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清穿日常8(完)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清穿日常8(完)

  • 作者:多木木多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7-02-07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84折 320元
  • ※本商品恕不再折扣
特別活動
◆隨書贈送「百鳥朝鳳」作者印刷簽名明信片,還有寫給讀者的一句話!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感動再加碼!獨家收錄作者全新加寫5篇讀者點播番外,以及重新修潤10篇原文番外,多達4.5萬字的後續發展、選秀幕後直擊、穿越真相揭密、其他阿哥感情生活……精采內容,不容錯過! ◆橫掃博客來預購榜、文學新書榜、文學週榜;金石堂網書羅曼史新書榜、週榜、月榜,今年人氣第一的清穿文,好看到停不下來! ◆影視版權已售出!繼《海棠依舊》《庶女攻略》後,又一好評不斷的穿越甜寵文! ◆晉江古言大神「多木木多」全新修訂版,超過600頁的精采大結局! ◆積分破9億、點擊率破400萬、超過8萬則書評引發網友熱烈討論! ◆當當網讀者評鑑★★★★★,台灣PTT、部落客也爭相推薦,看過都按讚!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 胤禛已不記得是什麼時候喜歡她的?好像發現時已情根深種, 也不記得當時為何會覺得她可心?只記得她抱在懷裡小小的,總是一臉笑, 在阿哥所昏暗又狹小的屋子裡,她的笑臉在他的回憶裡發光…… 李薇摸了下臉,都道紅顏易老恩先斷,她都這個年紀了,可胤禛也沒跟她斷了。 她抬頭問胤禛:「你看我現在還漂亮嗎?」 胤禛認真打量著她,「朕看也就普普通通。」 李薇提了一個她一直以為很蠢,但此時卻非要說出口的要求:「那你下輩子還要不要我?」 胤禛笑道:「要,朕下輩子還要妳。」 「皇上說話可是金口玉言。」她像是想抓住冥冥中的什麼東西,給他的這句話蓋個戳。 ——三生石上,刻著你我的名字。 弘昀婚後遞了讓官紳與百姓一起服役的摺子,獲得胤禛的重視與重用,引起弘暉的哈哈珠子剛安私下串連勳貴希望攪黃這件事,不料遭弘時反將一軍,賠了夫人又折兵,甚至牽連家族,皇后為了保住五格的爵位,推五格的福晉出來當替罪羊,這讓胤禛對后族徹底失望,甚至不讓弘暉見皇后,思子深切的元英決定稱病不出,希望兒子能進宮探病,因而由宋氏和年氏接掌皇后手中事務,不料被人鑽空子,出了大紕漏,李薇火速進宮彌平此事,也讓胤禛趁機整頓內務府,不僅朝中勢力瞬息變萬,後宮情勢也一夜變天,沒想到皇后竟真的病歿,李薇覺得自己好像在夢裡一樣,不相信皇后竟這麼悄無聲息地走了,命如草芥,秋風一吹就沒了,李薇捂著胸口,不知自己是個什麼心情,就像缺了很大一塊,雖然在皇后百日之後李薇晉為皇貴妃,但她並不覺得高興,而為了哄她開心,胤禛按李薇的意思,請西洋畫師畫了一張兩人的肖像畫…… 晚上胤禛問她為什麼不叫孩子們一起畫像? 李薇微笑不答,能說是因為想到孩子們太多,全叫來就不是婚紗照而是全家福了嗎? 胤禛摟著她輕歎了口氣,「再等幾年,等孩子們大了,朕就給妳……」 給什麼? 胤禛等到懷裡的薇薇睡著了才慢慢放開她,他想到畫像時李薇穿著她親手做的白裙子。他私下問畫師知道了這是西洋的鳳冠霞披,薇薇用這種方式在表達她渴望做他的妻子,然而現在卻還不是時候,再等等,朕就…… 朕就重新再娶妳一回。 不過皇后賓天對一直夾在帝后之間的弘暉影響更大,他終於意識到自己不知何時失了聖心,跟弘昐兄弟也不可能和平相處,他想有一番作為來完成皇額娘的「遺願」,於是京城的皇三代們悄悄醞釀了一個驚動朝野的計劃。但對李薇而言,最讓她憂心的卻是忽然憶起歷史上的雍正似乎並不長壽?若真如此她該怎麼辦?想起阿瑪李文璧私下提醒她「要記得萬歲爺最喜歡妳什麼樣兒」,而胤禛最喜歡她的直白…… 胤禛看到她進來就笑道:「跟妳阿瑪一說話就忘了時辰,快去更衣吧。」 結果沒想到薇薇竟然不去更衣,也不行禮問安,徑直往他懷裡一倒。 胤禛只好放開手讓她抱著,半天才道:「這是怎麼了?」 李薇搖搖頭,埋到他脖子根,半天才說:「……沒事。」 胤禛就這麼摟著她搖晃,「真成朕的閨女了。見了妳阿瑪難受了?放心,以後他就不走了,要是嫌兩邊來往不便,朕就在這邊賞個園子給他。」 李薇心想:得夫如此,「婦」復何求!

內文試閱

後起之秀
     弘昀大婚後第一時間遞上摺子,把山東官場給攪和了,山東歸直隸管,直隸總督是李文璧,李文璧馬上回應說三阿哥這摺子說得再好不過了。三爺跟李文璧同時上摺,也是拚命搖旗呐喊。      榮太妃過年回家只住了不到十天,剩下的時間一直在暢春園陪太后。就那十天時間裡,榮太妃跟三爺分析來分析去,替三爺堅定了一切跟著皇上走的決心。果然這次弘昀上摺子後,三爺是很拚命的,倒惹了不少人冷嘲熱諷,比如隆科多就在宮門外冷笑著說三爺拍馬屁從康熙朝拍到現在,拍了一輩子,果然深諳此道。      三爺心想:哼,你們都是嫉妒我。皇上只跟我示意這麼做,就沒告訴你們。      說起隆科多也挺倒楣,雍正元年時,他替皇上參了三爺、參了曹家,做了不少得罪人的事,還都是以前的朝中同僚,不免讓人覺得人品不好,不少人都因此疏遠了隆科多,當然這裡也有佟家漸漸衰落的緣故。      之後皇上能用的人越來越多,就把隆科多扔下了。隆科多發現跟皇上講情誼不行,他這個舅舅是白撿的,何況太后還在世,跑去跟皇上說「你還記得養母佟佳氏嗎?」這是找不自在呢。所以他也只能在皇上做做什麼事的時候,跳出來當那第一個贊成的人,不管這會不會得罪人他都不在乎,能得罪人更好,得罪得越多越好。於是這次三爺搶了他的差事,讓他十分不快。      因為設立青雲道這類似獎學金的制度,讓李文璧在山東的名聲很好,不少貧家學子提起直隸總督都是如再生父母般。      之前在山東刷夠好感度、給胤禛造成不小麻煩的蔣陳錫就是因為自掏腰包修建書院才討好了山東的學子,李文璧雖然沒有自掏腰包,但好處是實實在在看得到的,而且比蔣陳錫那種只給一次銀子,過後只能回味,李文璧設立的青雲道就是開鑿了一條源源不絕的河流,這絕對抵得上十個百個蔣陳錫了。      胤禛因此都快把李文璧誇上天了,每回提起來都讚歎自己眼光好、會挑人,然後用「朕發掘了妳」的眼神看李薇。      學子中大多數都是還沒符合不交稅資格的人,他們只看到李文璧的為國為民之心。他們讀書考秀才就是為了改變自己和家族的命運,不再任人魚肉,平時看到為了徭役而家破人亡的慘劇也不少。      現在聽說可能會讓官員士紳跟百姓們一樣服役,哪怕知道不大可能成真,也心潮起伏,激動起來。      他們一回應,弘昀這本摺子就開了個好頭,不會在一開始讓人給打下去了,想反對的人必須找一個更高大上的理由來反駁,不然就站不住腳。又有三爺在一旁感歎,皇阿瑪當年也是這麼想的,朝官們駁弘昀可以,卻不能說康熙爺半句不好,不然不就掉腦袋了嗎?弘昀自己分量不夠,但前有李文璧,後有三爺,倒是把陣腳給穩住了。      胤禛很高興,在李薇面前不停說弘昀摺子寫得好,這孩子用功,他累了一年,朕回去要好好賞他!      *********************************************      京城裡,剛安踏著夜色回府。      小廝小心翼翼地跟他說近來他那幾個庶出的兄弟天天去阿瑪的書房裡,還有人特意去找他額娘。      剛安在陰冷的月色下冷笑,「難不成那些人還想讓我額娘再收下個兒子?」他挨打傷了子孫根的事府外的人不知情,府裡卻瞞不下去。雖然阿瑪和額娘打殺了一批人,但該知道的還是都知道了。      想到這裡,他的神情更顯陰鷙。      小廝不敢再開口,少爺自從那次之後簡直像變了一個人。      另一頭,弘昐剛剛才從弘昀那邊回來,博爾津氏讓人來問他今晚歇在哪裡,他看看天色,讓人傳話過去道:「今晚我就在書房歇著了,讓福晉也早點歇吧。」      弘時聽到外面的動靜探出頭來,「哥,你怎麼不回嫂子那邊去啊?」      弘昐進去就給了他一下,虎著臉說:「交給你的功課都看完了?拿來我考考你。」      一面說一面伸手要書,弘時連忙嘿嘿道:「二哥,你這才回來,先去洗漱下換身衣服唄?」      弘昐道:「放心,我就是想著要考你功課才趕回來的,把書拿過來吧。」      於是弘昐就泡著腳問起弘時的書。      弘時實在想不到他哥能這麼不講究!捏著鼻子一問一答間,好奇地問:「二哥,三哥那邊怎麼樣?」      弘昐知道他這是想轉移話題,剛才這兩題已答得有些勉強了,估計後面的他根本就沒看。弘昐嚴肅地又翻過一頁,在弘時痛苦的眼神中道:「你就不必擔心你三哥了,你三哥比你認真得多,我這幾天就沒見他歇過一個時辰。」      弘時乾笑道:「……三哥真是,三嫂肯定要生他的氣了。」      弘昐把書捲成筒敲他,「不許胡扯,沒規矩。」      考到最後弘時都快要被考糊了,弘昐才放下書,看他一臉如蒙大赦,冷笑道:「你現在得意,等阿瑪喊你,我看你怎麼跟阿瑪交代。」      弘時聽到這個忙問:「阿瑪叫咱們去園子裡了?」      弘昐拍了他一下,「阿瑪不叫你就不能想著去請安?」      弘時突然招手讓弘昐湊過來,神祕道:「哥,我跟你說件事唄?」      弘昐從善如流地湊過去,以為他要說的是這幾天打算努力一下好應付阿瑪回來後的考問,不想弘時悄悄道:「前天我出去看到剛安了,你猜這小子去哪兒了?」      弘昐忍無可忍地給了他一巴掌。      弘時都讓打皮了,挨了也跟沒挨一樣,道:「他從佟家出來。」      弘昐不接話,弘時自說自話,自得其樂,搖頭晃腦地說:「我看啊,這小子現在是越來越邪性了。弘暉不在京,他還能蹦個不停,四下尋人,他是想幹麼啊?」      他想幹什麼?弘昐心裡有數。弘昀上了這麼個摺子引起這麼大的迴響,如果成了,弘昀自然是能風風光光的。      剛安想的就是讓弘昀這本摺子成不了。      弘昐知道弘昀這本摺子確實會觸動不少人的利益,盼著它不成的人不止一兩個,剛安借著承恩公府和弘暉的名頭在外也能拉來不少人,只怕他們就要發難了。      弘昐陷入沉思,弘時說了半天不見弘昐接話,道:「二哥,你別想太多了。依我看剛安這是自己找死呢,這摺子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是皇阿瑪的意思,剛安只盯著眼前這一點蠅頭小利,日後且有他的苦果子吃,咱們替他操得哪門子的心?」      弘昐搖頭笑道:「你啊,想得也太簡單了。剛安不過是一個跳梁小丑,他算不得什麼。現在是他扯虎皮做大旗,我怕的是他把人都給煽動起來了,蟻多咬死象啊……」      弘時想了下,突然眼睛一亮,笑道:「哥,我有主意……」      之後胤禛見過張保就一直在發笑,跟李薇道:「妳不知道,弘時這小子啊,太壞了。」      原來弘時說烏拉那拉家的剛安在給他三哥找麻煩,糾集了一群人打算聯名上書,反正京裡的三代們讓他找到了不少,把弘昀那個死了的岳父以前被彈劾的事給翻出來,人都埋到土裡,骨肉都快化完了,現在又說出他曾收禮受賄搶占民田的事來。      弘時打聽出來這個後,搶先一步讓人買通八大胡同的姑娘,散布剛安吃了藥都硬不起來的事,現在京裡都說剛安成了假男人、真太監。      剛安已經躲進承恩公府裡不見人了。      李薇:「……」這讓她說什麼好呢?兒子太聰明?還是兒子太缺德?      她看胤禛,他卻笑著說:「弘時啊,真是該好好教教了。」      李薇點頭,「確實。」這招太損了。      胤禛道:「他怎麼會知道八大胡同的?」      李薇:「……」      ******************************************      李薇揪著前來請安的弘時逼問他從哪裡得知八大胡同的?      弘時嘿嘿乾笑,指天咒地地說:「額娘,我真的只是聽別人說過。」他絕對從來沒去過!      可他怎麼說,李薇都不相信。倒不是她就真的盼著兒子去過八大胡同才行,而是半大男孩子,有權有勢,在知道有這麼個銷金窟後能忍住不去?她可沒忘那剛安是怎麼才吃了他阿瑪的一頓板子被打廢的。      而且這事胤禛根本沒放在心上,他甚至道:「小孩子都這樣,也是朕跟妳疏忽了,到現在也沒給他個格格,妳挑個合適的給他送去吧。」      ——話不能這麼說!      李薇當時就反駁道:「是沒給他格格,可他屋裡就沒女人嗎?按規矩他十一歲後就有司寢帳的宮女教導人事了。」      胤禛被她嚇了一跳,連忙點頭道:「妳說得對,那回頭朕好好教訓他!」      弘時歡樂地來,還當自己做了件大好事來表功的,結果等他再見到弘昐時,哭喪著臉道:「額娘把我罵了一頓……」      弘昐:「活該。」      弘時見二哥不同情他,轉頭尋求弘昀的安慰:「三哥……」      弘昀讓他背過身,在他屁股上拍了兩下問:「額娘沒讓人賞你板子?」      弘時一個哆嗦,「三哥你好狠的心啊!我還不是為了你?」      弘昀不上當,道:「你根本就是想整剛安。」      這也不能怪弘時看剛安不順眼,事實上他們幾個都看不慣剛安。看剛安在京裡蹦躂的那個歡騰勁吧,就算他是承恩公府的小公爺,那也不能就比他們這些實實在在的皇阿哥還牛吧?最要緊是剛安做這些有他自己的私心,可他卻把能代表皇后立場的承恩公府和弘暉都給拖下去了。      京裡現在的氣氛相當險惡,還有人念叨康熙爺時的直郡王與太子。      雖說弘昀不比直郡王有權,弘暉也不是太子,但情勢確實又被炒熱了。就衝著這個,弘時兄弟幾個就沒一個不想把剛安給臭揍一頓的。      弘昀的婚事辦得很低調,而且過了十幾天才被宣到園子裡見駕,京裡的人都猜皇上估計是沒把這個兒子放在心上的。說實話,到現在仍舊拿弘暉與弘昐相爭來做文章的人已經很少了,京中的人漸漸相信,皇上真心屬意的儲君必是大阿哥,至於貴妃所出之子,皇上根本沒看在眼裡。      ******************************************      八爺府上,八爺拿著卷書,慢慢擺棋譜。這棋譜不是別人的,正是皇上的。如今皇上愛棋、愛畫的名聲已經漸漸流傳出來。蔣陳錫之弟蔣廷錫現在就是在以畫邀寵,年家長子也習得一手好丹青,正在往十三爺府上鑽營,這些讀慣聖賢書的人,一旦折節下腰也是毫無廉恥之心啊。      如今的形勢是越來越不妙了。      惠太妃從宮裡出來後就不再見外人,就連納喇家的人找上門去,也避而不見。皇上帶著太后與貴妃長居圓明園,他就算已經讓人探入長春宮,現在也無計可施,朝中更是越來越陌生了。      這些年,八爺也沒少在外頭下工夫。他幫過曹家,本想藉曹家與十三的淵源再跟十三搭上關係,結果皇上放著十三不用,讓十四去了江南;他與烏拉那拉家交好,不想皇上伸手就把烏拉那拉家拆成兩半;他幫蔣家出主意,讓他們找上隆科多和貴妃母家,結果蔣廷錫攀上皇上後立刻開始與他疏遠。      他想在弘暉與弘昐之間使勁,皇上就能硬起心腸不封弘昐和弘昀兄弟兩人,讓他們直接出宮開府。他就奇怪了,貴妃竟然沒跟皇上鬧一鬧?她現在長大成人的就這兩個兒子,就這麼一直當光頭阿哥?她也不著急?      他不信這世上真有清心寡欲之人,何況身在紫禁城中。只怕不是貴妃不鬧,而是皇上待貴妃……已經不是那麼真心了吧……      八爺咳了兩聲,門外守著的小廝連忙問:「爺,要茶嗎?」      「不用,你請何先生過來。」      何焯在教八爺的長子弘旺讀書,聽到八爺叫就趕緊過來。      「屺瞻,可願到年大人府上拜會一番?」八爺笑道。      何焯道:「早就仰慕年大人風采,恨不能一見,只是我一個文人,怕年大人嫌我酸腐。」      八爺道:「年大人也是學富五車啊。」他這麼一說,何焯就笑了。年羹堯的功名可站不住腳,那是康熙爺看在他父親的份上賞的。      「年家二姑娘身陷深宮,只怕他家老夫人擔憂不已,你去了說說笑笑,也許能寬解一二。」八爺道。      何焯便明白了,點頭道:「那我就找找那姓胡的吧。」      ****************************      弘昀帶舒穆祿氏來圓明園磕頭,李薇讓他們留下住幾天,「你弟弟正好有事找你。」這說的是弘昤。      現在哥哥們都在外面,弘昤已經很久沒見著哥哥們了,雖然小夥伴很多,可他還是時常念在嘴裡「二哥在忙,三哥在忙,四哥也不理我」。      她學了一遍,弘昀笑著說:「那我就留幾天,看看弘昤的功課。」      舒穆祿氏是個圓胖臉的小姑娘,看著比弘昀小一些,她有些拘束,說起話來語速很快,像吱吱喳喳的小鳥。弘昀去九州清晏給四爺請安,把舒穆祿氏留了下來。      李薇帶著她和大格格用午膳,她照顧起大格格來溫柔又細心。      下午額爾赫請大格格和舒穆祿氏過去玩,李薇對大格格道:「妳領著妳二嫂過去吧。」      大格格到現在還是每日悶在屋裡,從不主動出門。李薇怕她悶壞了,也不好把她交給烏拉那拉氏,就常帶著她,像今日這樣「使喚」她,讓她去給太后送盆花,給弘昤送本書。額爾赫那邊也常喊大格格過去,扎喇芬心疼大格格,還叫大格格搬過去跟她們一起住。      大格格仰臉看了眼李薇,知道這是貴妃的好意。      來了園子裡好幾天了,園子裡的人都小心翼翼地照顧著她,尤其以貴妃最為無微不至。貴妃的體貼之處在於從不在明面上安慰她,不會抱著她哭,不會當著她掉淚,也不會替她罵人,而是讓她避開烏拉那拉氏,讓她能常去見太后,還讓她跟幾位公主交好。比起以前在宮裡時的無人問津,現在……她想起額娘,想跟額娘說「額娘,妳不用擔心了,側福晉已經不可能再傷害到我了;她若害我,我可以去找太后那裡的方姑姑,可以跟公主姑姑說,還可以在皇上來看我時,告訴皇上。她不敢的,我不會有事了」。      ****************************************************      「弘昫,這是什麼?」李薇舉著一個蘋果問他:「要不要?想要蘋果怎麼說?」      弘昫伸手,「給我一個蘋果。」      她說:「不對。」      弘昫:「謝謝額娘。」      她還說:「不對。」      弘昫就抱住她在她的臉上香香地親了一口。      她就還說不對,胤禛看不下去了,笑著說:「哪有妳這麼逗孩子的?」李薇這才把蘋果給他,抱著已經很沉的兒子搖晃,「還是小孩子可愛。」      他過來把弘昫抱起來,「是啊。」一邊抱一邊顛兒子,顛得弘昫一個勁地笑,牙豁子都露出來了,爺倆臉對臉笑,比誰笑得傻。      說起來他的孫子及孫女也有好幾個了,李薇道:「宜爾哈有些日子沒來了?讓她帶著孩子來園子裡住兩天吧。」      胤禛想起宜爾哈,再想起現在還很瘦小的扎喇芬,嘆了口氣,「叫進來吧,朕也見見外孫。」       ******************************************      李薇從太后那裡回來後,舒穆祿氏已經在圓明園等著。弘昀陪她一道來的,不過見了李薇後就麻利地告退去找胤禛了。看他手裡拿著的摺子就知道,送老婆是假,見胤禛是真。      舒穆祿氏已經被教兩年,沒選秀前胤禛就相中她——的阿瑪,把她指給弘昀了。被內務府的嬤嬤手把手教出來的,舒穆祿氏的規矩是毋庸置疑地好。      不過在李薇的眼裡還是稍嫌稚嫩,她能看得出來舒穆祿氏十分緊張,雜七雜八扯了一會兒後,舒穆祿氏放鬆下來,她才看出這個姑娘估計現在對弘昀的感情也沒上升到男女情份上,聽她口稱都是「三阿哥」就知道了。      感情嘛,要慢慢培養,李薇知道這急不得,留她用了頓午膳後就讓人把她送到杏花村去。      弘昀今天來肯定就不能走了,現在這是他的舞臺,胤禛肯定要跟他說不少事,大概是會在園子裡住上幾天。      晚上,弘昀跟胤禛過來時整個人都蔫了。李薇心疼得不得了,看他都不敢跟胤禛對眼神就知道這是被他阿瑪嚇著了,也不多留,道:「你媳婦在杏花村,我讓人送你過去吧。」      弘昀應了聲卻不敢走,可憐巴巴地看胤禛。      胤禛倒茶潤喉,道:「聽你額娘的。」弘昀這才告退了。      等他走了,李薇過去給胤禛捏肩,小心翼翼地問:「你訓弘昀了?他的摺子寫得不好?」      ——寫得不好是應該的,他還小嘛。      她正打算這麼勸,不料胤禛點頭道:「寫得好。」      李薇:「……」      「不過有些自大了,要磨磨性子。」胤禛此時方笑起來,兒子的摺子寫得那是相當好!跟著他就感覺薇薇給他捏肩的手勁大了點,他放鬆肩膀舒服道:「對,再用點勁。」      李薇:=_=      *****************************************      弘時興高采烈地從勤政殿裡出來,興奮得沒處說,直接跑去找弘昀了,不料,弘昐也在,他見到兩位哥哥,一下子沒憋住,喊道:「二哥!三哥!皇阿瑪給了我一個格格!」      弘昐和弘昀都愣了,跟著就上下打量弘時。      按年齡來說,他也該有個格格了,何況弘昀已經大婚,兄弟裡面下一位就是弘時。但這小子竟然為了個女人這麼高興?書都讀到哪裡去了!      弘時毫無所覺,他還興沖沖地跟弘昐說:「二哥,我回頭去你府裡的時候,能不能把她帶去?要是不合適,你說我要不要先買個宅子?」      弘昀坐在一邊就看弘昐的臉在慢慢變黑。      弘時後知後覺地發現了,火速改口道:「不過我現在也沒銀子,為了這事買宅子太不合適了!」      可惜他撤退得不夠快,被弘昐拉住。      弘昐笑道:「缺銀子?二哥給你啊。」說罷就叫人,「去,拿五千兩過來。」      五千兩,五個大銀箱子。弘昐這邊發話,不出兩刻鐘五個大銀箱子就由大力太監抬過來了。      弘昐還在那裡拉著弘時笑問:「夠不夠?」      弘時欲哭無淚,轉頭看自家三哥,只見三哥笑咪咪地落井下石,「肯定不夠啊?只買個宅子就算了?還要買些家具、字畫,再買些侍候的人。」      弘時現在發現了,可後悔也晚了,他連忙求饒:「二哥、三哥,弟弟知道錯了!弟弟現在要專心辦差!沒工夫折騰這些兒女情長的事!」說得可正義了。      弘昀被自家弟弟這麼哀求地看著,溫柔道:「沒事啊,銀子不夠的地方三哥給你。三哥剛開府,先給你拿兩萬。」      被這兩位好哥哥如此關愛著,弘時感動之下痛定思痛了。      幾天後在圓明園裡,李薇看著弘時,「你說你不要那格格了?」      弘時特別正義地說:「兒子不要,兒子現在還沒開府……」      「喔,要是不方便那就先放到園子裡。」她是個特別體貼的額娘。      「……」弘時,「不用,額娘,我不要了,我有地方放我也不要。我要用功辦差,三哥那裡好多活,我要去幫他。」      兒子都開始耍賴了,李薇趕緊道:「好、好,都聽你的,不要就不要嘛。」她招手把兒子喊到身邊,想他可能是害羞了?就道:「要不,你在外頭買個宅子?」      弘時的頭搖得像撥浪鼓。      李薇不明白了,勸他:「你阿瑪給你的,沒事。」不過說完她就覺得彆扭了,有她這麼千方百計勸著兒子玩女人的媽嗎?必須沒有!不過與其日後鑽到八大胡同裡,還是給他格格吧。      勸來勸去,弘時就像拒腐蝕永不沾一樣,最後連膳都不肯留地跑了。      等胤禛回來,她跟他感歎:「弘時真是個好孩子啊。」這品行高潔的。      就是她總覺得這裡頭肯定有她不知道的緣故。      胤禛笑道:「咱們的兒子當然是好的,這次弘昀的事還多虧了他。」沒有剛安在裡頭瞎攪和,那些人就沒辦法利用弘暉了。      頒金節前,隨著弘昀受封貝勒,胤禛下旨讓山東先試著讓官紳與百姓一起服役,但隨後就說可以用銀子來贖買徭役。      胤禛感歎道:「總算是開了個好頭啊。」      後面如何就要再看了,至少山東如果能辦成了,才能往別的地方推廣。      弘昀功成身退,後面就要看李文璧了,胤禛想了下,特意下旨讓直隸總督李文璧進京。      李家風頭一時無兩。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清穿日常8》完結篇)

作者資料

多木木多

網路言情作者,常駐晉江原創網。 家裡養了一隻已經十七歲的老貓和一隻剛剛五歲的小狗。 平時喜歡收集陶瓷杯,最近的興趣是自己做奶茶和奶蓋可可,味道很不錯喔!

基本資料

作者:多木木多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漾小說 出版日期:2017-02-07 ISBN:9789869383059 城邦書號:RA8171 規格:平裝 / 單色 / 60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