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愛上兩個他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 愛上兩個他

  • 作者:唯綠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6-07-07
  • 定價:250元

內容簡介

◆隨書好禮大方送: 第一重:人氣繪師綠川明精心繪製「星空下的生日PARTY」拉頁海報 第二重:隨書贈送「現在很想見妳」完整歌詞明信片 (此為永久贈品) 「周佳琪,我現在不想騙妳了,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 可是我知道,剩下的每一天,希望妳在我身邊。 雖然我有很多種方式騙妳和我在一起, 直到我突然消失的那天妳都不會知道真相, 但我不想,我現在把選擇權交給妳……」 從小被父母遺棄卻開朗樂觀的周佳琪,在她努力考上頂尖醫大時,因一場綁架案讓她從此人生變調,被退學、未婚生子、局部失憶,還得了不能與人肢體碰觸的怪病,最後成為傭兵集團的藥師兼單親媽媽。某天,周佳琪被指派成為歸國藝人言唯曦的貼身保鑣。明明兩人只是單純的僱傭關係,但言唯曦為何會對她說:「周佳琪,我確定了,妳過得不好。對不起,我回來了。」周佳琪頓時頭痛欲裂,她是不是忘了什麼重要的事? 是的,她忘了十二歲的自己曾編織童話陪伴一位得了絕症的六歲男孩; 她忘了一路深情照顧她的學長趙宇琛,在穿上和脫下醫生白袍時有何不同; 她忘了高中籃球校隊的「不良少爺」羅彥堯對她的糾纏,以及曾提出的警告; 她更忘了曾偷偷暗戀的校園偶像言唯曦忽然指名她成為他的學生會助理,他知道她的寂寞,而她也知道他患有姆指症的祕密,兩人曾在旋轉木馬前告白,他還在星空下為她自彈自唱,度過最浪漫的二十歲生日…… 是的,她都忘了,甚至忘了孩子的父親是誰…… 七年的遺忘、無法治癒的恐懼症,以及盤桓不去的內心陰影,當重新面對已截然不同的他,她,還能再愛一次嗎? 不遠處的舞臺爆出煙火特效,他的心跳聲撞痛了胸腔,否則,就是她的寂寞撞進了他的心裡。 原來,在這世上他並不孤單,因為她和他一樣,都太早嘗到被遺棄的絕望,他只希望周佳琪能更在意他一點,能主動在他面前放下偽裝,就像現在這樣…… 【本書特色】 ★ 「周佳琪,我要成為妳心裡最重要的那個人,永遠!」 她沒想到,只因為偷偷愛上這個校園雙面男神,她的人生從此變得與眾不同…… ★ POPO新銳人氣作者唯綠,傾心打造《我的少女時代》懸疑版,偶像劇般的校園愛情X超能力犯罪的懸疑羅曼史! ★ 唯綠苦思醞釀一年終於推出《下一站向陽》姐妹作,此為于向陽領軍的男子偶像團體N.S.,成員之一言唯曦的故事,有小清新的校園愛情,也有緊張刺激的懸疑破案,翻開第一頁就停不下來! ★ 第一個七年,他對她構築了謊言的冰面,第二個七年,他鑿碎堅冰捧出自己的心,卻發現她已不在原地……一激動就變成六歲孩童的姆指症偶像王子,遇上樂觀開朗的孤獨少女,兩顆寂寞的心因此開始跳動…… 【延伸閱讀】 華文小說專賣店開張囉,最強作繪者陣容歡迎光臨! 帶你品嘗愛情中的萌點與笑點! ◎晴空萬里部落格:http://sky.ryefield.com.tw

內文試閱

【第一章】「你」是誰?
     腳下踩著平底鞋,一身樸素無華的打扮,短髮女孩如常低調地與眾人告別,最後一個關上診所大門、最後一個離開。      唯一與平日不同的是,今天她的提包裡多了一個隨身碟。      她終於在期限之前,從診所的電腦裡竊得違法提供販毒集團麻醉藥物的加密文件,這些資料,足夠威脅診所主人吐出這些年的不法所得。      手機響起,瞄了一眼來電者,她接起。      「完成了?妳現在人在哪裡?」      「剛要離開。」      「等一會兒,先別走,簡單報告一下,妳估計這票值多少?」      聽到老闆問話,她找了一處偏僻無人的角落回道:「我這位前老闆很惜命,鐵定不希望資料曝露害他被黑道追殺,綜合他在診所勾搭的護士們所述,他平日手邊流動資產約一千萬,跟他要六百萬,我想他會給得很爽快。」      「喔,不錯。」電話對面響起一聲口哨,「佳琪,妳早點回來,阿堯提早結束任務,過兩天回來,他鬧著要妳去接機。」      「再快也是明天回去,車票訂好了。」此時下班潮剛過,她在路旁等了一會兒,因為專心匯報的緣故,錯過幾輛空車,暫時沒有計程車經過。      但多年訓練讓眼尖的她敏銳察覺,對街有輛挺熟悉的車,正緩緩開過來。      是他……      周佳琪皺眉,立刻領悟了老闆打電話來根本不是關心她的工作進度,而是在拖時間,她的手機只要處於通話狀態,組織內自然有人能確定她的精確位置。      「葉先生,為什麼我看見趙醫生的車?你跟他串通好的?」      葉子寒嘿嘿一笑,也不掩飾。      「他說想載妳一程。順便嘛,妳不想今晚就回來看看寶寶?寶寶來,喊聲媽咪,想不想今晚媽咪就回來陪你?」      彼方果然傳來稚嫩的童音。      「媽咪?宥宥想妳……葉子叔叔說只要宥宥乖,今晚媽咪就回來。媽咪,宥宥很乖。」      略帶委屈的童音撒嬌,再怎麼鐵石心腸的人都要動搖。這孩子自從出生以來,一直是人見人愛,學會說話以後更不得了,只要他開口要求,幾乎誰都拒絕不了。      當然,她也是。      但身為母親的她,對這孩子的心情卻十分複雜。      複雜到她寧願拋棄正常人的身分,加入這個遊走在合法邊緣的傭兵組織受訓,更不斷接受外派任務,也不想每天與孩子相對,但仍然每次都因為孩子的哀求而心軟。      周佳琪壓抑複雜的念頭,溫聲回道:「好,宥宥乖,媽咪今晚回去。」      回去見這個確實從她肚子裡生出來,她卻完全不知道生父是誰的孩子。      ******************************      趙宇琛的車子滑到她面前,墨黑的車窗緩緩降下。      他的眉眼清俊如昔。      「真巧,要不要搭個便車?我順路載妳回去。」      周佳琪笑,「你都算計好了,我能說不嗎?」      趙宇琛從T市的關藝醫院下班,她要回I縣去,兩地相隔一個多小時車程,這路還真順。      但趙宇琛是她難得信任的人,她沒有拒絕,直接開門上車。      七年前她剛獲救醒來,對人、對事的記憶都很模糊,是當時還身為實習醫師的趙宇琛,充滿耐心,一步步帶她走出情緒的全面黑暗。      她像雛鳥銘印,對他無條件信任。      要不是這樣……      「佳琪。」趙宇琛突然探過一隻手,握住她。      還在沉思的周佳琪下意識地就要用力甩開,幸好,在她反手回擊前想到摸她的是趙宇琛,硬是收回力道,但,她還是冒出了一身雞皮疙瘩,臉色僵硬。      趙宇琛甩甩被扭痛的關節,眼神黯然。      「還是不能碰?」      「嗯。」周佳琪摸出特製的輕薄手套戴上,笑道:「你算幸運了,至少能在我手上停留兩秒,其他醫生都被我打過。」      那件事過後,除了親人,她的身體下意識地抗拒成年男人的觸碰,就連醫生的診療,也必須戴手套,到後來只要有人刻意接近,她都能立即察覺。      日常生活當然造成諸多不便,但是,對周佳琪來說,擁有比常人更敏銳的覺察力,反而成為她在組織裡站穩腳跟的特點。      「真沒想過要治好?」      她搖頭,「現在這樣已經好多了。」剛清醒的那一陣子,她連人群都抗拒。      「我的意思是,宥宥需要爸爸。佳琪,我是宥宥的乾爹,妳肯生下他,我就不排斥讓宥宥姓趙。」      周佳琪不說話了。      趙宇琛的好,真的已經達到她不得不動容的地步,尤其是他看宥宥的眼神,與看一般的小孩沒什麼不同,這令她感激。      明明所有人都認定,這孩子是她悲劇的烙印,也是她理應想甩掉的噩夢,畢竟,曾經發生過那種事。      她應該拿掉這小孩的,她也確實曾經這麼想過。      但不知為何,當宥宥在她肚子裡成長,她心生恐懼時,夢裡總是出現一個小男孩,抓著她衣角,本該狡猾的眼神水氣滿滿,泫然欲泣盯著她。      『別扔下我,好不好?』      儘管男孩的面貌她永遠看不清,卻無疑帶給她力量。      於是,她留下周恆宥。      人生從那時變調,命運遞給她的榮耀橄欖枝墜落,她從關藝醫大第一名的全獎學金生,轉到名不見經傳的學校,改讀藥劑。      青梅竹馬的趙宇琛,熟知她的過往,仍不離不棄伴她左右,終於在她心裡占據難以取代的地位。      可惜,趙宇琛另一個身分,偏偏是她醫大時期的學長,她只要一看見他,就感覺被他身上的光芒灼痛雙眼。      周佳琪打起精神笑了笑,「宥宥姓周也沒什麼不好,而且,他乾爹可不只一個,阿堯也是,葉先生也是啊,如果每個乾爹都像你一樣要負責,我可嫁不完。」      「佳琪……」      「學長,安全駕駛。」她轉開車上的電視,停在喧鬧的即時新聞臺,蓋掉趙宇琛的聲音。      「要是嫌車內太安靜,就聽新聞提神。」      趙宇琛知道周佳琪沒打算答應,他將視線放回眼前,正在下雨,他需要專注,電視他當然不會去看。      新聞畫面中,記者蜂擁而上,追拍機場走道。      『睽違多年,偶像即將歸國!歌迷的期待會不會落空?第一代N.S.全員齊聚國內……』      周佳琪瞥了眼畫面上拉著行李箱的高挑男人,他頭上的鴨舌帽壓得很低,嘴角微笑的弧度,仍洩露一絲成熟魅力。      不愧是偶像,連微笑的角度都那麼精準,像量角器量過一樣,大概練習過千百遍吧,而且,舉起來不經意揮動的手指極修長、極漂亮,部分關節看得出不自然的些微變形。      她看得出,那是長期練習樂器的緣故,這男人有一雙彈琴的手。      那雙手是否比她曾引以為傲的手還漂亮?是否比趙宇琛握手術刀的手指還修長?      她有點攀比心,忍不住盯著自己沒拿成手術刀的手,反覆看了看,又去偷看趙宇琛那雙屬於外科醫師的手。      記者激動的聲音拔高:「言唯曦這趟回來,是否打算再度復出?」      車子忽然在細雨中打滑,但趙宇琛很快恢復,再度平穩行駛。      「抱歉,好像輾到小石頭。」      明明不是。她剛好抬頭看他,很清楚看見,剛才趙宇琛的手指突然緊握,方向盤才會操控不穩。      「沒關係。」      因為那則新聞?為什麼?      見趙宇琛沒打算說,周佳琪也不問,因為她不斷想起言唯曦那雙好看的手,頭一回知道,自己原來還是個手控。      周佳琪從不相信幻想會成真,但她隔天回公司的據點匯報行程時,真的對著某人目瞪口呆了。      言唯曦居然出現在老闆家的客廳!      那雙反覆被她連續妄想了好幾天的超級偶像的手,此刻正往她肩膀旁邊十公分滑過,用力抱住她隔壁的男人──      騰岳保全公司老闆葉子寒。      她想像力再豐富也猜不到,演藝圈的傳奇偶像言唯曦,跟她家傭兵退役的鐵血老闆,兩人竟是舊相識。      「葉子。」      「小唯!」      葉子寒冷硬的表情難得軟化,就周佳琪看來,幾乎是帶著笑意。      言唯曦一進室內就拿下帽子,長相異樣精緻,身高毫不灌水至少一百八十公分,但那窄腰、那漂亮的手,直接目視可比螢幕上所見的殺傷力強得多。      他的眼光只在葉子寒身上,毫不在意其他人。      周佳琪並沒有觀察太久,也就是一秒掃過的事,心跳倒是不大能自制地加快了點;沒辦法,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葉子寒熱絡地請言唯曦在對面坐下,周佳琪心裡再次把言唯曦的身分從尋常偶像提高一個等級,這位客人不僅來得突然,而且沒有透過仲介人,直接到葉子寒的私人產業拜訪,這裡可不是騰岳公司表面上的註冊地址。      周佳琪轉身要走,卻被葉子寒叫住,「等一會兒。」      「小唯,你的要求很麻煩啊,女性保鑣是不難,但要符合你的條件不容易欸。」葉子寒對周佳琪擠眉弄眼,示意她配合,周佳琪於是站在原地陪他一搭一唱。      「你看,我實際上只有兩名女員工,一個是後勤不出任務,另一個能出任務的在這裡,但人家是藥師,武力值不高,又是單親媽媽,討厭碰男人,更何況當你的貼身保鑣?我的人都不行,短時間內要幫你找到適合的人,很困難啊!要不你加個價……」      「行,加五十萬,就她。」      「蛤?」不只葉子寒,連周佳琪也傻了。      「小唯,你沒聽懂?我剛才是說,你要的貼身保鑣,她不適合。」      「我聽得懂,她就行了。我體質異常,嚴重過敏,她是藥師正好,很快就能把我不能碰的食物記下;至於武力值,你手下的人我相信都有點手段;單親媽媽又怎樣?不要背著小孩出任務就好,我不歧視;至於她排斥男人,那更好。」      言唯曦往沙發上一躺,微笑誘惑十足,周佳琪卻覺得他的臉頰有點泛紅,還有點惱羞。      「省得我隨時擔心被自己請來的保鏢性騷擾,而且還是大塊頭壯漢。」      周佳琪秒懂,差點噴笑。      言唯曦為什麼需要自己找保鑣?原來是之前的保鏢趁亂對人家這樣又那樣,惹怒言美男。      轉念想想,這任務聽起來還不壞,保護偶像,頂多就是隔絕太瘋狂的歌迷,而且言唯曦的歌迷九成以上是女生,對她來說,不存在與異性肢體接觸的困擾。      這筆生意結束,她存下的錢足夠休個長假,她已經累了;見葉子寒還在猶豫,周佳琪自立更生遞出名片。      「言先生你好,我是騰岳公司周佳琪。」      言唯曦接過名片,似乎對她不冷不熱的態度很滿意,沒等葉子寒開口,直接開出支票,將桌上一個紙本遞給周佳琪。      「訂金五十萬,事成全額給付,周小姐,整本合約請妳詳細過目,明天這個時間,我派人來接妳。」      周佳琪接過厚達兩公分的合約,兩人很有默契地省了握手禮,彼此都很滿意,各自點頭,口頭契約成立。      葉子寒左右看看兩人,欲言又止,最後抽了支票,什麼也沒說。      ***************************************      晚上,周佳琪一心多用,一邊給六歲的周恆宥唸睡前故事,一邊翻閱合約,同時在郵件裡查閱莎鶯替她蒐集的言唯曦資料大全。      「從前從前,有一對兄妹住在冰雪王國……」      聘僱期限,三個月,聘約內容只有三項。      一、貼身保護雇主,必要時充當其女伴,出席對外宴會。      ……好吧,她彷彿能理解老闆為什麼認為她不適合了。      想想看,如果她戴著手套搭著言美男的臂彎走進會場,不小心他碰到了她身體任何部位,哪怕只是蹭到,她都可能當場給人家來個過肩摔。      二、照料雇主飲食,其過敏食材如附件,需嚴格把關,決不能讓雇主誤食。      周佳琪往後翻了下合約附件,頓時了然,難怪條款只有三項,合約書卻厚厚一本,這根本是言美男的詳細養育手冊好吧!      不過,看到那許多熟悉的食材名稱,倒是讓她放鬆了點。      看來言美男跟她的宥宥一樣,都是嚴重過敏分子,她不需要特別背誦過敏食材,都能反射性地避免他誤食。      三、全責任制,聘僱期間不得違反雇主合理要求,並嚴格保密。      保密條款很正常,不能做到這一點的人,不可能成為騰岳公司核心成員,但,全責任制?      全責任制、詳細的雇主飼養手冊、貼身保鑣兼女伴、雇主不慎誤食的緊急治療法……意思是,這三個月期間,她要隨時跟在言美男身邊,寸步不離?      周佳琪心裡冒出一股異樣。為什麼,總覺得這情景很熟悉?她接過相似的任務嗎?似乎沒有啊!      周佳琪想得出神,忘了自己還在唸故事哄小人兒睡覺。      「媽咪。」快睡著的宥宥拉住周佳琪的手,鑽進她懷裡,揉揉眼睛,迷濛地盯著周佳琪打開的電腦螢幕。      六歲的孩子明年就該上小學,也許是當初早產的緣故,周恆宥纖細安靜,不常說話,不過當他一開口,稚嫩的聲音溫柔軟甜,很引人注目。      「被冰雪女王抓走的人,都會忘記以前的事……媽咪,爸爸被抓走很久了嗎?所以他忘記宥宥了……」      她從前不堪孩子對父親下落的追問,講故事時哄騙宥宥,說他的爸爸被抓走了,有一天會回來,沒想到宥宥還記得。      周佳琪心一抽,壓下窒息的暈眩,柔聲道:「不會,宥宥這麼乖,不會有人忘了你。」      宥宥整張小臉都浸在螢幕光芒裡,眼睛睜累了,委委屈屈地睡了,睡前,小人兒還抽抽鼻子。      「媽咪,宥宥想爸爸,快讓他回來看宥宥。」      周佳琪拍著宥宥的背,百感交集。      她錯了,宥宥以前不說,不代表不需要,他其實真的需要一位父親。      也許,她該自私一點,答應趙宇琛的求婚?周佳琪在困擾中睡了。      大概睡前看了太多言唯曦的資料,夢裡,都是他,但不是二十幾歲的成熟言美男,而是剛出道時的少年言唯曦。      少年臉上永遠掛著笑。不知為何,她卻很自然地知道,那張乖巧的笑臉上,明亮雙眼裡閃爍的淨是狡詐與算計。      ******************************      隔天,將宥宥委託給保母照料,周佳琪正式上工。      果然如她所想,契約期限三個月,她等於言唯曦的保母、助理、假女友,還兼任保鑣,比四合一事務機還要多功能。      據說是為了保護言唯曦將在三個月後正式對外宣布的交往對象,她就是先用來引走粉絲仇恨值的煙幕彈。      至於言唯曦的正牌女友是誰?他沒說,她也無意打探。      「這是客房,妳就住這裡,我房間就在隔壁,如果聽到鈴響就是發生緊急事故,妳直接過來,就算我上鎖,妳也得開門確認,這是磁卡。」      兼急救護士?      說起來,言唯曦既然是嚴重過敏患者,身體大概也健康不到哪裡去,隨時出狀況都不意外,這確實有必要,她能理解。周佳琪接過磁卡。      「我這三個月的行程貼在牆上,妳影印一份,每天早上匯報一次當日行程。」      兼私人秘書?      反正出錢的是大爺,是該物盡其用。周佳琪依然點頭表示明白。      「今晚沒事了,妳做什麼事都可以,想吃東西自己去廚房弄,需要離開屋子就來報備。」      「好。」還好今天挺輕鬆,周佳琪鬆了一口氣。      然而,她實在安心得太早。      半小時後,周佳琪剛把行李箱內的東西分類完畢,正準備換衣服,牆上的警鈴冷不防地響起。      緊急事件?這麼快!經過訓練的身體原地彈起,草率套回上衣,抓起鑰匙就往隔壁衝。      「言先生?言先生?」用力敲門,沒回應。      不會那麼倒楣吧?任務第一天就遇到委託人猝死?周佳琪冷汗都冒出來了,磁卡一刷,壓下門把用力推……      「言先──生?」最後一個音平地拔高兩度。      溫熱水氣濛濛撲來,活色生香驚得周佳琪倒抽半口氣。      浴室門開著,看來他是澡洗到一半,從浴室衝出來的。      言唯曦的頭髮還濕淋淋地貼在身上不斷滴水,窄腰上圍著浴巾,白皙卻意外有胸肌的胸膛毫無遮掩。她近得可以感覺到他身上散發的熱氣,當然還有他籠罩在煙霧裡,很難判斷的奇異表情,還好言唯曦往後跳得快,否則她肯定要一頭撞進他潮濕的懷裡。      「什麼事?」      周佳琪完全不知道視線該怎麼擺。      平視……是人家胸口。      低頭……萬惡浴巾下雙腿筆直,雖然白但確實有漂亮的肌肉線條……      唔!她趕在臉上的血液徹底崩潰前,抬頭瞪他。      「是你的警鈴,響了。」      「我在洗澡,沒按。」      「它明明就還在響?」      「喵。」第三者的叫聲,突兀地打斷兩人的爭執。      兩人同時扭頭看向聲音來源,一隻胖墩墩的花貓正盯著還在閃紅燈的警鈴,抬爪狂拍,似乎是玩累了,牠偷看了門口的兩尊人類化石一眼,若無其事地舔毛。      「喵。」      罪魁禍首在此。      滴水的言美男:「忘了介紹,這是大花,牠一般睡客廳,我平常不讓大花進房,不知牠什麼時候溜進來的。對了,妳有空時記得看看牠便盆,給牠梳梳毛,我不能長時間接近牠,過敏會發作。」      ──知道自己過敏還養貓?活該你會發作!      周佳琪瞪著言唯曦過去關警鈴的背影,想齜牙咧嘴,卻清楚看見他並不瘦弱的肩膀後側,蝴蝶骨線條俐落,她的眼神不由得順著他脊椎內凹的曲線,滑入腰上那條礙事的浴巾。      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標準身材,活生生在她眼前走半裸秀。      言唯曦轉身時,她趕緊站得筆挺,深怕表情曝露了她在偷窺的事實。      但霧氣從他身上飄過來,瀰上她的臉,隱約傳來藥皂淡香,她依舊臉紅無法控制。      「麻煩言先生以後介紹環境要徹底,不要造成誤會。」      「好,對不起。」      努力繃住表情、手裡抓貓的周佳琪,在門關上的瞬間變臉。      他在偷笑,不要以為她沒看到,那笑容都滲到眼睛裡了!他是不是故意指使那隻貓去按警鈴,想看她笑話……      周佳琪突然驚醒,這種不可能的事,她怎麼會打從心裡感到,言唯曦這人有可能幹得出來?      好吧,她承認是遷怒。      很久沒這麼尷尬,也很久沒這麼接近一位異性了,甚至對方和她僅僅只是認識。      她剛才的行為,就算兩人各錯一半好了,畢竟被看光的是言美男而不是她,如果遇上不講理的雇主,尤其是像言唯曦這種重視私人隱私的,當場對她發脾氣也有可能,他都沒生氣了,她何必氣成這樣?      「慌什麼?冷靜,好嗎?」      周佳琪用力抹抹自己的臉,臉還有點紅,她氣消了,但腦子裡不由自主都是方才煙霧中的修韌身軀。      過人的動態視覺,令她無法輕易忘掉剛才看到的畫面。      言唯曦的裸胸和背上,至少縱橫交錯數十道淡痕,顏色都褪了,她仍能看出,那是手術縫合的痕跡。      不到三十歲的人,動過這麼多場大手術,如今還能撐著像個正常人一樣活動自如,算他了不起。      室內對講機突然響起來,周佳琪猶豫了兩秒,沒有立刻接起。      如果她待會兒又在話筒裡聽見喵喵聲,她發誓明天就在那肥貓的貓糧裡下瀉藥!      然而,她的耳中,電流般竄過一個略顯沙啞的聲音。      「佳琪,是我。」      她定在原地,手足無措。之前一直沒注意言唯曦的聲音,因為莎鶯蒐集了無數言唯曦的照片給她,她光是注意人家的臉、手和身材了。現在才知道,他的聲音才是最大殺器,尤其當他貼在耳邊說話,簡直讓人心癢得死去活來。      不愧是曾經橫掃歌唱榜的偶像歌手。      周佳琪沒有去思考這瘖啞的聲音聽來固然誘惑,但唱起歌來恐怕是兩回事──言唯曦的舊歌,她並未特別去找來聽。      「是,怎樣?」周佳琪被殺傷力太強的嗓音震得頭暈,腦袋全空,只能呆呆地等他說話。      言唯曦輕聲一笑,「沒什麼,只是想告訴妳,我身體很虛弱,情緒波動不能過大,我習慣了,但曾有人誤以為我很冷淡,其實不是的。如果這段期間和我相處,有什麼事讓妳不高興,妳直說,行嗎?」      他平緩的敘述,充滿讓人靜心的魔力。      周佳琪的情緒逐漸被撫平。最後,她放緩了語氣,甚至還帶點歉意,「嗯,我不高興的時候,會說。」      「晚安。」      睡前,她暈乎乎地想,怎麼一肚子火在聽到他說話後,就全消失了呢?      他的話語有種安撫人的魔力。      *****************************************      這天言唯曦只有一個廣播節目的採訪,後面都是空檔,太平靜了,無聊到周佳琪小小打個呵欠。      她的動靜被耳機彼端的同事莎鶯捕捉,莎鶯壓低聲音,興奮地問:「琪琪琪琪琪……和超級偶像同居,感覺如何?」      先浮上心頭的竟是言唯曦一身縫痕,還有平靜的微笑。      她忽然覺得有點鬱悶,「沒怎樣,就是被使用得很徹底,還兼貓咪鏟屎官。」      莎鶯怒其不爭,「周佳琪妳居然抱怨!清個貓糞又怎樣?妳不能像個正常女人一樣興奮點嗎?」      周佳琪好笑,「要是我看到他半裸的時候表現出興奮的樣子,應該第一時間就被趕出他家門了吧。」      莎鶯聲音突然拔高,嫉妒瘋了,「裸體!啊啊啊啊啊!暴殄天物啊──妳都沒有衝動?不興奮?沒想撲上去摸一摸?周佳琪妳簡直有病!」      「我是有病啊,妳前任偶像趙宇琛親自診斷的──恐男症。」      莎鶯悲憤地嘟噥兩聲:「少胡說,宇琛哥到現在還是我的偶像,地位沒變只是排行有變好嗎!要不是我百分之百信任宇琛哥,都要懷疑妳是假裝的了,哪有人像妳一樣,除了不能碰男人以外,其他性能一切正常?連阿堯沒出任務時脫了上衣在妳面前晃,妳都可以若無其事。」      「我都失憶七年了,妳問我原因,我也不知道。」似乎是局部失憶,誰也說不出原因,她甚至不確定自己都忘了些什麼,只知道記憶有一大半對不起來。      「有病得治,妳要不要趁這次機會拿言美男練刀,把這毛病給治好?不然我家宇琛哥眼看就吊死在妳這棵樹上,妳要是結了婚還不讓碰,害宇琛哥守活寡,我絕對不放過勾引宇琛哥的機會。」      周佳琪啼笑皆非。走廊一端突現騷動,被人攔住的……是言唯曦?      「不說了,有事!」      幸虧她去得及時,擋下那幾個靠關係混進錄音室的瘋狂小歌迷,沒讓她們碰到言唯曦。      不過,她護著言唯曦的樣子卻被人拍下,隔天上了娛樂版。還那麼剛好是言唯曦剛從錄音室走出來的時候,他身邊恰好沒有其他男保鏢,只有她一人,正適合記者發揮想像,瘋狂編故事。      網路上,海鹽論壇到處轉傳她護著言唯曦的幾張照片。      她的身分疑似:言唯曦助理、新經紀人、跟蹤狂歌迷……總之角色多元,應有盡有。最煩的是,言唯曦的前經紀公司回應模糊不清,只說了言唯曦這次回國是自由身,沒有合約束縛也沒有經紀人,因為人家是回來訂婚的。      好了,這下論壇瘋了,有人把照片放大再放大,紅圈標記她手指上常戴的婚戒,她轉眼穩坐言唯曦的未婚妻寶座。      連言美男一根手指都沒摸過的周佳琪,內心淚奔:都猜錯了好嗎?我只是言大花的貓保母!      但只有她知道也沒用,現在滿天下心碎的海鹽──言唯曦的海量粉絲,簡稱海鹽──都想約她出來滅口。      (此為精采截錄,更多內容請見《愛上兩個他》)

作者資料

唯綠

調出一杯又一杯七彩泡泡的幻想 希望它 冬天讓人溫暖 炎夏讓人沁涼 比人生甜一點 比童話虐一點 比時下熱播ON檔劇 曲折離奇一點點 FB粉專:唯綠半糖少少冰 POPO原創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greenwoodwriter

基本資料

作者:唯綠 繪者:綠川明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綺思館 出版日期:2016-07-07 ISBN:9789869286855 城邦書號:RF503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