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悲痛傳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西尾維新最強長篇系列第二彈! ★紀錄持續創新中! 擊敗東野圭吾、村上春樹!日本Oricon最暢銷作者排行榜第1名(2012,2014) 連續七年登上「最暢銷作者排名TOP10」(2009-2015) ★《悲鳴傳》改編漫畫化!全系列預定改編動畫化!銷售突破八百萬本!日本亞馬遜網路書店、日本ORICON年度暢銷書排行榜作家別第一名!日本ZERO世代最具代表性的作家 西尾維新 挑戰史上最長篇巨作計畫!全新《傳說》系列登場! 「這本書是某個少年的冒險傳記,同時也是他成就自我正義的英雄傳說。這是一個叫做空空空的十三歲少年對抗邪惡的故事。他姑且為了人們認為是『正義』的物事犧牲、姑且與人們認為是『邪惡』的物事對抗,然後姑且試圖保護『他該保護的人類』。而這就是關於空空空少年開始與終結的故事。」 ——西尾維新 為了調查發生在四國的「三百萬人集體失蹤」事件,少年空空空來到現場,卻遇上了魔法少女們…… 英雄 vs. 魔法少女 嶄新傳說開始! 十三歲的少年空空空失去了一切,孑然一身。 因為他沒有感情又欠缺感性,因此被人拱為英雄,成為地球鏖滅軍第九機動室的室長。 這時有一件令人悲痛的事件噩耗送到他的手上,那會是地球另一次攻擊嗎? 前往探究真相的英雄將會面對的竟是……魔法少女!? 一聲悲鳴所開啟的英雄奇譚第二章。

內文試閱

0 失去一切就代表獲得勇氣。 1 自從那道讓三分之一數量的人類喪生的『巨聲悲鳴』發生之後已經過了整整一年。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上午七點三十二分,十三歲的少年空空空正如同他的名字一般,人就在天空上——不,空空這個姓氏的由來,還有身為國文學者的亡父給他的名字「空」當然都不是料到有一天他會飛上空中才這麼取的。 總之這裡是空中。 他就置身在——高空中。 「我知道。」 空空這麼說道。 十三歲的少年坐在一架巧妙偽裝成民用機的軍用直升機後方座位——雙手拿著一根用布裹住的長型棒狀物體,小心翼翼抱在懷中,然後這麼說道。 「?」 坐在空空前方駕駛座的男子聽到他這句話覺得有些摸不著頭緒——他判斷可能空空可能不是在對誰說話,只是自言自語罷了。 「我們就快要到達目的地上空了。」 男子向空空報告狀況。 話說完他才赫然驚覺。 剛才空空的台詞就是在應和、回答他的說明——男子忍不住轉頭看向後方座位,這時候空空少年已經帶著半睡半醒的表情從窗子俯瞰下方。 這裡的高度非常高,地面看下去只是一片模糊。空空的眼神當中沒有『懼高』的人類本能反應。他雖然不怕高,但也不像一般小孩那樣因為這趟鮮少體驗的遊覽飛行而幼稚地興奮嘻笑。 他表現出的態度很一般、很稀鬆平常。 彷彿只是因為眼前的事物映入眼簾所以才去看它。 「您是怎麼……」 直升機的駕駛員本來想說「您是怎麼知道我要講什麼」,可是只說了幾個字便閉上嘴,趕緊轉頭朝向正前方。 這架直昇機雖然裝有幾乎可以自動駕駛的程式,但是從安全操縱的角度來看,駕駛員專注於前方當然是正確的行為。另外在和這個名叫空空空的『英雄』相處的時候,這種作法也是正確的。 男子所屬的組織地球鏖滅軍從前曾經有一個超級危險人物叫『火球人』,無論任何人對他都不敢小覷——可是那號危險人物就是被眼前這位少年打到退休,不得不收山。上級常常對男子千叮萬囑,和這個少年往來的時候務必要不惜辛勞盡量仔細小心。 他們可不是刻意誇大其詞嚇唬男子。 事實上駕駛員的任務很簡單,只是接送這個『童稚小英雄』而已。可是在接下任務的時候他還被要求寫下遺書——這方面當然顯示出任務的重要性非同小可,不過他也聽說有更實際的原因,因為『和空空空一起行動』就是這麼要命的事情,必須得先寫好遺書才行。 「那還真是奇怪。」 「幸好平安抵達了。」 或許是覺得沉默的氣氛太凝重。駕駛員為了鎮定心神,所以自言自語說了這麼一句話。可是他的台詞又被空空的回答給搶先——把這兩句話當作對話來看的話固然非常不自然,應該根本不算是兩個人在對話,但還是給駕駛員造成很大的精神壓力。 不對。 到了這種程度,駕駛員感覺到的已經不是壓力,而是精神上的痛苦。 明確且明白的痛苦。 在地球鏖滅軍裡少年兵一點都不稀奇,所以男子絕對沒有被空空那副和年齡相符的稚嫩外貌騙到——要比年紀的話,其實駕駛員自己的年紀也很年輕,只有二十多歲出頭而已——可是這個少年加入軍中短短不到半年的時間,就在競爭激烈、生存競爭激烈的第九機動室站上頂峰。 空空空室長。 駕駛員非常清楚這個頭銜的分量與重要性——他聽人講得非常清楚,也已經從口耳相傳知道少年空空走過一條多麼血腥的道路才取得現在這樣飛黃騰達的地位。 根據謠傳,死在空空手中的自己人比敵人還多。 他殺死搭擋、殺死夥伴、殺死同僚、殺死組織,是一名什麼都殺的戰士。 所以對駕駛員來說,那句『幸好平安抵達了』的獨白或許是他最誠懇且最真切的感想——可是當事者空空卻搶先一步用『那還真是奇怪』這句話『回應』他。 「您……」 駕駛員大吃一驚,開口問道: 「您說奇怪的意思是——?」 「因為我一直以為這架直升機會墜毀呢。」 雖然不知道牛頓從前是用什麼語氣陳述『蘋果會掉在地上』這句話,可是空空少年說這句話的語氣熱情程度肯定比不上。既冷靜又冷淡,聽起來好像不帶有任何感情似的。 他只是很平淡地推測自己搭乘的直升機可能會墜毀。 這個少年能夠像剛才那樣搶在他人說話之前先回答,誰知道腦袋裡竟然預料的是這種嚇死人不償命的事,聽得駕駛員魂不附體、為之顫慄——可是空空少年似乎沒學過『顫慄』這兩個字,好像根本一無所知。 「如果——」 他的語氣就像平常呼吸一樣平淡。 「——當地的狀況就像我聽說的那樣,這種沒什麼裝備的偽裝直升機應該一發就會被打下來——我剛才一直在思考用什麼方法才能從墜落的直升機中逃命,看來根本就是白費氣力、杞人憂天而已。」 從以前我老是這樣。空空面不改色地這麼說道。 駕駛員心想,看空空一副那樣子不曉得小腦袋裡裝些什麼東西,原來都在想這種事——不過空空的『杞人憂天』讓他一點都笑不出來。 因為駕駛員當然也已經聽說『當地的情況』——這固然是一個原因,更不好笑的是駕駛員已經從空空那種淡如水的說話口氣察覺他口中『從墜落直升機逃命的方法』恐怕沒有考慮到自己。 空空不顧別人,只想著如何讓自己獲救,而且似乎還覺得天經地義。 這不是自私不自私的問題。 雖然空空空年僅十三歲就坐上一個部門室長的職位,卻對地球鏖滅軍沒有一絲歸屬感——駕駛員的上司事先也已經叮囑過他了。 他的長官說這次『接送童稚小英雄』的任務其實也暗含『防止童稚小英雄逃脫』——只是駕駛員只接受過最普通的戰鬥訓練,換句話說他是個專門技術人員。憑他一個人當然沒能力阻止得了已經收拾掉上百隻『怪人』的英雄,所以這項任務幾乎也只是做個樣子,出事時上級可以此為藉口卸責而已。 也難怪要他寫遺書了。 不曉得空空知不知道駕駛員內心的想法——就算知道,看來似乎也不打算理會—— 「話說回來,沒想到是坐直升機。真是諷刺。」 ——他這麼說道。 從前後文來看,駕駛員判斷這句話應該是延續剛才的對話。 「您、您說諷刺是什麼意思?」 駕駛員試著這麼回問道,可是空空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 在他嘗試想要對話的時候偏偏聊不起來。 空空這種根本不搭理人的態度,讓駕駛員清楚明白其實他根本不打算和自己說話——身為地球鏖滅軍的一分子,空空對抗的『敵人』是一種稱作『地球陣』的怪人,可是空空少年本身比那些巧妙擬態成人類的怪人更『不像人』。 他甚至不去嘗試。 嘗試裝出人樣。 「到這附近就可以了。」 駕駛員幾乎被精神上的痛苦壓垮。就在他打從心底想著快點降落、快點完成這項任務、快點擺脫痛苦的時候,空空恰巧開口這麼說道——駕駛員大吃一驚,心想這次他這次還看透自己的內心。不過再怎麼樣這都不太可能,空空在這個時間點開口應該單純只是湊巧而已。 但不管是不是湊巧,聽到空空突發此言,身為駕駛直升機的人當然會覺得不知所措。 「到、到這附近是指……」 「意思是說在要你這附近放我下去……請放我下去。」 「可是……這個……」 駕駛員不曉得該怎麼說,猶豫了一陣之後—— 「我們還沒到達預定降落地點……距離預定位置還要再飛一下……」 ——有些語無倫次地說道。 空空少年對駕駛員慌急無措的樣子好像不以為意。 「不用降落,只要停下來就可以了。」 他這麼說道。 「你只要停下來,我自己會下去。」 「停下來……啊,你是說停懸是嗎?」 換句話說,這個少年似乎打算從停懸狀態的直升機跳下去。 駕駛員回頭一看,只見空空空不知何時已經把直升機上用來應付緊急狀況的常備降落傘背在背上——就連擋風的護目鏡也沒忘記。 就在悄無聲息、不知不覺之間準備就緒。 剛才回頭看的時候,空空明明只是望著外頭而已——難道那時候他就在找可以著地的地點了嗎? 「那就照你說的辦吧。我離開之後你就可以自行回總部去。」 「可、可是要是從這個位置跳下去的話,就算有降落傘也會沒命的。至少得降低直升機的高度才——」 駕駛員話說到一半,發現空空又搶先一步回答了。 與其說自己的思考被勘破——兩人彷彿處在不同的時間,駕駛員感覺一陣毛骨悚然。其實只要冷靜思考,就知道這只不過是像宴會上才藝表演的小技倆已。可是顯然空空這麼做不是當作娛樂表演以取悅駕駛員,所以讓他心生不快。 既不快又不舒服。 如果可以的話,駕駛員真想現在就照空空所說的,讓他自己單獨下去——如果他想玩這種跳機自殺的把戲,那駕駛員當然舉雙手贊成。 可是駕駛員被指派的任務終究還是『接送童稚小英雄』。 不只是『送他來』,還得『接他走』。 既然受命得帶空空回去,那駕駛員可不能『自己回總部去』——依照既定行程,他要在預定地點放空空空下去,『英雄』達成任務之前要在附近等待,然後把完成任務的他帶回去。 基於這個理由,對駕駛員來說放空空下去之後自己跑回去擺明著就意味著任務失敗——所以他當然不能接受這項提議。 那是因為在地球鏖滅軍這個組織裡,任務失敗雖然不至於直接與死亡畫上等號,可是常常會危及性命,所以用這種方式形容也不足為奇。 這次任務如果就此『投放』空空的話,那可不是任務失敗,幾乎就等於放棄任務。上面的人絕不可能放過他。 「放心吧……不會因為放棄任務就被殺的。」 空空說道。 「我是基於好心才這麼說。我是說現在降落對你百害無一利——勸你最好在這裡折返回去。要死的話,死我一個人就夠了。」 「…………?」 空空這句話說來輕描淡寫,駕駛員還聽不太懂他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不,單純從字面上解釋的話,空空這句話顯然是為了駕駛員好——可是他說話的口氣好像在低聲喃喃自語,聽起來一點都沒有為別人好的感覺。 至少這不像一個思考直升機墜毀時自己該如何活命的人會說的話。 要死的話,死我一個人就夠了。這種人怎麼可能會說這種某種程度上消極又負面的話。 「可是下官……下官的任務是把您……」 駕駛員還想反駁,可是空空似乎根本沒聽見,一步步繼續準備跳傘。不,降落傘已經打理好了,只是好像有什麼問題,他還在檢視。 冷靜歸冷靜,空空這種行為看起來還蠻神經質的。 他把自身安全寄託在如此膽大的行為與決定當然不是一點都不擔心——彷彿只是因為他相信這是最恰當的作法,無奈之下才這麼做。 「如果你擔心上面的人可能會發脾氣,那大可放一百二十個心。他們肯定只會罵罵你做個表面功夫而已。」 前一句『發脾氣』後一句『罵罵你』。空空這種認知完全就是一派國中生想法,先不提能不能安慰到人,一個搞不好還會惹人發噱——話雖如此,駕駛員臉上的表情一連嘴角都沒動一動。 「因為至少『上頭』有一半的人應該都巴不得我死在這次任務中——希望我最好沒辦法活著回去。所以雖然你的任務是『接送』,可是只要成功把我『送來』,『接回去』這部分就不那麼重要了。」 「…………」 該用出奇這兩個字來形容嗎? 空空用這種異常醒悟的語氣說話,反而讓他說出來的話聽起來一點都不真實——反倒覺得他的被害妄想未免太誇張。駕駛員老早就聽說空空對組織沒有什麼忠誠度,沒想到竟然這麼嚴重。 不……可是他說的也沒錯。 確實如此——駕駛員從一個不受偏見影響的角度思考。 單獨一個人執行這麼重要的任務,這種行為比從直升機上跳下去還更不要命——駕駛員的任務其實也不過就是『接送』,所以對當地的情報了解不多,而且他也不認為自己應該知道這些事。可是因為立場的關係,他總是會耳聞一些消息。 根據那些少許的情報——現在『當地』的狀況前所未見,已經一發不可收拾,甚至可能會左右人類的命運。嚴重的話—— ——可能會是一場連那『巨聲悲鳴』都相形失色的悲劇。 就算空空是組織裡的『英雄』,但組織竟然把這種局面完全交給一個人去處理──

作者資料

西尾維新(Nisio Isin)

1981年出生。 以別稱「京都的二十歲」出道,2002年以《斬首循環》一書榮獲第23屆梅菲斯特獎。創作風格融合推理與輕小說,輕快地文體帶有呶呶不休的味道。 作品中常見引用經典小說和漫畫的詼諧性文趣,西尾的作品角色性格鮮明且獨特,似乎任一個角色皆可發展出獨立故事。 甫出道即迅速累積極高的人氣,是目前日本新生代重要的大眾作家之一。

基本資料

作者:西尾維新(Nisio Isin) 譯者:hundreder 出版社:尖端 書系:嬉文化 出版日期:2017-01-19 ISBN:9789571070988 城邦書號:SPB7G000008 規格:平裝 / 單色 / 59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