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貼身剪裁I:束縛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貼身剪裁I:束縛

  • 作者:迷逸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10-11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全新館系 撩慾館 充滿濃蜜、微醺與渴求的大人戀愛! ★性與愛的拉扯,造就現代最火辣、最刺激的情慾小說! ★主打集結華人、日本、歐美多國愛慾優秀作品!不僅有浪漫情懷、心靈相通的愛戀,更注重身體契合性,身心靈契合才是至福的天堂愛戀!。 ★細膩入骨的筆鋒與幽微入心的抒懷 作家 迷逸 撩人新作! 我要妳,成為我的專屬模特。 他的渴望,足以比擬最鋒銳的利剪,乾脆俐落,毫不猶豫。 皮尺、銅剪、絲緞、細線,以及微泛幽光的針尖,伊澄,知名服裝品牌的掌舵者,也是技藝過人的時裝設計。 一針一線、細細密密,他擅長編織巧思與奇蹟,更擅長編織牢不可破的攻心陷阱。就像他縫製的袖釦般靈巧堅實,被他看上的女人看似能自由呼吸,卻只能蠢動在他的掌心。 悸動的巧遇,慌亂、自信,不安、好奇,時尚部落客潘朵菈一頭撞進伊澄安排的縝密漩渦,沉溺在纏綿繾綣的線與針中,既難以脫身,更扎得刺骨痛人,只能成為對方裁量下的專屬模特。 而他,本該支配全局,直到因嫉妒而狂,才發現自己已無法自抑地勒緊情絲——見慣赤裎的情場設計,竟唯獨為她動心。 「妳看,這裡還有我昨晚留下來的標記。」他掰開我的雙腿,修長的手指在我的大腿內側畫起了小圈圈,而他畫過的小圈圈裡都印著非常顯目的吻痕。 「想知道我是怎麼留下這些標記的嗎?」他邪笑著貼上我的耳旁,「……我重新模擬一次給妳看。」

內文試閱

  情慾使然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就如同毒藥能使人快樂,也能使人崩壞。      伊澄是個調情高手。他的吻功很棒,強而有力,纏得我幾乎忘記要掙扎。      明明知道不可以,但我卻阻止不了他。      「不……快住手……」伊澄解下我身上的內衣,粗糙的指腹滑上我的乳房,或輕或重的揉捏著我的乳頭。      該死的!為什麼他總能輕易的打垮我的城牆,攻進我的堡壘。      「妳很喜歡我這樣舔妳,對吧?」      「才……沒、沒有……」可惡,他就不能安靜地舔嗎?非要講那些令人困窘的話來刺激人家嗎?      「呵呵,說謊可是要接受懲罰的哦!」語畢的瞬間,他張口含住我的乳房,下一秒我便我感覺到他的牙齒咬住了我的乳頭。      「呀啊!痛……」太奸詐了,他竟然同時間用牙齒跟舌頭來攻擊我的乳頭,這要我怎麼受得了啊!      又痛又爽的雙重攻擊,弄得我乳頭又挺又硬。每當他的舌頭輕輕滑過,我便會忍不住的叫出聲來,從一開始的『住手、不要、痛』,最後全成了『嗯嗯啊啊』的呻吟聲。      「想起來了嗎?昨晚上妳是怎麼誘惑我把妳給吃掉——」      「唔……」我咬著唇,搖頭否認到底,就算想起來也要當作沒這回事。      「哦?這樣還不夠是嗎?」他的手摸上了我的褲頭。      「不、不可以……」該死的,我穿的是牛仔短褲。所以他只要使點力抬高我的屁股,便能輕鬆扯下我的褲子。      我承認我是舒服到昏了頭,才會像個魁儡娃娃任由他擺布。      「妳看,這裡還有我昨晚留下來的標記。」他掰開我的雙腿,修長的手指在我的大腿內側畫起了小圈圈,而他畫過的小圈圈裡都印著非常顯目的吻痕。      「妳知道我是怎麼留下這些標記的嗎?」他邪笑著貼上我的耳旁。「需要我重新模擬一次給妳看嗎?」      「不……不可以……你是哥哥的……」情人。最後兩字來不及道出,我便他那來勢洶洶的雙唇給封住了口。      我不懂,為什麼他這麼喜歡吻我?      就一個GAY來說,他為什麼有辦法一而再再而三的吻我,而且還是那種充滿情慾的熱吻。      難道他真的就像藍筱妮說的……是個男女通吃的雙性戀?      「唔、唔唔唔——」私密處傳來的異物探入感不僅打斷了我的思緒,還將我從暈頭暈腦的舒服氛圍裡抽了出來。      女人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腰部以上碰觸雖是敏感卻很快就能適應,但腰部以下的觸摸則像踩到地雷般,往往一碰就讓人驚醒。      就好像超越了界線,大腦會自動發出嗡嗡嗡的警鈴聲,連同身體也會自發性的作出抵抗。但……這些警訊跟抵抗,往往撐不了多久。      隨著他的手指探入,我的扭動幅度從一開始的毛毛蟲蠕動,變成被斷了身體的毛毛蟲,開始垂死前的掙扎。      他真的很壞,故意吻上我的耳朵來分散我的注意力。重獲自由的雙唇,因為受不了他的挑逗與刺激,發出陣陣呻吟。      「啊哈……不……那裡不行……」不行了,我的耳朵快融化了。      他抱著我轉身倒入沙發,並以男上女下的姿勢將我困住。      他真的很賊,竟然趁我轉移注意力躲避他的舔耳攻擊時,追加一根手指探入我的私處。      「痛!」      「妳說謊,都這麼濕了——」他邊擴張我的內壁,邊揉著我的小豆豆。      「別、輕點……嗯啊……」      他逐漸加快手指抽插的速度,同時在我耳邊誘哄道:「放鬆點,我很快就能讓妳高潮。」      「不、不要……」波波而來的快感就像海浪般的將我淹滅。我不由自主地縮起腳趾頭,全身緊繃到快要筋攣。      就在這個時候,他像發現了什麼似的,彎起手指,從直線抽插變成了L型的摳弄。      「不、不行啊!不可以!不要啊!」我從未體驗過這種感覺。我不知道怎麼描述這種快感,只能說他要是再不快點停止,我可能會……尿出來。      「乖,別怕,妳只要順著感覺去享受就行了——」他再次分開我的雙腿,同時拉高我的右腿,扣壓在沙發背上,而他的人就卡在我的雙腿之中。      眼前的畫面羞得我都快哭了。      他不僅直盯著我的私處看,還低下頭去舔我那裡。      「不、不要……那很髒啊……」一絲又一絲的電流從我私處那炸了開來,我不由自主的弓起身子,視線恰好就落在他舔吻我私處的地方。      噢!賣!尬!      這麼色情的畫面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在視覺與觸覺的雙重衝擊下,我突然打抖了一下,本該緊繃到不行的身體瞬間放鬆了起來。      隨著手指速度加快,來令人害羞的噗滋聲就越來越響。頓時,一股想尿尿的感覺直襲我腦門。      「呀啊、不要啊——」就在我哭著哀求的時候,我感覺到一股熱潮從我私處不斷湧出。      隨即而來的是一陣輕飄飄,腦袋空空的感覺……      好舒服。      「啊呀,我的沙發全濕了——」伊澄帶著笑,緩緩從我身上移開。「呵呵,舒服嗎?」      我害羞的別過頭,雙腿間的濕潤感更讓我無臉見他。這種又羞又尷尬的窘境,配上他那色情滿分的言語刺激,這擺明就是逼我咬舌自盡。      「不說話是不滿意的意思嗎?」      我愣了一下,心想這根本就是陷阱題。要是不回答就表示默認了,但要是回答『沒有』,那不就表示我很滿意了嗎?      正當我猶豫著該怎麼回答時,他突然靠了過來將我從沙發椅上抱了起來。      「既然如此,我們換個地方繼續下一步吧!」      「咦?什……什麼下一步?」      「呵呵,當然是能讓妳心服口服,滿意到不行的下一步。」他語帶曖昧的直對著我笑,那表情就好像一隻餓很久的狼看見肉一樣。      說白話就是上床滾被單,這是我大腦自動翻譯出來的解釋。      「不、不可以……」情慾緩降,理智回歸,我告訴自己絕對不能一錯再錯,我得阻止他,阻止這荒謬的一切。「……我們不可以發生那種關係!」      不是我不反抗他,而是高潮過後的我體力尚未恢復。別說掙扎了,我就連要推開他的力氣也沒有。或者該說,就算推開了,我也未必有力氣走出房門。      「為什麼?我看妳剛剛還挺享受的,不是嗎?」      「你瘋了嗎?你是我哥哥的情人啊!」雖然我沒資格指責他,但我還是無法接受,他想要背叛我哥哥與我亂搞的念頭。      「有差嗎?昨晚上妳不也主動勾引我?」      他的話有如飛鏢命中我心,害我頓時語塞。      「……那、那是因為我喝醉了,所以……」      「嗯,這次就當作我喝醉吧!」      「不可以!哪有這樣的!更何況你又沒喝酒,哪會醉啊?」他的鬼邏輯讓我好想大喊:『快給我滾回火星去,你這個假地球人!』      「哦?所以妳的意思是我只要喝了酒,就能繼續了嗎?」      「才不是那樣,吼,你真的很壞耶——」      「沒錯,我是很壞,要怪就怪妳昨晚上惹錯人了。」      一進房,他便粗魯的將我丟上床。      「呀啊——!」瞬間墬落感搔得我心癢癢,感覺就像在坐海盜船。值得慶幸的是,這種騰空發癢的感覺只有一次,並不會像海盜船那樣來回擺盪個數十回還不肯放人下來。      「你、你幹什麼鎖門呀!」眼看唯一的逃生路口被鎖上了,我趕緊抓起棉被將自己捲起來。「求求你別鬧了好不好,昨晚上確實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喝醉酒對你亂來——」      如果道歉能終止這一切,要我下跪磕頭也行。可無奈的是,對方似乎沒有想原諒我的感覺。      「那剛好,一人一次扯平。」      「不要,你別過來啊!」      「乖,給我一點時間,我會讓妳變得超想要。」      「不行!要是被哥哥知道的話,他會難過的——」      「噓……妳不說我不說,他又怎麼會知道呢?」      「這太離譜了,你不是gay嗎?為什麼還會對我有反應啊!」事到如今,問這個似乎有點太晚,但我還是想知道答案。      「呵呵,老實說我也不曉得,為什麼自己會對妳特別有反應?」      「你……是雙性戀?」除了這個,我實在想不出別的答案。      「雙性戀?」伊澄蹙眉,猶豫了一下才回答我。「呵呵,也許吧——」      「你的意思是……你喜歡上我了嗎?」      「喜歡?呵呵,就肉體上的契合度來說,我還真喜歡上妳了呢……」      等等,為什麼他的回答聽起來怪怪的?      什麼肉體的契合度?      難道他並非真的『喜歡』上我,而是喜歡『上』我。      正當我疑惑著伊澄的真心時,他卻突然當著我的面脫起衣服來。      雖然他的裸體我已看過很多次,但那都是不小心瞥到,並不像現在這樣被迫全程觀賞。      至於昨晚殘留在我腦海裡的記憶,要不是模糊不清就是重點畫面,好比如眼前那根微微翹起的羞羞棒。      正所謂『睹物思情』,一見到他的陽剛物,我便想起昨晚『咬』它的畫面,羞得我趕緊躲進棉被。      「哇啊啊啊,你別過來啊!」頓時,一股拉力從右而來,嚇得我抓緊棉被,大呼小叫。「不要拉,走開,你這個變態色情狂——」      伊澄的力氣很大,我根本抵擋不了他的拉扯。      他用力一掀,趁著我還來不及拉回棉被,伸手竄進棉被裡亂抓一把。好死不死就這麼抓上了我的腰,癢得我尖叫求饒。      「呀啊啊啊,好癢,別抓我的腰——」我下意識的鬆手去拍打他的鹹豬手,卻也因為這樣失去了棉被保護罩。      他的右手從我的腰間離開,一路向上來到我的肩膀,而他的左手則是直接抽走棉被,向後一甩。      重見光明的我並不開心,反倒是被赫然出現的赤裸胸膛給嚇了一跳。      就在我肩膀傳來疼痛時,伊澄一個傾身將我壓倒。      「你、唔唔唔——」一見我張口,他便湊過頭來吻上我的唇,不讓我說話。我越是掙扎抵抗,他就吻得越深入。重點是他把我的舌頭吸到他嘴巴裡,害我本想痛咬他一口卻無法得逞。      我被他吻得頭昏腦脹,在氧氣不足的情況下我只能『躺』以待斃。      「把眼睛張開……」他鬆放了我的唇,來到我的耳旁。「……看著我。」      「呼——」他在我耳邊吹氣舔咬,弄得我又喘又抖。      不知何時,他的手摸上了我的胸部。      「快,睜開眼睛看著我。」也許是想逼我就範,他加重力道搓揉著我的乳房,還不時用『拔捏』的方式,玩弄著我的乳頭。      「啊、啊哈——」酥麻的快感直衝我腦門,我咬著唇,瞇著眸,看著在那一位我胸前使壞的男人。「求你,輕點、啊——」      他突然捏起我的乳頭往前拉,痛得我雙眸迸出淚水。      「痛嗎?」他明知故問,而我只能咬牙忍痛的猛點頭。      「那這樣呢?」他伸出舌頭,輕輕滑過我的乳頭。頓時,一陣濕潤柔軟的觸感在我胸前散開,好舒服。      「嗯啊……啊哈……」      每當他的舌頭觸碰到我的乳頭時,我的身體就會忍不住顫抖。慢慢的,我不在抗拒他的撫摸舔吻,反而還有點期待……      期待著他下一波所帶來的酥麻快感。      「現在感覺如何……」他停下嘴邊動作,抬頭盯著我。「……舒服嗎?」      見他丟來『我不回答就不繼續』的表情,被情慾洗腦的我早已忘了矜持,心癢體不滿的點點頭。      如果情慾真是毒藥,那麼伊澄就是藥頭,而我則是病入膏肓的吸毒犯。此時此刻能解除我身體難受,滿足我生理需求的人,也就只有伊澄。      「嗯……」我不由自主的挺起上半身,是誘惑也是渴望的將胸部推向他。內心的慾望吞噬了我的理智,我像發情的母貓蹭著他的身體。      「怎麼?想被舔嗎?」伊澄托起我的乳房,緩緩伸出舌頭卻遲遲不肯靠近,看得我心癢難耐,忍不住摸上他的後腦勺,將抱入懷裡。      「啊哈——」乳尖傳來的軟熱濕潤感,就像電流般刺激著我全身細胞,同時也小小滿足了我內心深處的渴望。      「為什麼妳這裡會這麼濕?」伊澄輕咬著我的乳頭,另一隻手滑向我的大腿內側,重重的揉摸著我的私處。「是為了迎接我的進入嗎?」      隨著他的手指探入,我搖頭嗚咽,內壁瞬間緊縮了起來,就像是要把他的手指給推出去一樣。      「夾的這麼緊,是捨不得我把手指抽出去嗎?」      「才不是……」我正想反駁,他便使壞得加速抽插動作,害我最後只能搖頭求饒。「嗯、嗯哼……啊、慢點……」      「妳明明就很喜歡。」見我無力反抗,伊澄這才滿意的從我體內撤出。他換了個姿勢,將我從床上拉起,抓著我的屁股,使我轉身背對著他。      「趴下,把屁股移上來一點。」他的指令讓人害羞得想逃。      「不……」我下意識的縮緊雙腿卻被他強硬扒開。      「乖,聽話,趴好——」他故意摸上我的背脊,癢得我全身發麻。      我大概知道他想對我做什麼……  

作者資料

迷逸

這是一個新領域的挑戰。 希望你們會喜歡我的文字故事。 相關著作:《貼身剪裁I:束縛》

基本資料

作者:迷逸 出版社:尖端 書系:撩慾 出版日期:2016-10-11 ISBN:9789571069302 城邦書號:SPB7L00000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