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戰龍旅2:暴風騎士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感謝祭 2019城邦聯合書展/2本75折,5本73折

內容簡介

★全球讀者公認奇幻文學的瑰寶,引領奇幻風潮的啟蒙大師 ★「龍槍」系列作者又一華麗奇幻史詩鉅作 ★紐約時報暢銷榜常勝軍,系列作品全球累銷超過千萬冊,共售出二十餘國版權! 巧計奇謀盡出、斑斕壯闊的精彩續集! 戰龍旅解散後,感到受辱的龍貴族誓死不願再與人類接觸, 然而部分龍卻仍嚮往著過去軍團的榮光,懷念與龍騎士的共戰, 他們藏匿在舊時的堡壘中,期盼再次翱翔天空、英勇抗敵。 來自地獄的惡魔騎士乘著巨大蝙蝠,如暴風般席捲珞榭王國知名港都, 從未見過的綠光砲輕而易舉地擊落最新型軍艦,瞬間瓦解所有法術屏障。 面對來勢洶洶的敵軍,斯帝芬諾與從前戰龍旅的老龍合作出擊,挽救頹勢, 沒想到惡魔騎士卻又突如其來的消失無蹤,徒留一片殘骸廢墟…… 值此同時,尋找已久的工匠與好友羅德里戈雙雙被敵國的亨利伯爵擄走, 敗寇隊乘著翻雲號急起直追,卻被伯爵暗藏的軍艦打落至無名浮島, 屋舟損害嚴重、糧倉燒毀,島上還有不願與人類接觸的野生龍族虎視眈眈, 敗寇隊眾人再次面臨絕境,更雪上加霜的是,惡魔騎士竟緊追而來…… 【盛情推薦】(按筆畫順序排列) PTT奇幻版版主Hjordis 資深奇幻譯者 陳岳辰 資深奇幻譯者 微光 知名版權經紀人 譚光磊 【國內外媒體讀者連聲讚譽】 「高潮迭起的一本小說,充滿詭譎的政治權謀、驚心動魄的戰鬥場景,感情戲扣人心弦,轉折也出人意表。」 ——《科克斯書評》 「內容飽滿的史詩奇幻,除了陰謀詭計、勾心鬥角,也有很多精彩打鬥。《戰龍旅2:暴風騎士》將饒富趣味的故事帶到關鍵時刻,滿腔懸念的讀者必然引頸期待下一集。」 ——《書單》 「動作場面層次豐富,人物刻畫精緻細膩,只要是奇幻迷都會興奮不已。就系列作第二集而言十分難得。」 ——《出版者週刊》 「作者建構的奇幻世界非常神祕而迷人,法力充斥著整個世界,各種巧妙的安排,動盪不安的情勢反而讓人更加著迷,時不時的輕快筆調與現實的殘酷形成絕妙搭配,讓人拭目以待故事後續的發展。」 ——讀者Josefina 「《戰龍旅》再次讓讀者見到趣味無比的奇幻世界。這是一部引人入勝的作品,從故事起頭到結束,能讓人毫無躓礙一路讀下去。」 ——讀者文樂記 「魔法與古代時期的宮廷制度還有宗教結合在一起,別有一番風味。角色們之間碰撞出的火花非常耀眼,對彼此的情誼也很美,與敵人交手的場面更是驚心動魄。」 ——讀者Mia 「魏絲與奎姆斯創造了一個有趣的世界,充滿動作場面、大量法術與巨大陰謀,尤其法術在這個世界中別具特色,只由術匠來行使。如果你是魏絲的書迷,這絕對是必讀的系列!」 ——Amazon讀者Michael B 「如果你在尋找結合了中世紀、蒸汽龐克、政治與宗教權謀元素的奇幻作品,旅程終於畫上句點。這個世界有三大政治勢力,分別是兩個大型浮島王國與教會。三方領袖各懷鬼胎、相互牽制,派出無數人馬暗中行動,然而除了針鋒相對之外卻又察覺原來彼此目標一致,那就是保護自己的世界不受到神祕下界人的侵害。」 ——Amazon讀者Zachary Roner 「非常好看!我欣賞主角群各有強項與缺陷的設定,而且好幾次他們差點無法順利脫身,真的憑藉技能、運氣、友誼和同盟協助才得以成功。」 ——Amazon讀者April 「這系列十分精巧、筆力深厚而且趣味橫生。」 ——Amazon讀者Clay Kallam 「《戰龍旅》是我見過寫作技巧最精緻,故事情節最迷人的小說。這系列設定入微遠勝普通奇幻,即便最不起眼的角色,例如一隻貓,也個性鮮明得比起多數作者筆下的主角還要生動。每個轉折都令人拍案叫絕、咬著指甲心裡七上八下,真是所謂匠心獨具!有多少書可以使人沉迷其中忘記現實?對我而言,《戰龍旅》做到了。」 ——Amazon讀者Michelle Drury 「好好閱讀『戰龍旅三部曲』,享受作者帶給你的愉悅吧。」 ——Amazon讀者George 「又是一個令人讚嘆的故事,我等不及要看第三集了!」 ——Amazon讀者Janet Gustafson 「接連不斷的快動作場面,宛如奇幻版的印第安那瓊斯!」 ——Amazon讀者Bruce Edward

內文試閱

2
     龍族的分裂可追溯至日光帝國年代,龍貴族從未對外說明原因,不過歷史學者認為與他們和人類親近有關。野生龍族則帶著他們的理念與憤怒,消失在地圖上找不到的角落。——布魯蒙龍氏族史學家索卓蓋爾伯爵      敗寇隊確實成了敗寇,屋舟翻雲號遭埋伏於荒島的弗芮亞戰艦擊沉。對手畢竟是弗芮亞王國第一流的外交官,同時也是間諜與刺客之首的亨利.瓦勒斯伯爵。戰艦藏匿於山後,屋舟上眾人根本沒有察覺,翻雲號遭到砲火重創起火後,迫降於珍珠島鍊無數大小浮島之一。      這島嶼距離商船航線太遠,求援毫無意義,因此斯帝芬諾連信號彈也懶得施放,反正不可能有用,根本沒有人會看見火光或煙霧。想要逃離此地,必須靠自己。      依據羅德里戈的說法,一行人已經被放逐了三十二天。他正與戴格在餐桌旁的座位上—─餐桌只是個戲稱,實際上是從船艙翻出一個大木箱,拆下木板架在兩截樹幹上而已。太陽下山,營地再度受到黑暗覆蓋。      敗寇隊隊員們最近較晚用餐,因為白天陽光很烈,到傍晚才會揚起清風。他們只能用圓木充當椅子,戴格已盡量將外皮磨得平整,不過羅德里戈還是常抱怨臀部被扎到。但話說回來,這陣子他幾乎什麼事情都會嘟噥。      彌莉端了盤子過來放在桌板上。翻雲號被炸毀,陶瓷器當然都壞了,只好改用錫杯錫盤。餐桌中間擱著亨利伯爵給予的啤酒杯,算是聊表敬意。      「這杯子上有奧卡札發明的新型術構。」羅德里戈對伙伴們解釋。「依據他的說法,子彈打在這種金屬上會彈開,就算以火藥引爆也只會略微凹陷一點點。」      斯帝芬諾曾要求戴格協助測試,戴格以雷筒近距離朝啤酒杯開槍,結果酒杯被轟得飛出去掉在地上喀啷作響,斯帝芬諾撿起來一看,果真絲毫未損。      「亨利伯爵賭上性命要擄走奧卡札,」斯帝芬諾問:「為什麼現在反倒將這杯子交給珞榭呢?珞榭在他眼中應該是最大的敵人才對,他應該知道,珞榭人總會想出辦法複製這個技術。」      「何況寫下那個理論的正是我本人。」羅德里戈說:「至於他為何將杯子給我,應該與下界人有關係。」      「惡魔?與術力強化金屬有什麼關係?」斯帝芬諾問。      「我還不確定。」羅德里戈回答:「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下界人攻擊韋斯弗斯港以前,亨利伯爵確實想要除掉我。然而在惡魔炸毀王獅號以後,他回心轉意,不但將杯子給我,還要我轉交給女爵閣下。」      這就是啤酒杯為何可以立於餐桌中間的主因。今天吉瑟還摘了些黃花裝在裡頭裝飾。      「斯帝芬諾叫我們別等了。」戴格小心翼翼地坐上圓木椅,由於他塊頭大,不容易維持平衡,必須很注意坐姿才不會滑到地上。「他和吉瑟還在跟那些龍打交道。」      「有什麼用呢,」彌莉不耐煩地說:「早就和他說過了,對方是野生龍,與珞榭的龍貴族不一樣。他們就是不喜歡人類,幾百年前才會選擇離開家鄉,怎麼可能忽然改變心意。斯帝芬諾真該醒醒了,別妄想組織自己的戰龍旅。」      她沒好氣地將鐵鍋往桌上一放。「吃吧,今天燉了魚。」      羅德里戈往鍋子裡面瞧一眼,是些剁碎的魚肉和野菜。他臉一白。「我不行了。」      「不行什麼?」彌莉怒問。      「不行再吃魚了。」羅德里戈哀求道:「每天都吃魚。」      「昨天明明是松鼠肉。」彌莉回答。      「更慘啊。」羅德里戈低聲道。      「意思是我手藝很差囉?」彌莉雙手插腰。      「我是說燉魚很糟糕,而燉松鼠不是糟糕可以形容,只有麵包勉強可以入口。我還是吃麵包就好。」      麵包是彌莉磨碎小米加上野生酵母湊合出來的。羅德里戈伸手要取一片,卻被彌莉用湯匙往指節一敲,他疼得驚呼,鬆開了手。      「先生,起來,現在就離開這張餐桌。既然覺得我做的東西不好吃,那你就別吃了!」      「彌莉,妳要體諒我,」羅德里戈揉著瘀青的指頭。「我味覺比較細緻—─」      「你再不滾,我就讓你的腦袋瓜也變細緻!」她吼著抓起一把餐刀。      「好吧,殺了我吧。」羅德里戈滿面愁容地回答:「也算是種解脫。」      彌莉隨手將刀子往他一扔,沒打中,反而差點射在戴格臉上。她準備一拳往羅德里戈打過去,戴格起身摟她的腰拉過來。彌莉的一頭紅髮飛揚起來,像隻發飆的大貓。她踹了羅德里戈的小腿,隨即撩起裙子跑回翻雲號船艙裡。      「看看你幹了什麼好事!」戴格朝羅德里戈破口大罵,而羅德里戈看著自己的腿,擔心會有瘀血。「彌莉花一整天時間去採野菜野果,想辦法撈魚或捕捉小動物,結果呢,你只會抱怨而已!」      「我不是說了麵包還可以。」羅德里戈一邊嘀咕一邊伸手要拿麵包吃。      「你真不要臉!」戴格又吼了起來,想要出手攔截,結果卻直接將木板撞翻,於是麵包、盤子、鍋子和鍋子裡的東西全部灑在草地上。      橘條紋胖貓艾靈頓大夫正好經過,嗅了嗅那鍋燉魚,結果打了兩下噴嚏就掉頭跑開。      羅德里戈望向一片狼籍。「看吧,連貓咪都不肯吃。」      戴格朝他目露凶光,所幸斯帝芬諾與吉瑟恰好從樹林走出來解圍。兩人與野生龍族接觸,從外觀判斷今天過程不順利,他垂頭喪氣、肩膀挺不起來,吉瑟緊緊捧著豎琴,因為在這兒除了心愛的樂器別無慰藉。      斯帝芬諾看見桌子翻倒、東西灑了滿地,加上戴格握緊拳頭一副要打死羅德里戈的模樣,不禁長嘆一聲。「又怎麼了?」      「是魚怎麼了。」羅德里戈站起來。「我去散步。」      「散久一點,」戴格板著臉。「最好散到島外面別回來了。」      彌莉也從翻雲號窗戶探頭出來,舉著拳頭用盪舟族語言叫罵一大串。      斯帝芬諾搖搖頭。「聽不懂她說什麼,但一定沒好話。吉瑟,去看看妳姊姊。里戈,留在這兒把東西收拾一下。戴格,你和我把桌子扶好。」      吉瑟跑上船,戴格幫斯帝芬諾把木板抬起來放回樹幹上,羅德里戈將餐具都撿起來,不過魚和菜當然沒救了。      三人重新坐下來。戴格一臉慍怒,羅德里戈還是一臉惹人厭的沒事模樣,斯帝芬諾則是很氣餒。      羅德里戈拾起麵包,將泥巴拍掉。「要吃嗎?」      「不餓。」斯帝芬諾說。他看看四周,嚇得叫道:「啤酒杯呢?那玩意兒可不能弄丟。」      羅德里戈在草叢裡找回來,連黃花也還在,重新擺回桌上。      「與野生龍交涉有進展嗎,隊長?」戴格問。      「沒有。」斯帝芬諾伸手順了順汗水打濕的頭髮。「吉瑟彈了豎琴,我對他們說故事,但那三條龍只是坐在原地瞪我們。」      「還以為我也有機會騎龍。」戴格說。      「看樣子我們都沒機會。」斯帝芬諾悶悶不樂。「每天中午都是同樣的三條龍到那片空地。我很確定他們有聽我講話,而且聽得懂。如果聽不懂,為什麼會坐在那兒聽呢?野生龍也與人類共存過好幾百年,和那些比較有文化的遠親一樣,都學會了人類的語言,就算已經過了很久,族裡老一輩的龍也應該還記得才對。這三條龍故意裝作聽不懂,連眼睛也不眨、尾巴也不甩,卻日復一日每天都來。」      斯帝芬諾將手肘拱在桌子上,臉埋進掌中。「有時候真懷疑是不是沒法子離開這鬼島了。」      「想靠野生龍族幫忙本來就有點冒險,隊長。」戴格說。      「也不是單純想靠他們幫忙,只是……」斯帝芬諾搖搖頭,不願繼續說下去。      「只是希望能像過去一樣,」羅德里戈說:「組織屬於你的戰龍旅。」      「或許是吧。」斯帝芬諾說:「果然是個蠢念頭!翻雲號修理進度如何?」      那場火毀去船上廚房與存糧,而且砲彈碎裂以後刮破了一側浮槽,導致可以提供浮力的純化神息洩漏一空,加上船殼被轟出好幾個洞,氣球與船帆都破了。      「我盡量先補好,也修了廚房。」戴格說:「主甲板和廚房已經完工,其餘部位的木板已經裁好,裝上去很快。船殼結構並沒有受損,只要用帆布蓋住破洞就可以撐到進港修繕。彌莉已經補好船帆和氣球,雖然只剩下一個大型浮槽,但備用槽還是滿的,她認為應該足夠維持到離開島鍊回家。」      「好消息。」斯帝芬諾神情緩和許多。「里戈,術式處理得如何?」      羅德里戈悶哼一聲。      「這樣子我們聽不懂。」斯帝芬諾說。      羅德里戈是斯帝芬諾從小到大的好朋友,也是最忠實的伙伴,兩人交情比親兄弟還好。他機智詼諧、多才多藝,同時也很得宮廷仕女的歡心,習慣了美食美酒、綾羅綢緞以及美女相伴,困在這地方對羅德里戈而言就像下地獄一樣,只不過他最近的態度使大家都過得更不順遂了。      「我不知道可以說什麼,斯帝芬諾。」羅德里戈回答道:「吉瑟和我可以修補盪舟族的術構,可是在修道院那時候,下界人用綠火擊中船體,被燒過的地方變得很不穩定,無論我和吉瑟放上什麼術構都會逐漸衰弱,最後崩潰,所以根本無法修補。」      「怎麼會有這種現象?」斯帝芬諾問。      「我也不知道。」羅德里戈聳聳肩。「還不瞭解逆術,偏偏現在碰上的就是逆術。」      「我覺得你不應該公然提到……那種東西,」戴格繃著面孔。「那是邪術。」      「其實逆術並不是邪術,」羅德里戈回答:「我之前就告訴過你們,逆術無關善惡,只是與我們習慣的術式正好相反。空氣沒有善惡,火焰、塵土也一樣。」      「教會已經說過這種法術是邪術。」戴格表情更陰沉。      「那是因為教會根本一竅不通—─」      「夠了,別吵!」斯帝芬諾厲聲制止。      三個人都安靜下來,但絕非朋友之間的和諧寧靜,氣氛尷尬、一觸即發。      戴格脫了上衣,只用吊帶夾著褲子,並用一條手帕綁在額頭上吸汗,不然汗珠會一直滴進眼睛。      斯帝芬諾也沒穿外套與背心,還將金髮剃短。      只有羅德里戈覺得不穿好整套服裝的話,乾脆在樹林裡裸奔算了。天氣真的太熱時,他偶爾脫下薰衣草紫的外套,但還是不肯放棄背心。因為彌莉與吉瑟都不肯幫他,羅德里戈只好自己洗衣服,這島上只有石頭與湖水,當然也不可能洗得多乾淨。      羅德里戈打破沉默。「餓肚子沒辦法思考對策。」      「明明有東西可以吃。」斯帝芬諾立刻回嘴。      「幾乎每天都是魚、魚、魚!這島上明明有很多鹿!」      「已經說過了。」斯帝芬諾不厭其煩地說:「龍族主要吃鹿肉,而且一整個部落需要大量的鹿。如果我們被視為爭奪食物的敵人,那龍就會先把我們給吃掉。」      戴格嘆口氣,悶悶不樂地咬著麵包。里戈將自己那一片撕了些丟給貓咪,斯帝芬諾非常擔心地望著兩人。身為隊長,他認為就算自己灰心喪志,也得想辦法為大家提振精神,但現在不由得害怕戴格與羅德里戈遲早會打起來。      他與戴格相逢在名為「王船包圍戰」的戰役之中,而且分屬不同陣營。戴格擅長槍砲,性格冷靜卻英勇,習慣在艱苦環境生存,耐性過人。      戴格僅是容忍羅德里戈這樣的伙伴,從未欣賞過對方。由於他小時候受到嚴格的宗教教育薰陶,便認為羅德里戈是放蕩縱慾的紈褲子弟。相對的,羅德里戈雖然嘴上說喜歡戴格這人,卻對他擺出高高在上的態度,於是兩人總有嫌隙。      三個大男人又無言以對,一陣微風顫動樹梢,夕日下鳥兒鳴囀悅耳活潑。      「這麼想吧,里戈。」斯帝芬諾還是盡力想要給朋友打氣。「你瘦了很多,回去就可以買一整個衣櫃的新衣服了。」      羅德里戈苦笑著。「那我得將衣服的花費也算在帳單上給你母親,被人家打到沉船可是替她跑腿的職業災害。」      「不過我們任務失敗,亨利伯爵還是帶走了我們想救回的工匠。奧卡札現在正在為敵國生產揉合術力的金屬。」斯帝芬諾以食指彈了啤酒杯一下。      「我們遭到下界人襲擊,女爵不能把這件事也怪在你頭上。」羅德里戈說。      「但我蠢得中了亨利伯爵的計謀,甚至幫他逃出韋斯弗斯港,這就得負起責任。」      「還開槍打了主教長的親信—─」羅德里戈竊笑。      「那是意外,」斯帝芬諾為自己辯白。「而且我也只打了杜孛先生的肩膀。」      「那個市儈小人。」羅德里戈說。      「無論市儈與否,他與我媽其實肩負同樣任務,就差在主子不一樣。女爵代替國王監視大家,杜孛則是替主教長監視同樣一群目標。」      「亨利.瓦勒斯伯爵也監視這雙方。」戴格說。      「而他們雙方也注意亨利伯爵的一舉一動。」斯帝芬諾嘆道。      「誰看著誰看著誰看著誰看著誰……」羅德里戈最喜歡這種文字遊戲。      「就是這意思。」斯帝芬諾苦笑。「有時候我真不懂自己為什麼還想要回家去。看看這兒多麼平靜、恬淡、美麗……」      「我不想聽你說這種話!」羅德里戈大驚失色,立刻站起來。「我還是去跟彌莉道歉好了!」      「先給她一點時間平復情緒,」戴格建議。「不然我們可能得把你埋在那棵樹下。」      羅德里戈只好又坐下,手指在桌面上跳動,像是彈奏鋼琴。      「剛剛術構的問題,你說到一半。」斯帝芬諾提醒。      羅德里戈的手看似演奏激烈而不和諧的旋律。「我也很迷惘。逆術會吞噬我加上去的任何術構,必須找出對抗的辦法,但是我對逆術的理解實在太少。」      「不靠術力可以飛行嗎?」戴格問:「當然法術的幫助很大……」      「不只是『幫助』而已。」羅德里戈語氣帶著責備。「是必須。關鍵在於術構可以為浮槽內的神息充能,但充能的強度又受到船舵的術構來操作。」他表情嚴肅望向斯帝芬諾。「這件事情我們討論好幾次了吧。」      「我知道、我知道。」斯帝芬諾雙手撐著頭。「只是希望會有點突破。」      「彌莉過來了。」戴格提醒他們。      姊妹倆從翻雲號下來,帶著毛巾要去湖邊沐浴。      彌莉抬高頭不願看這三個男人,吉瑟也不開心地瞪了他們。只要有人吵架,妹妹總是不高興。      「槍有帶好吧?」斯帝芬諾總會提醒。      她沒答腔,只是拍拍腰帶上的小手槍。斯帝芬諾下過命令,要離開營地就得準備好武器,唯一例外是羅德里戈,因為他雖然會握槍,卻非常可能打中自己人。      斯帝芬諾思考著自己該不該刻意安撫彌莉,但吉瑟看見他要開口,立刻用力搖頭示意。於是姊妹倆在胖貓艾靈頓大夫的陪同下朝湖泊走去,消失在灌木林間。看樣子連貓咪也不想與這三個男人講話。      斯帝芬諾揉揉太陽穴。這兒實在太熱,常常頭暈。他決定繼續將法術的問題討論清楚。      「你說過吉瑟是異人,在法術方面有特殊的天分,與杰柯神父具備一樣的才能,而且她曾以大量的防護術式包圍整條船。會不會憑藉她的力量,就足以與逆術抗衡?」      「吉瑟是學院派稱之為『術式文盲』的人。」羅德里戈回答:「她沒受過正式訓練,靠直覺來施法,就像彈豎琴一樣。她看不懂術式,注意是『看不懂』。杰柯神父不一樣,他明白所有基本定理與理論,知道術式怎麼平衡對稱。要吉瑟施法,就好像在婚禮上灑花瓣那樣漂亮,但雜亂無章。修理船上的術構,看來還是只能靠我。」      「那看來我們得在這兒待一輩子了。」戴格低聲諷刺。   
4
     今天在可愛的胖貓艾靈頓大夫幫助下,我有了新的發現。術構之中加入中繼元素,就可以暫時抵銷遭逆術侵蝕的區域。吉瑟與我將日以繼夜不停修補,但我相信可以撐到回家。─—羅德里戈.迪.維倫紐夫手札內容      彌莉將術力停下來,翻雲號緩緩回到原位。其餘人互相道賀,戴格卻要大家先別太興奮。      「得確定浮槽沒破洞,我不確定我有沒有完全修好……」      「也只有一個辦法可以確認。」彌莉說。      浮槽嵌在右舷船壁上。大家聽彌莉的吩咐,都蹲在浮槽旁邊,仰起頭來仔細聽。      「給人家看到了一定以為我們是神經病。」羅德里戈說:「蹲在浮槽旁邊猛看個不停。」      「安靜!」大家立刻瞪過去要他閉嘴。      接著彌莉又瞪著艾靈頓大夫,牠跑過來大聲喵了幾下,晚餐時間到了。吉瑟趕緊將貓咪抱起來,摸摸牠下巴,艾靈頓大夫喉嚨呼嚕作響,閉上眼睛看似很舒服。      「我沒聽見什麼嘶嘶聲。」斯帝芬諾片刻後開口。      「我也沒有。」彌莉朝戴格微笑。「看樣子修得很好。」      「也可能漏得很慢,」戴格卻說:「那我們就聽不見。」      彌莉搖搖頭。「回家之前戴格都會嘮叨個不停。」她對妹妹說:「我們先去做晚餐。」      羅德里戈往底下跑。「我去打包。」      「晚餐和打包都先緩緩無妨。」斯帝芬諾說:「里戈,你得先把剩下的術構都補好,吉瑟妳得在里戈加的新術印上面施法防護。」      「保護那些術印幹嘛,怕蚊子咬?」羅德里戈往後頸一拍。「別說龍了,我看把這兒的蚊子集中起來,就可以把我們載回埃夫勒城。」      斯帝芬諾還是堅持,於是羅德里戈只好晚點再收拾行李。吉瑟本來就喜歡唱歌施法,隨著輕柔的聲音很快完成防護術構,羅德里戈看得非常入迷。      「之前看過她用法術一次覆蓋整條船,」他對斯帝芬諾說:「直到現在我還是不懂她到底怎麼辦到的。我猜與唱歌有關係,就像彌莉做那個很有效的黃色膏藥時也會唱歌。唱歌是幫助她記憶術構,還是歌曲本身就是一種術構?盪舟族都會唱歌施法,或者是莫派克氏族的特殊習俗呢?……我不確定。」      「你好好看著,別讓她像上次一樣把整條船包得亂七八糟,」斯帝芬諾吩咐。「還記得上次差點沉進神息裡嗎?」      「噢,當然。不過吉瑟已經懂了,而且她的法術應付惡魔攻擊特別有效,可以避免逆術一下子就將船上的術構全部解體。這次她只會放上兩三層。」      「假如又被攻擊的話—─」      「我說朋友呀,這條船現在是靠鍋子和我的衣服補起來。無論她的法術或我的法術,能辦到的都不會太多,小孩子拿玩具槍都有辦法把我們打下來。」      晚上用餐大家心情愉快,羅德里戈難得說東西好吃。      彌莉告訴大家隔天的計畫。      「吉瑟與我會將氣球補好,之後里戈就在上面加術構。戴格、斯帝芬諾得幫忙準備旅途需要的存糧和清水。我估計兩天後就可以啟程。」      早上天氣晴朗,但沒有比較涼爽。幸好五人情緒依舊亢奮,手腳也跟著俐落。戴格拍拍浮槽,很開心地宣布的確沒有洩漏。其餘四個人早就知道了,因為他半夜還定期醒來,過去拍浮槽檢查。      彌莉與吉瑟縫補好氣球以後,將紅黃條紋、顏色鮮豔的氣球布交到羅德里戈手中進行術構修補。      氣球內部還分成許多區塊,各自充氣,所以若只是小部位受損的話,氣球不會完全失去浮力。      姊妹倆答謝羅德里戈的方式是幫他洗衣服,她們捧著堆滿襯衫、裙子、褲子、內衣的藤籃朝湖邊走去,艾靈頓大夫看見便跟在後頭,尾巴左右搖晃很愜意。      「手槍帶了嗎?」斯帝芬諾高聲問。      「帶了,老爹。」彌莉亮出武器大笑道。      戴格與斯帝芬諾從附近小溪提水回來,裝進下甲板的儲水槽內。趁著戴格下去時,斯帝芬諾停下來看看羅德里戈,只見他往後彎腰、手一直抵住下背。      「這是做什麼?」斯帝芬諾問。      「抽筋了舒緩一下。」羅德里戈瞪著天空並扭動身體減輕疼痛。「天氣真好,只有一朵雲。」      但說完他愣了一下,瞇著眼睛、語氣猶豫起來。「那朵雲有點不對勁。」      聞言斯帝芬諾也瞇眼望去。羅德里戈說得沒錯,那朵雲居然忽大忽小。      「看那朵雲,」他見戴格上來趕緊說:「有見過雲是這樣的嗎?」      「沒有,隊長。」戴格回答。      「拿望遠鏡來。」      羅德里戈跑到船舵從下面櫃子取出望遠鏡交給斯帝芬諾,斯帝芬諾舉起來仔細觀察。      「該死!」斯帝芬諾大叫,並將望遠鏡遞給戴格確認。      戴格瞧了一眼也放下罵道:「的確麻煩了,隊長,是下界人。」

作者資料

瑪格麗特.魏絲(Margaret Weis)

1970年畢業於密蘇里州大學,主修創作與文學。 目前為自由作家,與丈夫共同創作奇幻與科幻類型的小說。夫婦倆現在快樂地居住在南威斯康辛州一座翻新的穀倉裡,正著手爲TOR公司寫一系列新的小說。 【相關著作】 《龍槍編年史III:春曉之巨龍》 《龍槍編年史II:冬夜之巨龍》 《龍槍編年史精緻書盒套書(拆封不退)》

勞勃.奎姆斯(Robert Krammes)

與妻子瑪麗和兩隻貓居於俄亥俄州西南,他是「復古俱樂部」(Society for Creative Anachronism)的長期會員,辛辛那提孟加拉虎美式足球隊的死忠球迷,喜歡在自家後院賞鳥。

基本資料

作者:瑪格麗特.魏絲(Margaret Weis)勞勃.奎姆斯(Robert Krammes) 譯者:陳岳辰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幻想藏書閣 出版日期:2017-03-07 ISBN:9789869350495 城邦書號:1HI100 規格:平裝 / 單色 / 59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