指在遠處另一張桌子處理魚肉的王安璨,「苓寧姊,安璨哥需要妳幫忙。」   賴苓寧怔了一下,隨後綻放出柔和欣喜的笑容,「那我過去找他。」   這是他們長年的默契。   當有外人存在,誰就要和誰靠攏,也該要和誰保持距離。   他們在戀愛裡變得擅長演戲。   思及此,向晚握緊手中的菜刀,驟然大力憤憤揮下剖開高麗菜,在砧板上發出巨大沉悶的聲響。   手忙腳亂掰開葉片的白哲嚇一大跳,好笑地說:「那麼討厭跟我在一起的話,幹麼硬擠過來?」   知道白哲誤會了她不開心的原因在,向晚冷哼一聲,沒想解釋,當然也不能且沒必要解釋。   和賴苓寧告白之後,白哲覺得自己和她處於一種很詭異的關係。   人前,賴苓寧不反對他的肢體接觸與甜言蜜語;人後,她卻堅持不讓他靠得太近,原因不明。   他很困惑,也很想找出答案,他想此刻是個良機,突破口是她的四個朋友。   為了和賴苓寧的四個朋友好好相處,在來的路上,白哲特意提前問過她,並暗自記下每個人的名字。   「晚晚,妳知道妳上次留下一大塊血漬在我車子的皮椅上嗎?」白哲故作心痛地哀嘆,「而且那是真皮,花了我快一萬五千塊換新。」   白哲是想裝可憐,順便喚起向晚他曾經於她有恩的記憶,使她能對他和顏悅色些。   向晚聽見他喊的那聲「晚晚」,雞皮疙瘩掉滿地。   第一次有人用除了「小晚」以外的小名叫她,不久前,王安璨在白哲面前叫她小晚,她不相信白哲沒聽見。   他是喜歡特立獨行,還是想幹麼?   她神態自若地用菜刀切掉葉柄,「我賠你。」   「妳有錢?」   「沒有,但如果能和你撇清關係,我認為這筆錢花得很值得。」   向晚動作俐落地處理好一顆高麗菜,側眸望向默不作聲的白哲,發現他正歪頭笑咪咪地看她。   他突然問:「妳知道我為什麼喜歡苓寧嗎?」   向晚不理他。   「因為我喜歡征服。」他抬手撩起向晚頰邊落下的碎髮,露出她掩在眼鏡後的那張秀麗面孔,「可是眼前似乎有一座比她更難爬的山呢。」   被白哲近距離端詳,向晚的心跳莫名失速。   她在臉上漫起紅霞前,拍落白哲的手,與他拉開距離,低頭切著培根,手上的速度卻不知不覺變快。   不知道是氣自己還是白哲,向晚憤怒說道:「你的喜歡很膚淺!」   「或許吧,不過想擁抱她、讓她幸福、和她在一起,這些全是我心底真實的聲音,我只是跟隨意識行動而已。」   向晚握緊刀柄,指了指遠處的王安璨和賴苓寧,「但君子不奪人所好。」   白哲抬起臉,目光穿過灑落的陽光拋向那兩人。   賴苓寧正抽出一張濕紙巾,輕柔地幫王安璨擦拭沾上魚血的手,兩人有說有笑。   這一幕落進向晚眼中,她很難過。 哥哥姊姊們總是不得不以這樣虛偽的方式保護不能見光的戀情。   他們不相信這個世界。   白哲斂眸,「他們在一起?」   「互相愛慕。」   向晚故意不用「喜歡」一詞,覺得好似能藉此顯得比白哲對賴苓寧的感情高上一籌。   沒想到白哲靜默片刻,冷冷笑了,「所以你們認為我是插足的第三者,才那麼討厭我?」他板起臉孔,「可是除非他們結婚,否則我不認為我有什麼理由必須放棄。」   向晚眉間出現不耐,「當第三者你很光榮嗎?」   白哲目光冰冷地看著向晚,「他們沒在一起,我正大光明追求叫第三者?妳怎麼不說賴苓寧任由我在她周圍打轉,不跟我說她有喜歡的人,是故意給我機會?或是想試試周旋在兩個男人中的滋味?」   「你真的喜歡苓寧姊?」向晚不敢置信地瞪著他。   無論賴苓寧做出哪些讓她不能理解的事,賴苓寧終究是照顧她快要十年的姊姊,她無法容忍有人對賴苓寧抱持如此惡劣的看法,尤其是那人還揚言自己喜歡賴苓寧!   白哲根本不了解賴苓寧,他什麼都不懂!   比起賴苓寧和郭毓荷之間隱忍卻堅定的愛情,白哲那張揚且莫名其妙的「喜歡」根本不值一提。   向晚氣炸,不自覺拉高音調,「你如果真喜歡苓寧姊,怎麼可以這樣說她?你的『喜歡』讓我鄙夷,你才不喜歡苓寧姊!」   白哲被向晚蔑視的眼神激怒,他握緊雙拳,眼底布滿寒霜。   「我喜歡賴苓寧,努力追了兩個月沒得到回報就算了,還要被人質疑我的感情,莫名其妙成為第三者,真覺得他媽的很委屈!」白哲最後一句幾乎是爆吼出口。   見白哲因自己的話動了很大的怒氣,向晚怔住,反而冷靜下來。   白哲丟下桌上一堆凌亂的食材,轉身走進綠波翻湧的樹林裡。   途中,陳衍和郭毓荷恰巧回來,三人擦肩而過。   郭毓荷在看見白哲時,轉好的臉色再度沉下。   向晚奔至郭毓荷面前,低聲說:「我不會讓他有機會接近苓寧姊,毓荷姊妳別生氣,趁他不在這裡,我去看著他,妳好好跟苓寧姊聊聊。」   說罷,向晚拔腿追往無視郭毓荷兩人,獨自朝樹林裡去的白哲。   她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要追上他。   或許是那男人向來戲謔的眼神一閃而過受傷。   或許是在看見他受傷時,她心中湧現了後悔說出那些話的心情。   其實真正醜陋的是她吧。   藉由傷害他人來保護珍視的對象。   森林中,高大的樹幹參聳入天,繁茂的枝葉在觸摸不及的天空下撐開一張張綠傘,微風繚繞於周遭,攜來涼意。   向晚在一塊依存於兩棵樹之間的大石上找到白哲。   他雙臂撐在身後,愜意地坐在上頭,仰望格擋在綠海之外的藍天,依風揚拂的髮絲,悠遠飄渺的目光,支離破碎的陽光,讓他彷彿居於森林中,神祕俊美的精靈。   向晚步向他,鞋下的草堆發出窸窣聲。   白哲斜眸,面容平靜,毫不意外向晚出現。   他唇角微微一彎,不像生氣的樣子,「妳還是挺善良的,居然乖乖追來。」   向晚在他三步外停下,心在徘徊。   找著白哲後,她想過道歉,然而他沒有脾氣的模樣,讓她徬徨困惑。   他不再看她,聲音有些輕有些遠,「我活了快二十年,人生最黑暗的時候是大一那年,參加系上程式比賽,有機會優勝的作品被剽竊,遭交往七年的初戀女友和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背叛,母親心肌梗塞驟然離世。」   清脆的鳥鳴穿梭在兩人耳間。   白哲敘述的口吻淡淡,彷彿在說一個外人的故事。   「我正準備要展翅高飛,許我的愛人一個未來,讓我的母親為我驕傲。世界卻如此殘酷,一眨眼將我從高處推落谷底,當時的我一蹶不振,行屍走肉地生活。我爸因為我媽去世,難過得沒時間理我,是苓寧,她和我選修同一門課,不知道從哪聽來我的事,對我說——」   「這些事全不是你的錯,你為什麼要難過那麼久?生命很短,沒有時間留給哀傷,失去一個愛人就再去愛下一個人。很多人比你悲哀,不能瀟灑地去愛人,但他們仍在默默努力,你還要消極下去嗎?」   轉述這段話時,白哲的嗓音有一絲感激一縷溫柔。   向晚卻留意到最後兩句。   賴苓寧的愛是四人中最隱晦的,她的愛埋得有多深,心便有多傷,她很清楚自己的悲哀。   「我喜歡賴苓寧,喜歡她的直接、聰慧,是她帶我走出陰影,沒有她,或許我仍頹敗地過日子。」白哲說。   向晚邊聽邊搖頭。   不是,不是這樣。   賴苓寧從沒想過要帶誰走出陰影,她只是見不得那些和自己相比,能愛得光明正大的人,失戀一次就再站不起來。   你已經比她幸運太多,她希望你知足珍惜。   「那些話,除了她,想來是沒第二個人會……」白哲低喃。   「我也可以對你說那些話。」向晚用堅定的聲音打斷他。   白哲訝異的眼光定在她堅韌的小臉上,漸轉幽深。   「那些話,任何人都能對你說,苓寧姊只是恰好對你說了。走出陰影靠得是聽進那些話的你自己,不是對你說那些話的苓寧姊。」   向晚往前跨一大步,站在白哲眼前。   「如果當初是我對你說那些話,你現在喜歡的就是我。」她深吸一口氣,極認真地注視他,「白哲,你喜歡的不是賴苓寧這個人。」   時間靜止了,風停息了,鳥不語了。   陽光,停留在他們的左心口上。   白哲沉靜地看著向晚,眼裡沒有怒火沒有冰霜。   向晚不退縮地與他對視。   「那如果是妳,妳會對我說什麼?」白哲的聲音微啞。   向晚的瞳孔輕輕縮了一下,下一秒,她柔和地笑著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森林裡,迴盪著白哲清爽開懷的笑聲。

作者資料

七七

金魚腦,戀家。 活得現實,又容易感動。 是可以至死不渝,也可以瀟灑轉身的人。 生活趣味是,猶豫不決時用剪刀石頭布決定。 不愛受約束,害怕被綑綁,無時無刻有著滿滿能量的射手座。 不一定要有愛人,卻一定要有一個家。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sevenseven

基本資料

作者:七七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7-07-04 ISBN:9789869470643 城邦書號:3PL07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