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十二大戰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化物語》西尾維新 x 《聖☆哥傳》中村光 頂尖合作企劃! ★二○一七年確定改編動畫!超豪華聲優陣容強勢登場! ★紀錄持續創新中! 擊敗東野圭吾、村上春樹!日本Oricon最暢銷作者排行榜第1名(2012,2014) 連續七年登上「最暢銷作者排名TOP10」(2009-2015) 史上最讚的生存遊戲,開戰! 代表『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的十二名戰士,必須在充斥陰謀詭計的的戰場上互相殺戮,最終勝利者將能得到實現一個願望的權利,存活下來的人會是……?

內文試閱

第一戰 豬羊變色 異能肉 『想要獲得愛』
     本名伊能淑子,四月四日出生。身高一七六公分,體重六十公斤。出生在一個具有三百年歷史的豪門,是家族的下一代繼承人。父親的教育方式嚴厲到幾乎等同於虐待;而母親卻是無比溺愛。雖然在截然不同的父母養育之下長大,可是淑子卻完成常人所不能之事,成功回報了兩人對她的期待。因為過去成長的時候總是得看大人的臉色,使得她長大成人、站穩腳步之後,個性變得比過去更加豪放。特別是父母雙方都嚴格禁止的戀愛方面似乎是徹底大解放。本來有資格參加十二大戰的人是另一個年紀小她五歲的妹妹,可是淑子花了十二年的時間暗殺妹妹,把參戰的資格搶過來。她的武器是雙手各一柄機關槍,分別稱作『愛終』與『命戀』。淑子精通重型槍械,不管任何重型武器都能操縱自如,當中這兩柄機槍更是有如她身體的一部分。現在淑子正在與十二名男性維持正常的交往關係,同時還在招募新的男友。      1      走進一棟聳立在這座鬼城中心的廢棄大樓裡,異能肉心想這棟廢棄大樓還真新呢。也難怪她會這樣想,這棟大樓被人廢棄也只是不久之前的事,而這座城市變成鬼城同樣也是不久之前的事。為了召開這次的十二大戰,真的只是為了這個理由而已,大戰的主辦人特地毀掉一座城市。「一夜之間就能毀掉一座人口五十萬的城市,就連我們家世輝煌的伊能家都沒辦法輕易辦到啊——」。肉一邊這樣考察,一邊優雅地走在大樓當中,踏出的每個步伐都保持優雅曼妙的姿態。雖然『邀請函』上註明的集合時間早就已經過了,但是肉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加快腳步——她反而相信身分高貴的人士有義務要讓其他人等候。「而且按理來說,『亥』本來就是要最後一個登場——我是繼承上次大會霸者地位的衛冕冠軍,言行舉止可千萬不能丟人現眼」。肉這麼想道,帶著決心與殺意緊握住左右手中擎著的機關槍槍柄。肉從小長大的環境就教導她隨時隨地要讓雙手自由,萬一發生突如其來的狀況好及時應對。可是她又用自己的方式進一步解釋這種教育方針,既然要預防「突發狀況」,那就應該隨時攜帶武器才對。所以她不是為了參加十二大戰才特地像這樣買來兩挺大型機關槍——她平時就隨身帶著『愛終』與『命戀』,而且不違法。要是有人報警的話,報警的人反而會被逮捕。異能肉就是這樣一個具有特殊地位的人。「不過今天聚集在這裡的戰士恐怕沒有一個人會畏懼機關槍吧——該如何是好呢?」肉這個人基本上個性傲慢又高姿態,大致就像外表看起來一樣不討人喜歡又壞心。可是她並不蠢,而且又謹慎小心。她當然不會搭乘電梯,獨自在狹小的電梯裡被關上幾十秒鐘。她一邊沿著一百五十階的樓梯拾級而上,同時腦袋裡轉個不停,研擬戰略。肉固然得成為最後的勝利者,但也絕不能忘記要保持優雅——汗流浹背得到的勝利和失敗沒兩樣。維持優雅的氣度比取勝還更重要。肉一心只想著要如何用上流、高雅的方式殺光待會即將見到的十一名強敵。      「諸位久等了,各位今天過得可好?本小姐就是『亥』」。肉走進最高樓層的大房間內,那個房間應該是設計用來當成觀景室,可以從聳入雲霄的高度俯瞰夜景。「聳入雲霄」這句話聽起來令人心動,不過如果是幾天前的話或許還有得欣賞,如今這座城市已經化為無人鬼城,就算從這裡望下去也只能看到一片漆黑而已——黑暗這種東西根本就不值一看,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顧。一如預料,所有人都已經齊聚在這間房間。這十一名之後將會和肉拚個你死我活的戰士才是她應該關心的對象。在寬廣的房間裡,這十一個彼此保持相同的距離,各自獨據一方的人才是肉應該注意的目標。擺設在室內的桌子上擺滿了一盤盤豪華的料理,看起來就像正在舉辦野外派對一樣。可是沒有一個人取用那些食物,彼此之間好像也沒有交談。現場氣氛沉重至極,一般人光是待在這房間裡可能都會被壓得喘不過氣來。肉舔舔嘴唇,彷彿在享受這股濃郁的沉重氣息,同時心裡想:「還蠻多熟面孔的嘛——有『丑』和『未』——『酉』和『戌』——唉呀,雖然是第一次看到,那邊那個人會不會就是『寅』呢?然後是『申』……那個惹人厭的女人當然不會缺席……靠在牆壁睡覺的小孩子倒不認識——嗯?」身為地位高貴之人的義務,肉的臉上掛著淺淺的微笑,心裡把所有人都一一檢視了一遍。忽然她注意有一顆人頭掉在地上。肉冷冷看著鮮紅色的切斷面,看起來像是被某種鋒利的利器砍斷的。然後她若無其事地尋找身軀在哪裡——身軀和頭顱一樣倒在地上,所以一下子就找到了。那具軀體癱躺在地,就像是頭顱被砍下之後當場倒地似的。雖然這群人之後就要展開廝殺,但現場氣氛未免太過沉重,看來原因就是出在這具屍體上。「竟然有這麼愚蠢的戰士,還沒廝殺就先沒了性命」。在肉到達之前,此地好像已經有過一番紛爭——肉默默地把視線移往距離屍首最近的男子身上。那名打扮看來十分怪異的男子側著腦袋,好像現在才發現肉的存在。「不是我,不是我喔。妳沒有證據,可不要隨便亂懷疑別人喔。」      那名男子說著,把手中染血的大刀指向肉。他的動作如行雲流水般自然,彷彿不是有意恫嚇,只是想要用手指著肉,而此時手中恰巧又握著大刀而已。對這個男子來說,用自己的手指指人或是用刀鋒指人都是同一回事——肉把機關槍定意為自身的一部分,對這一點也心有戚戚焉。巧合的是這名男子的另一隻手也拿著同樣大小、同樣設計的利刀,外形就像大柴刀一般,看起來殺氣騰騰——兩柄大刀與兩把機關槍,雖說雙方有此巧合,肉也不覺得有什麼和對方有什麼默契。另一把大刀的刀身雖然還很乾淨,但要是再靠近的話,那名男子恐怕也不會介意讓那柄閃爍著詭異刀光的大刀也染上一片鮮紅。『光是一柄刀刃染血,就已經罪證確鑿了吧——』肉不曉得那名男子是在對她挑釁,還是單純只是腦袋有問題而已。      「各位戰士,歡迎蒞臨。」      一道聲音傳來。一名戴著絲帽的老者背對著黑黝黝的夜景,站在房內窗戶旁。沒有人聽到開門聲或是腳步聲,那老者彷彿一開始就在房間裡似的。所有人的視線都轉了過去——不,倚在牆邊睡覺的少年好像還是沒有醒來。『所有人好像都到齊了。那麼請容我宣布第十二屆十二大戰就此開始。Everybody, clap your hands』。老人這麼說道,用力高聲拍手。現場當然沒有一個戰士隨之鼓掌,可是老人不以為意,態度仍然畢恭畢敬,對反應冷淡的『Everybody』說道:「我的名字叫做杜碟凱普,擔任本大戰的評審。請各位多多指教。」老人——杜碟凱普說完之後深深行了一禮。(這名字好像很難念得標準啊。)肉看著老人登場,心底覺得有些無趣。一部分的原因也是因為老人的出現打散了她和雙刀男一觸即發的氣氛,因此大為掃興。「………」而雙刀男似乎也已經忘了肉的存在,以奇異的眼神看向杜碟凱普。有些人看到他的態度,可能會以為他很認真在聽人說話。可是照一般看起來,那雙眼神根本就是在盤算老人到底能殺還是不能殺。(他是那種用能不能殺來判斷敵我的人嗎——沒想到除了我以外還有這種人存在,真是令人大吃一驚。)老人不曉得有沒有察覺雙刀男對自已投射過來的危險視線,說道:「事不宜遲,接下來請容我向各位說明規則。請各位看看後面的桌子。」眾人回頭一看,滿桌的料理不知何時清得一乾二淨,取而代之的是十二顆黝黑的寶石放在桌上。(雖然黑漆漆的,不過真是漂亮。)這些寶石每顆都大小相同、色澤也相同。不過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十二這個數目就顯得別有深意了。聽到老人說「每個人請各取一顆」,十二個人一邊互相窺看,一邊各自走向桌邊去拿取寶石。不,不是十二個人。死掉的人自然不用提,另一個還在睡覺的人也沒有動靜。肉心想(要是這個小子繼續睡不醒的話,可能就會被判棄權吧。)豈知其中一名戰士拿了寶石回來的時候把那個少年給搖醒。(是『申』——真是多管閒事。)雖然已經很久沒有和她身處在同一戰場上,不過她那愛管閒事的個性好像還是老樣子。肉以前就認為兩人下次見面的時候就會分個你死我活,看來這個念頭不需要改了。(可是……)肉手中一邊把玩那顆就近一看更覺深黑的寶石,視線又往那個雙刀男看過去。(除了那個好像很危險的男人之外,其他戰士看起來都各有能耐,可是竟然沒有人反抗。每個人都依照步驟,聽從那個不知從何而來的裁判指示,倒是叫人意外。可是反過來想,這也代表十二大戰的規模令人不敢小覷吧。雖然早就知道,可是還是得實際體驗過之後才真正明白。)被搖醒的少年也沒有向『申』道謝,睡眼惺忪地拿走寶石之後,桌上的寶石還剩一顆。      「欸,裁判先生。」這時候有人舉起手來。「原本要給本大爺老弟的寶石看來沒人拿了,本大爺可以拿走嗎?」那名男子竟然趁眾人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大言不慚地開口索討寶石,肉看到那男人的臉有些嚇一跳——因為那人的臉和那顆現在已經沒人理會的人頭長得幾乎一模一樣。充滿痛苦的死人臉龐和活人的臉當然不同,可是發現兩者長相相同之後,一眼便能看出來雙方是多麼相似。(雙胞胎嗎……)地上的屍體和那名男子身上都背著怪異的槽桶,可能是戰鬥用的裝備。(雙胞胎戰士……這麼說,難不成他們就是傳聞中的斷罪兄弟?)弟弟都已經遭人殺害,哥哥卻不在乎親人屍橫就地,眼中只有寶石的存在。裁判杜碟凱普也心平氣和地回答道:「請請,沒關係。請拿走吧。」「嘿嘿,真走運。賺到了。」「但是請您只能『吞食』一顆下去。」「啥?吞食?」「是的。其他人也請把手上的寶石直接吞下,不要咬——如果需要的話,我們有準備開水給各位。」在經濟行為上從未有過煩惱的肉不會覺得把寶石吞下肚很『浪費』,但寶石的大小卻讓人有點難以下口。可是話說回來,她總不能就這樣躊躇不前,白白看著雙刀男、睡覺少年還有『申』那個女的一一把寶石吞下去。現在雖然還在事前準備階段,可是戰鬥已經開始了。要是這時候表現卻步給人看輕的話,會被所有人當成嘴邊肉——就算不至於被當成眾矢之的,她本人的自尊也不允許自己在人前做出怯懦的行為。「各位先生小姐,大家都把寶石吞嚥下去了吧?那麼容我向各位說明清楚,剛才各位吞下去的是毒物塊,劇毒結晶『獸石』——這種劇毒碰觸到人類的胃酸後就會引起特殊的化學反應,大約十二個小時之後致人於死。」聽到杜碟凱普說出這令人震撼的真相,在場十一名戰士沒有一個人覺得驚訝。不用等杜碟凱普揭露,之前他要求把寶石吞下去的時候,他們就已經知道這顆寶石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了。肉也是一樣,在杜碟凱普說出來之前,她不曉得這顆沒有味道的寶石竟然是毒物。不過就算杜碟凱普講出來了,她的感想也只有「我想也是」而已,甚至還覺得有些失望。多拿了弟弟那個寶石的雙胞胎哥哥吊兒啷噹地說:「搞什麼,毒藥根本不值錢嘛」,但還是不聲不響地收進口袋裡。杜碟凱普說道:「獸石的形狀讓諸位吞下去之後沒辦法再吐出來,還請各位見諒。諸事準備齊全,接下來就讓我說明大戰的詳細規則。我只說一次,還望各位仔細聽清楚,不要遺漏。不過這次大戰訂定的規則非常簡單,也不太可能搞錯。因為第十一次大戰那時候規則稍微太複雜了點——我們也深刻反省。」      「把剛才分配給所有人的十二顆寶石全都湊齊的戰士就是優勝者——成為優勝者的戰士能夠一個願望,不管是任何願望都可以。」      規則的確很簡單,但還算不上一點問題都沒有。肉猶豫著要不要自己主動詢問。可以的話,她想從旁觀察其它戰士詢問細節的狀況——是誰對什麼事有什麼樣的疑問,對往後對敵廝殺是很重要的情報。有些戰士對肉來說很陌生,她想盡量多瞭解這些人的個性。不過遺憾的是提出問題的是肉已經認識的戰士——『丑』。(我想應該沒有哪位戰士不認識這個『天才』吧………)那是一名看起來陰陰鬱鬱、一頭黑色長髮和身高一樣長的男子——肯定是有望獲得優勝的有力人選之一。他那副心無城府、有問題就問的態度在肉的眼裡看來雖然愚蠢,但以一名戰士來說卻是相當正直。      「既然所有參戰的戰士吃下了毒藥,那不管最後有沒有獲得優勝,到頭來所有人不都是難逃一死嗎?杜碟凱普裁判。」他的發音字正腔圓。「各位想當然爾會有這個疑問,所以我也用想當然爾的答覆來回答。我們會準備解毒藥,當作副獎提供給獲得優勝的戰士,請各位不用擔心。」這也代表要是不能獲得優勢就百分之百死路一條。而且就算在大戰中存活下來,但要是獲得勝利的時間超過十二小時的話,還是會因為來不及解毒而毒發身亡。如果想保住性命的話,只能在規定時間之內決定勝負。想到參加十二大戰的人全都是精挑細選的戰士,獲勝條件的難度想必絕不簡單。(可是問題不在這裡……)『丑』的想法似乎也和肉一樣,繼續發問道:「你剛才說過會和胃液起反應吧?也就是說寶石會被胃酸融化是嗎?」「是的,正如您所想的。雖然每個人不一定相同,您可以想成隨著愈來愈接近時限,寶石也會慢慢融化,最後消失不見。」這句話意味著要是有任何一個人胃裡的寶石融化光了,所有人都會失去優勝的機會。就算少了一顆寶石,主辦單位也不可能放寬優勝條件,改成只要收集十一顆寶石就行。「老夫也有一個問題,可以請教嗎?」這時候『未』突然插進話來。他是一個身材矮小的老人,遺憾的是這名戰士也是肉已經認識的人物——不過她原以為這位戰士已經退出江湖了。(如果光看年齡的話,應該比杜碟凱普……還年長吧。豈止退休,就算死了也不奇怪。真是一個活傳說——我不想示弱,但是老實說有『未』參戰著實棘手。)「該怎麼說呢……老夫的戰鬥方法有點兇猛。現在眾目睽睽之下當然不能自掀底牌,可是老夫打算使用威力強大的爆裂物。雖然盡量會小心避免,但倘若在搜集寶石的時候一個不注意破壞寶石的話,這該如何是好?」『未』口中說不能自掀底牌,言語中又明顯透露出要使用爆裂物——假借要問問題,實際上卻是對其他戰士示威。真是老奸巨滑,耍這種狡獪的手段。(與其說是老練,根本就是老奸巨滑……這種個性真的惹人厭——不過我的機關槍也是同樣,我的子彈可是連寶石都能輕易打碎呢。)「請您放心。毒寶石只會和人類的新鮮胃酸起反應——如果用其他方式,不管任何物理破壞力都沒辦法對寶石造成任何傷害。如果不相信的話,可以請您試試看。」「……不勞費心,既然您這麼說的話,應該也不用測試了。」『未』不再堅持,立刻便閉上嘴——既然已經示威已成,他似乎也認為達成目的就夠了。除了爆裂物或是子彈以外,十二大戰裡有各種琳瑯滿目、令人目眩神馳的『破壞方式』,主辦者當然不可能使用隨隨便便就被打碎的寶石。「我再問最後一個問題。」『丑』又繼續掌握局面。「你說我們吃進肚的寶石這麼堅固——那我們要如何收集已經被吞進肚的寶石?」「如何收集就由各位自行判斷,若要我提出一個意見作為參考的話,我認為把對手開膛破肚是最快的方法。」      2      「那麼全世界最獨步全球的戰士們,祝各位武運昌隆。」十二大戰的裁判杜碟凱普說完之後,貌似恭敬地低頭行了一禮,然後又悄然消失,彷彿一開始根本就沒這個人一般。「各位,能不能聽我一言?」就在杜碟凱普離開之後,『申』立刻出聲說道。此時肉正在思考要如何才能有效制敵機先,『申』正好在她毫無準備的時候開口說話——事實上所有戰士都被少女『申』出奇不意地搶去主導權,而且還是輕而易舉就被突襲。發生這種狀況,當然會引起一陣騷動——這時候的氣氛比杜碟凱普講話的時候更加緊繃,『申』卻用完全不符合氣氛的開朗笑容說道:「我有一個提案。如果規則是這樣的話,只要大家同心協力,或許所有人都不用死。」不出所料,『申』那個女人提出的果然是這種愚不可及的提案。肉猜得出來她在想什麼。(她還是老樣子,這麼慷慨和善。想也知道,她的提案肯定那種大家攜手合作的計畫,說什麼用作弊的方式迅速決定優勝者,然後優勝者用獎品『唯一的願望』讓所有人復活之類的。)那個『申』一定會把這種七歲童蒙都想得到的點子當成絕妙好計似的提出來。別開玩笑了,當然百分之百行不通——誰會把只有一次的珍貴願望白白浪費掉,用來讓其他人復活,根本一點建設性都沒有。「有沒有人贊同我的想法?」『申』的語氣就好像在招募志工一樣,甚至讓肉看得心頭火起。可是也罷,她這樣惹人側目(或者該說偽善到惹人側目?)想當然爾會被名列為十二大戰初期的狙殺目標之一。就趁著其他戰士要取她性命的時候好好思考今後的對策吧——肉轉念這麼心想,可是沒想到竟然有一個人懶洋洋地默默舉起手表示贊同。(究竟是哪一位戰士這麼不合群、不懂得看場合——)仔細一看,舉手的是先前那位睡眠少年。他現在還是一副睡眼惺忪,一邊點頭如搗蒜還一邊用半夢半醒的聲音說道:「如果……所有人都不用死……當然是……最好了……」。與其說是半夢半醒,看起來根本就像在說夢話一樣。肉驀然覺得他的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可是就算聽到那少年接著說「妳的計畫是要大家推舉妳為優勝者……由妳來讓眾人復活嗎?」這句話,她仍然想不起來是什麼回憶,或許只是自己多心吧。『申』聞言,否定這個說起來簡單卻難以實行的主意:「有點不一樣。要是你說的這種作法,大家都會擔心我是否會讓所有人復活,是不是?我想的必勝法門可以讓大家更放心。」她說得眉飛色舞,好像很高興有人贊同自己的意見。(哼,看來她多少有動腦筋——反正不過也就是猴子等級的智慧罷了。)肉暗暗罵道,但她還不知道『申』到底有何種腹案。就算肉討厭『申』討厭到把她大卸八塊也難解其恨,但她沒有小覷對方的能力。如果『申』真的有什麼把戲,這倒是難以推測的情況。就在肉想不出『申』究竟葫蘆裡賣什麼藥,心裡正納悶的時候,除了睡眠少年之外又有其他人接二連三舉手。(唔……糟糕了。『丑』和『酉』都……)除此之外還有一名巨漢,肉從未謀面的『陌生戰士』慢吞吞舉起手來。加上『申』與睡眠少年,全部一共是五個人……照這樣增加下去的話,贊成的勢力就會佔所有人的一半。睡眠少年十之八九只是因為『剛才她把我叫醒』這個幼稚的理由才表示贊同,可是原本眾人彼此試探的場面突生變數,肉卻坐視不管,這是無可挽回的失策——雖然不知道『申』的主意有沒有可能實現,但一場生存淘汰賽正要展開,才一開始就出現強大的勢力,不管怎麼想都不是什麼好消息。而且這群人當中還包括『丑』,更是糟糕透頂。那個男人光是自己就相當於一股龐大的勢力了。(必須想辦法阻撓才行……要是再有一個人舉手的話,十一個人當中就有六個人贊成,會成為過半數的勢力。)可是肉的人生以及信念不允許她此時立即突起發難、失控地用兩柄機關槍朝四面八方掃射,用這種醜陋不堪的方式攪亂局面。她必須得保持優雅,遵循自己的作風戰鬥才行。

作者資料

西尾維新(Nisio Isin)

1981年出生。 以別稱「京都的二十歲」出道,2002年以《斬首循環》一書榮獲第23屆梅菲斯特獎。創作風格融合推理與輕小說,輕快地文體帶有呶呶不休的味道。 作品中常見引用經典小說和漫畫的詼諧性文趣,西尾的作品角色性格鮮明且獨特,似乎任一個角色皆可發展出獨立故事。 甫出道即迅速累積極高的人氣,是目前日本新生代重要的大眾作家之一。

基本資料

作者:西尾維新(Nisio Isin) 譯者:hundreder 出版社:尖端 書系:嬉文化 出版日期:2017-06-07 ISBN:9789571074573 城邦書號:SPB7G00001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