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專屬療裎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專屬療裎

  • 作者:逢時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11-08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臺灣Google Play 2015年度最佳圖書得主 逢時 撩心巨獻! ★撩慾館系全新開館!滿載濃蜜、微醺與渴求的大人戀愛! ★性與愛的拉扯,現代最火辣、刺激的情慾小說! ★集結華人、日本、歐美多國愛慾優秀作品!身心契合才是至福的天堂愛戀! 他把她逼到盡頭,卻又在懸崖邊拉住她, 讓她彷彿自萬丈高空墜落,卻知道他一直都在。 沒有瘋狂掠奪,也絕非慢慢索要。 她好想逃,曾經怕被占有的畏懼,用另一種形式捲土重來—— 她畏懼會失去自己。 他低沉的指令就像一片海, 讓人身在其中,載浮載沉…… 季仲軒心裡有一扇門,門後有人。 叱吒法庭、從未一敗的他,曾以為如果再次遇見對方,自己會辣手報復,卻沒想到,他竟咬牙壓低嗓音:「我要妳做我女人,否則後果自負……」 搜集證據、尋覓破綻,他恍若伏匿的毒蛇,只為一朝噬人。從情感、從心靈、從顫慄的膚面,直到最幽微的深處——他知道,慾望是最無可抵禦的獠牙——不料也是最鋒利的雙面刃。 住院醫師鄧海欣氣質嫵媚、事業有成,卻從未在情感上依賴過誰。她知道,幸福的青鳥只是騙局。但遇見自己曾經深深傷害的男人求診,這一次,她情願交出白袍下深藏的枷鎖…… 因為對他、對她的最佳特效療程——一起下地獄,可能是個不錯的選擇。 「不讓我碰嗎?待會不要求我……」季仲軒輕笑,鋼筆筆尖輕輕劃過鄧海欣的手臂,線條漫過她的四肢,留下藍色的墨水。 這種搔癢,令鄧海欣狠狠倒吸一口氣,這是什麼令人慌亂的感覺? 「來,放鬆一點。」季仲軒拉開她的手,用鋼筆在她的乳房下緣,很輕柔、很舒緩地簽下三個字—— 季仲軒。 「妳是我的了。」他滿意地瞧。

內文試閱

  新鮮羅勒葉打成青醬,混合新鮮薄片鮭魚跟奶油,與義大利麵拌炒,加入阿爾巴白松露,倒入白色的淺盤中,點綴兩片薄荷葉片……      鄧海欣瞪著眼前的松露青醬奶油鮭魚義大利麵,感覺自己的胃裡已經裝滿了沉甸甸的石頭,連一口都無法吃下。      「不喜歡這個口味嗎?」對面的季仲軒乾淨俐落的解決了一份牛排,優雅的擦擦嘴。「如果不喜歡的話,換一道吧!你吃飽比較重要,吃飽才有體力。」      鄧海欣驚恐的抖了抖,吃飽才有體力什麼的,她不想要啊……      她勉強拿起筷子。「不用了。我不太餓。」      「哦……不餓啊?」季仲軒揚眉,端起桌上紅酒,啜飲了一口,從頭到尾視線都沒離開她。「那我們可以開始了?」      「開始?不不不。我餓。」鄧海欣飛快搖頭。她叉起一坨麵,塞進被她咬紅的唇瓣裡。      什麼滋味她根本無暇辨別,誰來告訴她,為什麼她的高中同桌同學,會跟她一起在總統套房裡吃晚飯啊?她的胃縮啊縮的,整個人都不舒服,她看向不遠處的大床,雙人枕頭、一條棉被,紅色的帳幔……      她乾笑兩聲。「這裡很貴吧?」      「不。」季仲軒往鄧海欣的杯子裡倒酒。「為了你,一點都不貴。」      鄧海欣全身的雞皮疙瘩從腳底板竄到頭頂。媽呀!面對這傢伙的壓力也太大了,她現在好想落荒而逃,管他會不會被醫院開除!繼續待在這裡,她都要瘋掉了,她知道當年是她不對,現在讓季仲軒抓到把柄,更是她的錯,但——季仲軒不要用這種分秒就要把她拆吃入腹的眼神看她啊!      他不是不行嗎?      不對,他是燈光下不行,選擇性不行……      鄧海欣欲哭無淚,她勉強又塞了幾口,看著義大利麵即將見底,她終於忍不住跳了起來。      「嗯?你要去哪裡?」季仲軒按住她的手。鄧海欣感覺自己彷彿被高壓電電到。      「我、我想……上廁所!」鄧海欣本來是想要回家的,但對方按住她的力氣這麼大、溫度這麼燙,她一時膽怯,竟然縮了回來,等到她衝進廁所坐在馬桶上的時候,她才後悔不已。      她坐在馬桶,抱著自己的頭苦惱。      眼下到底是什麼情況,外面那個傢伙一聲不吭,就帶著自己跟他來開房間,雖然目前什麼事情都還沒發生,但一男一女都進了飯店,還是總統級套房,不滾滾床單,只是單純在房內吃個晚餐,這話誰會相信啊!      至少她知道季仲軒不是單純來這吃飯的,他是要吃她……      說實話,鄧海欣也很想衣服一脫,大喊一聲,來吧!閉上眼,咬著牙就過去了!      反正她對那片薄膜也沒什麼特別的情感,如果她真的要孤老終身,體驗一次也是不錯,季仲軒的鳥更是熟人了,高中就看過,前幾天也又碰面。      但……想歸想,鄧海欣還是不敢。      談戀愛談了好幾次都失敗的她,現在連交往都沒有,就要直衝本壘,嗚,這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一‧夜‧情啊?      她好害怕……      她站起來在寬敞的浴室內走了兩圈,實在是想不到辦法,她乾脆走到浴缸裡,掏出手機,打給了鄭栯喜。      「喂?」鄭栯喜剛下診,正準備回家。      「栯喜,快來救我……」鄧海欣壓低聲音。      「啊?」鄭栯喜摸不著頭緒,被她下了一大跳。「你被綁架了?」      鄧海欣整個人縮在浴缸裡,還把浴簾拉上,聲音壓得很低,她實在是慌的沒辦法了,她如果強硬的走人,真不知道季仲軒會做出什麼事情來,而且她心裡總覺得虧欠人家;但要她白白失身?她又好害怕……      她慌亂之下,一五一十把她跟季仲軒重逢的事情告訴鄭栯喜,鄭栯喜也跟他們同班,當年的事情她很了解,鄧海欣把季仲軒害的有多慘,她也是非常清楚。      「……先不管他手上到底有多少你偷人家檢體的證據,現在他要你陪他上床,負責治好他的這個心理疾病?」鄭栯喜聽完了鄧海欣的告解,冷靜的反問。      「對啊……」鄧海欣可憐兮兮的點頭。「我真的沒拿,我扔垃圾桶了,我親自打包送到……」      「那不重要。」鄭栯喜果斷的打斷她。「重點是,他可以跟你上床。」      「啊?」      「你不是想要個孩子?」鄭栯喜忽然開口。「你之前來找過我,說你想要一個孩子。我念了你一頓,說你根本沒想好,只是一股衝動。但我知道你會作的很好,你會是一個好媽媽。」      「……」鄧海欣說不出話來,她想了一下,才遲疑的開口。「你要我坑季仲軒?」      「無所謂坑不吭吧。你又不會十年後帶著小孩上門去討撫養費。」鄭栯喜理智的分析。「我們都不年輕了,如果你有機會找個還算喜歡的男人,生下自己的孩子,也算不錯,不一定要走入婚姻裡。」      鄭栯喜的聲音有點疲憊。      「你跟你男友……」鄧海欣敏銳的問著。      「沒什麼啦。只是男醫師人人要,女醫師人人嫌罷了。」鄭栯喜自嘲的笑笑。「好了,你去吧!Enjoy the night.」      她掛斷了電話。抱歉,今天晚上的她,實在沒力氣應付鄧海欣的問題了。      鄧海欣看著手上的手機,傻傻的愣了好久,一直到外面傳來敲門聲她都還沒反應過來,直到腳步聲越來越靠近,她才慌慌張張的抬起頭來。      「你在這幹麼?你一直不回應我,我以為你上廁所上到昏倒了!」季仲軒皺著眉看她。      「我、我在洗澡!」鄧海欣情急之下拉開了水龍頭,掛在上端的花灑頓時噴了她一身,「你、你快點出去,我要洗澡!」      「……穿著衣服洗澡嗎?」季仲軒指了指她身上的白襯衫。      「不、不行嗎!」鄧海欣還沒發現問題出在哪。      「當然可以。」季仲軒微微笑了,「這樣很好。」他關掉水龍頭,捲起雙手的襯衫袖子,一把把鄧海欣抱起來,他看著懷裡幾乎全濕的鄧海欣,她的襯衫緊緊貼著身軀,顯露出美好的曲線跟近乎完美的胸型,「太好了,你全濕了。」      ※※※      鄧海欣陷在床正中央,看著季仲軒慢慢靠過來,她全身每一根毛髮都在顫抖,她感覺自己簡直成了蜘蛛網正中央,那動彈不得的獵物,她好想大叫,好想就此落荒而逃,再也不要見到季仲軒。      但季仲軒溫柔的摩娑著她的大腿。      「噓,噓。別怕。」他開口。「沒事的。我不會傷害你。」      他慢慢親吻,鄧海欣今天是穿著白襯衫跟短窄裙,他輕輕的往上摸,看似愛撫,又像是安慰,他把鄧海欣半抱進懷中,「別害怕,我說你要對我負責,但我可以給你一點時間慢慢習慣……」      他看著鄧海欣的眼睛,逐漸靠近,兩人的氣息吐露在對方臉上,近的只能看見對方眼裡那小小的自己,他的手摩娑著鄧海欣的手臂,一下又一下,溫暖、有力,沒有一點急躁跟強迫。      鄧海欣終於慢慢放鬆,她想,或許不會那麼糟糕。      她認識季仲軒,她知道他人不壞,高中時期品學兼優,現在也是個正直的好律師,她這幾天偷偷上網查他,知道季仲軒偶爾會免費幫人打官司,多數是家暴案件……      她閉上眼,終於接受要跟高中同學上床的事實。      季仲軒淺淺的親了她的唇瓣一下,一下又一下,先是輕輕的啄著,接著兩人的唇印在一起,互相觸碰、試探,季仲軒的舌探入鄧海欣嘴裡,輕輕刮著,他沒有瘋狂掠奪,他是慢慢索取,非常溫柔,非常醉人……      鄧海欣被吻得暈呼呼的,忍不住伸手攀住了季仲軒的肩膀。      兩人的舌尖交纏,溫度逐漸升高,鄧海欣投入其中,完全遺忘了先前的憂慮與恐懼,她只知道,季仲軒正全心的疼愛著她,她遲疑的給予回應,舔了舔季仲軒的唇,下一間立刻被吞沒,她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她已經被放倒在床上,季仲軒覆蓋在她上方,淺淺的啃咬著她的鎖骨。      「啊、好癢……」她忍不住扭動,季仲軒順著她削瘦的頸子親吻下來,一直吻到她胸前,鄧海欣才終於發現,自己前胸的鈕扣已經全部解開。      「好漂亮……」      季仲軒的眼神非常深沉,簡直能把人吞沒,「看來你有心理準備了。」他的視線落在鄧海欣胸前,眼裡幾乎燃起火焰。      鄧海欣一愣,下一秒才理解季仲軒在說什麼。      天哪、天哪!她今天穿的是爆乳款前扣式內衣!      她發誓,她真的不是為了季仲軒,不是為了現在……她只是有搭配全套內衣褲的習慣,然後她今天早上先翻出來的內褲剛好就是要搭配這件內衣……她試圖辨解,但才剛開嘴,季仲軒就輕巧的解開了內衣,鄧海欣的雙乳直接彈出來,輕輕晃了兩下。      季仲軒的眼神一瞬間變得更幽暗,「太美了,簡直不敢置信。」      他單手覆蓋上去,慢慢的揉、像是對待什麼奇珍異寶,他先是捧著,手心惦著沉墜的重量,接著收攏掌心,不斷揉捏,拇指跟食指終於掐住中央艷紅的小點,鄧海欣聽見自己發出了呻吟……      「不、不要這樣……」      「不喜歡嗎?」季仲軒掐住那個小點,輕輕拉起。      鄧海欣立刻聽見自己破碎的尖叫。      「啊……」太過分、太羞恥了,她在季仲軒面前,簡直無所遁形,她的每一絲反應,都被牢牢的掌握,給予更大的刺激,她好想逃,先前的畏懼用另一種形式捲土重來——她畏懼會失去自己。      「別怕。」但季仲軒親了親的額頭,接著向下,直接含住鄧海欣胸前的紅點之一,她直接感受到一種爆炸般的快感,濕潤、溫熱,他的舌頭正在舔著自己的那個地方!      她想掙扎,雙手卻被分別按住。      「別動。」      季仲軒低低喝了一聲。      她愣了愣,這一瞬間,季仲軒跪在床上的左腳已經強迫般的分開她的雙腿,他的大手向下,探入了裙襬內,指尖準確刮過鄧海欣雙腿之間的柔軟,鄧海欣瞬間倒吸一口氣,天哪!不、不要碰那裏!      但季仲軒的指尖稍微退開,又立刻覆蓋上去,他透過絲質的底褲,不斷按壓著鄧海欣敏感的部位,鄧海欣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她眼神開始迷茫,快感如潮水,一波一波襲來。「啊……不要這樣、求求你……」      她嘴裡說著推拒的話,卻沒發現自己的腰開始拱起,想尋求更多。      「你濕了。」季仲軒把手收回來,舉起濡濕的手指,又低低的笑了起來。      「你、你太過分了!」鄧海欣咬著唇瓣,好想一把推開季仲軒,卻又全身無力,而且她很不想承認的是,她真的貪圖那些快感……      「但你喜歡,對吧?」季仲軒撩起鄧海欣的裙襬,鄧海欣的下半身頓時一覽無疑,他看著一雙修長的雙腿,向外岔開,中間那塊淺粉紅色的絲質布料,已經濕得都透出顏色,兩側的的蝴蝶結絲線輕輕顫抖,他眼神立刻一黯。      「過份的人是你……」      「啊?」      鄧海欣只來得及發出一個音節,就感覺到下半身一涼,天哪、她、她忘了!這是一件左右綁帶的內褲啊!跟爆乳款前扣內衣是整套的,她欲哭無淚,感受到季仲軒頓時加重的鼻息,她咬著唇,可憐兮兮,「這套是人家送的,不是我買的……」      她想解釋,這套火辣的內衣褲是她生日鄭栯喜送她的禮物,可不是她自己買的,但她話還沒說完,季仲軒就彷彿被這句話刺激了一樣,直接把食指全部送入鄧海欣體內,鄧海欣尖叫一聲,淚眼汪汪。      「好、好痛!」      「放鬆、你夾太緊了。」季仲軒皺起眉,他又親了親鄧海欣的唇瓣,吻得她暈頭轉向,下半身越來越濕潤,甚至還不自覺的扭動著,用體內的皺褶摩擦著季仲軒的食指。      「你以後身上的衣服,全都只能穿我送的……」他低沉的說著,接著抬起上半身,食指開始慢慢進出,一進一出,抽送的鄧海欣不斷發出呻吟,她無力的顫抖,快感再次堆積,比起胸前的親吻,底下的進出讓她每一秒都快要瘋狂。      季仲軒又加了一根手指,甚至惡劣的把食指跟中指撐開,「你是我的,全是我的。」      他的聲音低啞,手指的速度越來越快,鄧海欣完全無法抵禦,再快感累積到一個頂點之後,她忽然弓起身體,下腹部往內收縮,被季仲軒手指插入的地方卻往外噴出大量液體。      「啊……」她尖叫出聲。季仲軒一把按掉了床頭的開關,室內陷入黑暗,鄧海欣緊張的瞪大眼睛,聽見季仲軒脫下西裝褲,撕開保險套,接著爬上床,像一隻凶狠的狩獵動物,覆蓋在她身上。      「我看不見你……」因為剛剛的尖叫,鄧海欣的聲音也些微的沙啞。鄧海欣開始害怕,她的確因為季仲軒的目光而害羞,剛剛也不斷希望他不要看著自己的臉,但燈全部關了,她連現在擁抱著自己的人是誰都看不見,她開始顫抖。      「對不起,別怕,是我、還是我……」季仲軒的聲音放得很輕,他不斷吻著鄧海欣,細碎的吻像蝴蝶一樣落在鄧海欣臉上跟胸前,「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但不要害怕……」      聽著季仲軒不斷的抱歉,鄧海欣的心忽然非常酸澀,這一切都是她害的吧?      要不是因為她做的事情,讓季仲軒心理產生這麼巨大的陰影,季仲軒現在應該早就擁有非常幸福的愛情了吧!說不定孩子已經滿地跑了呢……      想到這,她忍不住,伸出手擁抱著季仲軒,輕輕的回應他。「我不怕、我知道是你,我不怕。」      季仲軒的身體一震,他的吻如狂風暴雨般落下,他不斷舔咬著鄧海欣的身體,讓她發出綿延不絕的呻吟,她的雙腿被他拉開,分開在自己的左右腰間,他挺著早已脹痛不已的灼熱,猛地一送,鄧海欣已經非常濕潤,前端很順利的滑進去,但到中段的時候卻非常疼痛,她尖叫一聲,試圖推開季仲軒,季仲軒也發覺不對,但他頭上冒出細汗。      「別動,我停不下來了!」他按住鄧海欣的腰,直接整個埋入,鄧海欣頓時淚眼汪汪,不斷拍打他,但季仲軒如他所說,已經完全停不下來,他只能咬著牙,慢慢抽出又深深埋入,「再一下子就好了……」      他全身的細胞都再叫囂著想要快速律動,但他剛剛突破的那一瞬間,他很驚愕的發現,鄧海欣竟然是第一次,他發誓,他真的沒有處女情結,但鄧海欣這種完全屬於他的感覺,還是讓他幾乎失去理智。      他逐漸加快速度,鄧海欣的尖叫越來越大聲,這麼激烈的性愛讓她完全暈頭轉向,她在黑暗中,什麼都看不見,感官卻更加清晰,她可以聽見季仲軒的每一次喘息跟每一滴落下來的汗珠,還有體內那個正在不斷搔刮著自己的部位。      相較於這些,前頭的快感根本只是小菜,現在才是她幾乎無法承受的高峰,她感受到自己的腦海有一片煙火,燦爛、空白,什麼都無法思考,她的尖叫染上哭音,希望季仲軒可以饒過她。      但季仲軒不知疲倦的律動,一次又一次的帶來更多的快感,鄧海欣感受到自己的下腹部不斷緊縮,高潮也隨之而來,她噴出更多潮濕的液體,卻只讓兩人的交疊越來越激烈。      「啊、又來了、你,你放開我!」她尖叫,她最濕潤的地方頓時緊縮,不間斷的絞著季仲軒最堅挺又最脆弱的地方。      「我要來了!」季仲軒低吼一聲,碩長的下半身深深埋了進去,隔著保險套,鄧海欣都可以感受到不斷跳躍的灼熱,一次又一次的噴發,要不是隔著一層防護,她恐怕會被填滿、直到汩汩流出……      幾分鐘後,季仲軒輕輕拔了出來,他抱著她,親了她的額頭。      「你太棒了。」他用力抱緊,「我從來不知道是這麼美好。」      鄧海欣在黑暗中眨眨眼,原來不只是她是第一次!不過男人第一次通常會早洩呢!季仲軒怎麼表現這麼優良?      「呃,我、我也不錯,謝謝?」      季仲軒在黑暗中低低笑著,鄧海欣被他抱在懷中,可以感受到他胸膛的震動,她也被感染其中,整個人都很愉快,非常放鬆。      「小傻瓜。」季仲軒捏了一下她的鼻子。「真的嗎?跟你在醫院看的那些比起來……我的還可以嗎?」      「還、還可以吧!」鄧海欣臉紅了紅,拜託,她平常看的都是軟的好不好!而且她又看不到,季仲軒從一脫褲子就開始關燈,到現在都沒打開燈,她頂多只能用那個地方感受一下……      想到這裡,她忍不住伸出手,摸了上去,左右搓揉。      實在不能怪她,她雖然平常看過不少,但眼下這個可是剛剛帶給自己絕佳體驗的,她一時忍不住,又想仔細惦量、惦量。      「……」但季仲軒倒吸一口氣,被她的小手捏在掌心,還這樣左搓右揉,他立刻迅速起了反應,雖然他剛剛才射了一次,但現在抱著全身赤裸的鄧海欣,又被對方這麼仔細的照顧,他稍軟的下半身立刻又昂揚了起來。      「好燙!」鄧海欣不敢置信的說著。她的指尖刮過前端,模仿剛剛季仲軒對她作的事情。      季仲軒立刻按住她惡作劇的手,「你完蛋了!」      「是嗎?」鄧海欣挑釁一笑,握了握手上的碩大,她另外一隻手準確無比的按下了床頭開關,室內立刻亮了起來,她熱烈的注視著季仲軒的下半身,看到他的堅挺前端脹紅、中段也緊繃到冒著青筋,她還來不及害羞——那個碩長的部位,竟然慢慢的消了下去。      她抬起頭,不敢置信的看向季仲軒。      季仲軒的臉色十分難看,簡直可以說是鐵青,剛剛鄧海欣按開燈的時候,他被嚇了好大一跳,完全反應不過來,直到鄧海欣的視線盯著他的下半身,他心裡就有一種世界毀滅的感覺。      「你……真的沒騙我啊?」      鄧海欣張了張嘴,最後只說得出這句話。      「哼!」      季仲軒起身,臉上一陣陰霾,自顧自走向浴室,鄧海欣根本就是天生來羞辱他的!

作者資料

逢時

天秤座女子,家有六貓。 暫居台南,養貓寫稿,過退休生活。 文風多變,想嘗試世界上所有說故事的方法。

基本資料

作者:逢時 出版社:尖端 書系:撩慾 出版日期:2016-11-08 ISBN:9789571070018 城邦書號:SPB7L00000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