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轉角食光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轉角食光

  • 作者:千川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1-13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79折 190元
  • 書虫VIP價:19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前作《時光當舖》授權克頓傳媒,影視化改編啟動! ◆《五星主廚快餐車》的餐車流浪+《深夜食堂》的美食饗宴! ◆加了洋蔥的可口餐車限定,生食辣眼垂淚、熟食甜蜜入魂,胃暖心更暖! ◆Google Play行動嘉年華,獨家精選代表作家—— ◆2016國際動漫節簽名會獲得TVBS、東森、蘋果等海內外媒體專題報導 ◆博客來、金石堂,暢銷排行雙冠王 ◆尖端編輯部驚艷不已的旅日溫情作家 ◆東川篤哉《純喫茶「一服堂」之四季》御用繪師——Ooi Choon Liang繪製 獨家收錄:深夜的真摯款待、午後的留影盛宴.拉頁海報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一個轉角,就是一道風景; 一次巡迴,就是一段食光。 按部就班的生活、按部就班的成長,卻遭遇按部就班的失敗,沈琛被迫停下,隨之而來發現——自己對一切都失去了興趣。 直到漂泊在外的二叔突然出現,邀請他參加一趟半工半遊的餐車旅程,並奉上難吃至極的拌麵,與祝福限定的涼麵…… 放逐城市不同的轉角,沈琛遇見形形色色的人、形形色色的事。他們都很平凡,它們卻都不凡。 有人,夜夜花天酒地,試著宣告他很快樂——直到他遍體鱗傷地坐在餐車前,吃著不放任何調料的皮蛋豆腐。 有人,懷念著逝世的男友,說不上快樂也說不上絕望——直到她決定在餐車前,再嘗一次許久不願動筷的椒鹽炸雞。 有人,整日辛勞地開著計程車,勤懇知足、甘於平凡——直到他開完最後一天班,在餐車前喝下從來不點的啤酒。 沈琛第一次發現,整天嘻嘻哈哈的人也會哭得那麼傷心;第一次發現,優秀的人也活得同樣疲憊;第一次發現,有能力賺點小錢也彌足珍貴。 第一次發現,即便走著一樣的路,風景也是不同。 「我會等你,一直等你。就把祝福留在轉角吧。」

內文試閱

  「老闆,大份椒鹽炸雞、一份乾撈餛飩。」      一名穿著藍色連衣裙的年輕女子在吧檯的一側坐了下來,她沒有看菜單,直接點了自己要的食物。      「好久不見啊,小妹,我就想妳差不多要來了。」二叔笑嘻嘻地指了指旁邊的油鍋,「已經在炸了,稍等。」      女子長得極為秀美,氣質溫婉,但眉宇間堆積著濃濃的抑鬱。她笑著和二叔點點頭,我卻感覺不到絲毫的開心。      如果說,林曉霖是一個能將所有快樂都笑出來的女生,那麼這一位,就是即便她在笑,你也能感受到她的內心沒有陽光。      不過話說回來,她好能吃啊,不說二叔的餛飩量足餡多,光是那盤大份椒鹽炸雞,就足以讓人望而卻步了。      一般來說都是兩到三個人才會點大份的椒鹽炸雞,而如果一個人要點,二叔會很貼心地告訴對方,這不是一人份的量,建議買小份一些。      但這一次,二叔倒是沒說什麼。      我走進餐車幫忙二叔,聽到他在旁邊輕聲說了句,「一會端過去,椒鹽炸雞收她小份的錢,別多問。」      收小份的錢?      我詫異地看了二叔一眼,發現他臉上沒什麼笑容,看著那名女子的眼神略帶無奈和憐憫。      「嗯。」我應了一聲。      當我收完錢,女子低聲說了謝謝後,看向我問:「新來的工讀生?」      「嗯。」      「我叫卓蔦,你好。」女子對我微微一笑,我卻莫名地覺得她在哭,「老闆人很好,打工加油。」      「我叫沈琛,謝謝。」我應了一聲,回頭看看二叔,發現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掏出一根菸點上,開始吞雲吐霧。      「老闆,少抽點,對身體不好。」卓蔦對二叔勸道。      叫別人少抽菸的人,大多都是不抽菸;而在別人抽菸的時候叫別人少抽的人,通常是在表達自己不想吸二手菸的不滿,但為了緩和說話的口氣,會以關心的方式說出來。      不過,面前這位叫做卓蔦的女生……雖然沒有證據,我卻覺得她是單純的關心,因為她的眉宇之間感受不到對菸味的半點厭惡。      「老習慣了,我也就這點樂趣。」二叔笑了笑,「理解一下啦。」      卓蔦垂下眼簾,沉默地吃著餛飩,直到她慢吞吞地將餛飩吃完,甚至連醬汁也沒留下,最後才說道:「我理解,就怕老天爺不理解。」      「下次見。」二叔沒有搭話,卓蔦站起身,朝我點點頭,便拿起小包、踩著高跟鞋離開了。      這個時間點的商務區已經很安靜,卓蔦的高跟鞋踩在地上發出的聲音異常明顯,彷彿在人群中,你一眼就能看到這個憂鬱的女生。      順帶一提,那份椒鹽炸雞,她一塊都沒吃。      再順帶一提,那碗餛飩只要三十塊,而那盤椒鹽炸雞,作為餐車裡的特色料理,要八十塊。      我本來想問她是否要打包,但二叔的話還徘徊在耳邊,所以我忍下叫住她的衝動,看著她遠去。      「這個怎麼辦?」      我指著吧檯上一塊都沒動的椒鹽炸雞。      「當消夜囉。」二叔聳聳肩,拿出兩雙筷子,對我招招手,「坐吧,我一個人吃不了那麼多,你還要不要點別的?」      「呃,不用了。」我坐了下來,拿起筷子,好奇地問:「她既然不吃,幹麼點啊?還點這麼大份的。」      二叔沒有立刻回答我的話,而是拿出一罐啤酒,打開後往地上一傾,酒水便在地面灑出了一條橫線,「算是沾你的光了,小亮。」      我隱隱捕捉到一點頭緒,「這炸雞也是給他的?是誰啊?」      「以前的一個常客,長得還不賴,就是臉皮薄了點,他們兩個就是我牽的線。」      原來祭奠的是卓蔦的男友嗎?      我頓時覺得二叔的行為有點詭異,很詫異地望向他:「原來你還有這種做紅娘的嗜好……倒是和我媽挺像的。」      「噗!」      二叔一口啤酒噴了出來,連聲咳了幾下,然後瞪我一眼,「我沒這嗜好!」      「是嗎?」我將信將疑地看著他。      發現我不信,二叔哼了一聲,「我有動機的!」      「哦?」      二叔努了努嘴,「你看看,我的這輛餐車能坐幾個人?」      「擠一擠,至多十個人吧?」      「對,也就是說,我頂多同時招待十個客人,除非打包帶走的,別的客人就只能等著,否則就是走人。」說起這件事,二叔滿臉的鬱悶和無奈,「所以我最頭痛的,就是有人點了東西,結果坐在位子上死都不肯挪位。」      「哈?」我不太明白這件事和二叔牽紅線的動機有什麼關係。      說到這裡,二叔咬牙切齒、連珠炮似的罵道:「老子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把個妹還要遮遮掩掩,心虛得彷彿是劈腿不是把妹一樣!就知道在那邊看看看,光看有個鳥用!看到人家連個屁都不敢放,眼睛偶爾對上,那臉紅得可以當信號燈了!要追妹子到人家公司門口等啊!上我這裡幹麼?你下班早了不起啊!?下班早就跑到我這裡點一小份椒鹽炸雞,一坐就是三個鐘頭!等人家姑娘走了才吃掉最後一塊,簡直有毛病啊!」      我在旁邊聽了忍不住額頭冒汗,還真是第一次看到二叔抱怨滿滿的表情,那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讓我想笑卻不敢笑,「你居然沒趕他?」      「看他那副樣子……」二叔想了想,無奈地搖搖頭,「嘖……不好意思欺負他,所以就幫了他一把。」      「後來呢?」      「後來?」二叔得意洋洋地說:「他們倆交往了以後,小亮就去她的公司門口等她下班,然後來我這裡吃宵夜,從一個人點一碗餛飩,另一個人點一小份的椒鹽炸雞,變成了兩個人點兩碗餛飩、大份椒鹽炸雞,提高了本店的營業額……你二叔我厲害吧?」      某方面來說,的確很厲害沒錯。      我「嗯」了一聲,那聲音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太有誠意。二叔倒是不在意,隨後嘆了口氣,「結果咧?才談了半年戀愛而已,人就沒了……」      「怎麼沒的?」      「肺癌。」二叔叼著菸,狠狠地吸了一口,「查出來後連一個月都沒撐過。」      我理解,就怕老天爺不理解。      我想起卓蔦臨走前的這句話,一下子感受到其中哀傷,不由得點點頭,「所以她才勸你少抽點啊……」      「嗯,她每天下班都會經過這裡,如果我開店的話,她一定會過來關照一下生意。」二叔笑了笑,完全不在意我盯著他指尖的香菸,「別看了,我真的就這點愛好,況且我抽得不多,就半包而已。」      我聳聳肩,「我理解,就怕老天爺不理解。」      二叔微微一愣,隨即笑駡一聲:「臭小子。」      *      我們在新意市待了四天,最後一晚營業時,卓蔦又來了。      她沒有和我們談起那位已經逝去的人,只是似乎很正常地和二叔聊著天、似乎很正常地用餐。      可她給我的感覺依舊帶著一抹無以言狀的悲傷,因為她還是和上次一樣點了自己愛吃的餛飩,還點了一份大份椒鹽炸雞。      當然,她依舊沒有對那份椒鹽炸雞動筷子的意思。      我忽然意識到,這種哀傷和懷念,在不知不覺間,已然成為卓蔦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她追憶那個人的時候,確確實實地感到悲傷,但自然也會從其所包含的酸澀中,品出一縷幾不可見的快樂。      這快樂隱藏在悲傷和回憶裡,彷彿一杯咖啡的苦味中浮起的淡淡甜意,即便微小,卻能讓她得到一種欲罷不能的救贖感。      直到她離開,二叔也只是拿出應對熟客應有的態度。他告訴我,他的宗旨是不輕易談論對顧客來說比較敏感的話題,也絕不給出任何好或者壞的建議。      「二叔,如果她想不開,到你這裡來,你會不會和看到小泉哥一樣勸勸?」      二叔懶洋洋地打包那盤椒鹽炸雞,面對我提出的問題,頭也不抬地說:「你哪隻耳朵聽到我勸他了?」      「啊?」      「我不是心理醫生,和客人的關係也沒有那麼近,如果客人真的要死,那我能做的,就是做頓吃的替他送行而已。」      用抹布將桌子擦乾淨,二叔開始收拾餐車,同時擺擺手讓我去把旁邊的垃圾桶收了。      「雖然這輛餐車到我手裡才兩年,但我在這裡已經做了五年,每年都會有一些客人變成熟客,但也有幾個熟面孔再也看不到了。如果每個都這麼糾結,還怎麼做生意?」      「那你在意他們嗎?」      「說完全不在意,那肯定不可能,畢竟總有些人會比較順你的眼,但是……」二叔的聲音裡帶著一種鄭重,「不要隨便插手別人的重要決定,你沒能力承擔別人的人生。」      「即便她要死?」      「即便她要死。」二叔不帶絲毫猶豫地回答這個問題,「如果她真的難過得想死,你就沒有權利強迫她痛苦地活下去。即便這個想法在你眼裡看起來很傻,但就算是傻子,做下決定的權利也是屬於他的。」      這是淡漠還是看得開,我分不清,但從二叔沒有吊兒郎當地糊弄我這點上來看,他的心裡並不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只是他學會了接受。      *      那天之後,我越來越適應這種居無定所的生活,開始接觸那些我曾經以為很平常的人,但隨著接觸的深入,往往會發現,每個人都有故事。      就像一排覆蓋牌面的撲克牌,五十四張牌的背面都一模一樣,無聊得讓人提不起絲毫的興致,但翻開任何一張……花色卻各有不同。      我逐漸不再認床,無論讓我睡哪一張床,我都不再有失眠的困擾。我和林曉霖說起這個變化,林曉霖說,那是因為我有了勇氣。      整整一個月,我看起來好像瘦了,實際上體重卻有些增加,我吃得比以前多,力氣也比以前大;我開始固定兩到三天試著和父母談一些事。      儘管大多數都是無關緊要的廢話,但我還是試著和他們談談,因為我發現,他們也在努力地尋找話題。      就目前來說,聊天進行得不是很順利,時常會陷入尷尬和沉默,但好在,雙方都想改變這一點。      跟著二叔,我開始認識一些他喜歡的人、他討厭的人,因為是定點循環地旅行、營業,中途我還回到自己的城市幾次,但都沒有回家。      倒是父母曾經過來關照二叔的生意。老爸看著我打工的樣子,說等我回去後,家務應該能做得更俐落一些;至於我媽,則是笑咪咪地在旁邊吃著我端給她的關東煮,時不時湊趣地插上幾句話。      一切都在向前走,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妥協,也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好的方向。      但總歸,我得試試看。      鑒於心裡的那團火,就是這麼說的。      只要選擇一個方向走下去,總會碰到一些好事,比站在原地要強得多。      因為我看到一些人,他們向前走著,即便遇到一些問題,但只要向前,一切都會變得好起來……      後來我發現,這也許只是一廂情願。

作者資料

千川

幸福生活對我來說,就是有肉吃,有書寫,有劇看,還可以偶爾發發神經吐槽一些事,發點深夜美食文報復一下社會,並期待大家會肥了多少。 相關著作:《人生售後服務部(02)》《人生售後服務部(01)》《最後晚餐(04)沉淪的流放者》《最後晚餐(03)移情的流放者》《轉角食光》《最後晚餐(02)迷途的流放者》

基本資料

作者:千川 繪者:Ooi Choon Liang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7-01-13 ISBN:9789571071541 城邦書號:SPB7I000020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6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