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下一站向陽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 下一站向陽

  • 作者:唯綠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5-08-13
  • 定價:250元

內容簡介

★隨書好禮大方送! 1.第一重:作者加碼,女王經紀人「蘇憶」及暖男小天王「于向陽」聯合專訪 2.第二重:人氣繪師魅趓精心繪製「下一站,等妳愛」拉頁海報 3.第三重:隨書贈送角色留言書籤「于向陽」或「蘇憶」乙張(兩款隨機出貨) 4.第四重:隨書贈送網路新生代偶像「于小羊應援卡」乙張 ★晴空與POPO合辦「偶像經紀人主題徵文比賽」優勝作品! 歷時一個月,從一百多部作品、十萬點擊數中脫穎而出,最新網路人氣偶像即將誕生! 太陽哥哥于向陽,帶來今年暑假最怦然心動的愛情故事,不容錯過! ★首度與讀者深入互動的出版企劃! 出版後還會立刻進行「讀者最愛番外票選活動」,于小羊和他的女王經紀人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精采故事?由你來決定! 我以為,上天讓我重生是為了復仇, 沒想到,我居然成了那隻瀕臨絕種、保育類小羊的守、護、者! 蘇憶盯著于向陽看,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 于向陽很緊張,也很興奮,正當他還在想像會進行什麼訓練時,蘇憶笑得燦爛又迷人,然後對他說:「你好,我是你的經紀人,把衣服脫掉我看看。」 霸氣女王經紀人 VS.忠犬暖男小鮮肉! 且看女王如何養成美味可口的小羊……呃,未來的明日之星! 炙手可熱的小天后蘇憶,淒慘落魄地死於演藝事業達到巔峰的二十四歲。靈魂出竅的她在自己的喪禮上流連,赫然得知未婚夫陳曜竟是心懷不軌、取她性命之人,反而是陳曜的勁敵于向陽,為她流下悲傷的眼淚…… 當蘇憶再次睜眼,發現自己重生到純真的十八歲。這一世,她決定成為經紀人,並誓言把陷害她的仇人從頂端拉入地獄!而復仇的第一步就是要先找到可以打敗陳曜這個渣男的明日之星。於是蘇憶選中了現在還只是圈內小透明的于向陽,因為她知道,只要五年的時間,他將成為耀眼的寶石! 上輩子為情所傷的蘇憶,這一世卻漸漸被自家藝人「于小羊」所溫暖,正當心防開始鬆動時,蘇憶參加一場冠蓋雲集的晚宴,晚宴的主角是開始進軍娛樂圈的神祕富二代,但為何長相竟酷似于向陽? 曾經,她以為他是救贖的陽光,結果,于向陽這個人根本不存在?蘇憶覺得自己像是失去魔法的灰姑娘,再度嘗到欺騙背叛的傷心滋味,偏偏陳曜的魔爪再度悄悄逼近…… 「蘇憶,只要今天我能擁有一分而不是零分,明天就會努力讓它變成二分,接下來是三四五六……妳等著,總有一天,我會讓妳看見滿分的于向陽!」 「于小羊,只要你有決心,我保證把你送到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延伸閱讀】 華文小說專賣店開張囉, 最強作繪者陣容歡迎光臨! 帶你品嘗愛情中的萌點與笑點! ◎晴空萬里部落格:http://sky.ryefield.com.tw

目錄

第一章:重生 第二章:新開始 第三章:小羊養成紀錄 第四章:渣男請滾開 第五章:電影開拍 第六章:過去的陰影 第七章:心結 第八章:逃避 第九章:露出狐狸尾巴 第十章:曖昧開始萌芽 第十一章:是情敵還是神助攻 第十二章:告白 第十三章:生日禮物 第十四章:復仇正式開始 第十五章:地下戀曲 第十六章:美夢成真 特別收錄:蘇憶和于向陽聯合專訪 作者後記:在星星閃耀前

序跋

【作者後記】 在星星閃耀前
  記得當時才過完農曆年,就在晴空的部落裡看到「決戰星勢力」的徵文活動,而且,Leila老師畫出來的十個美男,就帥氣誘惑的排排站在那裡,徹底引人犯罪……我立刻決定:就算沒時間,也要參賽!即使寫不完,也要參賽!   從十個難以取捨的角色裡,我最終選擇了可塑性最大卻不是最帥、最典型的角色,也就是後來幸運獲得很多讀者喜愛的于小羊。有了明確的男主角,女主角的形象也很快就浮上心頭:她要堅強,她要目空一切,她要嘴賤心軟,她要犯下大錯還能勇敢的悔悟,她可能令人討厭也令人喜歡,她會和于小羊彼此成為對方的陽光。   設定就位後,故事就像音符,搖曳響起,蘇憶和小羊,變成那段時間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然而,這故事寫著寫著,我固執的毛病卻突然嚴重發作,開始猛刪稿、改寫重寫,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想把這兩個在我心裡很可愛的角色,儘可呈現出吸引人的一面,而不是寫完交差就好。   在瘋狂修稿的那些挫折時光,多謝兩位親愛的文友時常給予鼓勵打氣,更感謝我人生中那位永遠的反對黨,激起我不服輸的倔強,讓我寧願寫得慢,也想要磨出最滿意的成品。   不久,星光燦爛的六月賽期到了,許多熱情的文友全心投入賽事,熱鬧喧騰,我依然維持初衷,慢慢磨筆,每天打開網路和讀者文友愉快玩耍,關掉網路又陷入焦慮謹慎的寫稿狀態,很虐,但很快樂。   至於得獎,完全是出乎意外的事,我當天很呆滯,唯一想做的事,就是趕快回家打開電腦,趕快告訴蘇憶:「Sweet妳知道嗎,小羊得獎了欸!」   肯定是小羊的真誠和努力,打動人心了吧!而下次,當星星開始閃爍,我會明白,那些光芒,都是忍痛才能燃燒出來的燦爛。 唯綠 二○一五年七月

內文試閱

【重生】
  俯望會場,地點是我曾多次想像在此舉辦夢幻婚禮的海濱飯店。   六月天,潮濕海風吹得溫柔,人工沙灘上的貝殼細沙,閃爍得像星空被踩在腳下,我開始想像自己穿著曳地白紗,我的專屬攝影師Kay會多滿意,拍出多少美到讓人尖叫的照片。   Kay呢?他來了嗎?應該有,這裡大概都是我的熟人才對。   我扭頭,很快在為數不多的人裡找到Kay。長相粗獷的Kay眼底青黑,眼圈紅腫,顯然熬夜哭過。   這傢伙,體型壯碩心思纖細,一點沒變。我照常打趣他:「本來就不清秀了,你這樣更醜,就不怕你那個妖孽到沒天良的老公變心?」   但這次,Kay沒有像平常一樣回我半句垃圾話,甚至對我視若無睹。   他注意力完全被前方門口出現的人影吸引,瞪著那個身形咒罵。   「陳曜?他還有臉來?Sweet根本是被他害死的!」   Kay旁邊的人很快扯住他。   「Kay你瘋了?陳曜也敢罵?他因為這次事件被塑造成深情男友,現在得獎呼聲最高,搞不好今晚過後就是影帝……你當眾讓他沒面子,是不想在圈裡混了?」   Kay紅著眼圈瞪陳曜,他被勸住了,卻沒辦法擋住其他人的碎語。   我木然看著慢慢走到座位區的陳曜。   在圈裡打滾也有十年了,我心知肚明陳曜從門口走來的短短幾十步,足以讓藏在附近的記者,拍出無數把他塑造成哀傷絕望王子的頭條照片。   陳曜低頭取下墨鏡,按了眼角彷彿拭淚,身邊經紀人安慰似地拍他肩膀,哀傷的年輕影星俊美如畫。   傳聞他的哭戲總賣得特別好,不是空穴來風,真不愧準影帝,這部我和他虐戀情深的戲,都一直演到我死了,還沒殺青啊?   明明私底下相處時,我發現他好幾次硬是忍下了對我的不滿,也有幾次我發現他在外勾搭嫩模瘋玩的證據,現在他卻看似愛我愛得可以為我殉情?太好笑了。   任性暴躁的蘇憶這一死,花心陳曜從此自由,我還真看不出他有什麼可傷心的,不過逢場作作戲罷了。   因陳曜現身而引發的閒話,逐漸傳到我耳裡。   「你別看外界都說陳曜和蘇憶是演藝圈金童玉女,其實知道內情的,大家都說蘇憶難搞得要死,根本配不上陳曜。」   「聽說蘇憶紅了以後就耍大牌了,但她好歹是這屆影后候選人不是?也不能說她配不上陳曜吧?」   「她是漂亮,演技也好,但又算什麼,到最後還不是吸毒濫交,搞到把自己給玩死!」   「這麼誇張?蘇憶不是去西藏拍戲,因為嚴重的高山症而死的嗎?」   「一般人的高山症哪會那麼嚴重?還不是蘇憶自己一上山就對經紀人大吼大叫,把人給罵哭,陳曜才去安撫蘇憶……後來聽說連陳曜也被罵出來了,所有人還看見蘇憶對他扔東西,搞到整個劇組沒人敢去惹蘇憶,直到隔天才去敲她房門,卻發現她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後來查出她房間裡有盒藥片……聽說她本來就有大麻菸癮,大概是癮頭犯了,居然在進入西藏的第一天,身體都還沒適應,就吃那種東西……你說她是怎麼死的?」   你說蘇憶怎麼死的?她是笨死的!我冷眼旁觀,自己下了結論。   什麼紅了以後開始耍大牌,根本不是這回事。   當年我和陳曜都還是新人,但我竄紅的勢頭比他快得多,陳曜對我鞍前馬後,我那時壓力大,開始偏頭痛,陳曜就弄來一些據說是醫師朋友開的、可以立即紓壓的藥,我當時不懂提防人,他給什麼都吃,吃了藥後果然有效地忘了許多煩心事,後來越離不開藥,蠢得不知不覺中染上癮……   之後便時常不能控制情緒,才會傳出難搞的臭名。   其實我懷疑過那不是藥,而是毒,但發現得太晚,更遑論那時我情緒正低潮,乾脆閉著眼睛墮落下去,提不起心思去戒。   那是我用來逃避現實的解藥。   我現在才發現自己的可悲可笑,輿論果真是成王敗寇。我染的癮,藥源全來自陳曜,結局卻是我的形象污穢不堪,而他非議不沾身,又博得深情美名……   蘇憶確實是被自己給笨死的。   *****************************************   我望著自己半透明的身體,自嘲地扯扯嘴角。   是被陳曜間接害死的吧?但如今我對他除了輕蔑和嘲諷,卻好像興不起別的情緒,這種人連付出怨恨我都不屑,都是浪費。   我在這裡腹誹陳曜,碎嘴的人也還在繼續碎嘴。   「但最慘的還不是陳曜,是陸總!」   「為什麼?」   她們提到陸競宸,我不自在了,很想別聽,偏偏我那半透明的身體比我誠實得多,像是被「陸總」兩個字勾了魂,自顧自飄到正說閒話的女人面前。   「陸總本來已經準備跟好萊塢的于大導演接洽,談東方面孔御用演員的專屬約,卻因為蘇憶出事,陸總親自飛西藏處理急救和後事,那合約就這樣被華風的對手星創簽走,後來陸總為了幫蘇憶弄到她最愛的飯店場地當告別式會場,浪費太多時間精力,連未婚妻顏大小姐都看不下去,說他如果繼續為一個死人消沉,就取消婚約……」   「結果呢?」   「哈,陸總二話不說,派人退回訂婚戒!顏小姐氣死了,鬧到顏家憤而撤資,導致華風剛上市沒幾年的股價,一時重創,連幾個當紅藝人都覺得不妙,乾脆跳槽。你說慘不慘?蘇憶就連死了,都還在禍害關心她的人。」   「這蘇憶還真是……我看除了外面那些被蒙在鼓裡的蘇憶影迷,在場沒幾個人真心為她的死難過吧?」   我僵在空中。她在說什麼?陸競宸……   「不可能!」   陸競宸怎麼可能為了我,錯失進軍好萊塢的機會?又怎麼可能為了我不顧公司局勢,甚至弄到被顏湘那女人退婚?   我不信……他沒那麼在乎我……痛苦回憶翻江倒海,不能克制地湧現。   我一直騙自己忘了,原來總沒能忘記。   三年前,陸競宸宣布訂婚的那晚,我忍著比當初高票當選金芭樂獎最差女演員還糟的情緒,躲在他床上,等陸競宸結束晚宴回家。   我想,就這麼瘋狂一次,然後忘了他……   陸競宸回家,發現我在他房裡,臉色瞬時鐵青,無視我低聲下氣地懇求,直接把我拉到客廳,開除了放我進他房間的管家。   訂婚宴上他喝了酒,失去平日的冷靜。   無視當晚已是凌晨兩點半,陸競宸把我扔出陸家的別墅。   他在我面前把門摔上。   「蘇憶,敢做這種事,妳就該知道會有什麼結果。」   寒流來襲的十二月,外頭下了雨,我還自作聰明地穿了十八歲第一部擔綱女主角電影時的戲服。   清純高中水手服,夏季膝上裙。   我穿著薄薄的高中生戲服,身上沒錢、沒手機、哭得像小孩,這一輩子從不曾這麼狼狽,幽魂般滿大街晃蕩。   後來我真走投無路,不得已去敲Kay的房門,才意外撞破他和某知名一線連續劇男星正進行到一半的豔事。   我用完浴室,很客氣地請他倆繼續脫衣服幹點十八禁的事,自己裹著大毛巾,陰暗地倒在客廳沙發上。   不過,下半夜除了雨聲,Kay的公寓異常安靜,他倆痿軟了一整晚……   我是說舌頭。   據他倆後來親口表示,是因為我最初在大門口登場的溼答答女鬼造型,過於震撼人心的緣故。   他們對一個入圍桂冠獎最佳女主角的新科準影后候選人做出這番評論,著實太沒禮貌,但我不否認,在我表現正常的時候,我的演技確實頗受讚譽。   戲路從宅男女神到女鬼,看,多寬廣。   也許我的演技真的太好,已經登峰造極乃至於反璞歸真,導致我狂熱愛了陸競宸九年十一個月又二十八天,他竟能無動於衷,好像完全不知道有這回事。   或者,正如大鬍子導演有次嘆氣告訴我:「蘇憶,妳不是演不好,但,感情戲是妳的罩門。」   他說的沒錯。   對陸競宸苦求無門的感情,確實是我的罩門。   那是我頭一次看到向來溫柔的陸哥變臉,也是我自尊能夠容許的唯一一次,那晚之後,我再也沒喊過從小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陸競宸「陸哥」。   再不久,我和陳曜的孽緣就此開始,但我心裡明白,那只是因為,陳曜的背影,和陸競宸當年拍的戲裡一個剪影,像到極點。   *****************************************   我瘋狂盲目地追逐陸競宸,愛了他九年十一個月又二十八天,但也因此,更恨他不顧一切的絕情。   陳曜當初污我清白,哄我交往,又害我染毒,如今沒有多少恨,但陸競宸不愛我,我卻牢牢刻進骨子裡。   我總之絕不相信,從小被家族以接班人規格培養、個性冷靜又籌謀若定的陸競宸,怎麼可能讓自己陷入進退維谷的局面,甚至慘到被人說閒話?   「啊,陸總來了。」說閒話的人終於閉嘴。   陸競宸真能為我而把自己摔得那麼落魄?如果是真的,我是不是可以嘲笑他現在才想到珍惜,卻已經來不及!   我迅速轉身,兩個戴著墨鏡的男人跟在暗紅色的原木棺後,緩緩上前。   還是一眼就能看見他,陸競宸。   他一改平日穿慣的白西裝,今日一身純黑被完美的男模體格撐起,依然奪人眼目,但他凹削的臉頰,抿緊的嘴唇,下巴上的鬍碴……   無一處不在顯示,他深藏於內的傷痛。   我印象裡永遠意氣風發的陸競宸,真的不曾以這麼憔悴的模樣,現身於眾。   我以為,我總算能為那一晚的羞辱,而揚眉吐氣了……   但我笑不出來。   我目不轉睛看著我的陸哥,想起許多往事。   是陸競宸陪我長大,永遠那麼疼我。   是他在我父母因出國拍攝實況節目而墜機雙亡後,無條件陪我度過自閉期。   我年少不懂事,為他割腕,失血過多亟需輸血的時刻,是他挽起袖子,躺在另一間病房,默默給我輸血。   我故意搶走他旗下藝人的女主角角色,他也不生氣,只是靜靜看我良久,「蘇憶,其實我不希望妳走幕前,但如果演戲讓妳快樂,就去吧。」   甚至在我和他徹底鬧翻,我扔下陸競宸出資、我擔綱女主角的已開拍電影,鬧脾氣不肯再演,更主動在他面前撕碎與華風的合約,逕自跳槽到陳曜所屬的星創……   他也只是說,「只要妳自己想清楚了,違約金可以不必。」   是不是就是因為陸競宸對我太好、太寵,我才敢仗著他的溺愛,做出那麼多任性的事?   我以為,他會永遠包容我的……我以為那是一種愛……   如今想想,恐怕陸競宸這麼忍我,終歸是因為他過於強烈的責任感。   我爸媽是華風旗下的頂尖藝人,因拍攝實況節目卻意外墜機這件事,讓我一舉成為孤兒,當時的陸總──陸競宸的父親陸振榮,乾脆收留我,讓陸競宸把我當作唯一的妹妹來疼,而他也真的做到了。   越線的人,總是我。   望著渾身失去氣勢的陸競宸,我從來沒有任何一刻,把事情想得那麼清楚。   「陸競宸,你是那個驕縱的蘇憶愛了整整一輩子的陸哥,你不該是這樣子的。」   我透明的手指,無力地穿過他憔悴的頰。   碰不到……   我想哭。但我卻連掉滴眼淚都辦不到。   但陸競宸為我哭過,在場真的愛蘇憶的人,都為我哭過,只有蘇憶這混蛋,現在連一滴眼淚都無法回報。   我空空的胸口,被海風吹得透骨的冷。   蘇憶,妳真對不起這裡每一個曾經愛過妳的人!   *****************************************   陸競宸走過座位區,陳曜站起來對他點頭致意:「陸總。」   陸競宸看也沒看他,無視地走過,倒是陸競宸身後的青年摘下墨鏡,他脫隊靠近陳曜,眼裡帶有諷刺。   我心裡一動,這人有點眼熟,是誰?   「陳曜,你故意接近蘇憶,先藉她名氣捧紅自己,又試圖滲透華風,後來發現靠蘇憶扳倒陸競宸這條路不可行,就安排了這齣準天后在西藏嗑藥病危的醜聞,讓陸競宸和于導簽約失敗……現在她死了,合約也被星創拿走了,你成功了,是不是很得意?」   「于向陽,你胡說什麼?」   我逼視陳曜,清楚看見他垂下的眼神內藏陰暗。   他開始捏起手指,這是陳曜心虛時的小動作。   這是變相的承認!   陳曜接近我,一直都有目的?   我驚呆了。   「還裝?需不需要更多討觀眾同情的鏡頭?我給你!」   陳曜臉上,扎扎實實挨了一拳。   「陳曜!」陳曜的經紀人連忙衝過去,尖叫刺耳,會場騷動起來。   我耳中嗡嗡作響,混亂透頂。   陳曜故意接近我,極力把我帶出華風,他最終目的是為了扳倒陸競宸?   他哄我染毒,原來是為了便於控制?   過去不明白的事,我現在一下子都想通了。   「陳曜!」   無法遏止的恨意湧上,我飛快伸手,想抽爛陳曜的臉!   但,我半透明的手指再次穿物而過,什麼也碰不到,反而踉蹌幾步,無意間對上于向陽的雙眼。   他當然看不見我,但我卻覺得,在他情緒複雜的眼裡,遙遙看著的人真的是我。   「蘇憶……」他沙啞的聲音,輕輕把這個蠢女人的名字叨在口中,輕得像是再重一點,就會把我吹成灰燼。   我滿腔恨意,瞬間有些停滯。   他的長相很適合開朗微揚的笑,如今他卻睥睨陳曜,臉上露出一抹譏誚。   「陳曜,你這爛人,沒資格為她掉眼淚!」   竊竊私語更嚴重了,但沒有人敢插手這裡的事,連被打的陳曜都為了維持他今天哀傷的形象,氣得握緊拳頭,卻不敢還手。   「這不是和陳曜同列呼聲最高的桂冠獎影帝候選人,于向陽嗎?」   「脾氣那麼好的于向陽,居然會打人罵人……」   于向陽無視非議,拋下亂成一團的現場,走回我棺木後的肅穆行列。   于向陽……我想起這個人是誰了。   于向陽,他是陳曜在圈內最不待見的勁敵!   我之所以聽過他的名字卻不認識他,也是因為陳曜從不願提起這個人,陳曜身邊的人都知道,「于向陽」三個字是禁忌。   我在西藏跟陳曜會吵架,有一半也是因為于向陽。   那天,劇組臨時通知于向陽人在西藏,他聽說我也在,排了時間打算來探班,導演樂得臨時加角色,趁機要求他跟我來段簡短的對手戲,上個娛樂版面打廣告。   陳曜很不高興,他私下要求我,在現場耍潑抗議推掉,我當時情緒正差,說什麼都不肯,兩人就吵起來了。   那是我對陳曜最不假辭色的一次。   我現在甚至懷疑,陳曜是故意找我吵架,好讓所有人都看見我情緒失控,藉此讓他的計畫順理成章!   他確實遞給我一盒藥片,我當時隨手扔在桌邊,一粒也沒吃,我那天唯一入口的東西,是陳曜宣稱親自為我準備的紅景天茶湯。   那幾個月,為了準備上高原拍戲,我也沒敢抽菸沾藥。   如果我後來還被檢出藥物反應,問題顯然是那壺茶,害我的人,絕對是陳曜。   這是謀殺!   但現在知道真相了,那又如何?我已經死了……   我的憤怒,很快轉化為沉重的無力。   就算現在知道陳曜是個人渣,那又怎樣?就算我看得見陳曜瞪著于向陽的眼神有多惡毒,那又怎樣?   我現在什麼都不能做,什麼都做不到,就連替自己報仇,也不可能!   可是,卻有人的生活,被我弄得一團糟。   那些講閒話的人沒說錯,驕縱任性的蘇憶,自己死了就算了,究竟憑什麼把別人的生活搞得一蹋糊塗?   Kay哭慘了,陸哥一眼可見的憔悴,連和我沒多少關係的于向陽,都不顧自己的名聲,出手去揍陳曜。   于向陽說陳曜是爛人,但真正的爛人,是我才對。   我茫然跟在陸競宸和于向陽身後。   棺木被移上台子,露出裡頭妝容冰冷精緻的美麗女人,那是早在半個月前就死去的我,睡容永遠停滯在花季最盛的二十四歲。   我看過無數次螢幕上的自己,卻從不曾面對面,看見自己如此蒼白,如此安靜。   毫無生氣的蘇憶……我已經死了。   前所未有的震撼、呆滯、恐懼,快速漲滿我的胸膛。   一股強大的吸力,把茫然的我吸回軀殼。   終於,上天發現我的魂還沒被收掉嗎?   好冷……   四周的啜泣聲變大了,在場眾人一一上前對我說話,或在棺木裡放上一朵鮮花,做最後告別。   沒有人知道,我確實躺在自己的軀殼裡,動彈不得,一字不漏地聽見了他們給我的最後告別。   *****************************************   弔唁的隊伍繼續著,于向陽伏在我面前,近乎虔誠,把握在掌心的東西放在我頰邊。   我垂下目光去看,一眼就知道那是什麼!   那不是鮮花,而是一條用幾乎完美的各色碧璽鑲成糖果形狀的手鍊,精緻小巧,是少女喜歡的絢爛配色。   他怎麼會有這東西?   這是我十九歲生日前,在FB上發文說想要的手鍊!   如果沒記錯,這手鍊是Jewelsky一個年輕設計師的作品,她發表創作時標明這是非賣品,卻反而讓更多人趨之若鶩開出高價,我想盡辦法也沒能弄來。   想要它的原因說來單純,它的名字叫Dream Maker。   我那些日子總在自我欺騙,心想如果我哪天睜開雙眼,發現快遞把手鍊盒送上門,寄件者是陸競宸……我就要原諒他,我就是貨真價實的美夢成真。   為什麼它會在于向陽手裡?我不記得自己和于向陽有過什麼交集。   「蘇憶,妳或許不記得我,但我一直記得妳。」   我距離他很近,他的呼吸很暖,輕輕掃在我僵硬冰凍的臉上。我於是可以清晰看見,他勉強微笑的臉頰上,慢慢滑落一點濕潤。   和剛才陳曜痛哭失聲的誇張截然不同,只是一滴不小心掉落的眼淚,但他眼中閃爍的情緒,卻充滿令人心臟都揪起來的張力。   「我真的很期待跟妳對戲,也很期待影展紅毯上的相遇,只是沒想到,我見妳的最後一面居然是在這裡……而妳永遠沒辦法,親耳聽到我的感謝。謝謝妳,蘇憶,妳在銀幕上的身影,確實帶給許多人勇氣,包括我。」   他溫柔的眼神令我撼動。但,我的震撼遠遠不僅於此。   陸競宸是最後一個致意者。   他摘下墨鏡,彎腰在我鬢邊別上一朵花,是我最喜歡的粉紅秋海棠。   陸競宸的聲音,低得只有我能聽見。   「如果可以,我什麼都願意給妳,但有些事,注定不可能,這個祕密,隨妳一起進棺材吧,蘇憶,我永遠不會再提起。」   陸競宸後半段的聲音,消失在他低頭輕碰我臉頰的微響,可是我聽見了。   蓋棺了,我眼前的光被剝奪,但這遠遠比不上剛才陸競宸說的話來得令我震驚。   陸競宸的聲音,在逐漸蠶食我的黑暗中,不斷環繞耳際。   「我愛妳,但我不能用妳希望的方式愛妳。蘇憶,妳是我不能公開承認的,親妹妹。」   不是陸競宸瘋了,就是我瘋了,或者,整個世界都瘋了……   這就是陸競宸親口說愛我,卻永遠不會把我當女人看待的原因?   此刻,我真真切切有痛哭一場的強烈慾望。   騙人!陸競宸你騙人……   我腦中的嗡嗡聲更大了。   但都到了這種時候,他沒有必要騙人,不肯相信事實的人,是我!   黑暗的眼前,恍惚出現一抹淡淡的光。   這是?   我看見自己變得越來越透明的胸口,那是陸競宸最後為我戴上的項鍊,它正閃爍著磚紅、純白、淺黃交雜的金屬光。   這護身符……   是我瞞著劇組提前兩天去西藏,轉山轉水攀上布達拉宮,硬是跟一個只會講藏文的喇嘛比手畫腳,千辛萬苦才求到的護身符,我本打算拍完戲,匿名寄給陸競宸,沒想到,這護符,兜兜轉轉又掛回我身上。   抬棺了。   陸競宸、于向陽,他們哀傷的黑色背影,在我眼中完全模糊。   彩色碧璽的糖色和護身符的光芒,一點一點在黑暗中交融。   各色光芒在我身上環繞得越來越燦爛,終於,我透明的身軀,被各種色彩淹沒。   恍惚中,一個誦著經的平和嗓音在我耳裡放大。   當初那喇嘛將護身符遞給我時,口中寧和的藏語,驀地襲上心頭。   嗡嗡嗡……嗡嗡……   那是什麼?   什麼意思……   我的意識,自遲鈍的黑暗裡驀然甦醒!   「滴、滴滴。」耳邊,醫療儀器穩定發出頻率。   我睜開雙眼,瞪著眼前一片幽黑,等到雙眼適應微光,我才發現,眼前是一片再尋常不過的天花板,而那些光芒,是沒被拉好的窗簾,隱約飄進的不夜城七彩霓燈。   身體好沉,手好重。   我不是已經,死了嗎……   我茫然偏過臉,看見自己被縫合的左腕。   我下意識掙扎,未癒合的傷處又滲出暗色的血。   太熟悉的景象,我當然記得,十八歲高中畢業那年,我為陸競宸割腕,自殺未遂!   腦中再次流洩那句藏語,瞬間,我聽懂了這陌生語言。   「如果妳準備好了,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再活一次的機會……   蘇憶,死於私生活悽慘落魄,演藝事業卻幾乎達到巔峰的二十四歲。   我再次張開雙眼,卻發現自己重生在乾乾淨淨、還不曾被折斷純真翅膀的十八歲。   沒有毒癮,沒有醜聞,沒有濫交,沒有陷害,沒有鬥爭。   我的世界還不曾徹底失控的,十八歲!   (此為精采節錄,更多內容請見《下一站向陽》)

作者資料

唯綠

調出一杯又一杯七彩泡泡的幻想 希望它 冬天讓人溫暖 炎夏讓人沁涼 比人生甜一點 比童話虐一點 比時下熱播ON檔劇 曲折離奇一點點 FB粉專:唯綠半糖少少冰 POPO原創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greenwoodwriter

基本資料

作者:唯綠 繪者:魅趓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綺思館 出版日期:2015-08-13 ISBN:9789869196789 城邦書號:RF502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